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陶婷终究是草根出身,就算在学院里就算有同学相处的不错,但面对叶巧香这样的同学之时,又有几个同学敢出来为她执言仗义呢,毕竟纵天教这样的庞然大物,谁遇到了在心里面都会发怵。

    现在李七夜为她抱打不平,为她执言仗义,这让陶婷心里面有着说不出来的感动,不论如何,至少李七夜给她一种前所未有温暖的感觉,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大道,遇难而上。”看着温润如玉的人,李七夜徐徐地说道:“有时候,有些事情值得去谦让,有些事情却无需去步步相让,匹夫一怒,溅血五步。修士心头都有着一股热血,就算是帝统仙门,也无惧之。”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陶婷细细地想了想,最后她轻轻地说道:“多谢老师指点,老师的话我一定会铭记于心。”

    “铛、铛、铛……”此时一阵阵钟声响起,这一阵阵的钟声传遍了整个书城,一时之间吸引了无数的目光。

    听到这样的钟声,一时之间一双双目光往远处望去,接着回过神来,有人立即说道:“快走了,我们去抢个好位置,品茶会要开始了,茶园要开了。”

    一时之间,酒家中的许多学生都纷纷结帐,然后往远处奔去。

    “品茶会要开了。”此时陶婷也从钟声中回过神来,对李七夜说道。

    “我也正好去走走。”李七夜缓缓地说道:“你也一同去吧,或者这将会有一个好机缘,品茶会对于你们来说,这是不错的一个开学礼。”

    被李七夜这样一邀请,陶婷也不由为之愕了一下,她也没有想到李七夜如此照顾自己,回过神来,她忙是说道:“好,我也想去看看。”

    李七夜愿意带上陶婷,那也是念在她祖先的情份之上,毕竟不是随便阿猫阿狗他都愿意赐她一个缘份的。

    李七夜与陶婷离开了酒家之后,便直奔茶园而去,那里将是召开一场盛会,这对于天神学院的学生来说,这都是一场不错的盛会,大家都不愿意错过。

    当然,茶园这样的盛会竞争也不小,所以想入茶园的同学在心里面多少都有准备,甚至有一些同学会拉帮结派,在这样的一场盛会之中有利于自己。

    茶园就在书城之中,它建于群山之中。书城极为广袤,城内乃是群山起伏,茶园便是建在了这起伏的群山之中。

    只见这里一座座山峦起伏,翠丽无边,在起伏的山峦之中、在翠林之内,隐隐可见一座座古殿老庙,这些古殿老庙都没有人居住。

    传言说,这里曾经是天神书院的一些老一辈天才在此修练,后来这里自成一片天地,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有了今日的茶园。

    只不过,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再也没有人居住于此修练,而茶园每年也会开一次,迎接天神学院的学生在此切磋、悟道。

    这个学期正是茶园再开之时,所以新学期刚开始,所有学堂的学生都是十分的兴奋赶来在此,欲借这难得的机会参悟大道,或者与其他学堂的学生相互切磋,交换修练心得。

    一时之间,平日里本是寂静的群山之中是热闹非凡,人来人往,熙熙攘攘,许多同学都纷纷赶来茶园,等待着茶园开放之日。

    有学生是步行而来,也有学生是御宝物而至,更是有学生骑飞鹤而来,或者乘巨兽而至……当这些乘鹤骑兽的学生赶来的时候,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好不热闹。

    “白鹤学长也来了。”早早赶来占地方的不少学生遇到熟人之时纷纷打招呼。

    也有学生骑着巨兽而至,其他的同学纷纷相迎,笑着说道:“学长的赤犀倪一天比一天强壮,他日必定成为妖王。”

    许多同学遇到熟人,都相互打招呼,就算不熟的人也会攀谈几句,不少学生是想借此机会认识更多的人,以拓展自己的人脉,特别是帝府、圣院的学生,更是受到百堂的学生欢迎。

    “百堂的六剑少皇和妙婵学妹都来了。”在很多学生刚到的时候,就已经听到了不少大消息了。

    “何止是百堂的六剑少皇和妙婵学妹来了,现在连圣院的思宗神子都来了。”

    “这一次品茶会很热闹呀,帝府那些平日里不出门的天才,都来了。听说连帝府的第一美女梅素瑶梅仙子也前来悟道了。现在天神学院的三子都来了两个了,就不知道三子之首的纵天少主会不会来。”

