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此时夜欣雪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有三分娇怯的她抬起头来,勇敢地望着李七夜,说道:“老师说的没错,我自小天赋平平,远无法与家族同辈相比,让我自惭形秽。我热爱看杂书是没错,但我不应该把它当作是自己无能的借口,也不能把它当作是我逃避现实的堡垒,所以我恳请老师教我。”

    说到这里,夜欣雪深深拜于地上,久久不起。

    “既然我是你老师,就会指点你。”李七夜轻轻地摆手,让夜欣雪站起来,看着她,徐徐地说道:“大道不易,不论是在修道上,还是学问上。就像你所看的那本传奇一样,你想去伪求真,那是需要一步一步去证实,一步一步去探讨。学问是如此,修道也是如此……”?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徐徐地说道:“……不论是你去修练,还是你想去做学问,又可者通达杂书,能让你走到最后的,那是需要一颗坚定不动的道心,只要你的坚持,只要你不能的忘却,才能让你走得更远。”

    此时李七夜的目光望着夜欣雪,而夜欣雪也沉默了一下,但她依然鼓气勇气,迎上李七夜的目光,十分认真与坚定,说道:“老师,我不是一个有才气的人,也不是什么有智慧的人,或者无法做到老师所想象的那样,但,我愿意去努力,我愿意去尝试,只要还有一线的机会,我都不愿辜负老师的期望。”

    “能有这样的想法也是一个很好的开端。”李七夜点头,说道:“没有谁一生下来就拥有一颗坚定的道心,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天赋可以一生下来就是绝世无双,但是,道心,这是需要打磨,需要沉淀,只要经历风雨,才能让你的道心稳定下来。只要你去努力,只要你去坚持,只要你不放弃,总会见得一颗真灼的道心。”

    夜欣雪默默地点头,虽然她还未能完全领悟李七夜这一席话,但她一句一字地铭记于心。

    “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说完转身就走。

    夜欣雪忙是跟上,她虽然不知道李七夜会教自己什么,但她愿意走出这样的一步。因为其他人都已经放弃她了,但李七夜没有。

    在她的家族中,比她优秀的同辈实在是太多了,虽然说她是家族中的长女,但在道行上被甩得远远的,更何况她这位喜欢看杂书,整天窝在书堆中像书呆子的长女,已经被家族的长辈完全不看好了,就是她的父母都觉得她这个长女不值得去培养,所以都不去管她,任由她自生自灭,更别说去指点她。

    甚至因为她喜欢看杂书,常常被家族中的同辈嘲笑或指指点点,而家中的长辈也常常因为这件事情斥训她,在长辈的眼中,她喜欢看杂书就是属于不务正业。

    也正是因为这样,这让夜欣雪逃避,不止是逃避修练,更是逃避家族中的人,所以她愿意来书斋,在这里对于她来说是海阔天空。在这里有着看不完的书,也没有任何人会来嘲笑她,没有人会对她指指点点。

    虽然说书斋这里海阔天空,但对于夜欣雪来说,心里面最深处依然有着最柔弱的地方,正如李七夜所说那样,她是在逃避,逃入了书海的堡垒,不敢走出自己的堡垒。

    事实上,她也知道自己在逃避,不敢走出自己的堡垒,直到今天遇到了李七夜,李七夜给了她一个机会,而且李七夜是不会嘲笑她,不会因为她喜欢看杂书而对于抱有偏见,李七夜给她打开了一扇窗门,这让夜欣雪愿意走出自己心里面的阴影,去拥抱阳光。

    在书庙,有着很多的藏书,处处皆是书,处处都是书室,不论是在山峰的岩石之下,还是深壑中的沟壑之中,都有着藏书。

    李七夜带着夜欣雪来到了一座山峰上,在这山峰上有一个石室,这个石室之内没有他物,只是四壁画满了壁画。

    更准确地说,这更像是某个小孩或者恶作剧的人在这里随意涂鸦,根本不是什么出自于大师之手的壁画。

    站在石室之内,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你既然是那么爱看杂书,涉猎甚广,那么,这就是考考你的时候了,你可以仔细看一下,这里都是什么样的寓意。”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夜欣雪精神为之一振,这个石室她是从来没有来过,因为书斋的藏书太多了,单是藏书都看不完,更别说是壁画这些了。

