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喀嚓”的骨碎声音响起,轮回荒祖的骨头再一次崩碎,整个身体都弯曲了,宛如要对折一样。

    这一只巨手的镇杀实在是太恐怖了,单是上百条天命的威力都足够让人发怵,更别说是整个大势是完美的融合。在这样的镇杀一击之下,大帝仙王也只怕是如同蚁蝼,若是轮回荒祖在巅峰状态之时还能一战,此时已经挡不住如此无敌的一击了。

    随着骨肉的崩碎,轮回荒祖全身鲜血淋漓,鲜血流淌在地上,染红了泥土,那怕是一生无敌的他,也终究是要走入末路了。

    “那是该结束的时候。”李七夜平静地说道。

    “轰”的一声巨响,镇杀而下的巨掌威力再一次飙升,听到“喀嚓”的一声骨碎之声响起,轮回荒祖的脊骨完全粉碎,整个人都宛如了被折断一样。

    “我也想结束,可惜,永远都结束不了。”此时轮回荒祖缩倦着身子,突然祭出了一张人皮,这张人皮披在了轮回荒祖的身上,让它整个人紧紧地卷了起来。

    “砰”的一声巨响,此时轮回荒祖不再抵抗了,任由巨掌镇杀在自己的身上,但是说来也诡异,当这张人皮披在了轮回荒祖的身上,那怕无敌的巨掌镇杀在了轮回荒祖的身上了,但是轮回荒祖依然无恙,这一张人皮把轮回荒祖保护得好好的。

    “这是什么东西”看到这张人皮竟然把轮回荒祖整个人都保护得好好的,万世无敌的一击都依然镇杀不了轮回荒祖,似乎这张人皮可以挡下任何攻伐一样,就算是灭世都能被它挡下来。

    轮回荒祖并不算是特别高大的人,但是这张人皮披在他的身上,还要小一号,正是因为如此,轮回荒祖只能是拼命地卷缩着身子,让自己整个身体裹入这张小了一号的人皮之内,此时他的模样十分的狼狈,就好像是丧家之犬一样。

    要知道,他可以曾经主宰着一个纪元的存在,那怕是黑暗巨头在他面前都是颤栗发抖,但是今天他却惨败到如同丧家之犬,整个人卷缩在了小号的人皮之中。

    看到这张人皮竟然能挡住了万古无敌的一击,就算是大帝仙王也为之怵然,不知道这张人皮究竟是什么东西。

    “老了,撑不开这张人皮了,只能如丧家之犬一般卷缩着了。”轮回荒祖依然能笑得出来,只是自嘲了一声而己。

    这样的话从轮回荒祖的口中说出来,未免有几分凄凉,举世之间,谁人能与他为敌,举世之间,谁人不怕他三分,今日却如丧家之犬一般卷缩在那里。

    “了不得。”看着这张人皮,李七夜也不由动容,徐徐地说道:“此皮无轮回。”

    “道友好眼力。”卷缩在人皮之中的轮回荒祖笑着说道:“我号称轮回,但此此却偏偏无轮回,今天我却要依靠它活命,这的确是十分的讽刺。”

    李七夜盯着这张人皮,因为这张人皮实在是太惊天了,在万古的各个纪元中都有过一些诠述。

    “说起这张人皮呀,还真有一番经历。”轮回荒祖卷缩在这张人皮之中,十分感慨,说道:“虽然说,它不是纪元重器,它与我岁月轮也相差不多,只差那么一线而己,称它为世间最强大的防御都不为过。”

    “的确是如此,我听过一些传说。”李七夜盯着这张人皮,徐徐地说道。

    “道友既然听过它的传说,也应该知道你是杀不死我的。”轮回荒祖笑了笑,说道:“我不是活人,没有未来,也没有轮回,我只是过去而己。在这张人皮之中更是没有轮回,在没有轮回因果之下,道友又怎么能在今天杀得死昨天的我呢,我能杀得死的,也只是今天的我。”

    轮回荒祖这话听起来十分有意思,不是大帝仙王,还真的无法体回这种大道的奥妙。

    此时的轮回荒祖是过去之身,他是属于过去,他是属于没有未来,也没有轮回,而他卷缩在这张无轮回无因果的人皮之内,那么就真的是无法杀死他了。

    此时的轮回荒祖没有轮回,更是没有因果,更重要的是他不在现在这个时间线上,你也跨越不了这一条时间线,所以,你斩不了因果,斩不了轮回,那怕你手断逆天无匹,可以斩因果,可以斩轮回,可以灭时光,但都无法灭掉不在因果之中、不在轮回之中、不在时间之中的轮回荒祖过去之身。

