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都没有多看其他人一眼,径自走到了坐于角落之中的妙婵面前,拉起了妙婵的手,瞬间锁住了妙婵的手脉。

    “放肆”当一看到李七夜瞬间锁住了妙婵的手脉之时,六剑少皇顿时脸色一变,一下子站了起来,瞬间双目发寒。

    “你是何人,竟敢在我们这里撒野!”此时在场的其他学生都纷纷站了起来,瞬间怒视李七夜。

    然而,李七夜却未理会他们,只是上下打量着妙婵而己。

    “我命令你立即松手,否则,你的狗爪不保!”此时六剑少皇双目一寒,露出了杀机,“铛”的一声,他已经缓缓抽出了背上的一把神剑。

    “学长,莫误会,李公子乃是我的好友。”此时被锁住命脉的妙婵反而平静下来,立即对六剑少皇说道。

    “出去”李七夜没有多看六剑少皇他们一眼,冷冷地吩咐道。

    “你”六剑少皇顿时脸色一变,在百堂之中还没有人敢说这样的话,森然地说道:“在这百堂之中,还没有人敢在我面前嚣张,如果你想在百堂中立足,早好客气点。”

    妙婵此时向六剑少皇轻轻摇头,说道:“学长,我与李公子私下谈一谈,请诸位学长移步片刻如何?”

    六剑少皇不知道李七夜,但是妙婵却知道,这是曾经一拳就崩灭无数帝储的存在,这是承载天命的九界仙帝,妙婵能不知道李七夜的恐怖吗?所以,六剑少皇敢有丝毫不敬,只怕自寻死路!

    虽然六剑少皇心里面是特别的不爽,但是妙婵都如此开口相求,他也只好同意,冷冷地说道:“看在妙婵学妹的份上,这一次我便不与你计较,下次若敢再冒犯,必让你好看。”说完,冷哼一声,转身便走。

    见六剑少皇都出去了,其他的学生也都纷纷出去了,一时之间只剩下李七夜和妙婵在此。

    当众人都离开之后,李七夜这才坐了下来,看了看妙婵,淡淡地说道:“金蛇仙帝在你身上花了不少心血,可惜,还有所不足。若是麒麟还在,他们两位仙帝联手,或者不会出现这样的缺陷!”

    “你怎么知道?”被李七夜一口道破,那怕睿智的妙婵也不由大吃一惊。

    “此道,还有谁比我更懂。金蛇那也只不过是窥得其中一鳞半爪而己,当年麒麟比他更有研究。”李七夜很平淡地说道。

    金蛇仙帝,是他们蹄天谷的仙帝,麒麟仙帝更是他们蹄天谷的始祖,只不过现在蹄天谷已经成为了历史,当年李七夜灭掉了蹄天谷!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这让妙婵呆了呆。

    好不容易,妙婵回过神来,她都有些奇怪地看着李七夜,说道:“不知李公子又如何知道我的呢?”

    虽然李七夜杀了金乌太子,但他们两个人却从来没有相见过,甚至有可能李七夜不会知道她的存在,但李七夜直接冲着她而来,这就很明显了,李七夜认识她。

    “当年在石药界的时候,夜雪说过你,能得夜雪如此赞赏,必定有过人之处。”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妙婵也知道李七夜口中所说的“夜雪”乃是药国的明夜雪了。

    “明仙子谬赏了。”妙婵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她都不得不承认世事难料,在以前她并不知道世界会如此之广,九界之上还有十三洲。

    更让人难料的是,李七夜杀了她未婚夫金乌太子,灭了他们蹄天谷,但后来她却因为李七夜的福泽从而能来到了十三洲这个更加广袤的世界,甚至见到了他们蹄天谷的仙帝!

    “我灭了你们蹄天谷。”李七夜看着妙婵,平淡自在,说道:“你们可以告知金蛇,他自有定夺。”

    李七夜的话让妙婵沉默了一下,最后她只好轻轻地说道:“祖宗已知道,叮嘱我不可冒犯公子。”说到这里,她心情十分复杂。

    她来到了第十界之后,有幸见到了他们蹄天谷的老祖宗金蛇仙帝,但金蛇仙帝知道蹄天谷被灭之后,并没有愤怒,相反,他沉默了很久,最后叮嘱妙婵,不得寻仇,不得对李七夜不敬,遇李七夜,最好执大礼,至于其他,金蛇仙帝就没有多说了。

    蹄天谷被灭,按道理来说任何人都难于咽得下这口气,特别是对于仙帝来说,这是犯了他们的大忌呀,但金蛇仙帝却未为蹄天谷报仇,反而是叮嘱妙婵,休得寻仇,这里面已经说明了太多了。

    妙婵是个聪明绝顶的人,就算她不知道这背后的真正玄机,但她也明白这背后已经没有那么简单了,只怕这绝对不是她能招惹得起的因果。还他们的金蛇仙帝都退让,何况是他们这些区区的晚辈。

    “那就好。”李七夜缓缓地点头,盯着妙婵,徐徐地说道:“你是如何上来的?”

