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对于轮回荒祖的话,李七夜淡淡一笑,徐徐地说道:“我两者都不是,我是那个把你斩于脚下的人。”

    轮回荒祖看着李七夜,目光深邃,笑着说道:“如果说凭我年轻时的脾气,必定是立即出手,先折磨得你生不如死,现把你杀了。可惜,我已经老了,火气不如前了。”

    “你是老了没错。”李七夜笑着说道:“不过,这个世界上能杀我的不是你,除了贼老天,我还真想不出谁能杀死我。”

    轮回荒祖双目瞬间绽放光芒,当他瞬间绽放光荒的时候三千世界崩灭,诸天神魔灰飞,他没有惊天的气息,没有无敌之威,但当他一双眼定绽放光芒的时候,那怕是大帝仙王都为之悚然,甚至可以说他的目光可屠神斩帝。

    轮回荒祖盯着李七夜好一会儿,最后是庄重地点头,说道:“的确,这世间我已经杀不死你了,不复当年之勇。不过,杀不死,这对于我来说不一定会是一件坏事,把你拘禁,到时候,不死不灭对于你来说更是一种痛苦,你说落入我的手中,是多么痛苦的事情?”

    轮回荒祖这话没有丝毫的威胁,也没有咄咄逼人,只是以很平淡的口吻去叙说一件事实而己,但就是这么平淡的口吻,却让人毛骨悚然,让人无法想象落入一尊这种黑暗巨头手这将会有怎么悲剧的下场。

    李七夜反应很平淡,笑了笑,说道:“世间太多的痛苦,我都一一尝过。曾经有过比你只强不弱的人也把我拘禁过,我相信,你能想得出来的手段,他也能想得出来,只可惜,后果那只有一个,我把他坑了,榨干了他所有的价值!”

    “我也能榨干你的所有价值,不用当年那样,我今天只需要把你镇压,便可以榨干你的一切。”说到这里,李七夜露出了笑容,他的笑容十分温柔。

    当李七夜那么温柔的笑容之时,让战王天帝他们心里面发毛,反而轮回荒祖的话没让他们发毛,是李七夜温柔的笑容让他们发毛。

    因为战王天帝他们曾经见过李七夜这种温柔的笑容,当李七夜露出这样温柔笑容的时候,那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有意思,我还真的希望有人能把我镇压,岁月太久远了,太过于枯燥了,如果真的有人能把我镇压,那还真是一件好事情,说明我还有事可以做,只可惜,一直以来没有人能成功过。”轮回荒祖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只能说,你是运气不错而己。”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在这时间长河纪元之中,你不是最强的一个,也没是最了不起的一个。若是你真有那么强大,你不会从始至终躲于黑暗之中,始终不敢与贱老天一战。”

    “明知不可为,何必又为之呢。”轮回荒祖含笑地说道:“我只是以大智开局而己,万古又谁能例外,与其道死身消,或者被镇压得不人不鬼,不如留得实力,他日再图东山再起。”

    “道心而己。”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未战而先怯,最终无非是堕入黑暗而己。万古长河,曾有无数人谋法,各有千秋,不管这谋法如何,至少为之。”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着轮回荒祖,笑着说道:“如果你以为你这是一个大智开局,但未来终世你都不能一战,那你又焉能谈得上大智开局?你在自己纪元一个又一个时代收割生命、吞食生灵,你这所做的一切那只不是徒劳而己。若仅仅是为了苟活,那你又焉能谈得上是大智呢,那只不过是黑暗中的吸血鬼而己。”

    “未来是如何,又有谁能知道。”轮回荒祖也不生气,不动怒,淡淡笑着说道:“大道遥远,未动而谋,不谋又焉能动。”

    “说不说去,还是那颗道心。”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就算你自认为自己是大智慧大魄力的人,依然是未能守住那一颗道心。”

    “你是如何定义道心的?难道你认为坚守正义、坚守光明才是真正坚定的道心吗?”轮回荒祖笑着说道。

    “你扪心自问一下,当你的道心觉醒之时,你所追求的是什么?”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不忘初心,那才是坚定的道心,无关于坚守正义,无关于坚守光明。难道说,你道心觉醒,你的初心就是吞食天地,血洗一个又一个时代的生灵?举世之间,除了特定的种族,又有谁一生下来就拥有着一颗黑暗之心。”

    李七夜的话让轮回荒祖沉默了一下,最后他淡淡地笑着说道:“胜负未可知,现在下定论也早了点。”

