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对于轮回荒祖所说,圣人不为所动,说道:“生死瞬间,谁能定乾坤,只有一战到底才可知。”?“老友,我又几何打没有把握之战?”轮回荒祖笑着说道:“莫说你现在已经远不如当年,就算你重返当年,也未见得能打败我,亘古以来,又有谁能杀得死我呢。就算老友能打败我,自认能杀得死我吗?”

    “就以老友今日的状态,那怕是堪此一战,甚至打败于我,也改变不了什么。”本是敌人,轮回荒祖却苦口婆心劝起了圣人,说道:“你今日的状态,那怕打败了我,只怕你在人世间也不久矣。我就算被打败,依然是亘古永存,老友则是灰飞烟灭。我倒不希望老友就此灰飞烟灭,世间失去老友这样的对手,未免是太寂寞了。”

    轮回荒祖这不止是苦口婆心劝说圣人,这也体现了他磅礴无敌的自信,他自有把握举世之间无人能杀得死他,那怕是圣人也不能做到。

    “以我死,结束黑暗,那也是死得其所。”圣人平静,平静中见冷漠。

    “黑暗永远也不可能结束。”轮回荒祖笑着说道:“今日就算我轮回荒祖倒下,世间依然会有第二个轮回荒祖。那怕你能荡平这远荒,又焉能荡平这世间的黑暗。”

    圣人点头,徐徐地说道:“我的确是不能荡平万古纪元的黑暗,但,那就让我努力荡平远荒的黑暗吧。我生于这个纪元,立志于这个纪元,那就暂让我来结束它吧。”

    “也罢。”轮回荒祖点头,说道:“既然老友执意一战,那我奉陪便是。万古已经少有战争让人期待了,今日暂让我期待一下,希望老友和你的同道莫让我失望。”

    说着他的目光也落于李七夜身上,李七夜今日在此,也不可以仅仅是旁观掠阵。

    “好,让我们一战到底吧。”圣人神态庄重,“哗”的一声响起,他背后那已经破败的双翅缓缓张开,这双膀翅收起之时没觉得有多大,当此张开的时候,感觉它可以遮住天空一样。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刹那之间,圣人全身爆发了圣光,在这一刻圣人身上的圣光轰了出来,疯狂地绽放,每一缕的圣光都是那么的真实,宛如实质一样,而且每一缕的圣光充满了光明,在这样的光明中承载着一个又一个时代的亿万生灵的希望。

    在圣光冲天而起的时候,圣人背后的双膀乃是圣焰冲天而起,听到“哗”的一声响起,无穷无尽的圣焰瞬间遮住了亘古时光,跨越了空间领域。

    在这一刻,圣人的一双翅膀完全是变了模样,它不止是神圣高洁,而且每一片的羽毛都是那么的锐利,宛如它是天之神刃一样,每一片的羽毛都好像是苍天的裁制,它可以裁制任何的黑暗,可以裁制任何的邪恶,它的力量让任何邪恶都会在本能上瑟瑟发抖。

    虽然说此时圣人的这一双翅膀并没有变大,但是当无穷的圣焰冲天而起的时候,这一双翅膀已经遮蔽了一切了,天地再大,也大不过这一对神圣的翅膀,一切都在这翅膀之下。

    这一刻,圣人整个人变得神威无比,举手投捉之间可以掌执亿万年的时光,他可以左右着一个纪元的大势,在他的神圣力量之下,那怕是诸神众帝都为他谒唱,万古众仙都要为他祝福。

    “嗡、嗡、嗡”此时此刻,整个远荒的天空都降下了一缕缕的圣光,每一缕的圣光悬浮在远荒的每一寸空间,圣光的力量瞬间弥漫了整个远荒。

    当这样的圣光力量照耀着整个远荒之时,整个远荒的黑暗瞬间被荡扫得一干二净,那怕是沉睡在地下的巨头们都为之颤抖,他们都怕圣光投照到他们心中,动摇他们一颗黑暗之心。

    对于这些巨头来说,他们最怕的不是被圣人打败,他们最怕的是被圣人净化。这就好像一尊无敌在光明中仰望黑暗一样,当圣人的圣光动摇他们的一颗黑暗之心时,他们也难于逃脱在黑暗中仰望光明的命运,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地步,他们就如飞蛾扑火,必将会灰飞烟灭。

    看到圣光滔天,让任何人心中都油然而生一股希冀,给人一种热泪满面的感觉,在这一刻让人感觉光明是那么的亲热,是那么的让人渴望,是那么的让人感动,这是充满了希望的感觉,这能让一颗麻木冰冷的心脏再一次鲜活地跳动起来,让人感觉到活着的意义!

