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既然来了,我们先摘点大道茶回去吧,不然也就空来一趟了。”在谈及归凡古神大家都沉默之时,最后六剑少皇笑着说道。

    “神子,小弟不自量力,先献丑了。”此时六剑少皇向思宗神子笑着说道,他也没有多去客气,毕竟大道茶有很多,能不能摘到只是看大家的本事而己。

    “我为少皇喝彩。”思宗神子笑着说道。

    此时六剑少皇一步迈出,瞬间跨越,踏上山腰,此时“轰”的一声巨响,大道亘横,浩瀚无边,大道舒卷,任何人都逃避不了,六剑少皇瞬间被卷入了磅礴浩瀚的大道之中。

    此时大道符文如海,淹没万域,瞬间把六剑少皇淹没。

    “开——”随着六剑少皇一声长啸,瞬间出手,锁定了一个符文,瞬间出手采摘,听到“啵”的一声响起,六剑少皇瞬间被弹了回来。

    “摘到了多少?”见六剑少皇被弹回来之后,在场的学生都纷纷围了上去,问道。

    “几片叶子而己。”此时六剑少皇张手,只见手掌上躺着五片黄金嫩叶,每一片都有细如丝的四条大道法则萦绕着。

    “少皇了不得,出手便能摘五片四道茶叶。”思宗神子看到六剑少皇手中的五片黄金嫩叶,不由赞了一声说道。

    “小有收获而己,只怕神子会轻易超越我。”六剑少皇摇头,笑着说道,说着收起了这五片嫩叶,那怕是他,也一样觉得这大道茶珍贵。

    “少皇已经是十分了不起了,比起我们帝府的天才了只强不弱。”有帝府的天才学生也赞声说道,不得不承认六剑少皇的天赋。

    事实上,以六剑少皇的天赋已经有资格入帝府了,只不过他是愿意呆在百堂而己。

    “我也献丑了。”此时思宗神子笑了一下,一步迈出,跨入了山腰,随之“轰”的一声巨响,大道亘横,思宗神子也被卷入了大道之中。

    片刻之后,“啵”的一声响起,思宗神子也被弹了回来。

    “摘了几片?”见思宗神子被弹回来,所有的学生都围了过去,以思宗神子的天赋,能采摘到大道茶那是肯定的,只是多与少而己。

    “惭愧,比少皇少了两片。”此时思宗神子张开手掌,只见手掌上躺着三片黄金嫩叶,每一片嫩茶叶上都有五道法则萦绕着。

    “神子这话太谦逊了,你的是五道茶叶,我的只是四道而己,这里面的差距是无法用数字来弥漫的,神子胜我一筹。”六剑少皇笑着说道,不如思宗神子,他也是大方承认了。

    毕竟他们天神书院三子一向来交情都很好,他们早就知道彼此的实力,他们三个人之中,真的要论实力,当然是要以纵天少主最强大,思宗神子次之,六剑少皇再次。

    “我也侥幸而己,比少皇强不到哪里。”思宗神子收起了嫩叶,笑着说道。

    “两位兄弟好雅兴,竟然在这里比了起来。”就在思宗神子话一落下之时,一个豪爽的声音响起。

    只见一人踏空而来,这个人踏空而来,云随霞伴,气象万千,他一身大袍,可遮天地,可蔽万法,举止之间,可以吞日食月,张目之时,神威慑人,他周身沉浮着一条条上神法则,上神之威在他全身弥漫,让人见之为之敬畏。

    “纵天兄来了。”看到这个人踏空而至,六剑少皇与思宗神子都为之一喜,忙上前相迎。

    此时在场的学生都纷纷上前相迎,不失恭敬地说道:“恭贺少主出关。”

    可以说此时在场的学生对于这个人的态度要比刚才对六剑少皇和思宗神子要恭敬多了,就算是帝府的天才学生都显得恭敬。

    对于六剑少皇或者思宗神子,帝府的天才学生在心里面或者免不了有三分的争雄之心,但对于眼前这个人,那怕是帝府的天才学生,都是十分的佩服,自知自己远不如对方。

    “两位兄弟,别来无恙。”此时这个人笑着对思宗神子和六剑少皇说道。

    “没想到纵天兄如此快出关了,可喜可贺。”思宗神子笑着说道。

    六剑少皇也是笑着说道:“这些日子里,未能听到纵天兄讲课,实在是食之无味,甚为怀念呀。”

    眼前这位少年就是天神学院三子之首纵天少主,王玄极,也是纵天教的传人,作为五仙王传承的继承者,纵天少主王玄极天赋极为惊人,年纪轻轻,就已经成为拥有一个图腾的上神。

    正是因为如此,纵天少主得到了古启航的器重,有时他甚至是代替古启航为百堂的学生讲课,而且他也不负古启航所托,讲得十分玄妙,百堂的学生都赞叹有加。

    古启航是何许人物也,他不止是天神学院的老师,而且他与人圣是同一届,同时他们两个人还是天神学院那一届天赋最高的学生。

    在当年,古启航可是被人尊称为少年王。唯一可惜的是,古启航当年走了封神的道路,年纪轻轻的他,已经拥有了六个图腾,被人称之为这一个时代最有机会成为古神的人!

