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圣光依在,流淌于时间长河之上,圣光虽然没有融有时间长河,它并没有去左右时间长河,但是圣光的光泽却无处不在,无所不有,圣人是在点燃着每个生灵心中的那一缕光明。

    在圣光之下,就算是凶禽猛兽都会受到感化,都会訇伏膜拜。

    圣光最炽热的地方还是远荒纪元的这一段时光中,在那里圣光炽热得灼烧着黑暗,在这个远荒的纪元中,它不止是净化着整个纪元,它还是疯狂地燃烧着,它是要把黑暗彻底的焚灭掉。

    当然在这里当圣光燃烧的时候,它不止是燃烧着黑暗,也是燃烧着自己,当黑暗烟消云散之时,圣光又何尝不是同时灰飞烟灭。

    在远荒纪元的这一段时间之中,圣光在这里无比的炽热,同时这里也是圣光的起源,因为圣人点燃了自己。

    在这炽热无比的圣光起源之中,有一条大道在那里盘踞着,这条大道无比圣洁,无比的璀璨,而且大道之中好像是传来了“砰、砰、砰”的心跳声,好像有一颗巨大无比的心脏在那里跳动。

    就是因为有了这样的一颗心脏在跳动,它给了世间无穷的神圣力量,只有在这无穷的神圣力量驱使之下,这才会让圣光更加的光照八方,更加的普照万世。

    没错,这大道中跳动的心脏正是圣人那颗无物可以撼动的道心,它的道心已经是化作了圣光的起源,化作了神圣力量的源泉,也只有圣人这颗磐石不动的道心才能让圣光永恒。

    此时远荒纪元的时光也发生了变化,黑暗完全融入了整个远荒纪元的时间之中,而且在这时间长河中能听到“哗啦、哗啦”的潮涨之声。

    在这个时候不止是黑暗与远荒纪元的时光融合在了一起,而且融为一体的黑暗像海水一样潮涨起来,而且是越潮越高,黑暗海洋一样,海洋之下有着黑暗的源泉喷涌着无穷无尽的黑暗海水,让海水不止停地上升。

    “滋、滋、滋”的燃烧之时响起,虽然圣光疯狂地燃烧着黑暗,但黑暗海洋随着海水的高潮竟然开始包拢圣光。

    只见高潮的黑暗狂潮是升起了亿万丈的海浪,从四面八方开始包裹着圣光,包裹着圣人的那一颗道心。

    虽然说圣光已经是极为疯狂极为凶猛地燃烧着黑暗狂潮了,但是黑暗狂潮却无穷无尽,整个远荒纪元已经是化作了世间最恐怖的黑暗海洋,任何光明一旦坠入这黑暗汪洋之中从此就是万劫不复。

    圣人的道心的确是磐石不动,但是在远荒纪元轮回荒祖的底蕴远比圣人要深厚得很多,可以说轮回荒祖的黑暗早就是渗透了远荒纪元的每一刻的时光之中了。

    所以就如轮回荒祖所说的那样,他虽然炸了自己的本源,但他却与远荒纪元共存,不管远荒纪元的时光会怎么样,只要还有一丝一缕的时光还在,黑暗就永存。

    在轮回荒祖彻底地融入了远荒纪元之后,就算是圣人有其他的方法让自己实力远超于轮回荒祖,那么他也无法灭掉轮回荒祖!

    “滋、滋、滋”一阵阵疯狂燃烧之声响起,随着黑暗海洋的狂潮无休止地上涨,黑暗狂潮就疯狂地包裹着圣光,任你圣光再疯狂地燃烧,你都无法把黑暗燃烧殆尽。

    随着黑暗狂潮无休止地上涨,圣光开始被包裹住了,不管是谁站在时间长河往上溯望的时候,你会发现圣光已经失去了它的光泽,本是随着时光流淌的圣光此时已经是黯淡无光,而且随时都会熄灭。

    着在时间长河往上溯望,你会发现远荒这个纪元的时间段是一片的黑暗,而且像是世间最恐怖的黑洞一样,不管你是怎么样的光明,一旦是靠近了这个时间段,你就会被捕获,永远的坠入黑暗之中,万劫不复,永不见天日。

    所以看到这样一幕的大帝仙王心里面也都不由为之一沉,轮回荒祖能成为远荒纪元的黑暗起源,那不是没有道理的。

    随着黑暗狂潮疯狂地包裹着圣光,圣光越来越暗淡,整个远荒纪元将会沦陷,永久成为无光明的岁月!

