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走吧。”看了看合璧双仙王的雕像,李七夜缓缓地说道,然后就走入了书城。

    夜欣雪他们回过神来,忙是跟着走入了书城。

    此时书城热闹万分,在书城之中是人来人往,摩肩接踵,熙熙攘攘,十分热闹,而且往来于书城的人形形色色皆有,既有当地的居民,也有来自于五湖四海的学生。

    当然更为热闹的是那些来自于百堂、圣院、帝府这些学生,这些学生纷纷涌入了书城,呼朋唤友,三五成群,朝气蓬勃,好不热闹。

    这几日书城举行品茶会,当然品茶会并然不是指天神书院的那些学生相互坐下来喝茶聊天那么简单了。

    所谓的品茶会是除了各大学堂的学生借着新开学的机会彼此相认识、拓展一下人脉之外,同时还是少不了切磋或者相互较量。

    当然各学堂的学生也可以坐下来,好好的喝喝茶,谈谈道,又或者是相互传授一下自己的一些修练心得,只不过,这样的事情是很少见了。

    书城十分巨大,四通八达,此时书城宽大的街道是人来人往,许多学生涌入之后,不少学生是呼朋唤友的,也有不少学生一相见就是怒目相视。

    毕竟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那书天神书院这种做学问的地方依然是少不了各种纷争恩怨,不少学生也因此在书院中结下了大仇。

    “妙同学来了。”此时李七夜他们一行人经过古街的时候,有一群学生兴奋地高呼一声。

    此时一群百堂的学生往古街尽头冲去,只见那里一个女子袅娜而至,她独身一人,没有她人作陪,她穿着朴素,低调不张扬。

    但是像她这样的女子不论走到哪里想低调都难,那身上那种高贵雍容的气质注定着让她无法无调,她不论是走到哪里都会鹤立鸡群。

    眨眼之间,这群百堂的学生就把这个女子团团围住,如众星拱月一样。

    “妙学姐,这一次品茶会,就靠你们为我们百堂争辉了,力敌圣院,大战帝府,唯有学姐和少皇能做到了。”一时之间,这些众星拱月的百堂学生七嘴八舌说了起来。

    “是呀,是呀,在我们百堂之中要以妙婵学姐和少皇为马首是瞻了,学姐和少皇合璧,必定能在品茶会上大放异彩,说不定能力压圣院和帝府。”不少学生纷纷附和地说道。

    这个女子正是百堂的天之骄女妙婵,她在百堂可是负有胜名,深受百堂的学生爱戴,在学生中有着极高的地位。

    对于百堂的学生赞颂,妙婵十分谦逊,只是简单地寒喧了几句,未说任何豪言壮语。

    “是妙婵呀。”远远看到妙婵,夜欣雪不由叹赞一声,说道:“百堂的奇女子呀,听说智慧如海,为人睿智,受百堂的所有学生喜欢。我们这一届天神书院有三位出色的女子,百堂的妙婵,圣院的叶妙雪,帝府的梅素瑶。”

    “梅素瑶我见过,宛如仙子,她的气质快要可以和千璇老师相媲美了。”金环铁臂也不由赞叹一声说道。

    当金环铁臂说到“羽千璇”的时候,夜欣雪不由偷偷地看了李七夜一眼,因为刚来的时候羽千璇对李七夜可是十分的恭敬。

    对于夜欣雪和金环铁臂的话,李七夜只是笑了笑,他看着妙婵。虽然说当年在石药界的时候他并未见过妙婵,但却听明夜雪提到过妙婵。

    当时明夜雪曾与他说过,在石药界天赋最高的既不是金乌太子,也不是叶倾城,而是妙婵,所以现在妙婵来到了第十界,这让李七夜也颇有几分兴趣。

    虽然说当年在九界的时候他把通往第十界的界壁捅破,出现了一条条通道,但是想从九界通往第十界,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妙学妹,总算赶上你了。”妙婵在众多百堂的学生众星拱月之时,一阵轰鸣之声响起,只见一群百堂的男学生也纷纷赶上来了。

    这一群男学生气势很磅礴,差不多每一个学生都是神采飞扬,这些男学生不是身披神甲,就是腰佩宝器,个个都气宇非凡,让人一看便知道这群男学生非富即贵,都应该是出身于大教疆国。

    而且这群男学生中的那个为首的学生更是气宇非凡,这个男学生玉树临风,英俊豪气,背负着六把神剑,每一把神剑都吞吐着不一样的神光,剑气纵横,让人一遇到他都被他的气势所威慑,不由敬而远之。

