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就在李七夜与老磨闲谈大势之时,突然之间天地汇聚,无穷无尽的力量被聚集在了一起,天命浮现,骄横洲无数修士强者的大道为之哀鸣。

    “轰——轰——轰——”在骄横洲的某一个地方,突然之间光芒无比璀璨,天命的力量疯狂地聚集,有着镇压万界之势。

    这样的力量汇聚,惊动了无数的修士强者,一时之间无数双眼睛立即望去。

    “轰——”的一声巨响,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天地轰鸣,万法齐喑,紧接着仙王之威横扫八荒,在“轰”的一声巨响之中有着一尊伟岸的身影出现在了骄横洲的上空。

    “铮、铮、铮”一阵阵帝鸣之声不绝于耳,一道道的仙王法则瞬间铺陈,横跨天地,宛如是掌御整个大势一样,在这一刻仙王之威弥漫于九天十地,而且这仙王之威十分的弥新,仙王气息弥漫之时,宛如是混沌被劈开一样。

    “新的仙王诞生了。”感受到仙王之威弥漫,就算是有人无法远眺,也知道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人圣登临仙王,承载四条天命!”在这一天一个惊天的消息宛如风暴一样横扫九天十地,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这个惊天的消息传遍了骄横洲的每一个角落。

    当这样的消息传来之时,不知道多少人为之振奋,特别是人族的许多修士强者,听到这样的消息顿时为之兴奋无比。

    “人圣乃是人族的骄傲。”听到人圣承载天命的消息,不知道有多少人族的修士强者以之为荣,特别是许多曾经崇拜人圣的年轻一辈,更是激动无比。

    “这一世,人族只怕也是需要人圣这样的仙王来扛大局了。”就算是老一辈的人族强者,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后都十分的喜悦,不由对人圣寄于厚望。

    “一次承载四条天命呀,这天赋之高,的确是当世罕有,可惜了。”有人族老祖得知了人圣登临仙王之后,也不由扼腕,感慨地说道:“若人圣不受天族狙击,错过了第一次承载天命的机会,说不定他有机会成为拥有十二条天命的仙王。”

    “就算人圣没有成为十二条天命的仙王,他也是我们人族的骄傲,他是为了阻止金戈才做出的选择。如果他没有狙击金戈,后来天族也不一定会狙击他,所以人圣是为了人族作出了牲牺,这是我们人族的骄傲。”也有强者十分崇拜人圣。

    人圣登临仙王,承载天命,这个消息在骄横洲炸开了,当很多人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这既是有些意外,但又是在很多人的意料之中。

    对于骄横洲的许多修士强者来说,意外的是错过了第一次承载天命,人圣第二次依然还能承载四条天命,这的确是出人意外。

    在很多人意料中的是人圣成为仙王,在当世之间如果人族中有谁能成为仙王,那么人圣必定是其中的一个。

    在小城中,老磨与李七夜也被惊动了,他们一睁双目,他们的目光跨越了时空,直抵人圣成为仙王的地方,直睹人圣登临仙王的过程。

    许久之后,李七夜和老磨这才收回了目光,李七夜只是平淡地笑了一下而己,登临仙王,成就大帝,这样的事情他看多了,没有太多的感慨。

    “这一次天族没有任何一位强者出现呀。”收回目光之后,老磨不由徐徐地说道:“看来这是达成了协议呀。”

    当年人圣联合人族无数强者狙击金戈,阻止金戈承载天命,这一次行动让人圣、踏星上神他们成功了。

    但后来人圣同样登临仙王承载天命的时候,也一样是受到了天族的报仇,被天族的无数强者、上神狙击。

    人圣也的确是十分强大,在这样的狙击之下,最终他却活了下来了,只不过他也跟金戈一样,错过了第一次承载天命的机会。

    不过,这一次人圣卷土再来,再一次承载天命,登临仙王,然而这一次天族甚至是其他的种族都没有人来狙击人圣,这一次人圣承载天命的过程可以说是算十分的顺利。

    这其中除了有仙王为他护道之外,只怕还是有着其他的原因。

    “这一世,只怕是不能出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了。”老磨有些感慨地说道,万古以来,出十二天命大帝仙王的时代本就是寥寥无几,现在最有天赋的金戈和人圣都错过了一次承载天命的机会,他们永远都无缘问鼎十二条天命,可以说这一世基本上是没有可能出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了。

