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所有人震撼之时,只见突然仙光吞吐,只见仙光一吸,把哨箭魔帝他们四位大帝仙王和御龙上神他们九尊上神的鲜血吸了过来。

    在这一刻听到“嗡、嗡、嗡”的声音响起,一缕缕的仙光绽放,只见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一寸寸的仙光交织,最终仙光化作了一朵仙莲。

    只见仙莲一片片的花瓣绽放张开,吞吐着淡淡仙焰,这样的仙莲看起来十分的梦幻,看到仙莲的时候,恍然间让人感觉自己处身于仙界一样,特别是仙莲绽放着仙焰的时候,感觉自己全身都沐浴在仙光之中,让自己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噗、噗、噗……”此时仙莲吐出来的仙焰竟然是丝丝缕缕地钻入了鲜血之中,竟然燃烧炼化着鲜血。

    “这是要干什么?”看到这仙莲吐出仙焰,竟然燃烧炼化着鲜血,有人不明白玄妙,不由问道。

    “大帝的帝血,上神的神血,这都是无价之物呀。四位大帝,九尊上神,如果把他们的鲜血都淬炼成精华,那是多么宝贵的东西,那简直就是无价之物,举世之间还有什么东西能比得上它吗?”有一位上神看着眼前这样的一幕,徐徐地说道。

    听到这样的话,不知道多少人心里面一个哆嗦,也对呀,大帝的帝血,上神的神血,这是何等多珍贵,眼前这一池的鲜血,乃是九位上神、四位大帝的鲜血,把它淬炼成精血,那是何等的珍贵,说不定喝下这样的精血,能举霞飞升。

    “嗡、嗡、嗡”此时仙莲吞吐着更猛裂的仙焰,以最奥妙的力量和火候在淬炼着这一池的鲜血。

    随着仙焰的一次又一次淬炼,整池的鲜血完全融合了,随着一次又一次的淬炼,这一池的鲜血竟然散发出了琥珀光芒。

    “噗”的一声响起,最终,仙莲消失,仙焰收敛,一池的仙血终于被炼成了。

    在这一刻,这一池的仙血弥漫着大道气息,而且这大道是亘古而原始,似乎这样的大道从来没有开启过,宛如是蕴藏着世间最强大最古老的大道力量。

    “嗡嗡嗡”的一声声轻微之声响起,只见这一池的仙血绽放出了一缕缕的光芒,这一缕缕的光芒晶莹剔透,十分的迷人,这一缕缕的光芒之中跳跃着纯粹的大道精髓,宛如这里面承载着亿万大道一样。

    此时这一池仙血弥漫起了无穷无尽的混沌之气,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混沌之气充满了整个天地,笼罩着万域。

    这一池仙血散发出了淡淡的清香,当让人轻轻一闻这淡淡的清香之时,顿时让人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很多人一闻到这清香,顿时是“嗡”的一声响起,自己竟然全身散发出了仙光,随之绽放出了大道华彩,自己的大道也随之鸣和,这让很多人都以为自己是要举霞飞升了。

    “好东西呀,饮此仙血,此生就算不长生,那也是永世受益无穷。”有一位上神看着这一池的仙血,不由咽了一口口水,喃喃地说道。

    “饮此血,是不是我能成为大帝。”也有强者远远看到这样的一池仙血,不由垂涎欲滴,恨不是能饮上一口。

    “好东西。”就算是大帝仙王看到这一池仙血,也不由感慨地叹息一声。

    再不识货的人,一看到这一池的仙血,也知道这是举世罕有的东西,它的珍贵只怕难于用笔墨来形容的。

    虽然说很多人都垂涎三尺,连上神都忍不住口水直流,大帝也忍不住直咽口水,但此时此刻,大家只能是过过眼瘾而己,没有谁敢去抢这一池的鲜血。

    小响哨兵团和御龙骑就是前车之鉴,如果此时还有谁不知死活去抢这样的一池仙血,那说不定他们就会成为这池中的仙血。

    “蓬蓬蓬”就在这一刻,远荒的许多地方都瞬间魔气焰天,紧接着“轰、轰、轰”的一声声巨响,魔气弥漫于天地之间,整个远荒都被魔气所笼罩着。

    在黑暗中听到了“啵、啵、啵”的一声声十分轻微的声音响起,有一尊尊沉睡的巨头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在滔天的魔气之中一尊尊庞大的身影浮现,虽然一尊尊巨头依然隐于黑暗之中,但毫无疑问,这一尊尊巨头无疑是被惊醒了。

    “发生什么事了?”有一些修士强者还在发懵,一时间呆了一下,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不好”有上神骇然,脸色大变,立即带着门下弟子撒离。

