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此时道场之外很多人是你看我、我看你的,道场中空荡荡的,显得和刚才的热闹景象反差实在是太大了。x中文x小说……

    “李老师呢”见道场中空荡荡的,有学生不由张望了一下,从始至终李七夜都没有露脸。

    古启航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站在道场旁,含笑看着道场,风度翩翩。

    “李老师怎么还不来?”看到道场空荡荡的,有学生忍不住轻声地问道。

    “嘿,那不好说。”有百堂的学生嘿嘿地笑了一声,说道:“启航老师讲得太好了,只怕学院中的年轻老师是没有人能超越了,年轻老师之中没有谁能比启航老师讲得更好了,所以,现在不管是谁上台都是丢人现眼,只怕已经有人是未战先怯,不敢上台授课了。”

    这个百堂学生明显是有意讨好古启航,拍古启航的马屁,毕竟古启航乃是在百堂授课的老师。

    “现在想不上台,那只怕已经迟了。”六剑少皇阴阴地一笑,说道:“如果现在连上台的勇气都没有,那还有什么脸继续留在天神学院任教呢。”

    此时六剑少皇颇有破罐子破摔的姿态,反正他与李七夜是誓不两立,也不给李七夜任何情面,何况他父亲是人圣的护道人,是十一个图腾的上神,更何况他背后还有古启航撑腰,真的是豁出去了,谁能笑到最后还说不准呢。

    “有人进场了。”就在所有人观望之时,有人自带凳子进入了道场,最先进场的是刘金胜、金环铁臂、夜欣雪。

    刘金胜带着夜欣雪他们两个晚辈在道场的一个角落坐了下来,显得特别的低调,显得特别的低姿态,似科像是不想引人注意一样。

    大家一看第一批进来的学生竟然是书斋的学生,有人阴阴一笑,说道:“这也是应该的事情,毕竟是书斋的老师,书斋的学生来听自己老师的课程,这没有什么问题。”

    “嘿,如果书庙的学生不来听他的课,说不定以后他们三个学生别想混了,万一被穿小鞋怎么办?”古启航在场,站在他旁边的百堂学显得特别的活跃,这是要巴结古启航。

    虽然道场之外不少人对刘金生他们三个人指指点点,甚至出言嘲笑,但是,刘金胜他们默不作声,静静地坐在角落之中,显得特别安静。

    “又有人进场了。”此时有一个学生也跟着进场了,她是单独进场的,这个学生正是百堂中的陶婷。

    不管李七夜讲的是什么课程,受李七夜那么的照顾,陶婷都会来听的,更何况她知道,李七夜绝对比任何老师都强,他讲的课也绝对差不到哪里去。

    陶婷进场之后,她也不作声,与刘金胜他们三个人坐在一场。

    “那不是婷学妹吗?”在百堂中陶婷也是颇有名气,草根出身的她有今天这样的成绩十分不容易,更何况在百堂中陶婷也不乏爱慕者和追求者。

    陶婷在百堂中也的确是颇有名气,当她入座之后,百堂的几位女学生也跟着入座,这几个女学生平日里都跟陶婷交情好的小姐妹。

    “我们也进去听听课吧。”有几个百堂出身的草根学生私下里商量了一下,然后也跟着陶婷她们进入道场入座。

    百堂的学生上万之众,像六剑少皇他们这种出身名门的学生都是抱成一团,一些草根学生不愿意跟他们在一起。

    陶婷在百堂的草根学生中有着一定的名气和声望,当她和小姐妹们入座之后,百堂的几个草根出身的男学生也商量了一下,也在道场入座,坐在陶婷的旁边。

    “哼,一群草根而己,就算抱团取暖,那又如何,那也只是星星之火而己。”有百堂的学生不屑冷哼一声,冷冷地说道:“百堂那么几个废材,也就只会在小团体里面混,有点门面的团体,他们还没有资格进去。”

    然而,这个百堂的学生话刚落下,一个女子已经走入了道场之中,这个女子也显得低调,不出声,默默地与陶婷们坐在一起。

    “是妙婷学姐”当看到这个女子与陶婷入座之后,百堂的学生一下子嘴巴张得大大的,有人都有些不怎么相信自己的眼睛。

    “少皇,是妙婷学姐。”有站在六剑少皇身边的学生低声地说道。

    此时六剑少皇脸色是难看到了极点,脸色一阵红一阵青,一时之间也说不出话来。

    刚才进入道场入座的正是妙婵,比起陶婷他们来,妙婷在百堂之中那可是有着绝对的影响力,虽然大家对于妙婵的来历不是很清楚,家世也没有六剑少皇如此显赫,但是妙婵在进堂得到许多学生的拥护,很多学生遇到问题都会向妙婵请教,更何况,在百堂,在天神学院,不知道有多少男学生对妙婵有爱慕之心。

