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点头说道:“没错,这里就是一部功法,但是如果你无法懂这里面的寓意,就算你知道这是一门功法也没有用,因为这不仅仅是神话,它一本厚重的历史,它记载间古老的传说,也是传承着古老的道统。只有读懂这部厚重的历史,你才能领悟这门功法的奥妙。”

    “历史承载功法?”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夜欣雪都不由愕在了那里,因为这样的说法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过。

    对于修士来说,功法就是功法,历史就是历史,两者完全是不搭界的事情,而且没有多少人愿意去钻研究历史,更没有多少人愿意去体会神话寓意,在无数修士看来,所谓的神话寓意,那只不过是哄小孩睡前的故事而己。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对于我们修士而己,书中不仅仅有功法而己。”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历史,就在你眼前,大道需要你去追溯,当你无法懂得它的寓意的时候,你永远都迈不进这一道门坎。”李七夜淡淡地一笑。

    “那,那我该怎么去学习呢?”夜欣雪呆了一下,她不由问道。李七夜这样的话完全是勾起了她的兴趣。

    “大道不挽留,它只在你心中而己。”李七夜笑了一下,只见他伸手一挽,宛如是从大地之下挽起了一条大道。

    在这一刻夜欣雪宛如是听到“哗啦”的水声响起,在此时此刻似乎被李七夜挽起了一个世界,只不过这个世界是没有人能看得到的。

    在夜欣雪不知道如何去看的时候,李七夜已经是一只大手按住了她的眉心,他那浑厚沉重有力的声音响起,说道:“用心去感受,大道就在你心中。”

    李七夜的声音宛如充满了魔力,充满了磁性,让人为之着魔一样,在这一刻夜欣雪不由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当她缓缓地闭上眼睛没有一会儿,她感觉自己是陷入了沉睡一样。

    当她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眼前的世界已经是变了,没有了石室,也没有了李七夜,刚才的一切都消失了。

    此时横在她前眼的是一条大江,只见大江的江水奔腾不息,只不过是江水奔腾无声,似乎这是一个寞静的世界,竟然在无声无息之中奔腾着。

    看着眼前这条无声无息奔腾的江水,这瞬间让夜欣雪想到了一个名字,想到了一个传说,她不由喃喃地说道:“泗水——”

    “呦——”就在这一刻一声鹿鸣之声打破了这个世界的寂静,紧接着一只生有长鼻子的小鹿出现在了江上,只见它踏江而行,一边溯流而上奔跑,一边鸣叫。

    “鸣鹿踏泗水——”看到这只奔跑着小鹿之时,夜欣雪不由喃喃地说道,这正是一个古老的神话,一个让许多人认为是哄小孩睡前的故事。

    “呦——”此时小鹿鸣叫一声,回首盾了一眼夜欣雪,随之撒蹄而跑,往上流跑跳而去,眨眼之间消失在了江面之中。

    “鸣鹿踏泗水!”夜欣雪心里面一震,回过神来,她也忙迈开步子,踏江而上,往鸣鹿消失的方向追去。

    但是她刚踏入泗水,“嗡”的一声响起,也瞬间又被送回了原位,寸步未移。

    “泗水三易——”此时夜欣雪才想起这个神话的寓意,不由喃喃地说道:“一步三寸,三步一易,这才是鸣鹿的鹿路。”

    想到这里,夜欣雪就以这个神话中的寓意迈出了步伐,一步三寸,三步一易,果真是如她所想那样,当她一步三寸、三步一易之时,竟然能顺着鸣鹿所消失的方向追了下去……

    就这样,夜欣雪趟过了一个又一个神话,从鸣鹿踏泗水,到太仪伏夜凤……一直到最后的一个神话,夜欣雪宛如是走过了一个又一个世界一样。

    当走过这样的一个又一个神话之时,夜欣雪身临其境,亲身感受着这样的神话,但如果你不懂这一个个神话的寓意之时,你是无法走入这一个个神话的深处的,无法见到这一个个神话最终的奥义。

    “铛、铛、铛……”一阵阵清脆的鸣和之声响起,当夜欣雪走完了所有神话之时,她眼前的世界又消失了,她依然是盘坐在石室之中。

    只不过现在却变得不一样了,整个石室散发出了大道光芒,在这一阵阵的“铛、铛、铛”的声音响起之时只见是一条条大道法则浮现,当一条条的大道法则交错之时交织成了一座古屋,在这古屋之上铭有鸣鹿、夜凤这样的神兽凶禽。

