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三颗道心,这都是举世之间无匹的道心,可以说在整个时间长河之中很难同时找出三颗如此绝世无匹的道心了。

    此时,不论是黑暗,还是光明,又或者是岁月的沉演,这都是道心力量的对决。这种对决已经跳出了任何大道,不在任何力量的范畴之中。

    或者世间有人无法理解修士修道最重要的不是天赋,也不是功法,而是一颗道心,一颗磐石不动的道心。

    因为举世之间的修士都无法达到这种高度,只有大帝仙王站在这个巅峰上展望的时候才能真正看得明白,才能真正因为在这个时候最重要的确不是天赋或功法,的确是一颗道心。

    就像轮回荒祖的黑暗海洋一样,在样的绝对黑暗之中,已经没有什么功法或者什么大道可以破解了,只有圣人一颗最纯粹最坚定的神圣之心才能把黑暗净化,才能把黑暗燃烧掉。

    就如李七夜,以李七夜现在的实力他自己的肉身是无法在时间长河之上追溯而上,无法跨越时间长河抵达远荒纪元,但是他的道心可以,那怕是漫长无匹的时间长河,李七夜的一颗坚定无比的道心依然能淌过去。

    而且李七夜的坚定无匹道心在黑暗海洋最深处也不怕被吞噬,因为黑暗撼动不了他的道心,更重要的是,正是因为李七夜的一颗道心无法撼动,他的道心能与圣人那颗坚定神圣的道心共鸣,这将让圣人的圣光无限放大,燃烧黑暗。

    看着这样的一幕,那怕大帝仙王都不一定有这样的信心,就算是高位的大帝仙王自己扪心自问一下,面对着轮回荒祖这样的黑暗之时,自己能守得住自己的道心吗?

    如果说每一个站在巅峰上的人都如此的道心坚定,那么在远荒纪元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巨头从于黑暗了。远荒的整个纪元也不会被黑暗笼罩着一个又一个时代了。

    “万古又有几颗这样的道心呢。”就算是在远荒深处的轮回荒祖过去身看到这样的一幕也不由感慨地说道:“一颗道心沉浮万古已经难得了,何颗是三颗呢。我们又何必自相残杀,何不联手,共举犁天,一战最后,或许还有胜算。”

    “轰、轰、轰”一阵阵巨响,虽然轮回荒祖的过去身是如此感慨,但他却没有停止攻伐,他的黑暗碾压万道,依然疯狂地碾压向大势,但他却攻不破由十八位大帝仙王与李七夜联手所共筑的大势,在上百条的天命威力之下,整个大势已经变得牢不可破了。

    轮回荒祖的确是强大无匹,但在这样的大势之下在短时间他是无法攻破了,除非他还有其他更逆天的手段了。

    “唯可惜,重器崩于毁灭,否则今日又有何不破呢。”轮回荒祖的过去身十分感慨,尽管是在这样的大势之下,他依然不见慌乱,毕竟他是经历了无数的岁月,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的生死了。

    此时轮回荒祖的过去身取出了一物,神态庄重,徐徐地说道:“也罢,时至于此,也唯有放手一搏了。”

    此时轮回荒祖手中的一件兵器似轮又似盘,它显月牙色,但色泽十分的黯淡,好像是在很久远的岁月都没有人去探拭一样。

    这件兵器很简单,也没有其他的雕饰,而且它也没有什么惊天的威力,但轮回荒祖拿出来的时候,神态却显得庄重。

    “道友,成与败,就看我们这一击吧。”尽管与李七夜生死为敌,轮回荒祖依然是很客气,依然是很有风度,他徐徐地说道:“我手中的兵器乃是岁月轮,究竟是我承受不住岁月的力量,还是道友你们承受不住岁月的力量呢。”

    “岁月无情,只有煎熬了才知道谁承受不住。”李七夜的道心贯穿时间长河,但他本人依然还在大势之中,对于轮回荒祖淡淡一笑。

    “也是,岁月无情。”轮回荒祖点头说道:“道友也是为重器而来,若是道友胜了,此物也是归于道友了。虽然我身上这一二件的宝物比不上当年已崩掉的重器,但也只是仅仅差一线而己。”

    “那我就谢过了。”李七夜笑了笑,说道:“这一场战役也算是有所收获。”

