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往天神书院而去,陶婷也紧跟上,她想起了刚才的问题:“李道兄是要去哪个学堂呢?”“书斋。”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书斋?”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陶婷不如愕了一下,李七夜的话完全是出于她的意料。

    天神书院的确是有五个学堂,人宗、帝府、圣院、百堂、书斋。

    但如果真正的计较起来,很多人所谈的是人宗、帝府、圣院、百堂这四个学堂,那怕人宗很少招学生,而且只招一二个学生,但人宗依然是让人津津乐道。

    反而书斋是很少学生去谈论,甚至可以说,如果有得选择的话,没有多少人愿意去选择书斋这样的一个学堂。

    虽然说,书斋是天神书院的一部分,书斋也传道授法,天神书院的老师也会向书斋的学生传授功法、讲解大道的奥妙,但更多时候书斋的学生是学习十三洲的修士界历史或者是阅读十三洲的风土人情。

    对于一个有心修道的人来说,拜入天神书院当然是为了修练大道,当然是为了有一天能承载天命。

    试想一下,让一位修士去学习十三洲的修士界历史,去撰写十三洲的风土人情,只怕没有几个修士愿意去干,大家来天神书院都是想学到飞天遁地的本事,又有谁愿意去当一个书呆子呢。

    所以一直以来书斋的学生是寥寥无几,虽然不如人宗那么罕有稀少,但也多不到哪里去。

    就比如现在这一届的书斋,听说整个书斋也仅仅只有几个学生而己。

    所以此时此刻,陶婷不由多看了李七夜一眼,虽然她与书斋没有什么往来,但书斋的几个学生名字她都知道,但就是没有李七夜这个名字。

    “道兄这是——”陶婷都不知道该如何询问李七夜好。

    看着陶婷那个模样,李七夜就想逗逗她,笑着说道:“我是新来的不行呀?”

    “只是,这个学期不招新生。”陶婷轻皱了一下眉头,都有些为李七夜操心,说道:“如果道兄想入书斋的话,只怕是要白跑一趟了,至少要等到下一届开学了才有机会了。”

    李七夜悠闲地笑着说道:“既然都来了,那就进去看看呗,世间的很多事情都说不准,有事者,事竟成嘛,说不定我运气好,一不小心就进去了。”

    “这也是。”陶婷想了想,觉得李七夜这话也有道理,她对李七夜有亲切感,不由热心地说道:“道兄,书斋离南门最近,道兄要去书斋最好走南门。南门正好有我们百堂的学长负责,我认识他们,我带道兄去。”说着为李七夜带路。

    李七夜本来是想逗一下陶婷,没有想到这个小姑娘竟然是如此的热情,这让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在这恍然之间,在陶婷的身上他又好像是看到熟悉之人的影子一样。

    天神书院占地极为广阔,与其说是一个书院,更不如是一个疆国更为准确,整个天神书院拥有的山河是广阔无边,占地上百万里,可以说整个天神书院拥有的山河不会比任何大教疆国小。

    就算是陶婷带着李七放飞跃了,速度是十分快了,但赶到天神书院的南门,那也是需要花小半天的功夫。

    在前往南门的途中,两人本是无话,陶婷又想起了一件事情,她忍不住问李七夜,说道:“李道兄,有一件事不知道该不该问?”“但说无妨。”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陶婷想了一下,问道:“上次李道兄来我陶村,只怕是不仅仅是路过吧?当然,若有冒失之处,还请李道兄见谅。”

    “是的。”李七夜看了陶婷一眼,也没有瞒她,徐徐地说道:“我正好去看一看。”

    陶婷听到这话,不由犹豫了一下,沉吟片刻,最终还是开口问道:“是我们村中的那座小庙吗?”

    事实上,她在心里面已经猜到了一些了,她在心里面敢肯定,李七夜来他们陶村,肯定是为了那座小庙而己。

    李七夜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正是那小庙,很久没有去看看好,正好有这个时候,就去看看。”

    “小庙中有什么呢?”这一次陶婷想都没有想,脱口说道。

    对于这座小庙,陶婷也是十分的好奇,她问过村里的所有老人,谁都不知道这座小庙是怎么样的来历,谁也不知道这座小庙究竟是什么时候建的,在年纪最大的老人记忆中,小庙在很早很早就有了,而且他们父亲之前就有了,或者他们陶村一开始的时候就有这一座小庙了。

    陶婷对这座小庙充满了好奇,在以前这一座普通的小庙并不引人注意,她小时候生活在小庙中也没有去留意,这样的一座小庙就好像是他们陶村生活中的一部分一样,大家都习惯了它的存在了。

