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圣光抗斥着圣剑,无法一剑斩到轮回荒祖的本源之上。

    “光明永恒,从不堕落!”圣人长啸,大道不变,依然是圣光无尽,圣光滔天。

    但是在这一刻却变了,听到“啵”的一声响起,一缕缕的圣光宛如剥离一样,在这一刻连圣光都好像是脱胎换骨一样,它似乎是剥离了自己的身躯,露出了本源。

    每一缕圣光都好像是液化一样,每一缕的圣光都好像是在流淌着,这一刻圣光不再仅仅是光明那么简单,它不再停留在冰冷的概念层次,它是真实的存在,活生生的存在。

    在这瞬那之间,每一缕圣光都好像是拥有了生命一样,每一缕的圣光都宛如是承载着亿万生灵的信仰,它们是整整一个纪元的众生寄托。

    “轰”的一声巨响,随着圣光的脱胎换骨,所有的圣光冲天而起,在这一刻宛如是所有圣光汇聚,随着一阵阵轰鸣之声响起,光明本源出现,光明本源高悬于圣人的脑后,给了圣人无穷无尽的神圣力量。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在这一刻轮回荒祖身上的圣光不再是抗斥圣剑,而是所有的圣光都被圣剑的光明本源力量所融化,所有圣光的力量都为圣人所用,此时圣人掌执着光明,他主宰着光明。

    “砰”的一声响起,圣剑斩在了轮回荒祖的身上,一剑雪亮,只要被这一剑斩下,不管你是大帝仙王,还是黑暗巨头,都是挡不住这神圣的一剑,这是无上的裁决,一剑斩落,那是必死无疑。

    “砰”的一声响起,全身圣光笼罩的轮回荒祖被一剑斩中之后,他的身体笔直倒下,整个人被斩杀在那里。

    看着这样的一幕,瞬间天地寂静,有实力看到这一幕的大帝仙王都不由屏住了呼吸,大帝仙王心里面都不由跳动了一下。

    难道是成功了?此时不少大帝仙王都不由屏住呼吸,紧紧地看着时间长河,盯着眼前这一幕,看会不会有其他的异变。

    “嗡嗡嗡”的一声声响起,轮回荒祖那倒在时间长河的尸体竟然飘散,化作了一缕缕的光芒,这一缕缕的圣光汇聚而成,全部融入了光明本源之中。

    “滋”的一声,当轮回荒祖的尸体飘散之后,在这个纪元的时间长河之中有一个时间节点突然诞生了黑暗,一缕黑暗诞生之时,瞬间把这个时代化作了黑暗,整个时代黑暗如墨,伸手不见五指,这个时代的所有生灵都被这恐怖的黑暗吞噬,那怕是亿亿亿万条性命,那只不过是黑暗中的肉食而己。

    “该逝的,终究是该逝。”只见此时此刻轮回荒祖出现在黑暗之中,黑暗长伴他身,在这一刻的轮回荒祖给人一种很不一样的感觉。

    在此之前轮回荒祖给人一种返朴归真的感觉,甚至可以说他站在你面前,你完全感受不到他是一个黑暗巨头,反而更像是一个高雅的老人。

    但这一刻轮回荒祖却有着不一样的气质,他生于黑暗,也将会归于黑暗,他就算是没有惊天动地的气势,但一言一行之间已经有吞噬九天十地的霸气,已经有主宰亘古的凶猛。

    这一刻那怕轮回荒祖再文雅,他都给人一种洪荒巨兽的感觉,他就是一头刚刚苏醒过来的洪荒巨兽,他绝对不是什么仁慈之人,张口便吞噬掉世间的一切。

    当轮回荒祖从黑暗中走出来的时候,圣人并不例外,依然是盯着他,圣剑在手,依然是九天十地无畏,万世无敌。

    “老友,你成功了,至少你斩了我的光明之身,这也随之而去吧。”轮回荒祖笑笑,徐徐地说道:“祸福相倚,又谁知是福兮祸兮。光明此去不返,我便生于黑暗,这才是本我。”

    轮回荒祖的话让不少的大帝仙王屏住了呼吸,轮回荒祖被斩了光明之身,是祸是福,还真的不好说。

    就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没有谁天生是邪恶的。轮回荒祖并不是一生下来就是黑暗,他也不是一生下来就是黑暗起源。

    轮回荒祖年少之时也曾经像很多无敌之辈一样,曾经奋斗过,曾经努力过,曾经是热血沸腾过,他曾经为了自己、为了身边的人去战斗过,当他成就无敌之时,也曾经是光明普照一个时代。

    至于轮回荒祖后来是怎么样走入黑暗,成为了远荒纪元的黑暗起源,这就让外人不得而知了,也没有人知道他曾经经历过了什么事情。

    不管如何说,那怕成为了黑暗起源,成为了整个纪元最恐怖的黑暗巨头,但轮回荒祖都是曾经光明普照过,所以他拥有了自己的光明之身。

    只是,今天他以光明对决光明,最终是被圣人斩去了光明之身。

    “光明永不坠!”圣人冷漠,看着轮回荒祖,徐徐地说道:“并非是光明势弃了你,是你未坚持光明!”