    “当年在九界之时,公子破了界阂,得蝎神相助,我从其中一个通道上来,幸得祖先庇护,才得于晋见仙帝老祖宗。”在李七夜面前妙婵不敢有多隐瞒,聪明如她,明白在李七夜面前耍小聪明是没有什么好结果的。

    “蝎神呀。”妙婵一提起这个人,李七夜倒想起来了,当年在狴犴城一战,最先逃走的就是他了,他曾经是金蛇仙帝座下的战将,见多识广,一看苗头不对,也顾不上什么身份,顾不上什么威名,先逃走再说。

    李七夜笑了笑,随意地说道:“俗话说得好,狡兔有三窟,麒麟和金蛇也留了不少后手和底蕴,难怪这一次你能上来,也算是幸运。”

    “这也是托公子之幸。”妙婵轻轻地说道,不敢再多言。

    虽然说当年李七夜灭了他们蹄天谷,但是他们妙家还是有着不小的底蕴,他们仙帝也留了一些后手,后来在蝎神的帮助之下,最终能让妙婵登上第十界,这也算是一件十分幸运的事情。

    只是让妙婵没有想到的是,来到这广袤无边的十界,她竟然还有机会遇到李七夜,这不得不说缘份是一件十分奇怪的东西。

    李七夜看了看妙婵,徐徐地说道:“虽然你从头修练,革了大道,但你终究是九界的人,大道有缺陷,在这一条道路上金蛇还没有吃透,只怕他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若是未来平平,那也就无伤大雅,若是你想登巅峰,这个小小的缺陷足让你致命。”

    妙婵上来之后,金蛇仙帝也是惜她才华,赐她一条大道,但却不足够完整。因为在这一条大道上金蛇仙帝也没有研究完整,毕竟他也没有想到自己子孙后代会有人能在没有成为仙帝的情况之下登上第十界的,因为这种情况基本上不可能存在。

    也正是因为如此,金蛇仙帝也没有多去琢磨过这条大道,这一条大道也不是他创的,只是他知道有这样的一条大道而己,他也是从麒麟仙帝那里得到这一条大道的心法。

    “老祖宗也曾说过这问题,他让我前来天神学院,或有所悟,能从天神学院中找到弥补之术。”妙婵也不隐瞒,如实相告。

    “金蛇这的确是一条良策,如果说在这十三洲之中哪里能找到答案,那是非天神书院莫属了。”李七夜笑了一笑。

    因为当年这一条大道就是出自于天神学院,也算是出自于他的手。早在很久之前,李七夜就有想法了。

    这也是为什么在登临第十界的时候道龙天帝会说如果说在世间有谁能找到兼容九界与第十界的修练方法,那这个人必定是非李七夜莫属,事实上,这句话道龙天帝也的确是说对了,早在很久很久以前,李七夜就曾经尝试过了。

    “不过,天神书院,大道浩如瀚海,你想找到自己的弥补之法不是三五年就能行的,只怕你需要很漫长的时间,除非有人给你指条明路了。”李七夜淡淡地一笑,看着妙婵。

    妙婵张口欲言,只好轻轻叹息一声,这样的道理她又何尝不懂呢,但是她是从九界上来的,这一件事情她不能跟外人说,也只有像李七夜这样同样从九界上来的人才能说一下,就算她很想问天神学院的老师,但都有着各种的顾忌。

    “也罢,我成全你便是。”李七夜看了看妙婵,说道:“我这里有一法,你拿去便可。”说着,取纸笔疾书,写下心法,最终递给了妙婵。

    妙婵接过李七夜的纸张,不由愕在了那里。要知道,功法心诀,那是何等的珍贵,李七夜却随手给了她,而且他们还算是有仇敌关系。

    当然,妙婵不会认为李七夜会在这心法上动手脚,毕竟李七夜要对她不利,那只是举手之间就可以把她灭掉,根本就不需要如此大费周章。

    “李公子为何对我如此之好?”妙婵从愕然中回过神来,不由说道。

    “我是灭了蹄天谷,那只是以前的事情。”李七夜看了她一眼,李七夜平淡地说道:“在世间,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仅此而己。如果说我要一一记仇,那我这辈子杀得人数不过来,我岂不是一生会彻底不眠?”(未完待续。)

