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吃鸡萌图,牙皂,第2044章接引

已有 24 阅读此文人 - - 高h肉辣文 -

    索天战王带着索天教的仙王离开,齐临帝家的两位仙王也将启程了。

    “齐临帝家以圣师马首是瞻,只要圣师需要齐临帝家的地方,一纸召来。”齐临仙王临别时向李七夜抱拳地说道。

    李七夜默默点了点头,齐临帝家的效忠又不仅仅是今日,当年夜临仙王也曾说过如此的话,可惜今日已经物是人非了。

    “启功就此别过圣师,他日再为圣师效犬马之劳。”李七夜送别神龙山的两位仙王,话别之时飞龙仙王也就此别过御着飞龙远去。

    诸位大帝仙王一一告别,晚霞仙子临别之时,认真地看着李七夜,缓缓地说道:“圣师有暇,请到晚霞洞府小叙,晚霞煮以待。”

    “仙子辛苦了。”李七夜点头,轻轻地说道:“他日必定拜访仙子,以仙子论道赏月。”

    晚霞仙子看了李七夜一会儿,最后轻轻点头,抱拳离去了。

    “我们也该离去了,任重道远,未来还需要圣师主持大局。”最终蚕龙仙帝也带着龙城的大帝仙王离开了。

    “诸帝携手,我相信有没有我都是一样的。”李七夜笑着蚕龙仙帝说道。

    “举世之间,能与大帝仙王共济一堂者,也唯圣师耳。”蚕龙仙帝徐徐地说道。

    “或许吧。”李七夜轻轻点头,最后临别时李七夜告知蚕龙仙帝,说道:“飞仙教已灭于我手。”

    “我明白。”蚕龙仙帝沉默了一下,最终徐徐说道:“阿修罗误飞仙,当人贤成道,这是大势己定,人贤也知道这一天会来临,只是他心有所不舍而己。”

    对于飞仙教被灭之事,蚕龙仙帝也未多去谈及,因为人贤仙帝来了第十界之后,他们这样的存在都已经明白飞仙教的命运了。

    “步战也就此告别。”诸帝一一离去,最后步战仙帝也告辞而去。

    “此一战,辛苦了,未来你也肩负重任。”李七夜笑着对步战仙帝说道。

    “圣师言重了,当年在九界之时圣师几次援驰相助,如此大恩,步战还未能相报。”步战仙帝笑着说道:“至于肩上所负,那也是我等应该做的,这一条道路上并非是我一个人付出而己,先贤付出的比我们更多。’

    步战仙帝也洒脱,向李七夜抱拳,最终飘然而去,他独自一个而来,独自一人而去。似乎他是这个世界的独行者,在这世间他独来独往,没有人能知道他的踪迹。

    在九界上来的仙帝,不少又在十三洲之中建立了门派传承,比如说蚕龙仙帝就是一个例子,也有一些仙帝是独来独往,步战仙帝就是其中一个。

    但步战仙帝甚至少其他的仙帝联系或往来,他的行踪飘渺,算是比较神秘的仙帝了。

    诸位大帝仙王一一辞别而去,最终只留下了冥渡仙帝了。

    李七夜与冥渡仙帝慢步于这片天地之间,最终冥渡仙帝说道:“老师,酆都城可安好。”

    “安好。”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你也清楚,举世灰飞烟灭,那地方也不见得会被毁灭。”

    “也是。”冥渡仙帝轻轻点头,慢慢前行,望着远处,说道:“偶尔之时,我是梦回酆都,似乎又在那里摆渡。”

    冥渡仙帝就是出身于酆都城,本来他是不能离开酆都城的,最终是李七夜向祖流的主人求情,放冥渡仙帝离开,最终冥渡仙帝成为了一代仙帝。

    冥渡仙帝他出身于酆都城,这就意味着他与众不同,因为他不属于任何种族,既不是人族,也不是鬼族,只不过在幽圣界,鬼族把冥渡仙帝纳入他们鬼族的仙帝之中。

    “有所思,必有所梦。”李七夜也漫步前行,徐徐地说道:“总会有一些东西会在心中挥之不去,没有谁能真正做到斩断一切。”

    “是呀。”冥渡仙帝轻轻叹息一声,徐徐地说道:“大道摆渡,何处不是摆渡呢,只是心有飘泊,十界终究是十界,九界也终究是九界。”

    “的确,九界太多值得人去思念的地方。”李七夜笑了笑,说道:“道路漫漫,走到你今日这一步,也唯有继续前行了。渡阴阳,引生死,这又何尝不是一种轮回呢。”