    “在我看来,今日已经成定局了。”李七夜淡淡地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远荒该易主的时候了,也该成不历史的时候了,应该消逝于时间长河之中,不会再顽固地扎根徘徊于时间长河之中。”

    “那就该你拿出手段的时候了。”轮回荒祖笑着说道:“不过,以我看,不止是的诱饵,就是你们都只不过我口中的美食而己。”说着看了看李七夜左右两翼的十七位大帝仙王。

    轮回荒祖的话能让远荒之外旁观的大帝仙王心里面一凛,以大帝仙王为食,也只有轮回荒祖这样的存在才能做到了。

    但是,要知道,世间并不仅仅有轮回荒祖,所以有了这样的想法,让大帝仙王这样的存在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凛。

    “那就来吃吧。”李七夜也很平静,悠闲自得地说道。

    “轰”的一声巨响,只见轮回荒祖一张嘴,便把李七夜所炼化的那池仙血吞了下去,牙齿一磨,听到“喀嚓”的声音响起,咬断了一条条的晶莹璀璨的法则,完全把一池的仙血吞进了肚子里。

    与此同时,轮回荒祖身体一亮,震动了一下,瞬间镇压与斩断了一切因果。他淡淡地笑着说道:“你这个诱饵太美味了,既然你都抛下了诱饵,如果我不吃下,那实在是浪费你一番苦心。只不过惜,你这诱饵中的鱼钩太脆弱了,钩不了我,锁不了我,也无法潜入我的体内,这只怕让你失望了。”

    李七夜炼出了这一池仙血,在这仙血之中李七夜是动了大手段的,它就像美味诱饵中的鱼钩一样,只要鱼儿吞下了这诱饵,就必定会吞下这鱼钩。

    可惜,轮回荒祖太过于强大了,瞬间镇压和斩断了一切因果,这诱饵中的鱼钩在他的力量之下一下子粉碎,没能钓到轮回荒祖这一条大鱼。

    对于这样的结果,李七夜也不惊讶,也不着急,他只是淡淡地笑着说道:“这是在我的意料之中,没有什么好惊讶的。”

    “看来你是信心十足。”轮回荒祖不由感兴趣地笑着说道:“你自认为真的能一战到底吗?说真的,我没看出你一战到底的底蕴。”

    “是的,我是能一战到底。”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这种底蕴不是你能看得到的,终究,你没有一战到底的决心,你没去做过,又焉知能不能一战到底。这是一场瞬间千变的战争,没有什么套路可言,并非你想象那样,也不是你所预谋那样。”

    “有意思。”轮回荒祖不由笑了起来,说道:“你有信心也好,是吹牛也罢,我倒真想看一看。也罢,我今天也不为难你,你要我远荒宝藏中的什么东西?绝世之器,又或者是其他的仙卷,只要我有的,都可以借给你。”

    轮回荒祖这样的话都让战王天帝他们大吃一惊,轮回荒祖这样的存在根本就不怕大帝仙王,现在他竟然如此的大方愿意借出重宝,这实在是太让人震撼了。

    “远荒可是有一件纪元重器!”战王世家的一位天帝都忍不住问道,因为他们一直在猜测,远荒宝藏中很有可能有一件纪元重器,但一直没有人知道是真是假。

    “纪元重器呀。”轮回荒祖露出笑容,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这只怕是让你们失望了,我手中的纪元重器已经毁在了当年的毁灭之中。如果你有需要,我可以借给你一件不逊色于我纪元重器的东西给你。”

    说到这里,轮回荒祖是望着李七夜,很明显,轮回荒祖是看得起李七夜,对李七夜有青睐之意。

    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含笑,轻轻摇头,说道;“我不否认,这一次我们来斩你,的确是为远荒宝藏而来。不过,对于我来说,宝藏那只是个附带而己,我的目的还是要斩你!我只是让这个世界明白,没有我李七夜做不成的事情……”

    “……黑暗中的巨头也好,那些窥视者也罢,识相的就给我盘着,这是我的世界,这是我的时代,这也是我的纪元,谁想当收割者,谁想让黑暗来临,我是不会介意让他的头颅高悬在十三洲的上空的!”