    所以感受着圣人的圣光,那怕是大帝仙王,心里面也为不由为之一震,如果是生在圣人的那个时代,那怕是作为大帝仙王的他们,只怕都会臣伏于圣人的座下,都有可能成为圣人的圣徒。

    虽然外界的人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那怕有很多人在观望远荒,但是远荒深处被光膜所遮挡,无论是谁都看不清楚这里面发生的事情。

    但是当圣人的圣光冲天而起的时候,神圣的力量感染着每一个人,在这瞬间那怕是再顽固的恶人都有放一屠刀的觉悟,一股神圣的力量由他们心中油然而生,让他们有着热爱生命的冲动。

    一时之间,无数修士强者膜拜于地上,五体投地,在眨眼之间,青洲无数的生灵是伏拜于地上,这种影响力直接幅射到了十三洲的很多地方,那怕十三洲已经关闸,但是神圣力量依然是渗透了空间。

    当无数修士五体投地膜拜于地上之时,他们心里面诞生了圣洁的感悟,这种感悟不仅仅是短短的停留,甚至是影响着他们一生,在这样的神圣力量之下,有不少的恶人改邪归正。

    此时,膜拜于地上的无数生灵,一时之间都沐浴在圣光之下,心有希冀,希望在每一个人的心中燃起,让不少人是热泪满面,渴望生命,珍惜生命。

    在战场中,轮回荒祖也是沐浴在了这神圣的光芒之中,他没有抗拒圣人的圣光,反而去接受它,容纳他。

    轮回荒祖闭着眼睛,享受着圣光的沐浴,感慨地说道:“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让人终生不忘,在黑暗中希冀于光明,莫过于此。难怪有人明明已经是在黑暗蹉跎了千百万年了,但当光明普照之时,依然如飞蛾扑火一向地向往着光明,那怕是在光明中燃烧着自己的黑暗之心,那也在所不惜……”

    “……如果我不是道心已经坚不可动,这也能让我希翼光明,也让我能飞向光明,明知道这会燃烧自己,也无怨无悔。所以说,当年对于那些如飞蛾扑火一般扑向光明的信徒们,我并不怪他们,这也就像有一些人在光明中仰望黑暗一样。”

    说到这里,轮回荒祖睁开了双眼,看着圣人,十分真诚地说道:“老友,感谢你,每当沐浴在你圣光之上,都提醒我还活着,都警醒着我,我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你活得太久了,也该结不了。”圣人冷淡,说道:“今天就让我们来结束这个纪元吧!”

    “如你所愿,但愿你能做得到。”轮回荒祖也不生气,含笑,话一落下,双目一张,瞬间灭世,在这刹那之间,他的一双眼睛无比的黑暗,那是一个纯正的黑暗世界,在这里只有黑暗,任何生灵任何存在一旦堕入了这个世界,永远都不能逃离。

    如此的一双黑暗之眼,那怕是大帝仙王一看,也为之怵然,心里面也为之悸动,这样的黑暗只怕是他们一生中见过最可怕的黑暗,也是最纯粹的黑暗。

    “轰——轰——轰——”就在这刹那之间,这一双眼睛中冲出了十凶,这十凶来自于黑暗,每一凶都是可以吞地灭地的存在。

    这十凶不是一种生灵,它们就是黑暗的化身,有黑暗,它们更亘古以存。

    “轰——”的一声巨响,十凶凌驾战场,有九尾鬼狐是九尾碎天,有古夜魔蛇吞噬万域,更是有魇魔作恶万世……?十凶至,天地荒,众生灭,当这样的十凶驾临之时,每一凶都不弱于一尊大帝仙王,它们甚至是可以屠灭众神!

    “杀——”面对十凶,圣人冷漠,长啸一声,一步跨越战场,时间在他脚下流淌,一步便是万年,在这瞬间,圣人是追溯更长的时光。

    “轰、轰、轰”一声声巨响,十凶长啸,同时出手,九尾鬼狐乃是九条遮天蔽日的长尾抽下,每一道长尾就毁灭一个世界,每一尾的力量无与伦比,不可抵挡。

    古夜魔蛇张口一吞,食亿万生灵,吞浩荡圣光,它的巨嘴如同漏斗一样,任何东西被吞掉,都从此不复存在。

    魇魔狂乱,黑暗狂潮席卷,淹没了世间的一切理智,在魇魔的狂乱之下,只怕众神都为之颤抖,都会在这石火电光之间被狂化,瞬间堕入黑暗之中。

    ………………

    十凶大恶,狂霸无匹,举世无敌,如此十凶虐世,就算是十尊大帝仙王全力以赴,都不一定能战胜。

    但是圣人神态冷漠,瞬间跨越时光,追溯起源,瞬间逼近了十凶,那怕是滔天的黑暗,也一样挡不住圣人的步伐!

