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杀——”跨越时光,追溯本源,圣人双翅斩下,一招绝杀,冷酷无情,不给十凶任何机会,一斩而下,灭绝无敌,斩却一切本源的力量。

    圣人无情,这并不是一句空话,一尊圣人,他是神圣无上,热爱性命,悯怜众生,但是圣人依然是无情,只要是圣人出手,必定是绝杀,没有任何回旋余地。

    圣人悯怜众生,并不代表是妇人之仁!他是左右大势,掌执光明,所以说圣人没有儿女情长!

    “啊——”的一声惨叫,圣羽斩下,冰冷无情,一斩而灭,十凶的头颅高高飞扬,连本源都被斩杀,那怕是它们来自于黑暗,那怕世间依然黑暗长存,但它们已经活不了了,一斩而丧命,直赴黄泉,而且永不得轮回!

    “圣人无情,实在是让人怀念呀。”轮回荒祖一笑,收敛黑暗,一步踏出,瞬间溯转时光,与圣人在时间长河相遇,手如剑又如斧,随手一招斩出。

    “我道便永恒。”轮回荒祖长吟,一手斩出,没有花哨的招式,没有磅礴的力量,更是没有想象中的黑暗,只是一斩而永恒。

    在这一斩之下,它不是斩断血肉,它是在时光上直接把你磨灭,直接把你的岁月碾灭,就好像你能活一百岁一样,在这一斩之下,你一百岁的时光寿命瞬间粉碎,那么你就从来没有在这个世间存在过,你甚至连出生的机会都没有。

    “砰——”的一声响起,轮回荒祖的一击斩中了圣人的圣羽,那怕圣人的圣羽是圣光滔天,但是一下子被斩中,瞬间是黯失无光,圣焰一下子熄灭,圣人重创,瞬间从时间长河中坠落下来,坠回了原地。

    一时之间,圣人的神圣力量被削弱了很多,他整个人的圣光也一下子变得微弱,圣人的脸色都发白。

    这样的一幕让大帝仙王看在眼中,顿时让人心里面一凛,这样的一击不是肉身的斩杀,这是时间长河中的对决。

    如果在这样的对决之下,被轮回荒祖一击斩中,那就是直接时光被斩灭。就像一尊大帝仙王被斩中,如果抗不住这样的永恒力量,那么就是直接湮没,他们就像从来没有出生过一样,直接是被斩杀在起源之中。

    这种的斩杀比屠灭还要恐怖,如果说肉身的屠灭,还有反击的机会,但是这种斩杀,一旦扛不住,那就是真的被毁灭了。

    “我说了,老友,你不是我的对手。”此时轮回荒祖也回到了战场,摇头说道:“若是当年,你还能与我一战,现在那怕我只有七八成的实力,也一样能灭你。”

    “这只是开局而己。”对于这样的落败,圣人并不意外,神态平淡,说道:“你也只不过有当年的八成之力而己,现在热身结束,该定胜负的时候了。”说着他取出了天藏瓶,一口把天藏瓶的天藏金水喝得一干二净。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一刻圣人圣焰疯狂飙升,在这一刻圣人的圣焰撑开了这个世界,不要说仅仅是青洲,那怕是整个十三洲都被圣人那疯狂飙升的神圣力量所惊动。

    弱者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只能是伏拜于大地之上,五体投地,全心虔诚。

    但是其他洲的大帝仙王一下子被惊动了,一双双大帝仙王的眼睛都望青洲望来,大家都想知道这发生什么事了。

    有巅峰的大帝仙王的目光能跨越空间的关闸,很多的大帝仙王是无法跨越空间关闸,只能用大帝仙王的感知去感受着这种力量的波动。

    在这一刻,圣人宛如主宰了整个纪元一样,他的圣光不止是照耀了天地,甚至是照耀了一个纪元的时间长河。

    在这一刻,圣人一步跨入了时间长河之中,他的圣光与时光同时,流淌于时光之中,这一刻圣人的神圣力量雕琢着这个时代,不知道多少人在一生出的时候变已经受到了神圣力量的祝福,受到了圣光的庇护,心生光明。

    “铛、铛、铛”的一阵阵清脆的鸣响之声不绝于耳,只见一片片的神圣甲片覆盖在了圣人的身体上,眨眼之间,圣人身上披上了一身神圣的铠甲。

    这一身神圣的铠甲宛如是承载了一个又一个时代的信仰,无数生灵渴望着光明,他们为圣人祈祷着,这样的圣光不止是给了圣人无穷无尽的力量,也为圣人疗伤,为圣人驱散黑暗。

    “铛——”的一声响起,长剑伸出,此时圣人手中握着一把长剑,这把长剑圣光吞吐,位却跳跃着冰冷的金属光芒,这光芒闪动着无情与绝杀。

    如果说圣人的铠甲是承载着希望,那么这一把长剑就是承载着灭亡,它绝杀一切,当这圣剑无情斩下之时,就是最终极的裁审,可以斩断黑暗的源泉,不管你是不是永恒,不管你是不是不灭,在这圣剑的裁审之下,都灰飞烟灭。