    此时的轮回荒祖,可以说是不死不灭,就算不是真正的不死不灭,那他也是无限接近了。

    “不死不灭”看到轮回荒祖这样的状态,大帝仙王都怵然,蚕龙仙帝他们都没有良策,如果一个人真的是达到了不死不灭了,那么你真的没办法杀死他。

    “这也算是一种不死不灭吧。”轮回荒祖笑了一下,说道:“只可惜,这是一种没有未来、没有希望、没有今天也没有明天的不死不灭,离真正意义上的不死不灭还很远。”

    这也是轮回荒祖把这张人皮留给过去身的原因,因为就算他的现在身拥有了这张人皮,也无法达到这种效果,而过去身拥有了这张人皮,却能让他不死不灭。

    “不死不灭,谈何容易。”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他是经历过不死不灭的人,他对于不死不灭有着更深的体会。

    “道友或许能镇封我,就算我现在不是真正的不死不灭,但只怕是杀不了我。”轮回荒祖淡淡地说道:“就算道友手有纪元重器,也杀不了我。”

    “万事总会有例外的。”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若是世间没有意外,又哪来惊喜呢。”

    “也是。”轮回荒祖点头说道:“道友今天把我逼得如此境地,我所有手段尽出皆败,这已经是一种意外了,就不知道道友还有何手段能带来惊喜。”

    “你现在就能看到的。”李七夜淡淡一笑,话一落下,此时在李七夜的头顶上任落了三条大道十二条法则。

    这正是李七夜用金、银、铁三个漩涡与铜箱中的宝物所演化而来的东西,十二条法则可以吸收天命。

    当李七夜垂落这三条大道和十二条法则的时候,大帝仙王也仔细地观看着这东西,他们心里面吃惊,他们知道这东西极为逆天,但却不知道这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

    “太初原命!”轮回荒祖仔细地辨认了一下李七夜的这三条大道十二条法则,终于认出了它的来历了,那怕是轮回荒祖这样的存在,当知道这件东西之时,也不由十分吃惊。

    “没错,正是这东西,莫说是举世之间,就算是万古,能叫得出它名字的人也寥寥无几。”李七夜徐徐地说道。

    轮回荒祖不愧是一个纪元的主宰,就算大帝仙王不知道这是何物,他也能认得出这东西是何物。

    “这东西我知道,我曾经寻找过,可惜几次都是擦肩而过,只怕这是与我无缘。”轮回荒祖回过神来,感慨地说道:“没有想到,今天此物竟然会成为我的终结。”

    “如果你相信轮回因果的话,那这就叫做多行不义必自毙!”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活到我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好信不信的了,道友也不一定会信。”轮回荒祖笑了笑,说道:“我是规避了一个又一个时代,逃脱了一个又一个纪元,只是想活下去,最终还是难逃一死。”

    “让我送你一程吧。”李七夜双目一冷,徐徐地说道。

    “这一仗,我已经败了,道友的手段比我想象中还要深厚,道友还未手段尽出呀。”轮回荒祖笑着说道:“败在道友的手中,这也没什么好说的。这一生中我是遇到两个劲敌了,一个是圣人老友,一个则是道友你。”

    “不,我不是你的劲敌,圣人也不是你的劲敌。”李七夜看着轮回荒祖,徐徐地说道:“你的劲敌只有你自己,站在我们这个位置上的人,已经没有什么劲敌了,只有我们自己!”

    李七夜的话让轮回荒祖也沉默了一下,最终他点头说道:“也是,除了我自己,还有谁是劲敌呢。”

    “铛、铛、铛”就在这一刻,李七夜的十二条法则瞬间钉在了人皮之上,瞬间锁住了这张人皮,“嘶”的一声响起,在三条大道光芒闪烁之下,披在轮回荒祖身上的人皮被十二条法则硬生生地撕了下来。

    “终究是败了。”被撕下了披在身上的人皮,轮回荒祖也没有惊慌失色,神态十分的自然,只是十分感慨,轻轻地叹息一声,有着说不出的怅然,有着说不出的凄凉。

    一代真正的无敌存在,一代掌执着纪元的黑暗起源,最终还是走到了自己的人生末路了,他吞噬了一个又一个时代,最终还是难逃一死。

    “来吧,道友,你想要的都在这里,道友一开始就给我下了手段,这也该是道友拿去的时候了。”此时轮回荒祖也不抵抗,也不反击,十分艰难地站起来,把胸膛挺起,腰杆笔直站着。(未完待续。)

