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古启航的话在天神学院回荡着,他这话听起来是恭维李七夜,但事实上让在场的学生一听,那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中文|小说。.

    现在道场中入座的学生也就一百多位而己,在道场外有着上万的学生站着,这样的场面怎么可能是学生求知若渴呢,让人一听就觉得是在嘲笑。

    “是呀,我们都求知若渴,等着听课呢。”有学生大叫一声,这话嘲笑之意已经很明显了。

    “求知若渴”一时之间,许多学生是哄堂大笑。

    并不是说在场的学生对李七夜有什么敌意,谁叫古启航是人气那么高,谁叫古启航在天神书院如此的威名赫赫,让无数的学生为之倾慕,为之佩服。

    如果说在李七夜与古启航之间选一个,那么天神学院绝大多数学生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站在古启航这一边,毕竟对于更多学生而言,李七夜只不过是无名之辈而己。

    “启航兄莫急,李公子的课值得我们去等,诸老也愿意等。”此时一个天簌之音响起,一个女子飘然而至,宛如是仙子下凡,惊艳无双,让人看得都不由为之神魂颠倒。

    “千璇老师也来了。”看到这仙子下凡一般的女子,一下子吸引住了所有学生的目光,有学生大叫一声。

    到来的人正是羽千璇,羽千璇到来之后,说道:“幸好赶得及时,能一听公子的教诲。”说着忙是落座。

    羽千璇都来了,这顿时让在场的学生都傻了眼了,在天神学院的年轻一辈老师之中,羽千璇的人气绝对可以比肩于古启航。

    古启航授课之时,羽千璇并未来捧场,但李七夜还没来授课,羽千璇就早早来捧场了。

    古启航不由脸色变了一下,但他还是露出了笑容,依然是保持着过人的风采。

    在这个时候,有两个人进入山谷,来到了道场之外,这两个人到来之后,四周张望了一下,显得有些陌生。

    这两个人是一男一女,男的高大威猛,背着一把神刀,女的娇小玲珑,美不可方物,背着一把长剑。

    这一男一女,血气收敛,整个人收敛了所有的气息,遮蔽了一切神通,让人无法看得出他们两个人的深浅。

    “很久没回来过了,不知道有没有走错路。”走入山谷之后,看了看道场,高大威猛的中年汉子不由说道。

    “老公,你往哪里看了,前面道壁的那几朵大道花你总能看得到吧,天神学院除了道场,还有什么地方有大道花的。”娇小玲珑的女子笑着说道。

    “说得也是呀,那我们是没走错地方了。”高大威猛的中年汉子笑着搔了搔头。

    看到这突然冒出来的一男一女,这让在场的很多学生都很奇怪,一时之间不少学生相视了一眼,大家都好奇这一男一女哪里冒出来的,毕竟他们两个人看起来不像是天神学院的老师。

    “他们好眼熟,我好像在哪里见过。”看着这一男一女,有学生觉得很奇怪,自己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他们一样,但却偏偏想不起来。

    “是呀,我也觉得是很眼熟,就是想不起来。”有学生也为之附和地说道。

    “快走了,别磨蹭,老师能亲自讲一堂课,那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此时娇小玲珑的女子对男子说道。

    “是,是的,还好没来迟,不然我就该自己打嘴巴了。”中年汉子笑着说道。

    此时中年汉子和女子两个人联袂快步地走入了道场,当他们两个走入道场之后,梅素瑶他们也忙望了过去。

    “两位前辈到来,晚辈有失远迎,恕罪,恕罪。”见到这对夫妻,羽千璇忙是站了起来,亲自相迎。

    “丫头也长这么大了,不用客气,都是自家人。”女子笑着对羽千璇说道。

    中年汉子也笑着说道:“丫头道行都要超越我们了,这真是长江大浪,后浪赶前浪呀。”

    “杨伯伯又取笑我了,杨伯伯你们刀剑合璧,当世无敌,谁能与之争锋。”羽千璇小女儿态,娇笑地说道,美丽无比。

    “我,我,我知道他们是谁了”此时有一位帝府的学生不由大叫一声,但下一刻他又立即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大了,太大的不敬。

    这个学生忙是压低声音,说道:“他,他,他们就是我们天神学院的守护神,合璧双仙王!”