    现在李七夜这样说,她立即来精神了,她忙凑过去,仔细地看着这石室的壁画,或者说是鬼画符。

    这石室都被画满了图案,连穹顶都是如此。当你仔细看这些图案的时候,你会怀疑这是不是有人无聊的乱涂鸦,或者是有人在这里恶作剧,胡乱地鬼画符。

    因为这里的图案画得太丑了,丑到无法形容,甚至连三岁小孩都画不出这么丑的壁画来。

    但是当仔细看这些如此乱涂鸦的图案之时,夜欣雪却一下子被吸引了,她看得是津津有味,在这一刻夜欣雪整个人都被吸引过去,看着这一个个图案,她看得忘记了所有,连李七夜都忘记了。

    李七夜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等待着,十分的有耐心,甚至是像睡着了一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夜欣雪才看完了所有的壁画,这个时候她才打了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才记得李七夜在身边。

    “老师,我,我,我看得太入神了。”发现自己竟然忘记了李七夜的存在,这让回过神来的夜欣雪心里面有些不安。

    李七夜也没有责怪,只是淡淡一笑,说道:“求道,就是废寝忘食,这是十分美妙的体验。”

    “好了,我来考考你。”李七夜笑着站了起来,他随手一指,指着一幅壁画说道:“这是什么。”

    这幅壁画画得歪歪扭扭,站在那里的像是一头鹿,但它实在是被画得太丑了,竟然还有一条长长的鼻子,让人一看就好像这是一个刚学画的小孩子画的一样。在这头丑到无法形容的鹿的前面,还有三条歪歪曲曲的曲线,好像是这是随意添加的。

    “这,这鹿有鼻子,像是传说中的鸣鹿。我,我在一本书上看到过,有三条曲线,这是代表着泗水,因为鸣鹿踏泗水,这是一个神话,传说鸣鹿可主四方,但它的力量去来自于泗水。”看到这个图案,夜欣雪犹豫了一下,她不是很自信地说道。

    “说得很好。”李七夜点头,鼓励地说道:“你这已经很了不起了,能知道鸣鹿踏泗水的人那可是很少。”

    “真的吗?”听到李七夜这样的鼓励,这顿时让夜欣雪为之一喜,心里面一下子满满的喜悦。

    在以前如果说她跟别人说说一些神话什么的,根本没有人会用心去听,甚至是嗤之于鼻,久而久之,她也不愿意跟人说了。

    “是的,只有你能懂得这种寓意,才能去探索它的奥妙。”李七夜点头,徐徐地说道:“这个又是什么?”

    李七夜指着的图案是一个圆圈,圆圈之下有一只画得丑到不能再丑的小鸡,这个圆圈这完整,有一个小小的凹缺,看起来像是小孩子画出一的一个小圈圆。

    “这,这该是太仪伏夜凤,圆有凹缺为太仪,圆上有鸟,必为夜凤。”夜欣雪看着这个图案,说道:“夜凤入黑夜,必有灾难。”

    “说的不错。”李七夜点头,补充地说道:“在这个寓意之中你还留意的是太仪,太仪出于混沌,遇黑暗则主光明,遇光明则主黑暗。夜凤入黑暗,必有灾难,所以太仪主光明,伏之。”

    “是这样呀——”听到李七夜的补充,夜欣雪怔了怔,然后又心里面为之一喜,说道:“我还以为只讲夜凤。”

    “这个是什么?”李七夜又指着另一个图案,说道。

    …………………………

    就这样,李七夜一一指着图案给夜欣雪去辨认,夜欣雪仔细去解读,当她有不懂的,李七夜就一一为她解说,她有遗漏的李七夜就为她补充。

    说实在话,这里看起来像鬼画符一样的图案,却涉及了一个又一个神话,一只又一只的神兽或者是不详,只有学识广博的人才真正知道这些神话或者寓意。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懂这寓意,你才能去领悟这里面的奥妙,你才能把目光投于这寓意之中,在这寓意之中这将会给你打开一条大道。”当夜欣雪辩认完了所有图案之后,李七夜赞赏地说道。

    得到李七夜的赞赏,夜欣雪满怀惊喜,十分的激动,很少有人能对她如此的赞美,更重要的是对她的学识如此的认同,她缺少这种被认同的感觉。

    好不容易,夜欣雪从激动中回过神来,然后吃惊地对李七夜说道:“老师的意思是说,这里所有的壁画是一个功法?”

