0

    十四片花瓣的大道花静静地在那里绽放着,无声无息,不需要太多的言语,不需要太多的姿态,这一朵大道花就已经足够证实了李七夜,这就足够奠定李七夜在天神学院的地位!

    在刚才曾经是大言不惭的天才学生,此时都不由满脸通红,羞愧得无地从容,恨不得地上出现一条裂缝,他们好钻进去。

    从始至终,李七夜没有多看他们一眼,甚至连一句教训他们的话都没有,但此时此刻,所有曾大言不惭的学生都是羞愧得脸色通红,羞愧得无地从容。

    这样的感觉比李七夜当众狠狠地扇他们一个耳光还要难受,李七夜如果当众地狠狠扇他们一个耳光,至少他们还能入李七夜的法眼,现在李七夜连看都懒得多看他们一眼,连一句话都懒得去训斥他们,可以说,他们连被李七夜训斥的资格都没有,宛如蚁蝼那般的缈小!

    “十四片花瓣的大道花”一时之间,这些学生都失神了,久久无法言语。

    “又创了一个奇迹呀。”看着十四片花瓣的大道花,默千钧感慨万分,徐徐地说道:“岁月遥远,什么时候还能再一次聆听呢!”说着轻轻地叹息一声,摇了摇头,步履蹦蹒,缓缓离开。

    天神学院的老祖们都纷纷为默千钧让出一条道路来,合璧双仙王夫妻两人就像乖巧的学生挽扶着默千钧离开。

    “未来,希望依然光明。”最终连老院长都感慨万分,他明白李七夜讲这一课堂有着极深的意义,这不仅仅是为学生们授课而己,也是在警醒着他们这些人,警醒着如仙王这样的人物。

    最终,老院长向那朵十四片花瓣的大道花深深一鞠身,转身离开了。

    其他的天神学院老祖也都纷纷向这朵十四片花瓣的大道花深深一鞠身,大家都神态郑重恭敬。

    老院长他们离开之后,在场的学生都久久沉默着,没有哪一个学生敢说一句话,甚至没有人愿意打破这一份宁静,这一份宁静是对李七夜最大的敬意。

    此时就如古启航都是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神态十分的尴尬,是他最先向李七夜提起挑战的,而在这一场挑战之中,他也是取得了极为不俗的成就。

    可以说是年轻一代的骄傲,但是,此时此刻他却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是显得那么的不值得一提。

    在李七夜还没有开讲之前,多少学生为他沸腾,但此时此刻,大家都好像是忘记了他的存在一样,大家都没有再多去看一眼他那朵六片花瓣的大道花。

    因为古启航的六片花瓣的大道花与十四片花瓣的大道花一比,那实在是太普通了,太普通了,这就像是一个绝世仙子与普罗大众的女子相比一样,所有人都会看到绝世仙子,而普罗大众的女子只会消失在茫茫的云海之中。

    此时古启航的老脸是一阵火辣辣的,从始至终,李七夜没有看他一眼,也没有跟他说上一句挑衅的话,似乎他就根本不存在一样。

    这一场挑战由他发起,在这其中,他是运用了多少的手段呢,但到了最后,整个舞台都是属于李七夜的,李七夜才是这个舞台的主角,而他古启航只不过是舞台不起眼角落中的一个小丑而己!

    最终古启航二话不敢说,默默无声地逃离了这里,虽然李七夜没有出半句话去羞辱他,但他却觉得这是他一生中最为耻辱的一刻,他就像是丧家之犬一样逃离了山谷。

    在此之前前的大言不惭的六剑少皇他们都脸色发白,不敢吭一声,也是无声无息地离开了,不敢惊动任何人,他们就像是丧家之犬夹着尾巴偷偷地逃走了。

    这一次的授课结束之后,整个天神书院变得特别的安静,就是平日里高傲无比的天才学生,在这个时候都变得安静无比,踏踏实实地读书,安安定定地修练,不再惹是生非。

    李七夜也是呆在书斋之中没有离开过,他整天闭门参悟,夜欣雪他们并不知道李七夜在参悟着什么。

    虽然说天神学院特别的宁静,但是天神学院的老祖们都清楚,这只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而己,在宁静过后,将会有着一场暴风雨来临。

    不过,这一次天神书院的老祖们都有着信心熬过这一次的灾难,渡过一场暴风雨,因为他们已经有着充份的准备,更重要的是,在天神学院还有李七夜坐镇,这将会决定着这一场战争的关键!

