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到李七夜一步一煞海,瞬间就追上了自己,这顿时让六剑少皇脸色大变。

    此时六剑少皇冷哼了一声,一步踏出,步伐翩跹,宛如鹤舞一般,但此时六剑少皇并不是往第七层的煞海冲去,而是瞬间围住了李七夜。

    六剑少皇步伐极快,他一下子堵住了李七夜,他长啸不止,把功力飙升到了最巅峰,瞬间把速度提到了一个让人想象不到的高度。

    在刹那之间,李七夜周身出现了六剑少皇的一个个影子,无数影子瞬间把李七夜包围得密密麻麻。

    “轰、轰、轰……”一阵阵疯狂的轰鸣之声不绝于耳,当六剑少皇堵住李七夜的瞬间,无穷无尽的煞气巨浪撞天而起,所有的巨浪狠狠地向李七夜拍去。

    李七夜随身跃起的时候,刚躲过一层巨浪,后面紧接着是几十层的煞气巨浪扑面而来,所有的煞气巨浪扑面而来的时候,宛如整个煞海颠覆一样,就好像是整个煞海倒扣而下,所有的煞气一下子把李七夜淹没。

    煞气如海,瞬间遮天扑地拍向李七夜,这一刻日月无光,天地失色,让人骇然,这宛如是世界末日一样。

    所有人看到这样的一幕,都不由为之骇然,甚至有学生都吓得双腿打了一个哆嗦。

    这就是六剑少皇最终的阴谋,他就是想在煞海中害死李七夜,因为他掌握了七煞塔的奥妙,只要进入了煞海,他就能为所欲为,所以当李七夜追上他的时候,他立即以绝世的步伐调动了整个煞海的煞气,所有煞气都疯狂地拍向李七夜,要把李七夜完全淹没。

    如果说李七夜真的被煞气淹没,一旦沉入了煞海之中,那么那怕李七夜再强大,都难逃一死,毕竟天神书院的一些老师只能熬过第六层煞海呢,第七层煞海不知道多么的可怕,更别说是被煞气淹没,沉入了煞海之中了,如果真的是如此,只怕再强大的老师都难逃一死。

    对于六剑少皇来说,他并不是仅仅要赢了李七夜那么简单,当他心生杀机的时候,他就想弄死李七夜,所以他就是要把李七夜引入煞海,再借用煞海的威力,把李七夜弄死。

    “轰——”最终,煞海一声巨响,所有的海水喷涌而起,宛如是世界末日一样,瞬间淹没了整片天地,李七夜整个人被煞海淹没掉,至于六剑少皇,早就是步伐翩跹,跳入了煞海更深处了。

    看到这如世界末日的一幕,在场的学生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太恐怖了——”有些学生不由尖叫一声,双腿都发软,幸好自己没有进去。

    看到煞海如同爆发一样,刘金胜也不由目光跳动了一下,喃喃地说道:“九剑上神,的确是有本事,竟然掌握了七煞塔的核心奥义,当年他的确能取走此塔。”

    九剑上神的确是把七煞塔研究透了,也正是因为如此,这让六剑少皇掌握了七煞塔的奥妙,虽然六剑少皇无法与他父亲相比,他也无法取走七煞塔,但是他却能借着自己所掌握的奥妙来驱动煞气。

    这也是为什么明知道李七夜是天神学院的老师,实力比自己还强大,但六剑少皇依然是信心满满,依然敢挑战李七夜,这就是他的底气,这就是他的底牌。

    “哗啦、哗啦、哗啦……”此时一阵阵水声不绝于耳,疯狂喷涌的煞海终于慢慢平静下来了,此时煞海之中除了六剑少皇之外,没有其他的人了,李七夜的踪影不见了,消失得无影无踪,宛如就此从世界蒸发一样。

    “暴力老师呢?”发现李七夜不见了,许多学生都纷纷寻找,都想寻找到李七夜的踪影。

    但是大家的目光都搜遍了整个煞海了,但依然不见李七夜的身影,李七夜好像就此蒸发消失一样。

    “不会真的是沉到煞海中了吧。”看到李七夜不见了,有学生不由猜测地说道。

    “不是吧。”这样的话把一些学生吓了一大跳,脸色一变,说道:“这,这可是老师,万一,万一学院追问下来呢?”