    “铛、铛、铛”一阵阵金属清鸣,此时圣人的圣翅宛如金属化一样,虽然圣翅依然是圣光弥漫,圣焰滔天,但却更显得冰冷,更冰得无情,这一对圣翅宛如是化作了亘古最冰酷无情的兵器,它一斩杀而下,威力绝对不比圣剑弱。

    在这一刻圣人宛如是变得年轻了,风采神俊,有着凌绝天下的神采,让人观之神往。

    这一刻圣人竟然恢复了自己的实力,一步登上了巅峰状态,此时的圣人不要说是其他人,就算是远荒中不少沉睡的黑暗巨头都不由打哆嗦。

    因为巅峰状态下的圣人,他们绝对不是对手,在圣人的绝杀之下,他们只有被斩的命运。巅峰状态下的圣人,可谓是所向无敌,也唯有轮回荒祖才挡了。

    “看来是找到良药了。”轮回荒祖看到重归巅峰的圣人,也不惊讶,点头说道:“虽然说离你当年最巅峰的状态还是有一线之差,但已足矣,难怪老友有着如此的信心斩我。”

    “今日就作了结吧,且让我们结束这个痛苦的纪元,这该犁平的时候了。”圣人冷漠,剑指轮回荒祖。

    “若是你能结束,那就结束吧。”轮回荒祖认真点头,说道:“不过,这怕未如你愿,老友。”说完他也一步踏出。

    轮回荒祖一步踏入时间长河,他一步步走来,一步一追溯,在这眨眼之间,轮回荒祖是跨越回了他们的纪元。

    虽然说他们回不了自己的纪元,时光长河一直都在,一直都在那里流淌,所以他们能跨越回在时光长河中的属于他们纪元的时间!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个纪元的时间河流之中,轮回荒祖一步踏入起源之时,瞬间黑暗滔天,在刹那之间,轮回荒祖是黑发狂舞,霸气无匹,他伫立于黑暗之中,背负着苍天,俯视着一个纪元。

    在这一刻,轮回荒祖就是这个纪元的主宰,他虽然是没有头戴皇冠,但,他却是无冕之王,这一刻轮回荒祖也好像是回到了年轻岁月,霸气无匹,举世无俦,问世间,何人能与之为敌。

    在轮回荒祖主宰的黑暗之中,没有人有资格与他并肩,那怕你是人杰,那怕你是无上巨头,都必须臣伏于在他的黑暗之中,在这笼罩着整个纪元之中的黑暗下,你再强大那也只不过是一只蚁蝼而己。

    看到黑暗起源中的轮回荒祖强大无匹,让诸多大帝仙王都不由为之悚然,这样的状态之下的轮回荒祖,十条天命的大帝仙王只怕是不堪一击,也唯有如世帝这样的存在可以一战!

    试想一下,若是自己生长在这样的一个纪元,那是多么让人绝望的事情,或者在这样的纪元中,又有多少大帝仙王会从于黑暗呢。

    面对如何恐怖无边的轮回荒祖,而圣人依然能苦苦支撑一个纪元,能与轮回荒祖战争到底,虽然最后依然未能挽救这个纪元,最后依然未能让光明普照,但他却如同擎天之柱一样,在这个纪元的黑暗中不倒。

    圣人在,他的光明就照亮了这个纪元,在黑暗中,圣人就像明灯一样,指引者后来者前行,让后来者在黑暗中不会迷失方向。

    在这一刻,很多人才真正能领悟圣人是何等的伟大,是何等的了不起,这样的成就是难有大帝仙王能与之相比的,所以,看到这样的一幕,多少大帝仙王又是为之肃然起敬呢。

    “老友,虽然纪元已经不复存在了,且让我们回到我们的岁月一战,这才是我们的战场。”站在时间长河中属于他们纪元的时光,轮回荒祖远眺,对圣人说道。

    “那就在我们时间长河结束吧。”圣人长啸一声,一步一岁月,回溯起源,迈入了他们的时光长河中的岁月中。

    时间长河依然静静地流淌着,从亘古至今。虽然说,没有人能回到过去,没有人能回到自己的过去,但是只要你能足够强大,你还是能回到你所在的岁月中的。

    在这时间长河中的这段岁月里,虽然说你回不到你曾经的世界,看不到你所爱的人,你所经历的人,但在这时光中,你还是能感受到当年的岁月,能回到当年的那种状态!

