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逛完了小城之后,他笑了笑,老磨能不亏自己,不盈天地,这的确是了不起的成就,这也不是其他的大帝仙王能做到的。

    当然,道理谁都懂,但能不能做到是另外一回事。李七夜也并不去追求老磨这样的一种状态,毕竟他与老磨走的不是同的道路,所追求的也是不同的人生。

    老磨是静处大道,步步安神,而他则是横扫万世,终战到底,所以说那怕李七夜深喑老磨大道的奥妙,他也不会走这样的道路。

    最后李七夜启程离开小城,但他刚起步之时,立即有人追了上来。

    “前辈”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刚才去拜见老磨的绝世女子踏空而起,忙是追上李七夜。

    当然李七夜那也只不过是安步当车而己,若是他真的要横空而去,这个绝世女子是追不上来。

    “晚辈羽千璇,拜见前辈,晚辈见识浅薄无知,不知前辈帝号如何尊称。”追上李七夜之后,这个绝世女子鞠身,十分恭敬地说道。

    羽千璇乃是极为了不得的女子,她受长辈所托,前去拜见老磨,见得李七夜,她也明白自己遇到了绝世之辈,只怕是一位了不起的大帝仙王。

    只是让羽千璇在心里面纳闷的是,她搜肠刮肚,都无法把眼前的李七夜与某一位大帝仙王对上号

    尽管羽千璇无法推测李七夜的真正身份,但羽千璇依然不敢有丝毫的不敬,能与老磨平起平坐之辈,那绝对是绝世无双。

    李七夜看了羽千璇一眼,淡淡地笑着说道:“我只是一个闲人而己,这个世界的过客,并不是什么大帝仙王。”

    见李七夜深藏不谈,羽千璇也不敢多问,达到这样境界的存在,能行走于世间,必定是有着他的道理。

    “晚辈初出道不久,任教天神书院,见识浅薄,有所不恭之处还请前辈见谅。”羽千璇恭敬地说道。

    李七夜不由是笑了笑,说道:“这还真难得,古府的苗子竟然会跑到天神书院任教,这有点破天荒。古府的不传之秘能传授于你,这是让你承古府大统,今日却入天神书院任教,这是什么道理呢?”?李七夜这随意的一句话,让羽千璇心里面剧震,李七夜只是看她一眼而言,便是道出她的来历与脚根,宛如在他眼前她整个人就如透明一样,没有什么能瞒得过他的双眼。

    “晚辈只是学识浅薄,想多学点东西,受天神书院所邀,便出席任教。说来汗颜,晚辈也是怕误人子弟。”羽千璇收敛心神,恭敬地说道。

    李七夜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虽然说天神书院深不可测,你们古府也差不到哪里去,该有的都有,古府有让你去天神书院,那就有意思了。”

    李七夜那只是风轻云淡的话,却一语道出天机,这让羽千璇心里面一寒,眼前这个看起来平凡的男子实在是太恐怖了。

    一时之间,这让羽千璇都不敢开口说话了,因为眼前的李七夜太恐怖了。

    “算了,我也只是随便说说,你也不用放在心上,我跟你们老祖宗也是有很深的缘份。”李七夜平淡地笑了笑,也不为难羽千璇,平淡地问候说道:“你们古府可安好。”

    “多谢前辈问候,古府无恙。”羽千璇忙是说道。

    “明仁若在,古府也足可傲视十三洲,浅家也好,天庭也罢,又焉夺天下魁首。”李七夜感慨,轻轻地叹息一声。

    李七夜随口便是“明仁”,这把羽千璇都吓得魂飞起来,这样的话那是惊世骇俗。

    古府,这是骄横洲最强大的帝统仙门,除了天神书院这样特别的存在之外,可以说放眼整个骄横洲,都没有几个传承敢去挑战古府的地位。

    甚至可以说,放眼整个十三洲,能与古府相比的那也是寥寥无几。

    古府,曾是拥有着七位仙帝仙王的存在,它是创建于明仁仙帝之手,在后来又有了吞日仙帝、千羽仙帝的加入,再算上古府后来所诞生的仙王,古府最强盛之时拥有着七位大帝仙王坐镇,可谓是举世难有。

    特别是中流砥柱一般的明仁仙帝,更是让古府威慑九天十地。要知道,明仁仙帝就像是一座巍峨高耸的神峰,它不止是高不可攀,而且是磐稳不动。

    曾经有大帝仙王说过,有明仁仙帝在,无物能撼动。也正是因为如此,在猎帝战役之中,明仁仙帝宛如是庞然大物一样挡住了神、魔、天三族的大帝,曾经是力战世帝,所向无匹!