    “少皇来了。”看到这位男同学,立即有不少女同学冲了上去,十分的热情,她们双目泛桃花,蛮不掩饰自己的爱慕。

    这位玉树临风的男同学也是百堂的风云人物,甚至在整个天神学院都有着很大的名气,在学院中不知道受多少人的拥护与爱慕,他叫孔叶林,又叫六剑少皇。

    “少皇这次与妙婵学姐联手,必将横扫整个品茶会。”不少男女同学在奉承六剑少皇说道。

    “六剑少皇来了,这一次品茶会只怕要比去年热闹了。”看到眼前这一幕,夜欣雪说道:“六剑少皇是百堂中的学生领袖,是我们天神学院的三子之一。如果六剑少皇都来了,只怕纵天少主和思宗神子都会来呀。”

    “六剑少皇,听说是九剑上神的儿子,是不是真的。”金环铁臂也不由好奇地说道。

    “是的。”夜欣雪点头说道:“听说六剑少皇来天神学院的时候,还是人圣为他送行呢,他可以说是份量很重了。”

    “够牛气的,九剑上神是十一图腾的上神,又是人圣的护道人,现在人圣可是一位仙王,未来可是能成为八条天命的仙王,有这样的靠山,的确是牛气冲天,来天神学院,他来天神学院,只怕也是拓展一下人脉而己。”金环铁臂也不由感慨地说道。

    正如夜欣雪所说的那样,六剑少皇是九剑上神的儿子,而九剑上神则是人圣的护道人,可以说六剑少皇靠山是很强大了。

    他的天赋极高,被人称之为书院三子之一,他的天赋绝对有资格入圣院甚至是帝府,但他却偏偏留在了百堂,成为了百堂中所有学生的领袖,可以说在百堂之中,他登高一呼,无数学生会拥护响应。

    “妙学妹,这一次品茶会可谓是高手如云,为兄不自量力,愿意打头阵,到时候还望妙学妹为我出谋划策。”此时六剑少皇走近妙婵,举止显亲近,他也毫不掩饰自己双目中的爱慕。

    “学长谦虚了,学生胸有成竹,小妹为学长摇旗助威便可。”妙婵不止是低调,话语之间也显得谦逊。

    “哪里,到时还需学妹提醒。”被妙婵如此夸赏,六剑少皇也心里面大喜,胸膛不由挺得更高。

    妙婵含笑语,抬起头,秀目张望,但就在她秀目张望的时候,她突然看到了一个人,那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男子,他行走在这人来人往的街道之上,一点都不起眼,甚至随时都会消失在人海之中。

    这个人正是李七夜,当妙婵看到李七夜的时候,她脸色大变,心神一震,别人不知道李七夜,但她知道!

    芳心一震,妙婵心里面抽了一口冷气,转身便走。

    “学妹往哪里去?”妙婵突然离开,这让六剑少皇为之一怔,忙是追了上去。

    “我突然想起一事,容我先走一步。”妙婵头都没有回,急匆匆地离开了。

    妙婵的举止让李七夜看在眼里,他只是淡淡一笑而己,并没有什么举动,虽然说当年是他杀了金乌太子,也是他灭了蹄天谷,但是若是妙婵知进退,不来招惹他,他也不在乎有她这样的一个人存在的。

    妙婵走了之后,李七夜带着夜欣雪他们逛了一下,然后对夜欣雪他们说道:“你们随便走走吧,我去见见一个人。”

    “好,老师,我们在茶园等着你。”夜欣雪他们也没敢说什么,金环铁臂忙是说道。

    李七夜笑了笑,吩咐说道:“看着他们。”当然了,李七夜这话是对刘金胜所说的,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只要有刘金胜在,他就能应付得来,毕竟刘金胜不是一个吃素的人。

    刘金胜默默地点头,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地跟着夜欣雪和金环铁臂走在一起而己。

    夜欣雪他们三个人走了之后,李七夜穿过了大半个书院,走过了一条又一条的长巷,最后来到了一座看起来十分古朴的小院门前停下了。

    小院的两扇木门是关掉得紧紧的,木门上挂着铜环,李七夜看了看,笑了一下,上前,轻轻地叩着铜环。

    “咚、咚、咚”铜环十分有节奏地敲着木门,这节奏之声十分的悦耳。

    一次又一次敲响之后,接着听到“吱”的一声响起,木门打开了,木门之后站着一个老仆,这个老仆穿着一身灰衣,他看到李七夜之后,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低下头颅而己。

