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御龙上神”看着马车上的老人,就算是其他的上神也是心里面发毛,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喃喃地说道。

    “传说中的幽地龙呀,用这种拥有真龙血统的地龙拉车,而且还是九条,这样的实力,这样的排场,已经是不亚于帝统仙王了。”也有低位的上神不无羡慕地说道。

    御龙上神,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号称是上个时代最强大的上神,甚至有人说,在古神之下,御龙上神已经难有上神可以与他争锋了。

    看着御龙上神,有人羡慕,有人畏惧,也有人嫉妒,虽然说御龙上神是土匪出身,也做过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但他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拥有十一个图腾,这绝对是可以叱咤天下。

    作为一个土匪出身的凡人,御龙上神能有今天的成就,那绝对是十分了不起的,甚至很多传言说,御龙上神靠打家劫舍、杀人放火积累了大量的财富与资源。

    这种传言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御龙上神在大道有成的好一段时间疯狂地打家劫舍、杀人放火,掠抢别人的物资。

    虽然说弱肉强食在修士界是很正常很普通的事情,但是像御龙上神做得如此赤裸裸的,没有几尊上神能做得到。

    作为能成为上神的人,都是有着不一样的风范,多少都会自矜身份,或者说做事多少都有一点原则。

    这就好像一个大家族,曾经兴盛过,后来没落了,依然有着不小的底蕴,但上神总不能说看上了这个大家族,然后举手就把这个大家族灭了,把所有的宝物一卷而空。

    一般而言,不结仇,不成敌,上神都不会轻易去灭一个门派传承。

    但,像御龙上神不一样,只要被他盯上了,不管是不是结仇,不管是不是有过恩怨,甚至曾经是他的朋友,甚至曾经对他有过恩的人或门派家族,只要被他看上了其中的财富或宝物,御龙上神都会一口气把这样的家族灭掉,甚至是毁尸灭迹,让一个家族无声无息消失掉。

    可以说,这样的事情御龙上神做得太多了,从他捞到人生第一笔财富起,他就从来没有停止过,不知道有多少人、多少家族门派无声无息死在了他的手中,就算曾经对于有过恩情的人都一样被他灭掉,被他无声无息地卷走了所有财富。

    对于御龙上神,不知道有多少人恨之入骨,但又奈何不了他。现在的御龙上神太强大了,拥有十一个图腾,足可以傲视众多的上神,就算是一般的大帝仙王都不是他的对手。

    更何况,御龙上神有着整整的一支御龙骑,九尊上神,这要说是一般的大教疆国,那绝对是可以压得很多帝统仙门喘不过气来。

    幸好的是,这些年来御龙上神也明白树大招风的道理,这些年以来他们也很少出动,也很少露脸,由门下的小派去闹腾。因为御龙上神和御龙骑也怕其他的帝统仙门联合起来,一旦是一位位大帝仙王联手的话,灭掉他们御龙骑那也是迟早的事情。

    “哨箭道友,久违了。”最终御龙上神的马车缓缓停了下来,御龙上神坐在那里,遥遥向哨箭魔帝抱了抱拳。

    哨箭魔帝只是冷冷地看了御龙上神一眼,点了点头而己。并不与御龙上神亲热,他对于御龙上神与御龙骑并不代见。

    虽然说人人都怕御龙上神和御龙骑,但他们小响哨兵团也不是吃素的,御龙骑敢跟他们为敌,那也需要掂量掂量自己。

    “当世,乃是小人得道,一个小辈也是扬威耀武,邈视万界,斩杀大帝,无恶不作,为非作歹。”此时御龙上神徐徐说道:“本座实在是看不下去,愿助哨箭道友一臂之力,铲除此獠,为青洲除害,还青洲一片朗朗晴空。”

    为青洲除害,这话从御龙上神口中说出来,让很多人都相视了一眼,不知道多少人心里面是不屑一顾,只是不敢说出来而己。

    如果说谁才是青洲的首害,那必定是他们御龙骑莫属。

    现在御龙上神却当着天下人的面,堂皇地说为青洲除害,这实在是殆笑大方之家,有一些上神心里面不屑一顾,只怕没有人能像御龙上神这样不要脸了,这话听起来就恶心。

    “舌噪!”此时在远荒深处的李七夜双目一张,烛照天地,冷斥御龙上神。

    “无知小儿,青洲乃是藏龙卧虎,由不得你放肆。”被李七夜当着众人之面斥喝,御龙上神立即站了起来,沉喝道:“青洲大帝仙王如林,他们脊骨可撑起万界天空,可掌执万世大势,焉由得你一个跳梁小丑放肆!今日本座愿为青洲除害,愿为诸帝打先锋,斩你告示天下……”?一个无恶不做的强盗,一个打家劫舍的土匪,一个杀人放火的恶魔,现在竟然是口中说出了正义堂皇的话来,这实在是让所有人有点傻眼,这简直就是太不可思议了。