    但这一次却彻底的让陶婷对小庙有无穷的好奇心,她想打开这座小庙,但不论她怎么样的努力,都是打不开这座小庙,那怕是她用尽了九牛二虎的力量,都一样无法打开这座小庙。

    最后陶婷手段用尽了,依然无法打开那扇看起来平凡的木门。

    虽然说陶婷她自己不敢说是一位绝世高手,她在天神书院的百堂之中也算是一位佼佼者,单以力气而言,她就可以力拔山岳,但却偏偏无法撼动那扇看起来很普通的木门。

    完全无法打开这扇木门,这让陶婷彻底明白这座小庙根本就不像看来那么简单,这座小庙中一定藏有大秘密,但她却无法知道这个秘密。

    所以,在这个时候她不由想到了突然到来的李七夜,但李七夜已经离开了,人海茫茫,又让她往哪里去寻找李七夜呢。

    这一次意外地见到李七夜,这不免让陶婷为之惊喜,所以此时她忍不住问起李七夜有关于小庙的事情。

    李七夜看了看陶婷,此时陶婷也看着李七夜,她那一双秀目中充满了希冀,充满了向往。

    看着这样的眼神,李七夜心里面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当年他又何尝不是看到这样的一双眼睛呢,又何尝不是看到这样的充满希冀、充满向往的眼神呢。

    “当然,若是李道兄不愿意说,那是小妹唐突了,就当小妹没问过。”见李七夜沉默,陶婷以为李七夜不愿意说,忙是解围地说道。

    李七夜心里面轻轻地叹息一声,淡淡地说道:“并非是我不愿意去说,这种东西有时候也讲点机缘,讲点缘份,若是没有那个缘份,就算你知道了也无法强求,它只会像一枚钉子一样钉在你心里面,让你拔之不去,会成为你道心中的魔障。”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陶婷愕了一下,十分的意外。

    “如果你真想知道,那就多用心。”说着,李七夜指了指自己的心脏,轻轻地说道:“用心去感受,用心去聆听,只有你的心去听了,去感受了,你就能打开一扇门。”

    “用心?”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陶婷不由为之怔了一下。

    李七夜点了点头,看着陶婷,轻轻地说道:“但,你要记住,当你打开一扇门之后,世界也会为你关上另一扇门。这样的事情在世间没有对与错可言,只是看你的选择,看你们自己怎么去走?”“关上另一扇门?”陶婷不由喃喃地说道,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充满了玄机,让她都无法去领悟。

    李七夜只好是轻轻地叹息一声,若是换作是在以前,他是不会告诉陶婷,毕竟他们的祖先已经作出了选择了,但现在时代不一样了,大世将尽,未来充满了凶险,所以李七夜给了陶婷一个选择,也是给了他们陶村一个选择。

    至于未来他们能怎么样走,那就只有靠他们自己了,毕竟他们祖先曾经想让子孙远离喧嚣杀伐,只希望子孙历代平静地繁衍下去而己。

    不知觉间,李七夜和陶婷来到了天神书院的南门了。

    在天神书院的南门人影寥寥无几,只有三五个学生在那里负责登记和迎接学长学弟们回来。

    因为南门是一个比较偏僻的山门,它离其他学堂都远,唯有比较近的就是书斋,而且书斋也没有几个同学,所以从南门回来的学生没有几个。

    当李七夜和陶婷出现在南门的时候,让留在这里相迎的学生都不由双目一亮,当然大家的目光都停留在了陶婷身上。

    陶婷也是一个大美女,虽然是无法与梅素瑶这样的绝世美女相比,但她也是一个清秀脱雅的美女。

    “婷学妹,你那么早就回来了,你们陶村离学院那么远,我还以为你会慢几天才回来呢?”在这里的几位学生中走出一个年纪最大也最英俊最有气势的男学生来,他十分热情地对陶婷说道,他对陶婷大有献殷勤的意思。

    “村里面没有什么事,所以我就提早回来了。”陶婷也是一个平易近人的女孩子,并不高高在上,也不显得冷傲,说道。

    “你们村离学院甚远,我还担心学妹路途遥远,想去陶村接学妹回来,没有想到却被老师安排在这里迎接同学们,实在是过意不去。”这位男学生忙着向陶婷大献殷勤。

    “多谢严学长。”陶婷点头说道:“这位是李道兄,他也是与我同行的,他今日是来书斋的。”

    此时陶婷也把这位男学生为李七夜介绍,说道:“李道兄,这位是我们百堂的杰出天才,严尘生学长。”

    当陶婷介绍的时候,这位叫严尘生的男学生和其他在场的男学生这才去注意到李七夜,可以说在此之前他们的注意力都在陶婷身上,李七夜这么平凡的一个青年,他们看一眼之后就不会去多留意。

