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老友,试一试这记轮回之眼,这味道熟悉吧。”此时轮回荒祖长啸一声,双目一睁,眉心打开了第三只眼睛。

    “轰——”的一声巨响,当轮回荒祖的第三个眼睛打开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睁睛天地黑,当这样的一只眼睛睁开的时候,整个远荒纪元都陷入了黑暗之中。

    在这一只眼睛的统治之下,整个纪元都陷入了永恒的黑暗,伸手不见无指,圣光永远无法照射进来,天地万道都在这一只眼睛的黑暗之中沉沦,这一只眼睛是有轮回,只不过是永恒的黑暗轮回,除了黑暗还是黑暗,不管你是怎么样的存在,永远都跳不出这个恐怖的黑暗轮回。

    “轰、轰、轰”在黑暗的统治之下,天地万物沉沦,整个纪元的时间长河都沦陷入了黑暗,连流淌着的时间都在这里徘徊循环,似乎亘古以来除了黑暗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看到如此的黑暗轮回,大帝仙王都心里面一沉,因为这样的轮回连大帝仙王都跳不出来,一旦沉沦在这样的轮回之中就是永远的黑暗,从此之后再也见不得见明。

    试想一下,在这样无休止的黑暗之中,又有几个人能承受得住,又有几个人能坚守道心,在这样的黑暗轮回之中,不管你是多么强大的存在,不是疯掉了,只怕就是从于黑暗,从此之后成为黑暗的一部分,被黑暗吞噬。

    这个时候大帝仙王心里面也一凛,假设自己在这样的黑暗中不能一如既往地坚守着自己的道心吗?只怕答案不见得是肯定的。

    “铛”的一声,见黑暗轮回,圣人高举圣剑,“轰、轰、轰”的轰鸣之声不绝于耳,此时圣人转攻为守,整个纪元长河中的圣光滔滔不绝地汇聚于圣人的身上,此时此刻所有的圣光都汇聚于圣人一身,在这一刻,圣人整个人宛如被圣光燃烧起来一样。

    听到“蓬”的一声,圣剑宛如是化作了火把,一下子圣光无比璀璨,在这一刻圣光所爆发出来的圣光是千亿倍是飙升,似乎整个纪元的圣光都已经汇聚成了火把,在圣剑上疯狂地燃烧,这样的圣光烛照着天地。

    在这样的圣光之下,不论黑暗如何的无休止轮回,不论黑暗狂潮如何的侵袭,但是在这圣光火把的照耀之下,一切都变得那么的安祥,圣人也变得十分的淡定了。

    那怕黑暗再恐怖,但圣光依在,那圣光的火把就好像是照亮着每一个人的心房一样,给人在黑暗中指明方向,让在黑暗中傍惶的人有了目标,他们可以朝着圣光前行,在圣光的指示之下,他们不会在黑暗中迷失。

    圣光火把不熄,那怕这个纪元黑暗永久轮回,人人都有希望,人人都能继续前行。

    那怕只是观战的大帝仙王,看到圣光火把,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暖,因为他们明白这是意味着什么,圣光火把在,光明依然在,人世间就依然充满了希望。

    此时,在圣光火把之下,圣人宛如是成为了永恒,那怕是黑暗狂潮疯狂地侵袭,他依然不为所动,他依然是高举着圣光火把,照亮了人世间众生的心灵。在这样的火把照耀之下,圣人虽然是在黑暗之中,但他已经是跳脱了黑暗,黑暗已经影响不了他。

    “老友,就算你能照亮人世间,但也无法照亮每一个人的心灵。”看着圣光永恒不灭,轮回荒祖徐徐地说道:“若是人世间人人都有一念圣光,那么远荒也不灭。并非是我灭了远荒,只是人人心中的黑暗灭了远荒,我只不过是推波助澜而己。世间并没有恶魔,恶魔只不过是由众生所变成的而己。”

    “我在,圣光便在,亘古不灭。”在黑暗狂潮之中,圣人依然平静,冷漠,徐徐地说道:“就算人人心中有黑暗,圣光在,依然点亮着他们的心房,让他们在黑暗中并不颤抖,他们幼小的心灵并不绝望……”

    “……就算他们沉伦入黑暗,只要还有一点圣光在,他们的人生就依然有亮光,依然有着色彩!这就是我存在的意义,这就是我对抗到底的意义,就算我不能结束黑暗,但我给众生黑暗的世间带来一点色彩,带来一点希望!做到这一点,我在所不惜!”

    圣人这话说得很平淡,但却是震耳发聩,能观这一战的大帝仙王心里面也为之一震。

    在黑暗来临之时,大帝仙王将会如何选择呢?当黑暗太过于强大之时,大帝仙王的抗争是否有意义了,明知道一切的抗争都只是徒劳而己,那么是不是该放弃了抗争呢?

