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该结束了。”就在这一刻,过去身的轮回荒祖长啸一声,“轰”的一声巨响,所有的黑暗席卷,宛如狂潮一样侵蚀着李七夜他们的大势。

    “滋、滋、滋”的一声声响起,在这一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覆盖在大势之上的浓稠黑暗竟然宛如烙印在了大势之上一样。

    在这个时候这些烙印在大势之上的浓稠黑暗竟然疯狂地撕拦着整个大势,而且随着过去身的轮回荒祖发动了强大无匹的强攻,只见黑暗狂潮疯狂地拍打着整个大势。

    这黑暗狂潮高高掀起,当它狠狠地拍下之时,可以把整个青洲瞬间拍得粉碎,就算是高位的大帝仙王在如此恐怖的黑暗狂潮之下只怕也会被摔碎身躯!

    在如此恐怖绝伦的黑暗狂潮之下,可以瞬间一切都被吞噬,一切都被碾灭。

    “砰、砰、砰”一声声巨响,黑暗狂潮疯狂拍打着大势之时,三千世界都摇晃,如此的力量拍打之下,那怕是三千世界都会粉碎,连大帝仙王看到如此疯狂的黑暗狂潮侵袭,都不由心头跳动一下。

    此时过去身的轮回荒祖也想速战速结,早点灭了整个大势,他就能抽出去助时间长河上的现在身一臂之力。

    此时在时间长河中的轮回荒祖现在之身明显不知圣人与李七夜,他的黑暗被燃烧得越来越多,光明占扰了绝对的优势。再这样下去,轮回荒祖必定会被磨灭掉的所有黑暗,最终会被圣人斩了本源。

    “喀嚓、喀嚓、喀嚓……”在大势的不平衡破绽之下,当轮回荒祖发动了疯狂的攻击之时,此时大势终于有些支撑不住了,在一阵碎裂之声音,如同琉璃一样光泽的大势终于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细,这一道道的裂细十分的细密,虽然说黑暗狂潮依然无法入侵到大势之内,但,再这样下去,只怕整个大势都会崩碎。

    受到如此的重击,“砰、砰、砰”的声音响起,李七夜与十七位大帝仙王的身躯都摇晃起来,他们受到了不小的创伤,鲜血从嘴角流了出来。

    “不好”看到这样的一幕,有大帝仙王不由心里面为之一凛,担忧地说道:“再这样下去,大势必崩,到时候难有回天之力。”

    在生死瞬间,能亲眼观看的大帝仙王不由相视了一眼,有大帝仙王虽然有心相助,但却无能为力,因为李七夜他们大势想重获平衡,那必须是拥有十条天命以上的大帝仙王出手。在整个青洲,拥有这样实力的大帝仙王可以说是屈指可数。

    一时之间,情况危急,观战的大帝仙王都不由担忧起来,若真的是轮回荒祖胜出,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刹那之间,一条磅礴而古老的大帝之道横跨而至,从遥远的天边瞬间直跨越了远荒,直通往远荒的深处。

    “圣师,蚕龙来迟。”一声长啸不止,如真龙啸天,一个男子踏道大帝之道而来,瞬间迈入了远荒,开口即是真言,说道:“圣师,且让蚕龙助你一臂之力。”

    这位踏着大帝之道而来的男子看起来十分年轻,甚至是只有二十出头,但他有着一种博古厚重的气势,宛如是从画中走出来的古人,博冠古衣,怀抱着长剑,整个人洒脱无双,却又有着盎然的古气。

    “蚕龙仙帝”看到这个男子驾临,有大帝仙王认出了他的来历,徐徐地说道:“九界的仙帝来了,承载了八条天命的九界仙帝!”

    “蚕龙仙帝”看到这位仙帝亲临,就算外界的修士强者无法看清楚里面的惊天一战,但也不由尖叫一声。

    “蚕龙仙帝来了,龙城的始祖!”看到蚕龙仙帝驾临,武凤影、武七他们都是震撼无比,久久伏拜不起。

    蚕龙仙帝,龙城的始祖,他也是九界中飞仙教的第二位仙帝,他的实力惊天,是一位站在巅峰上的大帝仙王!