    但,在此时此刻却已经迟了,“啊”凄厉的惨叫声响起,突然间天降一只血盆大嘴,一张口就把许多还停留在远荒的强者吞了下去,“喀嚓、喀嚓”的一阵嚼咀之声响起,这只血盆大嘴把吞下去的所有强者都嚼碎,连骨带血全部吞食下去。

    “走”也有上神停留在远荒上空的,此时那怕是上神也被吓得魂都飞了起来,上神跨越天地,速度已经快得惊人了,但是在黑暗中伸出了一只巨手,“砰”的一声把上神抓住了,一手就捏灭了上神身上所有的防御。

    “啊”上神凄厉惨叫一声,被巨手拔成了两半,被扔入了大嘴之中,宛如嚼萝卜一样嚼得吱吱有声。

    “呕”在远荒之外的一些强者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由反胃,呕吐起来。

    生食强者上神,这只怕是许多人一生中都没有看到如此恐怖,如此让人头皮发麻的一幕了。

    “轰、轰、轰……”一时之间黑暗再一次笼罩着整个远荒,在黑暗之中出现了一尊尊身影,当这样的一尊尊身影浮现之时,九天十地都为之颤抖,所有的生灵都訇伏于地上战战兢兢。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感觉如同是灭世来临一样,宛如是世界末日来临一样,让人感觉是不寒而栗。

    “这是恶魔要出世了吗?”看到黑暗笼罩着整个远荒的时候,不知道多少人毛骨悚然,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吓破了胆子。

    当这样一尊尊黑暗中的身影浮现的时候,地下睁开了一双双眼睛,这一双双眼睛是血光通红,这一双双带着血光的眼睛都死死地盯着李七夜的那一池仙血。

    当这样的一双双眼睛盯着这一池仙血的时候,都露出了垂涎贪婪的目光,这些血光通红的眼睛毫不掩饰自己的贪涎欲滴,他们死死地盯着这一池仙血。

    这些黑暗中的巨头,就像是被鲜血所吸引而来的吸血鬼一样,他们都恨不得扑过去,把这一池的仙血占为己有。

    这些黑暗巨头都是沉睡于远荒地下,很难有什么东西能把他们惊醒过来。但是,这一池仙血拥有了四位大帝和九位上神的精血,又经李七夜以逆天的手段祭炼,这样的仙血对于已经饥渴了无数岁月的黑暗巨头来说,那是大补之物,又焉不能把他们惊动呢。

    但是,这一尊尊浮现于黑暗中的身影似乎又是在岂惮什么一样,他们不敢扑杀进来,他们只是停留在自己的地盘,不敢跨越雷池半步。

    面对于这样的一幕,李七夜只是淡淡一笑而己,依然是风轻云淡地站在那里,静静地等待着。

    远荒之外能看到这一幕的人都不由一颗心脏高悬于嗓子之下了,黑暗中的一尊尊身影的强大是不言而喻的,但李七夜处身于如此之多的黑暗身影环伺之下,依然如此的风轻云淡,依然的如此的平静。

    单凭着这一份的魄力,都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之时,李七夜在一尊尊黑暗巨头环伺之时,突然间一条亘横天地的仙王大道横跨远荒。

    在这仙王大道之上四位仙王联袂而来,他们都是大衣飘飘,顾盼之间,照耀大帝,在他们的仙光之下,整个被黑暗所笼罩的远荒被开辟出一条道路来。

    “索天率三位晚辈前来助圣师一臂之力。”此时一声长啸,这仙王大道上一个古朴而大气的男子长啸,威慑天地。

    “索天四仙王”看到这四位大仙王,有人不由尖叫一声!

    “是索天仙王,百族第一位仙王!”看到古朴大气的男子,有一位上神不由吃惊地说道。

    “索天教四尊仙王联袂而至呀。”能看到这样一幕的人都被震撼了。

    索天教堪称是百族在青洲最强的大教,拥有四位仙王,索天教的始祖索天仙王更是百族在十三洲的第一位仙王。

    索天仙王很久都没有出世了,但今天却率领着索天教其他的三位仙王同时驾临,这太让人震撼了。

    当索天教四大仙王驾临的时候,黑暗中的一尊尊巨头没有出手相拦,因为他们也意识到了什么,都没有出手。

    “轰”的一声巨响,一条大帝之道劈开了黑暗,一辆宽大无比的战车缓缓驶来,战车上乃是战旗飞扬。

    驱车的乃是一个镇压九天十地的男子,这个男子身旁还有三位大帝相伴。

    “战王世家来也!”驶驾战车的男子睥睨九天十地,威凌众生。

    “战王天帝!”看到驶驾战车的男子,有天族的上神尖叫一声,说道:“是战王世家四大天帝!”(未完待续。)

