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小响哨兵团的第三位大帝则是盯着自己眼前的沙牛,这只沙牛站在那里,没有什么动作,呆如木鸡,好像是化作了雕像一样。

    “去”这位大帝沉喝一声,他只是探试地一指横空,凌空击向这头沙牛。

    一开始这位大帝还以为沙牛会攻击,只听到“噗”的一声响起,大帝的一击竟然轻而易举地击中了这头沙牛,如此容易击中沙牛,让这位大帝都为之意外,愕了一下。

    “哗啦”的一声响起,这只沙牛真的像是由无数沙子所堆彻而成的一样,当它被这位大帝一指击中的时候,它竟然一下子崩塌,一身的碎屑散落得一地都是。

    看到这头沙牛如此不堪一击,被大帝一指击得粉碎,所有人都不由惊讶,说道:“这太弱了吧,根本不够资格与大帝争锋嘛。”

    但是,当沙牛全身粉碎,倒塌得一地都是之时,这位大帝脸色大变。

    “嗡、嗡、嗡”此时此刻,散落于地的所有碎屑竟然散发出光芒,每一道光芒都包裹着一个符文,符文闪动着大道,好像每一条大道都在这符文中诞生一样。

    每一个人看到这符文的景象都不一样,如果心有佛念的人看到这一个个符文,就会看到了一尊尊圣佛盘坐在那里,耳边会响起一尊尊圣佛的佛音,一尊尊圣佛在禅唱,在渡化,在引着你登上极乐世界。

    如果你心怀贪念的人看到这一个个符文,这些符文在你眼前就是变成了一个个你想要的宝藏,在这宝藏之中有你梦寐以求的秘笈、神器以及海量的神金仙铁……

    当这样的一个个符文浮现的时候,这位大帝脸色一变,立即盘坐在地上,口吐真言,化作无上大道,三条天命垂落,庇护己身,与此同时,这位大帝心明神通,守护着道心。

    沙牛,它掌握着信仰,它不需要任何攻击,只它需要渡化你就行了,它能让你实现你所想要的,而且沙牛化作一个个符文的时候,它不是幻象,这是你的道心。

    在沙牛的影响下,如果你坚守不住自己的道心,那么你必定会被沙牛渡化,到时候你就必定成为沙牛信仰的一部分。

    当然,这样的一幕很多人都看不懂,不明白为何大帝如临大敌,但真正强大的人却看得明白。如果此时大帝依然以暴力来解决,反而让自己陷入狂乱之中,这必定会动摇自己的道心,对于一位大帝来说,一旦道心动摇了,这是很可怕的事情,就算是不会受到伤害,那只怕一辈子都会留下阴影,会成为后患。

    所以此时这位大帝盘坐于地,以天命庇护自己,坚守着道心,以免得被沙牛渡化,否则的话,他这位大帝就会成为沙牛的一部分信仰,成为了它的信徒!

    这位大帝与沙牛的对决看起来最没有风险,事实上是最凶险的对决,其他大帝败了,还有可能活下来,损失有可能会很小,这位大帝如果输了,那就是全盘皆输,连自己的全部都搭进去了。

    最后迟迟没有动手的是小响哨兵团中最强的哨箭魔帝,哨箭魔帝此时紧紧地盯着眼前这只肥嘟嘟的毛毛虫,不,是囊虫。

    囊虫懒洋洋地趴在那里,好像是有气无力一样,甚至在吹着小泡泡,看起这样的一只小小毛毛虫,真的让要怀疑是不是一脚踩下去,就能把它踩成肉酱。

    但,哨箭魔帝谨慎以待,他神态凝重,缓缓取出了自己的兵器,那是一支小小的哨箭,这哨箭尾部还带着一道细小的红线。

    看到哨箭魔帝取出了哨箭,不知道多少人心里面一凛,因为哨箭是哨箭魔帝最强大的兵器,甚至有人说,这哨箭是哨箭魔帝的唯一兵器,哨箭魔帝一生也就只有这么一件兵器,是真是假,不得而知。

    总之,哨箭魔帝的哨箭十分恐怖,杀人无形,而且可以相隔亿万里杀人,曾经有上神被哨箭魔帝杀死,连哨箭魔帝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盯着这只囊虫一会儿,最终哨箭魔帝出手了,“嗖”的一声,哨箭瞬间脱手而出,这一箭太快了,跨越了时光,所有人都感觉自己一下子老了十岁,因为哨箭魔帝的一箭恍然间把所有人都带到十年之后。