第2071章陶婷的心事    “白鹤高飞。”修罗轻轻地喃喃地说道:“这一份荣耀该属于老师,老师苦心孤诣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这个世界,又有谁知道老师在这背后的付出呢。往来于九界与第十界之中,一次次的生死以赴,一次又一次折磨锤炼,最终老师才打造出了我们。”

    “这个我知道。”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我只是想做点事而己,毕竟我生于这个时代。只不过,也该为你们正名之时了,你们沉寂了一个又一个时代,潜伏了一个又一个时代,你们的付出,也应该得到回报,你们是九界和第十界的英雄。”

    “若是在这世间,我们需要感谢的,就是老师。”修罗轻轻地说道:“我们并不欠这个世界,但,我们欠老师的。”

    “不用了。”李七夜笑着说道:“你们当年不骂我虐待狂就很不错了,毕竟这一条路不容易,经历了太多的折磨了。”

    修罗也不由露出了笑容,说道:“不经风雨,又怎能见得彩虹。”

    “是呀,这将会是一场大暴雨,希望不止是能熬过支,当风雨过后,就能见得彩虹。大暴雨将会冲涮着这个世界的污垢,冲刷着这个世界的黑暗。这一条道路有着太多的先贤付出了,不论是骄横,还是明仁,又或者是青木,他们一路前行,我们也应该是他们的后盾,后人也应该去坚守这个世界,不能说敌人太强大、黑暗太可怕,我们就有借口放弃这个世界!”李七夜徐徐地说道。

    “老师一直在坚守着这个世界,从来没有放弃过,不管世界如何变,不管世人如何看待老师,老师依然在坚守着。”修罗轻轻地说道。

    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不,是你们,我终有一天会离开的,这个世界还需要你们去坚守,如果说未来谁能去守护这个世界,那么就需要你们这样的人,需要如你们这样的大帝仙王,需要世帝这样的领袖。”

    “可惜,世帝非我族。”修罗不由感慨地说道。

    “世帝终究是世帝。”李七夜笑了笑,说道:“虽然说我与他世代为敌,他也比任何人都想取我的首级。但,在大是大非面前,世帝比任何人都清醒,任何人都睿智。或者,有一天世帝他会身不如己,毕竟他背后代表着一大群庞大可怕的力量,但是,真的到了危难的一天,请相信,世帝他会站出来的,他并非是一个量小之人,那怕他是我的敌人,他依然是一个了不起的人,是一个有担当的人,他是天生的领袖!”

    若是外人听到这样的话,一定会觉得不可思议,阴鸦与世帝世代为敌,阴鸦曾经一次又一次横推天、魔、神三族,而世帝也曾一次又一次追杀阴鸦,可以说他们是死对头,誓不两立,在他们两个人之间,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但现在李七夜却对世帝如此高的评价。

    “世帝终究是世帝呀。”修罗不由喃喃地说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如果说,举世之间有谁能让我信任,那么浅老头是其中一个,未来有一天我是远走世间了,群龙无首之日,必要之时也可以与浅老头并肩作战!”

    “老师的意思我明白。”修罗点了点头,说道。他也是属于站在巅峰上的人物,虽然说世帝与李七夜是世代为敌,但是世帝是一个君子,君子值得人去信任,去托付,特别是大难之时。

    李七夜在这洞府之内与修**了很久,聊了很多,特别是面对于天神书院即将到来的灾难,他们更是仔细规划,这将会是一场血战,不止仅仅关系着他们天神书院,甚至关系着百族的未来。

    对于百族来说,可以没有帝统仙门,可以没有古府、奇竹山这样的传承,但是不能没有天神书院。

    天神书院倒下了,这就会意味着百族修士的这一条道路从开放走向封闭。曾经何时,天神书院为百族培养了多少人才,多少叱咤风云的人物从天神书院走出来。

    虽然说百族今天的兴盛,少不了骄横仙帝、飞仙帝、古纯仙帝、万骨仙帝、一叶仙王……等等诸位百族仙王和九界仙帝的付出,但是,没有天神书院,百族也一样没有今天,因为天神书院为百族培养了无数的修士,为这片大地播撒下了无数的种子,这使得整个百族变得无限的可能,毕竟独木难撑大厦!