    恍然间,御龙上神好像就是改邪归正了,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差点让人就信了。

    “嘴贱,掌嘴!”李七夜冷冷地说道。话一落下,“轰”的一声巨响,一只大手从远荒深处拍来,狠狠地抽向了御龙上神的脸庞。

    “放肆”御龙上神觉喝一声,“嗡”的一声响起,瞬间祭出了一面由星河所炼化的巨盾,挡向抽来的大手。

    “砰”的一声响起,星河巨盾瞬间崩碎,大手抽向了御龙上神的脸庞,御龙上神脸色大变,欲躲避,但这只大手已经抽离了时光,你在任何一个坐标之中都躲不掉,而且它是瞬间跨越了千百万年,这速度不是你想躲就能躲的。

    “啪”的一声响起,一巴掌狠狠地抽在了御龙上神的脸上,那怕御龙上神的身体是铁打铜浇,依然是被一巴掌抽得鲜血从嘴角落下。

    御龙上神的脸庞也的确够坚硬的,如此霸道无匹的一巴掌竟然没有打碎他的牙齿,换作是其他的上神,只怕这一巴掌抽下去,早就把他的头颅砸得稀巴烂了。

    在这一刻,时间静到了极点,一位堂堂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竟然当着天下人的面被人抽耳光,这实在是太震撼人心了。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了上神,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十一个图腾的上神说被掌嘴就被掌嘴,这样的大霸道已经不用笔墨来形容了,有人在心里面真想说,论霸道,他们只服第一凶人,直接跪在地上了,这样的霸道简直就是值得人去膜拜。

    也有不少人心里面暗暗爽了一把,甚至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多少人看御龙上神不顺眼,多少人对御龙上神恨之入骨,也有不少人曾与御龙上神有灭家之恨,只不过是御龙上神太强大,他们没办法报仇而己。

    现在御龙上神终于踢到铁板上了,被人狠狠地抽了一个耳光,很多人心里面都叫好,都觉得解气。

    被李七夜当众抽了一个耳光,这让御龙上神脸色难看到极点,但他很快就抹去了嘴角的鲜血,又恢复了从容不迫的姿态,对哨箭魔帝说道:“哨箭道友,此獠凶狠,你我单独出手,只怕是拿不下此獠,不如我们联手,小响哨兵团与御龙骑联合,必定能斩此獠!”

    被李七夜抽了一个耳光,这有御龙上神大意的成分,同时这也让御龙上神警醒,让他明白敌人很强大,所以在这一刻他才会向哨箭魔帝伸出橄榄枝,欲让他们御龙骑和小响哨兵团联手。

    听到御龙上神这样的话,很多人心里面一寒,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单独的小响哨兵团、御龙骑就足够已经让人头痛了,如果说他们一旦联手,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四位大帝仙王,九尊上神,这是多么豪华、多么强大的阵容,这简直就是一支可以横扫九天十地的队伍,这样的一支队伍,让人看了都不由为之毛骨悚然。

    御龙上神的话,让哨箭魔帝沉默了一下,因为他们对御龙骑并不待见,他们不喜欢御龙骑,但是,李七夜一出手,就让人知道他是多么的恐怖,如果单独作战,不论是他们小响哨兵团,还是御龙骑,只怕都不一定有希望。

    如果他们联合起来,四位大帝,九尊上神,如此豪华的队伍,如此庞大的阵容,或者还有机会镇杀李七夜。

    “要上,就一同上吧,以免得我一一收拾你们,浪费我的时间。”就在哨箭魔帝犹豫的时候,李七夜悠闲地说道。

    在这节骨眼上李七夜这话一出,所有人都苦笑了,大家都看得出来哨箭魔帝在犹豫,只要有理智的人都不愿意同时与小响哨兵团和御龙骑为敌。

    而李七夜说出这样的话来,岂不是在刺激哨箭魔帝吗?

