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这话一出,顿时让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很多人心里面为之一震,一时之间让所有人都傻了眼。

    就算是哨箭魔帝他们也脸色一变,他们终究是大帝仙王,并没有当场发作。

    看到这样一幕的修士强者都为之傻了眼,对于任何人来说,只是在狂少天帝衣冠冢之前低个头,这根本就算不了什么样的事情。

    小响哨兵团愿意用这样的方法来揭过彼此之间的恩怨仇恨,这可以说是最简单最低门坎的方法了,可以说这样的方法根本就是没有难度,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小响哨兵团根本不愿意去深究狂少天帝的死,他们只是想找回一个场面话而己。

    仅仅这样的要求,李七夜都拒绝了,这样的事情在很多人看来,那简直就是疯了,也就只有疯子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但是李七夜却偏偏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来,而且当着天下人面前说出了如此咄咄逼人的话。小响哨兵团本就是想风轻云淡揭过彼此的恩怨仇恨,现在李七夜却当着天下人说出这样气势凌人的话,这不是狠狠地抽了小响哨兵团一个耳光吗?

    这样的一口气,不要说是大帝仙王,就算是一般的强者只怕也是难于咽得下这口气。

    此时哨箭魔帝与其他的三位大帝仙王相视了一眼,最终哨箭魔帝徐徐地说道:“道友,我等愿和平解决此等恩怨,道友却咄咄逼人,这有失大帝风范,道友可要三思,成道者不易。”

    哨箭魔帝这话说得漂亮,也不失他大帝身份。

    “我本就没有什么风范可言,何来失大帝风范。”李七夜笑了一下,随意地说道:“现在你们立即滚还来得及,否则,到时候你们想走那只怕是没有那个机会了,我这也算是善意提醒你们,谁叫我仁慈呢。?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所有人都为之无语了,举世之间有几个人敢当着天下人的面叫大帝仙王滚的,这简直太嚣张太霸道了,太过于目中无人了,只怕任何大帝仙王都难于咽得下这样的一口气。

    “道友真的要一战?”哨箭魔帝顿时脸色一沉,其他的三位大帝仙王也脸色也为之一沉,泥人都有三分泥性,更何况他们是大帝仙王。

    “想听我的真话吗?”李七夜露出笑容,说道:“如果你们不知死活,我是巴不得你们上来一战,我正好屠杀大帝仙王,屠三五个大帝仙王,也正好刚刚让我热身热身。当然,如果你想听我的客套话,我也可以慈仁地劝你们速速度去吧,莫自误,否则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这样的话让所有人都苦笑,这哪里是在劝别人,那是一番好意,这样的话听起来说有多刺耳就有多刺耳,很多人都摇了摇头,这样的话说出来,不止是不会让人消去心头上的怒火,相反,这是火上浇油。

    李七夜这样的话一说出来,哨箭魔帝与其他的三位大帝仙王顿时目光一厉,大帝之威瞬间喷涌,在他们的大帝之威下,天地颤抖,无数生灵战战兢兢。

    大帝仙王,有谁是何惧于一战的?只不过很多大帝仙王在战前必定会谨慎三思,以估量强弱,真的是大事临头,只怕是没有几位大帝仙王会轻易退缩的。

    现在的哨箭魔帝他们也是一样,他们小响哨兵团虽然比不上天权这些庞然大物,这并不代表他们小响哨兵团就可以随意的让人欺负。

    像大帝仙王这样的存在,多数是没事不惹事,有事临头也不慌张,这就是大帝仙王的姿态,也就大帝仙王的底蕴。

    哨箭魔帝他们只是无法估计李七夜的强弱而己,对于这种高深莫测的对手,他们若开战必定会谨慎三思,若是不开战能化解恩怨,那是最好不过,当然没得选择的话,哨兵魔帝他们也是无惧于一战,必定会一战到底。

    “口气不小”就在这一刻,一个幽冷冷的声音响起。

    在这个时候一辆马车缓缓驰来,虽然说这辆马车缓缓驰来,但它的速度之快是无人能想象的,瞬间从天边冲入了远荒,如此遥远的距离,那只不过是瞬间而己。

    更准确地说,这是一辆龙车,整辆龙车是由九条蛟龙拖拉着,九条蛟龙身体粗大,通体乌黑,身上的鳞片闪动着乌光,如同铁铸的一般。

    这九条蛟龙与一般的龙又不一样,它们头顶上生长有一只独角,而且这一只独角是分叉的,看起来像是鹿角一般。

    这九天蛟龙散发出了幽暗的光芒,而且它们飞翔起来无声无息,甚至让人察觉不到,就这样在无声无息之间拉着马车瞬间跨越了亿万里,瞬间来到了远荒。

    在这马车之上坐着一个老人,这个老人穿着一身锦衣,身上没有惊天的气息,但他的脸庞如刀削一般,冰冷无情,看到他脸庞的线条,都已经让很多人打了一个冷颤了,让人心里面发寒,不觉间产生畏惧。