    “对,就是他们,我在书城看过他们的雕像。”另外一个学生也低声说道。

    在这个时候大家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觉得这对夫妻竟然如此的眼熟呢,原来他们就是天神书院的守护神合璧双仙王,刀剑无敌。

    在书城还屹立着他们的巨大雕像,天神学院的所有学生都曾经见过他们的雕像。

    一时之间,在场的学生都嘴巴张得大大的,竟然连合璧双仙王都亲自出世来听课,这,这,这太不可思议了。

    所有学生都看傻眼了,这可是合璧双仙王呀,他们夫妻刀剑合璧,天下无敌,可斩八天命的大帝。作为老牌的仙王,他们夫妻倍受人尊敬,今天却来听课,这,这太直就是无法让人相信的事情。

    “甚幸,我还算没来迟,不然罪就大了。”此时响起了一阵爽朗的笑声,只见一个人踏空而来,眨眼之间便踏入了道场。

    “南帝来了。”看到踏空而至的人,有天神学院的学生大叫一声。

    在前两天南帝才刚刚成为仙王,一位拥有四条天命的新一代仙王,可以说是威名赫赫,威慑八方,现在南帝也亲自前来听课了,这让所有学生都看得目瞪口呆。

    “后生可畏,老弟,未来你承载十二条天命,就如一叶仙王一般,是我们天神学院的骄傲。”见到南帝,合璧双仙王的杨振威拍着南帝的肩膀大笑说道。

    “让道兄见笑了。”南帝鞠首,笑着说道:“贤伉俪刀剑无敌,他日还请两位指点一下我这个晚辈呢。”

    “谁是晚辈都不一定。”合璧双仙王的郭馨月娇笑地说道。

    “达者为先,不以年纪论长幼。”南帝笑着说道:“贤伉俪乃是前行者,大道高远,在这一条道路上,我是晚辈。”

    南帝的话顿时让合璧双仙王夫妻两个笑了起来,随之他们这才入座。

    此时陶婷他们这些学生是心惊肉跳,又惊又喜,此时此刻,他们都无法用笔墨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要知道,在平日里他们想见一见这种传奇的仙王都是不可能的事情,此时此刻,他们却离自己如此的近,还能坐在他们身边听着他们谈笑风声,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与仙王一同坐着,单是这样的一份奇遇,都让他们觉得无上光耀,这样的一件事情能成为他们一辈子的谈资。

    就算未来他们没能成为什么大人物了,但跟晚辈说起自己的往事的时候,说到自己曾经与合璧双仙王、南帝这样的人物同坐在一起,那是多么骄傲的事情,在自己子孙面前也能把胸膛挺得高高的,你们的老祖宗也算是见过大人物的人了。

    “你们这几个老头子走快一点,快要迟到了,一大把年纪,还像学生一样迟早,好意思吗?”就在道场之外的学生目瞪口呆的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在这个时候只见谷外有一个老人撑着拐杖,健步如飞地走了进来,这个老人神采奕奕,一头银白是银光闪闪,精神烁矍。

    “老,老院长”看到这个健步如飞的老人,有学生一下子认出来了,巴巴结结地说道。

    “石老头,你走得快就了不起呀。”在这个老人健步如飞地走进来的时候,后面有人骂着说道。

    接着,一群老人走入了山谷,这都是一群白发苍苍的老人,有男有女,他们有说有笑地走了进来。

    “我,我,我不是眼花了吧,都,都,都是学院的老祖,他,他,他们也来听课吗?”看到这一群有说有笑的老人像赶集市一样赶过来,所有学生都看得傻掉了。

    眼前这一群老人正是天神学院的老祖,都是天神学院最强大的存在,平日里他们都不会出来授课了,偶尔心血来潮之时会讲上一二节课,可以说,对于天神学院的学生而言,能听到他们授课,那是三生有幸。