    最后听到“嗡”的一声响起,这一座石屋竟然像一本厚厚的史书一样,听到“哗啦、哗啦”的翻书之声响起,宛如是一页页的书页被翻开,一个个神话被翻阅一般。

    紧接着“砰”的一声响起,这样的石屋直接烙印在了夜欣雪的眉心处,这顿时让夜欣雪全身一阵颤抖,在这刹那之间她感觉就好像是一条大道直接烙印在了自己眉心处一样,大道的气息在她全身奔腾,让她感觉无比的亲切,好像自己整个人就被裹于这样的一条大道之中,宛如这样的一条大道已经成为了她身体的一部分了。

    这种十分亲近大道的感觉,让夜欣雪有泪流满脸的感动,因为她自小就是天赋差,并不亲近大道,别人一二天能修练的功法,她至少要修练四五天甚至有可能更久。

    自小她是听同辈的堂兄妹说过亲近大道这种感受,但她自己却从来没有过这种感受,似乎她天生就与大道那么的疏离一样,大道离她很远很远,给她一种可看不可及的感觉。

    在这一刻,当她感受到大道紧紧地抱裹着自己的时候,大道宛如融入她的体内之时,宛如是成为她身体的一部分之时,她突然感觉眼角都湿了,有一种泪流满面的冲动,在这一刻她才知道什么叫做亲近大道,这一天她足足等了二十年!

    “老师,我,我,我……”当回过神来的时候,夜欣雪不由伏拜于李七夜面前,久久说不出话来,不由噎咽,她感动得无法言语,人生她第一次感受到了这种被拥抱的感觉,那么的温柔,那么的和熙,宛如打开了她的心房。

    “我,我,我第一次亲近大道——”感动得无法言语的夜欣雪哽咽了半天,终于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不觉间泪水已经湿了脸庞。

    对于她来说,这种际遇太难得了,她家族的长辈都放弃了她,连她父母都觉得她不值得去培养,但今天她却能如此的拥抱大道,这样的感受让她一辈子都铭记于心,这是李七夜给了她浴火重生的机会,这是李七夜给了她一切。

    “起来吧。”李七夜很淡然,看着她,徐徐地说道:“大道万千,天赋并不是唯一的标准,只不过是天下凡夫俗子太多,以唯一的标准去衡量芸芸众生而己。世间任何人都有天赋,没有谁是没有任何天赋的废物,有人是擅长时间,有人是擅长力量,有人是擅长感悟……师长视为废物,那只不过是没有为他找到适合的道路而己!”

    李七夜这一番话让夜欣雪无限的感动,让她无限地铭记于心,因为家里面的长辈都她为废物,但李七夜却没有她把视作废物。

    激动无比的夜欣雪久久回不过神来,激动得不能自己。

    “回去好好领悟吧。”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大道勤于不止,坚持不懈,否则那也只不过是虚度时光而己。”说完之后,他转身便走。

    好不容易夜欣雪回过神来,此时李七夜已经远去,她望着李七夜远去的背影,不由深深地鞠了鞠身,神态十分的恭敬!

    当李七夜回到住处之时,只见金环铁臂已经等待在那里了,他在那里已经等了很久了,见到李七夜之后,他兴奋无比,立即伏拜在地上,激动不己。

    “老师,您老是我们王家的再生恩人,你为我王家再次崛起带来希望,我们王家为你老人家立长生牌,子孙世代敬奉你老人家。”金环铁臂伏拜于地上久久不起。

    金环铁臂得到李七夜指点之后,他真的是找到了他们王家老祖宗刻在石林中的功法,他终于把他们王家失传的功法领悟了,他不负家族厚望,终于找回了家族失传的功法,这也算是对列祖列宗有一个交待。

    “长生牌就不用了。”李七夜看了伏拜于地的金环铁臂说道:“好好修练吧,莫弱了王敖的名头,不要折辱了他一生的英明,当年王敖凭着一手’金环套月功’不知道打败了多少神、魔、天三族的上神!”