    “好,既然是如此,我们一同拿下他。”最终哨箭魔帝与其他三位大帝仙王相视了一眼,将心一横,接下了御龙上神伸过来的橄榄枝。

    在这瞬间,御龙骑和小响哨兵团之间的联盟就达成了,一支豪华的队伍就这么短时间内组建成了。

    萧生在此祝大家中秋快乐,团团圆圆。(未完待续。)

第2011章御龙上神    李七夜这话一出,顿时让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很多人心里面为之一震,一时之间让所有人都傻了眼。

    就算是哨箭魔帝他们也脸色一变,他们终究是大帝仙王,并没有当场发作。

    看到这样一幕的修士强者都为之傻了眼,对于任何人来说,只是在狂少天帝衣冠冢之前低个头,这根本就算不了什么样的事情。

    小响哨兵团愿意用这样的方法来揭过彼此之间的恩怨仇恨,这可以说是最简单最低门坎的方法了,可以说这样的方法根本就是没有难度,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小响哨兵团根本不愿意去深究狂少天帝的死,他们只是想找回一个场面话而己。

    仅仅这样的要求,李七夜都拒绝了,这样的事情在很多人看来,那简直就是疯了,也就只有疯子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但是李七夜却偏偏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来,而且当着天下人面前说出了如此咄咄逼人的话。小响哨兵团本就是想风轻云淡揭过彼此的恩怨仇恨,现在李七夜却当着天下人说出这样气势凌人的话,这不是狠狠地抽了小响哨兵团一个耳光吗?

    这样的一口气,不要说是大帝仙王,就算是一般的强者只怕也是难于咽得下这口气。

    此时哨箭魔帝与其他的三位大帝仙王相视了一眼,最终哨箭魔帝徐徐地说道:“道友,我等愿和平解决此等恩怨,道友却咄咄逼人,这有失大帝风范,道友可要三思,成道者不易。”

    哨箭魔帝这话说得漂亮,也不失他大帝身份。

    “我本就没有什么风范可言,何来失大帝风范。”李七夜笑了一下,随意地说道:“现在你们立即滚还来得及,否则,到时候你们想走那只怕是没有那个机会了,我这也算是善意提醒你们,谁叫我仁慈呢。?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所有人都为之无语了,举世之间有几个人敢当着天下人的面叫大帝仙王滚的,这简直太嚣张太霸道了,太过于目中无人了,只怕任何大帝仙王都难于咽得下这样的一口气。

    “道友真的要一战?”哨箭魔帝顿时脸色一沉,其他的三位大帝仙王也脸色也为之一沉,泥人都有三分泥性,更何况他们是大帝仙王。

    “想听我的真话吗?”李七夜露出笑容,说道:“如果你们不知死活,我是巴不得你们上来一战,我正好屠杀大帝仙王,屠三五个大帝仙王,也正好刚刚让我热身热身。当然,如果你想听我的客套话,我也可以慈仁地劝你们速速度去吧,莫自误,否则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这样的话让所有人都苦笑,这哪里是在劝别人,那是一番好意,这样的话听起来说有多刺耳就有多刺耳,很多人都摇了摇头,这样的话说出来,不止是不会让人消去心头上的怒火,相反,这是火上浇油。

    李七夜这样的话一说出来,哨箭魔帝与其他的三位大帝仙王顿时目光一厉,大帝之威瞬间喷涌,在他们的大帝之威下,天地颤抖,无数生灵战战兢兢。

    大帝仙王,有谁是何惧于一战的?只不过很多大帝仙王在战前必定会谨慎三思,以估量强弱,真的是大事临头,只怕是没有几位大帝仙王会轻易退缩的。

    现在的哨箭魔帝他们也是一样,他们小响哨兵团虽然比不上天权这些庞然大物,这并不代表他们小响哨兵团就可以随意的让人欺负。

    像大帝仙王这样的存在,多数是没事不惹事,有事临头也不慌张,这就是大帝仙王的姿态,也就大帝仙王的底蕴。

    哨箭魔帝他们只是无法估计李七夜的强弱而己,对于这种高深莫测的对手,他们若开战必定会谨慎三思,若是不开战能化解恩怨,那是最好不过,当然没得选择的话,哨兵魔帝他们也是无惧于一战,必定会一战到底。

    “口气不小”就在这一刻,一个幽冷冷的声音响起。

    在这个时候一辆马车缓缓驰来,虽然说这辆马车缓缓驰来,但它的速度之快是无人能想象的,瞬间从天边冲入了远荒,如此遥远的距离,那只不过是瞬间而己。

    更准确地说,这是一辆龙车,整辆龙车是由九条蛟龙拖拉着,九条蛟龙身体粗大,通体乌黑,身上的鳞片闪动着乌光,如同铁铸的一般。

    这九条蛟龙与一般的龙又不一样,它们头顶上生长有一只独角,而且这一只独角是分叉的,看起来像是鹿角一般。

    这九天蛟龙散发出了幽暗的光芒,而且它们飞翔起来无声无息,甚至让人察觉不到,就这样在无声无息之间拉着马车瞬间跨越了亿万里,瞬间来到了远荒。

    在这马车之上坐着一个老人,这个老人穿着一身锦衣,身上没有惊天的气息,但他的脸庞如刀削一般,冰冷无情,看到他脸庞的线条,都已经让很多人打了一个冷颤了,让人心里面发寒,不觉间产生畏惧。