第2039章镇杀    “轰”的一声巨响,最终大势的光芒无比的璀璨,照亮了九天十地,炽照着万古。

    大势挟着绝无伦比的姿态爆发,瞬间轰飞了烙印在大势之上岁月轮,也把轮回荒祖整个人震得飞出了去。

    “咚、咚、咚……”当轮回荒祖落地之时,依然被余劲震得连连后退好几步,最终张口喷了一口鲜血。

    像他这样的黑暗巨头曾经跨越着一个纪元,举世无敌,今天却受了重伤。

    轰飞了岁月轮之后,听到“铛”的一声响起,战戈再一次回到了步战仙帝的手中,但此时他也是脸色煞白,那怕是无敌仙帝的他也是咚咚咚连退了好几步,嘴角流出了鲜血。

    看到大势依然璀璨,所有人都不由胜了一口气,最后得到了步战仙帝相助,终于在最后一线之时逆转,击败了轮回荒祖,此时可以说是大势己定。

    “轰”的一声巨响,撼动着时间长河,就在这一刻,在远荒纪元之中圣光疯狂地炸开了,如果风暴一样把整个纪元彻底地炸翻过来,一缕缕的圣光炸开了整个纪元中的每一刻时光,每一缕的时光,把融合在远荒纪元时光中的每一缕黑暗都炸得灰飞烟灭。

    此时圣人的圣光已经占据了远荒纪元,磅礴无尽的圣光把黑暗炸得无处遁形,无处藏身。

    “嗡”的一声,最后一刻在远荒纪元最深处依然还有一缕黑暗,这一缕黑暗瞬间从远荒纪元逃脱出来,顺着时间长河而下,瞬间飞遁到了这个纪元,对于这逃遁出来的一缕黑暗,已经彻底掌控了远荒纪元的圣光也没有再追击下来。

    “噗”的一声响起,这一缕黑暗逃回了远荒最深处,此时轮回荒祖张口一下子把这一缕的黑暗吞噬下去。

    “嗡、嗡、嗡”的一声声响起,此时轮回荒祖的过去身震动起来,一连震动了好几次,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本是已经瘦如枯骨的轮回荒祖竟然好像恢复了不少的元气一样,已经银白的头发竟然又乌黑起来,他那佝偻的身体也开始伸直了,此时他全身黑暗萦绕,虽然他已经无法恢复最好的状态,但却已经恢复了不少了。

    “活着,真好。”轮回荒祖吞下了这一缕黑暗之后,伸直了腰杆,整个人精神了不少,轻轻地说道:“万古以来,又有多少人想活着呢。”

    “轰”的一声巨响,此时李七夜的道心从远荒纪元中飞了出来,顺着时间长河而下,瞬间跨越了一个又一个纪元,最后听到“嗡、嗡、嗡”的声音响起,李七夜这颗坚定无匹的道心又回到了李七夜的体内。

    “活着的确是好,可惜,你不应该吞下这一缕黑暗。”此时李七夜道心回归,他看着轮回荒祖,淡淡地说道。

    “我知道,你一开始就在那一池仙血中给我下了手段,渗透入黑暗之中。”轮回荒祖也不惊讶,也不意外,淡淡地说道:“但,我还是想体会一下活着的滋味,我只是过去的身躯而己,很久没有感受过这种活生生的滋味了。只能说,活着真好,就算你黑暗中下了手段,我也想再一次体验一下活着的滋味。”

    眼前的轮回荒祖是过去之身,他是过去的存在,并不是活着,他的确是轮回荒祖,因为他是属于昨天,他是体会不到今天的滋味。

    “活着,的确是很好,世间又有几个人不想活着呢。”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是呀。”轮回荒祖十分回味这种活着的滋味,平静地说道:“只要能活着,灭世又如何呢,一切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轮回荒祖的话让大帝仙王心里面都一凛,他们都强大过,他们都是属于这个世界巅峰的存在,试想一下,如果有一天自己的死亡真的要来临了,为了活下去,自己会不会像轮回荒祖那样呢?一切都只是为了活着!

    “道友,难道没有苟活过吗?”轮回荒祖体味着活生生的滋味,盯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

    “举世之间,又有谁会是一帆风顺呢。”李七夜十分平静,说道:“我也一样苟活过,在痛苦中也曾经哀嚎过,在最黑暗的岁月中也曾经苦苦挣扎过,在这苦难中只是想苟活下去而己。但,我活下来只会去做一件事情,谁不让我活着,我就灭了他。而不是我想活着,就拿举世的生灵为我填命……”

    “……如果贼老天想不让我活着,迟早有一天,我会干死他,我会把它踩在脚下,把它碾得粉碎。但,我不会因为贼老天不让我活着,我就拿这个世界来为我填命,让自己能苟活于黑暗之中!我是李七夜,挡我者,杀无赦!”

