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古启航徐徐道来,他一开口,便是口吐真言,道化万法,在他开始讲没多久,便是“嗡、嗡、嗡”的声音响起,大道鸣和,万法沉浮。

    在短短时间之内,古启航所讲的内容都一下子吸引了在场的许多学生,不论是高年级,还是低年级的学生。

    就算是那些曾与古启航同届甚至是高几届的学生此时都被古启航所讲授的内容吸引,都纷纷入道场坐下来。

    此时只有少数的学生站在道场外观看了,这些站在道场外观看的学生各有各的原因不到道场入座的。

    “说得真好。”此时甚至有天神学院的老师现身,这几位现身的老师都是属于年轻一辈的老师,其中有一位老师点头赞了一声,也进入了道场入座,聆听古启航的讲课。

    “周老师他们都来了,古启航讲的确是是好呀。”看到这几位老师都纷纷入座,站在道场外的学生都不由惊叹一声,为之叹服地说道。

    古启航乃是少年天才,天赋之高,也的确是让人叹服,但他终究还是年轻,只是拥有七个图腾的上神。

    七个图腾的上神,换作是其他地方,那绝对是一尊了不得的大人物,但在天神学院来说,这算不了什么,天神学院的老师其中有不乏十个图腾以上的老师。

    再说了,年轻一辈的老师能留在天神学院任教,哪一个不是绝世天才?那怕不如古启航那么惊艳,也是一代绝世天才,也是一尊尊上神,不见得能比古启航弱得了多少。

    所以说,古启航授课,老一辈老师基本上是不会前来听课,毕竟古启航还没有达到这个高度,至于年轻一辈的老师最多也只是抱观望的态度,不一定会进入道场听课。

    但现在几位年轻的老师都纷纷到道场入座听课,这也的确是说明了古启航讲的实在是好,实在是妙不可言,古启航所讲授的内容连同一级别的老师都被吸引住了,都愿意入座听课。

    “古启航的确是有备而来,这一次他拿到五片花瓣的大道花完全不成问题。”连比古启航高一届留院继续深造的学生听到这里,都不由赞叹地说道。

    “是,值得入座一听。”另一位与古启航同届的学生点头说道:“只可惜,我所修练的乃是大道抱一,否则我也琢磨一下他所说的’法衍’。”说到这里,这位学生也有些遗憾。

    “学弟为何不入席一听?”有一位学长见另外一个学生听得津津有味,不由问道。

    “哼,我与古启航是生死对头,当年一战之后,水火不融。”这位学生冷哼一声,说道:“不过,不得不承认,古启航这一次说得真好,那个书斋叫李七夜的老师绝对不是他的对手,这一次这个李七夜是输定了。”

    虽然这个学生与古启航是生死敌人,谁都看谁不顺眼,但在这个时候这位学生也不得不承认古启航说的实在是太好了。

    “是的,古启航这一次的内容真的是难于挑剔,以他这样的年纪来说,可以说是潜力无穷了,不少老一辈的老师与他相比都有些失色呀。”高出古启航一届的学生也点头赞叹地说道。

    “古启航的天赋也只有人圣与之匹敌,他对大道的领悟甚至要超越人圣,资质来说,人圣不及他,只不过是人圣血统好而己。”那位与古启航为敌的学生说道:“古启航这个人我太了解了,他敢与人干一场,这就说明他已经准备好了,这就说明他是有着绝对的把握……”

    “……李七夜这个老师冒失接受古启航的挑战,那是失策了,他根本就不了解古启航。这一次他与古启航对决,只怕会自取其,如果是他输了,古启航绝对是不会轻易让他下台阶的,说不定会被古启航羞辱。”这个学生曾经败在了古启航的手中,所以对古启航了解十分深刻。

    此时听到古启航授课内容,他知道这一次那个叫李七夜的老师是倒大霉了,如果这一次让古启航赢了,那么这个李七夜想全身而退,那是不可能了,只怕会被古启航羞辱,甚至有可能连老师都当不下去。

    “古启航这是要立威,只能说是这个李七夜倒霉,撞到了古启航手中。”高年级的学生也点头说道。

    “道,乃是万法之根,万法,乃是修行之演……”此时古启航口吐莲花,他说得天花乱坠,地涌金泉。

    不得不说,古启航实在是说得太好了,此时“嗡、嗡、嗡”的声音响起,道场中的所有学生都散发出了光芒,他们的大道演化,大道之力磅礴喷涌,宛如一座座喷泉一般,整个场面十分的壮观。