    毫无疑问,圣人的这一席话已经是给出了答案,只要给黑暗中绝望的心灵带来一点点的色彩,那么所有的一切都是在所不惜!

    “这就是老友了不起的地方,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点我不如老友。”轮回荒祖点头,然后神态一肃,说道:“不过,老友,今天只怕一切都结束了。既然你能照亮众生之心,但不见得你能照亮你自己。”

    “轰——”的一声巨响,黑暗狂潮退去,在这刹那之间,无穷无尽的黑暗疯狂收敛,在这瞬间,所有的黑暗都被轮回荒祖的轮回之眼所吞噬,吞噬掉了所有黑暗之后,这只轮回之眼变得无比通透,这是无比通透的黑暗。

    没错,黑暗变得无比通透,这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似乎在这一只轮回之眼中已经没有黑暗和光明的区别了,似首这已经归于本源了。

    “嗤——”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轮回之眼射出了一道光芒,这一道光芒不是黑暗,也不是光明,似乎那是天地最初诞生之时的光芒,它是十分的原始,它是十分的朴拙,没有任何雕琢,也没有任何属性。

    这样的一道光芒细如丝,它可以瞬间跨越亿万年,那怕是亿万年之外,它都能把你射杀,在这样的光芒之下时间已经不是距离。

    这样的光芒射出的时候,那怕是高阶的大帝仙王也不由目光跳动了一下,因为这种光芒最让人恐怖忌惮的不是它本身的射杀力量,而是它最初的起源,它能穿透你的道心,让你道心从此归元,瞬间被清理掉你道心的坚守。

    看到这样的光芒射来之时,圣人神态一沉,“铮”的一声响起,双手紧紧地握着圣剑,竖于胸膛,“蓬”的一声响起,他身后的圣羽瞬间收拢,如同封绝万世的门户,把一切都挡在了门户之外。

    听到“噗”的一声,轮回之眼的光芒一下子射在了圣羽之上,听到“啵、啵、啵”的一阵阵震动声音响起,圣人与轮回荒祖所在的纪元竟然是震动起来,在这一刻整个纪元的时间长河宛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样,整个纪元都将会被改写。

    “滋、滋、滋”一阵阵轻微的声音响起,光线穿过了圣羽,穿过了圣剑,映照入了圣人的道心。

    当这样的光线照入了圣人的道心之时,瞬间所有的圣光都明灭不定,就像是狂风中的烛火一样,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啵、啵、啵”一阵阵轻微的声音不绝于耳,只见一缕缕的圣光开始熄灭。

    但恐怖的事情才刚刚开始,当圣光熄灭的时候,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本是圣光所在的位置竟然开始生长起了黑暗,一缕缕的黑暗开始诞生。

    不过,黑暗的诞生并不是那么的顺利,黑暗在那里诞生依然是明灭不定,依然像是风中的残烛一样,随时都有熄灭的可能。

    当一缕缕的黑暗开始生长的时候,紧接着听到“蓬、蓬、蓬”的熄灭之声,只见黑暗熄灭了,紧接着这个位置生长出了一缕缕的光明。

    但,一缕缕的光明才刚刚生长出来,片刻之后又是一阵轻微的声音响起,光明又熄灭了,接着又生长出了黑暗。

    一时之间,黑暗与光明在交替,在争夺着生长空间。

    这就是轮回之眼这一缕光线的恐怖之处,它照入了道心之中,可以把人的道心清零,一切都归原,在这样的状态之下,是生光明还是生黑暗,就看本能的坚持了。

    毫无疑问,圣人的道心是充满了光明,此时轮回之眼要清掉圣人心中的光明,让一切都归原。在这归原的地方开始诞生黑暗,当然也可以诞生光明。

    最终是诞生光明还是诞生黑暗,这就看轮回荒祖与圣人两个人之间的实力较量了。

    这是看不到烟火的战争,比刀剑相拼还要恐怖百万倍,这是一种诛心的搏杀,一旦是圣人不敌,那么黑暗将会种在了圣人的道心之中,就算他不会沦陷,不会从于黑暗,只怕都会给他带来恐怖无比的后果。