    但,就在所有人产生错觉的时候,耳边好像听到“嗡”的一声响起,眼前的一幕依然没变,自己依然没有老十岁,而哨箭魔帝依然是站在那里,手中依然握着哨箭,哨箭魔帝与囊虫之间好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发生什么事了?”看着哨箭魔帝依然手握着哨箭,他手中的哨箭根本就没有射出来,这让很多人都以为自己是眼花,刚才是看错了。

    但是,哨箭魔帝脸色凝重无比,在这个时候听到“轰”的一声响起,五条天命垂落,五条天命紧紧地守护着自己。

    “嗖”的一声响起,哨箭再一次射出,所有人都没有看清楚这一箭,因为这一箭太快了,那怕是拥有五六个图腾的上神都一样没看清楚哨箭魔帝的这一箭是怎么样射出去的,甚至连哨箭的影子都没有看清楚,实在是太快了。

    虽然说所有人都没看清楚哨箭魔帝的这一箭,但却能让人清楚无比的感受得到,当这一箭射出的时候,所有人都感觉时光在流逝,瞬间自己跨越了一百年,在这眨眼之间自己就老了一百岁一样。

    但“嗡”的一声响起,当所有人再次看清楚眼前这一幕的时候,依然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哨箭魔帝依然是握着哨箭,神态谨慎无比,而囊虫依然是懒洋洋地趴在那里,有气无力地吹着泡泡。

    “这究竟是怎么了,难道是我产生了幻象了吗?”两次这样的错觉,一次是跨越十年,一次跨越百年,但又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这让老祖级别的人都有点抓狂,都不由怀疑自己是不是疯了。

    “不是幻象。”有上神看出了端倪,神态凝重无比,谨慎地说道:“这是哨箭魔帝与囊虫之间的时间对决,他们已经不站在我们的领域了。他们站在彼此的独特时光中,哨箭魔帝欲用速度来追平时光,欲用自己的哨箭穿越囊虫的时间领域,只要破了时间领域,就能杀死囊虫……”?“……但是囊虫掌握了自己领域的时间。刚才哨箭魔帝两次出手,一次以极速跨越十年,但依然没破,让哨箭魔帝依然回到了原点;第二次哨箭魔帝再次出手,一箭跨越百年,但依然没破时间领域,依然回到了原点,所以看起来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哨箭依然在哨箭魔帝的手中。”说以这里,这位上神轻轻地叹息一声。

    对于上神来说,那怕是他这样拥有六个图腾的上神,时间领域,他也只不过是摸到皮毛而己。

    如果换作是他上去对决囊虫,只怕已经败下来了,而两次对决,哨箭魔帝能稳住自己的时间,那已经是十分不容易了,换作是其他更弱的大帝仙王,只怕自己还没攻破囊虫的时间领域,而自己的时间已经絮乱了。

    “砰”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与间螳对决的那位仙王已经从深层次元中杀出来了,而间螳也随之冲了出来。

    “轰”的一声巨响,在双方刚刚回到主空间的时候,瞬间掀起了亿万丈的空间风暴,当这样的空间风暴冲天而起的时候,瞬间亿万星河消失,一下子被卷入了无穷无尽的次元空间之中,亿万颗的星辰就像下锅的水饺一样,扑嗵扑嗵地不见了。

    “砰”的一声巨响,在双方如此疯狂地掀起空间风暴的时候,不论是这位仙王,还是间螳,双方都镇压不住空间,双双再一次被卷入了空间风暴之中,一下子双双都被放逐到次元空间深处。

    看到如此的空间风暴,所有人都毛骨悚然,如果说这样的空间风暴发生在自己的宗门中或者自己的疆国内,那情景就太恐怖了,不论自己的宗门、疆国拥有多么广阔的疆土,都会一下子被这样的空间风暴席卷,不止是疆土一下子被放逐,只怕这疆土之上的成千上万生灵都会一下子被放逐到次元空间。

    要知道,这是极为深层次的空间,一旦被放逐到这样的空间,不要说是一般的修士强者,就算是低位上神,想杀回来都困难重重,只有像三条天命这样的仙王才会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从空间风暴中的深层次的空间杀回来。

    换作是其他人,说不定一辈子都回不来,早就在次元空间成为了一具干尸了。

    “轰轰轰”在天宇深处,大帝与角猪战得天崩地裂,双双都以无穷的力量轰杀,大帝只手就是拿来一条条银河轰向角猪,推动着天地,而角猪独角破万域,一触便刺穿一切,甚至是直撞得大帝飞了出去。

    毫无疑问,在与角猪对决之中,这位大帝吃了不小的亏,处于下风,如果是天命庇护,他早就受了重伤了。(未完待续。)