    李七夜与轮回荒祖两个人徐徐谈来,两个人说话都十分的客气,十分显风度,不知情的人听他们两个人说话,还以为他们两个人是朋友呢。

    尽管说李七夜与轮回荒祖两个人说话是很客气,两个人都尽显风度,但是两个人出手的时候一点都不含糊。

    “轰”的一声巨响,此时轮回荒祖手中的岁月轮盖下了,它并没有惊天的气势,只是直接盖在了闪动着琉璃光芒的大势之上,就好像是印章在大势戳了一个章一般。

    但听到“滋”的一声响起,岁月轮这样一盖下去就在大势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

    轮回荒祖手按着岁月,在这一刻全身流淌着光芒,这不是黑暗的光芒,是属于岁月的光芒。这样的岁月光芒瞬间注入了岁月轮中。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随着轮回荒祖的岁月光芒注入了岁月轮之后,他整个人都快速苍老,在眨眼之间轮回荒祖白发苍苍,满脸皱纹,连腰都弯下来了,佝偻着身子。

    一下子掌执着整个纪元黑暗的无上巨头变成了一个风中残烛一般的老人,好像随时都会死亡一样。

    岁月轮注入的就是轮回荒祖的岁月就是轮回荒祖的寿命。

    轮回荒祖收割了一个又一个时代,吞噬了无数生灵,他不上是借这种方法壮大自己,同时也是借着这种方法给自己积累了漫长的寿命。因为每吞一个生灵的寿元就能给他积累一点点的寿命。

    虽然说轮回荒祖无法达到不死不灭的地步,但他能活很久很久,除非他自己离开远荒,受到亿万年的时间冲涮了,否则他是接近于不死不灭。

    此时轮回荒祖把自己的寿命注入了岁月轮中,他是要用这种岁月的力量来攻破李七夜的大势。

    此时轮回荒祖也没得选择,因为此时他攻不破这由上百条天命所成的大势,他唯有动用岁月轮这样逆天的宝物了。

    如果说他们的纪元重器还没有崩碎于毁灭之时,轮回荒祖还是借纪元重器攻破大势,现在他唯有借用岁月轮了。

    “滋、滋、滋”一阵阵微弱的声音响起,此时琉璃一般的大势在岁月轮所留下的烙印之下竟然开始瓷化,宛如被烤化一样。

    “不好”当岁月轮开始瓷化大势之时,大势之中的蚕龙仙帝他们发现他们的天命力量被隔离一样。

    整个大势需要精鸡仙晶海量的资源与李七夜他们的天命力量来支撑,但是此时蚕龙仙帝他们感受到他们的天命力量灌入大势之中的时候一下子变得缓慢无比。

    在这刹那之间,在他们与大势之间被隔了一层遥远的岁月一样,一下子他们与大势好像是相隔了千百万年一样,他们的天命力量灌入大势之中变得遥远,变得缓慢。

    而大势在一时之间得不到李七夜他们所有人的力量及时供给,一下子变得弱了起来,在这一刻轮回荒祖的岁月轮开始朽化大势。

    在一阵阵“滋、滋、滋”的声音中,整个大势开变得瓷白,本是琉璃光泽的大势被岁月的力量朽化。

    李七夜他们的力量又无法及时注灌入大势之中,整个注灌的过程变得缓慢,这让大势在没有新力量之下,开始抵挡不住岁月的侵蚀。

    “轰、轰、轰”此时李七夜与蚕龙仙帝他们疯狂地催动着天命的力量,但是他们之间被岁月轮隔开了一层岁月,那怕他们疯狂加速天命的力量了,但依然无法及时给大势供及上天命的力量。

    “滋、滋、滋”的朽化声音响起,再这样下去,大势只怕会崩,一旦失去大势,这对于李七夜他们来说十分不利。

    “道友,你还是差一线。”此时轮回荒祖淡淡地说道:“岁月也不是那么好跨越的,除非道友你收回你那一颗坚定无匹的道心了,不然的话,道友大势必败。”

    “我知道。”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你这的确是要逼我收回道心,以救你的现在身,不过,胜负未定,谁又说得准呢。”

    “那就让我们分出胜负吧。”轮回荒祖也笑着说道。

    “滋、滋、滋”此时整个大势的朽化更加恐怖,再这样下去,整个大势被朽化之后,整个大势就会被一击而碎。

    看到这样的一幕,在远荒中的冥渡仙帝也不由为之着急,但此时他不能轻易出手呀,因为李七夜他们的大势已经达到了平衡,他贸然出手的话,就会打破整个大势的平衡,到时候反而加速了大势的瓦解。

    所以,此时冥渡仙帝虽然着急,但却爱莫能助,完全帮不了李七夜他们。

    看到这样的一幕,观战的大帝仙王都是为李七夜他们担心起来,就算是他们也没有良策跨越岁月,除非李七夜把他那颗在远荒纪元的道心召回来了,不然想渡过岁月,没有那么容易。(未完待续。)

