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最终,冥渡仙帝也离开了,李七夜坐在这个空荡荡的世界之中久久沉默。

    最终李七夜也离开了这里,在离开之时,李七夜不由轻轻地说道:“再见了,轮回荒祖,你说得没错,黑暗永不灭,谁都无法让黑暗永远湮灭,但,不要忘记了,光明也是永恒。”说完转身离开。

    李七夜从祭台中走出来的时候,无数双眼睛望着他,充满了敬畏,没有人敢大声喘一口气。

    随着一位一位的大帝仙王离开,在远荒之外的所有人都心里面颤栗。

    虽然说远荒深处的惊天一战世间的强者没有资格也没有实力去窥视,大家也不知道这一战究竟是怎么样的,但在如此惊天一战中有一位位大帝仙王、九仙仙帝前来助阵,百族、神、魔、天三族都有大帝仙王前来助阵,这已经足够了。

    举世之间,有谁有这样的情面能让二十位大帝仙王前来助阵呢,虽然世间的修士没有几个人能知道李七夜是谁,但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已经足够说明他的份量了,这是一尊无上巨头,一尊足够让大帝仙王卖情面的无上巨头。

    对于世间的强者来说,知道这一点那就已经足够了,至于李七夜的真身是谁,他究竟是怎么样的来历,没有人敢去追究,也没有人敢去过多的探讨。

    虽然世间的修士强者皆不知道李七夜究竟是何来历,但终究是有一些上神或古老的老祖听过一些传说,他们曾在大帝仙王口中知道过一些秘闻,他们也隐隐猜到了李七夜的身份。

    但那怕他们心里面已经猜到了,他们都不敢去多言,不敢去谈论,也不愿意去多说,因为这是一个禁忌,而且只有强大到一定程度才有资格去触及的东西。

    这些上神并不怀疑这个禁忌的恐怖,像猎帝战役这么遥远的事情就不必去多说,眼前所发生的事情就已经足够说明这禁忌的恐怖。

    举世之间,又有几个人敢去一战黑暗巨头呢,但是这个传说中的禁忌却直接犁平了黑暗,这是多么恐怖的实力,这是多么威慑万世的手段!

    所以,那怕已经猜出李七夜来历的上神也不愿意去多谈李七夜,他们可不想因为自己的一言不慎招来杀身之祸,甚至是招来灭族之灾,所以那怕是强大的上神在这一件事上都是十分的慎言。

    最终,李七夜离开远荒,他离开之后,不由再回首一望,不由低声地说道:“这个纪元也该落下帷幕了。永别了,圣人,希望圣光永照。”说完便离开了。

    轮回荒祖死了,圣人也消逝在时间长河了,远荒的纪元也终于随着他们的死去而落下了帷幕,圣人拯救不了自己的纪元,但轮回荒祖也走不出自己的黑暗。

    当李七夜回到了万古号之时,万古号里里外外跪得一地都是人,不论是在万古号的旅客,还是万古号的船员,全部都跪拜在那里,所有人都低下了头颅,没有人敢大声喘一口气。

    在万古号上,甚至有不少人全身发抖,特别是曾经有人轻言议论过李七夜的修士强者,更是被吓破了胆,他们全身发抖,冷汗涔涔,可以说他们都被吓破了胆子了。

    如果说此时李七夜要取他们的性命,不需要他出手,他只需要一句话就足够了,绝对有人代劳。

    “都起来吧。”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也未去多看,回到了山峰上。

    在屋前,齐临帝女他们皆在,只不过此时他们都说不出话来,就是与李七夜最好的齐临帝女都说不出话来,她张口欲言,千言万语,都无从说起。

    “未来还需要靠你们,好好修练吧。”看着齐临帝女,李七夜轻轻地抚着她的秀发,轻轻地说道:“你前途无量,但能走到怎么样的高度,就靠你自己了。”

    “公子教诲,梦莹永铭于心。”齐临帝女轻轻地说道,千言万语,最终她也唯有能说出这句话了,她心里面明白,李七夜要离开了,毕竟他们是不同一个世界,李七夜的世界很广阔,她只能是仰望而己,至少暂时是如此。

    “齐临帝家出俊杰。”李七夜含笑,点了点头,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未来还能再见公子吗?”最终,齐临帝女忍不住问了一句,她心里面很清楚,此一别只怕是永别了,他们两个人的世界相隔得太遥远了,尽管是如此,但她依然是忍不住问了这么一句。

    “有缘,自会相见。”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大道漫漫,这一切都不是距离,跟着自己的本心走,能走多远,就看你的造化了。未来充满无数的可能,在这一个个可能中,你总会实现自己的追逐。”