    “世间万事皆有可能,这一世或者将会有新的十二条天命大帝仙王诞生。”李七夜平淡地一笑,徐徐地说道。

    “圣师所言,究竟是谁能成承十二天命呢?”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老磨不由惊讶。

    因为他知道,如李七夜这般的人物,说话不会无的放矢,现在金戈他们都错过了成为十二条天命大帝仙王的机会,而李七夜却言还有可能诞生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这怎么不让老磨惊讶呢。

    李七夜说出这样的话,这就意味着十三洲之中有被他所看好的人,要知道在世间能被阴鸦这样的存在看好的年轻人,那就真的是了不得了。

    “现在一切都言之过早,等那一天到来,自然便可揭晓。”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老磨也轻轻点头,没有再过多的追问。

    “前辈,千璇拜见。”就在此时,门外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声音,这声音特别的悦耳,空灵无比,听之让人心旷神怡。

    听到这话,老磨只是轻轻地叹息一声。

    “举世之间,还是有着一双双眼睛盯着呢的,就算你隐于红尘,那些巅峰的大帝仙王依然对你兴趣不感。”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老磨也苦笑了一声,他的一生见过的大帝仙王太多了,巅峰的大帝仙王如终南神帝、世帝、赤帝等等,他都曾见过。

    “进来吧。”老磨徐徐地说道。

    片刻,一阵香风飘来,一个年轻女子走了进来,这个女子走进来之时让厅室一亮,室生兰芝。

    眼前这个女子美丽绝世,身穿一袭白衣的她宛如从画中走出来,是那么的不真实,飘渺如仙,举手投足之间有着绝世的韵味,出水的洛神那也不过是如此。

    此女子一双秀目十分有神,波光流动,一双瞳仁剪秋水。

    女子袅娜而至,室生兰芝,如仙气萦绕,有着说不出来的神韵,似乎她所修的非世间之术,跳脱凡俗。

    女子绝美无双,一颦一笑都动人心魄,但却让人观之不敢有所不敬,只能远观,不敢近猥。

    女子走进厅内,看到老磨并不意外,但一看到有李七夜与老磨平坐,却为之一愕。

    但她很快就回过神来,深深一鞠身,恭敬地说道:“千璇受长辈所托,前来拜见前辈。”说着双手捧上一张神柬。

    这张神柬乃是磅礴大气,有无上神威弥漫,毫无疑问,此神柬出自于非凡之辈之手。

    女子虽然不识李七夜,但依然向李七夜鞠了鞠身,以致敬意。虽然说女子不识李七夜,但她却知道老磨的身份,能与老磨平起平坐的人,那绝对是当世了不得之辈。

    老磨接过神柬,并没有立即打开来看,因为一触这神柬,他就知道是来自于何人之手了。

    “我此行之事也了,该离开了。”李七夜淡淡地笑了笑,起身离开。

    老磨忙起身相送,李七夜只是轻轻地压了压手,徐徐地说道:“不用相送了,他日总会有再相见之时。”说完便飘然离开了。

    李七夜离开了老磨的四合院之后,并没有立即离开这座小城,而是随意地行走在这个并不算大的小城之中。

    因为在这个时代老磨选择这样的一个地方作为入世之地,那是有着他的道理的。

    虽然说老磨并不是一位巅峰的大帝仙王,他所承载的天命比起许多的大帝仙王来说都远远不如,但他却是十三洲中最为一位了不起的大帝仙王之一,就算是世帝这样的大帝仙王见到他都会称之一声“贤者”。

    老磨本身并不是特别的强大,但他是十三洲的一个奇迹,他是自己的大道与天地之间的一个平衡点,所以这使得他能行走于人世之间,而且天诛不降,甚至他也能活得久远。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处于巅峰的大帝仙王都曾经拜访过老磨,如终南神帝,如世帝,如赤帝,都曾经拜访过他,都曾经虑心向他请教。

    毕竟,哪一位大帝仙王不希望是天诛不降呢,但是,在这一条道路之上却唯有老磨才能做到这样的平衡,这使得他与天地之间是处于不亏不盈的状态,其他的人都无法做到这样的状态,那怕再强大的大帝仙王都不行。

    老磨不需要像其他的大帝仙王那样遁隐于探索之地,他行走于世间,隐于红尘,而且每一个时代必会换一个地方,必会换一门手艺。

    就像这一个时代的磨制豆腐花一样,这样平平凡凡的手艺却让老磨发挥到了极致,对于老磨一说,那怕是最普通的磨制豆腐花,那也是一条大道,需要他坚持不懈的努力,一直走下去。

