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天神学院的老师是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但,暴打你还是没有悬念的。”对于叶妙雪的话,李七夜也不生气,只是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而己。

    “杀”此时叶妙雪已经没得选择,既然都把狠话搁出来了,她就要一口气硬到底,在这一个刻不能给自己任何认怂的机会。

    “轰”的一声巨响,仙王之兵轰杀而下,崩灭八方,镇压神灵,一条条仙王法则如天瀑一样,每一条仙王法则可以碾压任何一尊神灵。

    “仙王之兵”虽然说在天神学院之中依然不少天才,但是终究是年轻人,终究是学生,道行还没有达到可以抗衡仙王威力的地步,所以一见到仙王之兵碾压而一之时,多数学生被吓得双腿发软,大叫一声。

    “雕虫小技而己!”面对轰杀而至的仙王之兵,李七夜连眼皮都未撩一下,淡然一笑,只手伸出,往仙王之兵抓去。

    “疯了吧”见到李七夜赤手抓向仙王之兵,在场的学生都傻了一下,谁敢以赤手接仙王之兵的,这简直就是疯子的行为,这太疯狂了,这简地就是自寻死路。

    “砰”的一声响起,就在所有人以为在仙王之兵碾压之下李七夜的这只大手会粉碎之时,他这只大手却是安稳无比的接下仙王之兵了,只见大手压着仙王之兵,而仙王之兵都动弹不得,仙王法则为之哀鸣,无法对抗这只大手。

    “不可能”看到李七夜只手抓仙王之兵,在场的学生都看得口瞪目呆,有学生不由尖叫一声,赤手接仙王之兵,这是多么逆天的实力。

    就在所有学生都被眼前这一幕所震撼之时,只听到“砰”的一声响起,李七夜已经是一掌击在了叶妙雪的身上,“噗”的一声,一掌击穿了叶妙雪的胸膛,鲜血溅射。

    叶妙雪还没来得及反击,又是“砰”的一声响起,李七夜一腿便狠狠地抽在了叶妙雪的身上,听到“喀嚓”的骨碎之声响起,被一腿抽中,叶妙雪全身不知道有多少骨头被抽得粉碎。

    最后是“啪”的一声,叶妙雪整个人摔在了地上,鲜血淋漓,鲜血静静地流淌着,此时叶妙雪依然是活着,但是严重无比的伤势让她难于动弹了。

    血腥味一时弥漫于所有人的鼻端,刺激着每一个人的神经。

    这一切变化太快了,从李七夜出手到结束,那也只不过是石火电光之间而己,甚至道行浅的学生根本就没能看出李七夜是怎么样出手的。

    叶妙雪有仙王之兵在手,她的实力就算不是天神学院最顶尖的学生,但也算是实力一流了,那怕是无法与六剑少皇、思宗神子以及她师兄纵天少主相比,但比起很多学生甚至是圣院的学生来,不知道是强了多少。

    但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却被李七夜一拳一脚打得重伤,躺在地上连动都不能动。

    血腥味弥漫于鼻端之时,好一会儿在场的学生都回过神来,看着全身鲜血淋漓的叶妙雪,所有的学生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就是连陶婷都不例外,李七夜给她的印象一直都是很温柔,很淡定,但现在一出手如果凶猛狂暴,实实在在地震慑着她的芳心。

    虽然说在场的学生都经历过血腥,都尝过血腥味,但是像李七夜如此简直残暴的手段,他们还是第一次见,一拳一脚就把一个天才打到残废,那是多么震慑人心的事情。

    李七夜看了看手中的仙王之兵,随手扔回给了叶妙雪,就像扔垃圾一样,淡淡地说道:“兵器再强,那也只不过是兵器!”

    此时李七夜看了一眼叶巧香,而叶巧香已经被吓得脸色发白,她差点是瘫弱在地上。

    “带她回去好好休养吧!”李七夜吩咐地说道:“念在你们还是学生的份上,今天就不取你们的小命了。”

    叶巧香被吓得魂都飞了起来,此时她连屁都不敢放一个,听到李七夜如此的吩咐,她如同遇大赦一样,忙是和其他学生抬起叶妙雪,连滚带爬地逃走了。

    虽然说叶妙雪被李七夜打成重伤,不过他已经手下留情了,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作何永久性的损伤,只要叶妙雪在床上躺上一段时间便可以安然无恙,更何况叶妙雪所出身的纵天教有着珍贵的金创药,叶妙雪康复也不是什么难事。

