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嗡”的一声响起,此时与沙牛对决的大帝身上的光芒黯淡起来,反而那一个个符文则是变得更加明亮。

    毫无疑问,这位大帝已经受到了沙牛的影响,信仰的力量直接影响着他的道心。

    对于大帝来说,如果一旦道心被撼动,这比肉身被毁灭那还要严重很多,这将会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

    不过幸好的是,当这位大帝身上的光芒黯淡的时候,庇护着他的三条天命瞬间璀璨起来,在短短的时候之内响起了“嗡”的一声,大帝身上的光芒再一次亮了起来。

    毫无疑问,在危难关头天命起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它再一次助大帝一臂之力,让他守住了道心。

    “太强大了,太恐怖了,连大帝都能受到影响。”看到这一幕,懂得这其中玄奥的上神也不由为之吃惊,大帝仙王的道心不是一般强者所能相比的,他们的道心之坚可以说是当世少有的,但依然是被沙牛所影响,这可想而知沙牛的信仰之力是多么的恐怖了。

    同时也是让上神为之羡慕,往往在危难时刻天命都会起到致关重要的作用,甚至能救人一命。就像刚才这位大帝一样,在危难一刻,天命为他稳住了道心。

    这一点,上神的图腾是无法与之相比的,虽然说图腾承载了上神的大道力量,也承载了上神的命宫,但终究无法与天命相比。与天命比起来,这是图腾的先天缺陷,这样的缺陷所产生的距离鸿沟,不是一二个图腾所能轻而易举就能弥补的。

    哨箭魔帝四位大帝仙王与远荒四凶对决,没有占到便宜,甚至有大帝仙王处于下风,可以说,这对哨箭魔帝他们四个人来说情况是十分不利,他们连李七夜的衣角都还没有碰到,就已经被压制了。

    看到这样的一幕,许多人也不由抽了一口冷气,这可是大帝仙王呀,刚出战就被压制了,这可以说是出师不利呀,更何况,从始至终,李七夜还没有真正出手呢。

    “嗤”的一声响起,就在哨箭魔帝他们与远荒四凶对决难分胜负的瞬间,突然一道冷芒刺向了李七夜的喉咙,这一道光芒极为细小,极为锐利,也是极速无匹,一道光芒瞬间射出,可以瞬间射穿了星河,而且这样的一击是致命的,它就像是黑暗中的凶蝎毒针,在趁对方最不留意的时候给人致命一击。

    这是一击毙命的偷袭,就算是拥有十个八个图腾的上神看到这样的一道光芒以极速射出,都不由为之眼瞳收缩,这一道光芒致命一击,那绝对是屠神的一击。

    “啵、啵、啵……”的一声声响起,细小的光芒瞬间射穿了空间,但是这是瞬间射穿了一个个的次元,留下了细小无比的针孔。当这样的一道细小光芒真正射向了李七夜的喉咙之时威力已经很微弱了,他只需要双指轻轻一夹,便夹住了。

    不是上神根本就看不明白这一击,而上神则看明白这一击的奥妙了,因为李七夜已经不在那里了,这偷袭一击是击穿了无数次元之后才真正射到了李七夜所在的次元。

    空间错位,李七夜虽然看起来是近在远前,却不知道瞬间是错位了多少的空间,那怕这一击再强大,都需要击穿一个个空间之后才能击杀到他的面前。

    “狗是改不了****。”李七夜风轻云淡地夹着光芒,淡淡地说道:“土匪终究是土匪,那怕是成为了十一个图腾上神了,依然是土匪一个!一条狗那怕是变成了神狗了,也一样会****,这话说的就是你!”

    出手偷袭的正是御龙上神,此时李七夜直接把他比喻成了狗,让他脸色难看到极点。

    他是想尝试着在李七夜最不留意之时偷袭的,没有想到一击并未成功,事实上他也不企盼有多少的成功机率,他只是作一个尝试而己。

    “有些人,永远不能成为大帝仙王,那是有道理的。大帝,可以残酷,可以无情,但不能卑鄙!”李七夜扔掉了手中的光芒,双目光芒一炽,意念一动。

    “嗡、嗡、嗡”在这刹那之间,整个远荒浮起了一缕缕的圣光,这一缕缕的圣光浮现之时,瞬间汇聚于天空之上。

    “嗡、嗡、嗡”一阵阵轻微的声音响起,圣光越来越多,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无数的圣光汇聚在了一起,就好像是涓涓小溪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汇聚成了汪洋大海,整个过程是磅礴壮阔。