    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让所有大帝仙王心里面一震,这一席话有着大霸气,这不止是威慑九天十地,那是威慑一个纪元,这样的威慑要跨越时间长河,这种威慑在短时间是无法磨灭的。(未完待续。)

第2023章轮回荒祖    十七位大帝仙王驾临,李七夜含笑看着他们,点头致意,徐徐地说道:“让我们准备吧,该开始的时候了。”

    十七位大帝仙王二话,分为左右两边,站于李七夜两翼,把李七夜拱护于中锋,以让人看不明白的大势镇守在那里。

    此时远荒的黑暗依旧,在黑暗中一尊尊巨头的身影依然在那里徘徊着,虽然这一尊尊巨头还没有真正从地下爬出来,但当他们的身影在黑暗中久久徘徊不散的时候,这就已经说明他们也是垂涎欲滴了,只不过他们有所忌惮,并没有冲杀上来而己。

    “嗡嗡嗡”在这一刻,李七夜催动着那一池仙血,在大势的奥妙之下,仙血吞纳了天地精华,宛如诞生了一个全新的三千世界一样,在这一池的仙血之中蕴养有世间最美妙的生命力,蕴养有最原始最了不得的力量。

    “铛、铛、铛…%无%错%…”此时一道道大帝仙王法则浮现,一尊尊大帝仙王双手搭肩,他们把天命之力直接传递到了李七夜的身上,此时李七夜掌御着最晶莹最璀璨的法则,这法则宛如春蚕吐丝一样,包裹着这一池仙血,以世间最大的玄妙在炼化着这已经诱人无比的仙血。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在这一刻,在李七夜与十七位大帝仙王炼化之下,这本是十分诱人无比的仙血更加成熟,宛如是熟透的葡萄,随时都可以摘取。

    在一次又一次的炼化之下,这一池仙血已经变了样了,不再是仙血,整池弥漫着一股无法散去的生机,这股生机磅礴无尽,世间没有什么能遮蔽得住这一股生机,只要它依然还在,不论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它都能透露出来。

    生机无穷盎然,宛如整个远荒都是大地回春一样,在这样的一股生机之下,竟然会驱散黑暗,整个远荒宛如出现了生命力一样。

    在此之前,远荒除了死寂还是死寂,整个远荒是充满死亡的气息,但当这样的一股生机弥漫之时,给整个远荒带来了生命,给整个远荒带来了希望,在这一刻宛如整个远荒不再是那么的死气沉沉,不再是一片的死寂。

    当这样的生机浮现之时,不知道为什么,让所有人都感觉舒畅,有一种拔云见日、扫云阴霾的感觉,这种感觉不是一种幻象,而是真切的亲身体会。

    “啵”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在远荒这个干涸死寂的大地上之竟然有一颗种子发芽了,虽然这仅仅是一棵种子发芽,那仅仅只是冒出了一片嫩稚无比的绿叶,但这已经足够了。

    这仅仅是一片小小的绿叶而己,这样的绿叶在凡世间不足为奇,这可以说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事情了。

    但是这样的片片小绿叶在远荒却有着不一样的凡响,它是打破了死亡,它是打破了黑暗,给这个死寂的世界带来了希望,带来了一股绿色的风暴。

    “吼”当这样的生命力弥漫之时,当这样的一片小小的绿叶出现的时候,黑暗中的一尊尊身影躁动起来。

    他们一双双眼睛通红,死死地盯着那一池的仙血,此时这一池的鲜血已经是化作了最原始最奥妙的生命力了。

    此时不知道这一池的仙血太过于诱惑他们,让他们按捺不住,还是因为这一池的仙血给远荒带来生命力,给死寂的远荒带来了绿色,带来了希望,因此引得他们躁动不安,或者,这两者皆有

    “这东西太逆天了。”就算是没有资格参加这一战的大帝仙王在暗中看着这一幕,也不由为之悚然。

    “这是以大帝的帝血为原材料,再以大帝仙王们的天命力量,辅之海量的资源,这才能炼出如此一池的原始生命原浆呀。这样的一池生命原浆服下去,莫说是凡夫俗子,只怕是大帝仙王都是脱胎换骨呀。这样的东西,又焉不引得黑暗中的巨头垂涎呢。”有仙王盯着这样的一池仙血,也不由怦然心动。

    心动归心动,但没有人敢打这一池仙血的注意,十七位大帝仙王在此,可以说青洲的多数高位大帝仙王都在此了,谁敢硬抢,那就是自寻死路,自寻灭亡。

    “嗷”就在这一刻,黑暗中有巨头的身影按捺不住,大吼一声,想冲入远荒深处,有抢夺这一池仙血的冲动,但是这样的一个黑暗中巨影却被强大的力量拽住了,不允许他冲过来抢夺。