    所以说,在那全盛的时代,古府就像是人族高耸的明珠之塔,它能指引着人族前行的方向,只要是古府高耸不倒,人族就心怀希望。

    羽千璇就是出身于古府,而且她的身份极为神秘,外人不知道她在古府究竟是怎么样的地位,不管如何说,单是古府出身,就足可以彰显她的高贵了。

    按道理来说,古府出身的羽千璇仅留于古府便足够了,但羽千璇却在天神书院任教,这里面的一些事情的确是值得人去推敲与玩味。

    在羽千璇被震撼得心里面发怵的时候,李七夜收回目光,淡淡地说道:“不过话说回来,天神书院也的确是很好的一个地方,是百族的摇篮,当年明仁也曾经在那里呆过,能入天神书院任教,也不辱没你的身份。”

    “前辈说的甚是。”羽千璇忙是说道:“天神书院浩瀚无边,若能窥得奥妙,一辈子受益无穷。”

    羽千璇这话也并非是夸张说辞,事实也的确如此,在百族之中太多的仙帝仙王在天神书院呆过了,就明仁仙帝这样的存在都曾经在天神书院呆过。

    “也不要老是叫我前辈。”李七夜看了羽千璇一眼,说道:“你一口一口叫我前辈,我这么年轻,那都把我叫老了。叫我一声公子吧,毕竟像我这样玉树临风的人被人叫前辈,实在是让人受不了。”

    “呃”羽千璇顿时说不出话来,有一种错乱的感觉,当强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已经是让外人无法推算年纪了。

    毫无疑问,眼前这个平凡的男子,那绝对是走过漫长时间的存在。在羽千璇这样的晚辈心目中认为,像李七夜这样的存在应该是神圣无上、端庄高大才对。

    但现在李七夜的言行举止却远远出于她的意料,按道理来说,这样离谱的话不应该是出自于李七夜这样存在的口中,但李七夜却说出这样的话来了。

    “公子”羽千璇也从善如流,不过这样一叫,也的确显得亲切不少。

    “不知公子此去何处?”见李七夜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高高在上,他反而是平易近人,这让羽千璇壮了壮胆子,开口询问。

    在羽千璇看了,如李七夜这样的存在,他行走于世间,必定是有惊天之事。

    “随便走走。”李七夜随意地说道:“你不也是说了吗?天神书院浩瀚无比,我这是有点跟不上时代了,正想去一趟天神书院,去好好学习一下,多读点书,多喝几滴墨汁,总会是有好处的。”

    李七夜去天神书院当然不是为了多读点书这么简单了,他去天神书院是有为而去的。

    李七夜的话让羽千璇都接不上话来,她都不由苦笑了一下,如果像李七夜这样的存在都要多读点书,多喝几滴墨汁,那么他们这些晚辈必须悬梁刺股了。

    “公子若入天神书院,晚辈们皆是学生了。”羽千璇只好苦笑地说道。

    如果李七夜这样的存在真的是跑到天神书院去学东西,放眼整个天神书院谁敢去教他?这可是大帝仙王级别的存在,甚至是巅峰的存在。那怕他们天神书院最强大、最博学的老师在李七夜面前,只怕都是一个学生。

    “教书呀”被羽千璇这样一提起,这让李七夜不由有些感慨,说起来他还真的是在天神书院教过书,只不过那是很久的事情了。

    “这也的确是不错的主意。”李七夜露出笑容,说道:“去天神书院蹭吃蹭喝,那总显得不好吧,也罢,既然去一趟天神书院,那我就去教两天书吧,去当两天的臭书匠也是蛮好的日子。你回去就跟天神收院的老头们打一声招呼就是了,就说我去蹭吃蹭喝几天,随便做做臭书匠。”

    这一下让羽千璇彻底傻了眼了,她还没想到这是真的,一开始她还以为李七夜是开玩笑,没有想到他竟然是来真的了。

    “这,这可以吗?”羽千璇回过神来,有些不是很肯定地说道。

    “去吧,就跟老头们打声招呼,就说我要在书斋呆几天,随便教点私货。”李七夜轻轻地摆手说道:“告诉他们,不要来烦我就行了。”

    羽千璇不敢有误,深深一鞠身,说道:“我立即回书院,转告书院的长辈们。”

