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陶婷听到李七夜这样说,不由好奇地说道:“我们真的来这里品茶吗?”事实上她对于茶园并不是很了解,她也算是第一次来参加品茶会。

    “是悟道。”刘金胜笑了笑,好心提醒地说道:“品茶悟道,只是取前面两个字而己,这里是一个悟道的好地方。其实学院打开茶园,更是希望学生在此悟道,就如梅仙子所说那样,这里是一块大道之地,十分奥妙,是一个参悟大道的好地方。可以说,每一届只有一次机会而己,十分难得,应该好好把握这样的机会。来这里寻找宝物,挖摘灵药,反而是落入下乘。”

    “刘老以前来过茶园吗?”刘金胜如此的了如指掌,陶婷不免好奇地问道。

    刘金胜没有回答,只是笑了一下而己,只不过神态很复杂。

    此时李七夜他们来到了一座山峰之下,只见这座山峰十分的磅礴,高耸入天,整座山峰被云雾笼罩,当站在这一座山峰之前的时候,让人感觉宛如一座神岳挡住了去路一样,让人无法跨越。

    这座山峰的峰顶生长着一株巨树,这株巨树乃是树叶婆娑,树叶竟然银色的,远远看去,宛如铁树银花一样,十分的美丽,十分的壮观。

    “听说这是银花铁树呀,此树的树根上生长银菌,这东西可谓是珍品,能得之入药,可提升道行。”此时在这一座山峰之下已经是围着一大群学生了,这群学生中有出身于帝府、圣院的,也有前来看热闹的百堂学生。

    有帝府的学生冲于高空之上,打开天眼,直视这株银花铁树,看着根茎上生长满了银菌,不由直流口水说道:“是呀,这株铁树应该很久没有人能上来过了,生满了银菌,若是能上去该多好呀,能炼一壶好丹,可以增我十年功力。”

    “可惜,六剑少皇和思宗神子没有来,否则的话,他们出手或许有机会登临这座山峰,能就此采摘银菌。”有学生看着这株银花铁树老根上生长着的银菌,不由流口水说道。

    有一位圣院的学生摇头说道:“六剑少皇和思宗神子已经去了大道茶那里,他们对银菌不感兴趣。虽然说银菌是珍品,但是像思神宗这样的门派并不缺这一类珍品,反而大道茶是他们想要的东西。”

    山脚下一大群学生围着,看着山峰上的银花铁树直流口水而己,因为这座山峰他们上不去,他们一旦踏上这座山峰,瞬间就滑了出去。如果说这座山峰就像河中的滑石,那么他们就是流水,永远都攀不上这座山峰。

    “有老师来了,哦,是暴力老师不,是李老师和梅仙子他们来了。”当李七夜他们到来之时,立即引得不小的骚动,很多学生都纷纷地望着李七夜,当然,现在李七夜也算是声名在外,被学生们私底下称之为“暴力老师”!

    当李七夜来了之后,在场的学生都纷纷让出一条道路来,此时李七夜并不吸引人,毕竟他先得太平凡了,但是他为老师的身份,很多学生都忌惮三分。如果说李七夜他们一行中唯一能吸引人目光的那就是梅素瑶了。

    梅素瑶翩翩如仙,不论是走到哪里,都会让人看得心神摇曳,不论是谁看得都会为之怦然心动,所以当梅素瑶随李七夜前来之时,很多人的目光都被她吸引,不知道有多少学生看得神魂颠倒。

    “梅仙子”有帝府的学生见到梅素瑶,忍不住打招呼说道。

    梅素瑶从容自在,对于打招呼的同学也是颔首致意,并未多出声。

    “银花铁树,的确是好东西。”李七夜看了一眼,对身边的陶婷吩咐说道:“上去吧,你所需要的并不是银菌,而是在那里悟道。此树大道铿锵,如金石可坚,你若参得一二,对你未来大有益处。”

    “我,我,我能上去吗?”被李七夜这样一说,陶婷一下子都没有底气,在场之中有帝府、圣院的学生,他们都不上去,陶婷对自己更没信心了,她一个百堂的学生,又怎么可能上得去呢。

    看了看陶婷,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也罢,我暂且助你一臂之力,未来大道漫漫,还需要自己的努力。”说完,大手往山峰伸去。

    “轰”的一声巨响,当李七夜大手往山峰探去之时只见那株银花铁树瞬间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银光,这无穷无尽的银光遮蔽天地,挡住李七夜这只抓来的大手,宛如一副坚不可撼动的门户一样,让人根本就无法跨越半步。