    说着,她不由吃惊地望着这石室中的所有图案,虽然这里面的图案都是涉及了一个又一个神话,但她还没有往其他方面去想。

第2062章 每个人都有小秘密    当夜欣雪走入书斋的时候,李七夜不由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两个大男人却不如一个女孩子,这就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夜欣雪在李七夜面前坐下,她是有着三分的娇怯,但她还是抬头看着李七夜,最后轻轻地说道:“老师,我留在书斋,就是为了学习的。”

    事实上,一直以为没有几个学生真正愿意留在书斋的,如果说有学生愿意留在书斋,不是有其他的目的,就是把书斋当作跳板,然后往其他的书堂转跳。

    “我知道,这我也的确是相信你。”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比起他们两个来,你留在书斋就更纯粹,你留在书斋,的确是为了有更多的杂书可看。”

    说到这里,李七夜盯着夜欣雪,说道:“但是,你有想过问有,在你选择这样的一条道路的时候,其实内心里面也是一种逃避?”“内心里面的一种逃避?”夜欣雪不由为之愕了一下,她自己都怔了怔,说道:“我,我不是的,我真的喜欢读书。”

    “这个我的确不怀疑,我也的确相信你喜欢涉猎各种杂书,但这也是你的一个堡垒,这是你心里面的一个结。”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你出身于怎么样的世家,我就不去多说了。至少在你们家族里面,你天赋不如其他人,在一个大家族之中作为一个长女,这只怕给了你很大的压力……”“……在这样的压力之下,作为一个女孩子,特别是你这种个性不是很强,有些娇弱的女孩子来说,面对竟争的时候并不是迎难而上,选择了逃避。而你喜欢看书,看了杂书也多,这给了你借口,有这样的借口,让你自暴自弃,在修道之上是滞停不前。同时,这样的一个爱好也让你有了一个堡垒,只有你遨游在书海中的时候,你才会得到安慰,才会忘记让你感到害怕的竟争。”

    李七夜娓娓道来,对夜欣雪的情况作了一个作面的剖析。

    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顿时让夜欣雪震惊了,整个人是呆如木鸡,对于她来说,她来书斋因为邀不起学费!也不仅仅是因为爱看书那么简单,就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这是一种逃避。

    夜欣雪从来没有跟外人说过自己的情况,就算是金环铁臂和刘老头刘金胜,她都没有跟他们说,在天神书院没有人知道她的情况,但现在却被李七夜道破。

    更让夜欣雪呆如木鸡的是李七夜对她的剖析是裸的,好像他一片一片地切开了她的心脏,把她整个人看得一清二楚,连她内心最柔软的东西都被他看得一清二楚。

    “你,你,你怎么知道的”这把夜欣雪吓住了,她不由一下子跳了起来,下意识地捂了一下身子,在这一刻她感觉自己完全一般站在李七夜面前。

    “没有什么事能逃得过我的眼睛,这又有何难呢。”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夜欣雪被震惊得站在那里,久久回不过神来,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她心里面的震惊才慢慢缓过来,她惊悸未定地看着李七夜。

    “放心,我不是偷窥狂,只不过这种小事情逃不过我一双眼睛而己。”在夜欣雪惊魂未定的时候,李七夜不由淡淡地说道。

    好不容易,夜欣雪缓过神来之后,她重新坐在李七夜面前,尽管被李七夜说中了心中最柔弱的地方,但她依然有些不甘心,有些不服气,辩解地说道:“我,我,我真的喜欢读书,这是我最喜欢做的事情。”

    “但,你也是在逃避。”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喜欢看杂书,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并没有什么错误。但,如果你把它作来一种逃避的手段,退缩的堡垒,那就是你对息的爱好不够彻底,它还是你的工具,不是你的喜爱。”

    说到这里,李七夜盯着夜欣雪,说道:“所以,今天我在这里,我作为老师,在我这里,你可以作一个选择。爱好,依然是爱好,但这是十分坦然的爱好,我的确喜欢看杂书,只不过这不是逃避。你既然以坦然去热爱着自己的爱好,也能坦然去面对自己的修练,让自己走出这个堡垒,不再是让自己的修行滞停不前。”

    “并不是说,爱好某一件东西,就一定需要去放弃某些事情。”李七夜徐徐地说道:“爱好看杂书,和努力修练,并不冲突。如果说,爱好只是你逃避的借口和堡垒,那就是你在玷污自己的爱好,热爱的不够彻底。当你努力修行之时,依然爱好着自己的爱好,这才是你要走的道路。”