    “老师的话,学生一定铭记于心,绝不敢有辱先祖英名。”金环铁臂恭恭敬敬地磕头,一句一字都出自于内心肺腑,他牢牢记住李七夜的话。

    李七夜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就回屋了。

    李七夜进入屋内之后,伏拜于地上的金环铁臂这才站起来,尽管此是李七夜已经关闭了屋门,但他依然十分恭敬地向屋内再三鞠身,以致敬意。

第2064章人皮的秘密    山,不在于高,海,不在于深,有大道,则万法明。

    在书斋有着无数的山峰,更是有一条条大江盘踞,整个书斋所占的山河可以说是十分的壮丽,也是十分的动人心弦。

    在很多人眼中,书斋虽然藏书亿万,但都是杂书,没有什么用,当然有这样想法的人多数是属于凡夫俗子。

    真知懂得书斋奥妙的人并不是这样认为,因为书斋之中依然藏着惊天的秘笈,在这里藏着一些外人所无法想象的东西,这种领域也只有高位的大帝仙王才能懂得的。

    一座矮峰,没有什么出众之处,而且这座矮峰是岩石磷磷,树木藤草不多,稀稀落落地生长,这座矮峰有一面是石壁。

    更准确地说,这是一块大岩石生长在那里,岩石灰麻,粗糙无比,用手摸上去还会烙手,这就好像是雨点打落在岩石上所打落出来的小坑一样。

    李七夜就是坐在离这座矮峰不远处的岩石上,呆呆地看着眼前这座矮峰,仔细地琢磨着眼前这座矮峰上所生长的大岩石。

    李七夜一大早起来就坐在那里,一直看着这座矮峰发呆,时不时他还从怀中掏出人皮来仔细观看,用手掌去细细抚摸,认真地揣摩着这一张人皮。

    这张人皮乃是从轮回荒祖手中得到的,轮回荒祖曾经用这张人皮来保命,在当时连二十位大帝仙王联手都打不穿这张人皮,可以说这张人皮极为逆天,极为恐怖。

    李七夜得到了这张人皮之后,仔细揣摩,这才让他决定来天神书院的。

    这一张人皮并不大,整个人皮看起来完整,从这张人皮来看它好像是从某一个人身上剥下来,或者是某一个人自己蜕换下来的。

    总之,从这张人皮来看,这个人应该不算是魁梧的人,而且仔细观摩,让人无法发现这张人皮有什么特别与众不同的地方,或者说是特别珍贵之处。

    如果说这张人皮不是从轮回荒祖手中得到,只怕很多人都不会相信这张人皮是能扛得住二十位大帝仙王的联合一击吧。

    就算是大帝仙王,都无法知道这张人皮的来历,事实上,举世之间只怕没有人知道这张人皮的真正来历,就算如李七夜、如轮回荒祖,他们也只知道一些大概而己,无法完全确定,因为这里面涉及了太多惊天的秘密了。

    关于这张人皮,李七夜知道一些传说,关于这些的传说是无法找到记载的,可以说只有李七夜、轮回荒祖这样的存在翻阅过不少残存纪元记载的人才知道这里面的一些惊天秘密。

    只是就算是曾有残存纪元记载过,那也只不过是寥寥几句而己,并未深谈,或者万古以来也没有人真正知道这里面的具体奥妙了。

    “世间无仙,或者也曾有过接近仙的人吧。”李七夜轻轻地抚着膝上的这张人皮,不由喃喃地说道。

    这一个问题,太多人问过了,世间有仙吗?这个问题没有人能给出答案,连大帝仙王都无法给出答案。在世间最强大的也莫过于十二条命的大帝仙王了,如世帝他们。

    但不管世帝他们有多强大,他们依然不是仙,所以一直以来有很多人认为世间并没有仙,若是有仙,那也只不过是伪仙而己。

    但是,这一张人皮的出现,却打破了一些东西。虽然以前李七夜也曾经知道这个传说,但却从来没有亲眼见到过,现在张人皮已经在他手中了,这再一次让李七夜陷入了沉思,这让他想到了一个更加古老的传说。

    “或者,这里面还是有门路。”李七夜收起了手中这张人皮之后,不由再次看着眼前这座矮小的山峰,喃喃地说道:“不可能存在的世界,这的确是不可能,但,又有谁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不可能呢,世间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一时之间,李七夜看着眼前这一座矮峰出神,这一座矮峰深深地吸引了他,似乎世间没有什么比它更加让人着迷的了,没有什么比它更加吸引人了。

    天神书院,建于飞仙帝手中,而且在创建之时有终南神帝撑腰,试想一下,像天神书院这样的一个传承在创建之时,它是经历了多少的筛选。

    可以说,在飞仙帝创建天神书院之时,不止终南神帝在十三洲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就算是飞仙帝在诸位大帝之中也有着很高的地位。