    百堂的很多学生都知道,六剑少皇对妙婵是有意思,但六剑少皇被李七夜揍得很惨,现在妙婵却偏偏为李七夜捧场,这一刻就好像是一巴掌抽在了六剑少皇的脸上一样,特别是刚才说话的学生,更是脸色通红,不敢再说话。

    见妙婵都入座听课,百堂之中一些与六剑少皇交情本来就是不好的学生也都纷纷跟着入座,一时之间,道场之中也就坐有几十个学生等待着听课。

    “学生们都在这里等待着听课,讲课人却迟迟不来,这样的课,不听也罢。”思宗神子见到这一幕,冷哼一声。

    思宗神子他们是跟古启航是站在一个阵营的,此时思宗神子当然是不会为李七夜说话了,他也是借机挤兑李七夜。

    “就是,这样的老师架子未免太大了,我们圣院的老师还是学院的资深老师呢,都没有这么大的架子,这样的授课,我们不听也罢。”有圣院的学生也都纷纷附和地说道。

    “是,我们不听也罢,这架子摆得太大了,比元老们还要大的架子。”连帝府的学生冷哼一声。

    帝府的老师可是天神学院的元老授课,现在见李七夜没来,他们也冷哼一声。

    “关于’道心’,也没有什么好听的,老生常谈而己。”纵天少主徐徐地说道:“我们帝府的同学们都拥有着一颗坚定的道心,我们自己摸索已经足够,又何需他人来指点呢。”

    “就是,我觉得’道心’这一课,我们帝府的同学听与不听,都无所谓了……”纵天少主身边的学生也附和地说道。

    “素瑶出关来迟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一个绝世无双的女子飘然而至,来的正是梅素瑶,也进入道场,也与陶婷他们这些学生坐在一起。

    “梅仙子也来了。”见到梅素瑶到来,道场内的几十个学生都高兴起来,一开始他们中也就只有妙婵能撑场面,现在梅素瑶也来了,就一下子变得不一样,至少也仅仅是他们这些草根学生来听李七夜的课。

    “梅仙子也来听过。”一时之间,圣院和帝府的学生你看我,我看你的,他们神态显得有些尴尬。

    梅素瑶的美丽,不知道让多少人神魂颠倒,梅素瑶的天赋也是毫无挑剔可言,甚至很多人认为梅素瑶的天赋比纵天少主要高出很多,只是大家不方便说出来而己。

    现在梅素瑶也亲自来听李七夜的课,这让那些服佩、爱慕梅素瑶的学生就显得特别尴尬了,在平日里,他们一定会如众星捧月地追随梅素瑶。

    但现在他们把话都说出去了,在这个时候又跟着梅素瑶进去,显得特别不妥,特别是那些站在六剑少皇、纵天少主他们这一边的人,他们摆明是站在古启航这个阵营,如果在这个时候进去的话,那岂不是被纵天少主他们记在心里面,说不定以后会被纵天少主他们排挤打压。

    “我们听听李老师的课,我道心不稳,正好听听。”圣院、帝府也不是所有学生是跟纵天少主他们是站在一条阵营上,也有一些天才学生早就看纵天少主他们不顺眼。

    平日里他们或者不敢直接与纵天少主作对,现在连帝府中最有天赋最有人气的梅素瑶都进来听课了,他们还有什么好忌顾的,也是光明正大地在道场中入场。

    此时,道场中也有一百多个学生坐在那里,等待着李七夜来讲课。

    “哼,一百多个学生而己,与启航老师的几万个学生听课比起来,根本就算不了什么。”有学生冷哼了一声。

    当梅素瑶他们坐定之后,李七夜依然没有来,他依然没有现身,时间一久,让道场之外的一些学生有些不耐烦了。

    “哼,讲一堂课,用得了这么大的架子吗?”有学生忍不住,冷哼一声说道。

    “就是嘛,架子太大了。”在场的学生都纷纷出言。

    如果他们这些学生不是想着李七夜出丑,他们早就离开了,根本就没有兴趣听李七夜的课。

    “七夜兄,同学们求知若渴,等待着七夜兄的绝世伦音。此时同学们都等不及了,都恨不得能立即听到七夜兄的教诲,七夜兄可否现在上台呢?”此时古启航徐徐地说道,他的声音不大,但是整个天神学院都能听得到他的声音。(未完待续。)

