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十二道茶叶,每一片嫩叶都有着十二条的大道法则萦绕,当这满满一捧的嫩叶捧在手中的时候,宛如是把大道章序捧在手中一般,似乎在这一刻天地万道都被你捧在了手掌心,有着一种玄妙无双的感觉。

    看着李七夜那满满一堆的十二道茶叶,不知道有多少学生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不要说是满满的一捧,就是给他们一片嫩叶,那都是受益无穷。

    要知道,一片五道茶叶,就可以救人于生死,可以把一个人从走火入魔的生死关头拉回来,这可以想象十二道茶叶那是何等的惊人。

    虽然没有学生吃过十二道茶叶,但可以想象一下,一片十二道茶叶,只怕可以让人大道通明,可以归溯本源。虽然说这样的一片十二道的茶叶不会让人道行精进,但它却能让人拔云见日,在酌斟之间见真章奥义,这样的收获那是何等的无价。

    这就好比一门大帝之术,你苦苦都无法参悟,但一片十二道的茶叶,却能让你心神通明,通万法之妙,在这一夜之间,可以让你彻底明悟这门大帝之术的奥妙。

    这可想而知,如此的一片十二道茶叶是何等珍贵,何等惊人。而此时李七夜却满满的一捧十二道嫩茶,这是多么让人口水直流的事情。

    李七夜看着手中的大道茶,笑了一下,说道:“好茶,那必须是需要有好壶,更是要有好水,更需要有好木。”

    说到这里,李七夜一抬头,笑着说道:“丫头,我记得天神书院还有好水好壶吧。”

    “公子通神。”此时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无比的悦耳,宛如仙音,在这一刻云端之中站着一个女子,风华绝世,美不可方物,当她站在云端的时候,宛如仙子一般。

    “千璇老师——”看到站于云端的女子,不少学生惊呼一声,不知道多少学生为之仰视,为之向往,那怕是纵天少主这样的绝世天才,观此绝世风姿,也为之失神。

    站在云端的女子正是天神学院的羽千璇,可以说是天神学院最美丽的老师,出身古府的她,高贵无比,就算是纵天少主之流,那都是无法相比的。她更是高深莫测,没有人知道她具体的道行,才貌兼于一身,不知道让多少人为之仰慕。

    “煮上一壶吧。”李七夜笑着吩咐说道。

    “千璇这便向学院请来。”羽千璇晏晏一笑,风华绝世,眨眼之间便消失了。

    羽千璇去得快,来得也快,片刻便已回来了。

    “都进来吧。”李七夜手中的大道一舒卷,瞬间从山腰上架了出来,宛如长桥一般直探于梅素瑶他们的身前。

    此时梅素瑶、羽千璇、刘金胜都纷纷踏上长桥,行走至大道茶树之下。

    在这个时候,羽千璇一一地把东西搬放好,玉案横前,神椅摆正,香炉点燃……一时之间忙碌起来。

    刘金生与梅素瑶也一一帮手,眨眼之间,便把一切都摆好了,李七夜也丝毫不客气,坐马金刀地坐在摆放于中央的神椅之前。

    “天神书院的几个老头子,就是喜欢喝几口好茶。”看到这些家什,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说道:“沉星古木,乃是煮茶的极品,再配上一口铜仙老炉,这样的家什,那必须是极品之茶才能配得上。”

    “还有一套摇光紫仙杯壶。”羽千璇晏晏一笑,说道:“听说公子要煮茶,所以默老特地献出自己这一套好壶。平日里,默老自己都不舍得用,偶尔才用来泡泡大道茶。”

    羽千璇的话让不少学生心里面一凛,默老指的是天神学院最资深的老师,他曾经教过很多了不起的学生,甚至有上神、仙王都被他教过,平日里很少人能见到这样的一位老师。

    “我老头子来做苦力吧,两位姑娘煮茶便可。”此时刘金胜捋起了衣袖,拿起斧子,竟然劈起了沉星古木。

    片刻羽千璇和梅素瑶已经架起了铜仙老炉,开始点火暖炉煮茶。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悠闲地坐在那里,闭目养神,背靠神椅,宛如像是睡着了一样。