    要知道,整个远荒乃是以灰暗死亡为主调,在这里曾经一个又一个时代被收割,一个个时代的鲜血染红了每一寸的土地,天空上都弥漫着已经干稠的血雾。

    但当这一缕缕的圣光浮现的时候,这就好像是给了整个远荒无穷的希望一样。这一缕缕的圣光就好像是深埋于这个纪元的最深处,它包含着整个纪元无数生灵的挣扎,它承载着整个纪元无数众生的企盼,这一缕缕的圣光曾经给整个纪元带来了光明,给整个纪元带来了希望。

    当这样的一缕缕圣光汇聚之时,整个远荒一下子寂静下来,无数曾经哀嚎的灵魂、那些曾经在时间长河久久徘徊不去的怨灵都一一平静下来,圣光抚平了它们的痛苦,圣光不止是照耀整个纪元,同时也是安抚了整个纪元,让悲伤者不再痛苦。

    当这样的一缕缕圣光汇聚于天空之上的时候,在远荒地下的深处,有一个个沉睡于黑暗中的巨头被惊醒,当他们被惊醒的时候,看到天空中的圣光,他们都不由惊悚,眼瞳都不由为之收缩。

    因为他们知道这样的圣光是属于什么人,这样的圣光曾经差点结束了他们纪元的黑暗,差点就普照大世。

    后来失败了,所有的圣光都被镇压,所有的圣光都被深埋于地下最深处,永不得见世,但是今天这些圣光却再一次汇聚,这让黑暗中的巨头都不由在心中产生本能的忌惮。

    “嗡”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所有的圣光都汇聚于李七夜的身上,李七夜的身体瞬间容纳了无穷无尽的圣光。

    听到了“蓬”的一声响起,李七夜身后张开了一双翅膀,这一双翅膀雪白圣洁,这一双翅膀没有丝毫的污垢,似乎它就是世间最为圣洁的东西。

    “啵”的一声响起,这一双圣洁的翅膀一张,轻易地击碎了空间,李七夜一步从次元中跨了出来。

    这一刻,李七夜整个人变得圣洁无上,丝毫污垢都不能玷染,任何魅魑魍魉见到之后都会退避三舍,远遁而去。

    这一刻李七夜宛如是成为了神圣的主宰,他代表着世间的光明,他代表着希望!

    看到这样状态的李七夜,不知道有多少人跪拜在地上,膜拜之心油然而生,这是一代无上的圣者,代表着世间的一切光明,让黑暗无处遁形!

    “成阵”看到这样的一幕,御龙上神也脸色大变,那怕他是一位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看到这种圣光的力量他心里面也颤了一下,因为这种力量是让他们这种人最为忌惮的,堪称是他们的克星。

    “轰轰轰”一声声巨响,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在这一刻御龙上神他们九尊上神都瞬间是一个个图腾冲天而起,混沌之气垂落,宛如把整个世界化作了混沌海洋一样。

    看到一个个图腾冲天而起,天地化作混沌海洋,这样的一幕实在是太壮观了,只怕没有几个人在一生中能看到九尊上神同时出手的场面。

    “砰”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一刻御龙骑瞬间成阵,他们相识了一辈子,无数次并肩作战,已经是形成了无比的默契了,出手联手可以瞬间达到天衣无缝。

    听到“砰”的一声响起,只见他们的一个个图腾覆盖在了大阵之上,眨眼之间是光芒四射,一时之间御龙上神他们九个人消失了,出现在世人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怪物。

    这个怪物看起来有些像金龟子,也有些像甲壳虫,背上有着厚厚的甲壳,这样的甲壳好像可以托起整个天空一样。

    “轰、轰、轰”的一声巨响,这只像金龟子又像甲壳虫的怪物爬行起来的时候轻而易举就推翻了一座座神峰,甚至只需要轻轻地一撅,就把一颗颗星辰挑飞入天宇。

    看到如此恐怖的金龟子,很多人都傻了眼,心里面发之发怵。

    “御龙骑的犁天虫。”有一位上神喃喃地说道:“当年他们曾经凭着此阵一口气把一个帝统仙门犁翻了,这个帝统仙门唯一一位大帝所铸的基业都被他们掀翻到天空上。”

    犁天虫,这是御龙骑的杀手锏之一,这是他们以无上之术所创造出来的大阵,这个大阵乃是以他们的图腾作为依托,整个大阵拥有了他们全部图腾的力量。

    而且这个犁天虫防御极为强大,除非是打穿御龙上神他们的图腾了,否则是很难破这只犁天虫的防御。

    试想一下,九尊上神的图腾,想打穿它谈何容易,对于上神来说,能打穿他们的图腾,差不多是等于杀了他了。(未完待续。)