    “是呀。”对于圣人冷漠的话,轮回荒祖也并没有动怒,很平静,说道:“在这一条道路上我是远不如你,不如老友走得那么远,也不如老友坚持得彻底。大道之心,何尝又不是一颗无畏之心呢。”

    “道心不坚,空有万世之才,那也只不过是为害人间而己。”圣人冷漠,出言便是斩钉截铁,冷酷无情。

    “今日,我不与老友论是非对错,也不与老友谈黑白人间。”轮回荒祖温和地笑了笑,轻轻地摇头说道:“到了我们这个层次,已经不需去谈是非对错、黑白人间,我们自己便可以定义是非对错、黑白人间。”

    “那就让光明来裁定你的黑暗吧。”圣人圣剑直指,双目两璀璨,绽放了无穷无尽的圣光,他的双目宛如是化作了圣光的海洋一样。

    “老友,你的确是了不得,虽然离你当年真正的巅峰只有一线之差,但依然强我一些。我现在的状态想战你,的确是有点困难。不过,老友,你还是低估了我一点。那怕是我们的纪元已毁,但我底蕴依在,这一点老友是不如我。”轮回荒祖微微一笑。

    “轰”的一声巨响,轮回荒祖话一落下,他全身喷涌出了黑暗,他的黑暗是那么的纯正,是那么的纯粹,没有任何杂质。

    “轰、轰、轰……”随着轮回荒祖全身喷涌出黑暗的时候,远荒瞬间一阵阵轰鸣,只见无穷无尽的黑暗从远荒的每一寸土地中喷涌出来,似乎整个远荒就是一个黑暗源泉一样,从每一寸土地喷涌出来的黑暗是源源不断,滔滔不绝,似乎随便抓一把远荒的泥土都能榨出一大桶的黑暗来。

    远荒所喷涌出来的所有黑暗瞬间汇聚,汇聚的黑暗滔滔不绝地冲向了轮回荒祖,被轮回荒祖全部吸收。

    虽然说比起真正的远荒纪元来,远荒只不过是整个纪元的残缺一小部分而己。但这仅仅的一小部分却在大灾难中未能毁灭,可想而知它是多么的坚硬。在远荒的纪元中,现在所存留下来的远荒,乃是轮回荒祖经营了无数岁月。

    在这漫长的岁月中,轮回荒祖花费了无数心血经营着这里的每一寸土地,虽然说在大灾难之下,这里毁灭得十分厉害,但轮回荒祖留在这里的底蕴依然惊天无比。

    “轰”的一声巨响,连时间长河都摇晃,在这一刻轮回荒祖吞噬了来自远荒的所有黑暗,这庞大无匹的底蕴瞬间壮大了轮回荒祖。

    “轰、轰、轰”一阵阵影响古今的轰鸣之声不绝于耳,这样的轰鸣之声十分的沉闷,好像是从古老的年代传来一样。

    此时轮回荒祖全身喷涌了无穷无尽的黑暗,在这一刻轮回荒祖整个人都变了,站在巅峰上的他俯视九天十地,俯视众神诸帝,在他的眼睛一切都不过是蚁蝼而己。

    此时了轮回荒祖头戴着黑暗皇冠,身穿着黑暗帝袍,举止之间他的黑暗就可以吞噬一个时代,在他的力量之下连时光都变得缓慢无比,在这样的领域之中,他主宰了一切。

    在此之前,轮回荒祖看起来都分的文雅,有着高贵的气息,让人无法把他与黑暗巨头联系起来。

    此时的轮回荒祖就不一样了,一双眼睛露出了冷漠无比的光芒,绝情无上,在他的这一双眼中,一切都不值得一提,一切都是尘埃蚁蝼而己。那怕是亿亿万的生命,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张口吞噬掉,此时的他就是冷酷绝情,在他身上没有任何属于活生生的生命气息,他就是黑暗,他已经不是一个人或者一尊生灵了。

    在这一刻,你会发生,轮回荒祖的眼神与圣人的眼神十分相似,两个人的眼神都是冰冷无情,冷酷无上。

    但他们的冷酷又是完全不一样的,轮回荒祖的冷酷,是让他漠视生命,一切在他眼中只不过是蚁蝼而己,而圣人的冷酷,那是出自于原则,在他眼中世间本该是如此。

    “老友,我们今日不死不休。”此时轮回荒祖徐徐地说道,整个人的腔调都变了,霸气无匹,举世无双,睥睨万世,众生只不过是蚁蝼,一切无敌的气慨都在他身上一一体现出来。(未完待续。)

