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天神书院,当李七夜来到天神书院之外的时候,新学期报到时间也快结束了,山门外也显得冷清了很多。

    远远眺望天神书院的时候,李七夜不由有些感慨,人来人往,一代又一代的天骄离去,又一张张陌生而稚气的脸庞出现,不管是怎么样的变化,天神书院依然是屹立不倒。

    如果说,真的有一天天神书院都倒了,那么百族也危险了,未来的百族甚至有可能摇摇欲坠。

    并不是说天神书院是百族的基根,但是百族若是失去了天神书院,只怕会少去了那一份的朝气,会缺失了那一份的容纳。

    天神书院不同于任何门派,天下门派都有自己的狭隘一面,而天神书院却刚好相反,它是容纳八方,招览百族圣贤。

    可以说,一个学生从天神书院毕业,不见得是他们的道行精进了多少,但他们的见识,百族间的相互磨合,那一定会有着很大的拓展。

    天神书院不止是为每一个时代培养出了人才,也是为百族的每一个时代打开了纽带,让百族的年轻一代有了更广阔的天地,让百族的互往与友好提供了更多的可能。

    所以说,在骄横洲,可以没有古府这样的传承,也可以没有奇竹山这样的门派,但却不能没有了天神书院。

    没有了古府这种一门七派的传承,以后有其他的帝统仙门可以晋升,但是如果天神书院没有了,就无法再去重建。

    因为世间没有第二个飞仙帝,也没有第二个终南神帝,在某种程度上来讲,天神书院不仅仅是飞仙帝的心血,也是终南神帝的杰作。

    看着这广袤无比的山河,李七夜不免有所感慨,天神书院容纳过无数的人杰,九界的不少仙帝都曾经在这里任教过,在过去的岁月之中他也曾经在这里任教过。

    只不过他并没有像飞扬仙帝、浩海仙帝他们那样在此留下了声名,他依然是那只阴鸦,依然是幕后的存在,所以曾有一个个无敌之辈由他所教出来,但他在天神书院没有留下只言片语,也没有留下他的大名。

    时间流逝,该离开的终究是离开了,如明仁仙帝,又如六道人王。不管你是多么无敌的存在,终究有一天会离开的时候,但天神书院依然还在,它依然是朝气蓬勃。

    李七夜还没有抵达山门,远远眺望天神书院那壮丽的山河,把这片山河收于眼底,不由想起了一些人一些事。

    在这书院之中,曾经有一张张带着稚气的脸庞进来,最终走出去,成为名动八方的无敌之辈,但当今天他回来的时候,天神书院依然还在,这些人却已经不在了。

    在李七夜到来之时,也有一些学生行色匆匆,这些学生都忙着赶回学院,当这个时候才回来的学生,多数是属于出身比较一般的学生了。

    因为出身于帝统仙门或者是大教疆国的学生都能在开学的时候及时赶回学院,因为他们拥有着更多的钱财,可以通过道门传送过来,跨越遥远的天地,让他们有着充裕的时候回到学院,与同学们打成一片。

    至于出身小门小派或者是出身于草根的修士,那就比较这容易了,他们在学院放假的时候,不是出去历练就是回家探亲,他们不少人多数是步行或者是飞跃,或者攒点积蓄小范围内通过道门跨越,所以这些学生赶回来的时候,一有什么小意外,就常常会在开学结束的时候才赶到。

    所以当李七夜远眺天神书院的时候匆匆忙忙的学生没有多少人会去多看李七夜一眼,毕竟李七夜也长得不出众,十分的平凡,再说了,这些学生也急着赶着回学院,没有时间去理会李七夜这样的一个陌生人。

    最终,李七夜收回目光,缓缓往天神书院走去。

    “李道兄——”就在李七信息往天神书院缓缓走去的时候,身后响起了声娇呼,此时一个女子急忙赶了上来。

    这是一个美丽动人的女子,她正是陶村的陶婷,她追上李七夜的时候瓜子脸儿是红扑扑的,有些忽促地喘气,耸起的****起伏不止。

    李七夜驻足,看了看她,只是淡淡地一笑。

    “李道兄,我们又见面了。”陶婷见到李七夜,也是十分的意外,不由有三分惊喜地说道。

    她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李七夜,自从在陶村一别之后,她以为再也见不到李七夜了。

    “人生何处不相逢。”李七夜淡淡一笑,悠闲地说道:“只要有缘,总会相遇的。”

    不管如何说,能再见到李七夜,陶婷还是有三分的惊喜,那怕在陶村她对李七夜有所戒备,但在心里面总对李七夜有着莫明的亲切,这种感觉完全是说不出来,总之李七夜给她的感觉就好像是自己家人一样。

    陶婷看着李七夜,有三分惊喜,在天神书院外遇到李七夜,她更以为李七夜也是天神书院的学生了,说道:“原来道兄也是天神书院的学长呀,小妹是百堂的,不知道学长是哪一个学堂的?”