    “嗡”的一声声生长之声响起,一轮轮较量之后,圣人开始不敌轮回荒祖,黑暗与光明生生灭灭,在这个时候有黑暗开始生长起来,光明已经无法把它湮灭。

    而且,一缕缕的黑暗生长出来的时候,其他地方的光明变得更加黯淡,随时都有熄灭的可能。

    这几天开会,有可能更新不稳定,见谅

第2029章我生黑暗    圣光抗斥着圣剑,无法一剑斩到轮回荒祖的本源之上。

    “光明永恒,从不堕落!”圣人长啸,大道不变,依然是圣光无尽,圣光滔天。

    但是在这一刻却变了,听到“啵”的一声响起,一缕缕的圣光宛如剥离一样,在这一刻连圣光都好像是脱胎换骨一样,它似乎是剥离了自己的身躯,露出了本源。

    每一缕圣光都好像是液化一样,每一缕的圣光都好像是在流淌着,这一刻圣光不再仅仅是光明那么简单,它不再停留在冰冷的概念层次,它是真实的存在,活生生的存在。

    在这瞬那之间,每一缕圣光都好像是拥有了生命一样,每一缕的圣光都宛如是承载着亿万生灵的信仰,它们是整整一个纪元的众生寄托。

    “轰”的一声巨响,随着圣光的脱胎换骨,所有的圣光冲天而起,在这一刻宛如是所有圣光汇聚,随着一阵阵轰鸣之声响起,光明本源出现,光明本源高悬于圣人的脑后,给了圣人无穷无尽的神圣力量。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在这一刻轮回荒祖身上的圣光不再是抗斥圣剑,而是所有的圣光都被圣剑的光明本源力量所融化,所有圣光的力量都为圣人所用,此时圣人掌执着光明,他主宰着光明。

    “砰”的一声响起,圣剑斩在了轮回荒祖的身上,一剑雪亮,只要被这一剑斩下,不管你是大帝仙王,还是黑暗巨头,都是挡不住这神圣的一剑,这是无上的裁决,一剑斩落,那是必死无疑。

    “砰”的一声响起,全身圣光笼罩的轮回荒祖被一剑斩中之后,他的身体笔直倒下,整个人被斩杀在那里。

    看着这样的一幕,瞬间天地寂静,有实力看到这一幕的大帝仙王都不由屏住了呼吸,大帝仙王心里面都不由跳动了一下。

    难道是成功了?此时不少大帝仙王都不由屏住呼吸,紧紧地看着时间长河,盯着眼前这一幕,看会不会有其他的异变。

    “嗡嗡嗡”的一声声响起,轮回荒祖那倒在时间长河的尸体竟然飘散,化作了一缕缕的光芒,这一缕缕的圣光汇聚而成,全部融入了光明本源之中。

    “滋”的一声,当轮回荒祖的尸体飘散之后,在这个纪元的时间长河之中有一个时间节点突然诞生了黑暗,一缕黑暗诞生之时,瞬间把这个时代化作了黑暗,整个时代黑暗如墨,伸手不见五指,这个时代的所有生灵都被这恐怖的黑暗吞噬,那怕是亿亿亿万条性命,那只不过是黑暗中的肉食而己。

    “该逝的,终究是该逝。”只见此时此刻轮回荒祖出现在黑暗之中,黑暗长伴他身,在这一刻的轮回荒祖给人一种很不一样的感觉。

    在此之前轮回荒祖给人一种返朴归真的感觉,甚至可以说他站在你面前,你完全感受不到他是一个黑暗巨头,反而更像是一个高雅的老人。

    但这一刻轮回荒祖却有着不一样的气质,他生于黑暗,也将会归于黑暗,他就算是没有惊天动地的气势,但一言一行之间已经有吞噬九天十地的霸气,已经有主宰亘古的凶猛。

    这一刻那怕轮回荒祖再文雅,他都给人一种洪荒巨兽的感觉,他就是一头刚刚苏醒过来的洪荒巨兽,他绝对不是什么仁慈之人,张口便吞噬掉世间的一切。

    当轮回荒祖从黑暗中走出来的时候,圣人并不例外,依然是盯着他,圣剑在手,依然是九天十地无畏,万世无敌。

    “老友,你成功了,至少你斩了我的光明之身,这也随之而去吧。”轮回荒祖笑笑,徐徐地说道:“祸福相倚,又谁知是福兮祸兮。光明此去不返,我便生于黑暗,这才是本我。”

    轮回荒祖的话让不少的大帝仙王屏住了呼吸,轮回荒祖被斩了光明之身,是祸是福,还真的不好说。

    就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没有谁天生是邪恶的。轮回荒祖并不是一生下来就是黑暗,他也不是一生下来就是黑暗起源。

    轮回荒祖年少之时也曾经像很多无敌之辈一样,曾经奋斗过,曾经努力过,曾经是热血沸腾过,他曾经为了自己、为了身边的人去战斗过,当他成就无敌之时,也曾经是光明普照一个时代。

    至于轮回荒祖后来是怎么样走入黑暗,成为了远荒纪元的黑暗起源,这就让外人不得而知了,也没有人知道他曾经经历过了什么事情。

    不管如何说,那怕成为了黑暗起源,成为了整个纪元最恐怖的黑暗巨头,但轮回荒祖都是曾经光明普照过,所以他拥有了自己的光明之身。

    只是,今天他以光明对决光明,最终是被圣人斩去了光明之身。

    “光明永不坠!”圣人冷漠,看着轮回荒祖,徐徐地说道:“并非是光明势弃了你,是你未坚持光明!”