    自从万骨仙帝创造出了除九界的天命之外还能承载第十界的天命方法之后,蚕龙仙帝是继万骨仙帝之后第二位能承载第十界天命的大帝仙王,同时他也是像万骨仙帝一样在这第十界承载了八条天命。

    可以说,在九界承载了天命,又在第十界承载了八条天命,蚕龙仙帝号称是站在巅峰上的仙帝,那是一点都不为过。

    “铮”的一声响起,蚕龙仙帝踏入远荒,一剑破空,一剑横空而来,剖开了万古,在滔天的黑暗之中斩开了一条大道。

    蚕龙仙帝一剑横万世,不要说是亿万修士强者,就算其他的大帝仙王都为之怵然,蚕龙仙帝的这一剑实在是太霸道无匹了。

    一剑破万世,这让吞龙仙帝迈入了远荒深处,在这一刻“嗡”的一声响起,李七夜的大势之中浮现了一个位置,大帝法则盘绕,一条条的大帝法则融入了大势之中。

    “啵”的一声响起,得到了李七夜认同与允许之后,斩开黑暗的蚕龙仙帝一步迈入,瞬间踏入了大势,与十七位大帝仙王并肩。

    从天边踏步而来到迈入大势之中,那只不过是瞬间而己,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实在是洒脱无比。

    “起”蚕龙仙帝加入了之后,李七夜与十八位大帝仙王狂啸一声,瞬间威力爆发,蚕龙仙帝也是“轰”的一声巨响,九条天命悬挂,无敌的仙帝力量融入了大势之中。

    “轰、轰、轰”在这一刻有了蚕龙仙帝的加入本是不平衡的大势慢慢被弥被过来,缺陷之入被蚕龙仙帝的九条天命力量所填满。

    “轰”的一声巨响,万法崩灭,大势的琉璃光荒无比璀璨,喷涌出了光芒不止是雪亮了九天十地,同时也雪亮了时间长河。

    在无穷的琉璃光芒之下,覆盖于大势之上的黑暗瞬间被冲毁,一下子被燃烧得灰飞烟灭,因为整个大势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平衡,听到“砰”的一声响起,由轮回荒祖过去之身所演化的大势也一下子崩灭。

    “咚、咚、咚”的一声声响起,就是轮回荒祖的过去身也被震得连退了好几步。

    “的确是该结束了。”大势之中的李七夜淡淡一笑,徐徐地说道。

    而在这个时候,在时间长河之上的战争也进入了压倒性的时刻了,“滋、滋、滋”的一阵阵声音响起,整个纪元的黑暗被焚烧得所剩无紧,圣人的圣光笼罩着整个远荒纪元。

    此时虽然轮回荒祖的现在身依然被浓稠化不开的黑暗所笼罩着,但是已经是大势已去,难于对抗圣人与李七夜的联手。

    “铮、铮、铮”此时竖于圣人身前的圣剑长鸣不止,越来越雪亮,此时圣剑喷涌出了可怕无匹的杀机,它可以斩世间一切因果,它能斩世间一切轮回。

    此时圣人已经伺机给轮回荒祖致命一击,他要斩了轮回荒祖的本源,一剑让轮回荒祖不复存在。

    “该我反击的时候了。”面对大势己去,轮回荒祖也不慌,只是笑了一下,长啸道,口吐真言,出口便是无上法旨,道:“从于黑暗,归溯本源。”

    “轰”的一声巨响,随着轮回荒祖言出法行,整个远荒摇晃起来,紧接着整个远荒喷涌出了黑暗的光芒,听到“砰、砰、砰”的一声声破碎之声响起。

    本是深埋于地下的一尊尊黑暗巨头瞬间破土而出,这并不是他们愿意破土而出,而是因为他们身不如己。

    “啵、啵、啵……”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一尊尊黑暗巨头竟然是全身崩灭,一下子化作了最纯粹最本源的黑暗力量。

    “不”在崩灭的时候,一尊尊黑暗巨头惨叫一声,但更多的黑暗巨头连惨叫之声都来不及发出来就被崩灭成了黑暗的力量了。

    “始祖,我等战战兢兢,为始祖效犬马之劳……”有更强大的黑暗巨头挣扎着,欲守住自己的黑暗之身。

    “只要黑暗在,你们即是永恒。”轮回荒祖平淡地说道:“我暂便你们力量一样,等我大胜之后,为你们重塑便是。”

    轮回荒祖是远荒纪元的黑暗起源,整个远荒的所有黑暗巨头都是在他座下诞生,他们能收割远荒,那都是因为轮回荒祖传授下了无上的黑暗之法。

    所以,今天轮回荒祖要崩灭他们,收割他们身上的黑暗力量,就算这些黑暗巨头再强大,都无法对抗,因为没有谁能对抗自己的本源,这就是为什么说在黑暗中仰望光明了。

    “啵、啵、啵”一阵阵崩碎的声音响起,那怕这些更强大的黑暗巨头想抵抗,依然抵抗不住轮回荒祖对黑暗的收割,他们依然是一一崩碎,只不过是崩碎的时间迟与早而己。

    “毁灭来临,我给你们庇护,让你们在纪元结束之后依然能活下来,今日也该是你们派上用场的时候了。”轮回荒祖一张口,瞬间疯狂地吞噬着这由一尊尊黑暗巨头所崩碎的黑暗力量。

