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听到纵天少主这样的话,在场的学生都面面相觑,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如此的给李七夜下套,那简直就是不给李七夜任何下台阶。

    要知道,十道茶叶,想摘谈何容易,人圣天赋够高了吧?可以称得上是当代天赋最高的人,他也只不过是采摘到九道茶叶而己。

    在天神学院有记载之中,能采摘到十道茶叶的人也唯有一个而己——九幽狂敖!

    要知道,这个九幽狂敖是号称天神学院天赋最高的学生之一,也是最狂敖的学生,如此天赋的九幽狂敖,那也只不过是采摘到十道茶叶而己,何况是李七夜这种默默无名的老师呢。

    采摘到十道茶叶已经够难了,要采摘到三五十片的十道茶叶,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此时纵天少主他们就给李七夜下了这样的一个套,那就是意味着李七夜根本就没有胜出的希望。

    此时在场的不少学生都相视了一眼,有帝府的学生开口帮腔,说道:“是呀,老师,让我们开开眼界,一睹老师的绝世无敌风采。”

    这帝府的学生表面听起来是在捧李七夜,在拍李七夜的马屁,事实上是用心险恶,是不给李七夜退路,是要把李七夜推到火堆上烤。

    “天神学院,什么时候净出草包了?”李七夜看了一眼纵天少主他们一眼,笑着摇头说道:“在归凡古神他们的时代,一言不合先打一场再说,天神学院的学生多少是征战八方的,什么时候都成了只会耍小聪明的草包!”

    “区区十道茶叶,不采也罢。”李七夜兴趣缺缺,对于十道茶叶完全提不起什么兴趣来。

    “老师不会就此罢手了吧?”见李七夜没有兴趣一赌,纵天少主他又怎么会放过李七夜呢,他冷笑了一声,说道:“采摘十道茶叶,我相相对于老师来说,这并不是什么难事,还请老师出手,大家都等着看老师的绝世风采。只要老师能采得三五十片的十道茶叶,学生是五体投地。”

    此时纵天少主话听起来好听,事实上是在逼李七夜而己。

    听到纵天少主这样的话,李七夜都不由摇了摇头,说道:“格局太小了,也就这么点水平而己。”

    “老师,刚才可是你说奉陪的,老师不会是不敢赌了吧。”见李七夜再三推荐,最先给李七夜下套的六剑少皇沉不住气了,立即说道。

    “老师,若真的不赌,这也应该向纵天兄鞠身道歉。”此时思宗神子也趁机落井下石,他们见李七夜左右顾他言,以为李七夜不敢去赌。

    “老师,你若是不赌,那还真的是欠我一个道歉,是老师亲口说能接受作何挑战的。”此时纵天少主也冷笑一声,俗话说得好,打铁要趁热,既然给李七夜下套了,就不怕撕破脸皮。

    “区区十道茶叶而己,何需老师出手,我这老头出手便可。”看到纵天少主他们自鸣得意的模样,刘金胜都看不下去,冷笑一声。

    以刘金胜年轻时的脾气,早就沉不住气了,他一大把年纪之后,才稳重下来,但见到纵天少主他们几个在耍小聪明,此时他也看不下去,冷笑说了一声,为李七夜说话。

    “金胜,你也一身老毛病了,区区十道茶叶,素瑶随手便可摘来,你还是好好养病吧。”李七夜笑着摆了摆手,说道。

    梅素瑶不由莞尔一笑,说道:“公子,不管是不是一场赌局,若是只是仅仅采摘十道茶叶,素瑶愿意公子出手。公子来此之前可是说想喝点大道茶的,区区十道茶叶,只怕太粗糙,公子爷喝不惯。以公子的口味,那怎么也得喝上十二道茶叶。”

    “说得也是。”李七夜笑了一下,悠闲地说道:“一群蠢货,把十道茶叶是捧上天了,这种茶叶,那只能说是勉强给我用来泡点茶水,净净手。这茶拿来喝,那就太粗糙了,显得寒碜,能入我口,那也必须得十二道茶叶。”