    但是,现在天神学院的老师是成群结队赶来,他们竟然是来听李七夜的课,这,这,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老师”见到老院长他们这些老祖们,道场中的所有这生都吓了一大吓,陶婷他们都吓得心惊肉跳,没有想到学院中的所有老祖都来了,他们竟然能与学院中的老祖一同上课,这,这,这说出去别人都不相信。

    “小郭夫妻两人也来了。”见到站起来相迎的南帝和合璧双仙王,有天神学院的老祖笑呵呵地说道。

    虽然说合璧双仙王是当世大名赫赫的仙王,但是在这群老祖之中,还有老祖曾经教过他们夫妻两人呢。

    “老师来讲课,我们夫妻是来聆听教训的。”杨振威笑着说道。

    此时在羽千璇他们的迎接之下,学院中的老祖们都纷纷落座。当老祖们都坐好之后,陶婷他们这才敢坐下来。

    此时陶婷他们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这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震撼了,他们心里面也暗暗庆幸,如果他们不是先来的话,此时只怕没资格坐在这里。

    此时在道场之外的学生,就算他们想来入座,但已经不敢来了,因为天神学院的老祖们、仙王都坐在那里了,排资论辈,他们是没有资格跟老祖们、仙王一同入座了。

    此时不少学生在心里面暗暗后悔,如果他们一开始像陶婷他们一样入座,那么此时他们坐在道场就显得理所当然。

    现在他们想入座,那已经是不行了,他们没资格跟老祖、仙王坐在一起!

    “唉,你们呐,来听课也不叫我一声,偷偷的来,是不是嫌我这个老头子走得慢?”此时有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只见一个老人慢吞吞地走入了山谷,三步一挪,走到了道场之外,这个老人看起来很普通,没有什么特别让人注意的。

    但是,当这个老人一走进来的时候,在场的所有老祖们和仙王都一下子站了起来。

    合璧双仙王夫妻两个人更是快步奔走过来,他们左右两边扶住了这个老人,那怕已经是成为仙王的他们夫妻两人了,在这老人面前也如乖巧的学生一样。(未完待续。)

第2106章谁来听课    此时道场之外很多人是你看我、我看你的,道场中空荡荡的,显得和刚才的热闹景象反差实在是太大了。x中文x小说……

    “李老师呢”见道场中空荡荡的,有学生不由张望了一下,从始至终李七夜都没有露脸。

    古启航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站在道场旁,含笑看着道场,风度翩翩。

    “李老师怎么还不来?”看到道场空荡荡的,有学生忍不住轻声地问道。

    “嘿,那不好说。”有百堂的学生嘿嘿地笑了一声,说道:“启航老师讲得太好了,只怕学院中的年轻老师是没有人能超越了,年轻老师之中没有谁能比启航老师讲得更好了,所以,现在不管是谁上台都是丢人现眼,只怕已经有人是未战先怯,不敢上台授课了。”

    这个百堂学生明显是有意讨好古启航,拍古启航的马屁,毕竟古启航乃是在百堂授课的老师。

    “现在想不上台,那只怕已经迟了。”六剑少皇阴阴地一笑,说道:“如果现在连上台的勇气都没有,那还有什么脸继续留在天神学院任教呢。”

    此时六剑少皇颇有破罐子破摔的姿态,反正他与李七夜是誓不两立,也不给李七夜任何情面,何况他父亲是人圣的护道人,是十一个图腾的上神,更何况他背后还有古启航撑腰,真的是豁出去了,谁能笑到最后还说不准呢。