    “好东西,这样的好东西我也很久很久没吃过了,都快忘记了它的滋味了。”就在所有人被这样的一池仙血所吸引的时候,一个深邃无比的声音响起。

    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远荒深处的那一座祭台之上已经坐着一个人了,这是一位老者,这位老者穿着一件灰衣,他没有惊天的气息,没有绝世无双的神威,他相貌不算惊奇,不过整个人是精神抖擞,给人一种宝刀未老的感觉。

    当这样的一个灰衣老人出现的时候,整个远荒一下子安静下来,本是十分躁动的黑暗巨头也一下子平静下来,甚至随着灰衣老人的出现,远荒的黑暗慢慢消散而去,一尊尊身影重归于地下,他们都十分的畏惧,十分的忌惮。

    “嗡、嗡、嗡……”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位老者出现的时候,整个远荒的深处浮现了光芒,缓缓地升起了光膜,在这瞬间整个大势被触发,整个深处的天地被隔离开来。

    远荒外面的人再也看不清楚里面所发生的事情,只能是隐隐约约看到里面是人影绰绰而己,只有越强大的人才能越看清楚一点。

    真正能看清楚的也只有那些隐于暗中未能参加这一战的大帝仙王了,只有他们这一境界的存在才能透过那一层光膜观望了。

    “如此大势,举世之间,除了我,我还想不出谁能布得出来。”灰衣老人看着这样的光膜升起的时候,他笑了笑,说道:“不过,我真想杀出去,只怕世间没有什么东西能困得住我。”

    “万事都有可能。”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你不信邪,我也不信邪,所以,那我们就试一试。”

    这位灰衣老人目光落在李七夜身上,双目闪动着睿智的光芒,他含笑地说道:“我知道你,也听过你的传奇。你跟我年轻时还真像,很像我,有一颗不倔的心。”

    “不,你高看你自己了。”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你没有一颗不倔之心,当你跨过那一条界线之时,你已经沦陷了,你配不上拥有一颗不倔之心。”

    面对这位灰衣老人,就算是大帝仙王心里面也都发毛,但李七夜却依然风轻云淡,依然能谈笑风声。

    “万事不要说得那么绝对,蹲下,不一代表代跪下,或者是为了蓄力的一跃而己。”灰衣老人也不生气,含笑地说道。

    “蹲下的方式有很多。”李七夜淡淡地笑着摇头说道:“但,你这样蹲下,永远都不可能一跃。当你这样蹲下之时,那只不过是苍天之下苟且而己,只不过是黑暗中的影子而己。”

    “或者你说得有道理。”灰衣老人笑着说道:“谁是谁非,已经没有必要去讨论了,你不在乎我看法,我也不在乎你的看法,更何况是世人呢,你说是吧。”

    “说的也是。”李七夜认真点头,笑着说道:“不管如何,今日我们总有一个要躺在这里的。”

    “轮回荒祖。”说到这里,李七夜叫出了灰衣老人的称号,含笑地说道:“我李七夜今日要斩你了。”

    “轮回荒祖呀。”有大帝仙王听到这个称号,心里面都不由为之怵然,头皮发麻,虽然早就有大帝仙王隐隐猜到了,但得到证实之后,那怕是强大如大帝仙王,也一样头皮发麻。

    轮回荒祖,在远荒这个纪元,他曾经是一个又一个时代收割着亿万生灵的性命,对于他来说,在这个纪元中的一个个时代的亿万生命,那只不过是他口中的食物而己,那只不过是他的养份而己,那只不过是壮大他实力的原料而己。

    在远荒的纪元中,一个个时代的亿万生灵知道他存在的人寥寥无几,当知道他这样的存在之时,这就意味着这个时代要结束了,末日来临了。

    在这个纪元之中,曾经有无数的先贤高歌猛进、正气凛天,他们曾经对抗过轮回荒祖,但是到了最后,这些先贤不是被轮回荒祖斩杀,就是最终臣伏于他,成为了他的爪牙,为害于这个纪元,化身为黑暗中的巨头。

    可以说,轮回荒祖,是远荒这个纪元的一切痛苦的起源,一切生悲剧的起源,他收割无数的生命,那只不过是为了他自己而己。

    “我知道。”轮回荒祖并不意外,也没有火气,含笑地说道:“万古以来,要斩我的人太多了,但终不是被我宏大的计划所臣伏,就是成为我脚下的枯骨。你觉得你会属于哪一种呢?臣伏于我,还是成为我脚下的枯骨。”(未完待续。)

    第20章轮回荒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