    所以,对于李七夜来说,必要之时,为了保全天神书院,他会毫不犹豫展开一场大屠杀,屠杀掉一位位大帝仙王,屠灭掉一个个帝统仙门!

    李七夜与修**了许久之后,最后才离开修罗的洞府,回到了天神书院。

    “嗡”的一声响起,李七夜再一次回到了小院之中,此时老仆依然站在那里,他低着头,一句话都没有说。

    李七夜向他点了点头,然后就离开了,走出了小院。

    “吱”的一声响起,此时老仆默默地关上了木门,小院依然是悄然无声,这样的一座小院不论如何都不引人注目。

    李七夜回首看了一眼小院,笑了笑,然后飘然而去。

    行走在书城之中,看着满街来来往往的人流,看着那是朝气蓬勃的学生,李七夜也不由有些感慨,曾经有多少朝气蓬勃的学生从天神书院走出去,面对着这个世界的风风雨雨呢。

    曾经何时,他也曾经是在天神书院任教过,他也曾经是送走了一个又一个学生。

    “李道兄——不,不,不,老师——”李七夜行走在街道上的时候竟然遇到了熟人,只见在街道旁的酒家,在临窗的位置上坐着一个女孩,她看到李七夜的时候不由叫了一声,向李七夜扬了扬手。

    李七夜一看去,坐在那里的竟然是陶婷,只见她一个人默默地坐在那里,有些形单影只。

    看到陶婷,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走了进去。

    “老,老师——”看到李七夜走进来之后,这让陶婷有些尴尬,因为她一开始是见到熟人就想打一声招呼,差点忘记了李七夜的身份,毕竟现在李七夜是天神学院的老师,她是天神学院的学生。

    看着陶婷站在那里,模样有些不知所措,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坐吧。”说着也坐了下来。

    陶婷坐下来之后,看着近在咫尺的李七夜,气氛显得有些尴尬,她都不知道该怎么样说好。

    “老,老师,以前我不知道你,你是学院的老师,我,我,我冒犯了——”最后陶婷干笑一声,粉脸发烧,说道。

    “小事,我也只是临时起意来天神学院的。”李七夜点了点头,笑了笑说道。

    陶婷也不由松了一口气,然后叫来小二,为李七夜上了一壶好茶,她亲手为李七夜泡上一杯香茗,然后默默地坐在那里。

    “有心事?”李七夜看着默默坐在那里的陶婷,笑了笑,说道。

    “没,没回。”有些发呆的陶婷回过神来,忙是摇了摇头,露出笑容,只不过笑容有些勉强而己。

    陶婷虽然是勉强露出笑容,但这又怎么能逃得过李七夜的眼睛呢。

    “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说。”李七夜笑了笑,徐徐地说道:“有些事情,或者我能帮到你都不一定。”

    换作别人,李七夜根本就懒得去多关心,但是陶婷不一样,陶婷是出身于陶村,是陶家的后人,必要之时李七夜是愿意帮她一臂之力。

    “没,没什么,只是一些琐事,老师劳心了。”陶婷忙是摇头,不敢多谈。

    “有人欺负你?”陶婷的小举动,李七夜尽收入眼底,淡淡地笑着说道:“而且是男女私情之间的争斗。”

    “老师——”李七夜这话把陶婷吓了一大跳,因为李七夜一句话就道穿了她的心事,这又怎么不把她吓一大跳呢。

    “不用惊讶,这等事情我见多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这事从来都没有少过。”

    这等小事情又焉能瞒得过李七夜的双眼,陶婷本来就长得漂亮,性格又温润如玉,当然是让许多男学生喜欢了,但是,陶婷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她出身于陶村这样的小地方,说靠山没有靠山,说背景没背影,在这天神学院中又没有人撑腰。

    试想一下,这样一个天赋又不错,又漂亮的女孩子,除了能让不少男学生爱慕之外,同样也会招来一些女孩子的嫉妒。

    陶婷张口欲止,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毕竟她与李七夜还不够熟,更何况,她是学生,而李七夜是老师,说起来总是诸多不方便。

    “若是小小的感情纠纷,且让它过去。”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若是有人出手欺负你,你跟我说便是,什么时候都可以,在这天神书院,又焉别人欺负陶家的人!”

    李七夜的话顿时让陶婷心里面暖暖的,李七夜这话就像是大哥哥对小妹妹的呵护一样。

    她孤身一人,不远亿万里来天神学院求学,身边没有亲人,身后更没有靠山可以撑腰,对于陶婷来说,她一个人在天神学院求学也是诸多的不容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