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时光在流逝,有些人,有些事,却依然不变。时间可以磨灭很多东西,但有些人,有些事,却不能磨灭。

    追溯时光,站在了自己纪元的时间长河之中,圣人不语,轮回荒祖也不语,他们站在那里,宛如就是一站亘古。

    在这流淌不息的时间长河之中,属于自己纪元的时间之中,有着太多熟悉的感觉,在这里曾经承载着他们一生的所有一切,爱他们的人,他们所爱的人,都在这个纪元的时间之中。

    但是,今日回首,一切都是人是物非,一切都已经是烟消云散,不管是爱他们的人,还是他们所爱的人,都已经是灰飞烟灭,都已经是不复存在。

    轮回荒祖不语,圣人也不语,走到今天,不论是轮回荒祖,还是圣人,他们都经历了人生中太多的东西了,他们所经历的有众多人一生都无法经历的。

    圣人无情,黑暗巨头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时间已经打磨了他们心中的一切,在他们心中也唯有一念而己。

    多少年过去,光明依旧,黑暗依在,圣人与轮回荒祖之间的战争从来没有结束过,或者,今日一战,这必将会结束他们一个又一个纪元以来的恩怨仇恨。

    “黑暗不在,光明焉存。”此时轮回荒祖出手,他一步踏出,一步便是亘古,一步便是永恒。

    一步之上,便是纪元大道,无需招式,无需变化,一步一纪元,黑暗瞬间笼罩着整个纪元的时间长河,在他所在的纪元之中,那是绝对的黑暗。

    黑暗,无处不在,它不需要什么招式来斩杀,也不需什么刀剑来攻击,黑暗直接笼罩着这个纪元的每一个角落,直接笼罩着每一寸时光。

    在这样的黑暗之中,不管你是什么样的生灵,那怕是大帝仙王都只怕会被黑暗吞噬,只要一旦踏入这样的黑暗之中就将会让你不复存在,你永远也不可能活着从这样的黑暗纪元中活着走出来。

    “心明,则万世明。”当轮回荒祖的黑暗笼罩着纪元之时,圣人依然是圣光滔滔,言出即是法,听到“轰”的一声巨响。

    此时只见圣人好一对圣翅无穷无尽的圣光冲天而起、抛出来浩瀚无穷的光粒子,这数之不尽的光粒子洗涤着整个纪元,冲涮着黑暗。

    圣人的圣光无处不在,无处不有,它的磅礴,它的浩瀚,足可以把整个纪元填满,当所有的圣光填满整个纪元的每一个角落、每一寸时光的时候,听到“沙、沙、沙”的冲涮之声响起,圣光冲涮着黑暗,在如此磅礴无穷的圣光之下,黑暗被冲涮得像潮水一样退去,无法坚守。

    如此的圣光冲涮着整个纪元,有实力看到这样一幕的人都不由心里面为之震撼,这简直就是独掌纪元,这样的实力,只怕是让任何大帝仙王都会为之忌惮的。

    “铮”的一声响起,当圣光冲涮得黑暗如潮水一样退去的时候,圣人一剑斩出,直取轮回荒祖。

    这一剑是跨越整个纪元,在这一剑之下,不管你是相隔多少的时光,不管你相隔多少的空间,这都无济于事,而且这样的一剑已经是无视任何防御,因为这一剑是直斩本源,要斩掉轮回荒祖的起源,直接是在时间长河之上灭掉轮回荒祖。

    若是这一剑斩成,轮回荒祖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一旦本源被斩,那怕他再逆天也无济于事,他的一切都不复存在。

    “嗡、嗡、嗡”的一声声颤抖声音响起,当这一剑斩出之后,整个远荒纪元都喷涌出了神圣的光芒,在这个纪元中的每一寸时光之中都闪动着圣人的光耀一样,似乎在这一刻圣人已经烙印在了整个纪元的每一寸时光之在,这里处处都充斥着圣人的圣泽。

    似乎圣人这是要炼化掉整个远荒纪元一样,从根原上彻底清除轮回荒祖的痕迹,让轮回荒祖从此不复存在,不留下任何痕迹。

    这是从根源上的斩杀,让任何人都会不寒而栗,那怕是大帝仙王也不例外。如果真的是被斩杀成功了,那就意味着你从这个世间消失,你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这就好像是一位大帝一样,一旦他被从根源上斩杀,那么他就没有在世间留下任何痕迹,没有人记得他,也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事迹,他的一切都将会被抹干净,世间也不会有着这样的一个人。