    茶园还没有开,已经有很多消息传出去了,许多学生也忍不住八卦起来,对于学院的风云人物谈首论足。

    特别是提到如梅素瑶这样的第一美女的时候,不少男学生都双眼一亮,都恨不得能一见梅素瑶的容颜。

    “老师之中有羽千璇老师,学生之中有梅素瑶仙子,我们这一届的天神学院可真的是美女无双呀,只怕能历代!”甚至有些学生十分向往,忍不住做起白日梦来。

    事实上,喜欢做白日梦的不止只有一二个学生,谈到绝世美女,哪一个男学生不是精神十足的。

    在天神学院被谈到最多的美女有三个,身为老师的羽千璇,帝府的天才梅素瑶,还有就是百堂之中的妙婵。

    羽千璇作为老师,深居简出,除了上课之外,很少学生能见到她,而妙婵并非是以美貌见长,所以梅素瑶毫无疑问是成为了学院中最受欢迎的学生了,在学院之中,不知道有多少男学生对她神魂颠倒。

    当陶婷随同李七夜到来之时,也并未引得多少人的注意,毕竟除了像严尘生这几个学生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李七夜是学院的老师,反而李七夜那普罗大众的模样,很多学生还以为他是百堂的学生呢。

    至于严尘生这几个知道李七夜是老师的学生,他们因为冒犯李七夜这件事情,被学院的老祖训斥了一番,把他们全部禁足了,这才把严尘生他们吓得魂都飞了起来,知道自己踢到了铁板了!

    当李七夜与陶婷走在一起的时候,多数学生的目光都落在了陶婷的身上,虽然说比起梅素瑶这种绝世倾城的大美女来,陶婷是远不如,但她那温润如玉的气质依然是吸引人,不少男同学也纷纷与她打招呼。

    当李七夜与陶婷登上一座山峰之时,只见那里有一座老庙,本来这里的古殿老庙都没有人居住的,但此时老庙门口却有两位百堂的学生守在那里。

    “六剑少皇和妙婵学姐他们要在这一次品茶会上大放异彩了。”看到这老庙守着的学生,陶婷立即知道是谁在里面了,她不由说道:“六剑少皇曾说这一次品茶会要与圣院一争高低。他与智慧无双的妙婵学姐联手的话,可谓是智勇双全。”

    陶婷也不免有所向往,毕竟在这样的品茶会上,强强联合的话,那必定会有更大的收获。当然了,这种联合一般都是帝统仙门这些天才之间的联盟,没有他们这种草根出身的学生份。

    像六剑少皇这些天才,是不会带草根学生玩的,毕竟获得好处,他们都只会分给自己身边的人。

    “妙婵——”李七夜再次听到这个名字,不由露出淡淡的笑容,立即往老庙走去。

    当李七夜走到老庙门口之时,立即被守在门口的两位学生拦住,这两位学生一看李七夜不是什么大人物,就神态一横,冷声地说道:“同学,一边去,现在这里由我们六剑少皇征用,不得进入。”

    李七夜看了他们一眼,说道:“退下——”话语之间有着无上威严。

    这两位学生一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如同着了魔一样,他们瞬间屈服,不敢哼一声,任由李七夜进去。

    在老庙之内,有十多个学生席地而座,这十几个学生都是百堂最优秀的学生,在百堂之中可以称得上天才。

    其中最瞩目的是要属于六剑少皇和妙婵了,六剑少皇不用多说,以他的天赋,以他的出身,以他的实力,入圣院是百分之百的事情,但他却偏偏留在了百堂。

    六剑少皇可以说是百堂学生中的领袖,人气极高,得到无数学生的拥护。

    此时妙婵则是坐于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但不论她如何的低调,都无法遮掩她的高贵,更何况妙婵的聪慧在百堂中是出了名的,正是因为如此,这一次他们百堂的天才联手,六剑少皇不论如何都要拉上妙婵,由妙婵他们来出谋划策。

    此时六剑少皇正在布署此次品茶会的计划,但在这一刻李七夜带着陶婷闯了进来,这顿时让整个大殿一片的寂静。

    一时之间,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陶婷和李七夜的身上了,看到李七夜与陶婷在一起,所有人都认为李七夜是百堂的学生。