    所以,天神书院的老祖们心里面充满了人心,那怕是有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来袭,天院书院都能经受得住。

    “砰”的一声响起,宁静的日子并没有多久,在宁静一些日子之后,在一夜之间,突然一声崩碎之声响起,好像是有什么挣脱了枷锁一样,这一声崩裂之声天神学院的所有人都听到了。

    听到这样的一声崩碎之时,许多学生急忙从住处跑了出来,大家都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

    “看”所有学生冲出来的时候,有学生大叫一声,往天空上一指。

    此时只见天空上出现了异象,此时此刻整个天神书院的空间都在波动,宛如大浪一样,在这一刻天神书院就好像是惊涛骇浪之中的一叶小舟,随时都会被这波动的空间所覆灭一样。

    “铛、铛、铛……”一阵阵金属铁链之声响起,只见空间波动的源头是一座小塔,这座小塔并不高大,它不是由任何神金仙铁所炼成,它乃是由符文聚炼而成。

    这样一座由符文聚炼而成的小塔,它全身由一条条大道法则链锁着,这一条条的大道法则也不知道是出自于谁之后,大气磅礴,似乎可以镇压万古一样。

    在这个时候这座小塔颤抖起来,似乎是要挣脱大道法则的链锁一样,一次又一次地颤抖,而且每一次颤抖都比前一次颤抖要厉害。

    随着小塔一次又一次的颤抖,大道法则就勒得越紧,好像是要把整座小塔勒碎一样,然而,大道法则勒得越紧,小塔颤抖得就越厉害,威力就越强大。

    就是因为这样的一座小塔疯狂地颤抖着,摇晃着整个巨大的空间,整个空间被摇晃得像是惊涛骇浪一样,疯狂地波动起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呢?”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的学生都被吓了一大跳,都不知道发什么事了。

    “铛、铛、铛”在这个时候,天神学院的锣声响起了,天神学院的院长威严的声音传遍了天神学院的每个角落,说道:“非常时刻,所有学生速回安全堡垒,否则后果自负!”

    院长的警告响起之后,把所有学生都吓了一跳,此时很多学生才知道事态的严重,否则的话天神学院不会响起如此急促的紧锣之声。

    回过神来之后,天神学院的学生都纷纷逃回了安全堡垒,不敢出来,毕竟连院长都这样说了,那绝对是有大事情发生了。

    也有一些学生艺高胆大,仗着自身道行强大,拥有着了不得的宝物护体,竟然也不逃回堡垒,留在外面观看。当然,也有一些学生是心怀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目的的,他们也没有回学院的堡垒。

    对于这些不回堡垒的学生,天神学院也不去过问,或许对于这些学生来说,也是一次生死磨砺。

    “砰”的一声响起,当天将亮的时候,突然之间,那座小塔崩碎了锁住它的大道法则,接着听到“轰”的一声巨响,整个空间如同掀起了亿万丈的风暴一样,刹那之间滔滔不绝的空间波浪如同汪洋大海一样,瞬间把天神书院淹没。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整个天神书院都摇晃不止,好像是整个天神书院随时都会倒塌一样,吓得很多学生都心惊肉跳。

    最终天神书院慢慢地平静下来,那怕是惊涛骇浪的空间波动,都没有损伤天神书院丝毫,换作是其他的大教疆国,在如此恐怖的空间波动之下,早就是支离破碎,早就是灰飞烟灭了。

    当天神书院平静下来之后,有回过神来的学生不由冲出去一看,在这刹那之间,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荒莽无比的气息扑面而来。

    “外,外,外面的世界消失了”有冲到天空上观看的学生,骇然失色,尖叫一声。

    听到这样的尖叫,不少学生纷纷冲上天空,张目一望,他们看得目瞪口呆。

    虽然说,天神书院是占地极为广阔,但是,在天神书院往外一望,依然是能看到外面世界的许多大城疆国。

    但是,现在站在天神书院的天空上往外一望的时候,目光所及的是,那是一片极为荒莽的世界,一颗颗巨树参天,一座座神峰直插入天宇,一只只巨禽猛兽吞吐日月……

    在这刹那之间,所有的学生都感觉自己是处身于另外一个世界,似乎此时的天神书院不再是处于骄横洲,甚至不于是处于十三洲的任何一个地方,似乎这里是一个他们从来都不知道的世界!(未完待续。)

第2108章默千钧    看到这样的一幕,道场之外的学生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所有的学生都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这位连走路都颤抖的老人是何来历。