    刘金胜一斧一斧地劈着沉星古木,每一块古木他都劈成了细条,当你仔细看的时候,每一块条木都是顺着星纹被劈开,十分的工整,宛如鬼斧神工一样。

    而羽千璇在一旁掌炉煮茶,梅素瑶则是扇风掌火,她们神态自然,轻松自在,并不觉得这是什么苦活。

    看着眼前这样的一幕,往往很多人会忽略掉刘金胜,会注意到羽千璇和梅素瑶,看到羽千璇和梅素瑶这样的绝世女子,在此时也只是掌火煮茶而己。

    这样的事情看得人都不由为之眼馋,一个是天神书院最美丽的老师,一个则是最美丽的学生,都为李七夜煮茶,这是多么大的架子,这是多么让人眼馋的享受。

    如果真正识货的人,会把注意力留在刘金胜的身上,可惜,世间有几个真正识货之人呢,能看穿刘金胜的人毕竟不多。

    如果能看穿刘金胜的人,看到刘金胜如此一尊强大的上神只是在这里给李七夜劈柴而己,那绝对会让人心里面为之一震。

    看着刘金胜那毫无屈委、毫无怨言的给李七夜劈柴,知道他实力的人那绝对是心里面咋舌,只怕是无法去想象。

    沉星古木在炉中燃烧着,看起来星光点点,宛如是夜空中的星辰坠落于炉火,一颗颗燃烧起来。

    铜仙老炉在炉火燃烧的时候,散发出了铜光,铜光照亮,然后看到无数的碎铜金粉洒落,这种碎铜金粉洒落之时,响起了清脆的金粉随风之声,十分的悦耳,十分的好听。

    炉中的乃是好水,随着好水被煮之时,时而跃起,时而转动,好像是有生命的精灵一样,它当滚动之时,更是雾气袅袅,在这水雾之中宛如看到了一个晶莹奥妙的世界一样。

    “灵神天水,也唯产于天神书院的天神古井了。”看到炉中的水,连劈柴的刘金胜都不由感慨。

    听到刘金生这样的话,就算不识货的学生都不由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很多学生就算没有见过“灵神天水”,那也是听过它。

    很多学生都听说过,天神书院有一口天神古井,此井所出的“灵神天水”乃是水中极品,可定神,可驱魔,更可净万道。

    只可惜,这样的一口天神古井,不是谁都能看得到,更别说是饮“灵神天水”了,这是学生没有资格享受的好东西。

    此时李七夜他们却用“灵神天水”来煮茶,这实在是有一种说不尽的奢侈。

    听到“灵神天水”,不知道有多少学生都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他们想喝上一口都不可能,李七夜他们却偏偏拿来煮茶,这样浪费实在是让人恨得牙痒痒的。

    片刻之后,茶香袅袅,此时只见茶雾腾起,如龙如凤,时而响起凤鸣,时而响起龙吟,宛如龙凤盘旋一般。

    泡茶的茶壶那可是极品壶,这一套杯壶名叫摇光紫仙杯壶,所以当此壶泡茶之时,只见一缕缕光芒绽放,摇曳不定,宛如是仙光从天而降一样,而且此时此壶竟然是紫气腾起,看起来像是一只仙壶一样。

    如此的一幕,让所有人都看得眼馋,不说十二道茶叶,单是这里的家什茶具都是极品,看到眼前这样的异象,就算不识货的人,都知道这些茶具太了不得了。

    在片刻之后,茶香飘逸,当这茶香飘来的时候,轻轻一嗅这茶香,顿时让人感觉自己如同处于仙境一样,有着一股说不出来的香味在息鼻端萦绕,如梦如幻,让人为之飘飘欲仙,有着一种心神净涤的感觉,在这一刻似乎让人大道圆满,登上仙位。

    闻到了这样的茶香,让在场的学生都口水流得一地都是,有很多学生已经忘记了自己形象,嘴巴张得大大的,口水从嘴角流下。

    在这个时候,能听到不少学生吞口水的声音,这样的好茶,任何人都想喝上一口。

    此时,羽千璇亲手为李七夜捧上一杯茶,含笑地说道:“公子喝过仙茗无数,千璇手艺浅薄,还请公子莫笑。”

    由羽千璇亲手奉茶呀,看到这样的一幕,都羡慕煞了,能让第一美女老师侍候着,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呀。

    李七夜端起,喝了一口,笑着说道:“不错,有待进步。”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在场的学生听到都无语,一下子都傻了眼,能得羽千璇侍候那已经是三生修来的福气了,但李七夜只是一句“不错,有待进步”便打发了,这未免太狂了吧。

    李七夜连喝几杯,说道:“好茶,还不算是世间极品。”说到这里,他笑了一下,对羽千璇他们说道:“你们也尝尝吧。”

    羽千璇他们三人也各自分了一杯,羽千璇含笑,说道:“今日托公子之福,能喝上一杯十二道的大道茶,那也是一种造化。”

    刘金胜捧过茶杯之后,显得恭敬,向李七夜一鞠身,说道:“多谢公子赐茶。”

    相比起刘金胜来,梅素瑶倒是自在很多,毕竟她已经追随李七夜很久了。

第2087章随手摘仙茶    听到纵天少主这样的话,在场的学生都面面相觑,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如此的给李七夜下套,那简直就是不给李七夜任何下台阶。

    要知道,十道茶叶,想摘谈何容易,人圣天赋够高了吧?可以称得上是当代天赋最高的人,他也只不过是采摘到九道茶叶而己。

    在天神学院有记载之中,能采摘到十道茶叶的人也唯有一个而己——九幽狂敖!