第2035章冥渡仙帝    这由一尊尊黑暗巨头崩碎而来的黑暗力量是多么的庞多,当轮回荒祖疯狂地吞噬收割着黑暗力量之时,听到“轰”的一声巨响,轮回荒祖再一次是黑暗滔天,他的力量再一次疯狂地飙升。

    但是对于轮回荒祖收割黑暗力量,李七夜他们也阻拦不了,轮回荒祖乃是黑暗的本源,他收割着属于他的黑暗,那实在是太容易了,这是属于他本源的力量,属于他本源的法则,除非是斩杀了轮回荒祖了,不然的话是难于阻挡轮回荒祖的。

    “不好——”看到轮回荒祖疯狂地收割着黑暗,有大帝仙王不由为之一凛,李七夜他们好不容易压制住了轮回荒祖,没有想到轮回荒祖又再一次崛起,再一次拥有了反击的机会。

    “老师,学生来迟!”就在这刹那之间,一声长啸响起,一舟横来,跨越了时间长河,瞬间驶入了远荒。

    在这木舟之上站着一个人,这个人穿着素衣,双目无比深邃无比,更奇怪的是他一双眼睛乃是阴阳眼,当他一双眼睛睁开的时候好像是可以引渡冥间一样,似乎他可以超渡世间的一切死者一样。

    这个人穿着朴素,但有着无匹的气息,他不止是拥有着仙帝的无敌气息,更重要的是他似乎是来自于另外一个世界,他既可以行走行人世间,又可以往返于阴间冥界。

    “冥渡仙帝,又是九界的仙帝。”看到这个人横舟而来,有修士强者认出了他的来历,不由吃惊地说道。

    “砰”的一声响起,冥渡仙帝到来之后并没有跨入远荒深处,而是瞬间横舟于远荒,长啸一声,喝道:“开——”他手按天地,演化万道。

    在石火电光之间,一条仙帝大道打开,“轰、轰、轰”在这一刻这一条仙帝大道硬生生地把一个世界拖拽起来,这个世界被拖拽起来之后瞬间重叠了远荒。

    这个世界一片的昏暗,它既不属于光明,也不属于黑暗,在这个世界之中有着无数的人影在徘徊,有着一个又一个的大世在交替,在这个世界之中弥被着死亡的气息,阴冷而干燥,让人感受不到活力。

    当这样的一个世界与远荒重叠之时,瞬间把远荒隔离,瞬间隔断了轮回荒祖与黑暗力量联系,让轮回荒祖再也无法收割远荒的黑暗力量。

    当隔断了轮回荒祖的收割之后,能活下来的寥寥无几的黑暗巨头被吓破了胆子,他们瞬间钻入了地下最深处,再也不敢露脸,因为轮回荒祖不但是重创了他们,更差点吸光了他们所有的黑暗力量。

    看着这个被冥渡仙帝所拖拽起来的世界,让很多修士强者都毛骨悚然,因为这个世界虽然不是一个黑暗的世界,但这里好像是死人的世界,似乎所有人死了之后都会被送到这里,会在这荒芜的世界中无**回。

    “这是冥界吗?”有老祖看着这样的世界,都不由喃喃地说道。

    事实上除了冥渡仙帝之外,只怕没有人能给他们答案,因为冥渡仙帝这个世界没有人清楚,就算是大帝仙王也说不清楚。

    冥渡仙帝是一个十分特别的仙帝,虽然他是从九界上来的仙帝,事实上他不属于人族,也不属于魅灵等等的所有九界任何种族。

    冥渡仙帝就好像是一个冥渡使者一样,似乎他可以往返于人世间和阴间,至于冥渡仙帝是不是真的能往返于人世间和阴间,这就是外人不得而知的事情了。

    被隔断了黑暗之后,轮回荒祖也不慌张,他也没有再去尝试吞噬黑暗,他只是淡淡一笑,看了远荒的冥渡仙帝一眼,说道:“有意思,明明不属于这个纪元,却偏偏能证道,这的确是一条值得去借鉴与研究的道路。“

    只是说了一句之后,轮回荒祖的目光再也没有多去在冥渡仙帝身上停留,他看着圣人,淡淡地说道:“老友,今日实在是太热闹了,我们的纪元沉寂了那么久,也该热闹热闹的时候了。”

    “这一份热闹,也算是给你送行,也是为我送行。”圣人冷漠地说道。

    “这也不是什么坏事。”轮回荒祖笑着说道:“死得轰轰烈烈,死得热闹万分,不管是不是敌人来送行,这总比一个人孤零零死去强。”

    “那就纳命吧。”圣人没有多少的言辞,冷漠地看着轮回荒祖,他平淡而冷漠,可以说他与轮回荒祖很相似,又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格。

