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老磨沉默了好一会儿,要知道世帝乃是一位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更何况他还拥有了真仙套装。

    举世之间,没有人知道世帝具体有多么强大,但是如果说在十三洲要选拔最强的大帝,那么世帝绝对是其中之一。

    如果说世帝都会被逼无奈,都会身不如己的时候,那是多么恐怖的力量在左右着整个大局。

    最终老磨徐徐地说道:“虽然说我是出身于神族,但,以道心而论,在神、魔、天三族之中只怕难有人能与世帝相匹,至少我所见的大帝之中是如此,所以我相信,未来不管黑暗如何袭卷十三洲,但我认为世帝必能坚守自己的立场,他能为十三洲谋求福祉。”

    老磨对于世帝依然有着信心,就算明知道李七夜与世帝世代为敌,互不相容,但是他还是坦然地说出了自己心里面想要说的话,说出了这样的一席公道话。

    “希望吧。”李七夜轻轻地点了点头,并不否认老磨的话。

    “圣师是何去何从呢?”老磨抬头看着李七夜,真诚地说道:“圣师欲吹号吹角,欲聚集大帝仙王,踏上终极征战吗?”?当年启真仙帝她们这些女帝踏上了终极征战之后,再也没有了结果,整个十三洲再一次沉寂下来,没有大帝仙王再提起过终极征战之事,那怕是世帝又或者是赤帝他们这样的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都没有再提终极征战这事。

    “终极征战会来临的,但不是现在。”李七夜轻轻摇头,徐徐地说道:“这是无与伦比的一战,对于任何存在来说都会是一生中最艰难的一战,没有充份的准备,又有谁敢轻言启动终极征战!”

    终极征战,在这个纪元中也只是发生过六次而己,多少惊艳绝世的大帝仙王、多少无敌的先贤踏上这一条道路之后就再也没有音讯了。

    “也是。”老磨轻轻颔首,说道:“启真仙帝她们吹响终极征战的号角之后,诸位大帝仙王都是经历了足够长的时间打磨之后才踏上征程的。”

    “那只是诸帝磨合期。”李七夜说道:“事实上终极征战的前期准备所需要的时间会远远超出你的想象,启真开启终极征战也并非是临时起意的,事实上早在明仁开启第五次终极征战的时候,她就有着这样的想法,只不过是时间远远还不够成熟,准备远不够充分。最后是由准备更为充分的明仁发动起了第五次终极征战!”

    老磨点头,虽然他没有参加过终极征战,但他也知道终极征战是极为艰难,每一个大帝仙王都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这是一场十分漫长的战争,而且这一条道路从来没有停止过。

    从无法追溯由谁发起的第一次终极征战开始,然后到了混元天帝所发起的第二次终极下战。

    在混元天帝发动起第二次终极征战,在那个时候大帝时代才是开端,远不如现在兴盛,所以在那个时代混元天帝所发动起的第二次终极征战响应者不是很多。

    当到了由飞仙帝和终南神帝发动起了第三次终极征战的时候,神、魔、天三族已经是十分兴盛了,而且三族的大帝众多,这一次的终极征战规模远超于第二次终极征战。

    再到了由古纯仙帝发动起的第四次终极征战的时候,这也是意味着百族的崛起,也奠定了百族的地位。

    至于明仁仙帝所发起的第五次终极征战之时,百族已经进入了兴盛的时代,加入这一场征战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众多,这样的战争不再局限于某一个种族了。

    至于启真仙帝的第六次终极征战,那也是意味着九界与十三洲的女帝们的一次努力,巾帼不让须眉。

    每一次的终极征战,都是跨越了漫长的时代,从一个时代跨越到另一个时代,中间甚至是经历了几个甚至是几十个的时代,可以说,每一场的终极征战,从有想法到准备,再到吹响号角之时,每一位大帝仙王都是殚精竭虑,都用了足够漫长的时间去准备。

    老磨看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为了这一战,圣师只怕也是准备了无数的岁月。若是这一战胜出,所谓的黑暗,对于我们纪元来说,那又何足为惧?圣师却为我们纪元谋略,圣师所担忧的是最终一战难于胜出,又或者有其他原由。”

    “我并不多少去在意光明或者是黑暗,只不过,这是我活过的世界。”李七作平淡地说道:“我相信,不出几个时代,该来的终究会来,崩灭离我们不远,这一点相信很多大帝仙王都能看得到,也能会面临这个问题……”