第2019章吃我一砖    “你们商量得怎么样了?”此时李七夜淡淡一笑,看着哨箭魔帝和御龙上神他们。

    最终,哨箭魔帝与御龙上神相视了一眼,御龙上神站了出来,大喝一声,说道:“小辈,休狂,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御龙上神的态度和语言让所有人都无疑,刚才讨饶的时候他是一副奴颜婢膝的模样,在那里装孙子,一声声“前辈”地叫。

    现在讨饶无望了,要一战到底,御龙上神又立即换了一副嘴脸,大喝李七夜是“小辈”,一副咄咄逼人的模样,完全是豁出去了。

    御龙上神的嘴脸说变就变,完全是一副小人模样,这样的人实在是让人无语,这都让人真的怀疑他是怎么样成为上神的,一点自己的原则都没有。

    “出手吧,看你能挣扎多久。”李七夜淡淡一笑,也不在乎御龙上神变换嘴脸,完全是无所谓的模样,似乎在他眼中御龙上神他们跟死人没有什么巨别了。

    “结阵。”御龙上神大吼一声,“轰”的一声巨响,他们九尊上神再一次结阵,犁天虫再一次出现在了大家的眼前。

    “轰、轰、轰……”此时犁天虫一次又一次的震动,它整个身体变得更加的巨大,每一次震动身体就长大一次,最终一个巨无霸一般的虫子出现在了所有人眼前。

    此时御龙上神他们完全是豁出去了,所有的血气都灌入了大阵之上,整只犁天虫血气弥漫,可以说对于御龙骑来说这一次不成功便成仁,他们已经不在乎血气的损耗了。

    如此巨大无匹的犁天虫散发出了狂霸的虫息,宛如它是万虫之王,主宰着三千世界的一切飞禽走兽。

    当如此巨大的犁天虫疯狂喷涌出自己最强霸的力量之时,所有人都感到压抑甚至颤抖,似乎这样的一只巨虫张嘴就能吃掉一条真龙。

    不论怎么说,御龙上神卑鄙也好,无耻也罢,那怕他是一个十分不要脸的小人,但他的确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上神,一个拥有十一图腾的上神,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轰”的一声巨响,此时犁天虫那一双尖锐无比的獠牙狠狠地向李七夜拱去,要把李七夜整个人拱起来,要把李七夜整个人拱上天去。

    这样的一拱,连天穹都被刺穿,听到“喀嚓”的崩碎之声响起,天穹的虚空出现了无数的裂缝,天穹瞬间崩碎。

    “来得好。”李七夜大笑一声,只是伸手一拿,在天宇深处瞬间抓来了一条条的银河,一颗颗的星辰,当他大手一捏的时候,这一条条的银河一颗颗的星辰瞬间被祭炼成了方砖。

    如果说世间有如此巨大的方砖,那么眼前这只方砖就是世间最大的方砖。

    整个方砖如无数的星辰和成千上万的银河所捏压而成,这样的方砖量不可估量,可以压塌九天十地。

    这样的一块巨大无匹的方砖流光逸彩,无数的银光环绕,好像是一条条银色的光带在萦绕不止。

    “砰”的一声巨响,这块世间最大的方砖狠狠的砸下,狠狠地砸在了犁天虫的獠牙之上,砸得犁天虫“咚、咚、咚”连退了十几步,被砸得头昏眼花,眼前金星直冒。

    “砰”的一声响起,犁天虫还没有站稳,巨大的方砖又再一次砸下了,砸得犁天虫“啪”的一声响起,都直接趴在了地上了。

    看到这样的一幕,让所有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毛骨悚然,这可是九尊上神的合体呀,竟然就这样被李七夜如此的吊打了,而且李七夜没有凭借外力,完全依靠自己的实力,这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同时让人毛骨悚然的是,李七夜随手一拿就是炼天地、祭日月、化星辰,这样的实力是恐怖无边,那简直就是举手投足之间便可以灭世。

    “砰”的一声巨响,当方砖再一次狠狠砸下的时候,听到“喀嚓”的崩碎之声响起,犁天虫那一对粗大无比的獠牙竟然被李七夜活生生地砸断了,两颗粗牙被硬生生地崩断了,那种感觉真的是一种说不出来的酸爽,很多人听到牙齿崩碎的声音都感觉全身打了一个哆嗦。

    “杀”此时御龙上神怒吼一声,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在这一刻整只犁天虫竟然神火冲天而起,滔天的神火焚烧天地,毁灭一切,在无穷无尽的神火之中听到“轰、轰、轰”轰鸣,在这轰鸣声中犁天虫头顶上竟然生长出了一支怒角。