第2025章万古仇敌    听到这样的话,轮回荒祖也不惊讶,说道:“所以你找上了我,这也的确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至少我这个人跑不掉,怎么跑都在远荒之中。目标明确,杀鸡儆猴,杀了我,足可以威慑整个纪元,换作是我,也的确会作这样的选择。”

    “轮回荒祖,曾经是一个纪元的黑暗起源,斩了其他的巨头,我相信没有比斩你更有威慑力,余者不一定比你强,就算真的有比你强者,那也不见得比你有威名。”李七夜淡淡地一笑。

    “说来,我是与之荣焉。”轮回荒祖很雅气,笑着说道:“犁平黑暗,从我开始,这实在是一个很有魄力的开局,也是很有智慧的开局。”

    看着轮回荒祖的那种雅气,听他的谈吐,你很难想象他是一个吞食亿亿亿万生灵的黑暗巨头,你很难把他这样一个雅气的老人与一个每一个时代都收割无数性命的人联系起来,你完全无法去想象眼前这个老人双手沾满了太多的鲜血了,他吞食过的性命、杀死过的人,那是数之不尽,甚至有可能他是在时间长河中杀过最多的人之一。

    “世间魅魑魍魉太多,只不过有些人躲得太深而己,世间已经没有他们的记载,也让人难于寻其踪。”李七夜淡淡地笑了笑,说道:“斩了轮回荒祖,我相信很多人会掂量掂量一下的。”

    李七夜此举乃是威慑,以轮回荒祖作为开局,毕竟他不可能一直留在这个世界,未来谁都不知道会如何,所以他以斩了轮回荒祖为开局,以威慑这个时代。

    “黑暗,我见得比你多。”轮回荒祖笑着摇头,说道:“你是无法想象黑暗是多么的让人甘之如饴。世间有光明,必有黑暗。如果没有黑暗,又何来光明呢。没有坏人,又怎么能知道什么叫做好人。就算你杀了我,也无法让黑暗消弥无形。万古以来,它一直都在,不管你承不承认。”

    “这个我知道。”李七夜点头说道:“举世间,又有谁能消弥于黑暗无形呢。我只是给大家点燃一个希望而己,黑暗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可怕,世间也不是谁都会堕于黑暗,依然有人坚守光明,那怕是蹉跎无数岁月。点燃你的黑暗,照亮这个纪元的光明!”

    李七夜这话让所有的大帝仙王都不由为之一凛,李七夜这话是说给轮回荒祖听,又何尝不是说给大帝仙王听呢。

    在这一刻,战王天帝他们都真正明白,李七夜要斩轮回荒祖,不是为了自己私欲,不仅仅是为了宝藏,他是在警示着十三洲的大帝仙王。

    试想一下,当黑暗降临的时候,如轮回荒祖这样的巨头出手,诸位大帝仙王,这将会面临着怎么样的选择呢?抗争到底,还是从于黑暗?

    高位的大帝仙王,没有一个不是拥有大智慧的人,现在李七夜如此坦然说出这样的话,这在战王天帝他们心中敲响了警钟。

    “敬光明。”此时轮回荒祖神态庄重,没有丝毫调侃的意思,徐徐地说道:“没有光明,就没有黑暗,没有光明播撒于这个世界,又怎么能让生命丰盛成长,又怎么能带来丰硕的收割。敬光明,那怕他在黑暗中摇曳,它依然亘古不灭。”

    轮回荒祖这话听起来十分的残酷,带着浓浓的血腥味,但他这话却充满了道理,没有光明,又怎么会让这个世界繁荣成长。

    “敬黑暗,有黑暗在我们心中徘徊,才能警示我们坚定道心,让我们一战到底,谁有不忘初心,才未辜负爱你的人与你所爱的人。”李七夜也神态庄重,徐徐地说道。

    李七夜的话让战王天帝他们这样的大帝仙王心里面一震,若是黑暗来临,世间的大帝仙王能守得住初心吗?想一想自己爱的人,想一想爱自己的人,自己有没有辜负当年的那一颗初心。

    李七夜要斩轮回荒祖,他们两个人是生死之敌,但此时他们两个人相谈宛如是老朋友,促膝长谈,颇有倾盖如故之势,可以说站在他们这样巅峰的人,乃是有惺惺相惜之感。

    “该我送你上路的时候了。”轮回荒祖一笑,徐徐地说道。

    “不,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李七夜轻轻摇头,说道:“虽然今天我主导这个大局,必斩你。但,我不是斩你的主力!”