第2015章四帝对四凶    小响哨兵团的第三位大帝则是盯着自己眼前的沙牛,这只沙牛站在那里,没有什么动作,呆如木鸡,好像是化作了雕像一样。

    “去”这位大帝沉喝一声,他只是探试地一指横空,凌空击向这头沙牛。

    一开始这位大帝还以为沙牛会攻击,只听到“噗”的一声响起,大帝的一击竟然轻而易举地击中了这头沙牛,如此容易击中沙牛,让这位大帝都为之意外,愕了一下。

    “哗啦”的一声响起,这只沙牛真的像是由无数沙子所堆彻而成的一样,当它被这位大帝一指击中的时候,它竟然一下子崩塌,一身的碎屑散落得一地都是。

    看到这头沙牛如此不堪一击,被大帝一指击得粉碎,所有人都不由惊讶,说道:“这太弱了吧,根本不够资格与大帝争锋嘛。”

    但是,当沙牛全身粉碎,倒塌得一地都是之时,这位大帝脸色大变。

    “嗡、嗡、嗡”此时此刻,散落于地的所有碎屑竟然散发出光芒,每一道光芒都包裹着一个符文,符文闪动着大道,好像每一条大道都在这符文中诞生一样。

    每一个人看到这符文的景象都不一样,如果心有佛念的人看到这一个个符文,就会看到了一尊尊圣佛盘坐在那里,耳边会响起一尊尊圣佛的佛音,一尊尊圣佛在禅唱,在渡化,在引着你登上极乐世界。

    如果你心怀贪念的人看到这一个个符文,这些符文在你眼前就是变成了一个个你想要的宝藏,在这宝藏之中有你梦寐以求的秘笈、神器以及海量的神金仙铁……

    当这样的一个个符文浮现的时候,这位大帝脸色一变,立即盘坐在地上,口吐真言,化作无上大道,三条天命垂落,庇护己身,与此同时,这位大帝心明神通,守护着道心。

    沙牛,它掌握着信仰,它不需要任何攻击,只它需要渡化你就行了,它能让你实现你所想要的,而且沙牛化作一个个符文的时候,它不是幻象,这是你的道心。

    在沙牛的影响下,如果你坚守不住自己的道心,那么你必定会被沙牛渡化,到时候你就必定成为沙牛信仰的一部分。

    当然,这样的一幕很多人都看不懂,不明白为何大帝如临大敌,但真正强大的人却看得明白。如果此时大帝依然以暴力来解决,反而让自己陷入狂乱之中,这必定会动摇自己的道心,对于一位大帝来说,一旦道心动摇了,这是很可怕的事情,就算是不会受到伤害,那只怕一辈子都会留下阴影,会成为后患。

    所以此时这位大帝盘坐于地,以天命庇护自己,坚守着道心,以免得被沙牛渡化,否则的话,他这位大帝就会成为沙牛的一部分信仰,成为了它的信徒!

    这位大帝与沙牛的对决看起来最没有风险,事实上是最凶险的对决,其他大帝败了,还有可能活下来,损失有可能会很小,这位大帝如果输了,那就是全盘皆输,连自己的全部都搭进去了。

    最后迟迟没有动手的是小响哨兵团中最强的哨箭魔帝,哨箭魔帝此时紧紧地盯着眼前这只肥嘟嘟的毛毛虫,不,是囊虫。

    囊虫懒洋洋地趴在那里,好像是有气无力一样,甚至在吹着小泡泡,看起这样的一只小小毛毛虫,真的让要怀疑是不是一脚踩下去,就能把它踩成肉酱。

    但,哨箭魔帝谨慎以待,他神态凝重,缓缓取出了自己的兵器,那是一支小小的哨箭,这哨箭尾部还带着一道细小的红线。

    看到哨箭魔帝取出了哨箭,不知道多少人心里面一凛,因为哨箭是哨箭魔帝最强大的兵器,甚至有人说,这哨箭是哨箭魔帝的唯一兵器,哨箭魔帝一生也就只有这么一件兵器,是真是假,不得而知。

    总之,哨箭魔帝的哨箭十分恐怖,杀人无形,而且可以相隔亿万里杀人,曾经有上神被哨箭魔帝杀死,连哨箭魔帝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盯着这只囊虫一会儿,最终哨箭魔帝出手了,“嗖”的一声,哨箭瞬间脱手而出,这一箭太快了,跨越了时光,所有人都感觉自己一下子老了十岁,因为哨箭魔帝的一箭恍然间把所有人都带到十年之后。