    这支怒角冲天而起,疯狂地旋转,如同是巨钻一样,而且整支怒角通红无比,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神火,这样的神火就像是真神的愤怒一样,它可以把眼前的一切都烧得灰飞烟灭。

    “砰”的一声巨响,李七夜手中的方砖毫不犹豫地砸了下去,但是这一次这怒角竟然扛住了李七夜狠狠砸下来的方砖。

    “轰、轰、轰”一阵惊天动的声音不绝于耳,怒角不止是疯狂地钻进去,而且疯狂地以神灵怒火炼化着方砖,威力绝无伦比。

    “喀嚓、喀嚓、喀嚓”一阵阵碎裂的声音响起,在这一支怒角的疯狂炼化和钻冲之下,这块由日月星辰所炼化的方砖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缝。

    这一支怒角比起刚才的那一对獠牙来不知道是恐怖多少,这个时候是御龙上神他们九尊上神都在燃烧着他们的图腾。

    对于上神来说,图腾代表着他们的一切,图腾承载着他们的所有力量,这就好像是大帝仙王的天命一样。

    当一尊上神燃烧着他们的图腾之时,就是等于在燃烧着他们的大道,燃烧着他们的混沌之力,这是玉石皆俱的做法,就算他们能杀死敌人,只怕他们自己也剩下半死了。

    但是,此时御龙上神他们没得选择,他们唯一的做法就豁出去,与敌人一战到底,不是敌死便是己亡。

    “砰”的一声巨响,最终李七夜手中的方砖被冲击碎裂,“轰”的一声巨响,这只神火滔天的怒角与绝无伦比的速度冲刺向李七夜,它是要把李七夜整个人刺得通透。

    “就是现在!”就在这只怒角以疯狂无比的速度冲击向李七夜的时候,御龙上神狂吼一声。

    “轰”的一声巨响,早有准备的哨箭魔帝他们四尊大帝仙王瞬间是十四条天命融合,“嗖”的一声,哨箭绝杀,这绝杀射出之时已经消失不见了,没有人看到它是射向了李七夜的哪一个方位。

    “嗡”的一声巨响,就在这一刻,李七夜只是一举手,瞬间两大领域出现,重慢领域和崩解领域瞬间现出在了李七夜的手指之下,两大领域瞬间碾压而下。

    “砰”的一声响起,在两大领域的碾压之下,冲天而起的犁天虫瞬间速度变得无比的缓慢,宛如蜗牛负重而行一般,而且在无穷的力量镇压之下,整只犁天虫的身体都吱吱作响。

    “嗖”的一声响起,哨箭再一次出现,但并未有杀射李七夜,李七夜面前坚起了一道晶莹的帝墙,这乃是李七夜的仙帝符文所化,那怕哨箭的还度再快,威力再绝伦,都挡下了哨箭。

    “破”看到哨箭被挡住了,哨箭魔帝他们四尊大帝仙王狂吼,瞬间所有血气喷涌,在这一刻他们动用了帝血,直接以帝血祭哨箭,“轰”的一声巨响,哨箭瞬间血光弥漫,一下子化作了恐怖无匹的血箭,这血箭瞬间射出,屠神斩帝。

    如此恐怖无匹的血箭射出的时候,连上神都腿软,十四条天命再配合四位大帝仙王的帝血,这样的血箭是何等恐怖,只怕可以瞬间秒杀六条天命的大帝仙王。

    “砰”的一声响起,血箭太强大了,瞬间射穿了李七夜的帝墙,“噗”的一声响起,血光溅射,血箭射入了李七夜的眉心。

    在此时此刻,时间寂静到了极点,所有人的呼吸声都能听得到,所有人都心里面一颤,眼睁睁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只见哨箭刺入了李七夜的眉心,鲜血缓缓地流下。

    “致命吗?”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颤了一下,被大帝的无敌之兵射入了眉心,这是很恐怖的事情,那怕是同样级别的大帝仙王都必死无疑。

    “公子”远远看到这样的一幕,齐临帝女脸色煞白。

    “成了”此时连御龙上神都不由狂喜,大吼一声,他的战略的确是成功了。

    看到哨箭射入了李七夜的哨心,就算是哨箭魔帝他们也都不由为之一喜,他们终于成功了。

    “高兴的太早了。”就在哨箭魔帝他们狂喜的时候,一个悠然的声音响起。

    “啪”的一声响声,刺在李七夜眉心中的哨箭被吐了出来,李七夜眉心出现了一个触日惊心的血洞,鲜血汩汩而流。

    但是此时血洞缓缓地愈合,眨眼之间,这个血洞消失了,李七夜的眉心平滑无痕,好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看到这样的一幕,哨箭魔帝他们脸色骇然大变,御龙上神他们也被吓得魂飞魄散。(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