    这样的话也让一些学生心里面发毛,杀了一个老师,在天神学院那绝对是天大的事情,甚至可以说是捅破天的事情。

    “学生追问下来又怎么样?”有与六剑少皇交情很好的学生,壮了壮胆,哼了一声,说道:“这是光明正大的较量,如果输了,那只怪是学艺不精。决斗之事,谁敢保证会有不意外的事情。”

    “是呀,大家都亲眼看到的,这是光明正大的较量,老师是他自己答案的,又没有人强迫他,丢了性命也只能怪自己。”一些百堂的学生都纷纷附和。

    “还是少皇强大,连老师都不是他的对手。”一些学生也回过神来,纷纷拍六剑少皇的马屁。

    “哼,太自以为是了,真的以为老师就比我们学生强大吗?就可以完全邈视我们这些学生吗?”有百堂的学生有意巴结六剑少皇,所以冷笑地说道:“有些老师就是张扬跋扈惯了,少皇教训教训他一下也好。”

    “就是嘛,当年九幽狂敖不也是打败了天神学院的老师。”有圣院的学生也笑着说道:“我们是学生没错,但,别以为我们弱小,只要有足够的时间,我们也会超越学院的老师。”

    对于这些学生的话,刘金胜只是笑了一下,轻轻地摇了摇头,谁没有年少轻狂过,特别是对于有天赋的人来说,在年轻的时候就是目无余子,自认为老子才是天下第一。

    但是当真正的经历了世间的大风浪之后,才明白自己是多么的渺小,不要说是一般的强者,就算是上神、低位的大帝仙王,也不见得有多强大。

    “哼,世间万事变幻莫测,就算是庞然巨舰,也有阴沟里翻船的时候。”看到李七夜已经无影无踪了,六剑少皇以为李七夜被煞海淹没,已经沉到海底了,所以他心里面狂喜,冷笑地说道:“敢与我六剑少皇为敌的人,不管你是什么身份,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庞然巨舰的确是有可能会在阴沟里翻船,不过,就凭你这样的小小臭水沟,还翻不了我这艘庞然巨舰,我一脚踩下,你这条小小的臭水沟就已经崩灭了。至于为敌嘛,凭你,还不够资格当我的敌人。”就在六剑少皇心里面狂喜,自认为李七夜已经死了的时候,一个悠闲的声音响起。

    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出现在了六剑少皇的身后,没有人看清楚他是怎么样出现在六剑少皇的身后的,似乎他一直都站在那里。

    “暴力老师——”一看到李七夜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学生脸色大变,尖叫一声,因为在刚才还有学生说他的坏话呢。

    大家都以为暴力老师死了,所以说起坏话来也比没有顾忌,没有想到暴力老师竟然没有死,这一下把不少学生吓得脸色发白。

    六剑少皇一听到李七夜的话,顿时脸色大变,他第一反应就是逃走,瞬间起步,但,这已经迟了,李七夜大手遮天,瞬间向六剑少皇抓去。

    见大手遮天,六剑少皇脸色大变,狂吼一声,道:“开——”随之“铛、铛、铛”的剑鸣之声响起,剑塔要守护着六剑少皇。

    但在李七夜的大手之下,那怕六剑少皇的剑塔再强大,那也是浮尘而己,不值得一提。

    听到“砰”的一声响起,李七夜五指一捏,就把剑塔捏得崩碎,一下子把六剑少皇牢牢地抓在了手中。

    被李七夜活捉,六剑少皇脸色煞白,在这一刻他完全明白自己与李七夜有着多么大的距离。

    “想杀我,这不是什么坏事,但,不要老是琢磨着那些小手段。”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既然你想淹没我,把我沉入煞海,那么你尝一尝煞气的滋味吧。”说着,把手中的六剑少皇往煞海中按去。

    “不——”见自己被往煞海中按去,这把六剑少皇吓得脸色发白,尖叫一声。

    但此时由不得他,他整个人瞬间被李七夜浸入了煞海之中,“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刹那之间,六剑少皇全身冒起了青烟,煞气疯狂地腐化着他的身体。

    “不——”六剑少皇尖叫,挣扎着,扑嗵扑嗵的水声响起,但是,任他怎么样挣扎都无济于事,被李七夜按入煞海中,任由煞气浸着他的全身。

    “啊——”最终,六剑少皇凄厉的惨叫声响彻了天地,在这惨叫声中听到了一阵阵“滋、滋、滋”的腐化声音,让在场的所有学生都听得毛骨悚然。

    看到六剑少皇被浸在煞海之中腐化,这把所有的学生都吓得脸色发白,特别是刚才还说李七夜坏话的学生,双腿直打哆嗦,连站都站不稳,差点都尿裤子了。

    对于这样学生而言,六剑少皇的下场就好像是他们的下场一样,说不定等一会儿李七夜也会把他们浸入煞海之中。

    “滋、滋、滋”的腐化之声不绝于耳,青烟袅袅,一开始,六剑少皇还疯狂挣扎,到了后来,他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第2093章入煞海    刘金胜只是冷冷地看了六剑少皇一眼,此时刘金胜看着六剑少皇的眼神都冷漠,好像是看死人一样,他也平静地说道:“既然有人不知天高地厚,老师教训教训他便是。”