    “我明白。”最后齐临帝女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这让她心里变得更坚定了。

    至于释魂林,他什么话都不敢多说,他深深地拜了又拜,对于他而言,对面圣李七夜,这已经是无上的荣耀了,这已经是最了不起的奇遇了。

    就算是平时顽世不恭的武七在这个时候也一样是头皮发麻,他自己都双腿发软,他并不是说仅仅是害怕李七夜那么简单。

    想一想,在此之前,他与李七夜勾肩搭背,要与李七夜称兄道弟,但现在想一想,他们龙城的老祖宗们,他们龙城的一尊尊的大帝仙王,都要自称一声晚辈。

    如果说,他们的老祖宗都自称晚辈,那他岂不是大不敬,如果让他们老祖宗知道了这件事情,何止是把他的皮剥了,一定会好好教训他一顿,所以想到这一点,武七都头皮发麻,这一次回去一定会被狠狠地削一顿了。

    “喂”就在李七夜将离开之时,一直呆在一旁不吭声的武凤影对李七夜大叫一声。

    “我不叫喂”李七夜转过身来,笑了笑,说道:“我叫李七夜。”

    “你就这样离开吗?”武凤影此时一双凤目紧紧地盯着李七夜,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才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

    武凤影的话那是把武七吓得魂都飞了起来,这是捅破天的事情,如果被他们老祖宗知道了,一定会剥了他们的皮。

    所以站在身后的武七不由暗暗地拉了拉她姐姐的衣袖,暗示他姐姐千万不要把天捅破了,不然天真的会崩下来。

    但是对于武七的暗示,武凤影一点都没有去理会,只是瞪着李七夜而己,她一双凤目能睁多大就睁得多大。

    “不这样离开,那该怎么样离开呢?”李七夜看着凤目怒瞪的武凤影,也不见怪,笑了笑说道。

    就在这一刻,武凤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量与魄力,竟然是一下子搂扣住了李七夜的脖子,压住了李七夜的头颅,强行吻了起李七夜来。

    她强行吻起李七夜,动作十分的笨拙,十分的生涩,甚至可以说,十分的紧张,但她就是那么的凶锰,狠狠地强吻了李七夜一次。

    这样的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一下子让武七他们都撼住了,他们都不由嘴巴张得大大的,这样的事情完全让他们意料不到,武凤影所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凶猛了。

    一时之间,武七他们都傻了眼了,久久回不过神来。

    最终,武凤影这才放开了李七夜,这一刻她反而是自己羞得无地从容,退到一边的时候脸色通红,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摆好。

    就在刚才她都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胆量,从哪里来的勇气,竟然敢如此的强吻李七夜,当她强吻之后,一时之间手脚发软。

    “我被你占了大便宜都没有害羞,你害什么羞。”李七夜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

    武凤影一时之间粉脸通红,紧紧地低着头,在这一刻她反而如小女人的模样,没有了刚才的霸气和凶猛,完全像是变了两个人一样。

    此时齐临帝女他们都说不出话来,只怕武凤影是他们见过的人中最霸气的女人了。

    “小丫头,再见了。”最后,李七夜只是轻轻地吻了一下发呆的齐临帝女的头额,笑了笑,随之飘然而去,眨眼之间,李七夜的背影消失在天边。

    直到李七夜消失不见,齐临帝女一时间发呆地看着,久久回不过神来,就是武凤影也是呆在了那里,看着那一直消失不见的背影,都久久失神。

    过了许久之后,齐临帝女他们这才回过神来,齐临帝女轻轻地对武凤影说道:“我们回去吧,以后不知道要多久才会出来了。”说到这里她是怅然若失。

    武凤影点了点头,没说什么,但心里面也满足了。

    “姐姐,滋味如何?”过了许久之后,武七这个调皮的小子又开始活络起来了,拉了拉自己姐姐的衣袖,挤眉弄眼地说道。

    被自己弟弟这样一调侃,武凤影顿时脸色通红,紧接着她也暴走,怒视武七,摩拳擦掌地说道:“臭小子,你是不是皮痒,欠收拾了。”

    “不,不,不是。”武七被暴走的武凤影吓得发怵,干笑地说道。

    看着他们姐弟打闹,释魂林也十分的感慨,说道:“我也该回去了,该是我颐养天年的时候了,没有必要在出来拼命了。”(未完待续。)

