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战惊天,整个青洲经此一战之后都陷入了寂静,在短短的一夜之间青洲有众多大教疆国纷纷宣布封闭山门,其中包括了帝统仙门。

    曾经有强大无匹的老祖警告门下弟子,不得外出,不得惹是生非,在这非常时期甚至有大教疆国甚至是断了与外界的一切往来,更不允许门下弟子踏出山门并步,以免他们惹出什么祸端来。

    一战之后,青洲显得寂静,本来金戈成为天帝都是一件十分热闹的事情,但今天在青洲没有人去讨论金戈成为天帝之事。

    远荒的一战震撼着整个青洲,虽然说除了大帝仙王之外青洲的强者都无法亲眼观战,但灭世级的力量波动这些强者还是清楚能感受得到的,而道行浅的修士更加不知道是发生什么事情,但却被力量镇压。

    一战之后,强者不敢多去讨论这件事情,三缄其口,弱者无处知道这一战的来龙去脉,只听人说不可多谈。

    所以这一战之后导致了青洲无数修士强者都为之沉默,就算是有晚辈想知道这一天发生的事情,但是宗门内的长辈都三缄其口,甚至再三警告,休得去探讨,休得去追究,若有什么不测,将会为宗门招来灭门之灾。

    虽然说这一战之后青洲沉寂,但是众多的大教疆国封闭山门,这也带来了好处,因为年轻一辈都被禁足于宗门之内,使得他们都奋勇修练,在后来短短几年内使得青洲是人才杰出,俊杰众多。

    在这一战之后,李七夜离开了青洲,在战王天帝、齐临仙王他们联手之下,为李七夜打开了一扇通往于骄横洲的小闸门,通过了这道小闸门,李七夜顺利地抵达了骄横洲。

    李七夜来骄横洲是有他的道理的,除了要与从九界上来的南帝他们汇合之外,同时也是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骄横洲,十三洲之一,也是百族兴盛之地,在十三洲之中要以骄横洲居住的百族最多,而且百族也是在骄横洲扎根最久的地方。

    在骄横洲,百族十分的强盛,反而在这里神、魔、天三族显得弱小了不少。

    百族在骄横洲能有今天如此的强盛,除了先贤们的一代又一代的努力之外,最大的功劳也是属于骄横仙帝。

    当年骄横仙帝独断大世,强改洲名,把白洲改为骄横洲,而且同时宣布骄横族的所有百族都脱离神、魔、天三族管辖,从此之后奠定了百族在骄横洲的地位。

    所以骄横洲的百族子民都铭记着骄横仙帝这个名字,骄横仙帝这个名字世世代代被传颂着。

    李七夜抵达了骄横洲之后,并没有立即却与南帝他们汇合,他去了一个地方,一个很不起眼的地方。

    这里是一片起伏的山峦,在这里古树参天,鹰飞鹿走,飞泉瀑布处处皆是。

    虽然说这片山峦大地有村落零星散布,但更多的是人烟稀少,就算这十万大山之中有村落,那也是小村落而己。

    在这大山之中,李七夜此时背靠着石壁,远眺着遥远处的起伏青山和炊烟袅袅的小村庄。

    李七夜此时是坐在一座高耸入天的山峰之上,这座山峰笔直,四周都是峭壁,凡人根本就无法攀登上来。

    就是这样的一座四周都是绝壁的山峰,在这山峰之上却竖着一块块的墓碑,每一个墓碑只是寥寥几笔的写有名字,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了。

    这山峰上的坟墓上百座,每一座坟墓都是十分的普通,没什么装饰,甚至可以说是简陋。

    这一座座的坟墓是靠着背后的石壁,远望着前面起伏的青山和炊烟袅袅的村庄。这一座座的坟墓没有人来扫过,但却没有多少的杂草在此丛生,只有三三五五的绿草从石缝中探出头来,吹着徐徐的山风。

    李七夜把美酒泼洒在土地上,然后背靠着石壁,远眺着远处,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坛中的美酒。

    “其实看着夕阳慢慢老去,有儿孙绕膝老死,这也不算是一件坏事。就像凡人所说的那样,这是福寿双全,人生也算是无憾了。”李七夜喝着美酒,看着袅袅炊烟,不由淡淡地笑着说道。