    要知道,这个九幽狂敖是号称天神学院天赋最高的学生之一,也是最狂敖的学生,如此天赋的九幽狂敖,那也只不过是采摘到十道茶叶而己,何况是李七夜这种默默无名的老师呢。

    采摘到十道茶叶已经够难了,要采摘到三五十片的十道茶叶,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此时纵天少主他们就给李七夜下了这样的一个套,那就是意味着李七夜根本就没有胜出的希望。

    此时在场的不少学生都相视了一眼,有帝府的学生开口帮腔,说道:“是呀,老师,让我们开开眼界,一睹老师的绝世无敌风采。”

    这帝府的学生表面听起来是在捧李七夜,在拍李七夜的马屁,事实上是用心险恶,是不给李七夜退路,是要把李七夜推到火堆上烤。

    “天神学院,什么时候净出草包了?”李七夜看了一眼纵天少主他们一眼,笑着摇头说道:“在归凡古神他们的时代,一言不合先打一场再说,天神学院的学生多少是征战八方的,什么时候都成了只会耍小聪明的草包!”

    “区区十道茶叶,不采也罢。”李七夜兴趣缺缺,对于十道茶叶完全提不起什么兴趣来。

    “老师不会就此罢手了吧?”见李七夜没有兴趣一赌,纵天少主他又怎么会放过李七夜呢,他冷笑了一声,说道:“采摘十道茶叶,我相相对于老师来说,这并不是什么难事,还请老师出手,大家都等着看老师的绝世风采。只要老师能采得三五十片的十道茶叶,学生是五体投地。”

    此时纵天少主话听起来好听,事实上是在逼李七夜而己。

    听到纵天少主这样的话,李七夜都不由摇了摇头,说道:“格局太小了,也就这么点水平而己。”

    “老师,刚才可是你说奉陪的,老师不会是不敢赌了吧。”见李七夜再三推荐,最先给李七夜下套的六剑少皇沉不住气了,立即说道。

    “老师,若真的不赌,这也应该向纵天兄鞠身道歉。”此时思宗神子也趁机落井下石,他们见李七夜左右顾他言,以为李七夜不敢去赌。

    “老师,你若是不赌,那还真的是欠我一个道歉,是老师亲口说能接受作何挑战的。”此时纵天少主也冷笑一声,俗话说得好,打铁要趁热,既然给李七夜下套了,就不怕撕破脸皮。

    “区区十道茶叶而己,何需老师出手,我这老头出手便可。”看到纵天少主他们自鸣得意的模样,刘金胜都看不下去,冷笑一声。

    以刘金胜年轻时的脾气,早就沉不住气了,他一大把年纪之后,才稳重下来,但见到纵天少主他们几个在耍小聪明,此时他也看不下去,冷笑说了一声,为李七夜说话。

    “金胜,你也一身老毛病了,区区十道茶叶,素瑶随手便可摘来,你还是好好养病吧。”李七夜笑着摆了摆手,说道。

    梅素瑶不由莞尔一笑,说道:“公子,不管是不是一场赌局,若是只是仅仅采摘十道茶叶,素瑶愿意公子出手。公子来此之前可是说想喝点大道茶的,区区十道茶叶,只怕太粗糙,公子爷喝不惯。以公子的口味,那怎么也得喝上十二道茶叶。”

    “说得也是。”李七夜笑了一下,悠闲地说道:“一群蠢货,把十道茶叶是捧上天了,这种茶叶,那只能说是勉强给我用来泡点茶水,净净手。这茶拿来喝,那就太粗糙了,显得寒碜,能入我口,那也必须得十二道茶叶。”