    如果说轮回荒祖是一个活人的话,那么圣人就是一道法则。虽然说轮回荒祖也是一个绝杀无情的人,他双手沾满了鲜血,杀了无数的人,让整个远荒纪元的生灵都永不得超生。

    但轮回荒祖却又特别的奇怪,他明明是一个恶魔,他明明是这个纪元的黑暗起源,他却给人一种十分温厚的感觉,让人感受不到他的那种无情,如果说你只是与他相处,你会觉得轮回荒祖是一个十分好相处的人。

    而圣人不一样,他原则就是原则,他整个人一旦爆发了,就像是一把利剑,十分锋利,可以斩去一切,让人感到害怕,让人不敢与他亲近。

    并不是说圣人是一个很苛刻的人,只不过他是把自己的一颗活生生的心埋了起来,他看起来特别冷漠无情,太上无情,圣人便是如此!

    当然,这并不代表轮回荒祖就是一个仁慈的人,只要吞噬亿万生灵,收割一个时代的时候,他一样会冷漠无情,他一样会毫不犹豫去做。

    “老友,现在我已恢复元气了,重归巅峰,你不一定能杀得了我。”轮回荒祖笑了笑说道。

    “你试一试便是。”此时圣人乃是圣剑直指轮回荒祖的本源,圣光滔天。

    “我明白,一直以来老友都想斩我本源。”轮回荒祖笑了笑,说道:“不过,老友,我并不是没有对应之法。你我对决,老友不是我对手,今天既然老友有了帮手,那我也没办法,只好让老友见见我的手段了。老友,或者我们是该活别的时候了。”

    “老友,再见了,不论如何说,能有你这样的敌人,让我的黑暗人生并不枯燥,你是一位让我敬佩的敌人。”此时轮回荒祖十分认真、十分真诚地看着圣人,最终徐徐地说道:“老友,永别了。”

    “啵——”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轮回荒祖整个人炸开了,不止是轮回荒祖整个人炸开,甚至连他的本源都瞬间炸开了。

    这突然发生的事情,完全是出于圣人的意料,他冷毅的目光也不由跳动了一下。

    轮回荒祖突然之间把自己炸开,这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把自己本源炸开,这是自寻死路呀,这是自我毁灭自己呀。

    但是,当轮回荒祖自己炸开之后,他没有惊天的威力轰炸出来,他化作了十分细腻的黑暗,这些细腻无比的黑暗在静静地流淌着。

    细腻的黑暗不是流淌在空间中,而是流淌在时间中,从远荒这个纪元开始,一直在流淌,看起来它的流淌速度很慢,事实上是速度很快,这细腻的黑暗在眨眼之间就跨越了一个又一个时代,流淌在远荒纪元中的一个个时代之中。

    最终,轮回荒祖消失了,但是细腻无比的黑暗却融入了整个远荒纪元之中,流淌的时光本是光芒闪烁,但此时轮回荒祖完全是融入这个纪元之中,整个纪元的时间变得无比的黑暗,黑暗得让时光都成为了黑如墨的光荒了。

    “老友,虽然我已不在,但我与我们的纪元同存。”轮回荒祖的声音在这个纪元中回荡着,似乎这个声音来自于很久很久的时代。

    轮回荒祖虽然毁了自己本源,但他却与远荒纪元融合在了一起,如此一来圣人想真正毁灭他,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该离开的时候了。”此时圣人看着来自于未来的李七夜,徐徐地说道。

    李七夜的未来身看着轮回荒祖,点了点头,说道:“再见了,我的朋友,该结束的时候了。”说完他轻轻叹息一声

    说完之后,李七夜的未来之身转身离开,趟着时间长河远去,他并没有回到远荒,他只是顺着时间长河一路前行,最终消失在茫茫的无穷尽头,他归于未来。

    “该结束的时候了。”此时圣人双目锐利无比,圣光变得无比雪亮。

    “蓬——”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圣人整个人燃烧起来,不止是他整个人,连所有的圣光都燃烧起来,而且是越来越亮,越来越旺。

    “轰、轰、轰……”一时之间,整条时间长河都摇晃了一下,冲天无尽的圣光所燃烧出来的光芒雪亮了整条时间长河,这样的圣光照耀着过去,照耀着现在,也照耀着未来。

    在这一刻被燃烧的圣光驱散了黑暗,不论是时间长河的哪一个角落,都受到了圣光的普照,那怕世间依然有黑暗,但圣光永存,它永远不会消逝,就算是再黑暗的岁月中,圣光依然还在。

    在这一刻,圣光宛如随着时光在流淌一样,它影响着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的生灵。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