    “轰、轰、轰”一时之间,无穷无尽的黑暗力量被轮回荒祖吞噬,所有的黑暗力量滔滔不绝地投入轮回荒祖的口中。

    这两天开会,更新不稳定见谅。(未完待续。)

第2033章拟大势    大势无双,这个大势倾注了李七夜的无数心血,它可以说是集李七夜的所有学识于一身,李七夜就算不敢说这个大势万古无敌,世间能创出如此大势的人那也是寥寥无几而己。

    “有点意思,的确是了不起的构思。”见一击破不了李七夜的大势,过去身的轮回荒祖收回了自己的大手,徐徐地说道。

    “的确是有点意思,我是等你们很久了。”在大势之中的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过去身的轮回荒祖不由露出笑容,说道:“道友可认为困得住我?道友大张旗鼓,不止是要引出我,也是要引出我的过去之身,但,道友真的认为能把我斩于此吗?”?原来李七夜这早就是有预谋,每一步都已经构思好了,先是引诱出轮回荒祖的真身,然后又逼出了轮回荒祖的过去之身,这一切都按照李七夜的构想进行。

    只要轮回荒祖的真身和过去身都出现了,那么李七夜必定会锁住天地,不容轮回荒祖逃回老巢,也不容轮回荒祖逃走,李七夜此举是要把轮回荒祖一举拿下,要彻底地灭掉轮回荒祖,不给他丝毫挣扎的机会。

    “你不也是出来吗?”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试一试便知道了。”

    “说得也是。”轮回荒祖徐徐地说道:“不一战,又焉知胜负呢!”?轮回荒祖的真身已经出来了,但明知大势如此的绝世无双,他的过去之身依然也出来了,这也就意味着轮回荒祖有自信破李七夜的大势,轮回荒祖敢出来,这可以说是有恃无恐,自认为能破李七夜的大势。

    “轰”的一声巨响,在刹那之间,恐怖无边的黑暗瞬间笼罩着李七夜整个大势,在一阵阵轻鸣声音,轮回荒祖消失了。

    但在这一刻诡异无比的事情发生了,出现了另外一个大势,这个大势与李七夜布下的大势是一模一样的,更为诡异的是,大势之中的李七夜、十七位大帝仙王,都竟然是一模一样的。

    一下子冒出了两个一模一样的大势,两个一模一样的李七夜、两方一模一样的十七位大帝仙王,这样的一幕让人都看得傻眼了。

    这是轮回荒祖自己演化了这一切,而且这个大势相靠近的时候听到“嗡、嗡、嗡”的声音响起,两个大势竟然是震动起来。

    而且越是震动,两个大势就靠得越近,靠得越近震动得变得越厉害。

    就在两个大势疯狂震动的时候,终于出现了端倪了,只见李七夜所创的大势出现了一丝丝的疵瑕,在两个大势震动之下,大势的力量不平衡一下子就爆露出来了。

    这个不平衡由第十七位大帝造成的,本来最后一位大帝没有任何问题,因为他与李七夜是首尾相呼印。

    只是这位大帝前面是两位大帝对称,在这样的对称之下,力量是十分平衡,但现在随着轮回荒祖的大势在震动的时候,这第十七位大帝却与轮回荒祖的大势之中第十七位大帝仙王产生了对称了。

    在这种力量对称之下,第十七位大帝毫无疑问是受到了轮回荒祖大势之中的第十七位大帝的力量所吸引,双方产生了玄奥的对称。

    当这种对称一旦形成的时候,一下子打破了李七夜大势的力量平衡。

    在这样失去平衡之下,听到“喀嚓”的碎裂之声,一时之间如同琉璃光芒的隔离出现了一道十分细小的裂缝。

    这一道十分细小的裂缝肉眼都难看得到,若是换作平时又或者对抗其他的敌人之时,这样细小的裂缝是那么的微不足道,但现在李七夜他们面对的是轮回荒祖。

    “滋、滋、滋……”一时之间,浓稠无比的黑暗覆盖着整个大势,紧接着“轰、轰、轰”一声声巨响不绝于耳,黑暗宛如天罚一般,挟着无穷无尽的力量冲击向这一道细小无比的裂缝,而已经是浓稠无比的黑暗覆盖在大势之上是伺机而动,只要黑暗的力量冲击开了这道小小的裂缝,它们就会疯狂地涌入其中,瞬间要把李七夜与十七位大帝吞噬。

    “轰、轰、轰……”在黑暗力量如此疯狂的冲击之下,整个大势摇晃起来,而且随着黑暗力量的疯狂冲击,大势开始不稳定了,如同琉璃一般的隔离也是开始光芒明灭不定了。

    “起”此时李七夜与十七位大帝仙王长啸一声,他们演化大道之力,全身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光芒,一时之间他们最强大的力量弥漫于整个大势之中,他们的每一缕的力量都牢牢地扎根于大势中的每一寸时光。