    没有人知道,这一座山峰上埋葬着曾经一位位威慑十三洲的存在,他们之中不少是上神级别的强者,他们都曾经是最强悍的战将,曾经沥血沙场,让敌人闻风丧胆。

    微风吹拂着,李七夜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远方,过了许久之后,他轻轻地说道:“人就是那样,当你是如一只小小蚁蝼的凡人之时,你会向往修士,向往着那种飞天遁地、横跨千山万水的本事,向往着云里来雾里去的生活,都羡慕着食霞餐露的日子……”

    “……当你真正的成为了强者之后,经历风霜,参悟奥妙,看得太多了,知道得太多了,突然之间会觉得,做一个凡人其实是蛮好的,往往无知就是一种幸福,短短几十年间由出生到死亡,无需经历太多的折磨,有父母,有儿女,有生活,最后老死而去,这一切都足矣。”说到这里,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过了甚久之后,李七夜不由灌了一口美酒,最终不由笑了笑,轻轻地说道:“说来,我也羡慕你们,至少你们能放得下,你们可以解甲归田,可以放下一切,离开修士界,离开那横扫八方的岁月……”

    “……可惜,我不能,就算真的有那么一天我想了,但我也不能。走上这一条路,我是注定着不能回头,只能是一直走下去。不管现在是如何,未来是如何,我都只能是一直走下去,不能为谁停步,不能为谁驻足。”说到这里李七夜苦笑了一下,叹息一声,说道:“谁让我是李七夜呢!”

    李七夜坐在那里,喝着酒,看着远处,一坐就好几天,看着日起日落,看着云卷云舒,似乎这样的风景让他百看不厌一样。

    “再见了,朋友,安息吧。”最终,李七夜站起身来,抓起一把泥土,在指间散落,随风飘去,李七夜看了最后一眼眼前这一座座的墓坟,然后转身离开了。

    在这座山峰不远处,有着一个村庄,这个村庄不大,只有几十户人家而己,这几十户人家都是靠打猎为生,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

    这个村庄叫陶村,它叫陶村,那是因为这个村庄的村民都姓陶,至于他们是从哪里来,村庄的村民已经不知道了,他们能知道的就是他们祖上世代都居住在这里。

    陶村与其他的村落没有什么不同,村民们世代都是过着打猎耕种的日子,日出而作,日落而休,世世代代都是如此。

    在陶村的村头有一条小溪流过,溪水潺潺。当太阳缓缓从山上升起的时候,朝阳的光芒洒落于溪水上,闪动着点点的碎光。

    此时李七夜依靠在了溪边的一株老槐树上,在看着早晨的陶村。

    在这个时候陶村已经响起了朗朗的朗读之声,这一声声的朗读之声男女皆有,声音很稚气,是小孩子的朗读之声。

    这一声声的郎读之声乃是从村庄中的垛场传出来的,平日里垛场是用来晒谷物碾谷子的场地,但现在一大早村里的小孩子们都纷纷盘坐在地上,打坐吐息。

    “帝者,举头三尺,视神不动,心无息……”此时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在垛场上有着一个女子盘坐在那里,一字一句,为村里面的孩子传授道法。

    “帝者,举头三尺,视神不动,心无息……”一个个盘坐于垛场之上的小孩子也跟着女子一句一字地朗读。

    这个传授道法的女子并不大,年有二八,颜貌也并非是倾国倾城,但看起来是赏心悦目,瓜子脸儿白净娇嫩,吹弹可破,一剪秋水,让人观之不由眼前一亮。

    女子没有抹脂扑粉,素颜朝天,穿着一身的布衣,十分的简朴,但却不损她的美丽,特别是她秀发随意地扎于背后,既显得落落大方,又有三分的俏灵之气。

    女子一字一句地传授道法,而几十个小孩子也都盘坐在那里十分认真专注地朗颂着这一字一句的法诀。

    当这样的一声声稚气的朗读音回荡于这个小村庄的时候给这个小村庄添增了不少的韵味,听起来特别的有活力,特别的好听。

    李七夜站在溪边,倚着大树,看着这样的一幕,听着这一声声的朗读之声,他不由莞尔一笑,恍然间过去的一幕又在眼前一样。

    在遥远的岁月里,也曾有人在这样的村庄中授道,那一个个孩子稚气的声音也曾在天空上回荡着。

    当太阳高挂的时候,女子也终于传授完了一篇道法,她站起来说道:“今日就到此为止,都回去吧。”