    随着古启航的口吐莲花,使得道壁上的道纹如同是化作了浩瀚的大海一样,此时所有学生都感觉自己是坐在道海之是听道参禅,全身的大道之力磅礴无穷,似乎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让自己通达万法一样,把自己的功法发挥到了极限。

    “轰——”的一声巨响,一堂课终于讲完,道壁喷涌出了磅礴的大道光芒,道纹如大浪一样被高高掀起。

    “轰、轰、轰……”在古启航讲完那一刻,道场无穷无尽的大道冲天而起,所有的学生都同时大道共鸣,一条条大道宛如天瀑一样喷涌而出,大道之力如同汪洋大海一样弥漫于整个道场,这样的场面实在是太壮观了。

    毫无疑问,古启航这一堂课演化了大道奥妙,使得道场的大道之力疯狂波动,大道法则变得无比活跃,这也是道场对古启航的认同。可以说古启航在“法衍”这个问题上已经尽得精髓。

    “啵——啵——啵——”此时道壁之上浮现了一朵大道花,大道花是一片片的花瓣绽放,最终这朵大道花一共绽放了六片花瓣。

    “嗡”的一声响起,此时这朵拥有六片花瓣的大道花散发出了淡淡光芒,排列在了那里。

    “六片花瓣!”看到了大道花有六片花瓣,在场的学生都不由惊呼一声。

    “启航兄实在是了不得,我上一次讲道也只不过是四片花瓣而己。”那位周老师不由叹息一声,感慨地说道:“启航兄的实力,快要追上学院的元老们了。”

    在场几位听课的老师都不由纷纷赞叹,都认同古启航的成就,毕竟古启航如此年纪就能得到六片花瓣的大道花,如果他再沉淀一些年头,那岂不是直追齐临仙王他们这些存在。

    “启航老师说得太好了——”此时整个道场中响起了如同春雷一样的掌声,所有的学生都纷纷地鼓掌,道场中的所有学生都是十分的兴奋,他们对于古启航高度的认同,因为古启航这一堂课让大家收获太丰厚了。

    “启航老师,你是我们的榜样——”一时之间,道场中的学生兴奋到极点,不知道有多少学生兴奋得尖叫起来。

    “启航老师,我爱你,你太了不起了,一定会吊打李七夜老师的。”甚至有女学生借着这个机会向古启航尖叫,向古启航示爱。

    “启航兄这人气,不是我们能比呀,我们先撤了。”来听课的几位老师都不由感慨万千,周老师苦笑了一声,调侃地说道。

    “多谢大家的厚爱,古启航讲得不好,还请大家见谅。”此时古启航依然是风度翩翩,不骄不躁,让很多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一时之间,道场中气氛十分的高涨,无数的学生为古启航尖叫,为古启航喝采,声浪可以说是一浪紧接着一浪,过了许久之后,这才平息。

    在这个时候,古启航也在他那朵大道花上留下了“古启航”这一个字,当然这也值得他去留下自己的名字。

    “接下来就该如七夜兄发挥的时候了,启航将洗耳恭听。”此时古启航走下讲台,从容贵气地笑着说道。

    听到古启航这样的话,道场的学生顿时“哗啦、哗啦”的声音响起,道场中的所有学生都纷纷撤退,全部都离开了道场,一时之间,道场就像是潮水退却之后的沙滩,一片光秃秃的,没有一个人影。

    这也不能怪学生功利,毕竟李七夜在天神学院从来没有讲过课,大家都不知道他的水平如何,就算有人想听他的课,一开始也只是抱着观望的态度。

    再说了,很多学生对于“道心”这样的课题并不感兴趣,在他们看来,“道心”这样的东西实在是飘渺虚无,对于他们的修行没有多少的帮助。

    一时之间,道场是一片冷静,没有任何一个学生愿意留在道场之中,与古启航刚才的热闹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有人入座吗?”看到道场中一个人影都没有,就算有学生想入场,都不由犹豫了,毕竟在众目睽睽之下,自己一个人到道场入场,那实在是格格不入。

    “区区’道心’,有何好讲的。”此时六剑少皇冷笑一声,冷冷地说道:“我们百堂的学生,对这种课题不感兴趣。”