    以天赋而论,陶婷的天赋在凡间的确是很顶尖,但是天神书院可是百族天才汇聚之地,所以以陶婷这样的天赋在天神书院就不见得出众了,只能说是不错。

    在天神书院,人宗这样的学堂,大家想都别想了,至于帝府,想进入也是十分的困难,可以说,能进帝府的人都是当今天下天赋最高最顶尖的天才,这样的天才堪称绝世天才,如上一届的人圣就是最好的代表,这一届的梅素瑶也是一个例子。

    圣院也向外招收无数学生,只不过圣院的弟子也很高,也需要天赋很高的学生才能进,所以说圣院的不少学生本身就是出身于大教疆国,甚至有可能是大教疆国的传人。

    百堂是最驳杂的一个学堂,可以说进入百堂的学生是三教九流都有,有草根出生的学生,也有大教出身的学生,甚至有可能是一些有意隐瞒身份的学生。

    而且百堂也是最容易进入的学堂,想进入百堂有两种方法,一是通过天神书院的考核;二,缴纳足够的混沌石。

    像帝府、圣院这样的学院,不是你有钱就能进来的,百堂却不一样,那怕你是烂成一坨屎,只要你缴得起足够的混沌石,你也就能进入百堂学习。

    所以说百堂是最驳杂的学堂,在这里有三教九流的学生。如果说从帝府、圣院出来的学生必定能成材,那么百堂出来的学生就不一定了,百堂出来的学生甚至有可能是蠢物一个,废物一个。

    有些二世祖就是家里面用钱把他送进百堂,用来镀镀金,借一借天神书院的名声。

    当然这并不是说百堂就一无世处,相反,百堂的学生占了天神书院学生的百分之八九十,而且千百万年以来,百堂为百族输出了大量的人才,在每一个时代百族中不少成名的强者都是出身于百堂。

    而且百堂也曾出过仙王和了不起的上神,比如说齐临世家的创始人齐临仙王就曾经是百堂的学生,而踏星上神也曾经是百堂的学生。

    可以说,百堂曾经为百族输出了大量的人材,不少的上神都曾经是在百堂就读过。

    陶婷当然是没有钱买进来了,她是被百堂的老师挑选中,最终经过天神书院的考核,成为了天神书院的学生。

    可以说,作为一个偏僻山村的小女孩,陶婷能拜入天神书院,那是彻底的改变了她的命运,连他们陶村所在的疆国知道了陶婷成为天神书院的学生之后,这个疆国的皇帝都亲自相迎,执大礼。

    李七夜看了看陶婷一眼,淡淡地笑着说道:“你天赋不算是绝世,但根基很扎实,道根好,众神诀修练得很出色,以你今天的成绩,可以入圣院了。”

    在天神书院,学生的学堂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比如说,你一开始是进入百堂,如果你进步快,成绩好,你就有机会晋升入圣院,而圣院的学生也有机会晋升入帝府。

    “多谢李道兄的夸奖。”陶婷温润如玉,并没有因此而骄傲,她显得温柔,说道:“我还需要打磨,老师说,这个学期结束之后,可以考核一下。”

    要知道,对于一个从凡人出身的山村小女孩来说,从百堂到圣院,那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这也可以说是一种荣耀,一件光宗耀祖的事情。

    如果说陶婷真的升为圣院的学生了,只怕他们陶村所在的疆国,他们疆国的皇帝会邀请陶婷出任这个王朝的国师了。

    “世事,就是无法避免的。”看着眼前温润如玉的陶婷,李七夜不由有些感慨,他们的祖先曾经想让子孙平平凡凡做个凡人,世世代代与修练相绝缘,但最终他们这样一个偏僻的小村庄,还是有这样的一个小女孩走上了祖先的道路,只不过她并不知道他们的祖先曾经有过无上的荣耀而己。

    “李道兄的意思——”陶婷没听明白李七夜这话的意思,不由疑惑地说道。

    “没什么。”李七夜只是笑了笑,徐徐地说道:“大道漫漫,且行且珍惜,这也是一种缘份吧。”

