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肉苁蓉的功用,朱真芳,第2041章落幕

已有 27 阅读此文人 - - np肉文推荐 -

    鲜血缓缓地滴下,衣襟破碎,轮回荒祖的身体也破碎,能见白骨,血肉模糊,身体的很多地方都碎裂,但他依然是挺直着身体,依然是挺直着腰杆。

    轮回荒祖的头发有些凌乱,此时他的模样十分的狼狈,作为曾经主宰过一个纪元的巨无霸,真正的巨头,他此时的模样显得凄凉。

    但轮回荒祖依然是笔直站在那里,依然是十分的从容,依然是十分镇定,甚至是十分的坦然,他已经准备好了。

    看着眼前这样的一幕,所有的大帝仙王都不由为之沉默了,不管怎么样,轮回荒祖走到今天这一步,对于高位的大帝仙王为说,在他的身上多多少少都能看到自己的影子。

    站在轮回荒祖这样的层次,已经是最巅峰的存在了,这样的层次是他们大帝仙王曾经冲刺过曾经追求的层次。

    轮回荒祖他一路走来,这对于多少高位的大帝仙王来说,都是一种前车之鉴。

    不管轮回荒祖是好人还是坏人,不管他是沉沦于黑暗,还是守护光明,但,从修行的角度上来说,轮回荒祖所走的道路,都值得他们去尊敬,都值得他们去反思,更何况,对于大帝仙王来说,从来没有好人与坏人的分别,只不过最后对大势的看法不一样而己。

    轮回荒祖一生无敌,最终也要走到生命的尽头了,这是何等的凄凉,大帝仙王并不去同情轮回荒祖,但轮回荒祖的身上却让大帝仙王看到了很多东西,或者有一天他们也会走到生命的尽头,也会英雄末路。

    在那么一天,或者还不如轮回荒祖那么的悲壮,那么的惊天动地!

    “该结束了。”看着挺直胸膛的轮回荒祖,李七夜平淡地说道,他手中杀死的人也太多了,已经不差轮回荒祖一个了。

    “是该结束了。”轮回荒祖露出了笑容,徐徐地说道:“一直以来,我都在逃避,我在安慰自己,那只是为了积累力量犁平苍天而己,其实又何尝不是在逃避死亡,何尝不是害怕死亡,当死亡真正来临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此时轮回荒祖不再去反击,不再是反抗,因为他是大势已去,他惨败已成了定局,他心里面清楚,李七夜还有手段未出,他就算再反抗,也无济于事了。

    “你有什么遗言吗?”李七夜徐徐地说道。

    “我还能有什么遗言,举世间,值得我多去看一眼的人都已经不在了,爱我的人,我所爱的人,都早已经烟消云散了。连一生与我为敌的圣人老友也不复存在了,这世间还有什么值得我去多看一眼呢。”轮回荒祖十分的平静,十分的坦然,此时此刻他坦然面对死亡,显得宁静,那怕是临死的最后一刻,他依然是一尊无上巨头,风采依旧。

    此时轮回荒祖认真地看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如果我真的有遗言,那么未来一战到最后,我是希望你能凯旋归来。这一条道路煎熬得太久了,一个又一个纪元轮回,多少先贤,多少英豪,最终都折腰。只可惜,我是看不到那么一天了。”

    “会有那么一天的。”李七夜显得特别平静,徐徐地说道:“会结束的,我也会凯旋归来的。”

    李七夜这话说得十分平静,不仅仅是说给轮回荒祖听,也是说给九天十地的大帝仙王听!

    “我明白。”轮回荒祖最终抬头远望,他远溯时间长河,看了远荒纪元最后一眼,这是他的纪元,他曾经让黑暗笼罩着这个纪元,在这个纪元中不知道多少人对他恨之入骨,在这个纪元中他就是最恐怖的存在。

    在这里他祸害了整整一个纪元,在这个纪元中被他吞噬的生命着之不尽,他让整个纪元化作了血海。在这个纪元中,他就是恶魔,一切恶梦的起源,所有人对他恨之入骨,但这终究是他的纪元,他生存的时代,这最终还是让他忍不住看最后的一眼。

    这世间已经没有什么人值得他去看最后一眼了,但他最后一眼还是忍不住去回顾一眼自己的纪元。

    “永别了。”最终轮回荒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他平静无比,徐徐地说道:“道友,动手吧,你想要的一切都在我的巢穴之中。”

    “结束了!”李七夜徐徐地说道,神态平静,目光冷漠。

    “噗”的一声,此时轮回荒祖鲜血狂飙,宛如他全身的鲜血被李七夜活生生地拽了出来一样,紧接着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这被活生生拽出来的鲜血被炼化成了法则,所有交则交织成了一起,化作了一把钥匙。

    一开始李七夜炼出那一池仙血的时候,李七夜就在仙血中下了大手段,虽然说轮回荒祖吞下了这池仙血之后他碾碎镇压了李七夜的大手段,但这大手段依然有残留,它潜入了轮回荒祖的黑暗之中。

    李七夜就是要留下轮回荒祖的本命鲜血,因为只有这种东西才能打开轮回荒祖的巢穴!