    像李七夜这样的存在竟然会跑到他们天神书院教书,而且还选书斋,这只怕是没有那么简单,但是,羽千璇不敢多问,按照李七夜吩咐去做。

    ps:《江山美人志》、《弄潮》、《官道无疆》作者瑞根新书《烽皇》,历史玄幻类,崛起于草莽,发迹于战场,纵横于庙堂,本书会带给你不一样的玄幻感受。(未完待续。)

第2050章大帝的责任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老磨沉默了好一会儿,要知道世帝乃是一位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更何况他还拥有了真仙套装。

    举世之间,没有人知道世帝具体有多么强大,但是如果说在十三洲要选拔最强的大帝,那么世帝绝对是其中之一。

    如果说世帝都会被逼无奈,都会身不如己的时候,那是多么恐怖的力量在左右着整个大局。

    最终老磨徐徐地说道:“虽然说我是出身于神族,但,以道心而论,在神、魔、天三族之中只怕难有人能与世帝相匹,至少我所见的大帝之中是如此,所以我相信,未来不管黑暗如何袭卷十三洲,但我认为世帝必能坚守自己的立场,他能为十三洲谋求福祉。”

    老磨对于世帝依然有着信心,就算明知道李七夜与世帝世代为敌,互不相容,但是他还是坦然地说出了自己心里面想要说的话,说出了这样的一席公道话。

    “希望吧。”李七夜轻轻地点了点头,并不否认老磨的话。

    “圣师是何去何从呢?”老磨抬头看着李七夜,真诚地说道:“圣师欲吹号吹角,欲聚集大帝仙王,踏上终极征战吗?”?当年启真仙帝她们这些女帝踏上了终极征战之后,再也没有了结果,整个十三洲再一次沉寂下来,没有大帝仙王再提起过终极征战之事,那怕是世帝又或者是赤帝他们这样的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都没有再提终极征战这事。

    “终极征战会来临的,但不是现在。”李七夜轻轻摇头,徐徐地说道:“这是无与伦比的一战,对于任何存在来说都会是一生中最艰难的一战,没有充份的准备,又有谁敢轻言启动终极征战!”

    终极征战,在这个纪元中也只是发生过六次而己,多少惊艳绝世的大帝仙王、多少无敌的先贤踏上这一条道路之后就再也没有音讯了。

    “也是。”老磨轻轻颔首,说道:“启真仙帝她们吹响终极征战的号角之后,诸位大帝仙王都是经历了足够长的时间打磨之后才踏上征程的。”

    “那只是诸帝磨合期。”李七夜说道:“事实上终极征战的前期准备所需要的时间会远远超出你的想象,启真开启终极征战也并非是临时起意的,事实上早在明仁开启第五次终极征战的时候,她就有着这样的想法,只不过是时间远远还不够成熟,准备远不够充分。最后是由准备更为充分的明仁发动起了第五次终极征战!”

    老磨点头,虽然他没有参加过终极征战,但他也知道终极征战是极为艰难,每一个大帝仙王都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这是一场十分漫长的战争,而且这一条道路从来没有停止过。

    从无法追溯由谁发起的第一次终极征战开始,然后到了混元天帝所发起的第二次终极下战。

    在混元天帝发动起第二次终极征战,在那个时候大帝时代才是开端,远不如现在兴盛,所以在那个时代混元天帝所发动起的第二次终极征战响应者不是很多。

    当到了由飞仙帝和终南神帝发动起了第三次终极征战的时候,神、魔、天三族已经是十分兴盛了,而且三族的大帝众多,这一次的终极征战规模远超于第二次终极征战。

    再到了由古纯仙帝发动起的第四次终极征战的时候,这也是意味着百族的崛起,也奠定了百族的地位。

    至于明仁仙帝所发起的第五次终极征战之时,百族已经进入了兴盛的时代,加入这一场征战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众多,这样的战争不再局限于某一个种族了。

    至于启真仙帝的第六次终极征战,那也是意味着九界与十三洲的女帝们的一次努力,巾帼不让须眉。

    每一次的终极征战,都是跨越了漫长的时代,从一个时代跨越到另一个时代,中间甚至是经历了几个甚至是几十个的时代,可以说,每一场的终极征战,从有想法到准备,再到吹响号角之时,每一位大帝仙王都是殚精竭虑,都用了足够漫长的时间去准备。

    老磨看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为了这一战,圣师只怕也是准备了无数的岁月。若是这一战胜出,所谓的黑暗,对于我们纪元来说,那又何足为惧?圣师却为我们纪元谋略,圣师所担忧的是最终一战难于胜出,又或者有其他原由。”