第2014章远荒四凶    “嗡”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远荒的大地都浮现了死章,一条条经纬线交错纵横,玄奥万分,死气瞬间弥漫于整个天地。

    在这一刻远荒宛如被化作了一方死地一样,死气无所不在,无所不有。

    可以说现在李七夜所拥有的死气用海量都无法来形容,他拥有了太多的死气了,毫不夸张地说,他的死气可以笼罩整个世界,而且他的死气之强大,足可以让他支撑任何死物的临世,那怕是再强大的死物,李七夜的死气都能支撑得起。

    “轰、轰、轰”此时整个远荒摇晃了一下,在大地之下沙沙沙作禹,整个远方的地面时不时凸突起来,好像有无数的死物要从地下爬出来一样。

    这就是受到了李七夜的死气影响,沉埋于一下的无数死物一下子好像要爬出来一样,只不过,这些死物没有得到李七夜的死章召唤,它们是不能爬出来。

    “沙”的一声响起,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有东西从地下爬出来,而且是分别从东、南、西、北四个方位爬出来的。

    在南方爬出了一只小猪,这一只小猪并不大,看起来只有脸盆大小,而且这只小猪全身是粉红色,身上有着点点斑斑的小花纹。这只小猪有一只又大又肥的招风耳,这样的一双耳朵都快遮住了它大半个身体了,而且这只小猪的头顶上生长着一只小小的独角,这只独角闪芒璀璨,散发着圣洁的光芒。

    这样的一只小猪,看起来一点都不凶,甚至是十分可爱。

    西方爬出了一只螳螂,更准确说这是有点像螳螂一样的生灵,这只生灵手、脚、身体全部都折离的,你能看到它身体的每一部分都没有衔接,都这样浮在虚空,但它却就这样成为一个整体,似乎空间就是它身体的衔接,看起来像是有点像被剥离的木偶一样。

    北方爬出了一头牛,这头牛很魁梧,身体很结实,但是当这头牛从地下爬出来的时候全身沙沙沙在作响,因为它的身体就像是用沙子堆彻而成的一样,时不时会漏下碎屑。

    最后爬出来的死物是从东方爬出来的,听到“啵”的一声响起,只见地下爬出了一条小小的虫子,这只小小的虫子只有巴掌大,全身绿色,而且是胖嘟嘟的,身上是一圈又一圈的肉囊,一看之下就好像胖肥过度的毛毛虫。

    李七夜的死气太强大了,一把死物召唤出来,都已经不是骷髅状态了,直接是它们生前的状态了。

    四个死物得到了李七夜召唤,瞬间冲到了李七夜面前,一下子与哨箭魔帝四位大帝仙王对峙着。

    “就让它们先陪你们热热身吧,如果它们这一关都过不了,实在是不值得我亲自出手。”李七夜坐在那里,风轻云淡地说道。

    看着这四只从地下爬出来的东西,所有人都傻了眼,两只虫子,一头小猪,一头牛,竟然敢对抗四位大帝仙王,那简直就是太离谱了。

    这四只怪物除了那头牛看起来强壮之外,其他的三个只怕大帝仙王一脚都能把它们全部踩死。

    但是,哨箭魔帝他们四位大帝仙王不一样,那怕这两只虫子、一头小猪、一头牛虽然没有散发出惊天的气息,但是作为大帝的直觉已经告诉他们这四只死物十分的恐怖,十分的可怕。

    只不过,那怕是哨箭魔帝他们这样的见识,也从来没有见过这四只死物,也不知道这四只死物是何来历。

    “道友,此是何物?”哨箭魔帝盯着四只死物,不敢有丝毫大意。尽管他们是生死敌人,哨箭魔帝依然有着大帝的风范,说话显得优雅!

    “此四物名为四凶,曾肆虐一个时代。”李七夜含笑,徐徐地说道:“此四凶,掌管着四方之力。”

    敌人有风范,李七夜也一样有风范,敌人嚣张,他更嚣张,敌人无赖,他就更无赖,这就是李七夜。

    “这只小猪,居于南方,名为角猪,掌管力量;这只螳螂,居于西方,名为间螳,掌管空间;这头牛,居于北方,名为沙牛,掌管信仰。”李七夜风度翩翩,一一为哨箭魔帝他们四人介绍,最后介绍到那只毛毛虫的时候,说道:“这只毛毛虫,居于东方,名为囊虫,掌管时光,它乃是四凶之首,实力远在其他三者之上……”

    “……此四物,被称为远荒四凶,它们的强大,不会亚于大帝仙王的。”李七夜如此娓娓道来,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是老朋友,根本就不像是生死相搏的敌人。