    尽管大家都不知道眼前这位老人究竟是何来历,但是连合璧双仙王夫妻俩人都如此的恭敬,在这老人面前宛如是乖巧的学生一般扶着他入座,这可想而知眼前这位老人是何等的高贵,来历何等的惊人。

    “默老这里座。”当合璧双仙王扶着老人入座的时候,先来一步的学院诸位老祖都纷纷站起来,老院长更是亲自端起椅子,请老人入座。

    在座的老祖,都是天神学院极为资深的老师,也是天神学院中流砥柱,是天神学院最强大的力量,就如老院长,他的道行已经高深莫测了,而且辈份也极高。

    但就如老院长,此时在这位老人面前,也如同晚辈一般,十分的恭敬,这可想而知眼前这位老人的地位多么的惊人了。

    “默老”听到这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称呼,道场之外的许多学生心里面为之一震,他们都忍不住相视了一眼,所有学生,包括了一些站在道场外观看的年轻一辈的老师,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是默老”甚至有老师喃喃地说道,知道了这位老人的来历之后,看到合璧双仙王、老院长如此的恭敬,大家都心里面释然了。

    默老,在天神学院只有一个人能有如此的称呼。默老,那就是默千钧!天神学院最资深最了不起的老师,曾经有很多的上神都是他的学生,有仙王也曾经是出自于他的座下。

    试想一下,在天神学院在授道解惑这一个领域之上,还有谁会超越默千钧呢,在十三洲之中,论传道授业,又有谁的成就能超越默千钧。

    默千钧并不是有多强大,事上实,论道行而言,他比上不很多大帝仙王,甚至连很多上神都不如,但这并不防碍他在传道授业上的成就,并不是说默千钧自己的道行不够强大,他就不能教出上神,就不能教出仙王。

    可以说,在十三洲之中,谈到默千钧,不论是怎么高傲的上神,不论是怎么样了不起的仙王,都会尊上一声“默老”。

    此时默老坐定,天神学院的诸老也静静地坐在那里,至于合璧双仙王、南帝就更不用说了,他们也是十分安静地坐着。

    连这些绝世大人物都像学生一般安静地坐在那里,那么陶婷他们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了,此时对于这些坐于合璧双仙王他们身边的学生而言,他们既震惊又兴奋,这样的待遇就好像是做梦一样,是那么的不真实,这只怕是他们这一辈子最荣耀最激动人心的一刻了。

    至于道场之外的所有学生都既尴尬又后悔,此时他们也很想再坐进道场之中,但此时他们再入道场就显得特别的格格不入,而且似乎在这一刻他们已经没有资格坐在那里了。

    这一场课堂似乎成为仙王级别的课堂,他们这些学生没资格与仙王同坐在一起听课,就算是那些年轻一辈的老师都不敢造次,在这一刻他们也不敢冒失到道场入座。

    毕竟,此时坐在道场中的哪一个老祖不是威名赫赫之辈,哪一个不是可以笑傲一个时代的风云人物?所以此时那怕他们这些老师想进场入座,都显得太过于轻慢了。

    如果说在学院老祖他们还没有登场之时,他们提前入前,那一切都是显得那么的自然,那也是显得理所当然,就像陶婷他们这些学生一样,谁都不觉得他们没有资格。

    但现在诸位老祖坐定之后,道场外的学生这才跚跚入座的话,这样的姿态岂不是摆得比诸位老祖还要高。

    所以,此时就算是学院的年轻老师都站在道场之外,不敢再进场入座了。

    连周老师他们都站在道场之外,沉默地看着这一幕,其他的学生更加是不敢造次了,他们都静静地站在道场之外,甚至连呼吸都放轻,慢打扰了诸位老祖。

    同时在场的所有学生心里面震撼得久久说不出话来,李七夜只不过是讲一堂课而己,但是却让合璧双仙王不远亿万里而来,离开探索之地,亲自驾临。

    天神学院诸位不时不露脸的老祖都纷纷出来,亲自请来听课,要知道,平日里都是他们给别人上课的呀。

    甚至最终连默老都来了,要知道默老可是最资深的老师,在他面前就算是大帝仙王都如同学生一样乖乖的听课,现在默老却来听李七夜的课。

    默老可是在道壁上留下过十二片花瓣大道花的授课人,他现在却来听李七夜的课,举世之间还有谁的课值得默老这样的存在亲自去听?这样的事情未免太不可思议了吧,甚至说出去都有人不相信。