    本来刘金胜他年少时也是十分轻狂,做过很多狂妄的事情,今日见六剑少皇他们这些天才是头角峥嵘,傲气冲天,让他看到了有点他年少之时的影子,所以在刚才他才会说上这么一句的好话。

    可惜,六剑少皇却不知道这是刘金胜的一番好意,所以刘金胜也懒得多去理会了。

    “也好。”李七夜笑盈盈地说道:“既然有人不知死活,那我也好教训教训他。来吧,你想赌我成全你便是,也该我杀鸡儆猴的时候,以免得总是有人误以为我是个老好人。”

    “哼,胜负未分,言之尚早!”六剑少皇冷冷一哼,说道。

    “对于我而言,已经见得胜负了。”李七夜笑了一下,也不生气,说道:“我就让你先走一趟,以免得我以大欺小,不给你机会。”

    “好,我就在第七层煞海等着老师来!”此时六剑少皇冷笑了一下,“轰”的一声巨响,在这刹那之间他全身血气冲天而起,全身散发出了上神之威,宛如他已经化作了上神一样。

    看到六剑少皇身上散发出了上神气息,不知道多少人吓了一大跳,因为六剑少皇还不是上神,但很快大家就明白过来,六剑少皇的父亲可是一尊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看来他的父亲已经给六剑少皇加持过了。

    “铛、铛、铛”在这刹那之间,六剑少皇背上的六把神剑出鞘,冲天而起,在这刹那之间,剑光照耀,直照于六剑少皇的身上,紧接着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六把神剑转动,化作了剑塔,把六剑少皇整个人都纳入了其中,牢不可破的剑塔瞬间把六剑少皇紧紧地守护在其中。

    此时六剑少皇气势凌人,剑意冲天,在这刹那之间他宛如是一尊剑神临世一样,力量在短短的时间之内飙升。

    “了不得,六剑神剑无敌呀。”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知道有多少学生都心里面为之一震,忍不住赞声说道,都为之羡慕。

    六剑少皇这六把神剑可是大有来历,是他父亲为他量身打造的,可以发挥六剑少皇最强大的实力,一旦六把神剑出手,可以让六剑少皇的实力飙升,硬生生地把六剑少皇的实力拉升到另外一个层次。

    “学长,马到功成。”见到六剑少皇神威慑人,有百堂的学生忍不住低声说道,在拍六剑少皇的马屁。

    “我先走一步,在七层煞海等着老师的驾临!”六剑少皇回首,傲气十足,冷笑一声,话一落下,他一步迈出。

    “轰——”的一声巨响,当六剑少皇一步迈入煞海的时候,瞬间煞气冲天,宛如巨浪一样冲上天空,然后狠狠地拍向了六剑少皇。

    这煞气十分的强大,当如巨浪的煞气拍来的时候,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瞬间把空间都朽化,如此霸道的煞气,它能榨干一切,它可以把任何力量融化掉,最后化作了煞气,这也是为什么七煞塔镇压在这里之后,越来越强大的原因了。

    但是当这强大无匹的煞气如巨浪一样拍来的时候,突然之间,六剑少皇整个人拖起了长长的影子,步伐翩跹,宛如鹤舞一样,一步步跳跃,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在这刹那之间,六剑少皇竟然躲过了这拍来的煞气,瞬间落足于煞海的另外一个地方。

    “轰——”的一声巨响,在六剑少皇刚落足,又是一股煞气巨浪拍来,但六剑少皇步伐极快,瞬间又一次跳跃,如同鹤舞,以绝无伦比的步伐躲过了煞气,瞬间又落足于另外一个地方。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在七层煞海之中巨浪滔天,六剑少皇每一步落下,就会有煞气巨浪狠狠地拍向他,但是他的步伐绝世无双,又轻而易举地躲过了这拍为的巨浪,再加上他又有剑塔庇护,一时之间煞气巨浪竟然没能沾到他丝毫。

    正是因为如此一步一巨浪,这使得煞海掀起了惊涛骇浪,而且是一浪高过一浪,宛如是世界末日来临一样,在这煞气巨浪之中六剑少皇像是一叶小舟,但他偏偏是那种穿梭于巨浪之中不会颠覆的小舟。