    但,就在所有人产生错觉的时候,耳边好像听到“嗡”的一声响起,眼前的一幕依然没变,自己依然没有老十岁,而哨箭魔帝依然是站在那里,手中依然握着哨箭,哨箭魔帝与囊虫之间好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发生什么事了?”看着哨箭魔帝依然手握着哨箭,他手中的哨箭根本就没有射出来,这让很多人都以为自己是眼花,刚才是看错了。

    但是,哨箭魔帝脸色凝重无比,在这个时候听到“轰”的一声响起,五条天命垂落,五条天命紧紧地守护着自己。

    “嗖”的一声响起,哨箭再一次射出,所有人都没有看清楚这一箭,因为这一箭太快了,那怕是拥有五六个图腾的上神都一样没看清楚哨箭魔帝的这一箭是怎么样射出去的,甚至连哨箭的影子都没有看清楚,实在是太快了。

    虽然说所有人都没看清楚哨箭魔帝的这一箭,但却能让人清楚无比的感受得到,当这一箭射出的时候,所有人都感觉时光在流逝,瞬间自己跨越了一百年,在这眨眼之间自己就老了一百岁一样。

    但“嗡”的一声响起,当所有人再次看清楚眼前这一幕的时候,依然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哨箭魔帝依然是握着哨箭,神态谨慎无比,而囊虫依然是懒洋洋地趴在那里,有气无力地吹着泡泡。

    “这究竟是怎么了,难道是我产生了幻象了吗?”两次这样的错觉,一次是跨越十年,一次跨越百年,但又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这让老祖级别的人都有点抓狂,都不由怀疑自己是不是疯了。

    “不是幻象。”有上神看出了端倪,神态凝重无比,谨慎地说道:“这是哨箭魔帝与囊虫之间的时间对决,他们已经不站在我们的领域了。他们站在彼此的独特时光中,哨箭魔帝欲用速度来追平时光,欲用自己的哨箭穿越囊虫的时间领域,只要破了时间领域,就能杀死囊虫……”?“……但是囊虫掌握了自己领域的时间。刚才哨箭魔帝两次出手,一次以极速跨越十年,但依然没破,让哨箭魔帝依然回到了原点;第二次哨箭魔帝再次出手,一箭跨越百年,但依然没破时间领域,依然回到了原点,所以看起来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哨箭依然在哨箭魔帝的手中。”说以这里,这位上神轻轻地叹息一声。

    对于上神来说,那怕是他这样拥有六个图腾的上神,时间领域,他也只不过是摸到皮毛而己。

    如果换作是他上去对决囊虫,只怕已经败下来了,而两次对决,哨箭魔帝能稳住自己的时间,那已经是十分不容易了,换作是其他更弱的大帝仙王,只怕自己还没攻破囊虫的时间领域,而自己的时间已经絮乱了。

    “砰”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与间螳对决的那位仙王已经从深层次元中杀出来了,而间螳也随之冲了出来。

    “轰”的一声巨响,在双方刚刚回到主空间的时候,瞬间掀起了亿万丈的空间风暴,当这样的空间风暴冲天而起的时候,瞬间亿万星河消失,一下子被卷入了无穷无尽的次元空间之中,亿万颗的星辰就像下锅的水饺一样,扑嗵扑嗵地不见了。

    “砰”的一声巨响,在双方如此疯狂地掀起空间风暴的时候,不论是这位仙王,还是间螳,双方都镇压不住空间,双双再一次被卷入了空间风暴之中,一下子双双都被放逐到次元空间深处。

    看到如此的空间风暴,所有人都毛骨悚然,如果说这样的空间风暴发生在自己的宗门中或者自己的疆国内,那情景就太恐怖了,不论自己的宗门、疆国拥有多么广阔的疆土,都会一下子被这样的空间风暴席卷,不止是疆土一下子被放逐,只怕这疆土之上的成千上万生灵都会一下子被放逐到次元空间。

    要知道,这是极为深层次的空间,一旦被放逐到这样的空间,不要说是一般的修士强者,就算是低位上神,想杀回来都困难重重,只有像三条天命这样的仙王才会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从空间风暴中的深层次的空间杀回来。

    换作是其他人,说不定一辈子都回不来,早就在次元空间成为了一具干尸了。

    “轰轰轰”在天宇深处,大帝与角猪战得天崩地裂,双双都以无穷的力量轰杀,大帝只手就是拿来一条条银河轰向角猪,推动着天地,而角猪独角破万域,一触便刺穿一切,甚至是直撞得大帝飞了出去。

    毫无疑问,在与角猪对决之中,这位大帝吃了不小的亏,处于下风,如果是天命庇护,他早就受了重伤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