    看了看这老仆,李七夜只是笑了笑,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走入了小院。

    小院之中没有其他的东西,只有一个不起眼的道台,而此时李七夜就是一步踏上了道台。

第2068章合璧双仙王    “合璧双仙王”听到夜欣雪这样说,金环铁臂立即一拍手掌,说道:“我知道这两位仙王,听说他们夫妻乃是我们百族的一个奇迹。”

    “是的,书中记载,合璧双仙王不止是同时毕业于了我们天神书院,而且还结为夫妻,他们夫妻更是同一个时代承载了天命,更重要的是他们夫妻了同时各自承载了四条天命,可以说他们夫妻是让人为之羡慕的神仙眷侣,曾经让无数人为之羡慕向往。”

    谈到历史,夜欣雪就有三分的兴奋了,她忍不住娓娓而谈,因为她曾经是深研究过各位大帝仙王的历史,所以谈起如合壁双仙王这样仙王的历史来,她如数家珍一样,毕竟他们夫妻是百族的仙王,有着许多关于他们夫妻的记载。

    说到这里之时,她不由有些小兴奋,小脸红扑扑的,她抬起头来看了李七夜一眼,她终究还是不够自信,她是怕自己有什么地方说错了。

    李七夜笑了笑,鼓励地说道:“说得很好,不过,合璧双仙王夫妻最骄傲的不是夫妻同时成为仙王,也不是各自同时承载了四条天命。”

    “我,我是说漏了什么了。”李七夜这样一说,夜欣雪有着三分的娇怯,轻轻地侧首,然后说道:“以书中记载,合璧双仙王最骄傲的战绩是曾经斩杀了一位拥有了八条天命的大帝,他们夫妻联手,苦战这位大帝,最终把他斩杀,听说他们夫妻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斩杀了八条天命的大帝,这,这不可能吧。”听到这样的话,金环铁臂不由大吃一惊,说道:“四条天命的仙王,又如何能斩杀八条天命的大帝呢。”

    很多修士都明白,一条天命所蕴藏的力量是无法想象的,比如说,四条天命的大帝,是无法与五条天命的大帝相比。

    至于说,一位八条天命的大帝对比于四条天命的大帝,这其中两者的鸿沟是外人无法想象的,这里面的鸿沟十分的巨大,这是很难弥补的,甚至可以说,这四条天命的差距,不是用人数所能弥补的。

    并非是说,面对八条天命的大帝,有两位拥有四条天命的仙王联手就可以对抗的,或者说,面对五条天命的大帝,两位四条天命的仙王联手,还有机会对抗,但是八条天命的大帝,那怕是你有两位拥有四条天命的仙王也是无法对抗,甚至是三位都无法对抗。

    因为天命不是加减那么简单,一旦是鸿沟拉开了,其他的差距,就是十分难于弥补的。

    现在合璧双仙王夫妻两个只是四条天命的仙王,竟然联手能斩杀一位八条天命的大帝,这听起来是十分的荒唐可笑,只要有一点常识的人都会认为这是不可能的。

    “书上记载是这样呀,听说是有好几位百族的仙王证实呢,具体,具体我也不清楚。”听到金环铁臂并不怎么相信,夜欣雪有些着急,这并非是她无中生有,事实上书上的确是如此的记载。

    对于这样的事情,夜欣雪只能是从书中求证,毕竟像仙王大帝级别的战役,她这样一个小如蚁蝼的小人物根本就无法亲自去向当事人或某个大人物去求证。

    “这的确是事实。”在夜欣雪着急的时候,一直不语的刘金胜点头说道:“当年一战听说是惊天动地,只不过合璧双仙王也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他们夫妻虽然斩杀了这位八条天命的大帝,但依然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差一点就殒命。”

    “书中的确是这样记载的,听说是受了很重的伤。”刘金胜也如此的肯定,夜欣雪有了稍许的自信,忙是说道。

    “四条天命的双仙王,究竟是怎么样斩杀一位八条天命的大帝的呢,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金环铁臂也想不明白,说道。

    “这,这个,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此时夜欣雪不由望着李七夜,目光中还着几分的渴求和希冀,因为关于这一战没有太多的具体记载,至于合璧双仙王夫妻两个究竟是怎么样斩杀这样一位八条天命的大帝,书中没有具体的记载。

    “合璧双仙王能斩杀这位八条天命的大帝,有着种种的原因。”看到夜欣雪的目光,李七夜淡淡地笑了笑,说道:“比如说,他们夫妻双方的一刀一剑占了优势,双比如说,他们夫妻已经是有了一辈子的默契,他们夫妻两人联手,可以说是完美得无破绽可言,还有他们夫妻两人比这位大帝更年轻,单是论血气旺盛都有机会耗死对方。”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徐徐地说道:“当然,这些都不算是最重要的,真正决定这一场决战胜负的那是因为他们夫妻合创了一条无上的大道。”