    “砰”的一声响起,此时轮回荒祖的身体仰面倒在地上,接着“啵”的一声响起,轮回荒祖的身体焚化,他的本命之血已经被李七夜炼化,可以说他真正的是飞灰烟灭了。

    此时被焚化的轮回荒祖化作了一缕缕的青烟,不属于黑暗,也不属于光明,他最终还是一个活着的人,至少曾经活着,所以他死了之后化作了青烟,这是归原的死亡,在那里没有光明,也没有黑暗。

    看着轮回荒祖最终灰飞烟灭,所有的大帝仙王都不由为之沉默,他曾经是何等的无敌,就算是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都对他忌惮三分,但最终他还是死了。

    一战终于落幕,轮回荒祖死亡了,从此之后远荒也将会成为历史,远荒不再是被黑暗所笼罩。

    此时此刻,整个远荒似乎变得十分的寂静,连徘徊不去的哀嚎声也听不到了。

    看到轮回荒祖最终灰飞烟灭,蚕龙仙帝他们都不由为之松了一口气,如释重负,这绝对是他们人生中最艰难的一场战争,如果一步落败,他们所有的大帝仙王都有可能灰飞烟灭。

    至于其他能观战的大帝仙王也是久久沉默,他们已经足够强大了,但今天屠杀黑暗巨头的一战,依然是震撼着他们,或者会有那么一天到来,如果那么一天真的有黑暗降临了,他们这些大帝仙王不联合起来,只怕他们连蚁蝼都不如。

    今天这一战若不是阴鸦这样的存在主持大局,若不是有圣人力撑大局,若不是一共二十位的大帝仙王联手,只怕也无法胜出,在轮回荒祖这样的黑暗巨头之下,单凭他们这些大帝仙王,那简直就不够他塞牙缝!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刹那之间,时间长河之上的远荒纪元突然是所有圣光冲天而起。

    在这纪元之中,圣人的圣光燃灭了轮回荒祖的黑暗之后,它已经融入了整个纪元了,圣光已经完全属于远荒纪元。

    但就在这一刻,所有的圣光冲天而起,本是完全融入了纪元时光中的圣光全部剥离,在这刹那之间,无穷无尽的圣光冲天而起,全部脱离了远荒纪元。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这样的轰鸣声响彻了时间长河,在这一刻所有的圣光都疯狂聚集,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所有的圣光都凝集成了一颗道心。

    一颗圣心再一次出现在了远荒纪元的上空,这一颗圣心散发出了一缕缕的圣光,这一缕缕的圣光跨越了时间长河,照亮于一个个生灵的心头,在这一刻没有时间距离可言,不知道多少生灵感觉有一缕圣光照入了自己心房,是那么的温暖,是那么的和熙,让人想去拥抱他,让人向往它。

    “咚、咚、咚”在这一刻这一颗圣心跳动起来,它跳动得很缓慢,每一声都通过时间长河传递,让所有的生灵都能听到这样的心跳之声。

    “咚咚咚”随着这一颗圣心在跳动的时候,不知道多少的生灵的心脏也随之跳动起来,在这一刻很多人都感觉自己心里面诞生了一缕的圣光,这样的一缕圣光照亮了他们的心房,似乎这一缕的圣光是永久不灭一样,那怕它是摇曳不定,那怕是十分的微弱,但是这样的一缕圣光却在他们心里面跳跃着,让他们在黑暗中不会迷失自己,论他们在黑暗中能有这样的一缕圣光给他们指引方向。

    当这个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站在那里仰望着,无数的生灵都不在道发生什么事情,但是这一刻却让他们心里面有了一缕的圣光,不论是他们是在最绝望的时候,还是他们最无助的时候,这一缕的圣光都能给他们点燃一点点的希望,这么一点点的希望,足够支撑着他们继续前行。

    当圣心在跳动的时候,这心跳之时跨越了十三洲。这一场大战发生在青洲,这让其他洲的大帝仙王没办法亲眼看清楚这一战的细节,但当圣心跳动的时候,他们却感受得一清二楚,感受到了圣光的力量。

    ps:无敌仙帝转世重生,附身华夏医学院学生,身手不凡,医术惊天,纵横花都,艳福无边强烈推荐好友mp3的新书《都市绝品仙医》(未完待续。)