    “砰”的一声响起,听到“喀嚓”的崩碎之声,只见李七夜大手势不可挡,硬生生地撕裂了如天幕一样的银光,大家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李七夜已经拎着陶婷扔上了山峰,扔在了银花铁树之下。

    “好好参悟吧,我助你一次,助不了你两次。”李七夜把陶婷扔进去之后,吩咐说道。

    被扔在银花铁树之下的陶婷惊魂未定,这样的机缘来得太突然了,可以说,这样的机缘她平日里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现在却降临在她的身上。

    当听到了李七夜的话之后,陶婷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此时她稳住了心神,缓缓地跌坐在那里,闭上秀目,入神参道,此时她也管不了什么珍品的银菌了,她听从李七夜的吩咐,在这里参悟大道。

    看到这样的一幕,不少学生心里面为之一震,在此之前大家都听过李七夜暴打叶妙雪的事情,这让一些学生心里面不以为然,有一些学生在心里面认为,那只不过是李七夜仗着老师的身份欺负学生而己。

    现在看到李七夜赤手撕开了这座山峰强大无匹的防御,这才让学生意识到,老师就是老师,天神学院的老师又焉有一个弱者的。

    “走吧。”李七夜看了看已经入定的陶婷,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带着梅素瑶和刘金胜转身离开了。

    “可惜呀,爬上山了,竟然不去采摘银菌,却在那里跌坐禅定,这实在是浪费大好机会,哪里都有地方可以跌坐禅定的。”有学生看到陶婷竟然坐在那里悟道,没有去采摘珍品,这让很多学生都觉得十分可惜了,这简直就是白白浪费机会了。

    “唉,走吧,我们换个地方。”没有学生能登上这座山峰,最后他们也都纷纷放弃了,都只好离开了这里。

    所有学生冲入了茶园,都在寻找宝物,采摘灵药,真正能静下来悟道的人那是寥寥无几,毕竟对于天神学院的学生来说,一届只有一次机会,如果错过了,那就白白错过了。

    在很多学生心里面认为,禅定悟道,什么时候都有机会,但如果说错过了挖宝采药的好机会,那就是没办法再弥补回来。

    对于学生们这样的做法,天神学院的老师也并不干涉,对于天神学院而言,老师只不过是把学生们引入门而己,最终道路还是需要学生自己去走,未来是能走得怎么样的道路,都是学生自己的选择与努力。

    就以这一次品茶会而言,天神学院举办品茶会的初衷就是让学生能在茶园这种天时地利的妙土上悟道,以参奥妙,希望学生能珍惜如此好的机会。

    当然,学生一心想挖这片妙土的灵药丹草,天神学院也不会去干涉他们,只不过是他们自己错过了悟道的机会而己。

    这也是很多学生特别是草根学生喜欢天神学院的原因之一,在天神学院不止是自由,而且能分享很多的好处。

    如果说是大教疆门,如此好的妙土圣地,那只怕也唯有宗门内的高手才有资格享用,不像天神学院如此的大方,能让所有的学生共享,至于能在其中得到多少好处,就看各人的实力了。

    此次茶园大开,许多学生都是忙着挖宝寻药,有不少学生已经把口袋塞得满满的,特别是跟随着六剑少皇和思宗神子的圣院、百堂的学生更是得到了很多好处。

    最终六剑少皇和思宗神子他们两个人都来到了一座山峰之前,当他们来到之时,已经有不少帝府的天才学生在那里了。

    这座山峰乃是云雾笼罩,只见在这山腰上生长着一株古茶树,古茶树十分的古老,老皮很厚,裂开之处如同龙鳞一样,而且老皮裂开,散发出了一股淡淡的茶香。

    古茶树上生长着一簇簇的嫩叶,而且每一簇的嫩叶都是层层叠叠,看起来像是云塔一样,十分的神奇。

    更神奇的是,这些嫩茶叶竟然显嫩金黄色,宛如是一片片刚生长出来的黄金叶子,十分的美丽。

    在这样的一片片嫩叶之上,竟然有一条条细小的法则萦绕,细小的法则流动之时宛如是仙丝一样,又如飞絮一般,这让嫩叶看起来充满了灵气。

    每一片的嫩中又不一样,在最底层的每一片嫩叶只有一条细如丝的法则萦环,再往上一层的嫩叶则有两条细如丝的法则萦环,第三层的嫩味有三条细如丝的法则萦环……

    如此一直往上,在古茶树最顶尖的顶稍上的一片嫩叶竟然有十二条细如丝的法则萦绕着。

    今天搞赠送实体书的活动,请大家关注评论区,活动具体规则将会在起点评论区公布,同时,请关注公众号“萧府军团”。(未完待续。)