    “没有黑暗,何来光明。”轮回荒祖淡淡一笑,依然是站在自己的本源之上,他口出便是真言,在这一刻人整个人好像是变得十分模糊一样,似乎他整个人都融入了纪元之中。

    “嗡、嗡、嗡”一声声轻微的声音响起,在这一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圣人的光明本来就是充斥着整个远荒纪元,他的圣光已经是烙印在了整个纪元的每一寸时光之中。

    但在这一刻随着一阵阵轻微的声音响起,烙印在整个纪元的每一寸时光中的圣光竟然是生长出了黑暗,只见一缕缕的黑暗从圣光中诞生,而且每一缕黑暗从圣光中诞生之时一点都不弱于圣光。

    在这一刻圣光宛如被化作了母体,黑暗寄生在了圣光之中,它是要把所有的圣光都榨干,从而肥壮自己。

    “万世灭,圣光存!”圣人依然是一剑不停,依然是跨超时光,直斩向轮回荒祖。

    只是“蓬”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所有的圣光都燃烧起来,疯狂地燃烧着,这就好像是圣光燃烧掉自己都要点亮整个纪元一样。

    所有的圣光疯狂燃烧的时候,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所有寄生在圣光中的黑暗都被焚烧得烟消云散,化作了青烟飘散而去。

    “轰”的一声巨响,此时不止是圣光在燃烧,连圣人都感觉是整个人在燃烧,疯狂无比地燃烧着。

    “铮”的一声响起,圣人一剑已直斩轮回荒祖的本源了,一旦本源被斩,轮回荒祖整个人都会被斩灭,到了那个时候,就算再有逆天的本事也无济于事。

    “我即是光明,光明即是我。”此时轮回荒祖长啸不绝,“轰”的一声巨响,此时黑暗消失了,不可思议的是,轮回荒祖竟然全身爆发了磅礴无尽的光明,在此时轮回荒祖整个人被一轮轮的光明所笼罩着,他整个人是沐浴在无穷无尽的光明之中,他就像是世间的中心,他让自己的光明普照着整个纪元的每一个角落。

    要知道,轮回荒祖是黑暗中的巨头,他是这个纪元黑暗的起源,这是毋容置疑的事情,但是此时的轮回荒祖竟然化身为了光明,这样的情景吓得所有人一跳,那怕是大帝仙王都不例外。

    “砰”的一声响起,但圣人那雪亮无匹的圣剑斩在了轮回荒祖的身上,但却斩不到轮回荒祖的本源,因为轮回荒祖身上那照耀九天十地的圣光挡住了圣人的圣剑。

    更准确地说,这不是挡住了圣剑,而是抗斥着圣人的圣剑,这就好像是圣光抗斥着圣光一样,这就好像是圣光不允许相互残杀一样,同样是圣光,谁都不允许谁去碾灭谁。

    圣光抗斥了圣剑,让看到这一幕的大帝仙王都不由为之一凛,轮回荒祖拥有如此磅礴强大的圣光,那完全出于他们的意料,要知道,轮回荒祖可是黑暗巨头,是这个纪元的黑暗起源,他拥有如此强大无匹的圣光,这只怕任何人都想象不到的事情。

    “老友,不要忘记了,我也曾经有过辉煌。”圣光抗斥着圣剑,轮回荒祖徐徐地说道:“李道友说得没错,没有谁会一生下来就是邪恶的,再黑暗的人也曾经拥有过光明。我也曾经是光明普照世界,也曾经是渡化天地众生。”

    轮回荒祖这话让不少大帝仙王心里面为之一凛,轮回荒祖这样的话让很多人心里面有些发寒,因为轮回荒祖拥有这样的经历,给了很多人心里面一个提醒。

    轮回荒祖既然不是一生下来就是邪恶,那么他也曾经是光明过,如他所说那样,他也曾经光明普照世界。

    这样的话往往就不由让大帝仙王想到了自己,多少大帝仙王曾经是守护过自己的种族,守护过自己后人,就算他们的光明没有普照世界,也曾经普照过自己身边的人。

    但最终,那怕是曾经光明普照整个世界的轮回荒祖,最终却成为了黑暗的巨头,甚至是成为一个纪元黑暗的起源。

    没有人知道轮回荒祖在这从中经历了怎么样的事情,但他的转变却是值得人去警惕。

    至于一些知道更多的大帝仙王,特别是巅峰的大帝仙王,心里面一寒,有些毛骨悚然。没有谁天生是邪恶的,那么这个世界依然蜇伏于黑暗中的巨头,那都是一些怎么样的人呢?这样的答案或者没有人能知道,却欲呼而出,这让人不寒而栗。

    因为谁都有可能是黑暗中的巨头,谁都有可能化身为黑暗,有可能是你所爱的人,也有可能是爱你的人,又或者是你所尊敬的人。(未完待续。)

第2027章追溯时光一战    “杀——”跨越时光,追溯本源,圣人双翅斩下,一招绝杀,冷酷无情,不给十凶任何机会,一斩而下,灭绝无敌,斩却一切本源的力量。

    圣人无情,这并不是一句空话,一尊圣人,他是神圣无上,热爱性命,悯怜众生,但是圣人依然是无情,只要是圣人出手,必定是绝杀,没有任何回旋余地。

    圣人悯怜众生,并不代表是妇人之仁!他是左右大势,掌执光明,所以说圣人没有儿女情长!