    一听到李七夜与陶婷一路同行,严尘生在心里面有些不乐意了,他本来就对陶婷有意思,现在李七夜一个陌生男子却与陶婷同行,这让他心里面多少有些不痛快。

    而陶婷则对李七夜感到亲切,所以为李七夜说些好话而己。

    “你是书斋的学生吗?”严尘生看了李七夜一眼,态度完全不一样,特别是看到李七夜那毫不起眼的模样,更是心生慢怠,根本不把李七夜放在眼中。

    毕竟严尘生是百堂中杰出的学生,而李七夜这样的平凡无比的人根本就对他构不成什么威胁,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

第2055章又见陶婷    天神书院,当李七夜来到天神书院之外的时候,新学期报到时间也快结束了,山门外也显得冷清了很多。

    远远眺望天神书院的时候,李七夜不由有些感慨,人来人往,一代又一代的天骄离去,又一张张陌生而稚气的脸庞出现,不管是怎么样的变化,天神书院依然是屹立不倒。

    如果说,真的有一天天神书院都倒了,那么百族也危险了,未来的百族甚至有可能摇摇欲坠。

    并不是说天神书院是百族的基根,但是百族若是失去了天神书院,只怕会少去了那一份的朝气,会缺失了那一份的容纳。

    天神书院不同于任何门派,天下门派都有自己的狭隘一面,而天神书院却刚好相反,它是容纳八方,招览百族圣贤。

    可以说,一个学生从天神书院毕业,不见得是他们的道行精进了多少,但他们的见识,百族间的相互磨合,那一定会有着很大的拓展。

    天神书院不止是为每一个时代培养出了人才,也是为百族的每一个时代打开了纽带,让百族的年轻一代有了更广阔的天地,让百族的互往与友好提供了更多的可能。

    所以说,在骄横洲,可以没有古府这样的传承,也可以没有奇竹山这样的门派,但却不能没有了天神书院。

    没有了古府这种一门七派的传承,以后有其他的帝统仙门可以晋升,但是如果天神书院没有了,就无法再去重建。

    因为世间没有第二个飞仙帝,也没有第二个终南神帝,在某种程度上来讲,天神书院不仅仅是飞仙帝的心血,也是终南神帝的杰作。

    看着这广袤无比的山河,李七夜不免有所感慨,天神书院容纳过无数的人杰,九界的不少仙帝都曾经在这里任教过,在过去的岁月之中他也曾经在这里任教过。

    只不过他并没有像飞扬仙帝、浩海仙帝他们那样在此留下了声名,他依然是那只阴鸦,依然是幕后的存在,所以曾有一个个无敌之辈由他所教出来,但他在天神书院没有留下只言片语,也没有留下他的大名。

    时间流逝,该离开的终究是离开了,如明仁仙帝,又如六道人王。不管你是多么无敌的存在,终究有一天会离开的时候,但天神书院依然还在,它依然是朝气蓬勃。

    李七夜还没有抵达山门,远远眺望天神书院那壮丽的山河,把这片山河收于眼底,不由想起了一些人一些事。

    在这书院之中,曾经有一张张带着稚气的脸庞进来,最终走出去,成为名动八方的无敌之辈,但当今天他回来的时候,天神书院依然还在,这些人却已经不在了。

    在李七夜到来之时,也有一些学生行色匆匆,这些学生都忙着赶回学院,当这个时候才回来的学生,多数是属于出身比较一般的学生了。

    因为出身于帝统仙门或者是大教疆国的学生都能在开学的时候及时赶回学院,因为他们拥有着更多的钱财,可以通过道门传送过来,跨越遥远的天地,让他们有着充裕的时候回到学院,与同学们打成一片。

    至于出身小门小派或者是出身于草根的修士,那就比较这容易了,他们在学院放假的时候,不是出去历练就是回家探亲,他们不少人多数是步行或者是飞跃,或者攒点积蓄小范围内通过道门跨越,所以这些学生赶回来的时候,一有什么小意外,就常常会在开学结束的时候才赶到。

    所以当李七夜远眺天神书院的时候匆匆忙忙的学生没有多少人会去多看李七夜一眼,毕竟李七夜也长得不出众,十分的平凡,再说了,这些学生也急着赶着回学院,没有时间去理会李七夜这样的一个陌生人。

    最终,李七夜收回目光,缓缓往天神书院走去。

    “李道兄——”就在李七信息往天神书院缓缓走去的时候,身后响起了声娇呼,此时一个女子急忙赶了上来。

    这是一个美丽动人的女子,她正是陶村的陶婷,她追上李七夜的时候瓜子脸儿是红扑扑的,有些忽促地喘气,耸起的****起伏不止。

    李七夜驻足,看了看她,只是淡淡地一笑。

    “李道兄,我们又见面了。”陶婷见到李七夜,也是十分的意外,不由有三分惊喜地说道。

    她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李七夜,自从在陶村一别之后,她以为再也见不到李七夜了。

    “人生何处不相逢。”李七夜淡淡一笑,悠闲地说道:“只要有缘,总会相遇的。”

    不管如何说,能再见到李七夜,陶婷还是有三分的惊喜,那怕在陶村她对李七夜有所戒备,但在心里面总对李七夜有着莫明的亲切,这种感觉完全是说不出来,总之李七夜给她的感觉就好像是自己家人一样。

    陶婷看着李七夜,有三分惊喜,在天神书院外遇到李七夜,她更以为李七夜也是天神书院的学生了,说道:“原来道兄也是天神书院的学长呀,小妹是百堂的,不知道学长是哪一个学堂的?”