第2081章茶园    群山起伏,此时天神学院已经有很多学生来到了这一座座的山峰之中,大家都等待着茶园的开启。

    当然了,现在所有学生所处的群山崇岭还不是茶园,那只不过是茶园的入口处而己。

    想入茶园,那得必须等到天神学院开放茶园才行,如果天神书院不开放茶园,大家想进去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轰、轰、轰……”在一阵阵轰鸣之声,突然之间天空出现了两扇木栅栏,听到“吱”的一声响起,在木栅栏打一之时,只见是无数的雾气是倾泻而下,眨眼之间这一片的崇山峻岭全部被雾气所淹没,眨眼之间,所有的群山峻岭都消失不见了。

    在此时所有的学生都纷纷跳跃起来,腾云驾雾,看起来宛如神仙一样。

    “茶园开了”当所有群山被雾气遮蔽之后,所有学生都不由为之兴奋地大叫一声,都给纷的跳跃到云雾之上,打算进入茶园。

    “轰”在一阵阵轰鸣声中,只见一座座山峰从天而降,这一座座山峰并不高大,有的甚至看起来更像是一块大岩石而己。

    “同学们,准备入茶园了,进去之后有没有收获,就靠你们自己了,不能的事情,也不可勉强。”此时在云雾之中出现了一个老者,他是天神学院的老师。

    “好嘞。”听到这位老师这样的话,所有的学生都不由兴奋,都纷纷挑到自己的山峰,立即跳了上去。一时之间,每一座山峰都骑有学生,多数的学生是三五成群,大家相互结盟,因为进入茶园之后,人多就力量大,机会也大。

    此时,众多的学生都骑上了山峰,就算是帝府、圣院的天才学生都来了,如六剑少皇、思宗神子等等这样在天神学院的学生领袖都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六剑少皇和思宗神子他们两个人占据了两座最大的山峰,他们两个各自可谓是众星捧月,圣院和百堂的许多学生都跟随着他们两个人,他们两个人分别是圣院和百堂的领袖,登高一呼,不知道有多少学生愿意追随他们。

    同时六剑少皇和思宗神子身边有太多的学生追随,特别如思宗神子,他作为圣院的领袖,身边追随的不乏是天才学生,实力之强,让人忌惮。

    虽然百堂的学生是比不上圣院,但百堂的人多势众,而六剑少皇走到哪里都是呼朋唤友,身边的队伍十分壮大。

    也正是因为如此,多数学生对于六剑少皇和思宗神子都是敬而远之,大家都明白,这一次品茶会如果有什么好处,肯定会被六剑少皇和思宗神子他们这两帮人先占有了,其他人也不好跟他们两帮人争了。

    不过,说来了奇怪,茶园开了之后,妙婵竟然独自一人,只见妙婵独自在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默默地站在一座小小的山峰之上,云卷雾气,都快遮住了她整个人了。

    “学妹,与我们同行如何?”看到妙婵,六剑少皇忙是招呼地说道。

    事实上,六剑少皇一直都在寻找着妙婵,所以他一看到妙婵,就迫不及待地向妙婵提出了邀请。

    “多谢学长。”妙婵颔首,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小妹只是进去看一眼,并不求机缘,不敢扰学长谋事。”

    妙婵是一口拒绝了六剑少皇的邀请,因为她了解六剑少皇,六剑少皇可是出身于世家,他父亲是十一个图腾的上神,可以说六剑少皇自小就是心高气傲。妙婵心里面明白,心高气傲的六剑少皇一旦决定要与李七夜为敌,那么迟早是要自寻灭亡。

    被妙婵一口拒绝,这让六剑少皇心里面不舒服,在此之前,他可是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把妙婵邀请来参加品茶会,没有想到现在她却又退出了。

    此时六剑少皇心里面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李七夜,一定是在老庙的时候李七夜跟她说了什么话,否则,妙婵也不会就此退出。

    所以此时六剑少皇不由望向李七夜,此时李七夜带着梅素瑶他们五个人站在一座小山峰上,看着李七夜身边众美环绕,六剑少皇在心里面不由冷哼一声。

    此时六剑少皇心里面有百个理由看李七夜不顺眼,只是现在李七夜是天神学院的老师,他想挑衅李七夜,也有些无能为力。

    此时看李七夜不顺眼的可不止仅仅只有六剑少皇,此时思宗神子也是冷冷地看着李七夜,特别是看着李七夜与梅素瑶那亲热的模样,就让思宗神子心里面特别的不舒服,他都很想向天神学院参上本,李七夜这样的老师,完全是没有老师应有的模样,与女学生如此的卿卿我我,这成何体统。