    六剑少皇这话不仅仅是说给自己听,也是说给在场的百堂学生听。

第2104章授课    纵天少主徐徐道来,条理分明,如行云流水,所说的是恰到好处。纵天少主也并不是第一次讲课,可以说以前他为古启航替课,已经是积累了足够的经验,所以那怕是面对那么多学生讲课,那怕是站在道场之中讲课,他也依然沉着,应对从容。

    从这一点来说,也不得不说纵天少主的实力很强,经验很丰富,他若是道行再上一个台阶,还有机会留在天神学院任教。

    “启航老师所讲述的’法衍’,乃是以发挥功法的威力为主,所以启航老师创出了挖掘功法潜力的方法,把一门功法的威力发挥到最大甚至是无限大……”此时纵天少主说道妙处便是口吐莲花,大道妙不可言。

    “嗡、嗡、嗡……”随着纵天少主在一一讲述的时候,道场的大道法则开始浮动,只见地下的一条条法则舒展,宛如流水一样在流动着,当讲到妙处,大道法则更像是精灵一样跳跃,十分的美妙,就好像是仙子一般轻舞。

    与此同时,道壁上的道纹也开始动波,道纹像波浪一样来回的荡漾,好像是大道汪洋泛起了波浪一样,放眼望去,道纹荡漾,似乎是要交织成无上的篇章一样。

    一开始入场听课的学生,不少是冲着纵天少主、思宗神子、六剑少皇他们去的,主要是为了捧场。

    但是纵天少主越说越妙,在道场外观看的学生都听得赞叹,所以越来越多的学生都纷纷进入道场,入座道场之中听课。

    “嗡嗡嗡”一阵阵道鸣之声响起,随着道场中的学生听得越来越入神,他们自身的大道也随之与道场共鸣起来,他们周身浮现了一道道的法则,他们的法则流动交织,交织成了他们自己的大道,大道时舒时展,随着大道的时舒时展,大道之力宛如泉水一样涌出,源源不断的大道力量涌入了学生的体内,让道场的很多学生全身舒泰。

    在这样的道场中听课,领悟的东西越多,收获就越大,所获得的大道之力也越强,同时打通大道阻塞也就越容易。

    在道场中听课的学生都纷纷引得了大道共鸣,每个人共鸣的强弱不一样,收获也不一样。

    至于道场之外的学生就不会有这种大道共鸣,想要大道共鸣,那必须是在道场之中才有这样的收获,毕竟,大道不是随随便便都能共鸣的,它是需要天时地利。

    随着纵天少主越讲越妙,越来越多的学生加入,百堂的大部分学生都加入了道场,圣院的学生也加入了大部分,帝府的也有不少学生加入。

    一些没有加入的学生,要么是与纵天少主有仇的学生,要么本身就是天赋极高、实力极为强大的学生。

    尽管是如此,当纵天少主讲到尾声之时,天神学院有一半以上的学生加入了道场,聆听纵天少主授课。

    “大道之妙,有千百万种的诠述,启航老师是在茫茫的道海之中为大家指一条道路……”纵天少主娓娓道来,最终把古启航的大纲阐述完毕。

    “讲得太好了。”当纵天少主讲完之后,道场之中响起了一阵阵雷鸣之声,思宗神子和六剑少皇最先鼓掌,站起来欢呼一声。

    虽然说思宗神子和六剑少皇两个人有捧场的意思,但在场的学生也都为之鼓起掌来,纵天少主讲的也的确是很好,再过几年,说不定他的确有资格成为天神学院的老师。

    “嗡”就在这个时候,纵天少主身后的道壁亮了起来,紧接着“哗啦、哗啦”的声音响起,好像是大浪掀起一样,只见道壁之上的道纹化作了波浪,一浪紧接着一浪。

    最后“嗡”的一声响起,道纹交织,化作了一朵大道花,当道壁的波浪平静之后,听到“啵、啵”的两声响起,这朵大道花绽放开了两片花瓣。

    “两片花瓣的大道花!”看到道壁上留下了两片花瓣的大道花,有学生大叫了一声。

    “纵天少主的确是了不得,再过两年,都可以留下来任教了。”一时之间,惊叹之声响起。

    “是呀,纵天少主的确是可以当老师了。”不少学生纷纷附和地说道。

    此时纵天少主在大道花上留下了“王玄极”三个字,这正是他的名字,他笑着说道:“说来惭愧,我说得还不够好,未能完全把启航老师的奥妙诠述到位。”