    这个老人虽然身上没有散发出惊天的气息,但当他一双眼睛一睁开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如同崩炸一样,所有的一切都灰飞烟灭,整个世间都会在他的一双眼睛中毁灭,他的一双眼睛就宛如要灭世一样。

    所以当这个老人一睁开双眼的时候,能听到“啵、啵、啵”的一声声响起,不少被他一眼扫过的人都瞬间被炸成了血雾,连惨叫都来不及。

    而且这个老人根本就不收敛自己一双眼睛中的毁灭,只要被他一双眼睛扫过,不少的修士强者瞬间崩灭成了血雾,不要说是反抗,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

    这个老人如此随意地崩灭一位位修士强者,十分的肆意,十分的霸道,也是十分的残忍,根本不在乎那些修士强者的性命。

    所以,看到这样老者一睁眼睛就崩灭了一位位修士强者,这吓得许多修士强者远遁而去,不敢停留,就算是强大的上神也一样是敬而远之。

    这个老人身后八个人同行,这八人老少皆有,老的乃是白发苍苍,看起来比老人更老,年轻者乃是面如冠玉,宛如是二十多岁一般。

    这八人都穿着同样款式铠甲,通体墨黑的铠甲散发出了幽幽的乌光,他们都骑着战马而来,无声无息,宛如幽灵一样,而且他们八人举止有着无比的默契,整齐划一,宛如是八人一体。

    当他们八人随行于老人马车之后的时候,让人感觉他们是无孔不入一般,他们甚至像是黑暗中的毒蛇,随时都会给人致命一击。

    如果被他们八个人盯上,这绝对会让人毛骨悚然,一旦被盯上了,不论是什么时候你都逃脱不了,他们会伺候时机,在你最弱的时候给你致命一击,送你归西。

    “御龙骑”看到这个老人和身后的八个人之时,有人尖叫一声。

    “御龙骑!”听到这个名字,不知道有多少强者被吓得脸色煞白,就算是一些出身强大的上神远远看到御龙骑的时候,都是敬而远之。

    御龙骑!听到这个名字,不知道多少人心面一震,为之抽了一口冷气。

    如果说是对于大帝仙王是出自于一种尊敬的敬畏,那么对于御龙骑则是出自于一种恐惧的畏惧。

    御龙骑,这绝对是青洲最让人胆寒的上神队伍,由御龙上神创建,一共有九位上神。

    御龙骑拥有足够让人畏惧的实力,最让人畏惧的是御龙骑的行事作风。说浅白一点,御龙骑就是一支拥有上神实力的强盗土匪的队伍。

    像这样的一支队伍,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打家劫舍,杀人放火,可以说是无恶不作。

    而且御龙骑还有一个特别,那就是从来不讲江湖道义,或者说从来不讲上神应有的风范。

    只要你的家族或你个人被御龙骑盯上了,只要你身上或你家族拥有御龙骑想要的东西,那么御龙骑常常是一声招呼都不打,就立即偷袭你,那怕你只不过是一位晚辈,他们都有可能突然出现在夜里,瞬间偷袭,把你杀掉,灭掉你全家,抢走他们想要的东西。

    虽然说不少上神乃至是大帝仙王都做过抢夺之事,但上神也好,大帝仙王也罢,他们至少有个风范,有个规则,他们是光明正大去抢,而且也不怕你来找他们报仇。

    而御龙骑不一样,他们就像是潜伏于暗中的强盗,瞬间偷袭你,给你致命一击,杀人灭口,老幼都不放过,甚至是毁尸灭迹,他们可以做到把你整个家族灭掉,不留下任何痕迹,就好像你们整个家族在这世界蒸发一样。

    御龙骑十分的狠毒,他们甚至是偷袭洗劫过一些帝统仙门,可以说御龙骑曾让不少人、不少大教疆国甚至是帝统仙门恨之入骨,当然更多人是又恨又怕。

    在青洲,不知道有多少人渴望有人灭掉了御龙骑。

    当然,御龙骑虽然狠毒无比,甚至连帝统仙门都敢偷偷洗劫,但他们也会选择被偷袭的对象,比如说只有一个大帝的帝统仙门,或者是大帝仙王已经不存于世的帝统仙门。

    像战王世家、像龙城这样的帝统仙门,御龙骑还是不敢去招惹的,他们对于这种帝统仙门是敬而远之。

    也正是因为这样,虽然御龙骑做过许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却能一直幸存到现在。(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