第2015章才华绝世    古启航徐徐道来,他一开口,便是口吐真言,道化万法,在他开始讲没多久,便是“嗡、嗡、嗡”的声音响起,大道鸣和,万法沉浮。

    在短短时间之内,古启航所讲的内容都一下子吸引了在场的许多学生,不论是高年级,还是低年级的学生。

    就算是那些曾与古启航同届甚至是高几届的学生此时都被古启航所讲授的内容吸引,都纷纷入道场坐下来。

    此时只有少数的学生站在道场外观看了,这些站在道场外观看的学生各有各的原因不到道场入座的。

    “说得真好。”此时甚至有天神学院的老师现身,这几位现身的老师都是属于年轻一辈的老师,其中有一位老师点头赞了一声,也进入了道场入座,聆听古启航的讲课。

    “周老师他们都来了,古启航讲的确是是好呀。”看到这几位老师都纷纷入座,站在道场外的学生都不由惊叹一声,为之叹服地说道。

    古启航乃是少年天才,天赋之高,也的确是让人叹服,但他终究还是年轻,只是拥有七个图腾的上神。

    七个图腾的上神,换作是其他地方,那绝对是一尊了不得的大人物,但在天神学院来说,这算不了什么,天神学院的老师其中有不乏十个图腾以上的老师。

    再说了,年轻一辈的老师能留在天神学院任教,哪一个不是绝世天才?那怕不如古启航那么惊艳,也是一代绝世天才,也是一尊尊上神,不见得能比古启航弱得了多少。

    所以说,古启航授课,老一辈老师基本上是不会前来听课,毕竟古启航还没有达到这个高度,至于年轻一辈的老师最多也只是抱观望的态度,不一定会进入道场听课。

    但现在几位年轻的老师都纷纷到道场入座听课,这也的确是说明了古启航讲的实在是好,实在是妙不可言,古启航所讲授的内容连同一级别的老师都被吸引住了,都愿意入座听课。

    “古启航的确是有备而来,这一次他拿到五片花瓣的大道花完全不成问题。”连比古启航高一届留院继续深造的学生听到这里,都不由赞叹地说道。

    “是,值得入座一听。”另一位与古启航同届的学生点头说道:“只可惜,我所修练的乃是大道抱一,否则我也琢磨一下他所说的’法衍’。”说到这里,这位学生也有些遗憾。

    “学弟为何不入席一听?”有一位学长见另外一个学生听得津津有味,不由问道。

    “哼,我与古启航是生死对头,当年一战之后,水火不融。”这位学生冷哼一声,说道:“不过,不得不承认,古启航这一次说得真好,那个书斋叫李七夜的老师绝对不是他的对手,这一次这个李七夜是输定了。”

    虽然这个学生与古启航是生死敌人,谁都看谁不顺眼,但在这个时候这位学生也不得不承认古启航说的实在是太好了。

    “是的,古启航这一次的内容真的是难于挑剔,以他这样的年纪来说,可以说是潜力无穷了,不少老一辈的老师与他相比都有些失色呀。”高出古启航一届的学生也点头赞叹地说道。

    “古启航的天赋也只有人圣与之匹敌,他对大道的领悟甚至要超越人圣,资质来说,人圣不及他,只不过是人圣血统好而己。”那位与古启航为敌的学生说道:“古启航这个人我太了解了,他敢与人干一场,这就说明他已经准备好了,这就说明他是有着绝对的把握……”

    “……李七夜这个老师冒失接受古启航的挑战,那是失策了,他根本就不了解古启航。这一次他与古启航对决,只怕会自取其,如果是他输了,古启航绝对是不会轻易让他下台阶的,说不定会被古启航羞辱。”这个学生曾经败在了古启航的手中,所以对古启航了解十分深刻。

    此时听到古启航授课内容,他知道这一次那个叫李七夜的老师是倒大霉了,如果这一次让古启航赢了,那么这个李七夜想全身而退,那是不可能了,只怕会被古启航羞辱,甚至有可能连老师都当不下去。

    “古启航这是要立威,只能说是这个李七夜倒霉,撞到了古启航手中。”高年级的学生也点头说道。

    “道,乃是万法之根,万法,乃是修行之演……”此时古启航口吐莲花,他说得天花乱坠,地涌金泉。

    不得不说,古启航实在是说得太好了,此时“嗡、嗡、嗡”的声音响起,道场中的所有学生都散发出了光芒,他们的大道演化,大道之力磅礴喷涌,宛如一座座喷泉一般,整个场面十分的壮观。