    在场中唯有妙婵一看到李七夜之时是脸色大变的。

    “陶学妹,我们在此商议大事,休得乱闯,速速出去。”此时六剑少皇脸色一沉,对陶婷吩咐地说道。

    陶婷张口欲言,但什么都没说,事实上她也没有搞清楚这是怎么样的情况,不明白为何李七夜会突然闯进来。

第2072章一个巴掌抽飞    天神书院,学生众多,特别是百堂的学生,更是上万之众。虽然说百堂多学生多数出自于草根,或者说是多数是出自于小门小派。

    但这多数出身于草根或者小门小派,都是帝统仙门作为比较的,那怕是一些小门小派,他们依然是有一些底蕴的。

    像陶婷从小村庄走出来的,而且祖上三代都是凡人的学生,在天神学院并不是说没有,但只是极为少数而己。

    在天神学院那怕是真正草根出身的学生,他们祖上多多少少都出过修士,那怕是小散修,那好歹也是一个修士,至少有人指点一下道路。

    陶婷却不一样了,她祖上三代都是凡人,不论是她父母,又或者是陶村的老人,都是凡人,他们与陶婷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就算陶婷心里面有心事,或者在天神学院受到欺负,她也无从跟家里人说,也无从跟长辈说。

    现在李七夜这样的关怀,顿时让陶婷心里面暖暖的,自从认识李七夜开始,李七夜就给她亲切感,就好像她的亲人一样。

    在她孤苦伶仃之时,李七夜这样安慰的话暖了她的心房,她并不是那么的孤零零的。

    “老师的话我明白。”听到李七夜的话之后,陶婷心里面是好过了不少,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在学院我只想是好好的修行,他日能进入圣院。”

    陶婷这话也是她的心声,她从一个山村小女孩走出来,成为天神学院的学生,虽然说他老师也看好她的天赋,但是她终究是从零开始,而且她的天赋还达不到让天神学院破例把她录入圣院的时候,所以她必须是从百堂读起,当成绩优秀之可以被录入圣院。

    也正是因为如此,陶婷在学院之中苦心孤诣,努力修行,并不涉及儿女私情,但是很多时候往往没有那么简单。”我明白,是有人盯上你了。”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不过,你放心了,天神学院已经是屹立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的传承,只要你真的是一块金子,终究会发光的,不会被埋没。学院中不仅仅只有一个老师,有很多老师在盯着呢。只要你努力去修行,只要你道行精进,他日必能录入圣院。你要做的,就是心无旁骛修行便可。”

    李七夜在天神学院任教过,还不知道天神学院的一些情况吗?有人的地方必定有竞争,每一年每一届不知道有多少百堂的学生想进入圣院的,这里面的竞争之大是可想而知了。

    陶婷这种没靠山没背景的学生,作为竞争对手,往往是会受到其他学生的挤排。如果说陶婷天赋一般那倒也罢,但陶婷天赋不错,很有机会进入圣院,这当然是会被一些人视为眼中钉了。

    “多谢老师的指点。”得到了李七夜这样的指点,陶婷心里面舒了一口气,有拔云见日之感,笼罩在心头的阴霾一扫而空。毕竟她出身于小村庄,除了自己的努力和不错的天赋之外,她也不知道拿什么与其他同学竟争好。

    现在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让陶婷吃了一颗定心丸,既然作为老师的李七夜都能如此的肯定,那么她也不担心那些出身于大教疆国的同学有什么其他的手段或者是什么的底蕴了。

    “你安心修行便可了,其他诸事,无需理会。”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若是真有人欺负你,或对你使什么外道,告诉我一声便可。”

    “谢谢老师。”李七夜这贴心的话让陶婷心里面暖暖的,心里面有着感动。

    看着陶婷,李七夜不由笑了笑。心里面不由感慨,陶家的祖先本不希望自己子孙再踏入修士界,但今日陶婷已经是踏入了天神学院了,或者这也是一种缘份,所以他也做个顺水推舟的人情,念在她祖先的份上,助她一臂之力,希望她能在这一条道路上高飞。

    “哟,这不是我们百堂的乖乖女吗?”在这个时候,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这个女子的声音中带着冷笑。

    在这个时候酒家之外走进三五个女子来,这三五个女子皆是天神学院的学生,看模样年龄十八左右,个个都长得娇丽动人,为首的一个女子更是身甚为美丽,有着一股妩媚,穿着贵气,举止之间有着七分的气势凌人,让人一看便知道她是出身不浅。

    说话的正是这个女弟子,她往陶婷这边走来,脸上带着讥讽嘲笑的神态。

    这个女子走过来之后,看着陶婷,然后又瞅了李七夜一眼,带着似笑非笑的笑容,说道:“哟,我们百堂的乖乖女偷偷跑到这里来,这是要干什么?偷偷和情郎幽会吗?怎么,有了情郎不敢公开,只能是偷偷来幽会,是不是怕被严学长他们知道呀?”