    李七夜如此嚣张霸道的话顿时让纵天少主他们脸色大变,这简直就是狠狠打他们的脸。六剑少皇、思宗神子他们能采摘到四、五道茶叶,那已经视为珍品了。

    现在李七夜却说十道茶叶,拿来泡茶喝都显各粗糙,那只能拿来净手,这简直就是赤裸裸地嘲笑他们,是狠狠地抽他们一个耳光。

    “好大的口气,有本事先摘下来看看。”此时高傲的纵天少主也咽不下这品气了,冷笑一声,冷冷地说道。

    “老师,那就请你让我们这些学生开开眼界,采摘几片十二道茶叶来。”六剑少皇也笑眯眯地说道。

    “是呀,既然十道茶叶不入老师法眼,就采摘十二道茶叶,让我们见识老师的绝世无敌的风采。”思宗神子也顺水推舟说道。

    听到思宗神子和六剑少皇一口咬定十二道茶叶,这让在场的学生都不由相视了一眼。

    除了他们不知道的情况之外,在学院的记载之中,好像从来没有学生能采摘过十二道茶叶,或者有老师例外,但,却从来没有记载下来,只能说,现在有记载的也就是九幽狂敖,能采摘到十道茶叶。

    采摘十二道茶叶,大家都觉得不可能,九幽狂敖的天赋究竟有多高,大家不知道,毕竟他离这个时代太远了。

    但人圣就是最好的参考,人圣可以说是这个时代天赋最高的人之一,绝世无双,但他也只能是采摘到九道茶叶而己。

    连人圣都只是采摘到九道茶叶,在场的学生根本不相信李七夜能采摘到十二道的茶叶。

    所以,一时之间,所有的学生都纷纷看着李七夜,都觉得李七夜这一次要出丑了。

    “十二道茶叶,不可能吧?”一时之间,在场的学生都窃窃私语,都忍不住交头接耳起来。

    “至少在记载中是不可能,没听过有谁能采摘到十二道茶叶,我觉得是不可能打破。”有学生也忍不住低声说道。

    一时之间,这些学生都纷纷望向李七夜,都觉得李七夜把牛皮吹得太大了。

    至于李七夜,也只是笑了一下而己,淡淡地说道:“也好,也该让你们这些坐井观天的人看一看这天有多高,这地有多广,不要以为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别人就做不到。”

    “看好了,什么叫做主宰大道,什么叫做万古唯一!”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话一落下,一步迈出,往山腰跨去。

    “轰——”的一声巨响,当李七夜一步迈入山腰的时候,大道冲天而起,无穷无尽的符文喷涌,宛如是浩瀚无边的大海,淹没九天十地。

    就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双目一亮,璀璨夺目,宛如是跨越了亘古一样。

    “小道而己。”李七夜淡淡一笑,大手一张,主宰天地,掌执乾坤,手御万道,就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大掌一收,听到“呼”的一声,这条亘横的大道瞬间被李七夜收拢,无穷无尽的符文被李七夜收入了掌中。

    最终听到“呼”的一声响起,整条大道和无穷无尽的符文,被李七夜的大手收入了手掌之中,恍然间,让人觉得李七夜手中所握的那不是一条大道,那只不过是一条腰丝带而己。

    那怕是这一条可以跨越亘古的大道,在李七夜的大掌之中,那也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大道的力量再大,被李七夜握在手中之时,那也宛如是微微拂过丝带的微风而己。

    此时,李七夜手握大道,一步便是迈入山腰,下一刻他已经站在了古茶树之下了,他只是十分随意地看了一眼眼前这株古茶树而己。

    “不可能——”看到这样的一幕,纵天少主他们脸色大变,都后退了一步,因为从来没有人能跨越大道,站在古茶树之下,现在李七夜不止是站在古茶树之下,而且还收了大道,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这,这怎么可能——”这一幕把在场的学生都为之震撼了,所有人学生都傻傻地看着李七夜。

    对于所有的学生来说,能在大道中采摘到大道茶,那已经是很了不起了,那已经是绝世天才了,现在李七夜收了大道,整个人都站在了古茶树之下,此时此刻,对于李七夜而言,任何茶叶都还不是随手摘来?

    “世间蠢货太多,又焉懂得奥妙呢。”李七夜看着眼前的这株古茶树,淡淡地说道。

    “唉,这茶有点让人回味呀。”李七夜看着古茶树,随手一拂,把茶树最顶稍处的十二道法则的嫩叶一一摘下来。

    这由十二条细如丝大道法则所萦绕的嫩叶金黄金黄,看起来特别的美丽,又嫩又金黄,让人看得都想咬上一口。

    此时李七夜大手扫过,摘下了大部分,留下了一小部分,笑了笑,说道:“也罢,我就发点善心,给老头子们留点,免得说我一点都不留给他们。”

    看到李七夜采摘到满满的十二道茶叶,一时之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傻了,甚至有不少人看着李七夜双手所捧着那散发出金光的茶叶,忍不住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

