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对于御龙上神的话,李七夜就不由笑了起来,笑着说道:“现在才讨饶,不觉得迟了点吗?”

    “不迟,不迟。”御龙上神满脸笑容,哈腰鞠首,脸上堆满了笑容,说道:“前辈乃是上天所降的仙人,胸纳百川,有超凡度量。前辈之胸襟,焉是我这等凡夫俗子所能相比的,对于前辈而言,我等只不过是凡世间碌碌无为的蚁蝼而己,不足为道,不入前辈法眼,前辈又焉会费神与我等蚁蝼计较呢。”

    此时御龙上神点头哈腰,一副奴颜婢膝的模样,看了就让人恶心。

    很多人都对御龙上神的不齿,他好列也是一尊拥有十一条天命的上神,他代表着高高在上的力量,现在为了活命竟然向李七夜摇尾求饶,这实在是太不要脸,太恶心了。

    不少上神冷哼一声,彻底的鄙视和不屑御龙上神,御龙上神这种奴颜婢膝实在是丢光了他们上神的颜脸,不少上神都耻于与御龙上神为伍,上神中出现御龙上神这样的人,实在是他们上神的耻辱。

    就算是哨箭魔帝,作为大帝的他,一般不会轻易地看贱别人,但看到御龙上神这样的奴颜婢膝,都十分的不屑,冷冷地别了御龙上神一眼。

    事实上,很多人都不明白,虽然说上神这级别的存在有大把坏人,其中不乏杀人无数者,但是,达到这样境界的强者,都有着一副傲骨。这让很多人想不明白,像御龙上神这样的软骨头是怎么样成为十一个图腾的上神的。

    对于御龙上神的话,李七夜翘了一下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说道:“既然你都是蚁蝼,那我又何必在乎你的求饶呢。脚下的一只蚂蚁,谁会在乎它是怎么样哀嚎的,一脚踩下去便可。”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御龙上神也不动怒,也不觉得脸红,依然是满脸笑容,依然是点头哈腰,说道:“前辈乃是句句真言,字字真灼,前辈的一句一字都让晚辈受益匪浅,若是前辈不弃晚辈人薄力浅,晚辈愿意在前辈座前效力……”

    “好了,收起你那恶心的嘴脸吧。”李七夜摆了摆手,说道:“就算我要招小弟,也不会招你这种不要脸的小弟,你丢得起这个人,我还丢不起这个人。你求饶也好,硬气到底也罢,今天必死无疑!你想跪着死,还是站着死,就看你自己的选择了。”

    李七夜一下子把话说绝,这让脸上堆满笑容的御龙上神再也笑不出来了,李七夜态度已经很坚决了,他再怎么样求饶都已经是无济于事了。

    李七夜平淡地看着哨箭魔帝他们,又淡淡地看了一眼,御龙上神他们,徐徐地说道:“你们是一个个来上,还是同时上呢,给你们一个选择的机会,这是你们生前的最后选择。”

    李七夜这话说得很随意,但在这随意之中已经是带着杀伐无情了,让人不寒而栗,在这一刻,李七夜宛如高举起了屠刀,哨箭魔帝他们只不过是砧板上的鱼肉而己。

    哨箭魔帝他们四尊上神不由相视了一眼,一时之间他们都没有更好的对策,因为他们不知道李七夜的杀手锏是什么,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李七夜的深浅,从始至终,李七夜都没有真正的出手,他们连敌人拥有怎么样的招式,怎么样的功法,都一无所知,这才是他们最头痛的事情。

    “哨箭兄,生死悬于一线,该是我们联手放出终极一击的时候了。”在哨箭魔帝他们都没有良策之时,御龙上神代表着御龙骑,要与小响哨兵团联手。

    在一开始,他们说好要联手的,但刚才御龙上神他们却第一个逃走,根本上不顾盟友,这实在是让人为之不齿。

    但,现在哨箭魔帝他们没有选择,要么是他们小响哨兵团力抗李七夜,要么是与御龙骑联手对抗李七夜。

    毫无疑问,他们小响哨兵团独自对抗李七夜,只怕是绝对没有胜算,若是与御龙骑联手,或者是还有一点点希望,那怕这只是有一点点希望,那总比没有希望强。

    哨箭魔帝不由看了李七夜一眼,李七夜依然风轻云淡地站在那里,一点都不在乎他们临时商议对策。

    “你有什么良策呢?”哨箭魔帝与其他的三位大帝仙王相视了一眼之后,最后只好决定与御龙骑联手。

    虽然说小响哨兵团的大帝仙王都不齿于御龙上神的为人,但在大难临头之时,他们没得选择,只有选择再次与御龙骑联手。

    “哨箭兄,你们的哨箭一击乃是无敌,而且让人无法捕捉,绝对是杀人无形。但,哨箭兄,你们以十四条天命,威力还是不够,想斩他,还必须放大招,还必须是豁出去。”御龙上神认真地说道。