    “你已经说得很好了”此时一个道韵十足的声音响起,说道:“你若是再早几年入道,说不定已经追上了我。”

    此时一个人踏空而来,此时气宇轩昂,潇脱从容,他宛如从画中走出来的士子一样,有着说不尽的贵气,有着说不尽的优雅。他在举止之间虽然没有凌人的气势,但却有着一股尊贵的气息。

    那怕他不气势压人,但是,当你站在他面前的时候,都不由为之肃然起敬,让人立即站了起来。

    “启航老师”此时不少欢呼之声响起,道场之中的学生全部都站了起来相迎,甚至是有学生忍不住尖叫起来。

    “启航老师太帅了,他不止是我们天神学院第一天才呀,也是我们天神学院的第一帅哥。”甚至有一些女学生花痴的模样,看着风采无双的古启航都快要流口水了。

    事实上,天神学院不少女学生爱慕古启航,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毕竟古启航这样的人中龙凤,走到哪里都会吸引人的注意力,对于他这样的天才,不知知道有多少少女是对他一见倾心的。

    “古启航”看古启航的到来,一些高了好几届的学生看到他,都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心里面有着百般滋味。

    在天神学院一般来说是三四年就可以毕业离开,但也有学生愿意留下来继续深造的,当然,天神学院对于留下来继续深造的学生也是有一定的条件的。

    这一次古启航在道场中授道,这让很多高年级的学生都出来了,他们都想看一看古启航的课要不要听一下。

    少年王古启航,在天神学院已经是大名如雷贯耳了,谁人不知道他的大名?最年轻的上神,最有机会成为古神的少年天才。

    此时在道场之外不少曾经与古启航同一届的学生都不由为之感慨地叹息一声,他们这些学生还依然留在天神学院深造,而古启航不止是成为了一尊拥有七个图腾的上神了,而且还成为了天神学院最有潜力最有天赋的老师。

    这一比之下,彼此的距离就出来了,这也难怪这些曾经与古启航同一届或者高几届的学生为之十分的感慨。

    当古启航踏入道场的时候,道场之外的学生如潮水一样蜂涌而入,就是在此之前十分高傲地站在道场之外的帝府学生都纷纷进入道场,入座准备听古启航讲课。

    眨眼之间,道场上是人山人海,可以说天神学院三大学堂的学生都进入道场听课了,帝府、圣院、百堂这三大学堂之中,没有进入道场听课的学生已经是很少很少了。

    不止是这三大学堂的学生都纷纷入座听课,连一些高年级的学生都入场听课,要知道这些高年级的学生中,有一些是留来下继续深造的天才学生,有一些学生本身就是上神了。

    这些高年级的学生,在纵天少主讲课的时候,他们是兴趣缺缺,毕竟纵天少主还没有达到他们想要的那种水平。

    但当古启航到来之后,这些留下来深造的高年级学生,不少都纷纷入座,因为他们都听了纵天少主所讲的大纲,他们都觉得古启航的课值得他们听。

    看着人头攒动,思宗神子不由感慨地说道:”启航老师的魅力无穷呀,这一次听课的人数之多,只怕是不亚于学院中那些资深老师的授课吧。”

    “老师对大道的领悟,已经是远远在诸多上神之上了,老师只是年纪轻了一些,若是他再沉淀一些年头,只怕他能赶上天神学院的资深老师,甚至是超越。未来老师必定是会成为古神,他的成就并非是那些来路不明的人所能相比的。”纵天少主也是徐徐地说道。

    “哼,就是,老师这一次讲课必定精采绝伦,一定会把姓李的比下去。”六剑少皇冷哼一声,冷冷地说道:“等着姓李的上台丢人现眼吧,就凭他也够资格跟启航老师较量,不自量力。”

    六剑少皇已经完全和李七夜撕破脸皮,所以他也豁出去了,没有什么话不敢说的了。

    比起六剑少皇来,纵天少神和思宗神子倒收敛了一点,他们只是笑笑。

    纵天少主露出笑容,说道:“老师此次必定是一鸣惊人,看着吧,会有好戏看的。”说着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启航最近闭关,参大道有所悟,有所领悟,对于心得,不敢自贪,故拿出来与大家共享。“此时古启航站在讲台上,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学生,徐徐地说道:“此次所讲’法衍’,也是我们修练中最常遇到的问是,这个问题的核心涉及到大道奥妙的终极衍化……”(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