    以天赋而论,陶婷的天赋在凡间的确是很顶尖,但是天神书院可是百族天才汇聚之地,所以以陶婷这样的天赋在天神书院就不见得出众了,只能说是不错。

    在天神书院,人宗这样的学堂,大家想都别想了,至于帝府,想进入也是十分的困难,可以说,能进帝府的人都是当今天下天赋最高最顶尖的天才,这样的天才堪称绝世天才,如上一届的人圣就是最好的代表,这一届的梅素瑶也是一个例子。

    圣院也向外招收无数学生,只不过圣院的弟子也很高,也需要天赋很高的学生才能进,所以说圣院的不少学生本身就是出身于大教疆国,甚至有可能是大教疆国的传人。

    百堂是最驳杂的一个学堂,可以说进入百堂的学生是三教九流都有,有草根出生的学生,也有大教出身的学生,甚至有可能是一些有意隐瞒身份的学生。

    而且百堂也是最容易进入的学堂,想进入百堂有两种方法,一是通过天神书院的考核;二,缴纳足够的混沌石。

    像帝府、圣院这样的学院,不是你有钱就能进来的,百堂却不一样,那怕你是烂成一坨屎,只要你缴得起足够的混沌石,你也就能进入百堂学习。

    所以说百堂是最驳杂的学堂,在这里有三教九流的学生。如果说从帝府、圣院出来的学生必定能成材,那么百堂出来的学生就不一定了,百堂出来的学生甚至有可能是蠢物一个,废物一个。

    有些二世祖就是家里面用钱把他送进百堂,用来镀镀金,借一借天神书院的名声。

    当然这并不是说百堂就一无世处,相反,百堂的学生占了天神书院学生的百分之八九十,而且千百万年以来,百堂为百族输出了大量的人才,在每一个时代百族中不少成名的强者都是出身于百堂。

    而且百堂也曾出过仙王和了不起的上神,比如说齐临世家的创始人齐临仙王就曾经是百堂的学生,而踏星上神也曾经是百堂的学生。

    可以说,百堂曾经为百族输出了大量的人材,不少的上神都曾经是在百堂就读过。

    陶婷当然是没有钱买进来了,她是被百堂的老师挑选中,最终经过天神书院的考核,成为了天神书院的学生。

    可以说,作为一个偏僻山村的小女孩,陶婷能拜入天神书院,那是彻底的改变了她的命运,连他们陶村所在的疆国知道了陶婷成为天神书院的学生之后,这个疆国的皇帝都亲自相迎,执大礼。

    李七夜看了看陶婷一眼,淡淡地笑着说道:“你天赋不算是绝世,但根基很扎实,道根好,众神诀修练得很出色,以你今天的成绩,可以入圣院了。”

    在天神书院,学生的学堂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比如说,你一开始是进入百堂,如果你进步快,成绩好,你就有机会晋升入圣院,而圣院的学生也有机会晋升入帝府。

    “多谢李道兄的夸奖。”陶婷温润如玉,并没有因此而骄傲,她显得温柔,说道:“我还需要打磨,老师说,这个学期结束之后,可以考核一下。”

    要知道,对于一个从凡人出身的山村小女孩来说,从百堂到圣院,那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这也可以说是一种荣耀,一件光宗耀祖的事情。

    如果说陶婷真的升为圣院的学生了,只怕他们陶村所在的疆国,他们疆国的皇帝会邀请陶婷出任这个王朝的国师了。

    “世事,就是无法避免的。”看着眼前温润如玉的陶婷,李七夜不由有些感慨,他们的祖先曾经想让子孙平平凡凡做个凡人,世世代代与修练相绝缘,但最终他们这样一个偏僻的小村庄,还是有这样的一个小女孩走上了祖先的道路,只不过她并不知道他们的祖先曾经有过无上的荣耀而己。

    “李道兄的意思——”陶婷没听明白李七夜这话的意思,不由疑惑地说道。

    “没什么。”李七夜只是笑了笑,徐徐地说道:“大道漫漫,且行且珍惜,这也是一种缘份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