    “那你们呢,你们该干什么?”哨箭魔帝看了御龙上神一眼,虽然说是大难临头了,但他终究不信任御龙上神,毕竟御龙上神和他的御龙骑所作所为实在是太让人无法信任了。

    “我知道哨箭兄不信任我,但是,这是我们最后的一击,生死就看这一击了,就算我再不靠谱,我也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和兄弟们的生命开玩笑。”御龙上神忙是说道:“这一点哨箭兄放心,我与兄弟们顶住他的火力,但,哨箭兄,你们可一定要成功,我们是生是死,就看你能不能把他狙杀了,否则,我们谁都休想活着离开。”

    “好”哨箭魔帝沉吟了一下,一口答应,此时就算他们再不信任御龙上神和他的御龙骑,但他们也没得选择,他们只能赌最后一击。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哨箭魔帝与御龙上神在商议之时,李七夜打开了命宫,此时他的天地印浮现。

    在这一刻天地印跨出了一个,这个人与李七夜一模一样,不一样的是气势,这个人是帝威凌天,镇压万域,顾盼之间所向无敌。

    听到“滋”的一声响起,这个人瞬间与李七夜融合,紧接着听到“轰”的一声巨响,李七夜整个人爆发出了无穷无尽的帝威,“轰、轰、轰”在一阵阵轰鸣声中,李七夜全身帝焰冲天而起,无穷的大帝光芒高高的抛于天空之上,雪耀着三千世界。

    此时李七夜双目一张,便是演化天地万法,掌御乾坤万道。

    “这是什么?”看到一个和李七夜一模一样的人瞬间与李七夜融合,好像一位大帝瞬间附体一样,让很多人看了都大吃一惊。

    “这是把自己的大帝之体剥离吗?”现在很多人都怀疑李七夜曾经是一位大帝,但是大家搜肠刮肚都无法把他与哪一位大帝仙王对上号。

    但,很多人觉得又不可能,又有谁能把自己天命、大帝之体全部剥离,这是属于斩道重生,一旦斩道了,全部都没有了。

    当然,没有人知道李七夜在轰上十界之前就把成为最巅峰的仙帝状态给拓印下来了,他是把自己拓印下来,保留下了仙帝最巅峰的状态。

    最重要的是,这是他的本身拓印,那怕李七夜真身再弱小,一旦本身附体,都没有任何负作用,他的本身也能承受得了这种附体。

    就在李七夜大帝之威肆虐之时,命宫之中飞出了十二个巨大无比的身影,这十二尊身影与李七夜是一模一样,但六尊为神,六尊为魔,神者乃是神光普照,魔者乃是魔焰滔天。

    这是神魔十二,乃是李七夜手中最强的兵器之一。

    听到“滋”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十二尊神魔瞬间与李七夜融合。

    “轰”的一声巨响,在仙帝巅峰状态下的李七夜已经够恐怖了,现在再与十二尊神魔融合,这是瞬间让他拥有了十二大成仙体,这意味着什么?

    虽然说神魔十二的大成仙体与真正的大成仙体相比起来还是有所差距,但是当这十二尊神魔与李七夜完全融合的时候,这种差距已经不用去估计了,因为世间从来没有人能修练十二大仙体,没有人知道真正的十二仙体大成会怎么样。

    此时李七夜就是十二仙体的一个翻版,那怕这个翻版比真正的大成来有距离,但这种距离也是世人无法知道的。

    巅峰状态下的仙帝,再加上十二大仙体大成,这一刻的李七夜已经恐怖无边了,绝与伦比,在他举手投足之间就可以灭世,那怕他只是仅仅的一指击来,都可以击穿大地,只怕他大手覆下,就可以毁灭青洲。

    在这一刻,李七夜就是无敌,所有人看到他都打哆嗦,地上跪满了无数的修士强者,不论是多么强大的修士强者,在这一刻都必须在他面前膜拜。

    “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吗?”那怕是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此时都双腿不受控制地打哆嗦。

    看到李七夜现在的状态,所有人都只有一个直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临世了!