    纵天少主,作为天神学院中的学生,竟然已经是一位拥有一个图腾的上神了,这样的成就的确是让其他的学生无法相比,这也难怪天神学院的学生,不论是百堂还是圣院,甚至是帝府,都对他心服口服。

    “纵天兄来了正好,请纵天兄也露一手,让大家开开眼界。”此时思宗神子笑着说道。

    “是呀,请少主出手,让我等俗辈开开眼界,少主一出手,只怕是十道茶叶手到擒来。”有学生大拍纵天少主的马屁。

    纵天少主不止是道行强大,天赋绝伦,同时他出身也高贵无比,作为纵天教的传人,他掌执纵天教那是迟早的事情,如果说未来能与一门五仙王的大教掌门拉好关系,自己一辈子是受益无穷。

    “这是捧杀我呀。”纵天少主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也只是普罗大众而己,我尽全力,只怕也是能摘八道茶叶而己。”

    “哪里话,能摘八道茶叶已经惊为天人了,这只怕是我辈一生无法企及的高度。”有学生笑着说道。

    “纵天兄可以称得上我们天神学院天赋最高的同学了,如果纵天兄都只能摘八道茶叶的话,其他人只怕也无法超越纵天兄了。”思宗神子笑着说道。

    “是呀,纵天兄出手,请我等见识一下。”六剑少皇忙是笑着说道。

    纵天少主不由大笑,说道:“既然是如此,那我也只好献丑了,诸位莫见笑。”说着一步迈出。

    “轰——”的一声巨响,当纵天少主一步迈入山腰之时,瞬间大道亘横,那怕强大如他,也无法逃得脱这种大势,瞬间被大道卷入了其中,瞬间被淹没于无尽的符文之中。

    “啵——”的一声响起,此时纵天少主被弹了回来。

    “少主摘了几片?”当纵天少主被弹回来之后,所有学生都忙是围上去。

    “有负大家期望,勉强摘到四片而己。”此时纵天少主张开手掌,他手掌中躺着四片嫩叶,这四片嫩叶比起六剑少皇、思宗神子他们的嫩叶来都要金黄很多,而且每一片嫩叶有八条细如丝的法则萦绕着。

    “八道茶叶,少主不愧是我们学生之翘首,佩服,佩服。”此时所有学生都赞叹了一声,十分佩服。

    这也不完全是大家拍纵天少主的马纵,连六剑少皇都只不过是能摘到四道茶叶而己,那怕这个时代最惊艳的人圣也只是摘到九道茶叶,传说中天神学院最傲气最狂妄的九幽狂敖也只是摘到十道茶而己。

    可以说纵天少主的表现已经十分惊艳了,可以力压众人。

    “不要说在学生中,只怕在老师中也堪有人能与少主相比。老一辈的老师不说,年轻一辈老师或者也唯有启航老师与千璇老师能和少主一比了。”学生大声赞道。

    “是呀,以我看,年轻一辈的老师而言,就如那个书斋的暴力老师,只怕也不如少主。”立即有人大拍纵天少主的马屁。

    “暴力老师——”此时纵天少主也双目一寒,有着非凡的气势。

    大家都知道,叶妙雪可是纵天教的郡主,得到纵天教的宠爱,也得纵天少主的宠爱,她却被李七夜打得躺在了床上,这让纵天少主心里面无法咽得下这口气。

    提到老师,像六剑少皇和思宗神子心里面或者会忌惮一下,但纵天少主心里面可不怕李七夜这样的一位老师,他作为纵天教的传人,拥有着足够高的地位。

    就算他抛天纵天教的传人这个身份,在天神学院他也是地位很高,他不止是受少年王古启航这样的一个老师所器重,事实上天神学院的一些老师也看好他,甚至天神学院的一些老师建议纵天少主毕业之后在天神学院任教几年。