    此时连古启航都心里面一震,同时也是十分的难堪,十分的尴尬,他努力地露出笑容,把笑容撑在脸上,但此时他却笑得一点都不好看,一点都不自在,一向从容优雅的他,此时此刻他却优雅不起来。

    本来这一堂课古启航讲得很好,他也很优秀,在挑衅李七夜之前,他已经有了充分的准备,他自信在年轻一代的老师中论实力,论天赋,甚至是论传道授业,他都是众人中的翘首。

    所以,古启航自信能讲好这一课堂,能让他名垂青史。事实上,他也的确是做得很好,天神学院绝大部分学生都来听他的课,他甚至是留下了一朵六片花瓣的大道花,这样的成就可以说是极为优秀了。

    在古启航看来,这样的成就那是绝对能碾压李七夜。甚至在李七夜的课程开堂之前,古启航都依然自信满满,因为没有多少学生去听李七夜的课。

    但,在这一刻一切都变了,现实是狠狠打了古启航一个耳光,此时那怕李七夜还没有来讲课,甚至他在讲台上一个字不用去说,那么李七夜已经是碾压了他古启航了。

    凭着合璧双仙王、天神学院老祖、默千钧这样的存在亲自来听李七夜的课,这仅仅凭着这一点,就已经体现了李七夜的价值了。

    李七夜还没有来,默千钧这些老祖们静静地等待着,至于陶婷他们这些学生,更是大气不敢喘一下。

    道场之外的学生,此时此刻也不敢喘一声,在此之前出言嘲笑李七夜的那些学生,在这个时候都脸色发白,甚至是双腿发软,直打哆嗦。

    现在连仙王他们都亲自为李七夜捧场,天神学院的老祖都纷纷来听课,他们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学生在刚才却出言嘲笑李七夜,想一想这样的情况,刚才曾经大不敬的学生都吓得尿裤子,如果真的被追究下来,何止是天神学院没有他们立足之地,就是骄横洲都没有他的立足之地。

    只要天神学院的老祖们开口,不知道有多少大教疆国、多少帝统仙门会不待遇他们这种无知狂妄的学生。

    最终,李七夜来了,他是一步步走来,神态平淡,相貌平凡,整个人自在平静,他只是缓缓走上讲台,看到在场的天神书院老祖们,看到合璧双仙王他们,他的反应也是十分的平静,似乎这对于他来说是十分平常的事情,连一点惊讶都没有。

    在李七夜走上课台之后,天神书院的老祖们,合璧双仙王他们,甚至连默千钧这样颤巍巍的老人,都一样站起来。至于陶婷他们这些学生跟着站起来,双腿都发软。

    看到连默千钧这样的老祖都站起来,如同学生一样上课,这样的一幕震撼着道场之外的所有学生,包括了老师!

    “都坐着吧。”李七夜对在场的所有人点了点头,徐徐地说道。

    此时诸位老祖这才纷纷入座,这样的一幕,吓得不知道多少人都为之腿软呢,这简直就是太霸气了,太绝世无双了。

    “当我们仰望天空的时候,天空究竟是有多久的遥远呢,世界究竟是有多么的广阔呢,我们的步伐,真的仅仅止步于大帝仙王吗?十二条天命,古神,这就是我们的极限吗?”李七夜望着在场的学生,徐徐地说道。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道场内的所有老祖心神一震,他们都一下子双目亮了起来,在这一刻,在他们身上看不到那种垂暮的气息,似乎他们一下子年轻了很多很多。

    “世界尽头之后,还有什么呢?”李七夜徐徐地说道:“我们能不能跨越尽头,能不能走到最后,世界尽头之后,那将会是什么……”

    “……这个答案,没有人能告诉我们,只能是靠我们去摸索,去靠我们去追逐。但这一条路,有很多人已经走得很远很远,混元天帝,终南神帝,飞仙帝,古纯仙帝……一位位先贤在这一条道路上前行。在更遥远的时代,有着更多的先贤前赴后继……”

    “……但,在这一条道路上,最终仅仅是依靠实力吗?仅仅是依靠你拥有几条天命,你拥有怎么样的宝物,拥有怎么样的神通吗……”

    说到这里,李七夜目光深邃,望着在场的学生,徐徐地说道:“……没错,神通和无敌,能让我们走得更远,但是,没有一颗坚定的道心,这将会让你永远沉沦!”(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