    如果说飞仙帝想选一个地方创建天神书院,那么十三洲有着太多的地方让他选择了,甚至有不少宝地仙土让他去选择。

    但最终飞仙帝和终南神帝却选择了这个地方,而且当年这块地方是无主之地,十分的荒凉。尽管是如此,飞仙帝和终南神帝依然是在这里建立了天神书院,最终经历了一代代的经营之后,才有了天神书院今天的规模。

    当年飞仙帝和终南神帝放弃那么多的宝地仙土不要,却偏偏把天神书院建在了这样的一块荒凉之地,这背后是有着后世之辈无法参悟的秘密。

    如果说能对于这背后秘密都能知道一丝半爪的,那都是属于巅峰大帝仙王,这里面所涉及的范围,这远远不是一般的上神或者大帝仙王所能涉猎的范畴了。

    天神书院这背后藏着很多秘密,事实上对于这些秘密,李七夜多数都了然于胸,但有一些东西却一直萦绕于心,只能窥其一斑,未能见全豹。

    就比如说眼前这一座矮小的山峰,在以前李七夜都曾经琢磨过,而且琢磨了很久很久,甚至琢磨了一个时代,但不论李七夜如何琢磨,也只是窥其中一斑而己,无法见全豹,这里面最终极的奥妙依然是索然无解。

    这一次从轮回荒祖得到了这张人皮,这给李七夜打开了一扇窗门,让李七夜有了一个全新的角度,正是因为如此,这让李七夜想到了天神书院的这座矮峰,这一次回来,他就是要参悟这里面玄机的,因为这座矮峰与他手中这张人皮有着莫大的关系,其中有着外人所不知道的渊源。

    关于这个纪元,还有许多太多的秘密不为世人所知,事实上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的纪元究竟有多长,至于在这个纪元之前,世人更加不知道了。

    而李七夜属于知道这些秘密的极为少数人之一,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苦苦去琢磨,他需要这些时机,也需要这些东西,毕竟最终极一战,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否则的话早就是有人成功了。

    李七夜坐在那里一动都不动,宛如是看呆了一样,在那里静静地坐着,好像是化作了石雕一样。

    在李七夜发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座矮峰的第二天,夜欣雪就来找李七夜了,但她看到李七夜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看着眼前这一座矮峰,她都不由觉得奇怪。

    夜欣雪不明白眼前这一座矮峰有什么好看,看到李七夜看着眼前这座山峰发呆,夜欣雪也不由仔细地琢磨着眼前这座矮峰,但她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当然了,如果夜欣雪都能参悟出什么端倪了,历代的大帝仙王都不用混了,毕竟这里面的玄机连高位的大帝仙王都无法参端。

    尽管夜欣雪无法从这一座矮峰中看出什么玄机来,但她还是十分有耐心地等待着,在旁边待候着李七夜,等待着李七夜回过神来。

    日起日落,朝起暮落,一天天过去,终于李七夜打了一个激灵,当他一下子清醒过来的时候,宛如石化的他都沙沙作响,他全身抖落不少灰尘。

    “这不无可能,不无可能呀。”李七夜回过神来的时候,不由喃喃地说道。此时他的一双眼睛变得深邃,喃喃地说道:“老头在当年也是有所悟呀,难怪他会说已经告诉我了。”

    想明悟之后,李七夜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这让他想到了一些可能。

    此时,李七夜双目变得深邃,喃喃地说道:“或者这也是一个转变的时候了,有人拥有天宝的确是了不得,但是,世间也不仅仅只有一件天宝而己,世事总是那么的让人难于意料!”

    李七夜心旷神怡,这一次领悟对于他来说收获实在是太大了,这让他打开了一扇门户,事实上这件事情在以前就曾经有人努力过。

    最终李七夜不由大笑一声,拍了拍手,站了起来,此时此刻李七夜是心怀大悦。

    “老师——”见李七夜终于回过神来了,一直在旁边待候着的夜欣雪走上前去,向李七夜深深一鞠身。

    在李七夜发呆的时候,她是不敢打扰李七夜,怕惊扰了李七夜沉思。

    李七夜从矮峰上收回了目光,目光落于夜欣雪的身上,看了看夜欣雪,淡淡一笑,说道:“你考虑好了。”

    夜欣雪已经是有备而来,此时她不再犹豫,虽然依然是有着三分的娇怯,但神态间已经是坚定了许多。

    “老师说得没错。”夜欣雪坚定地点了点头,说道:“我的确是应该走出来的时候,我的确不应该继续龟缩在自己的堡垒之中。”

    请关注萧生的公众号“萧府军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