    毫无疑问,六剑少皇这样的步伐乃是由他父亲所创,正是因为有了这种步伐,掌握了七煞塔的奥妙,六剑少皇才敢与李七夜展开这样的一场赌局。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六剑少皇跨越了一层又一层的煞海,这让在场的学生都看得目瞪口呆,他们也没有想到六剑少皇竟然能以如此神奇的步伐进入煞海。

    “这太神奇了——”看到六剑少皇步伐翩跹,如同鹤舞一般,不少学生都看呆了。

    “少皇实在是深藏不露呀,刚才周老师硬抗煞海中的煞气,那都是十分的吃力,然而少皇却一步一舞,竟然如此轻易地躲过了煞浪,这太了不起了。”有学生惊叹地说道。

    “是呀,再这样下去,只怕学长是胜券在握。”有百堂的学生低声地说道,因为李七夜在场,不敢说那么大声,说完了还偷偷看了李七夜一眼。

    只见六剑少皇步伐翩跹,如同鹤舞,李七夜只是淡淡一笑,没有太多的意外。

    “若是九幽狂敖知道自己的七煞塔被破,不知道会有怎么样的感受。”李七夜笑着对身边的刘金胜说道。

    刘金胜平静地说道:“天下没有什么不破的武功,七煞塔也不是什么绝世无双的武器,被破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说到这里,刘金胜顿了一下,说道:“九剑上神,也不愧是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他是演化出了七煞塔的奥妙,所以才会创此步伐,以破此塔。当年只怕他也想取下此塔,只是碍于天神书院的情面,未取它而己。”

    九剑上神和九幽狂敖都是骄横洲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对于九幽狂敖这样绝世天赋的上神,九剑上神的确是有着要与九幽狂敖争雄之心,也正是因为发此,九剑上神才会研究九幽狂敖的七煞塔。

    毕竟九剑上神是一尊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他研究了七煞塔之后,终于推演出了七煞塔的奥妙,也借此创出了这一套步法,并且还把这步法传授给了他的儿子六剑少皇。

    就如刘金胜所说的那样,七塔煞虽然很强大,是一件了不得的重宝,但也算不上什么天下无双的武器,被九剑上神破解,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事实上,天神书院的老祖也一样有实力破它,只不过天神书院的老祖有意留下这座七煞塔而己。

    “第七层了——”此时有学生大叫一声,说道:“少皇已经进入第七层了,太厉害了,太逆天了,进入了第七层煞海,还丝毫不损,这是要比周老师要强悍呀。”

    果然,此时只见六剑少皇步伐翩跹,从第六层煞海迈入了第七层煞海。

    当然,这并不是说六剑少皇比刚才那位来这里砺练的老师强大,只不过他的步伐是他父亲专门为七煞塔而创的,这使得他取巧而己。

    “老师,敢来吗?”此时迈入了第七层煞海的时候,这更让六剑少皇底气十足,他父亲的确是没骗他,当年他父亲的确是破了七煞塔。

    所以,步入了第七层煞海,都丝毫无损,这顿时让六剑少皇信自澎涨,让他自认为在这煞海之中没有谁能奈何得了他。

    此时六剑少皇冷眉看着李七夜,傲气冲天,这是何止在挑战李七夜,那简直这是邈视李七夜。

    当年九幽敖在这里打败了天神学院的老师,现在他六剑少皇也想重复当年的神话,在这里打败天神学院的老师,这将会让他在天神学院的历史上留下一笔。

    “看来你还真的是信心十足呀。”对于傲气冲天的六剑少皇,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

    “不敢,请老师上来。”此时六剑少皇冷笑一声,姿态完全变得不一样了,有着高高在上的姿态。

    “也罢,下雨天打打孩子也好,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李七夜不由一笑,一步迈入了煞海。

    第一层、第二层、第三层、第四层……李七夜的速度太快了,他是一步跨越时空,一步便是一层煞海,煞气巨浪还没有拍起,李七夜就已经跨入了下一层了。

    所以,李七夜走过之后,一声声“轰、轰、轰”的轰鸣之声响起,只见一排排煞气巨浪拍起。

    仅仅是七步而己,李七夜已经迈入了第七层煞海,眨眼之间便追上了六剑少皇。

    这样的一幕,让所有人看得目瞪口呆,六剑少皇一步一舞,好不容易走入了第七层煞海,那都已经是一种奇迹了。

    现在李七夜倒好,一步一海,仅仅是七步而己,便已经是迈入了第七层煞海,轻而易举地追上了六剑少皇,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