    “众生万千,何以能渡尽。”冥渡仙帝不由感慨地说道。

    “这就是每一个人不同的选择了。”李七夜徐徐地说道:“就如圣人,众生亿万,又何时能普渡完众生呢,不论是哪一条道路,都是漫长无尽,我不也是如此。”

    冥渡仙帝轻轻点头,说道:“每次心有所虑,老师都为我指点迷津,这一路走来,是老师成就了我。”

    当年李七夜为冥渡仙帝求情的时候,曾经承诺过不传授冥渡仙帝任何功法,任何绝学,但李七夜还是指点过他,只不过这些指点都不涉及任何修练,只是为他指引道路前行而己。

    “你能有这样的道心,才能走出这样的一条道路,引阴阳,渡生死,说不定有一天我也需要你接引之时。”李七夜笑了笑,目光望得很遥远。

    “举世之间,何有老师熬不过的槛呢?”冥渡仙帝轻轻地摇头说道:“老师远虑,所筹谋慎密,无需我来接引。”

    “世间的事说不准。”李七夜徐徐地说道:“在未来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一战到最后,我有我的信心,但大道有大道的艰难,否则的话诸贤也不会失败。我只是作最坏的打算而己,或者那么一天真的会到来。”

    冥渡仙帝听到这样的一席话,他不由沉默着,最终徐徐地说道:“若这一天到来,我必会接引老师,为老师引渡。”

    “我知道。”李七夜徐徐地说道:“只要我们的世界还在,你们都会为此而努力,这也是我一直最放心的地方。”说到这里,他眺望着,轻轻地叹息一声。

    “老师为最终一战而忧吗?”看着李七夜,冥渡仙帝问道。

    “或许吧。”李七夜最终收回目光,徐徐地说道:“胜负我也看透了,生死我也看够了。只是在尽头,我心中还茫然,毕竟还没有人能走出来。”

    “老师曾经说过,在人世间,只要有天地良心存在,一切都有希望。”冥渡仙帝徐徐地说道。

    “是呀,人世间,莫过于人心。”李七夜轻轻地点头,说道:“但,人心,却让世界难于承载。不然,世间又何谓轮回,一个个的纪元从诞生到毁灭,种族交替,大世沉浮,千态万姿,只是最终依然逃不过人世间的那颗人心而己。”

    “老师还是放不下。”冥渡仙帝徐徐地说道。

    “或者吧。”李七夜苦笑了一下,望着远处,说道:“虽然说,我为这世间种下了一颗种子,为了那么一天到来经营了很久很久。只是,我只是把它种下而己,未来开怎么样的花,结怎么样的果,我也不知道。”

    冥渡仙帝看着李七夜,也无从说起,他们这一层次的存在有着他们这一层次的卓见。

    “人世间,终究间逃不过我们的那一颗人心。”李七作轻轻地说道:“光明永存,黑暗不灭,总会有着它的道理。它们并非是凭空冒出来的,也并非是无端出现,归根结底,还是一颗人心。”

    说到这里,李七夜望得很遥远,徐徐地说道:“就如圣人和轮回荒祖,圣人不会无端成为光明,轮回荒祖也不会突然成为黑暗起源,这一切都是有着它的因果。圣人守护光明,轮回荒祖起源黑暗,终究是在于人心……”?“……就如在那光明中仰望黑暗,又如在黑暗中仰望光明,这里面或者是出于本能,又或者是畏于死,但归根结底,还是那一颗人心。万古沉浮,人心依在,但却不是谁都能去坚守,一切都在变,人心也在变。”说到这里,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

    “老师心有所忧。”冥渡仙帝说道。

    “或者有所忧吧。”李七夜轻轻地说道:“如果说,我对自己有信心,对于未来有信心,但对于人心,我就不确定了。种下一颗种子,开什么样的花,结什么样的果,这不一定是种子所能完全左右的。”

    “我相信老师。”冥渡仙帝认真地说道:“老师千百年的经营,必定是谋略无双。既然老师种下了如此的种子,所开的花,所结的果,必定如老师所想要的。”

    “或者会吧。”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未战到最后,这一切都是未知,不到最后,又有谁会知道会开怎么样的花,结怎么样的果呢。我所做,也足够了,我能执着的,也足够了,未来还是交给众生,因为人心不在于我,而是在于众生。”

    “老师说的也是。”冥渡仙帝轻轻点头,说道:“生也好,死也罢,最终所能留下的莫过于人心。”

    “所以说,我们无法普渡众生,圣人无法让每一个人都做好人,轮回荒祖也无法让每一个人成为黑暗,那怕我们站得再高,那怕我们再强大,都无法做到的事情。”最后李七夜意味深长地说道:“我们所能做的,只是给这世间一个指引,给这世间一个希望,仅此而己。”