第2040章人皮    “喀嚓”的骨碎声音响起,轮回荒祖的骨头再一次崩碎,整个身体都弯曲了,宛如要对折一样。

    这一只巨手的镇杀实在是太恐怖了,单是上百条天命的威力都足够让人发怵,更别说是整个大势是完美的融合。在这样的镇杀一击之下,大帝仙王也只怕是如同蚁蝼,若是轮回荒祖在巅峰状态之时还能一战,此时已经挡不住如此无敌的一击了。

    随着骨肉的崩碎,轮回荒祖全身鲜血淋漓,鲜血流淌在地上,染红了泥土,那怕是一生无敌的他,也终究是要走入末路了。

    “那是该结束的时候。”李七夜平静地说道。

    “轰”的一声巨响,镇杀而下的巨掌威力再一次飙升,听到“喀嚓”的一声骨碎之声响起,轮回荒祖的脊骨完全粉碎,整个人都宛如了被折断一样。

    “我也想结束,可惜,永远都结束不了。”此时轮回荒祖缩倦着身子,突然祭出了一张人皮,这张人皮披在了轮回荒祖的身上,让它整个人紧紧地卷了起来。

    “砰”的一声巨响,此时轮回荒祖不再抵抗了,任由巨掌镇杀在自己的身上,但是说来也诡异,当这张人皮披在了轮回荒祖的身上,那怕无敌的巨掌镇杀在了轮回荒祖的身上了,但是轮回荒祖依然无恙,这一张人皮把轮回荒祖保护得好好的。

    “这是什么东西”看到这张人皮竟然把轮回荒祖整个人都保护得好好的,万世无敌的一击都依然镇杀不了轮回荒祖,似乎这张人皮可以挡下任何攻伐一样,就算是灭世都能被它挡下来。

    轮回荒祖并不算是特别高大的人,但是这张人皮披在他的身上,还要小一号,正是因为如此,轮回荒祖只能是拼命地卷缩着身子,让自己整个身体裹入这张小了一号的人皮之内,此时他的模样十分的狼狈,就好像是丧家之犬一样。

    要知道,他可以曾经主宰着一个纪元的存在,那怕是黑暗巨头在他面前都是颤栗发抖,但是今天他却惨败到如同丧家之犬,整个人卷缩在了小号的人皮之中。

    看到这张人皮竟然能挡住了万古无敌的一击,就算是大帝仙王也为之怵然,不知道这张人皮究竟是什么东西。

    “老了,撑不开这张人皮了,只能如丧家之犬一般卷缩着了。”轮回荒祖依然能笑得出来,只是自嘲了一声而己。

    这样的话从轮回荒祖的口中说出来,未免有几分凄凉,举世之间,谁人能与他为敌,举世之间,谁人不怕他三分,今日却如丧家之犬一般卷缩在那里。

    “了不得。”看着这张人皮,李七夜也不由动容,徐徐地说道:“此皮无轮回。”

    “道友好眼力。”卷缩在人皮之中的轮回荒祖笑着说道:“我号称轮回,但此此却偏偏无轮回,今天我却要依靠它活命,这的确是十分的讽刺。”

    李七夜盯着这张人皮,因为这张人皮实在是太惊天了,在万古的各个纪元中都有过一些诠述。

    “说起这张人皮呀,还真有一番经历。”轮回荒祖卷缩在这张人皮之中,十分感慨,说道:“虽然说,它不是纪元重器,它与我岁月轮也相差不多,只差那么一线而己,称它为世间最强大的防御都不为过。”

    “的确是如此,我听过一些传说。”李七夜盯着这张人皮,徐徐地说道。

    “道友既然听过它的传说,也应该知道你是杀不死我的。”轮回荒祖笑了笑,说道:“我不是活人,没有未来,也没有轮回,我只是过去而己。在这张人皮之中更是没有轮回,在没有轮回因果之下,道友又怎么能在今天杀得死昨天的我呢,我能杀得死的,也只是今天的我。”

    轮回荒祖这话听起来十分有意思,不是大帝仙王,还真的无法体回这种大道的奥妙。

    此时的轮回荒祖是过去之身,他是属于过去,他是属于没有未来,也没有轮回,而他卷缩在这张无轮回无因果的人皮之内,那么就真的是无法杀死他了。

    此时的轮回荒祖没有轮回,更是没有因果,更重要的是他不在现在这个时间线上,你也跨越不了这一条时间线,所以,你斩不了因果,斩不了轮回,那怕你手断逆天无匹,可以斩因果,可以斩轮回,可以灭时光,但都无法灭掉不在因果之中、不在轮回之中、不在时间之中的轮回荒祖过去之身。