    这样的一幕就好像弱小的生灵仰天而望的时候看到太阳被吞噬的情景一样,如果说有一天太阳被吞噬了,对于人世间的弱小生灵来说,这将会是永不见天日,永恒地陷入黑暗,试想一下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有多少生灵会绝望地哀叫。

    而远荒没有圣人的光芒普照,那就永久的黑暗,只怕那些永不得超生的灵魂永远沉沦于黑暗之中,连哀嚎的机会都没有,它们将会被永恒地禁锢在黑暗之中。

    “开”就在圣光越来越黯淡的时候,李七夜长啸一声,紧接着“轰”的一声巨响,大道亘横,李七夜的道心瞬间疯狂绽放,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李七夜的道心璀璨得照亮了整个纪元,整个道心化作了万古。

    道心的力量让一切都无法跨越,万古永恒,这是沉淀,这是一种积累,一颗道心在时间长河中蹉跎,经历了人世间的无数世事打磨,一颗道心已经成为了世间最强壮的心脏,已经成为了世间最坚硬的心脏。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一刻李七夜的道心以无上坚定的意志冲了出去,挟着一条无上的大道贯穿时间长河,往远荒纪元追溯而去。

    站在时间长河之上,你会看到炽势而坚定无匹的意志随着光芒跨越,在时间长河上溯流而上,就像是一颗流星一样直奔于远荒纪元。

    “轰”的一声巨响,一颗坚定无比的道心像是万古以来最巨大的陨石一样,冲击入了远荒纪元,冲击入了黑暗汪洋最深处,如此霸道无匹的冲击竟然激起了亿万丈的黑暗狂浪。

    看到李七夜的道心以最无匹的姿态冲入了黑暗海洋最深处,让大帝仙王都不由窒息了一下。

    因为黑暗海洋最深处是世间最恐怖的黑暗起源,试问一下,哪一位大帝仙王敢自认为自己的道心沉沦于黑暗最深处的时候还依然对守得住自己道心。

    “轰、轰、轰”在这一刻,李七夜的道心与圣人的道心同时共鸣,一上一下,疯狂地震动着。

    “轰”的一声巨响,这一声巨响撼动了整条时间长河,圣人的道心受到了共鸣之后,就好像是濒危的火山一下子被激活一样,圣光瞬间炸开,把所有包裹着它黑暗狂潮都炸得粉碎,一下子把黑暗燃烧得灰飞烟灭。

    “轰”再一次巨响,时间长河都被冲击得再次摇晃,这股意志太强大了,积累了千百万年之后,已经是拥有了大半个纪元的力量了。

    只见在黑暗海洋深处的李七夜道心冲天而起,掀起了黑暗巨浪,同时也撕开了黑暗汪洋,瞬间把整个黑暗汪洋撕裂开了一道无法愈合的鸿沟。

    “嗡”的一声响起,当李七夜的道心撕开黑暗海洋之时,圣人的道心挟着无上的大道冲入了黑暗海洋最深处。

    “咚”的一声沉闷声响起,在这一刻圣人的无上圣道与道心瞬间冲入了黑暗海洋最深处的起源之处,这一声闷响就好像是一颗巨石塞住了泉眼一样。

    “嗡、嗡、嗡”一阵阵绽放的声音响起,就在黑暗海洋最深处的起源中圣人的道心与无上大道疯狂燃烧着。

    而已经冲上黑暗海洋上空的李七夜道心瞬间是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力量,李七夜的道心并不像圣人的道心那样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圣光,李七夜的道心乃是亘古的时间光芒,他的道心似乎是积累了时间长河的光芒一样,晶莹璀璨,千百时代的凡世红尘都无法把它磨灭。

    当李七夜的道心喷涌出无穷无尽的光芒之时,无上的意志轰鸣不止,道心冲天的炽焰如巨大的扇子一样扇动着,李七夜的无上意志如此疯狂扇动着,不止是把黑暗海洋的狂浪掀起,更是扇得圣光越燃越旺。

    如果说轮回荒祖的黑暗就是柴木,圣人的圣光就是火种,那么李七夜的道心就是扇风的大扇子,当它疯狂地扇动的时候,就是扇动着圣光疯狂地燃烧着黑暗。

    圣人的道心轰鸣,受到了李七夜道心的力量支撑,“轰、轰、轰”轰鸣之声不绝于耳,圣光从黑暗海洋深处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光芒,疯狂地燃烧着整个纪元的黑暗。

    “滋、滋、滋”疯狂的燃烧之声响起,黑暗疯狂地被燃烧着。在一开始的时候,远荒纪元看去就是一片黑暗的海洋,但此时能看得到在深处绽放无穷的光芒,燃烧着黑暗,从黑暗海洋的中心位置开始,光明往外扩张,要照亮整个纪元,要把远荒纪元的所有黑暗都燃烧得一干二净。

