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轰”的一声巨响,最终大势的光芒无比的璀璨,照亮了九天十地,炽照着万古。

    大势挟着绝无伦比的姿态爆发,瞬间轰飞了烙印在大势之上岁月轮,也把轮回荒祖整个人震得飞出了去。

    “咚、咚、咚……”当轮回荒祖落地之时,依然被余劲震得连连后退好几步,最终张口喷了一口鲜血。

    像他这样的黑暗巨头曾经跨越着一个纪元,举世无敌,今天却受了重伤。

    轰飞了岁月轮之后,听到“铛”的一声响起,战戈再一次回到了步战仙帝的手中,但此时他也是脸色煞白,那怕是无敌仙帝的他也是咚咚咚连退了好几步,嘴角流出了鲜血。

    看到大势依然璀璨,所有人都不由胜了一口气,最后得到了步战仙帝相助,终于在最后一线之时逆转,击败了轮回荒祖,此时可以说是大势己定。

    “轰”的一声巨响,撼动着时间长河,就在这一刻,在远荒纪元之中圣光疯狂地炸开了,如果风暴一样把整个纪元彻底地炸翻过来,一缕缕的圣光炸开了整个纪元中的每一刻时光,每一缕的时光,把融合在远荒纪元时光中的每一缕黑暗都炸得灰飞烟灭。

    此时圣人的圣光已经占据了远荒纪元,磅礴无尽的圣光把黑暗炸得无处遁形,无处藏身。

    “嗡”的一声,最后一刻在远荒纪元最深处依然还有一缕黑暗,这一缕黑暗瞬间从远荒纪元逃脱出来,顺着时间长河而下,瞬间飞遁到了这个纪元,对于这逃遁出来的一缕黑暗,已经彻底掌控了远荒纪元的圣光也没有再追击下来。

    “噗”的一声响起,这一缕黑暗逃回了远荒最深处,此时轮回荒祖张口一下子把这一缕的黑暗吞噬下去。

    “嗡、嗡、嗡”的一声声响起,此时轮回荒祖的过去身震动起来,一连震动了好几次,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本是已经瘦如枯骨的轮回荒祖竟然好像恢复了不少的元气一样,已经银白的头发竟然又乌黑起来,他那佝偻的身体也开始伸直了,此时他全身黑暗萦绕,虽然他已经无法恢复最好的状态,但却已经恢复了不少了。

    “活着,真好。”轮回荒祖吞下了这一缕黑暗之后,伸直了腰杆,整个人精神了不少,轻轻地说道:“万古以来,又有多少人想活着呢。”

    “轰”的一声巨响,此时李七夜的道心从远荒纪元中飞了出来,顺着时间长河而下,瞬间跨越了一个又一个纪元,最后听到“嗡、嗡、嗡”的声音响起,李七夜这颗坚定无匹的道心又回到了李七夜的体内。

    “活着的确是好,可惜,你不应该吞下这一缕黑暗。”此时李七夜道心回归,他看着轮回荒祖,淡淡地说道。

    “我知道,你一开始就在那一池仙血中给我下了手段,渗透入黑暗之中。”轮回荒祖也不惊讶,也不意外,淡淡地说道:“但,我还是想体会一下活着的滋味,我只是过去的身躯而己,很久没有感受过这种活生生的滋味了。只能说,活着真好,就算你黑暗中下了手段,我也想再一次体验一下活着的滋味。”

    眼前的轮回荒祖是过去之身,他是过去的存在,并不是活着,他的确是轮回荒祖,因为他是属于昨天,他是体会不到今天的滋味。

    “活着,的确是很好,世间又有几个人不想活着呢。”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是呀。”轮回荒祖十分回味这种活着的滋味,平静地说道:“只要能活着,灭世又如何呢,一切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轮回荒祖的话让大帝仙王心里面都一凛,他们都强大过,他们都是属于这个世界巅峰的存在,试想一下,如果有一天自己的死亡真的要来临了,为了活下去,自己会不会像轮回荒祖那样呢?一切都只是为了活着!

    “道友,难道没有苟活过吗?”轮回荒祖体味着活生生的滋味,盯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

    “举世之间,又有谁会是一帆风顺呢。”李七夜十分平静,说道:“我也一样苟活过,在痛苦中也曾经哀嚎过,在最黑暗的岁月中也曾经苦苦挣扎过,在这苦难中只是想苟活下去而己。但,我活下来只会去做一件事情,谁不让我活着,我就灭了他。而不是我想活着,就拿举世的生灵为我填命……”

    “……如果贼老天想不让我活着,迟早有一天,我会干死他,我会把它踩在脚下,把它碾得粉碎。但,我不会因为贼老天不让我活着,我就拿这个世界来为我填命,让自己能苟活于黑暗之中!我是李七夜,挡我者,杀无赦!”