    此时的轮回荒祖,可以说是不死不灭,就算不是真正的不死不灭,那他也是无限接近了。

    “不死不灭”看到轮回荒祖这样的状态,大帝仙王都怵然,蚕龙仙帝他们都没有良策,如果一个人真的是达到了不死不灭了,那么你真的没办法杀死他。

    “这也算是一种不死不灭吧。”轮回荒祖笑了一下,说道:“只可惜,这是一种没有未来、没有希望、没有今天也没有明天的不死不灭,离真正意义上的不死不灭还很远。”

    这也是轮回荒祖把这张人皮留给过去身的原因,因为就算他的现在身拥有了这张人皮,也无法达到这种效果,而过去身拥有了这张人皮,却能让他不死不灭。

    “不死不灭,谈何容易。”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他是经历过不死不灭的人,他对于不死不灭有着更深的体会。

    “道友或许能镇封我,就算我现在不是真正的不死不灭,但只怕是杀不了我。”轮回荒祖淡淡地说道:“就算道友手有纪元重器,也杀不了我。”

    “万事总会有例外的。”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若是世间没有意外,又哪来惊喜呢。”

    “也是。”轮回荒祖点头说道:“道友今天把我逼得如此境地,我所有手段尽出皆败,这已经是一种意外了,就不知道道友还有何手段能带来惊喜。”

    “你现在就能看到的。”李七夜淡淡一笑,话一落下,此时在李七夜的头顶上任落了三条大道十二条法则。

    这正是李七夜用金、银、铁三个漩涡与铜箱中的宝物所演化而来的东西,十二条法则可以吸收天命。

    当李七夜垂落这三条大道和十二条法则的时候,大帝仙王也仔细地观看着这东西,他们心里面吃惊,他们知道这东西极为逆天,但却不知道这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

    “太初原命!”轮回荒祖仔细地辨认了一下李七夜的这三条大道十二条法则,终于认出了它的来历了,那怕是轮回荒祖这样的存在,当知道这件东西之时,也不由十分吃惊。

    “没错,正是这东西,莫说是举世之间,就算是万古,能叫得出它名字的人也寥寥无几。”李七夜徐徐地说道。

    轮回荒祖不愧是一个纪元的主宰,就算大帝仙王不知道这是何物,他也能认得出这东西是何物。

    “这东西我知道,我曾经寻找过,可惜几次都是擦肩而过,只怕这是与我无缘。”轮回荒祖回过神来,感慨地说道:“没有想到,今天此物竟然会成为我的终结。”

    “如果你相信轮回因果的话,那这就叫做多行不义必自毙!”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活到我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好信不信的了,道友也不一定会信。”轮回荒祖笑了笑,说道:“我是规避了一个又一个时代,逃脱了一个又一个纪元,只是想活下去,最终还是难逃一死。”

    “让我送你一程吧。”李七夜双目一冷,徐徐地说道。

    “这一仗,我已经败了,道友的手段比我想象中还要深厚,道友还未手段尽出呀。”轮回荒祖笑着说道:“败在道友的手中,这也没什么好说的。这一生中我是遇到两个劲敌了,一个是圣人老友,一个则是道友你。”

    “不,我不是你的劲敌,圣人也不是你的劲敌。”李七夜看着轮回荒祖,徐徐地说道:“你的劲敌只有你自己,站在我们这个位置上的人,已经没有什么劲敌了,只有我们自己!”

    李七夜的话让轮回荒祖也沉默了一下,最终他点头说道:“也是,除了我自己,还有谁是劲敌呢。”

    “铛、铛、铛”就在这一刻,李七夜的十二条法则瞬间钉在了人皮之上,瞬间锁住了这张人皮,“嘶”的一声响起,在三条大道光芒闪烁之下,披在轮回荒祖身上的人皮被十二条法则硬生生地撕了下来。

    “终究是败了。”被撕下了披在身上的人皮,轮回荒祖也没有惊慌失色,神态十分的自然,只是十分感慨,轻轻地叹息一声,有着说不出的怅然,有着说不出的凄凉。

    一代真正的无敌存在,一代掌执着纪元的黑暗起源,最终还是走到了自己的人生末路了,他吞噬了一个又一个时代,最终还是难逃一死。

    “来吧,道友,你想要的都在这里,道友一开始就给我下了手段,这也该是道友拿去的时候了。”此时轮回荒祖也不抵抗,也不反击,十分艰难地站起来,把胸膛挺起,腰杆笔直站着。(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