第2052章羽千璇    李七夜逛完了小城之后,他笑了笑,老磨能不亏自己,不盈天地,这的确是了不起的成就,这也不是其他的大帝仙王能做到的。

    当然,道理谁都懂,但能不能做到是另外一回事。李七夜也并不去追求老磨这样的一种状态,毕竟他与老磨走的不是同的道路,所追求的也是不同的人生。

    老磨是静处大道,步步安神,而他则是横扫万世,终战到底,所以说那怕李七夜深喑老磨大道的奥妙,他也不会走这样的道路。

    最后李七夜启程离开小城,但他刚起步之时,立即有人追了上来。

    “前辈”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刚才去拜见老磨的绝世女子踏空而起,忙是追上李七夜。

    当然李七夜那也只不过是安步当车而己,若是他真的要横空而去,这个绝世女子是追不上来。

    “晚辈羽千璇,拜见前辈,晚辈见识浅薄无知,不知前辈帝号如何尊称。”追上李七夜之后,这个绝世女子鞠身,十分恭敬地说道。

    羽千璇乃是极为了不得的女子,她受长辈所托,前去拜见老磨,见得李七夜,她也明白自己遇到了绝世之辈,只怕是一位了不起的大帝仙王。

    只是让羽千璇在心里面纳闷的是,她搜肠刮肚,都无法把眼前的李七夜与某一位大帝仙王对上号

    尽管羽千璇无法推测李七夜的真正身份,但羽千璇依然不敢有丝毫的不敬,能与老磨平起平坐之辈,那绝对是绝世无双。

    李七夜看了羽千璇一眼,淡淡地笑着说道:“我只是一个闲人而己,这个世界的过客,并不是什么大帝仙王。”

    见李七夜深藏不谈,羽千璇也不敢多问,达到这样境界的存在,能行走于世间,必定是有着他的道理。

    “晚辈初出道不久,任教天神书院,见识浅薄,有所不恭之处还请前辈见谅。”羽千璇恭敬地说道。

    李七夜不由是笑了笑,说道:“这还真难得,古府的苗子竟然会跑到天神书院任教,这有点破天荒。古府的不传之秘能传授于你,这是让你承古府大统,今日却入天神书院任教,这是什么道理呢?”?李七夜这随意的一句话,让羽千璇心里面剧震,李七夜只是看她一眼而言,便是道出她的来历与脚根,宛如在他眼前她整个人就如透明一样,没有什么能瞒得过他的双眼。

    “晚辈只是学识浅薄,想多学点东西,受天神书院所邀,便出席任教。说来汗颜,晚辈也是怕误人子弟。”羽千璇收敛心神,恭敬地说道。

    李七夜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虽然说天神书院深不可测,你们古府也差不到哪里去,该有的都有,古府有让你去天神书院,那就有意思了。”

    李七夜那只是风轻云淡的话,却一语道出天机,这让羽千璇心里面一寒,眼前这个看起来平凡的男子实在是太恐怖了。

    一时之间,这让羽千璇都不敢开口说话了,因为眼前的李七夜太恐怖了。

    “算了,我也只是随便说说,你也不用放在心上,我跟你们老祖宗也是有很深的缘份。”李七夜平淡地笑了笑,也不为难羽千璇,平淡地问候说道:“你们古府可安好。”

    “多谢前辈问候,古府无恙。”羽千璇忙是说道。

    “明仁若在,古府也足可傲视十三洲,浅家也好,天庭也罢,又焉夺天下魁首。”李七夜感慨,轻轻地叹息一声。

    李七夜随口便是“明仁”,这把羽千璇都吓得魂飞起来,这样的话那是惊世骇俗。

    古府,这是骄横洲最强大的帝统仙门,除了天神书院这样特别的存在之外,可以说放眼整个骄横洲,都没有几个传承敢去挑战古府的地位。

    甚至可以说,放眼整个十三洲,能与古府相比的那也是寥寥无几。

    古府,曾是拥有着七位仙帝仙王的存在,它是创建于明仁仙帝之手,在后来又有了吞日仙帝、千羽仙帝的加入,再算上古府后来所诞生的仙王,古府最强盛之时拥有着七位大帝仙王坐镇,可谓是举世难有。

    特别是中流砥柱一般的明仁仙帝,更是让古府威慑九天十地。要知道,明仁仙帝就像是一座巍峨高耸的神峰,它不止是高不可攀,而且是磐稳不动。

    曾经有大帝仙王说过,有明仁仙帝在,无物能撼动。也正是因为如此,在猎帝战役之中,明仁仙帝宛如是庞然大物一样挡住了神、魔、天三族的大帝,曾经是力战世帝,所向无匹!