    这个老人虽然身上没有散发出惊天的气息,但当他一双眼睛一睁开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如同崩炸一样,所有的一切都灰飞烟灭,整个世间都会在他的一双眼睛中毁灭,他的一双眼睛就宛如要灭世一样。

    所以当这个老人一睁开双眼的时候,能听到“啵、啵、啵”的一声声响起,不少被他一眼扫过的人都瞬间被炸成了血雾,连惨叫都来不及。

    而且这个老人根本就不收敛自己一双眼睛中的毁灭,只要被他一双眼睛扫过,不少的修士强者瞬间崩灭成了血雾,不要说是反抗,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

    这个老人如此随意地崩灭一位位修士强者,十分的肆意,十分的霸道,也是十分的残忍,根本不在乎那些修士强者的性命。

    所以,看到这样老者一睁眼睛就崩灭了一位位修士强者,这吓得许多修士强者远遁而去,不敢停留,就算是强大的上神也一样是敬而远之。

    这个老人身后八个人同行,这八人老少皆有,老的乃是白发苍苍,看起来比老人更老,年轻者乃是面如冠玉,宛如是二十多岁一般。

    这八人都穿着同样款式铠甲,通体墨黑的铠甲散发出了幽幽的乌光,他们都骑着战马而来,无声无息,宛如幽灵一样,而且他们八人举止有着无比的默契,整齐划一,宛如是八人一体。

    当他们八人随行于老人马车之后的时候,让人感觉他们是无孔不入一般,他们甚至像是黑暗中的毒蛇,随时都会给人致命一击。

    如果被他们八个人盯上,这绝对会让人毛骨悚然,一旦被盯上了,不论是什么时候你都逃脱不了,他们会伺候时机,在你最弱的时候给你致命一击,送你归西。

    “御龙骑”看到这个老人和身后的八个人之时,有人尖叫一声。

    “御龙骑!”听到这个名字,不知道有多少强者被吓得脸色煞白,就算是一些出身强大的上神远远看到御龙骑的时候,都是敬而远之。

    御龙骑!听到这个名字,不知道多少人心面一震,为之抽了一口冷气。

    如果说是对于大帝仙王是出自于一种尊敬的敬畏,那么对于御龙骑则是出自于一种恐惧的畏惧。

    御龙骑,这绝对是青洲最让人胆寒的上神队伍,由御龙上神创建,一共有九位上神。

    御龙骑拥有足够让人畏惧的实力,最让人畏惧的是御龙骑的行事作风。说浅白一点,御龙骑就是一支拥有上神实力的强盗土匪的队伍。

    像这样的一支队伍,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打家劫舍,杀人放火,可以说是无恶不作。

    而且御龙骑还有一个特别,那就是从来不讲江湖道义,或者说从来不讲上神应有的风范。

    只要你的家族或你个人被御龙骑盯上了,只要你身上或你家族拥有御龙骑想要的东西,那么御龙骑常常是一声招呼都不打,就立即偷袭你,那怕你只不过是一位晚辈,他们都有可能突然出现在夜里,瞬间偷袭,把你杀掉,灭掉你全家,抢走他们想要的东西。

    虽然说不少上神乃至是大帝仙王都做过抢夺之事,但上神也好,大帝仙王也罢,他们至少有个风范,有个规则,他们是光明正大去抢,而且也不怕你来找他们报仇。

    而御龙骑不一样,他们就像是潜伏于暗中的强盗,瞬间偷袭你,给你致命一击,杀人灭口,老幼都不放过,甚至是毁尸灭迹,他们可以做到把你整个家族灭掉,不留下任何痕迹,就好像你们整个家族在这世界蒸发一样。

    御龙骑十分的狠毒,他们甚至是偷袭洗劫过一些帝统仙门,可以说御龙骑曾让不少人、不少大教疆国甚至是帝统仙门恨之入骨,当然更多人是又恨又怕。

    在青洲,不知道有多少人渴望有人灭掉了御龙骑。

    当然,御龙骑虽然狠毒无比,甚至连帝统仙门都敢偷偷洗劫,但他们也会选择被偷袭的对象,比如说只有一个大帝的帝统仙门,或者是大帝仙王已经不存于世的帝统仙门。

    像战王世家、像龙城这样的帝统仙门,御龙骑还是不敢去招惹的,他们对于这种帝统仙门是敬而远之。

    也正是因为这样,虽然御龙骑做过许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却能一直幸存到现在。(未完待续。)