第2085章纵天少主    “既然来了,我们先摘点大道茶回去吧,不然也就空来一趟了。”在谈及归凡古神大家都沉默之时,最后六剑少皇笑着说道。

    “神子,小弟不自量力,先献丑了。”此时六剑少皇向思宗神子笑着说道,他也没有多去客气,毕竟大道茶有很多,能不能摘到只是看大家的本事而己。

    “我为少皇喝彩。”思宗神子笑着说道。

    此时六剑少皇一步迈出,瞬间跨越,踏上山腰,此时“轰”的一声巨响,大道亘横,浩瀚无边,大道舒卷,任何人都逃避不了,六剑少皇瞬间被卷入了磅礴浩瀚的大道之中。

    此时大道符文如海,淹没万域,瞬间把六剑少皇淹没。

    “开——”随着六剑少皇一声长啸,瞬间出手,锁定了一个符文,瞬间出手采摘,听到“啵”的一声响起,六剑少皇瞬间被弹了回来。

    “摘到了多少?”见六剑少皇被弹回来之后,在场的学生都纷纷围了上去,问道。

    “几片叶子而己。”此时六剑少皇张手,只见手掌上躺着五片黄金嫩叶,每一片都有细如丝的四条大道法则萦绕着。

    “少皇了不得,出手便能摘五片四道茶叶。”思宗神子看到六剑少皇手中的五片黄金嫩叶,不由赞了一声说道。

    “小有收获而己,只怕神子会轻易超越我。”六剑少皇摇头,笑着说道,说着收起了这五片嫩叶,那怕是他,也一样觉得这大道茶珍贵。

    “少皇已经是十分了不起了,比起我们帝府的天才了只强不弱。”有帝府的天才学生也赞声说道,不得不承认六剑少皇的天赋。

    事实上,以六剑少皇的天赋已经有资格入帝府了,只不过他是愿意呆在百堂而己。

    “我也献丑了。”此时思宗神子笑了一下,一步迈出,跨入了山腰,随之“轰”的一声巨响,大道亘横,思宗神子也被卷入了大道之中。

    片刻之后,“啵”的一声响起,思宗神子也被弹了回来。

    “摘了几片?”见思宗神子被弹回来,所有的学生都围了过去,以思宗神子的天赋,能采摘到大道茶那是肯定的,只是多与少而己。

    “惭愧,比少皇少了两片。”此时思宗神子张开手掌,只见手掌上躺着三片黄金嫩叶,每一片嫩茶叶上都有五道法则萦绕着。

    “神子这话太谦逊了,你的是五道茶叶,我的只是四道而己,这里面的差距是无法用数字来弥漫的,神子胜我一筹。”六剑少皇笑着说道,不如思宗神子,他也是大方承认了。

    毕竟他们天神书院三子一向来交情都很好,他们早就知道彼此的实力,他们三个人之中,真的要论实力,当然是要以纵天少主最强大,思宗神子次之,六剑少皇再次。

    “我也侥幸而己,比少皇强不到哪里。”思宗神子收起了嫩叶,笑着说道。

    “两位兄弟好雅兴,竟然在这里比了起来。”就在思宗神子话一落下之时,一个豪爽的声音响起。

    只见一人踏空而来,这个人踏空而来,云随霞伴,气象万千,他一身大袍,可遮天地,可蔽万法,举止之间,可以吞日食月,张目之时,神威慑人,他周身沉浮着一条条上神法则,上神之威在他全身弥漫,让人见之为之敬畏。

    “纵天兄来了。”看到这个人踏空而至,六剑少皇与思宗神子都为之一喜,忙上前相迎。

    此时在场的学生都纷纷上前相迎,不失恭敬地说道:“恭贺少主出关。”

    可以说此时在场的学生对于这个人的态度要比刚才对六剑少皇和思宗神子要恭敬多了,就算是帝府的天才学生都显得恭敬。

    对于六剑少皇或者思宗神子,帝府的天才学生在心里面或者免不了有三分的争雄之心,但对于眼前这个人,那怕是帝府的天才学生,都是十分的佩服,自知自己远不如对方。

    “两位兄弟,别来无恙。”此时这个人笑着对思宗神子和六剑少皇说道。

    “没想到纵天兄如此快出关了,可喜可贺。”思宗神子笑着说道。

    六剑少皇也是笑着说道:“这些日子里,未能听到纵天兄讲课,实在是食之无味,甚为怀念呀。”

    眼前这位少年就是天神学院三子之首纵天少主,王玄极,也是纵天教的传人,作为五仙王传承的继承者,纵天少主王玄极天赋极为惊人,年纪轻轻,就已经成为拥有一个图腾的上神。

    正是因为如此,纵天少主得到了古启航的器重,有时他甚至是代替古启航为百堂的学生讲课,而且他也不负古启航所托,讲得十分玄妙,百堂的学生都赞叹有加。

    古启航是何许人物也,他不止是天神学院的老师,而且他与人圣是同一届,同时他们两个人还是天神学院那一届天赋最高的学生。

    在当年,古启航可是被人尊称为少年王。唯一可惜的是,古启航当年走了封神的道路,年纪轻轻的他,已经拥有了六个图腾,被人称之为这一个时代最有机会成为古神的人!