    “我并不多少去在意光明或者是黑暗,只不过,这是我活过的世界。”李七作平淡地说道:“我相信,不出几个时代,该来的终究会来,崩灭离我们不远,这一点相信很多大帝仙王都能看得到,也能会面临这个问题……”

    “……在崩灭还没有来临之前,该是黑暗拉开帷幕的时候,在那个时候,或者我并不在这人世间,所以我能留给这个人世间的也只是小小的一个提醒而己,一个警告而言,至于守护只怕不是我要去做的事情。”说到这里,李七夜的目光十分深邃。

    对于李七夜这一席话,老磨没有去深究,也没有去问,如果真的那一天到来,李七夜离开这人世间,那必定有他离开人世间的理由,在那样的一天到来,李七夜都离开的话,那就意味着他有着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至于李七夜将会去哪里,老磨也不去过问,因为这不是他所能涉及的领域了。

    “真的那么一天到来,只要用得上我薄弱之躯,我会全力以赴,不论我起到怎么样的作用,我都会毫不犹豫。”老磨郑重地点头说道:“就算圣师不托,这也是我应该做的。”

    “我知道。”对于老磨的态度,李七夜并不意外,这是在他的意料之中。

    老磨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大帝仙王,都该肩负起这一份责任。成为大帝仙王,不仅仅是让自己更加强大,同时也是应该担当起该有的责任,力量越强大,责任就越大。否则的话,那我们通往大帝仙王道路上的人就是白死了,不论是朋友还是亲人,又或者是敌人,是他们的枯骨铺就了一条大帝道路……”

    “……他们的尸骨不止是让大帝仙王去承载天命,也不仅仅是去让大帝仙王经历鲜血的洗涤,变得更加强大,他们的尸骨也是造就一个通登上这条道路而又能扛起该有这个责任的大帝仙王,否则,这一条通往大帝仙王的道路就失去它应有的色彩!”

    老磨这一席话说得很庄重严肃,每一人能成为大帝仙王,在这一条道路上是死了多少的人,铺就了多少的枯骨,这些死去的人,这些倒在那里的枯骨,不仅仅只有你的敌人,还有你身边的人,你的亲人,你所爱的人,以及爱你的人。

    当在这一条道路上走到巅峰,成为大帝仙王,如果说成为大帝仙王之后都不能扛起自己所应该有的责任,这条道路上的人也是白死了。

    就像世帝为什么要与阴鸦死磕一样,他肩负着天族的责任,守护着自己的种族!

    “不忘初心,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李七夜淡淡地说道:“那怕是大帝仙王,也不见得能坚守自己的初心。”

    作为大帝仙王,老磨也不愿意多去评价其他的大帝仙王了。

    “若真的是黑暗袭卷十三洲,圣师认为会以怎么样的方式呢?”老磨沉吟了一下,问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在我们的纪元,有些人曾经拜访过轮回荒祖,也曾向轮回荒祖讨教过。因为一直都有人盯着他们,所以他们是不会搞轮回荒祖那种一个时代收割一次的那一套……”

    “……他们应该会搞一个轮回荒祖的升级版,来一个极为彻底的收割。至于他们以怎么样的方式,那就不好说了。但可以肯定的是,一旦来临了,这个世界不止是化作废土!那可不像轮回荒祖仅仅收割生命那么简单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只是露出冷冷的笑容。

    老磨心里面沉了一下,因为李七夜就是一直盯着这个世界的人之一,李七夜如此的推论,那绝对是没有什么问题了,真的那一天到来,没有能挡下黑暗的话,那么他们的纪元必将会成为历史。

    他们整个世界那只不过是黑暗中存在口中的肥肉而己,这就好像是冬天要来临了,棕熊要吃下足够的猎物才能让自己熬过漫长的冬季。

    而黑暗中的存在吃那么一点点食物,整个世界都是猎物,都是他们口中的美食!

    远荒的轮回荒祖就是这样的做法,他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收割生命,无非就是给自己积累够足多的冬粮,让自己活过最恐怖的岁月,让自己能在崩灭之下活过来。

    只不过,那怕是活过来了,那也只能是被困在自己的纪元残留之中。

    但是,对于有一些存在来说,只要能活下去,那怕是如同囚徒一样活下去,他们都会不惜一切代价,那怕是用整个世界来填补,他们都在所不惜。

    这也是老磨能明白为什么有些大帝仙王一直强调不忘初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