    当叶妙雪被抬下去之后,李七夜看着在场的学生,而在场的学生被李七夜看得心里面发毛,就是六剑少皇心里面也没底气。

    虽然说六剑少皇他自忖比叶妙雪强很多,但是李七夜一出手,他心里面就一下子没底气了,更何况,在刚才他还把李七夜得罪了,如果李七夜此时发难的话,只怕他也难逃过一劫。

    “我这个人,不介意大家挑衅我的,大家也不用忌讳我是一个老师,大家有什么看我不顺眼的,或者想挑战我的,我这个人还是很欢迎的。”李七夜看着在场的所有学生,温柔地笑着说道:“大家想挑战我,我不止是欢迎,而且还有奖励。能在我手中撑过十招八招的,我赐你一个机缘;如果能在我手中撑上三五十招,我赐你一个绝世大造化;如果能在我手中撑上三五百招,我送你上去当仙王。”

    说到这里,李七夜的笑容很温柔,说话也特别温柔,说道:“当然了,有付出才有收获嘛,至于被我打残,或者躺在床上什么的,那就不好说了。挑战我之前就要有心理面准备了,没有痛苦,又怎么能换来丰收呢,大家说是不是?”?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在场的学生都傻得说不出话来了,这样的老师,他们还是第一次见,这是鼓励学生呢,还是向所有学生挑战呢?

    这样的事情只怕天神书院没有发生过吧,哪里会有老师向学生发起挑战的?

    所有人都愕然的时候,唯有梅素瑶从容淡定,这样的事情已经在意料之中了,只不过天神学院的学生还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怎么样的一尊存在而己。

    “好了,大家都没有什么事了,过去的也就让它烟消云散吧,不用往心里面去,现在该干嘛的,就干嘛去。”就在所有学生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李七夜拍了拍手掌,对在场的学生说道。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吩咐,在场的学生都如遇到大赦一样,都纷纷散去了,就算是六剑少皇也一声不吭离开了,此时他也不敢在李七夜面前说上一句狠话,毕竟暂时他还没有挑衅李七夜的实力,至少现在是这样。

    就算六剑少皇心里面对李七夜有着太多的不满,甚至有着仇恨,他也只能是往心里面忍,他暂时也无法去挑战李七夜。

    李七夜笑了笑,也带着陶婷和梅素瑶离开了这里。

    “老师”李七夜打伤了叶妙雪之后,掀起很大的风波,很多学生都知道了,所以夜欣雪和金环铁臂、刘金胜他们都找上来了。

    远远见到李七夜之时,夜欣雪忙是大叫一声,和金环铁臂、刘金胜他们三个人都跑了过来。

    此时有不少学生看到李七夜,眼神都一下子变了,因为李七夜把叶妙雪打伤之后,闹得沸沸扬扬,甚至有学生送了李七夜一个外号,叫“暴力老师”!

    听到李七夜动不动就把学生打成残废,所以学生们见到李七夜都心里面发毛,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在学生们心里面的形象就是一个凶猛霸道的暴龙。

    夜欣雪他们冲了过来,看到梅素瑶,夜欣雪、金环铁臂都不由呆了一下,他们是天神学院的学生,他们可以听过梅素瑶的大名,他们也没有想到梅素瑶也会与李七夜走在一起。

    “梅仙子”见过李七夜之后,夜欣雪忙是叫了一声梅素瑶,秀目之中有着几分的仰幕。

    “梅仙子,丫头可是你的铁杆拥趸,自从她入学院第一天,就是十分的仰慕你。”此时金环铁臂替夜欣雪说话。

    “王大哥”金环铁臂的话让夜欣雪十分尴尬,轻轻地瞪了金环铁臂一眼,十分不好意思。

    梅素瑶淡淡一笑,风采绝世,说道:“妹子无需仰幕,我也只是凡俗之辈而己,只要努力前行,他日说不定你也能站于绝顶,众生仰慕你。”

    梅素瑶这样的话让夜欣雪愕了一下,她也没有想到梅素瑶竟然如此好说话,她还以为梅素瑶会高高在上,而且梅素瑶这样的话一下子触动了她心里面的一根弦。

    “素瑶这话我爱听。”李七夜点头,笑着说道:“大道漫漫,努力吧,只要你不忘初心,一路走下去,总有一天你会腾飞九天,到时候,你无需去仰慕他人,你本就站在绝顶之上,是众生在仰慕着你。”

    听到李七夜如此说,夜欣雪不由呆了呆,而陶婷听到这话,也不由细细沉思,至于刘金胜则是保持沉默

    “老师和梅素子都是大魄力之人。”金环铁臂搔了搔头,说道:“你们都是攀登攀峰的人,我就没有那么大的野心了,巅峰绝顶,我远远看看就好了,只要能好好经营我们王家,我就心满意足了。”说到这里,他是呵呵地笑。(未完待续。)

第2079章挑衅    对于六剑少皇的话,李七夜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悠闲一笑,说道:“是吗,我倒要看百堂的规纪是怎么样的?”