    被这个女子一说,陶婷顿时脸色涨红,但她还是压住了怒火,板着脸,冷冷地说道:“叶巧香,休得在这里胡说八道!”

    “胡说八道?”这个女子娇笑起来,说道:“不然你与一个男子在这里偷偷摸摸干什么?不是干不得人的事情,还能是干什么呢?”

    “叶学姐,说不定她还不止是与一个男人偷偷幽会过呢。”与之同来的一个女同学也娇笑起来,借此机会奚落陶婷。

    “就是,哼,姓陶的水性扬花,若是被严学长知道,那一定会把她一脚踹了。”另一个女同学附和地说道。

    这几个女同学你一言我一语的,她们有意中伤陶婷,这话说得陶婷脸色涨红,满腔怒火,换作是其他的人,早就当场发飙了。

    “乖乖女,你眼光也忒差的,就算是要偷男人,你也偷一个有水准一点的男人,看这男人,凡夫俗子一个,你挑男人的目光也太贱了吧,不会是饿不择食,所以就……”此时这个叫叶巧香的女子乜了李七夜一眼,不屑地说道。

    “在我还没有发脾气之前,立即给我滚。”叶巧香的话还没有说完,李七夜打断了她的话,平淡地说道。

    “小畜生,你知道本姑娘是谁吗?竟然敢在本姑娘面前大言不惭,没看到你的姘头在本姑娘面前连屁都不敢放吗?本姑娘乃是纵天教的弟子,我家小姐乃是纵天教的郡主……”当着众人的面,被李七夜如此斥喝,这个叫叶巧香的女子脸色一变,仗势欺人。

    “啪”的一声,叶巧香话还没有说完,李七夜就是一巴掌抽了过去,叶巧香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当场被李七夜一巴掌抽飞,撞破了酒家的墙,整个人被抽了喷了一口鲜血,连牙齿都被抽碎了好几颗。

    “我说过,给我滚!”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李七夜一巴掌把叶巧香抽飞,顿时把与之同来的几个女同学都给慑住了,一时之间她们都看着李七夜发呆,她们也没有想到竟然有人敢当众把叶巧香抽飞,而且还一巴掌打碎了她的牙齿。

    “你,你,你敢打我们的学姐,她,她可是纵天教的弟子,我们的小姐乃是纵天教郡主……”一位女同学回过神来,有些声厉内荏地对李七夜说道。

    “滚”李七夜看都懒得多看他一眼,说道。

    这几个女学生顿时被李七夜的气势所慑,不敢再说话,她们都只是普通学生而己,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的仗势。

    这几个女同学打了一个激灵,心里面有些害怕,忙是去扶起被抽飞的叶巧香。

    “小,小,小子,你给我等着,我会找你算这笔帐的,如果你在天神学院能立足,我就不姓叶。”在被几个同学挽扶之下,叶巧香离开之前都不甘心地丢下这样的一句狠话。

    李七夜理都懒得去理会她,只是慢悠悠地喝茶而己。

    目送叶巧香她们离开之后,陶婷收回目光,都有些担忧地说道:“叶巧香是纵天教的弟子,她小姐是纵天教的郡主,我们天神学院赫赫有名的纵天少主便是她师兄。”

    原来这个叫叶巧香的女子便是纵天教的弟子,她本来是纵天教郡主的仆女,后来因为纵天教郡主的指引入拜入了纵天教,可谓是飞上枝头变凤凰。

    因为她小姐纵天郡主拜入了天神学院,她也跟着来成为了百堂的学生,她也想成为圣院的学生,毫无疑问,陶婷就成了她的竞争对手了,她把陶婷视为眼中钉。

    “那又如何?”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陶婷怔了一下,回过神来,她自己都不由哑然失色,神态有些尴尬,刚才差点忘记了李七夜的身份了。

    虽然说叶巧香靠山很大,但是李七夜可是天神学院的老师,就算叶巧香的靠山再大,她终究也只不过是天神学院的一名学生而己,又奈何得了作为老师的李七夜呢。

    回过神来,陶婷低声地说道:“谢谢老师。”心里面不由很感动,有着千言万语,最后也只能说出这一句话。

    平日里叶巧香一帮人没少挑衅自己,平日里她能忍便忍过去,很少会与叶巧香她们正面冲突,毕竟对方人多势众,硬碰硬的话,她不一定能占优势。(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