    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让夜欣雪陷入了沉默,她的确是家族的长女,比起兄弟妹姐来,她的天赋差得不小,自小给了她很大的压力,这让她逃避入了书海的世界,这也让她逃到了书斋。

    “不论是做什么事情,想走得更远,莫过于一颗道心,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李七夜徐徐地说道:“只要你克服了自己心里面的畏惧,你才会现海阔天空,到了那个时候,你想看什么书都行,你想去哪里找什么书或者是考研什么人族传说的事迹都行。”

    “我,我,我……”夜欣雪艾艾期期,说了大半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走出自己心里面的畏惧,还需要靠你自己。”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你是继续龟缩在自己的书海中,还是想走出这个堡垒,去拥抱自己的畏惧,那就看你自己的选择了。你可以考虑一下,并不急着一下子答应我。”

    夜欣雪一时之间答不上话来,最后只好沉默着。

    “去吧。”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对外面叫道:“下一位。”

    夜欣雪站了起来,默默地离开了。而站在外面的金环铁臂和刘金胜他们两个人本是都想让彼此先进来,但是刘金胜年老脸皮厚,站在最外面,当作什么都没听见,这只好轮到前面的金环铁臂了。

    金环铁臂走进来之后,向李七夜深深一鞠身,满脸笑容地说道:“老师好。”

    看起来金环铁臂年纪比李七夜大,但此时他表现的像是一个十分乖巧听话的学生。

    李七夜看着金环铁臂,徐徐说道:“你留在书斋,又是为了什么呢?”

    “嘿,嘿,嘿,不瞒老师,我是有一点小心思的。”金环铁臂干笑一声,说道:“听说书斋很多壁画石雕都很值钱,所以我拓下来准备出去卖点零花钱。”

    “你知道吗?”李七夜目光闪动了一下,盯着金环铁臂,徐徐地说道:“我这个人不喜欢别人在我面前耍小聪明,而且王敖的子孙,也不应该辱没他的英名。”

    “你,你,你怎么知道的!”这话一出,把金环铁臂吓得了大跳,像见鬼一样盯着李七夜。

    因为他从来没跟人说过他的出身,然而李七夜不止是一口道出了他的来历,也一口叫出了他祖先的名字,这真的是把金环铁臂吓住了。

    “这瞒不了我的双眼。”李七夜十分平淡地说道。

    金环铁臂一时惊魂未定,就好像见鬼一样看着李七夜,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过心里面的震惊。

    “老师,你,你这是有妖术吗?”金环铁臂惊魂未定地说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这算什么妖术,一看你便知道是王敖的子孙。”

    “老师认识我的老祖先?”此时金环铁臂嘴巴都张得大大的,毕竟他老祖宗是死了很久的人了,但是天神书院的老师一切皆有可能。

    对于金环铁臂的话李七夜是含笑不语,只是平静地坐在那里。

    金环铁臂呆了呆,最后他搔了搔头,说道:“老师既然都能说出我的出身,我,我,也不好隐瞒什么。是的,我是王家子孙,只是现在的王家已经不是以前的王家了,家道已经衰落,绝学已经遗失。”

    “所以你想回到天神书院,找回你祖宗的功法。”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这个老师都能猜得出来?”李七夜这话再一次让金环铁臂目瞪口呆,嘴巴张得大大的。

    “有什么猜不出来,王敖就是书斋出身的,所以你就回来了。”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

    这一刻让金环铁臂抽了一口冷气,最终他是心服口服,五体投体,说道:“老师乃是神人,天神书院的老师就是了不起,不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所能相比。”说着,不如竖起大拇指。

    “呵,呵,呵,不瞒老师,我的确回来寻找我们老祖宗的秘笈的。”金环铁臂干笑地说道:“我们王家一直流传说,我们老祖宗把功法刻在了书斋的某一个地方,但却没有说明。以前历代祖先手中握有秘笈,所以从来没想过这件事情。到了我们这一代,已经是功法流失,所以想尝试一下,但是就是找不到,不知道在哪里。”

    原来金环铁臂是出身于大家族,只是已经没落了,他们的祖先是一个十分强大的上神,而且也是出身于书斋。

    正是因为如此,当他们家族的秘笈流失之后,金环铁臂才会回书斋寻找他们祖先的秘笈。

    ps:推荐作者朋友的一本书大道之争他既不是废材,也不是天才,方哲只是修真界里的一个普通低阶散修,但是他依旧不屈不挠,执着乃至顽固,一步一步向着大道迈进!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