第2028章光明对决黑暗    时光在流逝,有些人,有些事,却依然不变。时间可以磨灭很多东西,但有些人,有些事,却不能磨灭。

    追溯时光,站在了自己纪元的时间长河之中,圣人不语,轮回荒祖也不语,他们站在那里,宛如就是一站亘古。

    在这流淌不息的时间长河之中,属于自己纪元的时间之中,有着太多熟悉的感觉,在这里曾经承载着他们一生的所有一切,爱他们的人,他们所爱的人,都在这个纪元的时间之中。

    但是,今日回首,一切都是人是物非,一切都已经是烟消云散,不管是爱他们的人,还是他们所爱的人,都已经是灰飞烟灭,都已经是不复存在。

    轮回荒祖不语,圣人也不语,走到今天,不论是轮回荒祖,还是圣人,他们都经历了人生中太多的东西了,他们所经历的有众多人一生都无法经历的。

    圣人无情,黑暗巨头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时间已经打磨了他们心中的一切,在他们心中也唯有一念而己。

    多少年过去,光明依旧,黑暗依在,圣人与轮回荒祖之间的战争从来没有结束过,或者,今日一战,这必将会结束他们一个又一个纪元以来的恩怨仇恨。

    “黑暗不在,光明焉存。”此时轮回荒祖出手,他一步踏出,一步便是亘古,一步便是永恒。

    一步之上,便是纪元大道,无需招式,无需变化,一步一纪元,黑暗瞬间笼罩着整个纪元的时间长河,在他所在的纪元之中,那是绝对的黑暗。

    黑暗,无处不在,它不需要什么招式来斩杀,也不需什么刀剑来攻击,黑暗直接笼罩着这个纪元的每一个角落,直接笼罩着每一寸时光。

    在这样的黑暗之中,不管你是什么样的生灵,那怕是大帝仙王都只怕会被黑暗吞噬,只要一旦踏入这样的黑暗之中就将会让你不复存在,你永远也不可能活着从这样的黑暗纪元中活着走出来。

    “心明,则万世明。”当轮回荒祖的黑暗笼罩着纪元之时,圣人依然是圣光滔滔,言出即是法,听到“轰”的一声巨响。

    此时只见圣人好一对圣翅无穷无尽的圣光冲天而起、抛出来浩瀚无穷的光粒子,这数之不尽的光粒子洗涤着整个纪元,冲涮着黑暗。

    圣人的圣光无处不在,无处不有,它的磅礴,它的浩瀚,足可以把整个纪元填满,当所有的圣光填满整个纪元的每一个角落、每一寸时光的时候,听到“沙、沙、沙”的冲涮之声响起,圣光冲涮着黑暗,在如此磅礴无穷的圣光之下,黑暗被冲涮得像潮水一样退去,无法坚守。

    如此的圣光冲涮着整个纪元,有实力看到这样一幕的人都不由心里面为之震撼,这简直就是独掌纪元,这样的实力,只怕是让任何大帝仙王都会为之忌惮的。

    “铮”的一声响起,当圣光冲涮得黑暗如潮水一样退去的时候,圣人一剑斩出,直取轮回荒祖。

    这一剑是跨越整个纪元,在这一剑之下,不管你是相隔多少的时光,不管你相隔多少的空间,这都无济于事,而且这样的一剑已经是无视任何防御,因为这一剑是直斩本源,要斩掉轮回荒祖的起源,直接是在时间长河之上灭掉轮回荒祖。

    若是这一剑斩成,轮回荒祖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一旦本源被斩,那怕他再逆天也无济于事,他的一切都不复存在。

    “嗡、嗡、嗡”的一声声颤抖声音响起,当这一剑斩出之后,整个远荒纪元都喷涌出了神圣的光芒,在这个纪元中的每一寸时光之中都闪动着圣人的光耀一样,似乎在这一刻圣人已经烙印在了整个纪元的每一寸时光之在,这里处处都充斥着圣人的圣泽。

    似乎圣人这是要炼化掉整个远荒纪元一样,从根原上彻底清除轮回荒祖的痕迹,让轮回荒祖从此不复存在,不留下任何痕迹。

    这是从根源上的斩杀,让任何人都会不寒而栗,那怕是大帝仙王也不例外。如果真的是被斩杀成功了,那就意味着你从这个世间消失,你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这就好像是一位大帝一样,一旦他被从根源上斩杀,那么他就没有在世间留下任何痕迹,没有人记得他,也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事迹,他的一切都将会被抹干净,世间也不会有着这样的一个人。