    “有人进场了。”就在所有人观望之时,有人自带凳子进入了道场,最先进场的是刘金胜、金环铁臂、夜欣雪。

    刘金胜带着夜欣雪他们两个晚辈在道场的一个角落坐了下来,显得特别的低调,显得特别的低姿态,似科像是不想引人注意一样。

    大家一看第一批进来的学生竟然是书斋的学生,有人阴阴一笑,说道:“这也是应该的事情,毕竟是书斋的老师,书斋的学生来听自己老师的课程,这没有什么问题。”

    “嘿,如果书庙的学生不来听他的课,说不定以后他们三个学生别想混了,万一被穿小鞋怎么办?”古启航在场,站在他旁边的百堂学显得特别的活跃,这是要巴结古启航。

    虽然道场之外不少人对刘金生他们三个人指指点点,甚至出言嘲笑,但是,刘金胜他们默不作声,静静地坐在角落之中,显得特别安静。

    “又有人进场了。”此时有一个学生也跟着进场了,她是单独进场的,这个学生正是百堂中的陶婷。

    不管李七夜讲的是什么课程,受李七夜那么的照顾,陶婷都会来听的,更何况她知道,李七夜绝对比任何老师都强,他讲的课也绝对差不到哪里去。

    陶婷进场之后,她也不作声,与刘金胜他们三个人坐在一场。

    “那不是婷学妹吗?”在百堂中陶婷也是颇有名气,草根出身的她有今天这样的成绩十分不容易,更何况在百堂中陶婷也不乏爱慕者和追求者。

    陶婷在百堂中也的确是颇有名气,当她入座之后,百堂的几位女学生也跟着入座,这几个女学生平日里都跟陶婷交情好的小姐妹。

    “我们也进去听听课吧。”有几个百堂出身的草根学生私下里商量了一下,然后也跟着陶婷她们进入道场入座。

    百堂的学生上万之众,像六剑少皇他们这种出身名门的学生都是抱成一团,一些草根学生不愿意跟他们在一起。

    陶婷在百堂的草根学生中有着一定的名气和声望,当她和小姐妹们入座之后,百堂的几个草根出身的男学生也商量了一下,也在道场入座,坐在陶婷的旁边。

    “哼,一群草根而己,就算抱团取暖,那又如何,那也只是星星之火而己。”有百堂的学生不屑冷哼一声,冷冷地说道:“百堂那么几个废材,也就只会在小团体里面混,有点门面的团体,他们还没有资格进去。”

    然而,这个百堂的学生话刚落下,一个女子已经走入了道场之中,这个女子也显得低调,不出声,默默地与陶婷们坐在一起。

    “是妙婷学姐”当看到这个女子与陶婷入座之后,百堂的学生一下子嘴巴张得大大的,有人都有些不怎么相信自己的眼睛。

    “少皇,是妙婷学姐。”有站在六剑少皇身边的学生低声地说道。

    此时六剑少皇脸色是难看到了极点,脸色一阵红一阵青,一时之间也说不出话来。

    刚才进入道场入座的正是妙婵,比起陶婷他们来,妙婷在百堂之中那可是有着绝对的影响力,虽然大家对于妙婵的来历不是很清楚,家世也没有六剑少皇如此显赫,但是妙婵在进堂得到许多学生的拥护,很多学生遇到问题都会向妙婵请教,更何况,在百堂,在天神学院,不知道有多少男学生对妙婵有爱慕之心。

    百堂的很多学生都知道,六剑少皇对妙婵是有意思,但六剑少皇被李七夜揍得很惨,现在妙婵却偏偏为李七夜捧场,这一刻就好像是一巴掌抽在了六剑少皇的脸上一样,特别是刚才说话的学生,更是脸色通红,不敢再说话。