    “好,我先斩你,再看有谁能阻我。”轮回荒祖一笑,大手覆盖而来。

    轮回荒祖大手覆盖而来,没有滔天气势,没有惊世之威,但这只大手覆盖而来,让大帝仙王都悚然,因为这大手之下什么都没有,那就意味着一旦被这大手拍中,一样是什么都没有,不管你是时光,还是空间,又或者是天地,或者是大帝仙王,只要是被拍中,都化作乌无。

    这是一种无的大势,这种大势可以灭掉世间的一切,这样的大势已经不需要招式,不需要功法了。

    可以说,这样的大势之手,可以说是斩大帝,灭仙王,一招屠帝,在轮回荒祖身上并不是一句空话。

    “啵”的一声,在这无的大势之下,突然圣光绽放,瞬间充满了这种空无的大势,一下子磅礴饱满,听到“砰”的一声响起,轮回荒祖的大手被挡住了。

    此时轮回荒祖定眼一看,收回了大手,徐徐地说道:“这世间还有谁能挡我,我应该能想到才对,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一眨就是一个个纪元过去,如此久未相见,老朋友可好。”

    此时已经有一个老者挡在了最前面了,正是他挡住了轮回荒祖的大手。

    这个老者一身灰衣,背生一对翅膀,这对翅膀已经破败,他全身一尘不染,那怕他身上不散发出圣光,依然给人一种圣洁无比的感觉。

    当你仔细看眼前这个老者,再仔细去看轮回荒祖的时候,你会发现他们两个人真的很像,他们之间很像并不是相貌,而是他们之间的一种气度,他们都是有大气度的人,都有大智慧的人,都有大魄力的人。

    如果要说不一样,他们中一个是代表着光明,一个是代表着黑暗,这就是本质的区别。

    这个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圣人,当然举世之间能认识圣人的人又是寥寥无几。

    “久违了。”圣人徐徐地说道:“我这身子骨硬朗得很,还死不了,如果你盼企着我早点死,那只怕有点让你失望了。”

    “不,老友,你误会了。”轮回荒祖笑着摇头,说道:“举世之间,能与我一个又一个时代为敌的人又有谁呢,能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力抗我的人又有谁呢?除了老友你,没有其他人了。如果老友都不在人世间了,那我的时代岂不是太过于无聊。”

    “是吗?”圣人平淡,徐徐地说道:“待今天我送你归西,你便不会无聊了。”

    “甚久未见,老友何必如此大的火气呢。”轮回荒祖笑着说道:“想必老友是因为被人插了一刀而恨我吧,这也不能怪我,只是她的选择而己,世间要么从于光明,要么从于黑暗。在光明中看不到希望之时,也唯有仰望黑暗。”

    “我不怪她。”圣人平静,说道:“你说的对,每一个人的选择而己。既然是从于黑暗,我也唯有净化她,让她的黑暗之心点燃光明。在漫天血色的岁月中,在那幼小的岁月里,我曾发誓犁平黑暗,我也曾向她许诺过,我会犁平黑暗源泉。她未能坚守,但我没忘记我的初心!”

    “是。”轮回荒祖点头,不由有些感慨,说道:“刚才李道友这句也说得对,对坚守初心,比什么都珍贵。正是老友能坚持住初心,在这一个个时代轮回中都能力抗我,还差点被老友成功,老友可以说是我这一生最敬佩的人。”

    轮回荒祖比圣人活得更久,圣人出生的时候,已经是鲜血漫天,那是一个收割的岁月,无数亲友惨死,这让幼下的圣人立下了犁平黑暗的宏大志愿。

    一路走来,无尽的蹉跎,无尽的困难,但圣人都一直在坚守,他从不忘初心。

    他曾与自己最信任的人、最爱的人一路同行,可惜,最终她还是未能坚守住初心,在光明中看不到希望之时,只能是仰望黑暗,最终她忘记了初心,从于黑暗,曾是背后给了圣人致命一击,否则的话,说不定当年圣人已经结束了这个漫长的黑暗纪元。

    尽管是经历了无数的苦难,经历了无数痛苦,但圣人依然未忘初心,他依然前行,他并没有像她那样在光明中仰望黑暗。

    “一个纪元,太漫长了,也该结束了,也该给哀嚎的众生一个交待了,也该倒在这一条道路上的先贤一个交待了。今天,不止是远荒要结束,属于我们纪元的黑暗,也该结束了。”圣人古井不波,圣洁无上。

    “老友,并非是我轻视你。虽然当年我受天罚,但经历了这么漫长的岁月疗养,我也该好得十之八九了,但老友却江河日下,就算我未能重归巅峰状态,老友也不是我的对手。”轮回荒祖摇头地说道。(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