第2010章威慑天下    在无穷无尽的仙光之中,李七夜就站在了那里,他全身喷涌出了仙焰,在这一刻本是平凡的李七夜却一点都不平凡,宛如他化作了谪仙。

    李七夜站在无穷无尽的仙光之中,他整个人被仙焰所包裹着,他整个人宛如就是一条仙道在流淌一样,那怕是他站在那里不动,在恍然间都让人觉得他已经是淌过了时间长河,不论是在过未还是未来,都已经被他跨越了,时光不再是距离。

    当李七夜静静地站在那里的时候宛如一切都化作了尘埃,似乎世间的一切都并不重要,三千世界的诞生与湮灭也只不过是在他的一念之间而己。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起步,便是一个大世生,止步便是一个纪元灭,他站在了那里,已经掌执了一切,不仅仅是乾坤,时光那也只不过是在他指间流淌的流沙而己。

    他就这样站在了那里,化作了亘古,化作了永恒,似乎连大帝仙王在他面前都会慢慢地流逝而去,那怕是大帝仙王与他之间都依然有着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

    “这是怎么了?要化仙了吗?”看到在远荒深处的李七夜整个人都笼罩在仙光之中,所有人都看得傻眼了,都不知道自己眼前所看到的是真还是假,甚至让人怀疑是不是真的化成了仙人了。

    万古以来,世人都知道,世间无仙,也没有谁能成为仙人,但现在看到李七夜这样的模样,很多人都不由觉得世间该有仙人才对。

    同时很多人都震撼得无与伦比,嘴巴张得大大的,那怕是上神都是如此,一时之间是回不过神来了,因为李七夜一只大手就把哨箭魔帝给碾灭了,这样的恐怖景象只怕是他们一辈子都是第一次看到的了。

    哨箭魔帝可是一尊拥有五条天命的大帝,那怕他的道身只有十之一二的实力,依然是恐怖无比,强大得绝伦,但现在李七夜说灭就灭,说屠就屠,举手之间就把哨箭魔帝的道身磨灭得丝毫不存,这是多么恐怖的实力。

    “这究竟是怎么样的力量?”此时连上神都懵掉了,李七夜身上没有天命的气息,也没有那种极限的混沌之气的力量,但他就站在那里好像是化仙一样,只手碾压大帝的道身,这样的恐怖,让人都忍不住直接跪在那里了,让人本能地恐惧臣伏。

    “这是要逆天呀,难道举世之间真的有这样的存在,或者也唯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才可以挑衅他了。”有古老的上神比其他强者更识货,看到李七夜这样的状态,心里面发毛,悚然地说道。

    “轰”一声巨响,就在所有人惊悚的时候,突然虚空崩碎,宛如整个远荒的虚空都被人一脚踹碎一样,有人从遥远的次元跨步而来,而远荒的虚空对于他来说那只不过是一扇薄如纸的门户而己,随意一脚就能把它踹得粉碎。

    刹那之间,四尊伟岸无上的身影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他们出现得太快了,没有人看清楚他们是怎么样出现在远荒的时候,所有人能看清楚的时候,他们已经站在远荒了。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一刻,大帝仙王之威无穷无尽的虐肆着九天十地,那怕天命还没有出现,但天命的力量已经是疯狂横扫整个世界,天命的力量如同风暴一样卷席而至,所有的生灵在这样的力量之下都为之颤抖。

    四尊大帝仙王真身亲临,他们的大帝之威,镇压了所有人,他们的大帝之焰填满了整个世界,他们的大帝光芒耀眼得让人无法张开双眼,宛如是亿万颗太阳冉冉升起一样,连天眼都难于睁得开。

    四尊大帝仙王,全部都是身披战甲,宛如是可战苍天的无敌战将,他们可以荡扫尽世间的一切魅魑魍魉!无人能挡得住他们的大帝之威,无人能对抗他们的大帝意志。

    “陛下”当这样的四尊大帝仙王亲自驾临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五体投地,不得不大声高呼,臣伏于大帝仙王的无敌威力之下。

    “小响哨兵团”看到四位大帝亲临,就算是上神也敬而远之,都纷纷退避三舍,不敢去趟这一趟浑水。

    小响哨兵团,除了已经被杀的狂少天帝之外,剩下的四位大帝仙王都在这里。

    一下子,天地寂静,万籁无声,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大家都明白,小响哨兵团要为死去的狂少天帝报仇。