    “你——”李七夜的话顿时让六剑少皇脸色一变,瞬间他双目闪动着可怕的杀机,李七夜这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他,这是在挑衅他在百堂的领袖地位。

    “好,好,好,我们百堂真的是人才辈出,一代强一代。”此时六剑少皇怒极而笑,他笑着对叶妙雪说道:“叶郡主,此事休用得着你动手,今日我就肃清一下百堂,还百堂一个清静。”

    “也好。”叶妙雪徐徐地说道:“既然少皇是百堂的领袖,我相信少皇能给我纵天教的弟子一个公平的交待。”

    “小子,我也不欺负你,你出手吧,我赤手接你三招。”此时六剑少皇站了出来,负手而立,傲气凌人。

    “少皇何需三招,只怕两招便能把他打趴。”此时有百堂的学生为六剑少皇喝采,为六剑少皇大拍马屁。

    “少皇,少皇,暂慢——”就在六剑少皇与李七夜之间一触即发的时候,立即有一个学生奔走而来,神态十分的焦急。

    “什么事?”见这位学生奔走而来,六剑少皇皱了一下眉头,说道。

    此时这位学生奔过来,立即在六剑少皇耳边低语几声,而且他还看了李七夜一眼,神态间十分的畏惧。

    而六剑少皇一听到这个学生的低语之后,他顿时脸色大变,一时之间呆在了那里,神态诡异地看着李七夜。

    “少皇,怎么了?”看到六剑少皇呆在了那里,没有动手的意思,这让叶妙雪皱了一下眉头,说道。

    此时,六剑少皇脸色一阵红一阵青,神态十分尴尬,在这一刻,六剑少皇是进退两难,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百堂的规纪呢?”李七夜看着进退两难的六剑少皇,徐徐地说道。

    六剑少皇此时神态说多尴尬就有多尴尬,他此时的神态就好像是吞了一只苍蝇一样,吞下去不是,不吞下去也不是。

    “咳——”此时六剑少皇干笑了一声,神态尴尬无比,说道:“这,这位,这位李公子,不,李老师原来是书斋的老师,误会,有点误会。”

    原来李七夜与妙婵相处之后,六剑少皇就想知道李七夜这个百堂的学生是何来历,所以就派人去打听,没有想到,一打听之下,李七夜竟然不是学生,是书斋的老师。

    当六剑少皇这话一说出来的时候,在场的学生都立即纷纷低下了头颅,其他有学生吓得连退好几步,特别是跟六剑少皇和叶妙雪一同来的学生,更是纷纷的侧过脸去,他们都怕被李七夜记住了自己。

    这一下把在场的学生都吓得心惊肉跳,所有学生都想转身逃走,但是李七夜没有开口,所有人都不敢逃走,毕竟这可是天神书院的老师。

    要知道,天神书院的老师那都是不一般的存在,就算天神书院再差的老师,实力都毋庸置疑的,不然的话,又怎么可能成为天神书院的老师。

    在天神书院,学生之中你能掀起风浪,那倒是没有什么,毕竟那是学生之间的恩怨,也是学生之间的摩擦,甚至天神学院默认了这种摩擦,因为有竞争,有摩擦,那才有进步,任何一个学生都需要经历风雨,都需要经历打磨。

    但,老师就不一样了,在天神学院想挑衅老师,那不仅是需要强大无匹的实力,更重要的是,如果说天神书院挑衅老师,那后果是十分严重,除非你能一个人打败所有老师,否则的话,轻则会逐出学院,重则就会直接镇压!

    毕竟天神学院的学生天才无数,出身高贵、来历吓人的学生也是无数,多少是帝统仙门的传人在天神学院求学?

    如果说,天神学院都没有绝对的权威的话,那么随随便便都可以挑衅天神学院了,如果谁都可以挑衅天神学院的权威,那么天神学院也不会屹立到现在。

    所以,在天神学院之间,你想当领袖,没问题,你横扫所有学生,没问题,你见学生都要打一场,那也没有问题,甚至在学院之中你可以向老师切磋。

    但,如果你想挑衅老师,想借自己靠山去打压天神学院的老师,那是绝对不行的。

    现在叶妙雪、六剑少皇他们这些学生竟然想围殴李七夜,围殴天神学院的老师,那这就把祸闯大了。

    这是绝对天大的事情,就算李七夜不用动手,向学院说一声,这样的事情那就是变得可大可小,往小里说,那就是学生之间的切磋,往大里说,那就是对老师图谋不轨,围殴老师!