    这样的一幕就算是大帝仙王看得都为之震撼,因为这种力量已经不是大道的力量,也不是功法的力量,这纯粹是道心的力量。

    轮回荒祖有一颗黑暗无匹的黑暗之心,圣人有一颗神圣无上的圣心,而李七夜有一颗磐石不动的道心。(~^~)

第2037章岁月轮    三颗道心,这都是举世之间无匹的道心,可以说在整个时间长河之中很难同时找出三颗如此绝世无匹的道心了。

    此时,不论是黑暗,还是光明,又或者是岁月的沉演,这都是道心力量的对决。这种对决已经跳出了任何大道,不在任何力量的范畴之中。

    或者世间有人无法理解修士修道最重要的不是天赋,也不是功法,而是一颗道心,一颗磐石不动的道心。

    因为举世之间的修士都无法达到这种高度,只有大帝仙王站在这个巅峰上展望的时候才能真正看得明白,才能真正因为在这个时候最重要的确不是天赋或功法,的确是一颗道心。

    就像轮回荒祖的黑暗海洋一样,在样的绝对黑暗之中,已经没有什么功法或者什么大道可以破解了,只有圣人一颗最纯粹最坚定的神圣之心才能把黑暗净化,才能把黑暗燃烧掉。

    就如李七夜,以李七夜现在的实力他自己的肉身是无法在时间长河之上追溯而上,无法跨越时间长河抵达远荒纪元,但是他的道心可以,那怕是漫长无匹的时间长河,李七夜的一颗坚定无比的道心依然能淌过去。

    而且李七夜的坚定无匹道心在黑暗海洋最深处也不怕被吞噬,因为黑暗撼动不了他的道心,更重要的是,正是因为李七夜的一颗道心无法撼动,他的道心能与圣人那颗坚定神圣的道心共鸣,这将让圣人的圣光无限放大,燃烧黑暗。

    看着这样的一幕,那怕大帝仙王都不一定有这样的信心,就算是高位的大帝仙王自己扪心自问一下,面对着轮回荒祖这样的黑暗之时,自己能守得住自己的道心吗?

    如果说每一个站在巅峰上的人都如此的道心坚定,那么在远荒纪元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巨头从于黑暗了。远荒的整个纪元也不会被黑暗笼罩着一个又一个时代了。

    “万古又有几颗这样的道心呢。”就算是在远荒深处的轮回荒祖过去身看到这样的一幕也不由感慨地说道:“一颗道心沉浮万古已经难得了,何颗是三颗呢。我们又何必自相残杀,何不联手,共举犁天,一战最后,或许还有胜算。”

    “轰、轰、轰”一阵阵巨响,虽然轮回荒祖的过去身是如此感慨,但他却没有停止攻伐,他的黑暗碾压万道,依然疯狂地碾压向大势,但他却攻不破由十八位大帝仙王与李七夜联手所共筑的大势,在上百条的天命威力之下,整个大势已经变得牢不可破了。

    轮回荒祖的确是强大无匹,但在这样的大势之下在短时间他是无法攻破了,除非他还有其他更逆天的手段了。

    “唯可惜,重器崩于毁灭,否则今日又有何不破呢。”轮回荒祖的过去身十分感慨,尽管是在这样的大势之下,他依然不见慌乱,毕竟他是经历了无数的岁月,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的生死了。

    此时轮回荒祖的过去身取出了一物,神态庄重,徐徐地说道:“也罢,时至于此,也唯有放手一搏了。”

    此时轮回荒祖手中的一件兵器似轮又似盘,它显月牙色,但色泽十分的黯淡,好像是在很久远的岁月都没有人去探拭一样。

    这件兵器很简单,也没有其他的雕饰,而且它也没有什么惊天的威力,但轮回荒祖拿出来的时候,神态却显得庄重。

    “道友,成与败,就看我们这一击吧。”尽管与李七夜生死为敌,轮回荒祖依然是很客气,依然是很有风度,他徐徐地说道:“我手中的兵器乃是岁月轮,究竟是我承受不住岁月的力量,还是道友你们承受不住岁月的力量呢。”

    “岁月无情,只有煎熬了才知道谁承受不住。”李七夜的道心贯穿时间长河,但他本人依然还在大势之中,对于轮回荒祖淡淡一笑。

    “也是,岁月无情。”轮回荒祖点头说道:“道友也是为重器而来,若是道友胜了,此物也是归于道友了。虽然我身上这一二件的宝物比不上当年已崩掉的重器,但也只是仅仅差一线而己。”

    “那我就谢过了。”李七夜笑了笑,说道:“这一场战役也算是有所收获。”