    国庆节到了,祝大家节日快乐。

    1-7号是双倍月票,请大家把月票投给《帝霸》,谢谢。

第2043章宝藏惊天    轮回荒祖的宝藏可以说是堆满了一个世界,甚至可以说,只怕在他们的那个纪元中,最好的东西都被轮回荒祖搬回了自己的宝库之中。

    当李七夜他们刚走出来的时候,面前就是一座神山耸立,这座神山百万丈之高,通体黑金,上面流淌着赤金纹路,整座神山看起来像是一块完整的神金,堪称是万金之王。

    “此金我曾拥有一小块。”看到这座神山,晚霞魔帝轻轻地说道:“此为龙纹黑仙金,我曾是挖空八方山才得一小块。此时整座神山都是龙纹黑仙金,这只怕是母金呀,举世仅有吧。”

    事实上,这样的一座龙纹黑仙金那只不过是开胃小菜而己,当李七夜他们站在龙纹黑仙金上,远眺这座宝库的时候,无数宝物尽收入他们的眼底。

    在不远处有一株神树擎天,这株神树是生长在一块浮空的大陆之上,毫无疑问,轮回荒祖不止是把这株神树收入自己的宝库,而是把神树所生长的整个大陆都搬进来了。

    这株神树通体如玉,而且它的树叶不是绿叶,而是生长出了一件件宝物,有玉片,有金币,有神符……这株神树在微风中轻轻摇曳的时候,向起了仙音,让人都想为之翩翩起舞。

    “传说中的琅琊树呀,没有想到今日有幸见之。”看到这株生长在浮空大陆上的神树,索天仙王也不由感慨地说道。

    在远处有一个大湖,这样大湖实在是太大了,可以称之为一个海洋,但这海洋流淌着的不是海水,而是金沙,这金沙如水一样在整个海洋中缓慢地流淌着,看起来十分的美丽,金光闪闪,让人看到了之后都想抓一把收入口袋之中。

    “藏海流金,我当年曾踏遍十三洲,在奥海最深处也只收一笼而己。他倒好,直接搬回了整个海洋,这样的手笔举世之间还有谁呢。”看到这样的金沙海洋,齐临仙王都不由为之苦笑了一下。

    当然,也只有这样的大手笔才能衬得上轮回荒祖这样的身份,他终究是一个纪元的主宰,他能拥有如此之多的宝藏,也不出人意料。

    最让人震撼的还不是藏海流金或者琅琊树,最震撼的是轮回荒祖把一颗太阳直接锁在自己的宝库之中了。

    “铛、铛、铛”一阵阵金属相碰的声音响起,在轮回荒祖的宝库中央,有一颗太阳锁在那里,一共九条巨大无匹的无敌法则把这颗巨大无比的太阳钉锁在了天地之间。

    这颗太阳喷涌出来的不是太阳精火,而是黄金赤焰,整个太阳乃是黄金赤焰滔天,每一缕的黄金赤焰都好像是可以焚烧一个世界一样。

    在这黄金太阳的深处,更是散发出了神圣无比的光芒,在那里好像是居住着世间最神圣的生灵一样,似乎是一尊神圣高洁的无上圣帝居住在那里。

    不管黄金太阳之中是不是居住有一尊神圣高潮的圣帝,但这颗太阳就是被硬生生地锁在了那里,虽然这颗太阳在摇晃,在挣扎,依然是无济于事,这是轮回荒祖的大手段,就是一个世界都能被锁住。

    所以,这颗太阳被硬生生地锁在了那里,根本就是动弹不得。

    看到一颗巨大无匹的太阳被锁在了那里,这让在场的蚕龙仙帝他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如此绝世的大手笔,只怕也唯有轮回荒祖这样的存在才能做得到了。

    “了不得呀,也不知道轮回荒祖是从哪里弄来这样的一颗太阳。”仔细观看了一番之后,步战仙帝也都不由为之震撼地说道:“举世之间,没有几个人能弄到这样的东西了。”

    “一个纪元的主宰,这并不是一句空话。”李七夜看着眼前这颗被锁住的太阳,不由淡淡地笑着说道。

    一轮巡视之后,最终李七夜与诸位大帝仙王收回了目光,大家对于轮回荒祖的宝库也有了一个大概了,同时,轮回荒祖的宝库之丰盛也是完全出于他们的意料的。

    “好了,诸位,今天可以说是我们人生的一场大丰收,也是一场饕餮盛宴。我这个人就是这样,谁给我干活,我不会亏待任何一个人,百族也好,天、魔、神三族也罢,只要站在我这个阵营,好话我就不用多说了,用实质的东西比什么好话都更实际。”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此时在场的诸位大帝仙王都没有什么多余的话可说,天、魔、神三族的大帝仙王都是如此,眼前的丰收就是最好的例子,再说阴邪从不亏待身边的人,这样的事情作为大帝仙王那怕他们在此之前没有合作过,也都是有所耳闻的。