    李七夜如此嚣张霸道的话顿时让纵天少主他们脸色大变,这简直就是狠狠打他们的脸。六剑少皇、思宗神子他们能采摘到四、五道茶叶,那已经视为珍品了。

    现在李七夜却说十道茶叶,拿来泡茶喝都显各粗糙,那只能拿来净手,这简直就是赤裸裸地嘲笑他们,是狠狠地抽他们一个耳光。

    “好大的口气,有本事先摘下来看看。”此时高傲的纵天少主也咽不下这品气了,冷笑一声,冷冷地说道。

    “老师,那就请你让我们这些学生开开眼界,采摘几片十二道茶叶来。”六剑少皇也笑眯眯地说道。

    “是呀,既然十道茶叶不入老师法眼,就采摘十二道茶叶,让我们见识老师的绝世无敌的风采。”思宗神子也顺水推舟说道。

    听到思宗神子和六剑少皇一口咬定十二道茶叶,这让在场的学生都不由相视了一眼。

    除了他们不知道的情况之外,在学院的记载之中,好像从来没有学生能采摘过十二道茶叶,或者有老师例外,但,却从来没有记载下来,只能说,现在有记载的也就是九幽狂敖,能采摘到十道茶叶。

    采摘十二道茶叶,大家都觉得不可能,九幽狂敖的天赋究竟有多高,大家不知道,毕竟他离这个时代太远了。

    但人圣就是最好的参考,人圣可以说是这个时代天赋最高的人之一,绝世无双,但他也只能是采摘到九道茶叶而己。

    连人圣都只是采摘到九道茶叶,在场的学生根本不相信李七夜能采摘到十二道的茶叶。

    所以,一时之间,所有的学生都纷纷看着李七夜,都觉得李七夜这一次要出丑了。

    “十二道茶叶,不可能吧?”一时之间,在场的学生都窃窃私语,都忍不住交头接耳起来。

    “至少在记载中是不可能,没听过有谁能采摘到十二道茶叶,我觉得是不可能打破。”有学生也忍不住低声说道。

    一时之间,这些学生都纷纷望向李七夜,都觉得李七夜把牛皮吹得太大了。

    至于李七夜,也只是笑了一下而己,淡淡地说道:“也好,也该让你们这些坐井观天的人看一看这天有多高,这地有多广,不要以为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别人就做不到。”

    “看好了,什么叫做主宰大道,什么叫做万古唯一!”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话一落下,一步迈出,往山腰跨去。

    “轰——”的一声巨响,当李七夜一步迈入山腰的时候,大道冲天而起,无穷无尽的符文喷涌,宛如是浩瀚无边的大海,淹没九天十地。

    就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双目一亮,璀璨夺目,宛如是跨越了亘古一样。

    “小道而己。”李七夜淡淡一笑,大手一张,主宰天地,掌执乾坤,手御万道,就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大掌一收,听到“呼”的一声,这条亘横的大道瞬间被李七夜收拢,无穷无尽的符文被李七夜收入了掌中。

    最终听到“呼”的一声响起,整条大道和无穷无尽的符文,被李七夜的大手收入了手掌之中,恍然间,让人觉得李七夜手中所握的那不是一条大道,那只不过是一条腰丝带而己。

    那怕是这一条可以跨越亘古的大道,在李七夜的大掌之中,那也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大道的力量再大,被李七夜握在手中之时,那也宛如是微微拂过丝带的微风而己。

    此时,李七夜手握大道,一步便是迈入山腰,下一刻他已经站在了古茶树之下了,他只是十分随意地看了一眼眼前这株古茶树而己。

    “不可能——”看到这样的一幕,纵天少主他们脸色大变,都后退了一步,因为从来没有人能跨越大道,站在古茶树之下,现在李七夜不止是站在古茶树之下,而且还收了大道,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这,这怎么可能——”这一幕把在场的学生都为之震撼了,所有人学生都傻傻地看着李七夜。

    对于所有的学生来说,能在大道中采摘到大道茶,那已经是很了不起了,那已经是绝世天才了,现在李七夜收了大道,整个人都站在了古茶树之下,此时此刻,对于李七夜而言,任何茶叶都还不是随手摘来?

    “世间蠢货太多,又焉懂得奥妙呢。”李七夜看着眼前的这株古茶树,淡淡地说道。

    “唉,这茶有点让人回味呀。”李七夜看着古茶树,随手一拂,把茶树最顶稍处的十二道法则的嫩叶一一摘下来。

    这由十二条细如丝大道法则所萦绕的嫩叶金黄金黄,看起来特别的美丽,又嫩又金黄,让人看得都想咬上一口。

    此时李七夜大手扫过,摘下了大部分,留下了一小部分,笑了笑,说道:“也罢,我就发点善心,给老头子们留点,免得说我一点都不留给他们。”

    看到李七夜采摘到满满的十二道茶叶,一时之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傻了,甚至有不少人看着李七夜双手所捧着那散发出金光的茶叶,忍不住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