    可以说,纵天少主在天神学院有着很高的地位,就算与李七夜这样的一位老师为敌,他也是底气十足。

    “现在这位老师风头正健呢。”六剑少皇有所指地说道,毕竟在他们之中六剑少皇与李七夜的

第2086章挑衅    “暴力老师——”纵天少主冷冷一哼,说道:“为人之师,动暴力又焉何资格为人之师。”

    “嘘,纵天兄,慎言呀,毕竟他是学院的老师。”思宗神子忙是提醒说道。

    纵天少主双目一厉,双目如剑,气势逼人,让人敬畏,冷冷地说道:“老师又如何,就算老师,在学院也不能为所欲为,哼,必要时,我必定向启航老师和学院诸位老师参一本,在学院中又焉能让某一个人破坏风气呢。”

    “纵天兄此策甚好。”六剑少皇听到这话,也不由赞了一声,说道。

    大家都知道,纵天少主得到少年王古启航的器重,在天神学院有少年王古启航作为靠山,可以说纵天少主有着其他学生没有的优势。

    就像思宗神子,他也想过参李七夜一本,但如果说要有影响力,凭他们思神宗的老祖是不行的,凭他们思神宗老祖怎么可以弹劾得动天神学院的老师,如果真正想弹劾得动天神学院的老师,只怕是需要他们的仙王出面,但就算是他这个宗门的传人,也不一定能求得了仙王出面。

    现在纵天少主这样的话,顿时让六剑少皇和思宗神子看到了一条全新的道路,如果说从天神学院内部参李七夜一本,说不定够李七夜喝一壶的,毕竟少年王古启航在天神学院之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哼,姓李的太嚣张了,一言不合,就把叶郡主打成重伤,一定要让他好看。”此时思宗神子也怂恿纵天少主,只要他们天神学院三子能站在一条阵线上,那么在天神学院绝对能够筑成足够威慑力的力量。

    “我倒想会会他。”纵天少主双目一厉,冷冷地说道。

    “我好像听到有人说我。”此时一个悠然的声音响起,这个声音懒洋洋的。

    大家一看,只见李七夜缓缓行来,他身边还跟着梅素瑶和刘金胜,此时李七夜走得很慢,但是十分的自然,每一步都有着说不出来的节奏。

    “老师来了——”看到李七夜到来,有学生大叫了一声,大家都知道李七夜的名号叫“暴力老师”,特别是知道叶妙雪被打残躺在床上,很多学生心里面都发毛,都不敢去惹这样的一位老师。

    看到李七夜,思宗神子和六剑少皇都脸色一沉,对于李七夜拥有老师的身份,他们的确是惹不起,但他们心里面依然是忿忿不平,只要有机会,他们一样会报复李七夜!

    李七夜来到之后,环目看了一下在场的学生,悠闲地说道:“大家都在呀,刚才我好像听到有人说吗?你们是打算商量一下怎么样狠揍我一顿吗?我最近也是有点皮痒了,如果谁想来揍我,我也是十分欢迎的。”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在场的学生无语,如此不良的老师,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在刚不久还把叶妙雪打到残废,现在又向学生发起了挑战,这样的老师只怕称得上是学院的奇葩。

    六剑少皇和思宗神子对李七夜是不满,但又无可奈何,谁叫他是个老师呢,只能是冷冷哼了一声。

    “对我有什么不满意,随意都可以说出来,不需要背后再说,我这个人从善如流,很乐意接受大家的意见的。”至于六剑少皇和思宗神子的态度,李七夜也不去多追究,只是笑着说道。

    在场的学生都面面相觑,谁都不愿意去惹他,此时很多学生都望向纵天少主,在他们之中如果说谁能惹得起天神学院的老师,那也唯有纵天少主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纵天少主此时也不得不站出来,毕竟刚才他还底气十足呢。

    “我们尊敬学院的老师,为他们的辛苦付出,感到由衷的敬佩。”此时纵天少主冷冷地说道:“但有一些为师为尊的老师,不值得我们去尊重,这种人没资格做我们的老师!”