    “……在崩灭还没有来临之前,该是黑暗拉开帷幕的时候,在那个时候,或者我并不在这人世间,所以我能留给这个人世间的也只是小小的一个提醒而己,一个警告而言,至于守护只怕不是我要去做的事情。”说到这里,李七夜的目光十分深邃。

    对于李七夜这一席话,老磨没有去深究,也没有去问,如果真的那一天到来,李七夜离开这人世间,那必定有他离开人世间的理由,在那样的一天到来,李七夜都离开的话,那就意味着他有着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至于李七夜将会去哪里,老磨也不去过问,因为这不是他所能涉及的领域了。

    “真的那么一天到来,只要用得上我薄弱之躯,我会全力以赴,不论我起到怎么样的作用,我都会毫不犹豫。”老磨郑重地点头说道:“就算圣师不托,这也是我应该做的。”

    “我知道。”对于老磨的态度,李七夜并不意外,这是在他的意料之中。

    老磨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大帝仙王,都该肩负起这一份责任。成为大帝仙王,不仅仅是让自己更加强大,同时也是应该担当起该有的责任,力量越强大,责任就越大。否则的话,那我们通往大帝仙王道路上的人就是白死了,不论是朋友还是亲人,又或者是敌人,是他们的枯骨铺就了一条大帝道路……”

    “……他们的尸骨不止是让大帝仙王去承载天命,也不仅仅是去让大帝仙王经历鲜血的洗涤,变得更加强大,他们的尸骨也是造就一个通登上这条道路而又能扛起该有这个责任的大帝仙王,否则,这一条通往大帝仙王的道路就失去它应有的色彩!”

    老磨这一席话说得很庄重严肃,每一人能成为大帝仙王,在这一条道路上是死了多少的人,铺就了多少的枯骨,这些死去的人,这些倒在那里的枯骨,不仅仅只有你的敌人,还有你身边的人,你的亲人,你所爱的人,以及爱你的人。

    当在这一条道路上走到巅峰,成为大帝仙王,如果说成为大帝仙王之后都不能扛起自己所应该有的责任,这条道路上的人也是白死了。

    就像世帝为什么要与阴鸦死磕一样,他肩负着天族的责任,守护着自己的种族!

    “不忘初心,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李七夜淡淡地说道:“那怕是大帝仙王,也不见得能坚守自己的初心。”

    作为大帝仙王,老磨也不愿意多去评价其他的大帝仙王了。

    “若真的是黑暗袭卷十三洲,圣师认为会以怎么样的方式呢?”老磨沉吟了一下,问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在我们的纪元,有些人曾经拜访过轮回荒祖,也曾向轮回荒祖讨教过。因为一直都有人盯着他们,所以他们是不会搞轮回荒祖那种一个时代收割一次的那一套……”

    “……他们应该会搞一个轮回荒祖的升级版,来一个极为彻底的收割。至于他们以怎么样的方式,那就不好说了。但可以肯定的是,一旦来临了,这个世界不止是化作废土!那可不像轮回荒祖仅仅收割生命那么简单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只是露出冷冷的笑容。

    老磨心里面沉了一下,因为李七夜就是一直盯着这个世界的人之一,李七夜如此的推论,那绝对是没有什么问题了,真的那一天到来,没有能挡下黑暗的话,那么他们的纪元必将会成为历史。

    他们整个世界那只不过是黑暗中存在口中的肥肉而己,这就好像是冬天要来临了,棕熊要吃下足够的猎物才能让自己熬过漫长的冬季。

    而黑暗中的存在吃那么一点点食物,整个世界都是猎物,都是他们口中的美食!

    远荒的轮回荒祖就是这样的做法,他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收割生命,无非就是给自己积累够足多的冬粮,让自己活过最恐怖的岁月,让自己能在崩灭之下活过来。

    只不过,那怕是活过来了,那也只能是被困在自己的纪元残留之中。

    但是,对于有一些存在来说,只要能活下去,那怕是如同囚徒一样活下去,他们都会不惜一切代价,那怕是用整个世界来填补,他们都在所不惜。

    这也是老磨能明白为什么有些大帝仙王一直强调不忘初心!