    “啊——”的一声惨叫,圣羽斩下,冰冷无情,一斩而灭,十凶的头颅高高飞扬,连本源都被斩杀,那怕是它们来自于黑暗,那怕世间依然黑暗长存,但它们已经活不了了,一斩而丧命,直赴黄泉,而且永不得轮回!

    “圣人无情,实在是让人怀念呀。”轮回荒祖一笑,收敛黑暗,一步踏出,瞬间溯转时光,与圣人在时间长河相遇,手如剑又如斧,随手一招斩出。

    “我道便永恒。”轮回荒祖长吟,一手斩出,没有花哨的招式,没有磅礴的力量,更是没有想象中的黑暗,只是一斩而永恒。

    在这一斩之下,它不是斩断血肉,它是在时光上直接把你磨灭,直接把你的岁月碾灭,就好像你能活一百岁一样,在这一斩之下,你一百岁的时光寿命瞬间粉碎,那么你就从来没有在这个世间存在过,你甚至连出生的机会都没有。

    “砰——”的一声响起,轮回荒祖的一击斩中了圣人的圣羽,那怕圣人的圣羽是圣光滔天,但是一下子被斩中,瞬间是黯失无光,圣焰一下子熄灭,圣人重创,瞬间从时间长河中坠落下来,坠回了原地。

    一时之间,圣人的神圣力量被削弱了很多,他整个人的圣光也一下子变得微弱,圣人的脸色都发白。

    这样的一幕让大帝仙王看在眼中,顿时让人心里面一凛,这样的一击不是肉身的斩杀,这是时间长河中的对决。

    如果在这样的对决之下,被轮回荒祖一击斩中,那就是直接时光被斩灭。就像一尊大帝仙王被斩中,如果抗不住这样的永恒力量,那么就是直接湮没,他们就像从来没有出生过一样,直接是被斩杀在起源之中。

    这种的斩杀比屠灭还要恐怖,如果说肉身的屠灭,还有反击的机会,但是这种斩杀,一旦扛不住,那就是真的被毁灭了。

    “我说了,老友,你不是我的对手。”此时轮回荒祖也回到了战场,摇头说道:“若是当年,你还能与我一战,现在那怕我只有七八成的实力,也一样能灭你。”

    “这只是开局而己。”对于这样的落败,圣人并不意外,神态平淡,说道:“你也只不过有当年的八成之力而己,现在热身结束,该定胜负的时候了。”说着他取出了天藏瓶,一口把天藏瓶的天藏金水喝得一干二净。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一刻圣人圣焰疯狂飙升,在这一刻圣人的圣焰撑开了这个世界,不要说仅仅是青洲,那怕是整个十三洲都被圣人那疯狂飙升的神圣力量所惊动。

    弱者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只能是伏拜于大地之上,五体投地,全心虔诚。

    但是其他洲的大帝仙王一下子被惊动了,一双双大帝仙王的眼睛都望青洲望来,大家都想知道这发生什么事了。

    有巅峰的大帝仙王的目光能跨越空间的关闸,很多的大帝仙王是无法跨越空间关闸,只能用大帝仙王的感知去感受着这种力量的波动。

    在这一刻,圣人宛如主宰了整个纪元一样,他的圣光不止是照耀了天地,甚至是照耀了一个纪元的时间长河。

    在这一刻,圣人一步跨入了时间长河之中,他的圣光与时光同时,流淌于时光之中,这一刻圣人的神圣力量雕琢着这个时代,不知道多少人在一生出的时候变已经受到了神圣力量的祝福,受到了圣光的庇护,心生光明。

    “铛、铛、铛”的一阵阵清脆的鸣响之声不绝于耳,只见一片片的神圣甲片覆盖在了圣人的身体上,眨眼之间,圣人身上披上了一身神圣的铠甲。

    这一身神圣的铠甲宛如是承载了一个又一个时代的信仰,无数生灵渴望着光明,他们为圣人祈祷着,这样的圣光不止是给了圣人无穷无尽的力量,也为圣人疗伤,为圣人驱散黑暗。

    “铛——”的一声响起,长剑伸出,此时圣人手中握着一把长剑,这把长剑圣光吞吐,位却跳跃着冰冷的金属光芒,这光芒闪动着无情与绝杀。

    如果说圣人的铠甲是承载着希望,那么这一把长剑就是承载着灭亡,它绝杀一切,当这圣剑无情斩下之时,就是最终极的裁审,可以斩断黑暗的源泉,不管你是不是永恒,不管你是不是不灭,在这圣剑的裁审之下,都灰飞烟灭。