    见妙婵都入座听课,百堂之中一些与六剑少皇交情本来就是不好的学生也都纷纷跟着入座,一时之间,道场之中也就坐有几十个学生等待着听课。

    “学生们都在这里等待着听课,讲课人却迟迟不来,这样的课,不听也罢。”思宗神子见到这一幕,冷哼一声。

    思宗神子他们是跟古启航是站在一个阵营的,此时思宗神子当然是不会为李七夜说话了,他也是借机挤兑李七夜。

    “就是,这样的老师架子未免太大了,我们圣院的老师还是学院的资深老师呢,都没有这么大的架子,这样的授课,我们不听也罢。”有圣院的学生也都纷纷附和地说道。

    “是,我们不听也罢,这架子摆得太大了,比元老们还要大的架子。”连帝府的学生冷哼一声。

    帝府的老师可是天神学院的元老授课,现在见李七夜没来,他们也冷哼一声。

    “关于’道心’,也没有什么好听的,老生常谈而己。”纵天少主徐徐地说道:“我们帝府的同学们都拥有着一颗坚定的道心,我们自己摸索已经足够,又何需他人来指点呢。”

    “就是,我觉得’道心’这一课,我们帝府的同学听与不听,都无所谓了……”纵天少主身边的学生也附和地说道。

    “素瑶出关来迟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一个绝世无双的女子飘然而至,来的正是梅素瑶,也进入道场,也与陶婷他们这些学生坐在一起。

    “梅仙子也来了。”见到梅素瑶到来,道场内的几十个学生都高兴起来,一开始他们中也就只有妙婵能撑场面,现在梅素瑶也来了,就一下子变得不一样,至少也仅仅是他们这些草根学生来听李七夜的课。

    “梅仙子也来听过。”一时之间,圣院和帝府的学生你看我,我看你的,他们神态显得有些尴尬。

    梅素瑶的美丽,不知道让多少人神魂颠倒,梅素瑶的天赋也是毫无挑剔可言,甚至很多人认为梅素瑶的天赋比纵天少主要高出很多,只是大家不方便说出来而己。

    现在梅素瑶也亲自来听李七夜的课,这让那些服佩、爱慕梅素瑶的学生就显得特别尴尬了,在平日里,他们一定会如众星捧月地追随梅素瑶。

    但现在他们把话都说出去了,在这个时候又跟着梅素瑶进去,显得特别不妥,特别是那些站在六剑少皇、纵天少主他们这一边的人,他们摆明是站在古启航这个阵营,如果在这个时候进去的话,那岂不是被纵天少主他们记在心里面,说不定以后会被纵天少主他们排挤打压。

    “我们听听李老师的课,我道心不稳,正好听听。”圣院、帝府也不是所有学生是跟纵天少主他们是站在一条阵营上,也有一些天才学生早就看纵天少主他们不顺眼。

    平日里他们或者不敢直接与纵天少主作对,现在连帝府中最有天赋最有人气的梅素瑶都进来听课了,他们还有什么好忌顾的,也是光明正大地在道场中入场。

    此时,道场中也有一百多个学生坐在那里,等待着李七夜来讲课。

    “哼,一百多个学生而己,与启航老师的几万个学生听课比起来,根本就算不了什么。”有学生冷哼了一声。

    当梅素瑶他们坐定之后,李七夜依然没有来,他依然没有现身,时间一久,让道场之外的一些学生有些不耐烦了。

    “哼,讲一堂课,用得了这么大的架子吗?”有学生忍不住,冷哼一声说道。

    “就是嘛,架子太大了。”在场的学生都纷纷出言。

    如果他们这些学生不是想着李七夜出丑,他们早就离开了,根本就没有兴趣听李七夜的课。

    “七夜兄,同学们求知若渴,等待着七夜兄的绝世伦音。此时同学们都等不及了,都恨不得能立即听到七夜兄的教诲,七夜兄可否现在上台呢?”此时古启航徐徐地说道,他的声音不大,但是整个天神学院都能听得到他的声音。(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