    “他们夫妻俩合创了一条刀剑合璧的大道,这是一条独一无二的大道,当他们夫妻刀剑合璧的时候,使得他们夫妻两人的战斗力疯狂飙升,不再是仅仅的两位仙王联手那么简单。”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刀剑合璧真的这么厉害,真的那么的强大?”听到这样的话,金环铁臂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吃惊地说道。

    “大帝仙王的合击之术本来就少。”此时李七夜看了金环铁臂一眼,说道:“合击之术本来讲的就是默契和力量相当,一般情况之下,你上哪里去找两位趣味相投而且实力相当还配合默契的大帝仙王?合璧双仙王他们夫妻两人同是天神书院毕业,他们可以说是青梅竹马,夫妻两个早就是心有灵犀,他们之间的默契是外人无法想象的。更何况,他们夫妻所创的无上大道是合璧大道,夫妻俩是同一条大道,他们的大道是嵌合在一起的。”

    “这样的大道可以说是万古以来都是罕见,称得上是独一无二的大道。也正是因为夫妻两人嵌合在一起同一条大道,夫妻刀剑合璧,这让他们夫妻俩一出手就必惊天。可以说,这是他们夫妻两人战胜八条天命大帝的根本。”李七夜徐徐地说道。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金环铁臂不由为之愕了愕,至于夜欣雪不由欣喜,三分娇怯,七分高兴,说道:“老师讲得真好,比我好多了。”

    夜欣雪所讲的只能是照搬书里面的,更多的东西她是没有能力去考核,也没有那个资格去知道那些外人无法获知的辛秘,所以李七夜讲起来当然是比她更丰满了。

    好不容易,金环铁臂这才回过神来,望着眼前这两座高耸的石像,说道:“正是因为合璧双仙王斩杀了八条天命的大帝,所以天神书院才会在此竖立石雕,以纪念他们夫妻两人的丰功伟绩吗?”

    “净是不读书!”金环铁臂这么没有水准的话顿时让身边的刘金胜都不由瞪了他一眼,笑骂地说道。

    至于夜欣雪则是抿嘴轻笑,没有去反驳金环铁臂的话。

    “刘老头,难道我说错了吗?”金环铁臂不服气,瞪了刘金胜一眼,没有好气地说道:“如果我说错了,那你说来听听,为什么天神书院会给他们夫妻两个人在此立一对雕像。”

    “你一定是蠢死的。”刘金胜环了他一眼,有些高傲地说道。

    刘金胜这样的话让金环铁臂气得牙痒痒的,此时夜欣雪忙是解围地说道:“天神书院为合璧双仙王立雕像,并不是纪念他们夫妻两人的丰功伟绩,而是因为合璧双仙王是我们天神书院的守护者。”

    “守护者?”金环铁臂不由愕然地说道,这样的事情他还真没有听说过。

    “是的。”夜欣雪点了点头,说道:“合璧双仙王都毕业于天神书院,他们成为仙王之后饮水思源,感恩天神书院的培养,所以他们夫妻两个人愿意回天神书院,肩负天神书院守护之责,虽然说他们夫妻并未在天神书院,但是只要天神书院有需要之处,一纸召来,他们夫妻绝不拒绝。”

    “了不起,有恩有义。”听到这样的话,金环铁臂不由佩服无比,竖起了大拇指,然后向合璧双仙王的雕像鞠身,口中叨叨地说道:“两位陛下,小子为你们鞠身了,对于两位陛下小子是敬仰得如滔滔江水……”

    虽然说金环铁臂这神态有些夸张,但说的也是有几分事实。

    事实上天神学院不止只出了合璧双仙王这样的两位仙王,天神学院毕业的仙王曾有好几个,但这些仙王后来都建立了自己的帝统仙门,都拥有了自己的道统。

    虽然说,有一天天神书院有难,这些仙王或许会出手相助,但绝对不会像合璧双仙王那样,把天神书院的安危视为己任,肩负着守护天神书院的责任。

    见金环铁臂向合璧双仙王拜了拜,夜欣雪也跟着拜了拜,刘金胜只是看了看而己,没有拜。

    事实上也不只有金环铁臂向合璧双仙王致敬,事实上有不少出入于书城的学生都纷纷向合璧双仙王致敬。(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