第2044章接引    索天战王带着索天教的仙王离开,齐临帝家的两位仙王也将启程了。

    “齐临帝家以圣师马首是瞻,只要圣师需要齐临帝家的地方,一纸召来。”齐临仙王临别时向李七夜抱拳地说道。

    李七夜默默点了点头,齐临帝家的效忠又不仅仅是今日,当年夜临仙王也曾说过如此的话,可惜今日已经物是人非了。

    “启功就此别过圣师,他日再为圣师效犬马之劳。”李七夜送别神龙山的两位仙王,话别之时飞龙仙王也就此别过御着飞龙远去。

    诸位大帝仙王一一告别,晚霞仙子临别之时,认真地看着李七夜,缓缓地说道:“圣师有暇,请到晚霞洞府小叙,晚霞煮以待。”

    “仙子辛苦了。”李七夜点头,轻轻地说道:“他日必定拜访仙子,以仙子论道赏月。”

    晚霞仙子看了李七夜一会儿,最后轻轻点头,抱拳离去了。

    “我们也该离去了,任重道远,未来还需要圣师主持大局。”最终蚕龙仙帝也带着龙城的大帝仙王离开了。

    “诸帝携手,我相信有没有我都是一样的。”李七夜笑着蚕龙仙帝说道。

    “举世之间,能与大帝仙王共济一堂者,也唯圣师耳。”蚕龙仙帝徐徐地说道。

    “或许吧。”李七夜轻轻点头,最后临别时李七夜告知蚕龙仙帝,说道:“飞仙教已灭于我手。”

    “我明白。”蚕龙仙帝沉默了一下,最终徐徐说道:“阿修罗误飞仙,当人贤成道,这是大势己定,人贤也知道这一天会来临,只是他心有所不舍而己。”

    对于飞仙教被灭之事,蚕龙仙帝也未多去谈及,因为人贤仙帝来了第十界之后,他们这样的存在都已经明白飞仙教的命运了。

    “步战也就此告别。”诸帝一一离去,最后步战仙帝也告辞而去。

    “此一战,辛苦了,未来你也肩负重任。”李七夜笑着对步战仙帝说道。

    “圣师言重了,当年在九界之时圣师几次援驰相助,如此大恩,步战还未能相报。”步战仙帝笑着说道:“至于肩上所负,那也是我等应该做的,这一条道路上并非是我一个人付出而己,先贤付出的比我们更多。’

    步战仙帝也洒脱,向李七夜抱拳,最终飘然而去,他独自一个而来,独自一人而去。似乎他是这个世界的独行者,在这世间他独来独往,没有人能知道他的踪迹。

    在九界上来的仙帝,不少又在十三洲之中建立了门派传承,比如说蚕龙仙帝就是一个例子,也有一些仙帝是独来独往,步战仙帝就是其中一个。

    但步战仙帝甚至少其他的仙帝联系或往来,他的行踪飘渺,算是比较神秘的仙帝了。

    诸位大帝仙王一一辞别而去,最终只留下了冥渡仙帝了。

    李七夜与冥渡仙帝慢步于这片天地之间,最终冥渡仙帝说道:“老师,酆都城可安好。”

    “安好。”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你也清楚,举世灰飞烟灭,那地方也不见得会被毁灭。”

    “也是。”冥渡仙帝轻轻点头,慢慢前行,望着远处,说道:“偶尔之时,我是梦回酆都,似乎又在那里摆渡。”

    冥渡仙帝就是出身于酆都城,本来他是不能离开酆都城的,最终是李七夜向祖流的主人求情,放冥渡仙帝离开,最终冥渡仙帝成为了一代仙帝。

    冥渡仙帝他出身于酆都城,这就意味着他与众不同,因为他不属于任何种族,既不是人族,也不是鬼族,只不过在幽圣界,鬼族把冥渡仙帝纳入他们鬼族的仙帝之中。

    “有所思,必有所梦。”李七夜也漫步前行,徐徐地说道:“总会有一些东西会在心中挥之不去,没有谁能真正做到斩断一切。”

    “是呀。”冥渡仙帝轻轻叹息一声,徐徐地说道:“大道摆渡,何处不是摆渡呢,只是心有飘泊,十界终究是十界,九界也终究是九界。”

    “的确,九界太多值得人去思念的地方。”李七夜笑了笑,说道:“道路漫漫,走到你今日这一步,也唯有继续前行了。渡阴阳,引生死,这又何尝不是一种轮回呢。”

    “众生万千,何以能渡尽。”冥渡仙帝不由感慨地说道。

    “这就是每一个人不同的选择了。”李七夜徐徐地说道:“就如圣人,众生亿万,又何时能普渡完众生呢,不论是哪一条道路,都是漫长无尽,我不也是如此。”