    “铛、铛、铛”一阵阵金属清鸣,此时圣人的圣翅宛如金属化一样,虽然圣翅依然是圣光弥漫,圣焰滔天,但却更显得冰冷,更冰得无情,这一对圣翅宛如是化作了亘古最冰酷无情的兵器,它一斩杀而下,威力绝对不比圣剑弱。

    在这一刻圣人宛如是变得年轻了,风采神俊,有着凌绝天下的神采,让人观之神往。

    这一刻圣人竟然恢复了自己的实力,一步登上了巅峰状态,此时的圣人不要说是其他人,就算是远荒中不少沉睡的黑暗巨头都不由打哆嗦。

    因为巅峰状态下的圣人,他们绝对不是对手,在圣人的绝杀之下,他们只有被斩的命运。巅峰状态下的圣人,可谓是所向无敌,也唯有轮回荒祖才挡了。

    “看来是找到良药了。”轮回荒祖看到重归巅峰的圣人,也不惊讶,点头说道:“虽然说离你当年最巅峰的状态还是有一线之差,但已足矣,难怪老友有着如此的信心斩我。”

    “今日就作了结吧,且让我们结束这个痛苦的纪元,这该犁平的时候了。”圣人冷漠,剑指轮回荒祖。

    “若是你能结束,那就结束吧。”轮回荒祖认真点头,说道:“不过,这怕未如你愿,老友。”说完他也一步踏出。

    轮回荒祖一步踏入时间长河,他一步步走来,一步一追溯,在这眨眼之间,轮回荒祖是跨越回了他们的纪元。

    虽然说他们回不了自己的纪元,时光长河一直都在,一直都在那里流淌,所以他们能跨越回在时光长河中的属于他们纪元的时间!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个纪元的时间河流之中,轮回荒祖一步踏入起源之时,瞬间黑暗滔天,在刹那之间,轮回荒祖是黑发狂舞,霸气无匹,他伫立于黑暗之中,背负着苍天,俯视着一个纪元。

    在这一刻,轮回荒祖就是这个纪元的主宰,他虽然是没有头戴皇冠,但,他却是无冕之王,这一刻轮回荒祖也好像是回到了年轻岁月,霸气无匹,举世无俦,问世间,何人能与之为敌。

    在轮回荒祖主宰的黑暗之中,没有人有资格与他并肩,那怕你是人杰,那怕你是无上巨头,都必须臣伏于在他的黑暗之中,在这笼罩着整个纪元之中的黑暗下,你再强大那也只不过是一只蚁蝼而己。

    看到黑暗起源中的轮回荒祖强大无匹,让诸多大帝仙王都不由为之悚然,这样的状态之下的轮回荒祖,十条天命的大帝仙王只怕是不堪一击,也唯有如世帝这样的存在可以一战!

    试想一下,若是自己生长在这样的一个纪元,那是多么让人绝望的事情,或者在这样的纪元中,又有多少大帝仙王会从于黑暗呢。

    面对如何恐怖无边的轮回荒祖,而圣人依然能苦苦支撑一个纪元,能与轮回荒祖战争到底,虽然最后依然未能挽救这个纪元,最后依然未能让光明普照,但他却如同擎天之柱一样,在这个纪元的黑暗中不倒。

    圣人在,他的光明就照亮了这个纪元,在黑暗中,圣人就像明灯一样,指引者后来者前行,让后来者在黑暗中不会迷失方向。

    在这一刻,很多人才真正能领悟圣人是何等的伟大,是何等的了不起,这样的成就是难有大帝仙王能与之相比的,所以,看到这样的一幕,多少大帝仙王又是为之肃然起敬呢。

    “老友,虽然纪元已经不复存在了,且让我们回到我们的岁月一战,这才是我们的战场。”站在时间长河中属于他们纪元的时光,轮回荒祖远眺,对圣人说道。

    “那就在我们时间长河结束吧。”圣人长啸一声,一步一岁月,回溯起源,迈入了他们的时光长河中的岁月中。

    时间长河依然静静地流淌着,从亘古至今。虽然说,没有人能回到过去,没有人能回到自己的过去,但是只要你能足够强大,你还是能回到你所在的岁月中的。

    在这时间长河中的这段岁月里,虽然说你回不到你曾经的世界,看不到你所爱的人,你所经历的人,但在这时光中,你还是能感受到当年的岁月,能回到当年的那种状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