    “没有黑暗,何来光明。”轮回荒祖淡淡一笑,依然是站在自己的本源之上,他口出便是真言,在这一刻人整个人好像是变得十分模糊一样,似乎他整个人都融入了纪元之中。

    “嗡、嗡、嗡”一声声轻微的声音响起,在这一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圣人的光明本来就是充斥着整个远荒纪元,他的圣光已经是烙印在了整个纪元的每一寸时光之中。

    但在这一刻随着一阵阵轻微的声音响起,烙印在整个纪元的每一寸时光中的圣光竟然是生长出了黑暗,只见一缕缕的黑暗从圣光中诞生,而且每一缕黑暗从圣光中诞生之时一点都不弱于圣光。

    在这一刻圣光宛如被化作了母体,黑暗寄生在了圣光之中,它是要把所有的圣光都榨干,从而肥壮自己。

    “万世灭,圣光存!”圣人依然是一剑不停,依然是跨超时光,直斩向轮回荒祖。

    只是“蓬”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所有的圣光都燃烧起来,疯狂地燃烧着,这就好像是圣光燃烧掉自己都要点亮整个纪元一样。

    所有的圣光疯狂燃烧的时候,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所有寄生在圣光中的黑暗都被焚烧得烟消云散,化作了青烟飘散而去。

    “轰”的一声巨响,此时不止是圣光在燃烧,连圣人都感觉是整个人在燃烧,疯狂无比地燃烧着。

    “铮”的一声响起,圣人一剑已直斩轮回荒祖的本源了,一旦本源被斩,轮回荒祖整个人都会被斩灭,到了那个时候,就算再有逆天的本事也无济于事。

    “我即是光明,光明即是我。”此时轮回荒祖长啸不绝,“轰”的一声巨响,此时黑暗消失了,不可思议的是,轮回荒祖竟然全身爆发了磅礴无尽的光明,在此时轮回荒祖整个人被一轮轮的光明所笼罩着,他整个人是沐浴在无穷无尽的光明之中,他就像是世间的中心,他让自己的光明普照着整个纪元的每一个角落。

    要知道,轮回荒祖是黑暗中的巨头,他是这个纪元黑暗的起源,这是毋容置疑的事情,但是此时的轮回荒祖竟然化身为了光明,这样的情景吓得所有人一跳,那怕是大帝仙王都不例外。

    “砰”的一声响起,但圣人那雪亮无匹的圣剑斩在了轮回荒祖的身上,但却斩不到轮回荒祖的本源,因为轮回荒祖身上那照耀九天十地的圣光挡住了圣人的圣剑。

    更准确地说,这不是挡住了圣剑,而是抗斥着圣人的圣剑,这就好像是圣光抗斥着圣光一样,这就好像是圣光不允许相互残杀一样,同样是圣光,谁都不允许谁去碾灭谁。

    圣光抗斥了圣剑,让看到这一幕的大帝仙王都不由为之一凛,轮回荒祖拥有如此磅礴强大的圣光,那完全出于他们的意料,要知道,轮回荒祖可是黑暗巨头,是这个纪元的黑暗起源,他拥有如此强大无匹的圣光,这只怕任何人都想象不到的事情。

    “老友,不要忘记了,我也曾经有过辉煌。”圣光抗斥着圣剑,轮回荒祖徐徐地说道:“李道友说得没错,没有谁会一生下来就是邪恶的,再黑暗的人也曾经拥有过光明。我也曾经是光明普照世界,也曾经是渡化天地众生。”

    轮回荒祖这话让不少大帝仙王心里面为之一凛,轮回荒祖这样的话让很多人心里面有些发寒,因为轮回荒祖拥有这样的经历,给了很多人心里面一个提醒。

    轮回荒祖既然不是一生下来就是邪恶,那么他也曾经是光明过,如他所说那样,他也曾经光明普照世界。

    这样的话往往就不由让大帝仙王想到了自己,多少大帝仙王曾经是守护过自己的种族,守护过自己后人,就算他们的光明没有普照世界,也曾经普照过自己身边的人。

    但最终,那怕是曾经光明普照整个世界的轮回荒祖,最终却成为了黑暗的巨头,甚至是成为一个纪元黑暗的起源。

    没有人知道轮回荒祖在这从中经历了怎么样的事情,但他的转变却是值得人去警惕。

    至于一些知道更多的大帝仙王,特别是巅峰的大帝仙王,心里面一寒,有些毛骨悚然。没有谁天生是邪恶的,那么这个世界依然蜇伏于黑暗中的巨头,那都是一些怎么样的人呢?这样的答案或者没有人能知道,却欲呼而出,这让人不寒而栗。

    因为谁都有可能是黑暗中的巨头,谁都有可能化身为黑暗,有可能是你所爱的人,也有可能是爱你的人,又或者是你所尊敬的人。(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