    李七夜这话说得很平静,但却是震撼人心,说得鲜血淋漓,振耳发聩!

    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又诠译了另外一种选择,另外一种决心,这让大帝仙王再一次想到了另外的一条道路终极征战。

    那怕是这一条道路一直都没有结果,但依然有着一位又一位大帝仙王前赴后继,他们的付出,又何尝不是伟大呢。

    “也是。”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轮回荒祖也没有老羞成怒,只是轻轻点头,说道:“这一点,我的确不如你,也不如圣人,就像圣人老友一样,多少岁月了,宁死也不低头,我的确是差那么一点点。”

    “举世无敌,道心有一点点的动摇,那就是祸害万世。”李七夜平静地说道。

    “你觉得这世间值得去救赎吗?”轮回荒祖静静地一笑,说道:“我也曾像圣人老友一样普照大世,也曾经是渡化众生。世间人心,又何见得去救赎呢。多少纪元的轮回,从来没有哪一个纪元能延续,这或者不是我们不够强大,而是世间人心不值得去救赎而己。”

    “值不值得救赎,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贼老天说了算,没有人能去裁决众生,也没有人有资格去裁决世间人心。”李七夜平静地说道:“就算是贼老天,也不能去裁决这世间人心!唯一有去真正裁决这世间人心的,也就只有他们自己。”

    “或者,我不能伟大到像圣人那样苦苦去普渡,去救赎,对于我来说,我的确是做不到,我没有圣人那么伟大。”李七夜笑了一下,淡淡地说道:“但,那怕如你所说,世间人心不值得去救赎,也不是我们让黑暗笼罩着这世界的借口!”

    “你经历过什么,我并不知道。”李七夜看着轮回荒祖,他十分平静,徐徐地说道:“但,作为经历过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的人,我只想说,我不会屈服于任何的力量,我是不会从于黑暗,我的道心依在。就算这世间我不能活着,但,我也不至于坠入黑暗!”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轮回荒祖淡淡一笑,说道:“每一个人为自己选择负责就行了,我就是黑暗的起源,我从来不去回避,有人要杀我,我也不介意,如果谁能杀得了我,只能说是我不够强大。”

    “那也是。”李七夜点头,徐徐地说道:“今天就是该送你上路的时候了,你的现在身完了,圣人也牲牺了,远荒也该结束的时候了。”

    “来吧,如果你能杀得了我,那我也没有什么好怨悔的。”轮回荒祖笑着说道:“成在强者的死者,总比躺在床上老死强一百倍。”

    “镇杀”李七夜冷漠,双目一厉,“轰”的一声巨响,在这石火电光之间他与蚕龙仙帝他们同时催动了大势。

    “轰”的一声巨响,大势如一只巨掌镇杀向了轮回荒祖,这一只巨掌聚集了海量资源的力量,聚集了上百条天命的力量,如此一掌镇杀而下,不要说是强者,就算是大帝仙王都如同蚁蝼一样,低位的大帝仙王一触就死,高位的大帝仙王也一样撑不住这一只巨掌,都会瞬间被磨灭!

    “起”轮回荒祖狂吼一声,黑暗滔天,以他人生最霸道的一击迎上这镇杀而下的巨掌,他也不会坐于待毙,他也不会就这样任人镇杀。

    毕竟,轮回荒祖他是一尊主宰了整整一个纪元的巨头,不论什么时候,他都会血战到底。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在这样的轰杀之下,空间、时间都在这一刻崩碎,一切都被碾得灰飞烟灭,瞬间回到了原点。

    “喀嚓、喀嚓、喀嚓”的声音响起,一阵阵骨碎之声响起,轮回荒祖全身是血,他鲜血狂喷,那怕他一击再无敌,也挡不住李七夜他们如此无敌的镇杀。

    在此用岁月轮破大势之时,轮回荒祖已经耗损得太多寿命和血气了,他已经不复当年了,现在又焉能敌李七夜他们联手呢。

    “噗”的一声响起,轮回荒祖鲜血狂喷,他依笑着说道:“不复当年之勇了,只剩下五成的功力,的确是撑不住这镇天的一击。”说到这里,不由笑了起来,颇有英雄末路的凄凉,尽管如此,他笑得依然是很从容。(未完待续。)