第2049章老磨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夸奖,老磨十分坦然,也没有自谦,也没有自满,十分的自然。

    “你这是走过了多少的人世间了,一个又一个洲走下去,金洲、青洲、骄横洲……这世界再大,总有一天你能把它走完。每换一个地方,就是一门手艺,一个时代就只琢磨一个手艺,这是多让要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烙烧饼,编草席,卖豆腐花……多少手艺在你手中走到巅峰造极呢。”说到这里,李七夜十分的感慨。

    “圣师见笑了,我也只是用来打发这漫长的岁月而己。”老磨笑着说道。

    李七夜也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只是打发时间,那只怕是无法把一颗道心沉下去,只有真心去做的人,才会能把一件事情做到巅峰造极,每一个学门,都是一条大道。”

    “世间,走过了才知道其中的精采。”老磨说道:“我不能如圣师那般的波澜壮阔,也没有圣师这般横扫万世的大魄力。我只是这个纪元时间长河中的那么一颗小石子而己,这样的一颗小石子,只能是在一个又一个时代中挪动着,去体会世间不一样的风情。”

    “这又有何不好呢。”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大帝仙王虽然说注定是绝世风采,攀登巅峰,但,有另外的角度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只是很多大帝仙王身不如己而己,他们乃是天诛高悬于头顶上,不敢举步入世,而你却无此般的担忧,能尽世间繁华,这又何尝不是一个精采无双的大帝道路。”

    “只是我天赋浅薄而己,不如诸帝笑傲风云,只能是做一颗小石子,在这世间一步一步地挪着身体而己。”老磨也不见骄傲,只是以最朴质的言辞说出这样的话来。

    李七夜只是笑了笑,看着这小屋,这样的小屋就宛如一个世界,至少对于老磨来说就是如此。

    “圣师此来,有何指教呢?”最终老磨向李七夜抱了抱拳,不失恭敬地说道。

    “如果说,世间的道心,能值得我再去点燃的话,在我们的这个纪元中,除了我这颗之外,我想你这一颗也是最值得去点燃了。”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如果说我来这里是为了点燃你,你相信吗?”

    换作其他人,如果能听明白李七夜这句话的意思的话,一定会惊悚,但是老磨只是笑了笑,他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我这残薄之躯,不入圣师法眼,点燃我,作用也是有限,达不到圣师所想要的效果。”

    李七夜笑了笑,看着老磨,说道:“开个玩笑而己,这次来骄横洲,只好路过,你也在此,也来看一看你。你这样的天地奇迹,不论是对于谁来说,都是值得一看。”

    “圣师过誉,我只是受上天眷顾而己,小道耳,不值得一提。”老磨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贼老天从来不眷顾任何人,就算他想眷顾,那也无法做得到。能做到这一点的,那也是唯有你自己而己,是你平衡了天地,所以你能如此般地活着。”

    “这也是受诸帝的垂青。”老磨也不失谦虑地说道:“诸帝曾指点过我太多,终南神帝、世帝、赤帝等等的诸位大帝仙王,都曾点化过我大道奥妙。”

    “你这话就显得太谦虑了。”李七夜笑了起来,摇头说道:“与其说是他们指点你,不如说是他们想从你身上窥得这天地奥妙,窥得这天地的平衡,只可惜,大家都做不到,唯你能做得到而己。”

    “诸帝也有过尝试,或者未来能成功都不一定。”老磨说道。

    李七夜摇头,说道:“难,十三洲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又有谁不愿意进一步?又有谁不愿意去攀登这世间的巅峰?我也好,诸帝也罢,走到今天,都是与天地斗,与自己争,世间又有何为无争无为呢?有大帝的所谓的无为,那也只不过是后退一步,为跳得更远而己。”

    “但,你却做到了。”李七夜看着老磨,淡淡地笑着说道:“大道亏盈,一旦达到了平衡,就算不能长生,也不远矣。不盈于天地,不亏于己身,这便是大帝与天地之间的一个平衡点。说浅俗一般,那怕是凡人,他若是身体不亏不盈,那也是能长寿百岁。你平衡于这天地之间,不止是能让你长寿,更是能让你行走于世间,天诛不降。”

    “多少大帝仙王,又是多么渴望长生,又多么渴望天诛不降,但谁有能成功呢?”李七夜徐徐地说道:“你是一个,木琢是一个。只不过,他走得更极端,搞得天弃鬼厌,谁都不待见,连贼老天也不待见,他想死也死不掉。”