    纵天少主这话说得也有些巧妙,指桑骂槐。

    “哦,我就是那个为师不尊的老师。”对于纵天少主的指桑骂槐,李七夜也没有生气,直接承认了,笑着说道:“我也并不稀罕你的尊敬,更何况,你也没资格做我的学生。”

    “你——”纵天少主一下子被气得脸色涨红,他只是指桑骂槐而己,一般老师的话或者是不悦,或者是当作没听到,但李七夜不止是直接承认了,而且还直接骂他,完全是没有老师的模样,同时李七夜如此尖酸苛薄的话那是狠狠地抽了他一个耳光。

    “你就是那个纵天少主是吧。”李七夜看着纵天少主,淡淡地笑着说道:“想挑战我,站出来,直说,不需要转弯抹角。男儿在世,想战就战,耍个聪明,耍个手段,那只不过是旁门左道而己,只有直接把自己敌人打到趴下,那才是王道。”

    纵天少主深深地呼吸一口气,他板着脸,冷冷地说道:“老师也休拿大道理来教训我,老师想教训我,那先做好为师的榜样。”说的也是。”李七夜笑了笑,也不生气,认真地点头说道:“既然这么一说,你还真不值得我去教训。”

    纵天少主听到这样的话,顿时双目一冷,目光瞬间暴绽,他冷冷地说道:“老师,我一向都是尊师爱道,如果老师与我过不去,那好,我王玄极奉陪便是。”

    纵天少主此时也是霸气十足,此时他立即挑战李七夜,在场的学生对于老师都是忌惮三分,但纵天少主可不怕李七夜,他在天神学院的靠山强着呢。

    “行,你打算在我手中撑几招呢?”李七夜也是十分随意,淡然一笑,说道。

    李七夜这话一出,让纵天少主为之愕了一下,他也没有想到李七夜竟然如此的爽快答应了,他还以为李七夜会推搪一下,到时候他正好拿话兑挤李七夜一番,现在李七夜却一口答应了。

    这样的老师纵天少主还是第一次遇到,一般老师都有着老师的风度,不论做什么事情,都大度非凡,不与他们学生一般计较,现在李七夜完全不按理出牌,这让纵天少主有些猝然不及。

    “比斗的方法有很多,不一定要以武斗。”此时六剑少皇轻轻地提醒了一声纵天少主。

    毕竟,李七夜终究是学院的老师,能成为天神学院的老师,肯定弱不到哪里去,以武相斗的话,作为拥有一个图腾的纵天少主不一定能占好处。

    “武斗文斗都行。”纵天少主也豁出去,神态冰冷,底气很强,毕竟他是纵天教的传承,就算只拥有一个图腾,他也有自信去挑战二、三个图腾的上神,毕竟,他手中有极为强大的兵器,也修练有绝世无双的功法,这就是他的底气。

    “不如文斗吧。”此时,思宗神子不由双目一转,说道:“修道,天赋为重。大道茶就在眼前,大家都知道,采摘大道茶考验的就是天赋,不如一比天赋如何?”

    “对,对,比天赋。”六剑少皇也一下子心里面有了想法,说道:“老师乃是我们天神学院最杰出的老师,以天赋而言,只怕举世之间没有人能比得上老师了。我相信,以老师的天赋,采摘大道茶,那也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己。”

    “是呀,是呀。”思宗神子也不由双眼一亮,他们不愧是至交,一下子明白了六剑少皇的想法,笑着说道:“老师如此年纪轻轻就当上了我们天神学院的老师,天赋之高只怕人圣、少年王都自愧不如。老师采摘大道茶,轻而易举就能把纵天兄比下去。”

    此时六剑少皇和思宗神子表面是在大力赞赏、夸奖李七夜,给李七夜戴上高帽子,事实上是给李七夜上套。

    纵天少主与六剑少皇、思宗神子交情极好,一听六剑少皇和思宗神子这样一说,他也一下子明白了,刚才他太傲了,要和李七夜硬碰,事实上,想要干掉李七夜,方法还很多呢,何需一定要与李七夜硬碰呢。

    “是学生粗鲁了。”此时纵天少主笑着说道:“在学院之中,切磋切磋便可,何必一定要刀剑相见呢。老师,我们比一比采摘大道茶如何?老师乃是天赋绝无伦比,举世无双,学生蠢笨,刚才勉强摘了几片八道茶叶。我想,以老师的天赋,以老师的实力,采摘上三五十片的十道茶叶是不成问题……”

    “……只要老师能采摘得三五十片的十道茶叶,学生立即拜服,自惭不如。”此时纵天少主也显得特别的客气,向李七夜鞠身,说道:“我相信老师一定能让学生心服口服的,凭着老师的天赋与实力,区区三五十片的十道茶叶算得了什么。今日学生们都有福气,能亲眼一睹老师的绝世手段。”

    六剑少皇、思宗神子、纵天少主他们三个人不愧是好朋友,在此之前六剑少皇和思宗神子给李七夜戴高帽,给李七夜下套,最后由纵天少主挖坑,他们这是打算要把李七夜活埋在这里。

    十道茶叶,本来就极难摘,三五十片的十道茶叶,那就比登天还要难千百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