第2038章步战仙帝    现在摆在李七夜面前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继续赌下去,拼一下看他们与轮回荒祖的过去身是谁先倒下,要么就召回自己的道心,渡过岁月,以挡住轮回荒祖的岁月轮。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此时不止是李七夜他们的大势是被岁月轮所朽化,而轮回荒祖他自己也老化,而且他老化的速度极快。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轮回荒祖不止是白发苍苍,他全身都失去了血气,整个人就像是失去生命力一样,整个人都如同皮毛骨,十指如鸡爪一般,瘦骨如柴。

    岁月轮是极为强大,但是他是需要损耗轮回荒祖的海量寿元作为代价,更何况这是轮回荒祖的过去之身,这是过去式的存在,若是血气、寿元损耗尽了,那么就无法再生,无法再恢复。

    因为过去身是没有现在,更加是没有未来,如果说像轮回荒祖的现在身,他的寿元、血气损耗的话,还有机会恢复,还有机会再生,而过去身却没有这样的机会,损耗了就是损耗了,这种损耗是永久性的。

    这也是为什么轮回荒祖的过去身取出这个岁月轮的时候,他是十分的谨慎,那怕强大到他这样程度的存在,也不敢轻易动用岁月轮。

    “滋、滋、滋”的朽化之声不绝于耳,李七夜他们的大势被岁月轮朽化,而轮回荒祖自己也被岁月轮朽化,至于谁能撑到最后,这就不好说了。

    “道友,只怕先倒下的并不是我。”那怕此时的轮回荒祖已经是衰老到了风烛残年了,但风姿依旧,有着那一份的淡定与从容,可谓是举世无双。

    “我一直不认为我是最后倒下的一个。”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虽然他与十八位大帝仙王拼命努力地催动着天命的力量,但在岁月的力量之下,他们迟终是差那么一点点,始终是慢了一线,这仅仅慢了一线,对于轮回荒祖来说就足够了,这就足够让岁月轮朽化大势,李七夜他们无法遏制这种局面继续恶化下去,更别说是逆转了。

    “我也一直有这样的自信。”轮回荒祖淡淡地说道:“但,活得越久,有时候有些东西会被改变,人若是活久了,不成圣,便是成魔,还有一种就是疯掉了,道友自认为是属于哪一种呢?”

    那怕是生死相搏,轮回荒祖依然是文雅贵气,他的从容睿智让人敬佩。

    虽然说是生死为敌,但轮回荒祖说出这样的话之时是那么的深刻,他与圣人都是活了最久的存在,圣人成圣,而他成了魔。

    至于疯掉的人,就不知道有谁了。

    “我既不成圣,也不成魔,更没有疯掉,我就是我。”那怕局势对己不利,李七夜也一样从容不迫,他淡淡地笑着说道:“前面若是没有路,我就走出一条路来,我走自己的路而己。”

    “那就希望道友能成功了,不过,道友先过了今天这一道坎再说,只怕你的大势坚持不了多久了。”此时回荒祖微微一笑,他头发已经是银白,随着飘动,似乎随时都会脱落一样,但他却是那么的淡然。

    “啵、啵、啵”的一声声碎裂之音响起,在这一刻,朽化了大部分面积的大势竟然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纹,虽然大势依然还没有防碎,但出现这一道道的裂纹之时,让整个大势变得十分的脆弱,似乎只要伸出手指轻轻一碰,整个大势就会为之崩碎。

    “不好——”看到大势出现了无数的裂纹,大帝仙王都脸色一变,他们疯狂地催动着天命力量,欲及时注灌大势,但那怕他们再拼命,都依然无济于事,因为他们终究还是慢了那么一线,这仅仅的一线,对于大势来说,就足够致命了。

    “不妙,现在该召回道心才对呀。”就算是观战的大帝仙王都不由一颗心悬起,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大势必定会崩碎,这对于李七夜他们是大大的不利。

    但是,那怕是在此时此刻,李七夜依然是没有丝毫召回自己道心的意思,任由自己的道心在远荒纪元与圣人的道心共鸣,疯狂地焚烧着远荒纪元的黑暗。

    “砰、砰、砰”在这个时候一阵阵崩裂声响起,此时大势之上出现了更多的裂纹,一时之间数之不尽的裂缝是纵横交错。

    看到这样的一幕,就算是大帝仙王都紧张到了极点,只怕下一刻李七夜他们的整个大势就要崩碎了。

    “砰、砰、砰”此刻崩碎之声再一次响起,但这一次崩碎之声不是从李七夜他们的大势传来的,而是从远荒的天空传来的。

    在远荒之外的许多修士强者张目望去,只见天空崩碎,有人一步一步踏来,他每踏一步,崩碎的天空就留下了一行足印,足印斫印在了虚空之上,久久无法被磨灭。

    此时有一个男子踏空而来,这个男子穿着一身战铠,目光无比凌厉,可以洞穿九天十地,男子他手持战戈,一步一天下,每一步走来,都是震慑人心,似乎他每走一步便是生死相搏的战场。