    纵天少主,作为天神学院中的学生,竟然已经是一位拥有一个图腾的上神了,这样的成就的确是让其他的学生无法相比,这也难怪天神学院的学生,不论是百堂还是圣院,甚至是帝府,都对他心服口服。

    “纵天兄来了正好,请纵天兄也露一手,让大家开开眼界。”此时思宗神子笑着说道。

    “是呀,请少主出手,让我等俗辈开开眼界,少主一出手,只怕是十道茶叶手到擒来。”有学生大拍纵天少主的马屁。

    纵天少主不止是道行强大,天赋绝伦,同时他出身也高贵无比,作为纵天教的传人,他掌执纵天教那是迟早的事情,如果说未来能与一门五仙王的大教掌门拉好关系,自己一辈子是受益无穷。

    “这是捧杀我呀。”纵天少主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也只是普罗大众而己,我尽全力,只怕也是能摘八道茶叶而己。”

    “哪里话,能摘八道茶叶已经惊为天人了,这只怕是我辈一生无法企及的高度。”有学生笑着说道。

    “纵天兄可以称得上我们天神学院天赋最高的同学了,如果纵天兄都只能摘八道茶叶的话,其他人只怕也无法超越纵天兄了。”思宗神子笑着说道。

    “是呀,纵天兄出手,请我等见识一下。”六剑少皇忙是笑着说道。

    纵天少主不由大笑,说道:“既然是如此,那我也只好献丑了,诸位莫见笑。”说着一步迈出。

    “轰——”的一声巨响,当纵天少主一步迈入山腰之时,瞬间大道亘横,那怕强大如他,也无法逃得脱这种大势,瞬间被大道卷入了其中,瞬间被淹没于无尽的符文之中。

    “啵——”的一声响起,此时纵天少主被弹了回来。

    “少主摘了几片?”当纵天少主被弹回来之后,所有学生都忙是围上去。

    “有负大家期望,勉强摘到四片而己。”此时纵天少主张开手掌,他手掌中躺着四片嫩叶,这四片嫩叶比起六剑少皇、思宗神子他们的嫩叶来都要金黄很多,而且每一片嫩叶有八条细如丝的法则萦绕着。

    “八道茶叶,少主不愧是我们学生之翘首,佩服,佩服。”此时所有学生都赞叹了一声,十分佩服。

    这也不完全是大家拍纵天少主的马纵,连六剑少皇都只不过是能摘到四道茶叶而己,那怕这个时代最惊艳的人圣也只是摘到九道茶叶,传说中天神学院最傲气最狂妄的九幽狂敖也只是摘到十道茶而己。

    可以说纵天少主的表现已经十分惊艳了,可以力压众人。

    “不要说在学生中,只怕在老师中也堪有人能与少主相比。老一辈的老师不说,年轻一辈老师或者也唯有启航老师与千璇老师能和少主一比了。”学生大声赞道。

    “是呀,以我看,年轻一辈的老师而言,就如那个书斋的暴力老师,只怕也不如少主。”立即有人大拍纵天少主的马屁。

    “暴力老师——”此时纵天少主也双目一寒,有着非凡的气势。

    大家都知道,叶妙雪可是纵天教的郡主,得到纵天教的宠爱,也得纵天少主的宠爱,她却被李七夜打得躺在了床上,这让纵天少主心里面无法咽得下这口气。

    提到老师,像六剑少皇和思宗神子心里面或者会忌惮一下,但纵天少主心里面可不怕李七夜这样的一位老师,他作为纵天教的传人,拥有着足够高的地位。

    就算他抛天纵天教的传人这个身份,在天神学院他也是地位很高,他不止是受少年王古启航这样的一个老师所器重,事实上天神学院的一些老师也看好他,甚至天神学院的一些老师建议纵天少主毕业之后在天神学院任教几年。

    可以说,纵天少主在天神学院有着很高的地位,就算与李七夜这样的一位老师为敌,他也是底气十足。

    “现在这位老师风头正健呢。”六剑少皇有所指地说道,毕竟在他们之中六剑少皇与李七夜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