    他们在结拜兄弟的时候曾经许诺过,要共同进退。作为大帝仙王,他们的许诺并不是一句空话,也不是忽悠,他们言出必行,所言便是法旨,也所不论敌人是何方神圣,小响哨兵团必定会为狂少天帝报仇。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狂少天帝一直都很跋扈,但没有多少人愿意去惹他,毕竟斩杀一个狂少天帝好办,惹上了小响哨兵团就麻烦了。

    “你便是李七夜!”四位大帝仙王中散发出最强大帝威的中年汉子站了出来,这个中年汉子的一双眼睛皇黄,宛如是轮回之眼,他的一双眼睛就可以轮回一个又一个王朝,可以更灭一个又一个的时代,很多人被他看一眼,就已经被慑去魂魄,不要说是与他对抗了。

    这位大帝便是哨箭魔帝,小响哨兵团的创始人,也是小响哨兵团中最强大的大帝,因为他出身于魔族,他的一双眼瞳有着绝无伦比的魔力。

    听说哨箭魔帝出身很低微,他出身于贱民,乃是在地主吹萧的童子,后来因为得到了一本古经,从此踏上了修练道路,最终成为了一代大帝。

    可以说,哨箭魔帝如此低微的出身,却能拥有着如此的成就,那实属不易。

    “没错。”李七夜此时是盘坐在仙光之中,整个人被仙焰所包裹着,宛如他是一尊仙人,亘古不灭,他只是随意地说了一句,都化作了真言。

    此时哨箭魔帝目光深邃,盯着李七夜,过了片刻,他徐徐地说道:“不知道友的脚根来自于何处?”

    那怕是哨箭魔帝是拥有了五条天命,但他也依然是看不透李七夜,在他看来,李七夜没有天命,却比他们这样的低位大帝仙王更可怕。

    哨箭魔帝终究是经历过无数风浪的人,他并不像狂少天帝那样狂妄,毕竟狂少天帝一生太顺了,见到谁都是那副鸟样,而哨箭魔帝行事显得谨慎很多。

    “什么脚根,这重要吗?”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既然你们说要战,那就一战吧。”

    李七夜如此的直接,让哨箭魔帝与其他的三位大帝仙王都怔了一下,他们四位大帝在此,李七夜依然的如此邈视,依然敢向他们开战,这实在是太霸气了。

    “道友,我们小响哨兵团兄弟五人曾结拜生死,共同进退。”哨箭魔帝盯着李七夜,目光跳动了一下,说道:“你杀我们狂少兄弟,此仇不能就此罢休。”

    “是吗?”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平静自在,悠闲地说道:“你们想怎么样呢?”

    李七夜完全没有和解的意思,这让哨箭魔帝他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最后依然是哨箭魔帝出面,他沉声地说道:“道友,你杀我兄弟,我们要求也不过份,只要道友在我们兄弟的衣冠冢之前低头认错,以祭我兄弟在天之灵,我相信我们能揭过这份恩怨。”

    哨箭魔帝这样的话让很多人都为之一愕,一开始大家都知道哨箭魔帝是要向李七夜开战的,但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哨箭魔帝却转变态度,这态度可以说是服软,这实在是让人难于相信。

    哨箭魔帝也不是吃素的人,他这成千上万年也没有白活,就算他不知道李七夜的脚根,也能看得出来李七夜深不可测。

    说实在话,为了狂少天帝与一个不可揣测的强敌硬撼到底,这实在是十分不理智的做法。哨箭魔帝他们很清楚狂少天帝是怎么样尿性,他被人杀了,他们都不意外。

    但是当年他们有誓言在先,不论如何,他们也必须去履行这个誓言,就算不能为狂少天帝血债血偿,那也必须去安抚狂少天帝在天之灵。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着李七夜,这样的天大之仇哨箭魔帝他们都愿意如此风轻云淡地化解,那么李七夜该如何选择呢,只要有点理智的人都明白应该化解这一桩仇恨。

    “你知道吗?”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与我为敌,只有两个选择,一,要么你夹着尾巴做人,那怕是我打碎了你一口牙,你都必须往肚子里面咽,看到我之后世界有多远就躲多远,给我乖乖地苟活于世,不管你曾经是有过多么强大,多么威风,在这个时候是龙给我盘着,是虎给我趴着!”

    “二,如果你们咽不下这口气,那就上来吧,用你的拳头、用你的实力去实践你的想法,狠狠地轰向我!”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淡淡地一笑,说道:“不过,作出这个选择的人,只有一条路可以走死!”

    有时间,大家可以关注一下萧生的微信公众号“萧府军团”,会时不时更新《帝霸》的番外。(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