    李七夜与轮回荒祖两个人徐徐谈来,两个人说话都十分的客气,十分显风度,不知情的人听他们两个人说话,还以为他们两个人是朋友呢。

    尽管说李七夜与轮回荒祖两个人说话是很客气,两个人都尽显风度,但是两个人出手的时候一点都不含糊。

    “轰”的一声巨响,此时轮回荒祖手中的岁月轮盖下了,它并没有惊天的气势,只是直接盖在了闪动着琉璃光芒的大势之上,就好像是印章在大势戳了一个章一般。

    但听到“滋”的一声响起,岁月轮这样一盖下去就在大势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

    轮回荒祖手按着岁月,在这一刻全身流淌着光芒,这不是黑暗的光芒,是属于岁月的光芒。这样的岁月光芒瞬间注入了岁月轮中。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随着轮回荒祖的岁月光芒注入了岁月轮之后,他整个人都快速苍老,在眨眼之间轮回荒祖白发苍苍,满脸皱纹,连腰都弯下来了,佝偻着身子。

    一下子掌执着整个纪元黑暗的无上巨头变成了一个风中残烛一般的老人,好像随时都会死亡一样。

    岁月轮注入的就是轮回荒祖的岁月就是轮回荒祖的寿命。

    轮回荒祖收割了一个又一个时代,吞噬了无数生灵,他不上是借这种方法壮大自己,同时也是借着这种方法给自己积累了漫长的寿命。因为每吞一个生灵的寿元就能给他积累一点点的寿命。

    虽然说轮回荒祖无法达到不死不灭的地步,但他能活很久很久,除非他自己离开远荒,受到亿万年的时间冲涮了,否则他是接近于不死不灭。

    此时轮回荒祖把自己的寿命注入了岁月轮中,他是要用这种岁月的力量来攻破李七夜的大势。

    此时轮回荒祖也没得选择,因为此时他攻不破这由上百条天命所成的大势,他唯有动用岁月轮这样逆天的宝物了。

    如果说他们的纪元重器还没有崩碎于毁灭之时,轮回荒祖还是借纪元重器攻破大势,现在他唯有借用岁月轮了。

    “滋、滋、滋”一阵阵微弱的声音响起,此时琉璃一般的大势在岁月轮所留下的烙印之下竟然开始瓷化,宛如被烤化一样。

    “不好”当岁月轮开始瓷化大势之时,大势之中的蚕龙仙帝他们发现他们的天命力量被隔离一样。

    整个大势需要精鸡仙晶海量的资源与李七夜他们的天命力量来支撑,但是此时蚕龙仙帝他们感受到他们的天命力量灌入大势之中的时候一下子变得缓慢无比。

    在这刹那之间,在他们与大势之间被隔了一层遥远的岁月一样,一下子他们与大势好像是相隔了千百万年一样,他们的天命力量灌入大势之中变得遥远,变得缓慢。

    而大势在一时之间得不到李七夜他们所有人的力量及时供给,一下子变得弱了起来,在这一刻轮回荒祖的岁月轮开始朽化大势。

    在一阵阵“滋、滋、滋”的声音中,整个大势开变得瓷白,本是琉璃光泽的大势被岁月的力量朽化。

    李七夜他们的力量又无法及时注灌入大势之中,整个注灌的过程变得缓慢,这让大势在没有新力量之下,开始抵挡不住岁月的侵蚀。

    “轰、轰、轰”此时李七夜与蚕龙仙帝他们疯狂地催动着天命的力量,但是他们之间被岁月轮隔开了一层岁月,那怕他们疯狂加速天命的力量了,但依然无法及时给大势供及上天命的力量。

    “滋、滋、滋”的朽化声音响起,再这样下去,大势只怕会崩,一旦失去大势,这对于李七夜他们来说十分不利。

    “道友,你还是差一线。”此时轮回荒祖淡淡地说道:“岁月也不是那么好跨越的,除非道友你收回你那一颗坚定无匹的道心了,不然的话,道友大势必败。”

    “我知道。”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你这的确是要逼我收回道心,以救你的现在身,不过,胜负未定,谁又说得准呢。”

    “那就让我们分出胜负吧。”轮回荒祖也笑着说道。

    “滋、滋、滋”此时整个大势的朽化更加恐怖,再这样下去,整个大势被朽化之后,整个大势就会被一击而碎。

    看到这样的一幕,在远荒中的冥渡仙帝也不由为之着急,但此时他不能轻易出手呀,因为李七夜他们的大势已经达到了平衡,他贸然出手的话,就会打破整个大势的平衡,到时候反而加速了大势的瓦解。

    所以,此时冥渡仙帝虽然着急,但却爱莫能助,完全帮不了李七夜他们。

    看到这样的一幕,观战的大帝仙王都是为李七夜他们担心起来,就算是他们也没有良策跨越岁月,除非李七夜把他那颗在远荒纪元的道心召回来了,不然想渡过岁月,没有那么容易。(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