第2026章圣者无敌    对于轮回荒祖所说,圣人不为所动,说道:“生死瞬间,谁能定乾坤,只有一战到底才可知。”?“老友,我又几何打没有把握之战?”轮回荒祖笑着说道:“莫说你现在已经远不如当年,就算你重返当年,也未见得能打败我,亘古以来,又有谁能杀得死我呢。就算老友能打败我,自认能杀得死我吗?”

    “就以老友今日的状态,那怕是堪此一战,甚至打败于我,也改变不了什么。”本是敌人,轮回荒祖却苦口婆心劝起了圣人,说道:“你今日的状态,那怕打败了我,只怕你在人世间也不久矣。我就算被打败,依然是亘古永存,老友则是灰飞烟灭。我倒不希望老友就此灰飞烟灭,世间失去老友这样的对手,未免是太寂寞了。”

    轮回荒祖这不止是苦口婆心劝说圣人,这也体现了他磅礴无敌的自信,他自有把握举世之间无人能杀得死他,那怕是圣人也不能做到。

    “以我死,结束黑暗,那也是死得其所。”圣人平静,平静中见冷漠。

    “黑暗永远也不可能结束。”轮回荒祖笑着说道:“今日就算我轮回荒祖倒下,世间依然会有第二个轮回荒祖。那怕你能荡平这远荒,又焉能荡平这世间的黑暗。”

    圣人点头,徐徐地说道:“我的确是不能荡平万古纪元的黑暗,但,那就让我努力荡平远荒的黑暗吧。我生于这个纪元,立志于这个纪元,那就暂让我来结束它吧。”

    “也罢。”轮回荒祖点头,说道:“既然老友执意一战,那我奉陪便是。万古已经少有战争让人期待了,今日暂让我期待一下,希望老友和你的同道莫让我失望。”

    说着他的目光也落于李七夜身上,李七夜今日在此,也不可以仅仅是旁观掠阵。

    “好,让我们一战到底吧。”圣人神态庄重,“哗”的一声响起,他背后那已经破败的双翅缓缓张开,这双膀翅收起之时没觉得有多大,当此张开的时候,感觉它可以遮住天空一样。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刹那之间,圣人全身爆发了圣光,在这一刻圣人身上的圣光轰了出来,疯狂地绽放,每一缕的圣光都是那么的真实,宛如实质一样,而且每一缕的圣光充满了光明,在这样的光明中承载着一个又一个时代的亿万生灵的希望。

    在圣光冲天而起的时候,圣人背后的双膀乃是圣焰冲天而起,听到“哗”的一声响起,无穷无尽的圣焰瞬间遮住了亘古时光,跨越了空间领域。

    在这一刻,圣人的一双翅膀完全是变了模样,它不止是神圣高洁,而且每一片的羽毛都是那么的锐利,宛如它是天之神刃一样,每一片的羽毛都好像是苍天的裁制,它可以裁制任何的黑暗,可以裁制任何的邪恶,它的力量让任何邪恶都会在本能上瑟瑟发抖。

    虽然说此时圣人的这一双翅膀并没有变大,但是当无穷的圣焰冲天而起的时候,这一双翅膀已经遮蔽了一切了,天地再大,也大不过这一对神圣的翅膀,一切都在这翅膀之下。

    这一刻,圣人整个人变得神威无比,举手投捉之间可以掌执亿万年的时光,他可以左右着一个纪元的大势,在他的神圣力量之下,那怕是诸神众帝都为他谒唱,万古众仙都要为他祝福。

    “嗡、嗡、嗡”此时此刻,整个远荒的天空都降下了一缕缕的圣光,每一缕的圣光悬浮在远荒的每一寸空间,圣光的力量瞬间弥漫了整个远荒。

    当这样的圣光力量照耀着整个远荒之时,整个远荒的黑暗瞬间被荡扫得一干二净,那怕是沉睡在地下的巨头们都为之颤抖,他们都怕圣光投照到他们心中,动摇他们一颗黑暗之心。

    对于这些巨头来说,他们最怕的不是被圣人打败,他们最怕的是被圣人净化。这就好像一尊无敌在光明中仰望黑暗一样,当圣人的圣光动摇他们的一颗黑暗之心时,他们也难于逃脱在黑暗中仰望光明的命运,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地步,他们就如飞蛾扑火,必将会灰飞烟灭。

    看到圣光滔天,让任何人心中都油然而生一股希冀,给人一种热泪满面的感觉,在这一刻让人感觉光明是那么的亲热,是那么的让人渴望,是那么的让人感动,这是充满了希望的感觉,这能让一颗麻木冰冷的心脏再一次鲜活地跳动起来,让人感觉到活着的意义!