    “是呀。”对于圣人冷漠的话,轮回荒祖也并没有动怒,很平静,说道:“在这一条道路上我是远不如你,不如老友走得那么远,也不如老友坚持得彻底。大道之心,何尝又不是一颗无畏之心呢。”

    “道心不坚,空有万世之才,那也只不过是为害人间而己。”圣人冷漠,出言便是斩钉截铁,冷酷无情。

    “今日,我不与老友论是非对错,也不与老友谈黑白人间。”轮回荒祖温和地笑了笑,轻轻地摇头说道:“到了我们这个层次,已经不需去谈是非对错、黑白人间,我们自己便可以定义是非对错、黑白人间。”

    “那就让光明来裁定你的黑暗吧。”圣人圣剑直指,双目两璀璨,绽放了无穷无尽的圣光,他的双目宛如是化作了圣光的海洋一样。

    “老友,你的确是了不得,虽然离你当年真正的巅峰只有一线之差,但依然强我一些。我现在的状态想战你,的确是有点困难。不过,老友,你还是低估了我一点。那怕是我们的纪元已毁,但我底蕴依在,这一点老友是不如我。”轮回荒祖微微一笑。

    “轰”的一声巨响,轮回荒祖话一落下,他全身喷涌出了黑暗,他的黑暗是那么的纯正,是那么的纯粹,没有任何杂质。

    “轰、轰、轰……”随着轮回荒祖全身喷涌出黑暗的时候,远荒瞬间一阵阵轰鸣,只见无穷无尽的黑暗从远荒的每一寸土地中喷涌出来,似乎整个远荒就是一个黑暗源泉一样,从每一寸土地喷涌出来的黑暗是源源不断,滔滔不绝,似乎随便抓一把远荒的泥土都能榨出一大桶的黑暗来。

    远荒所喷涌出来的所有黑暗瞬间汇聚,汇聚的黑暗滔滔不绝地冲向了轮回荒祖,被轮回荒祖全部吸收。

    虽然说比起真正的远荒纪元来,远荒只不过是整个纪元的残缺一小部分而己。但这仅仅的一小部分却在大灾难中未能毁灭,可想而知它是多么的坚硬。在远荒的纪元中,现在所存留下来的远荒,乃是轮回荒祖经营了无数岁月。

    在这漫长的岁月中,轮回荒祖花费了无数心血经营着这里的每一寸土地,虽然说在大灾难之下,这里毁灭得十分厉害,但轮回荒祖留在这里的底蕴依然惊天无比。

    “轰”的一声巨响,连时间长河都摇晃,在这一刻轮回荒祖吞噬了来自远荒的所有黑暗,这庞大无匹的底蕴瞬间壮大了轮回荒祖。

    “轰、轰、轰”一阵阵影响古今的轰鸣之声不绝于耳,这样的轰鸣之声十分的沉闷,好像是从古老的年代传来一样。

    此时轮回荒祖全身喷涌了无穷无尽的黑暗,在这一刻轮回荒祖整个人都变了,站在巅峰上的他俯视九天十地,俯视众神诸帝,在他的眼睛一切都不过是蚁蝼而己。

    此时了轮回荒祖头戴着黑暗皇冠,身穿着黑暗帝袍,举止之间他的黑暗就可以吞噬一个时代,在他的力量之下连时光都变得缓慢无比,在这样的领域之中,他主宰了一切。

    在此之前,轮回荒祖看起来都分的文雅,有着高贵的气息,让人无法把他与黑暗巨头联系起来。

    此时的轮回荒祖就不一样了,一双眼睛露出了冷漠无比的光芒,绝情无上,在他的这一双眼中,一切都不值得一提,一切都是尘埃蚁蝼而己。那怕是亿亿万的生命,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张口吞噬掉,此时的他就是冷酷绝情,在他身上没有任何属于活生生的生命气息,他就是黑暗,他已经不是一个人或者一尊生灵了。

    在这一刻,你会发生,轮回荒祖的眼神与圣人的眼神十分相似,两个人的眼神都是冰冷无情,冷酷无上。

    但他们的冷酷又是完全不一样的,轮回荒祖的冷酷,是让他漠视生命,一切在他眼中只不过是蚁蝼而己,而圣人的冷酷,那是出自于原则,在他眼中世间本该是如此。

    “老友,我们今日不死不休。”此时轮回荒祖徐徐地说道,整个人的腔调都变了,霸气无匹,举世无双,睥睨万世,众生只不过是蚁蝼,一切无敌的气慨都在他身上一一体现出来。(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