    所以说,在那全盛的时代,古府就像是人族高耸的明珠之塔,它能指引着人族前行的方向,只要是古府高耸不倒,人族就心怀希望。

    羽千璇就是出身于古府,而且她的身份极为神秘,外人不知道她在古府究竟是怎么样的地位,不管如何说,单是古府出身,就足可以彰显她的高贵了。

    按道理来说,古府出身的羽千璇仅留于古府便足够了,但羽千璇却在天神书院任教,这里面的一些事情的确是值得人去推敲与玩味。

    在羽千璇被震撼得心里面发怵的时候,李七夜收回目光,淡淡地说道:“不过话说回来,天神书院也的确是很好的一个地方,是百族的摇篮,当年明仁也曾经在那里呆过,能入天神书院任教,也不辱没你的身份。”

    “前辈说的甚是。”羽千璇忙是说道:“天神书院浩瀚无边,若能窥得奥妙,一辈子受益无穷。”

    羽千璇这话也并非是夸张说辞,事实也的确如此,在百族之中太多的仙帝仙王在天神书院呆过了,就明仁仙帝这样的存在都曾经在天神书院呆过。

    “也不要老是叫我前辈。”李七夜看了羽千璇一眼,说道:“你一口一口叫我前辈,我这么年轻,那都把我叫老了。叫我一声公子吧,毕竟像我这样玉树临风的人被人叫前辈,实在是让人受不了。”

    “呃”羽千璇顿时说不出话来,有一种错乱的感觉,当强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已经是让外人无法推算年纪了。

    毫无疑问,眼前这个平凡的男子,那绝对是走过漫长时间的存在。在羽千璇这样的晚辈心目中认为,像李七夜这样的存在应该是神圣无上、端庄高大才对。

    但现在李七夜的言行举止却远远出于她的意料,按道理来说,这样离谱的话不应该是出自于李七夜这样存在的口中,但李七夜却说出这样的话来了。

    “公子”羽千璇也从善如流,不过这样一叫,也的确显得亲切不少。

    “不知公子此去何处?”见李七夜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高高在上,他反而是平易近人,这让羽千璇壮了壮胆子,开口询问。

    在羽千璇看了,如李七夜这样的存在,他行走于世间,必定是有惊天之事。

    “随便走走。”李七夜随意地说道:“你不也是说了吗?天神书院浩瀚无比,我这是有点跟不上时代了,正想去一趟天神书院,去好好学习一下,多读点书,多喝几滴墨汁,总会是有好处的。”

    李七夜去天神书院当然不是为了多读点书这么简单了,他去天神书院是有为而去的。

    李七夜的话让羽千璇都接不上话来,她都不由苦笑了一下,如果像李七夜这样的存在都要多读点书,多喝几滴墨汁,那么他们这些晚辈必须悬梁刺股了。

    “公子若入天神书院,晚辈们皆是学生了。”羽千璇只好苦笑地说道。

    如果李七夜这样的存在真的是跑到天神书院去学东西,放眼整个天神书院谁敢去教他?这可是大帝仙王级别的存在,甚至是巅峰的存在。那怕他们天神书院最强大、最博学的老师在李七夜面前,只怕都是一个学生。

    “教书呀”被羽千璇这样一提起,这让李七夜不由有些感慨,说起来他还真的是在天神书院教过书,只不过那是很久的事情了。

    “这也的确是不错的主意。”李七夜露出笑容,说道:“去天神书院蹭吃蹭喝,那总显得不好吧,也罢,既然去一趟天神书院,那我就去教两天书吧,去当两天的臭书匠也是蛮好的日子。你回去就跟天神收院的老头们打一声招呼就是了,就说我去蹭吃蹭喝几天,随便做做臭书匠。”

    这一下让羽千璇彻底傻了眼了,她还没想到这是真的,一开始她还以为李七夜是开玩笑,没有想到他竟然是来真的了。

    “这,这可以吗?”羽千璇回过神来,有些不是很肯定地说道。

    “去吧,就跟老头们打声招呼,就说我要在书斋呆几天,随便教点私货。”李七夜轻轻地摆手说道:“告诉他们,不要来烦我就行了。”

    羽千璇不敢有误,深深一鞠身,说道:“我立即回书院,转告书院的长辈们。”

    像李七夜这样的存在竟然会跑到他们天神书院教书,而且还选书斋,这只怕是没有那么简单,但是,羽千璇不敢多问,按照李七夜吩咐去做。

    ps:《江山美人志》、《弄潮》、《官道无疆》作者瑞根新书《烽皇》,历史玄幻类,崛起于草莽,发迹于战场,纵横于庙堂,本书会带给你不一样的玄幻感受。(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