    “十二仙体大成呀。”在暗中有大帝仙王窥视,那怕是大帝仙王,也不由抽了一口冷气,说道:“这样的状态,大帝仙王已经不够看了,必须上仙血,只有仙血的大帝仙王才能争锋了!”(未完待续。)

第2017章犁天虫    御龙上神他们的犁天虫可是创下了辉煌无比的战绩,曾经是一个个大教疆国的祖地都被他们一一犁翻,什么先贤的加持,什么世代底蕴的积累,都被犁天虫一一犁破,曾经让无数人家破人亡。

    犁天虫甚至把一位大帝亲手所铸的帝基掀翻,把它掀到天上,这可想而知这只犁天虫是多么的凶悍了。

    当看到犁天虫出现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强者吓得哆嗦,也有不少修士强者对之恨之入骨,咬牙切齿,正是因为犁天虫让人们国破家亡,无家可归。

    “卑鄙者,就让圣光来判审吧。”李七夜开口,随意地看了一眼这只巨大无匹的犁天虫,淡淡地说道。

    “轰、轰、轰”巨大无比的轰鸣之声响起,天地摇晃,犁天虫向李七夜奔来,它的身体虽然是十分的庞大,但速度惊人无比,宛如一颗天坠流星一样。这样巨大的犁天虫狂奔而来,就可以撞碎山河。

    “嗤”的一声响起,犁天虫撅起了它一双利牙,这一双利牙狠狠地向李七夜掀撩而去。

    听到“砰、砰、砰”的声音响起,当犁天虫一掀撩而来的时候,主空间都瞬间一阵阵碎裂,它是可以把空间撅碎,可想而知这犁天虫威力多么强大了。

    然而对于狂撅而来的犁天虫那只不过是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他背后圣洁无比的翅膀只伸出一只,“呼”的一声响起,这只翅膀直接扇了过去。

    “砰”的一声响起,这只翅膀直接就把巨大无比的犁天虫扇飞了,瞬间扇出了远荒,“轰、轰、轰”一声声崩碎声音响起,巨大的犁天虫瞬间是撞碎了大地。

    “啪”的一声响起,只见被扇飞的犁天虫又爬了起来,紧接着“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犁天虫又疯狂冲来。

    李七夜都懒得多看它一眼,这只圣洁的翅膀一舒,“砰”的一声响起,就直接拍在了犁天虫的身上,直接镇压了犁天虫。

    “啪、啪、啪”的一声声崩碎之声响起,巨大无比的犁天虫被圣洁的翅膀镇压,它巨大的身体缓缓地往地面沉下去,大地被巨大无比的犁天虫压得碎裂,出现了一道道粗大无比的裂缝。

    “轰、轰、轰”一阵阵崩碎声音响起,犁天虫疯狂地舞动着四条巨腿,欲从圣洁的膀翅镇压中挣扎出来,但那怕是它掀碎了一块块的大地,依然无法从镇压中挣脱出来。

    这种圣洁的力量焉是御龙上神所能对抗的,这圣洁力量曾经是横扫一个个时代,曾经是力抗纪元的黑暗。

    看到这只圣洁无比的翅膀就这样轻而易举的镇压住了犁天虫,一时之间让所有人嘴巴张得大大的,让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议。

    这可是御龙骑的杀手锏之一呀,不要说是一般上神,就是不少的大帝仙王都不敢轻易去招惹御龙骑的这一招杀手锏,但现在却被李七夜轻易地镇压了,这实在是太让人不可思议了,实在是太让人不敢想象了。

    “看你们能撑多久。”李七夜风轻云淡地说道。他话一落下,听到“嗡”的一声响起,这只镇压着犁天虫的翅膀乃是圣光闪烁,一下子变得更明亮起来。

    “砰、砰、砰”大地崩碎的声音响起,在这个时候大地崩裂,犁天甲加速下沉,同时听到了“喀嚓”的碎裂声响起,只见犁天甲那厚厚的甲壳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缝,再这样下去,只怕整只犁天虫都会被圣洁翅膀的力量压碎。

    “合命”就在犁天虫危难之时,突然响起了哨箭魔帝的一声狂吼。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瞬间哨箭魔帝他们四位大帝全身光芒璀璨,他们四个人一下子虚化,好像是身体被融化了一样。

    但就在这一声巨响中他们的所有天命都冲天而起,紧接着听到“轰”的一声崩天之声,只见十四条天命瞬间融合在了一起。

    这一幕实在是太过于壮观了,十四条天命瞬间融合在了一起,这是怎么样的一幕景象,这简直就是举世之间无双,十四条天命瞬间融合成了一条天命,这只怕是世间最强大的一条天命了。