    “耶,回去吃饭了。”听到这话,有不少的小孩子兴奋地跳了起来,一阵风地往家里面跑去。

    “婷姐姐,你什么时候传我们本领,像姐姐那样能飞上天。”也有小孩子闪动着一双渴望的大眼睛,问这个女子。

第2045章别离    最终,冥渡仙帝也离开了,李七夜坐在这个空荡荡的世界之中久久沉默。

    最终李七夜也离开了这里,在离开之时,李七夜不由轻轻地说道:“再见了,轮回荒祖,你说得没错,黑暗永不灭,谁都无法让黑暗永远湮灭,但,不要忘记了,光明也是永恒。”说完转身离开。

    李七夜从祭台中走出来的时候,无数双眼睛望着他,充满了敬畏,没有人敢大声喘一口气。

    随着一位一位的大帝仙王离开,在远荒之外的所有人都心里面颤栗。

    虽然说远荒深处的惊天一战世间的强者没有资格也没有实力去窥视,大家也不知道这一战究竟是怎么样的,但在如此惊天一战中有一位位大帝仙王、九仙仙帝前来助阵,百族、神、魔、天三族都有大帝仙王前来助阵,这已经足够了。

    举世之间,有谁有这样的情面能让二十位大帝仙王前来助阵呢,虽然世间的修士没有几个人能知道李七夜是谁,但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已经足够说明他的份量了,这是一尊无上巨头,一尊足够让大帝仙王卖情面的无上巨头。

    对于世间的强者来说,知道这一点那就已经足够了,至于李七夜的真身是谁,他究竟是怎么样的来历,没有人敢去追究,也没有人敢去过多的探讨。

    虽然世间的修士强者皆不知道李七夜究竟是何来历,但终究是有一些上神或古老的老祖听过一些传说,他们曾在大帝仙王口中知道过一些秘闻,他们也隐隐猜到了李七夜的身份。

    但那怕他们心里面已经猜到了,他们都不敢去多言,不敢去谈论,也不愿意去多说,因为这是一个禁忌,而且只有强大到一定程度才有资格去触及的东西。

    这些上神并不怀疑这个禁忌的恐怖,像猎帝战役这么遥远的事情就不必去多说,眼前所发生的事情就已经足够说明这禁忌的恐怖。

    举世之间,又有几个人敢去一战黑暗巨头呢,但是这个传说中的禁忌却直接犁平了黑暗,这是多么恐怖的实力,这是多么威慑万世的手段!

    所以,那怕已经猜出李七夜来历的上神也不愿意去多谈李七夜,他们可不想因为自己的一言不慎招来杀身之祸,甚至是招来灭族之灾,所以那怕是强大的上神在这一件事上都是十分的慎言。

    最终,李七夜离开远荒,他离开之后,不由再回首一望,不由低声地说道:“这个纪元也该落下帷幕了。永别了,圣人,希望圣光永照。”说完便离开了。

    轮回荒祖死了,圣人也消逝在时间长河了,远荒的纪元也终于随着他们的死去而落下了帷幕,圣人拯救不了自己的纪元,但轮回荒祖也走不出自己的黑暗。

    当李七夜回到了万古号之时,万古号里里外外跪得一地都是人,不论是在万古号的旅客,还是万古号的船员,全部都跪拜在那里,所有人都低下了头颅,没有人敢大声喘一口气。

    在万古号上,甚至有不少人全身发抖,特别是曾经有人轻言议论过李七夜的修士强者,更是被吓破了胆,他们全身发抖,冷汗涔涔,可以说他们都被吓破了胆子了。

    如果说此时李七夜要取他们的性命,不需要他出手,他只需要一句话就足够了,绝对有人代劳。

    “都起来吧。”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也未去多看,回到了山峰上。

    在屋前,齐临帝女他们皆在,只不过此时他们都说不出话来,就是与李七夜最好的齐临帝女都说不出话来,她张口欲言,千言万语,都无从说起。

    “未来还需要靠你们,好好修练吧。”看着齐临帝女,李七夜轻轻地抚着她的秀发,轻轻地说道:“你前途无量,但能走到怎么样的高度,就靠你自己了。”

    “公子教诲,梦莹永铭于心。”齐临帝女轻轻地说道,千言万语,最终她也唯有能说出这句话了,她心里面明白,李七夜要离开了,毕竟他们是不同一个世界,李七夜的世界很广阔,她只能是仰望而己,至少暂时是如此。

    “齐临帝家出俊杰。”李七夜含笑,点了点头,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未来还能再见公子吗?”最终,齐临帝女忍不住问了一句,她心里面很清楚,此一别只怕是永别了,他们两个人的世界相隔得太遥远了,尽管是如此,但她依然是忍不住问了这么一句。