    李七夜这话说得很平静,但却是震撼人心,说得鲜血淋漓,振耳发聩!

    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又诠译了另外一种选择,另外一种决心,这让大帝仙王再一次想到了另外的一条道路终极征战。

    那怕是这一条道路一直都没有结果,但依然有着一位又一位大帝仙王前赴后继,他们的付出,又何尝不是伟大呢。

    “也是。”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轮回荒祖也没有老羞成怒,只是轻轻点头,说道:“这一点,我的确不如你,也不如圣人,就像圣人老友一样,多少岁月了,宁死也不低头,我的确是差那么一点点。”

    “举世无敌,道心有一点点的动摇,那就是祸害万世。”李七夜平静地说道。

    “你觉得这世间值得去救赎吗?”轮回荒祖静静地一笑,说道:“我也曾像圣人老友一样普照大世,也曾经是渡化众生。世间人心,又何见得去救赎呢。多少纪元的轮回,从来没有哪一个纪元能延续,这或者不是我们不够强大,而是世间人心不值得去救赎而己。”

    “值不值得救赎,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贼老天说了算,没有人能去裁决众生,也没有人有资格去裁决世间人心。”李七夜平静地说道:“就算是贼老天,也不能去裁决这世间人心!唯一有去真正裁决这世间人心的,也就只有他们自己。”

    “或者,我不能伟大到像圣人那样苦苦去普渡,去救赎,对于我来说,我的确是做不到,我没有圣人那么伟大。”李七夜笑了一下,淡淡地说道:“但,那怕如你所说,世间人心不值得去救赎,也不是我们让黑暗笼罩着这世界的借口!”

    “你经历过什么,我并不知道。”李七夜看着轮回荒祖,他十分平静,徐徐地说道:“但,作为经历过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的人,我只想说,我不会屈服于任何的力量,我是不会从于黑暗,我的道心依在。就算这世间我不能活着,但,我也不至于坠入黑暗!”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轮回荒祖淡淡一笑,说道:“每一个人为自己选择负责就行了,我就是黑暗的起源,我从来不去回避,有人要杀我,我也不介意,如果谁能杀得了我,只能说是我不够强大。”

    “那也是。”李七夜点头,徐徐地说道:“今天就是该送你上路的时候了,你的现在身完了,圣人也牲牺了,远荒也该结束的时候了。”

    “来吧,如果你能杀得了我,那我也没有什么好怨悔的。”轮回荒祖笑着说道:“成在强者的死者,总比躺在床上老死强一百倍。”

    “镇杀”李七夜冷漠,双目一厉,“轰”的一声巨响,在这石火电光之间他与蚕龙仙帝他们同时催动了大势。

    “轰”的一声巨响,大势如一只巨掌镇杀向了轮回荒祖,这一只巨掌聚集了海量资源的力量,聚集了上百条天命的力量,如此一掌镇杀而下,不要说是强者,就算是大帝仙王都如同蚁蝼一样,低位的大帝仙王一触就死,高位的大帝仙王也一样撑不住这一只巨掌,都会瞬间被磨灭!

    “起”轮回荒祖狂吼一声,黑暗滔天,以他人生最霸道的一击迎上这镇杀而下的巨掌,他也不会坐于待毙,他也不会就这样任人镇杀。

    毕竟,轮回荒祖他是一尊主宰了整整一个纪元的巨头,不论什么时候,他都会血战到底。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在这样的轰杀之下,空间、时间都在这一刻崩碎,一切都被碾得灰飞烟灭,瞬间回到了原点。

    “喀嚓、喀嚓、喀嚓”的声音响起,一阵阵骨碎之声响起,轮回荒祖全身是血,他鲜血狂喷,那怕他一击再无敌,也挡不住李七夜他们如此无敌的镇杀。

    在此用岁月轮破大势之时,轮回荒祖已经耗损得太多寿命和血气了,他已经不复当年了,现在又焉能敌李七夜他们联手呢。

    “噗”的一声响起,轮回荒祖鲜血狂喷,他依笑着说道:“不复当年之勇了,只剩下五成的功力,的确是撑不住这镇天的一击。”说到这里,不由笑了起来,颇有英雄末路的凄凉,尽管如此,他笑得依然是很从容。(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