    一旦是被确立了围殴老师这样的罪名,那就大了,就算天神学院不镇压他们,直接把他们踢出学院,那也是出大事了。

    像叶妙雪和六剑少皇他们还好,毕竟他们背景深厚,他们就算是被踢出了天神学院,未来学是能混得下去,其他学生就不一样了,没有叶妙雪和六剑少皇这样强硬的背景,一旦被踢出天神学院,不止是他们在自己门派中的地位下落千丈,说不定以后骄横洲他们都难混得开。

    毕竟他们疆国宗门派他们来天神学院读书,除了在修行上有进步之外,还是需要靠借天神学院镀镀金,拓展人脉,现在被天神学院踢出学院的话,就算天神学院不处罚他们,回去之后,他们宗门也一样会处罚他们。

    “老师——”所以,在这一刻跟着叶妙雪和六剑少皇来围攻李七夜的学生都被吓得双腿发软,脸色发白,双目都不敢去看李七夜,紧紧低着头,甚至怕被李七夜认出来。

    看着这些被吓得脸色发白的学生,李七夜也懒得多去理会,只是淡淡地说道:“谁还有什么话要说呢?”

    刚才还附合着叶妙雪和六剑少皇的学生都纷纷低着头,不敢去看李七夜,此时他们哪里还敢说什么,此时他们只会暗暗企盼李七夜并不认识他们,记不住他们的脸,万一罚下来,他们就要惨了。

    六剑少皇脸色一阵青一阵红,此时他也是强硬不行来,他如果继续强硬,那就是等于与李七夜一战到底,挑战天神学院的老师,这可是需要大魄力的事情,只怕放眼整个天神学院都没有谁敢去做。

    “还有什么话要说吗?”此时李七夜目光落在神态忿忿不平的叶妙雪身上。

    “就,就算你是老师,也不能动不动打学生,这是违背师德!”此时叶妙雪咽不下这口气,但又不敢直接说要挑战李七夜,只好迂回,更何况,在这么多人面前她自己认怂的话,让她这位天之骄女无地从容。

    “是吗?”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悠闲地说道:“我这个人,从来没有师德。”

    “你——”叶妙雪顿时接不上话来,李七夜根本就不按她所想的道理出招,毕竟给一个老师扣上一个师德的帽子,多少都会谨慎一下,但,李七夜却一点都不在科,直接说自己没师德,这让叶妙雪都接不上话来。

    “我,我,我要向学院投诉你!”最后叶妙雪大声说道:“身为老师,竟然随意虐待学生,欺辱我们这些学生,残害我们纵天教女弟子,我,我,我纵天教一定要向学院投诉,投诉你有违师德!”

    此时叶妙雪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量,直接与李七夜对着干了。叶妙雪是纵天教一位老祖的女儿,这位亲王在纵天教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正是因为如此,叶妙雪作为晚辈在纵天教有着不轻的地位。

    平日里,叶妙雪都被宠着,走到哪里都是公主的待遇,就算是在天神学院都没有人能拿她怎么样,平时高高在上的她,她可以说是目中无人,没有怕过谁,现在却被李七夜这样一个无名的老师压着抬不起头来,她是无法咽得下这口气。

    而叶妙雪也不笨,凭她自己的名头是吓不了人,所以她才会搬上他们纵天教,毕竟他们纵天教是一门五仙王的传承,她父亲又是强大无匹的老祖,可以说这样的实力与地位怎么也得对天神书院有点影响吧。

    “投诉我?”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没问题,既然都想要投诉我了,那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没有师德吧。出手吧,免得说我不给你出手的机会。”

    “你——”叶妙雪顿时脸色大变,不由后退一步。

    “出手——”李七夜目光一冷,威不可犯,让人通体彻寒。

    “轰——”的一声巨响,此时叶妙雪没得选择,瞬间所有血气爆发,“轰”的一声巨响,竟然是一把仙王之兵悬浮于头顶上。

    叶妙雪只是一位郡主,就拥有一件仙王之兵,这足见她在纵天教多受宠了。

    “仙王之兵。”看到这把仙王之兵的时候,不少学生心里面都一凛,纷纷后退,大家都知道仙王之兵的威力。

    “我,我也不怕你,我纵天教可是有五尊仙王。”仙王之兵在手,叶妙雪也不知道从哪里来了胆量,娇叱地说道:“天神书院的老师,有什么了不起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