    这一条天命亘横于在地之间,在这样的天命力量之下,似乎一切都变得那么渺小,这样的一条天命力量似乎可以在这刹那之间碾杀世间的一切。

    “嗖”此时一声哨箭之音响起,哨箭魔帝他们消失了,但是那只哨箭却依然还在,这条由十四条天命所融合在一起的天命瞬间掌御了哨箭。

    哨箭疯狂地旋转,而旋转的不仅仅是哨箭本身,随之旋转的还有天地,还有日月,还有万法大道。在此时哨箭的旋转带动了世间的一切,所有的一切都随之旋转。

    “嗖”的一声响起,哨箭射出了,但当它射出之后,再也没有人能看清楚它了,因为十四条天命所御驾的哨箭这不是一般的上神所能看得清楚的了。

    只听到了“噗、噗、噗、噗”的声音响起,在眨眼之间囊虫、沙牛、角猪、间螳都被杀死,瞬间倒地,化作了死气,飘散而去。

    最终是“嗖”的一声响起,哨箭射向了李七夜,以绝杀的姿成,在这样的绝杀的姿态之下,不要说是低位上神,就算是拥有十一条天命的御龙上神都会颤抖。

    以十四条天命所融合的天命御驾哨箭绝杀一击,那绝对是屠神斩帝,就算是十一个图腾的上神都无法挡下这无敌的一击。

    当这一箭射杀向李七夜的时候,所有人都毛骨悚然,虽然他们看不清,但却能清楚地感受到了,这样的绝杀一箭连上神都魂飞魄散,这样的一箭射来,他们绝对是必死无疑!

    “砰”的一声响起,星火溅射,一击无功,哨箭的绝杀却被李七夜的另一只圣洁翅膀所挡下了。

    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变色,所有人都心里面发怵,不要说他们,就算是哨箭魔帝他们都不由在心里面发怵,这已经是他们最强大的一击了,依然是没有把李七夜射杀,甚至是连李七夜的丝毫都没有伤掉。

    “的确是有本事。”李七夜点头,淡淡地一笑,说道:“既然你们能杀了远荒四凶,也的确是有资本领教领教我的高招。”

    李七夜说完,“哗啦”的一声响起,竟然收起了圣洁的翅膀,散去了圣光,恢复了平凡的模样。

    “砰”的一声,当李七夜散去圣光的时候,被镇压的犁天虫终于得到解救了,它一下子爬了起来。

    在这一刻,哨箭魔帝四位大帝仙王、御龙上神九尊上神,他们再一次出现。

    “走”这一刻,哨箭魔帝他们四位大帝仙王还没有什么动作,御龙上神沉喝一声,带着其他的八位兄弟转身就逃,往外面冲去,欲远遁而去。

    在这一刻,他们被李七夜吓住了,一开始他们还为与小响哨兵团联手有一搏的机会,现在他们才明白自己是真正的低估了李七夜了。

    御龙上神他们可不是什么英雄好汉,他们从来就不逞强,他们是赤裸裸的土匪,一见不敌,就立即逃走,什么威望,什么名声,什么信誉,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一文不值。

    “砰”的一声响起,在御龙上神他们刚转身逃的时候,但却撞到了无形墙了,一下子被弹了回来。

    “开”御龙上神他们狂吼一声,欲冲破阻拦,逃了出去,他们演化万法,以最强的兵器轰了出去。

    但结果还是一样,“砰”的一声响起,依然是被弹了回来,一堵无形的墙完全是封住了他们的退路,他们根本就无法跨越,这样的无形之墙亘横在那里,只要进来了,谁都无法出去。

    这一刻,真正的让御龙上神他们脸色大变了,他们明白自己是掉入了李七夜的陷阱了。

    看御龙上神他们逃走,很多人心里面都不屑,御龙上神他们一开始还是信誓旦旦扬言要为青洲除害,说得是正义严词,一见不敌,比谁逃得都要快。

    就算是哨箭魔帝他们都是冷冷地看了一眼御龙上神他们,这种人不能成为大帝仙王是有道理的。

    “既然来了,就别想着逃走。”李七夜风轻云淡地说道。

    这一刻御龙上神他们脸色都发白,最后他们相视了一眼,还是由御龙上神出面。此时御龙上神向李七夜一抱拳,满脸笑容,说道:“前辈的道法无双,举世无敌,让小辈终于领教过了高招了,小辈们佩服佩服,佩服得五体投地。”

    “是吗?”对于御龙上神的态度转变,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小辈乃是一叶障目,不知道前辈乃是当世无敌仙人。”此时御龙上神陪笑地说道:“小辈无知,冒险了前辈,前辈乃是仙人下凡,请饶恕小辈的不敬之罪,小辈们愿意受罚。”

    在刚才不久,御龙上神还是一副正义严词的模样,扬言要斩李七夜,现在却又一下子变了一副模样,一副奴颜卑膝的模样,向李七夜讨饶。(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