    这个男子喷涌出了可怕的战意,他的战意凌驾九天,可以一战万古,不论是怎么样的老祖一感受到他的战意之时都会发抖,没有勇气与他作战,被他的战意瞬间所镇压了。

    “步战仙帝——”远荒之外有观看的老祖认出了这个男子的来历,尖叫道:“又是一位九界的仙帝来了。”

    “步战来了。”当这个男子到来之时,就算是暗中观战的大帝仙王也被立即吸引住了目光,就算是同样的大帝仙王,对于这位男子都不免有所敬畏。

    步战仙帝,以战出名,他往往是一步一战,再强大的敌人挡在他的面前他都能横推过去,所以世间很少人愿意去挡步战仙帝的道路。

    步战仙帝一步踏入了远荒,双目无比锐利,吞吐着可怕的光荒,他瞬间锁定了整个大势,双目一下子演化天地万道。

    “圣师莫急,步战助你一臂之力。”步战仙帝长啸一声,瞬间仙帝之威冲天而起,“轰”的一声巨响,他的天命高悬于头顶上。

    步战仙帝只有一条天命,这是他所承载的九界天命,这一条天命无比粗大,当这一条天命悬浮于天空之时,如此一条巨脉盘踞在那里。

    步战仙帝走的是一条天命演化的道路,他来到第十界之后就没有再承载十三洲的天命,而是继续壮大自己的九界天命。

    “道友,助我一臂之力,借你阴阳路一用。”天命高悬,战意高昂,有着举世无敌的姿态,此时步战仙帝长啸一声,对冥渡仙帝说道。

    “道兄安心上路,我为你搭架阴阳之路。”冥渡仙帝也长啸一声,口吐真言,吟唱古法,宛如召魂一样。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在这一刻冥渡仙帝面前架接起了一条道路,这一条道路阴影,好像是从人世间通往阴间的道路一样,当这样的一条道路架接起来的时候,阴风阵阵,胆子再大的人都不由打了一个冷凛,因为这让人感觉阴间就在自己的眼睛一样。

    这就是冥渡仙帝所搭架起来的阴阳之路,它可以以极为诡异的法则进去跨越。

    “嗡——”的一声响起,步战仙帝瞬间踏入了阴阳路,在下一刻步战仙帝的身影几次在这阴影的道路上闪现,他一闪又消失,然后又是一闪,他好像是跨越了阎罗十八层地狱一样。

    最后“嗡”的一声响起,步战仙帝出现在了李七夜他们的大势之中,但再仔细一看,他又不是在李七夜他们的大势之中。

    步战仙帝看起来像是在李七夜他们的大势之中,他甚至是与李七夜近在咫尺。但事实上他又不是在李七夜的大世之中。

    步战仙帝所处的空间更加的灰暗,好像是在阴间的某一处一样,但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地方,它衔接了李七夜他们的大势。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步战仙帝的加入,却完全不会破坏大势的平衡,那怕他倾全力而击,都影响不了大势的平衡。

    “轰”的一声巨响,此时步战仙帝的战戈高举,瞬间与他的天命融为了一体,紧接着“嗡”的一声响起,步战仙帝的战戈消失了,天命也随之消失。

    在下一刻,听到“嗡”的一声响起,在李七认和十八位大帝仙王的头顶上悬着一支战戈,每一支战戈“铛”的一声响起,瞬间烙印在了李七夜与十八位大帝仙王的身体上。

    “噗——”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得到了步战仙帝的加持之后,李七夜与十八位大帝仙王瞬间感觉自己的天命化作了一把锐利无匹的战戈一样,瞬间刺穿了岁月,刺破了天地隔阂。

    “轰——”的一声巨响,只差那么一线的天命力量就在这一刻刺破了岁月的隔离,瞬间疯狂地注灌入了大势之中。

    “滋、滋、滋……”在这一刻,得到了李七夜与十八位大帝仙王的天命力量之后,大势瞬间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琉璃光芒。

    在无穷无尽的琉璃光芒喷涌出来之时,大势的力量挡住了岁月的朽化,把所有的朽化都在瞬间冲击得灰飞烟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