第2054章天才辈出    新的学期开始了,不少学子纷纷返回天神书院,让冷清了好一段时间的书院又再一次热闹起来。

    同时随着一些帝统仙门的传人到来,这也引起了不少的浪潮,毕竟很多帝统仙门或者是大教疆国的传人回来之后,他们都是出手大方,会送不少好东西给同班同学。

    这也是帝统仙门和大教疆国的传人来天神书院学习的一个目的之一,广交朋友,为自己未来的道路奠定基础。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许多学子归来的时候,突然间天神书院上空舒展一条大道,一个青年跨步而来。

    这个青年跨步而来,古气盎然,举止随心,那怕他是十分随意,但都给人一种横卧中天的感觉,似乎他是一尊亘横于天地间的一座神峰,让人无法跨越。

    “古郭回来了——”看到这个青年,不知道谁叫了一声,有些被震撼的感觉。

    “南帝归来了,的确牛气逼人呀,听说他是去凶地历险了。”有道行强大的学生看到这个青年,也都只有拜服。

    “只怕他快要毕业了,有老师说,他只需要读一年就可以毕业。绝世天才,举世无人能比吧。”也有学妹双目泛梅花,为之倾倒。

    南帝古郭,他可以说是天神书院的风云人物,甚至是风头之健无人能及了,而且超过了他上一届的学长人圣!

    很少人知道南帝古郭的来历,有人说他是来自于一门六帝的奇竹山,也有人说他是另有来历。

    总之,在上一学期刚入天神书院的时候,古郭就直接进入了人宗就读,而且也是现在天神书院之中人宗的唯一一个学生。

    天神书院一共有五个部分组成,分别是人宗、帝府、圣院、百堂、书斋。

    而人宗是天神书院最高门坎的一个学堂,历代以来都很难有人能进入人宗去就读,一个时代人宗能出一个学生,那都已经很了不起了。

    就拿上一届的人圣来说,人圣够了不起吧,天赋绝世,拥有绝无伦比的血统,但他依然未能进入发人宗就读。

    有传言说,人宗只培养巅峰仙王和古神,所以人宗对学生要求十分苛刻,能进入人宗就读的人,那一生成就绝对是惊世。

    比如说六道人王,就曾经在人宗就读过,所以他建树了无上成就!

    虽然天神书院从来没有承认过人宗是为了培养巅峰仙王和古神存在的一个学堂,但大家心里面都默认,如果能进入人宗,那怕你不成为古神,不成为巅峰仙王,那么你的一生成就都会十分惊人。从人宗走出来的学生,或者说仙王、上神那只不过是起步而己。

    古郭拜入天神书院,就立即被招入了人宗,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更为轰动的是,连早就归隐的老院长亲自进入人宗,当古郭的老师,为古郭传道授业。

    可以说,古郭的待遇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当然也不少人嫉妒。要知道,上一届的人圣都没有这样的待遇,人圣当时也只不过是在帝府就读而己。

    所以当古郭拜入人宗就读的时候,很多人都猜测古郭会成为巅峰仙王,成就甚至比人圣还要高。

    所以当古郭对外自称“南帝”的时候,很多人都默认了他这样的一个称号。

    事实上,在很多人看来,这是十分霸道的做法,没有几个人在还没有成为大帝或者仙王的时候给自己取帝号的,而古郭却自称南帝,这是何等的自信!

    当然有一些在以前就崇拜人圣的学生来说,他们心里面是嫉妒和抵制古郭的,在他们心里面人圣才是最了不起的人,所以他们在心里面不免冷笑,他们等着看古郭的笑话。

    如果说有一天古郭不能成为仙王了,或者说他成为了仙王,而成就远不如人圣的时候,那就是一个最大的笑话了!

    当然,在天神书院古郭还是有着极高的人气和威名的,毕竟他的实力摆在那里,在整个学院之中,只怕没有任何一个学生可以和他争锋,他太强大了,在学院中有资格与切磋较量的也只有学院的老师了,其他的学生根本就不够资格!