    冥渡仙帝轻轻点头,说道:“每次心有所虑,老师都为我指点迷津,这一路走来,是老师成就了我。”

    当年李七夜为冥渡仙帝求情的时候,曾经承诺过不传授冥渡仙帝任何功法,任何绝学,但李七夜还是指点过他,只不过这些指点都不涉及任何修练,只是为他指引道路前行而己。

    “你能有这样的道心,才能走出这样的一条道路,引阴阳,渡生死,说不定有一天我也需要你接引之时。”李七夜笑了笑,目光望得很遥远。

    “举世之间,何有老师熬不过的槛呢?”冥渡仙帝轻轻地摇头说道:“老师远虑,所筹谋慎密,无需我来接引。”

    “世间的事说不准。”李七夜徐徐地说道:“在未来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一战到最后,我有我的信心,但大道有大道的艰难,否则的话诸贤也不会失败。我只是作最坏的打算而己,或者那么一天真的会到来。”

    冥渡仙帝听到这样的一席话,他不由沉默着,最终徐徐地说道:“若这一天到来,我必会接引老师,为老师引渡。”

    “我知道。”李七夜徐徐地说道:“只要我们的世界还在,你们都会为此而努力,这也是我一直最放心的地方。”说到这里,他眺望着,轻轻地叹息一声。

    “老师为最终一战而忧吗?”看着李七夜,冥渡仙帝问道。

    “或许吧。”李七夜最终收回目光,徐徐地说道:“胜负我也看透了,生死我也看够了。只是在尽头,我心中还茫然,毕竟还没有人能走出来。”

    “老师曾经说过,在人世间,只要有天地良心存在,一切都有希望。”冥渡仙帝徐徐地说道。

    “是呀,人世间,莫过于人心。”李七夜轻轻地点头,说道:“但,人心,却让世界难于承载。不然,世间又何谓轮回,一个个的纪元从诞生到毁灭,种族交替,大世沉浮,千态万姿,只是最终依然逃不过人世间的那颗人心而己。”

    “老师还是放不下。”冥渡仙帝徐徐地说道。

    “或者吧。”李七夜苦笑了一下,望着远处,说道:“虽然说,我为这世间种下了一颗种子,为了那么一天到来经营了很久很久。只是,我只是把它种下而己,未来开怎么样的花,结怎么样的果,我也不知道。”

    冥渡仙帝看着李七夜,也无从说起,他们这一层次的存在有着他们这一层次的卓见。

    “人世间,终究间逃不过我们的那一颗人心。”李七作轻轻地说道:“光明永存,黑暗不灭,总会有着它的道理。它们并非是凭空冒出来的,也并非是无端出现,归根结底,还是一颗人心。”

    说到这里,李七夜望得很遥远,徐徐地说道:“就如圣人和轮回荒祖,圣人不会无端成为光明,轮回荒祖也不会突然成为黑暗起源,这一切都是有着它的因果。圣人守护光明,轮回荒祖起源黑暗,终究是在于人心……”?“……就如在那光明中仰望黑暗,又如在黑暗中仰望光明,这里面或者是出于本能,又或者是畏于死,但归根结底,还是那一颗人心。万古沉浮,人心依在,但却不是谁都能去坚守,一切都在变,人心也在变。”说到这里,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

    “老师心有所忧。”冥渡仙帝说道。

    “或者有所忧吧。”李七夜轻轻地说道:“如果说,我对自己有信心,对于未来有信心,但对于人心,我就不确定了。种下一颗种子,开什么样的花,结什么样的果,这不一定是种子所能完全左右的。”

    “我相信老师。”冥渡仙帝认真地说道:“老师千百年的经营,必定是谋略无双。既然老师种下了如此的种子,所开的花,所结的果,必定如老师所想要的。”

    “或者会吧。”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未战到最后,这一切都是未知,不到最后,又有谁会知道会开怎么样的花,结怎么样的果呢。我所做,也足够了,我能执着的,也足够了,未来还是交给众生,因为人心不在于我,而是在于众生。”

    “老师说的也是。”冥渡仙帝轻轻点头,说道:“生也好,死也罢,最终所能留下的莫过于人心。”

    “所以说,我们无法普渡众生,圣人无法让每一个人都做好人,轮回荒祖也无法让每一个人成为黑暗,那怕我们站得再高,那怕我们再强大,都无法做到的事情。”最后李七夜意味深长地说道:“我们所能做的,只是给这世间一个指引,给这世间一个希望,仅此而己。”

    国庆节到了,祝大家节日快乐。

    1-7号是双倍月票,请大家把月票投给《帝霸》,谢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