    当然,大帝仙王有大帝仙王的风范,李七夜也有他独一无二的风范。大帝仙王终究是经历过风浪,像狂少天帝那么狂妄薄浅的大帝,那终究是少数,举世之间也就只有狂少大帝这样的一个奇葩而己。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介绍,不识货的人根本无法理解眼前这四只死物的强大,像囊虫、间螳这样的小虫子,那简直就是一脚都可以踩死的,至于角猪,只是看起来十分可爱的宠物猪而己,至于沙牛,看起来很粗壮,但只怕稍稍碰一下,只怕它的身体都会倒塌。

    这哪里像什么四凶嘛,在很多人看来,这更像是四只小宠物而己。

    但是,哨箭魔帝四位大帝仙王盯着这四凶,一点都不敢大意,事实上连御龙上神也一样不敢大意。

    当达到他们这种境界之后,能分得出强弱,就算是无法真正估量对手的具体实力,但也能知道一个大概。

    “我来一战。”在这瞬间,哨箭魔帝选中了自己的对手,他对决上了最强大的四凶之首囊虫。

    至于其他三位大帝仙王都不由相视了一眼,他们纷纷以自己的优势从四凶中选中了自己的对手。

    此时远荒四凶都挡住了四位大帝仙王,守护着李七夜,就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如果哨箭魔帝他们无法打败远荒四凶,休想与李七夜打了。

    “定”就在这一刻,小响哨兵团的那一位仙王一足踏出,“轰”的一声巨响,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战铠加身,整个人一下子变得魁梧无比,伟岸无双,宛如金山玉柱。

    这位仙王对决的是间螳,所以他一足踏出,便是镇守空间。

    “嗡、嗡、嗡”一阵阵波动之声响起,就在这位仙王刚镇守空间的时候,整个空间竟然脱离,整个空间一下子形成了风暴,可怕的风暴化作了无穷无尽的次元,整个空间好像一下子无限重叠一样。

    听到“啵”的一声响起,在这石火电光之间这位仙王与间螳同时消失,双方在力量相较之下,一下子同时放逐到了深度次元之中,也没有人知道他们被放逐到了哪个次元。

    “冲”对决角猪的大帝长啸一声,他伸手便是拿星辰为盾,挟着绝无伦比的力量冲击而出,狠狠地撞击向了角猪。

    大帝如此冲击而来,可以撞碎世间的一切,只怕再了不起的神墙在大帝这样的一个撞击之下,都会一下子被撞击得粉碎。

    但是面对大帝如此的撞击而来,角猪只是以独角轻轻一触,“砰”的一声响起,它的独角瞬间撞在了星辰巨盾之上。

    “砰、砰、砰”一声声崩碎的声音响起,这位大帝被角猪一撞,整个人都被撞飞,撞碎了一座座神峰。

    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不由毛骨悚然,这可是拥有三条天命的大帝呀,竟然被一头小猪撞飞,这太不可思议了吧,这不知道让多少人看得目瞪口呆。

    “砰”的一声响起,但下一刻这位大帝又从乱石中冲了起来,他安然无恙,大帝就是大帝,身体坚如金石,那怕是撞碎了一座座山峰,他的身体也没有受到多少的伤害。

    “呼”的一声响起,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角猪已经冲到了这位大帝面前了,它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用独角撞向这位大帝而己。

    角猪掌管着力量,那怕是它的独角轻轻一撞,那也可以撞沉大地,它的力量之大,是无法想象的,是无法用笔墨来形容的。

    “开”面对这头角猪的撞击而来,这位大帝狂吼一声,直接以三条天命化作了神墙,刹那之间,神墙跨越了时空,断绝一切,隔离了所有的力量。

    三条天命的力量磅礴无穷,源源不断,无穷无息,不论什么时候,对于大帝仙王来说,天命就好像是无穷无尽的源泉一样,能随时随地给大帝仙王力量支撑。

    “砰”的一声巨响,角猪的独角撞击在了天命所化的神墙之上,但是那怕三条天命的力量,这位大帝依然是咚咚咚连退了好几步,三条天命才挡住了角猪的一触,可想而知这角猪的力量是多么的强大了。

    当然,这也足够说明天命的强大,刚才一触,星辰巨盾崩碎,现在天命安然无恙,可以说,对于大帝仙王来说,没有什么比天命更加强大的了。

    “杀”这位大帝狂吼一声,以天命神墙,大帝之道为依托,瞬间演化磅礴巨力,宛如一尊无上的巨灵一样,只手劈开万界,手化神斧,狠狠斩下。

    “嘟”的一声,角猪大叫一声,飞跃而起,撞向斩下的神斧,一时之间,角猪与这位大帝在深空战得难分难解。(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