    所以感受着圣人的圣光,那怕是大帝仙王,心里面也为不由为之一震,如果是生在圣人的那个时代,那怕是作为大帝仙王的他们,只怕都会臣伏于圣人的座下,都有可能成为圣人的圣徒。

    虽然外界的人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那怕有很多人在观望远荒,但是远荒深处被光膜所遮挡,无论是谁都看不清楚这里面发生的事情。

    但是当圣人的圣光冲天而起的时候,神圣的力量感染着每一个人,在这瞬间那怕是再顽固的恶人都有放一屠刀的觉悟,一股神圣的力量由他们心中油然而生,让他们有着热爱生命的冲动。

    一时之间,无数修士强者膜拜于地上,五体投地,在眨眼之间,青洲无数的生灵是伏拜于地上,这种影响力直接幅射到了十三洲的很多地方,那怕十三洲已经关闸,但是神圣力量依然是渗透了空间。

    当无数修士五体投地膜拜于地上之时,他们心里面诞生了圣洁的感悟,这种感悟不仅仅是短短的停留,甚至是影响着他们一生,在这样的神圣力量之下,有不少的恶人改邪归正。

    此时,膜拜于地上的无数生灵,一时之间都沐浴在圣光之下,心有希冀,希望在每一个人的心中燃起,让不少人是热泪满面,渴望生命,珍惜生命。

    在战场中,轮回荒祖也是沐浴在了这神圣的光芒之中,他没有抗拒圣人的圣光,反而去接受它,容纳他。

    轮回荒祖闭着眼睛,享受着圣光的沐浴,感慨地说道:“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让人终生不忘,在黑暗中希冀于光明,莫过于此。难怪有人明明已经是在黑暗蹉跎了千百万年了,但当光明普照之时,依然如飞蛾扑火一向地向往着光明,那怕是在光明中燃烧着自己的黑暗之心,那也在所不惜……”

    “……如果我不是道心已经坚不可动,这也能让我希翼光明,也让我能飞向光明,明知道这会燃烧自己,也无怨无悔。所以说,当年对于那些如飞蛾扑火一般扑向光明的信徒们,我并不怪他们,这也就像有一些人在光明中仰望黑暗一样。”

    说到这里,轮回荒祖睁开了双眼,看着圣人,十分真诚地说道:“老友,感谢你,每当沐浴在你圣光之上,都提醒我还活着,都警醒着我,我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你活得太久了,也该结不了。”圣人冷淡,说道:“今天就让我们来结束这个纪元吧!”

    “如你所愿,但愿你能做得到。”轮回荒祖也不生气,含笑,话一落下,双目一张,瞬间灭世,在这刹那之间,他的一双眼睛无比的黑暗,那是一个纯正的黑暗世界,在这里只有黑暗,任何生灵任何存在一旦堕入了这个世界,永远都不能逃离。

    如此的一双黑暗之眼,那怕是大帝仙王一看,也为之怵然,心里面也为之悸动,这样的黑暗只怕是他们一生中见过最可怕的黑暗,也是最纯粹的黑暗。

    “轰——轰——轰——”就在这刹那之间,这一双眼睛中冲出了十凶,这十凶来自于黑暗,每一凶都是可以吞地灭地的存在。

    这十凶不是一种生灵,它们就是黑暗的化身,有黑暗,它们更亘古以存。

    “轰——”的一声巨响,十凶凌驾战场,有九尾鬼狐是九尾碎天,有古夜魔蛇吞噬万域,更是有魇魔作恶万世……?十凶至,天地荒,众生灭,当这样的十凶驾临之时,每一凶都不弱于一尊大帝仙王,它们甚至是可以屠灭众神!

    “杀——”面对十凶,圣人冷漠,长啸一声,一步跨越战场,时间在他脚下流淌,一步便是万年,在这瞬间,圣人是追溯更长的时光。

    “轰、轰、轰”一声声巨响,十凶长啸,同时出手,九尾鬼狐乃是九条遮天蔽日的长尾抽下,每一道长尾就毁灭一个世界,每一尾的力量无与伦比,不可抵挡。

    古夜魔蛇张口一吞,食亿万生灵,吞浩荡圣光,它的巨嘴如同漏斗一样,任何东西被吞掉,都从此不复存在。

    魇魔狂乱,黑暗狂潮席卷,淹没了世间的一切理智,在魇魔的狂乱之下,只怕众神都为之颤抖,都会在这石火电光之间被狂化,瞬间堕入黑暗之中。

    ………………

    十凶大恶,狂霸无匹,举世无敌,如此十凶虐世,就算是十尊大帝仙王全力以赴,都不一定能战胜。

    但是圣人神态冷漠,瞬间跨越时光,追溯起源,瞬间逼近了十凶,那怕是滔天的黑暗,也一样挡不住圣人的步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