    随着古启航的口吐莲花,使得道壁上的道纹如同是化作了浩瀚的大海一样,此时所有学生都感觉自己是坐在道海之是听道参禅,全身的大道之力磅礴无穷,似乎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让自己通达万法一样,把自己的功法发挥到了极限。

    “轰——”的一声巨响,一堂课终于讲完,道壁喷涌出了磅礴的大道光芒,道纹如大浪一样被高高掀起。

    “轰、轰、轰……”在古启航讲完那一刻,道场无穷无尽的大道冲天而起,所有的学生都同时大道共鸣,一条条大道宛如天瀑一样喷涌而出,大道之力如同汪洋大海一样弥漫于整个道场,这样的场面实在是太壮观了。

    毫无疑问,古启航这一堂课演化了大道奥妙,使得道场的大道之力疯狂波动,大道法则变得无比活跃,这也是道场对古启航的认同。可以说古启航在“法衍”这个问题上已经尽得精髓。

    “啵——啵——啵——”此时道壁之上浮现了一朵大道花,大道花是一片片的花瓣绽放,最终这朵大道花一共绽放了六片花瓣。

    “嗡”的一声响起,此时这朵拥有六片花瓣的大道花散发出了淡淡光芒,排列在了那里。

    “六片花瓣!”看到了大道花有六片花瓣,在场的学生都不由惊呼一声。

    “启航兄实在是了不得,我上一次讲道也只不过是四片花瓣而己。”那位周老师不由叹息一声,感慨地说道:“启航兄的实力,快要追上学院的元老们了。”

    在场几位听课的老师都不由纷纷赞叹,都认同古启航的成就,毕竟古启航如此年纪就能得到六片花瓣的大道花,如果他再沉淀一些年头,那岂不是直追齐临仙王他们这些存在。

    “启航老师说得太好了——”此时整个道场中响起了如同春雷一样的掌声,所有的学生都纷纷地鼓掌,道场中的所有学生都是十分的兴奋,他们对于古启航高度的认同,因为古启航这一堂课让大家收获太丰厚了。

    “启航老师,你是我们的榜样——”一时之间,道场中的学生兴奋到极点,不知道有多少学生兴奋得尖叫起来。

    “启航老师,我爱你,你太了不起了,一定会吊打李七夜老师的。”甚至有女学生借着这个机会向古启航尖叫,向古启航示爱。

    “启航兄这人气,不是我们能比呀,我们先撤了。”来听课的几位老师都不由感慨万千,周老师苦笑了一声,调侃地说道。

    “多谢大家的厚爱,古启航讲得不好,还请大家见谅。”此时古启航依然是风度翩翩,不骄不躁,让很多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一时之间,道场中气氛十分的高涨,无数的学生为古启航尖叫,为古启航喝采,声浪可以说是一浪紧接着一浪,过了许久之后,这才平息。

    在这个时候,古启航也在他那朵大道花上留下了“古启航”这一个字,当然这也值得他去留下自己的名字。

    “接下来就该如七夜兄发挥的时候了,启航将洗耳恭听。”此时古启航走下讲台,从容贵气地笑着说道。

    听到古启航这样的话,道场的学生顿时“哗啦、哗啦”的声音响起,道场中的所有学生都纷纷撤退,全部都离开了道场,一时之间,道场就像是潮水退却之后的沙滩,一片光秃秃的,没有一个人影。

    这也不能怪学生功利,毕竟李七夜在天神学院从来没有讲过课,大家都不知道他的水平如何,就算有人想听他的课,一开始也只是抱着观望的态度。

    再说了,很多学生对于“道心”这样的课题并不感兴趣,在他们看来,“道心”这样的东西实在是飘渺虚无,对于他们的修行没有多少的帮助。

    一时之间,道场是一片冷静,没有任何一个学生愿意留在道场之中,与古启航刚才的热闹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有人入座吗?”看到道场中一个人影都没有,就算有学生想入场,都不由犹豫了,毕竟在众目睽睽之下,自己一个人到道场入场,那实在是格格不入。

    “区区’道心’,有何好讲的。”此时六剑少皇冷笑一声,冷冷地说道:“我们百堂的学生,对这种课题不感兴趣。”

    六剑少皇这话不仅仅是说给自己听,也是说给在场的百堂学生听。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