    “有缘,自会相见。”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大道漫漫,这一切都不是距离,跟着自己的本心走,能走多远,就看你的造化了。未来充满无数的可能,在这一个个可能中,你总会实现自己的追逐。”

    “我明白。”最后齐临帝女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这让她心里变得更坚定了。

    至于释魂林,他什么话都不敢多说,他深深地拜了又拜,对于他而言,对面圣李七夜,这已经是无上的荣耀了,这已经是最了不起的奇遇了。

    就算是平时顽世不恭的武七在这个时候也一样是头皮发麻,他自己都双腿发软,他并不是说仅仅是害怕李七夜那么简单。

    想一想,在此之前,他与李七夜勾肩搭背,要与李七夜称兄道弟,但现在想一想,他们龙城的老祖宗们,他们龙城的一尊尊的大帝仙王,都要自称一声晚辈。

    如果说,他们的老祖宗都自称晚辈,那他岂不是大不敬,如果让他们老祖宗知道了这件事情,何止是把他的皮剥了,一定会好好教训他一顿,所以想到这一点,武七都头皮发麻,这一次回去一定会被狠狠地削一顿了。

    “喂”就在李七夜将离开之时,一直呆在一旁不吭声的武凤影对李七夜大叫一声。

    “我不叫喂”李七夜转过身来,笑了笑,说道:“我叫李七夜。”

    “你就这样离开吗?”武凤影此时一双凤目紧紧地盯着李七夜,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才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

    武凤影的话那是把武七吓得魂都飞了起来,这是捅破天的事情,如果被他们老祖宗知道了,一定会剥了他们的皮。

    所以站在身后的武七不由暗暗地拉了拉她姐姐的衣袖,暗示他姐姐千万不要把天捅破了,不然天真的会崩下来。

    但是对于武七的暗示,武凤影一点都没有去理会,只是瞪着李七夜而己,她一双凤目能睁多大就睁得多大。

    “不这样离开,那该怎么样离开呢?”李七夜看着凤目怒瞪的武凤影,也不见怪,笑了笑说道。

    就在这一刻,武凤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量与魄力,竟然是一下子搂扣住了李七夜的脖子,压住了李七夜的头颅,强行吻了起李七夜来。

    她强行吻起李七夜,动作十分的笨拙,十分的生涩,甚至可以说,十分的紧张,但她就是那么的凶锰,狠狠地强吻了李七夜一次。

    这样的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一下子让武七他们都撼住了,他们都不由嘴巴张得大大的,这样的事情完全让他们意料不到,武凤影所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凶猛了。

    一时之间,武七他们都傻了眼了,久久回不过神来。

    最终,武凤影这才放开了李七夜,这一刻她反而是自己羞得无地从容,退到一边的时候脸色通红,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摆好。

    就在刚才她都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胆量,从哪里来的勇气,竟然敢如此的强吻李七夜,当她强吻之后,一时之间手脚发软。

    “我被你占了大便宜都没有害羞,你害什么羞。”李七夜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

    武凤影一时之间粉脸通红,紧紧地低着头,在这一刻她反而如小女人的模样,没有了刚才的霸气和凶猛,完全像是变了两个人一样。

    此时齐临帝女他们都说不出话来,只怕武凤影是他们见过的人中最霸气的女人了。

    “小丫头,再见了。”最后,李七夜只是轻轻地吻了一下发呆的齐临帝女的头额,笑了笑,随之飘然而去,眨眼之间,李七夜的背影消失在天边。

    直到李七夜消失不见,齐临帝女一时间发呆地看着,久久回不过神来,就是武凤影也是呆在了那里,看着那一直消失不见的背影,都久久失神。

    过了许久之后,齐临帝女他们这才回过神来,齐临帝女轻轻地对武凤影说道:“我们回去吧,以后不知道要多久才会出来了。”说到这里她是怅然若失。

    武凤影点了点头,没说什么,但心里面也满足了。

    “姐姐,滋味如何?”过了许久之后,武七这个调皮的小子又开始活络起来了,拉了拉自己姐姐的衣袖,挤眉弄眼地说道。

    被自己弟弟这样一调侃,武凤影顿时脸色通红,紧接着她也暴走,怒视武七,摩拳擦掌地说道:“臭小子,你是不是皮痒,欠收拾了。”

    “不,不,不是。”武七被暴走的武凤影吓得发怵,干笑地说道。

    看着他们姐弟打闹,释魂林也十分的感慨,说道:“我也该回去了,该是我颐养天年的时候了,没有必要在出来拼命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