    正是因为如此,思宗神子考虑要不要向天神学院状告李七夜,或者说,作为老师勾引学生,那可是一件不小的事情。

    “好了,同学们,出发吧。”就在此时,天神学院的那位老师吩咐地说道。

    “轰”的一声巨响,所有的山峰都瞬间冲了出去,此时此刻所有山峰就像是一艘艘飞船一样,往前面飞驰而去,所有的学生都骑着山峰,任由山峰驮着他们往前冲。

    “骑牛骑马,骑飞鹤,我都骑过,骑山峰,还是第一次。”金环铁臂不由笑着说道。

    事实上陶婷、夜欣雪他们第一次来茶园的学生都觉得特别的新奇,毕竟他们也从来没有骑过山峰。

    “这不是山峰在动,你以为你是骑着山峰?”在金环铁臂兴奋的时候,刘金胜闲淡地说道:“是天地在变换,所以你以为山峰在动。”

    “不是山峰在动?”听到这样的话,金环铁臂不由愕了一下,觉得不可思议。

    “这是一方天地,斗转星移而己,如果你现在就从这山峰掉下去,你就会掉回书院。”刘金胜闲淡地说道:“其实你一直都在这里,根本就没有动,天地变换而己。”

    “刘老爷子知道这么清楚,以前刘老爷子来过这里吗?”听到刘金胜的话之后,夜欣雪也不由好奇地问道。

    刘金胜没有回答夜欣雪的话,只是看着前面,神态很奇怪,他陷入了沉思,目光跳动了一下。

    陶婷和金环铁臂却没觉得什么,倒是梅素瑶含笑看着李七夜,梅素瑶可是不一样的人,她是眉心有一块仙骨,能见真章,所以她一见刘金胜,就知道不简单了。

    当然,梅素瑶也明白,不管隐藏得有多深,都是逃不过李七夜的一双眼睛,毫无疑问,刘金胜能呆在李七夜身边,那是等到了李七夜的默认。

    “轰”的一声巨响,当山峰前行了很久之后,突然间停了下来,所有山峰都停在了那里,四周的云雾也一下子停了下来。

    只见前面有一座巨大无比的丰碑,这座丰碑实在是太大了,说它是一块高耸的石臂都不为过。

    在这座丰碑的碑冠之上写着两个大字“茶园”,在这两个大字之下又写满了无数的文字,这密密麻麻的文字整整齐齐地排列着,这是一篇长篇阔论。

    这座丰碑上所铭刻的字十分的俊逸,飘逸如仙,远远一看,宛如是一只只小仙人在那里飞舞一样,十分的好看,十分的美丽,这样的字体宛如是不食烟火。

    “同学们,茶园到了,各自进去吧。”此时学院中的那位老师又再一次出现了,他笑着对所有学生说道,然后他一下子消失了。

    “茶园到了,进去了。”听到这话之后,许多学生都忍不住欢呼一声,一下子所有学生都龙腾虎跃,纷纷地冲入了茶园,大家都不甘落于人后,大家都想抢到最先,能得到有好东西,或者能遇到一个好机缘。

    大家都纷纷冲入茶园,对于立在入口这座丰碑没有几个人会去多看一眼,大家都是冲着茶园的机缘而来的,谁会去看丰碑上那洋洋洒洒的长篇阔论呢。

    就算有几个人会停下脚步来看一下,看到丰碑上记载的一些有着于天神书院的起源等等,都顿时没有兴趣,因为这已经是老生常谈了。

    当李七夜他们走入之时,夜欣雪站在丰碑之前,不由阅读起来,因为她最爱这种历史记载了。

    相比起夜欣雪来,金环铁臂他们对于这种记载就没有什么兴趣了。

    “原来天神书院筑建之时,这里还有一座下渊呀。”看到这丰碑的记载,夜欣雪十分兴奋,读得津津有味,说道:“这件事情在其他的书籍都没有记载。”

    “好好揣摩吧,只要你能读透它,对你会大有好处。”李七夜轻轻地抚着夜欣的秀发,说道:“毕竟飞仙帝还不会闲到没事干在这里洋洋洒洒地写下长篇阔论。”

    “这是飞仙帝写的?”听到这话,夜欣雪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出自于仙帝之手,那绝对是一篇帝章。

    “是的。”李七夜笑了笑,说道:“这丰碑记载的都是天神学院的起源,好好读吧。”

    “其他人,就进去走走吧。”李七夜也不勉强陶婷这些对于历史没兴趣的人,带着他们走进了茶园。

    而夜欣雪一个人留在丰碑之前,她认真阅读这座丰碑,一字一句,读得津津有味,细细地揣摩着。(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