    李七夜他们拼命地演化和催动着天地万道、天命的力量,欲平衡整个大势的力量。

    但是,随着轮回荒祖所演化的大势疯狂震动,李七夜他们的大势依然是无法做到平衡,那怕有一丝一缕的不平衡,都会在这种力量牵引之下引发了倾斜。

    “大势的力量是太强大了,毁天灭地的级别,这种不平衡一旦出现,是无法弥补,除非有一位高位大帝仙王出手,能扛得住这种不平衡,以自己的力量能弥补这大势中所出现的缺陷一环,否则,十七位大帝仙王和李七夜也无法稳住整个大势呀。”有一位大帝仙王在观望的时候,看出这里面的端倪,估计地说道:“这样的大势,想弥被这种不平衡最弱一环的力量,只怕需要十条天命以上的大帝仙王出手。”

    事实上,李七夜与十七位大帝仙王他们大势之中的这种力量不平衡是十分微小的,当然,这仅仅是对于大势整体力量而言。

    要知道,整个大势的力量不止是承载着海量的天华物宝,更是承载着十七位大帝的所有天命,这种大势的力量是毁天灭地的。

    在这种毁天灭地的力量之下,那怕是十分微小的差距,也能瞬间展露出来,这微小无比的不平衡在毁天灭地的力量级别之下,会瞬间把整个大势的瑕疵无限扩大。

    这种大势之下的微小不平衡,事实上放在个人身上这种力量是十分强大的,此时李七夜与十七位大帝仙王想平衡这点点微小的差距,但,这种不平衡一旦被打破,再也无法把它弥被过来。

    就如那位大帝仙王所估算的那样,这个微小的不平衡那是需要十条天命来衡量的,所以一时之间李七夜与十七位大帝也无法挽回这整个局面。

    “轰、轰、轰……”一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黑暗的力量疯狂冲击,而轮回荒祖所演化的大势也疯狂地震动,要把李七夜大势的微弱不平衡拉开,要把这道小小的裂缝拉出最大的差距来。

    而在大势之内李七夜与十七位大帝疯狂运转天地万法,推动着这世间最恐怖的力量去均衡整个大势,这样的推动本来就是十分的不容易,再加上轮回荒祖一轮又一轮的攻击与震动,这更是动荡着李七夜与十七位大帝仙王了。

    所以一轮轮的冲击下来,李七夜与十七位大帝都全身宛如被巨锤重击一样,听到“砰、砰、砰”的声音响,一锤锤狠狠地砸在了李七夜与十七位大帝仙王的身上。

    李七夜与十七位大帝仙王是身坚如神铁,这样的重击虽然未能击碎他们的身体,但他们受到极大的影响,被砸得都难于喘过气来,脸色发白。

    再这样下去,只怕李七夜他们的大势必定会崩碎,他们推动着所有力量去均衡也难于弥补整个大势的力量。

    要知道,整个大势的力量如果放出来,可以毁灭青洲,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想去摊平如此洪荒巨兽一样的力量谈何容易。

    “道友,你这个势道能坚持多久呢?”此时轮回荒祖笑着说道。

    “我这个大势坚持多久则不知道。”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不过你的现在之身也不见得能坚持下去了,当黑暗被扫尽,你不是圣人的对手,圣剑之下,必斩你。”

    李七夜的话让轮回荒祖的过去身看了一眼时间长河,在他们的纪元中,李七夜与圣人联手,明显占了上风。

    此时圣人的圣光是疯狂地炼化轮回荒祖的黑暗,圣人要是把所有黑暗焚烧而尽,然后再从根源上斩杀轮回荒祖,如果真的黑暗被净化干净,轮回荒祖又被从本源斩杀,那么轮回荒祖再逆天,不管他留下了多少的后手,都必将会灰飞烟灭。

    “破”轮回荒祖的过去身看到这样的一幕,也为之一凛,长啸一声,黑暗疯狂喷涌,“轰、轰、轰”一阵阵的震动摇晃了三千世界。

    “喀嚓”的声音响起,在轮回荒祖加速演化与攻击的时候,大势的微小裂缝终于出现了突破,裂缝被轰得又裂来了不小的口子,再这样下去,李七夜的大势绝对承受不了黑暗的入侵。

    “噗”的一声响起,当大势被撕开不小的裂口之时,李七夜与十七位大帝仙王都受到重击,浩瀚无敌的力量瞬间冲击到他们,强大的冲击力瞬间冲击得他们狂喷了一口鲜血。(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