    “木琢道友的大道也是让人敬佩。”谈起另外一个天诛不降而且还死不掉的九界仙帝,老磨也不由敬佩地说道:“当年曾遇木琢道友,谈及大道,只能说,木琢大道太过于高远,非我辈所能及也。”

    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木琢的确是天诛不降,他在自己的大道上也的确是走得太遥远,已经无人能及得上了。但,他是等死,而你是活着,这是本质的区别。再说,你在自己的大道上也是无人能及,又有多少大帝仙王想仿模,但却无法成功呢。”

    “只能说是我胸无大志,对此生足矣。”老磨含笑地说道:“如圣师,如终南神帝、世帝都是胸怀大志之人,承十二天命,载万世之力,攀登万古巅峰,此等伟志非我所能及的。”

    “有盈必有亏。”李七夜只能是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承十二天命,载万世之力,的确是能让人登于巅峰,但盈己身,亏天地,天诛高悬,难于长生,这也是理应之事。”

    “能走到今天,这也是我的幸运。”老磨很淡泊,笑着说道。

    “世间哪来这么幸运。”李七夜笑着摇头说道:“一步一步走来,承载天命,你付出的比别人更多,大道的艰辛,这又焉是外人所知。世间皆见大帝仙王的荣光,又有谁知其中的付出与艰辛呢。”

    “圣师一生的伟绩,世人也不知。”老磨说道:“但圣师依然默默付出,依然是守护着这个世界。”

    “不。”李七夜笑着摇头,说道:“守护这个世界,应该是你们这些大帝仙王的责任。”

    老磨也不意外,也十分爽快,徐徐地说道:“不知道圣师要我干什么?只要有需要我的地方,我必定尽绵薄之力。虽然我与圣师不同于一族,但圣师所为,值得我等助一臂之力。”

    “也没有什么。”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就像我刚才所说的话,点燃你,也不完全是一句玩笑话了。当然了,不是我来点燃你,也不是现在,只是希望有那么一天,你能警醒这个世界。”

    “我明白,圣师依然心有所牵挂。”老磨说道。

    “牵挂倒谈不上,只是有所为而己,举手之劳吧。”李七夜很平淡,说道:“我相信,该来的终究会来,但,当黑暗席卷这个世界的时候,你认为谁会抽于堕落,谁会坚守?”?李七夜的话让老磨沉默起来,最终他只是徐徐地说道:“我只是浅薄之姿,无法去揣摩诸帝的高瞻远瞩,开世之见,非我这种浅薄之人能拥有的。”

    老磨把这话说得十分谨慎,同样为大帝的他,不敢轻易断言,因为他的一句话一个字就会关系着一位又一位大帝的名誉,甚至关系着一位又一位仙王的生死,所以他是谨言,不敢轻易去说。

    “这个我也不怪你。”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意料之中,说道:“在十三洲谁都有可能堕落,但我相信有一个人绝对是能坚守的,绝对是能坚守自己的道心,这个人就是——你!”

    “圣师抬爱,不胜感激。”老磨忙是说道。

    “这不是抬爱。”李七夜笑着轻轻摇头,说道:“更准确地说,这是催死符,你明白我说出这样的话差不等要把你送上死路。”

    老磨沉默了一下,说道:“如果这个世间,我的死能死得其所,又何惧于一死呢?”

    “我答应你会站出来的。”李七夜点头,说道:“其他的大帝仙王我是不清楚,但我相信你能,也相信你能坚守,这也是为什么我会找上你。”

    “我道行浅,未来真有那么一天,也无法挽世间狂澜。”老磨说道:“举世之间,能挽狂澜,也必须是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

    “世间有些事又谁说得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实力足够强大,不一定代表能为这世间谋求福祉,或者有一天站地巅峰上的存在不为害这人世间,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行为了。至于愿不愿坚守,愿不愿为这世间的蚁蝼去付出,那就真的不好说了。”

    “我相信会有大帝仙王愿意站出来,有大帝仙王愿意去守护的。”老磨徐徐地说道:“比如说是世帝。”

    “浅老头呀。”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我与他世代为敌,并没有贬低他的意思,只怕有那么一天,他或者也会是身不由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