    “今天这一场盛宴,人人有份,我也不亏待大家。”李七夜徐徐地说道:“不过,在大家分享这一场盛宴之前,我提一个要求,这一场战争不容易,步战仙帝辛苦了,他是损耗天命为代价,所以在我们分享盛宴之前就提这么一个要求:在这宝库中,有什么滋补的仙药,由步战仙帝先挑,我相信大家都没意见吧。”

    “我等没意见,今日步战兄劳苦功高。”战王天帝代表着他们战王世家的四位大帝表态。

    “我等也没意见。”索天仙王也都纷纷表态。

    诸位大帝仙王都没有意见,因为这也是步战仙帝应该得到的,更何况在最危急的时候步战仙帝不惜舍天命相助,如此危险的做法,一旦失败,步战仙帝就是天命毁灭。

    “步战兄一击,让我辈大开眼界,道功之锐,让我望尘莫及。”就是蚕龙仙帝这样的存在,对于步战仙帝的那一击也为之推祟。

    “蚕龙前辈过奖。”步战仙帝笑了笑,说道:“我这也是道有精攻而己,我这一身的本事都在这战戈之上,占了一个小便宜而己。”

    最终诸位大帝仙王都是欢笑一堂,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要求都是乐意接受,步战仙帝的付出的确值得拥有这样的回报。

    “我等以圣师马首是瞻,我们虽不敢妄自菲薄,但最终能主持十三洲大局,也唯圣师耳。”此时作为魔族的晚霞仙子,也即是晚霞魔帝,她徐徐开口,说道:“这一次要论功绩之伟,圣师居首,所以在盛宴之前,请圣师先挑喜欢的宝物如何?”

    “圣师先请。”诸位大帝仙王也笑了起来,请李七夜先挑宝物。

    “甚好,那我们就开始吧。”李七夜也只是笑了笑,也不矫情,直接开始挑选了。

    一场绝世盛宴就这样开始了,这可以说是一顿饕餮大餐,任何一位大帝仙王都将会吃得饱饱的,每一位大帝仙王都将会满载而归。

    可以说,参加了这一战,没有哪一位大帝仙王会后悔的,这一战给了他们的回报实在是太丰厚了,那怕是神、魔、天三族的大帝都是乐意看到这样的联合。

    一场盛宴最终结束,每一位大帝仙王都分到了自己心满意实的宝物,可以说,诸位大帝仙王都是心满意足。

    “盛宴也结束了,我也该启航的时候了。”李七夜看着在场的大帝仙王,徐徐地说道:“你们该来开这十三洲的大闸呢?”

    李七夜这话让大帝仙王看了一眼,九界的仙帝含笑不语,至于齐临仙王他们都彼此看了看。

    “当年世帝与所有大帝仙王作出约定,以防乱世,厄难降临,所以关了十三洲大闸,如果十三洲大闸要完全开启,只怕是需要这个时代临于巅峰之时。不过圣师想独自一个人穿过洲际间的闸门,只需要三个帝统仙门以上、六位仙帝同意就可以联手打开单独的闸门。”最终齐临仙王说道。

    “圣师若要启程,我们战王世家无异议,愿意出手开闸。”战王天帝表态。

    “我索天教也愿意。”索天仙王也表态。

    “我们齐临帝家就不用多说了,以圣师马首是瞻。”齐临仙王说道。

    毫无疑问,这一次青洲开闸,那是一致通过,战王天帝他们也愿意联手为李七夜打开一个小闸门通往其他的大洲。

    “世帝老头关闸,这是防厄难,还是防黑暗,又或者真正的目的是防我呢。”对于十三洲关闸之事,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对于这件事情,诸位大帝仙王都不方便去评价,世帝与阴鸦世代为敌的事情这不是什么秘密,更何况,当年李七夜拐走了世帝的女儿,世帝曾经发誓要取阴鸦的人头不可。

    决定了开闸这件事之后,诸位大帝也都纷纷向李七夜辞别了。

    战王天帝带着战王世家的大帝率先离开,他向李七夜抱拳,说道:“圣师,希望这是大势的一个开端,黑暗若降临,希望十三洲齐心协力,抛下异见。”

    “这就是需要你们这些大帝仙王的共同努力了。”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战王天帝离开之后,索天仙王也带着其他的大帝仙王辞别了,说道:“百族兴盛,托于圣师身上,望圣师长驻永存。”

    “我只是个过客,百族兴盛,还需靠自己的努力。”李七夜认真徐徐说道。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