    古郭到来之后,他根本没有在山门口停留,一步迈入了天神书院,眨眼之间消失在群山之中。

    “古郭学长必定能成为十二条天命的仙王。”有美丽动人的女学生看着古郭消失的背影,如痴如醉地说道。

    “不一定哦,古郭生不逢时呀,现在我们这个时代已经出了三位大帝仙王了,他想成为一位十二条天命的仙王,压力太大了。”有男学生不免有所嫉妒地说道。

    古郭的到来,引得不小的轰动,不少人低声议论。

    在古郭到来不久,另一个山门来了一位学生,也引得不小的轰动。

    一个绝世倾城的女子缓缓走来,这个女子太美丽了,不论是走到哪里都能吸引着人的目光,最吸引人的还不是这个女子的容貌,最为吸引人的是这个女子的气质,只见这女子一步步走来,宛如天仙倾城,让许多人为之神魂颠倒。

    这个女子不食烟火,宛如天仙,举止之间有着说不出来的神韵,似乎她是天降于世的仙子,只是误入了凡尘而己。

    “素瑶学妹来了——”看到这个女子到来,山门口迎接的学生欢呼一声,特别是帝府的学生更是高兴,男学生立即跑下来迎接。

    “学妹归来,给我们帝府添增了无边色彩,同学们都等着你回来呢。”有男学生迎接女子的时候,掩不住兴奋地说道。

    不止是这位帝府的男学长如此的失态了,事实上帝府的其他男学生,甚至是其他学堂的男学生都为之倾倒,看着眼前绝世女子而如痴如醉!

    梅素瑶,也算是这一届的风云人物了,梅素瑶让她声名大响的不仅仅只是她的美貌,她并不是那种只有美貌的草包美女。

    梅素瑶的天赋极为吓人,她一拜入天神书院的时候,就一下子被录入了帝府了,要知道,不少帝统仙门的传人成为帝府的学生,那都必须经历过学院的一层层考核,只有通过了考核,那才能成为帝府的学生。

    而梅素瑶被帝府抢着要,可想而知她的天赋是多么的高了,甚至有人说,梅素瑶的天赋比人圣还要高。

    梅素瑶很平静,也很平淡,古井不波,轻轻点头,走入了天神书院。

    天神书院的学生也习惯了梅素瑶这样的风姿了,自从梅素瑶拜入天神书院之后,追求者无数,其中不乏出身显赫的帝统仙门传人,也有绝世天才,特别是帝府,那绝对是不缺天才的地方。

    但是没有人能得到梅素瑶的青睐,她对任何人都是那么的平易近人,她没有那种自负的傲气,但这种平易近人,却给人一种疏离的感觉,好像没有任何人能真正走进她的世界,她是古井不波。

    “不知道有谁能虏获梅学姐的芳心。”有小学妹看着梅素瑶那绝世倾城的背影,不由有些向往地说道。

    很多男学生,不管是帝府还是其他学堂的男学生,都看着梅素瑶倾城绝世的背影而发呆。不知道多少极为优秀的天才追求过梅素瑶,但却没有人能得到她的青睐。

    “辘、辘、辘……”此时在另外一个山门,有一辆马车停了下来,这辆马车十分的朴素,而且是以普通的老马拉着,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地方。

    此时马车之中走下了一个女子,当这个女子走下来的时候,顿时让人眼前一亮。

    眼前这个女子并不是说特别的美丽绝世,以容貌而己,比不上梅素瑶,但她却给人一种富贵雍容的感觉,她的那种雅气自然,让人特别的舒服,让人看了一眼之后忍不住再看第二眼。

    “妙婵学妹来了——”看到这个女子,在山门口迎接的百堂学生顿时露出了欢笑,不少男女学生都欢呼一声,立即跑下来迎接。

    “妙婵学妹这次假期去玄谷可有收获。”迎接上这个女子,甚至连帝府的学长都向她大献殷勤。

    “多谢学长,颇有收获。”妙婵轻轻点头,雍容贵气,雅气沁入人心。

    “我都跟朋友说,以学妹的智慧,必有大收获,果真是如此。”这位帝府的学长大笑地说道。

    围着妙婵转的学弟学长不在少数,连不少学妹学姐都围着妙婵身边。

    妙婵,是上个学期才拜入天神书院的女学生,听说她来历很普通,而且她是缴费进入百堂的。

    她进入百堂就读的时候,既没有表现出惊人的天赋,也没有广交朋友,但她行事雍容睿智,善出谋划策,这使得她在书院中有着很高的人气。

    甚至被百堂的众多同学捧为百堂的班花,使得她在天神书院十分受欢迎。

    尽管是如此,妙婵依然是锋芒不露,往往很多时候显得低调,但是不论她怎么样低调,这都无法掩盖她的智慧,所以百堂不少同学遇到有问题的时候,都喜欢向妙婵请救,向妙婵征求意见。

    当然很多时候妙婵是低调行事,不愿意去透露太多,但她依然是在学院中最受欢迎的学生之一。

    这几天好累,本想休息一下,但读者们都很热情,订阅也给力,所以,萧生也努力去写,尽量不断更。有月票的同学请投一下月票,谢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