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无穷无尽的仙光之中,李七夜就站在了那里,他全身喷涌出了仙焰,在这一刻本是平凡的李七夜却一点都不平凡,宛如他化作了谪仙。

    李七夜站在无穷无尽的仙光之中,他整个人被仙焰所包裹着,他整个人宛如就是一条仙道在流淌一样,那怕是他站在那里不动,在恍然间都让人觉得他已经是淌过了时间长河,不论是在过未还是未来,都已经被他跨越了,时光不再是距离。

    当李七夜静静地站在那里的时候宛如一切都化作了尘埃,似乎世间的一切都并不重要,三千世界的诞生与湮灭也只不过是在他的一念之间而己。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起步,便是一个大世生,止步便是一个纪元灭,他站在了那里,已经掌执了一切,不仅仅是乾坤,时光那也只不过是在他指间流淌的流沙而己。

    他就这样站在了那里,化作了亘古,化作了永恒,似乎连大帝仙王在他面前都会慢慢地流逝而去,那怕是大帝仙王与他之间都依然有着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

    “这是怎么了?要化仙了吗?”看到在远荒深处的李七夜整个人都笼罩在仙光之中,所有人都看得傻眼了,都不知道自己眼前所看到的是真还是假,甚至让人怀疑是不是真的化成了仙人了。

    万古以来,世人都知道,世间无仙,也没有谁能成为仙人,但现在看到李七夜这样的模样,很多人都不由觉得世间该有仙人才对。

    同时很多人都震撼得无与伦比,嘴巴张得大大的,那怕是上神都是如此,一时之间是回不过神来了,因为李七夜一只大手就把哨箭魔帝给碾灭了,这样的恐怖景象只怕是他们一辈子都是第一次看到的了。

    哨箭魔帝可是一尊拥有五条天命的大帝,那怕他的道身只有十之一二的实力,依然是恐怖无比,强大得绝伦,但现在李七夜说灭就灭,说屠就屠,举手之间就把哨箭魔帝的道身磨灭得丝毫不存,这是多么恐怖的实力。

    “这究竟是怎么样的力量?”此时连上神都懵掉了,李七夜身上没有天命的气息,也没有那种极限的混沌之气的力量,但他就站在那里好像是化仙一样,只手碾压大帝的道身,这样的恐怖,让人都忍不住直接跪在那里了,让人本能地恐惧臣伏。

    “这是要逆天呀,难道举世之间真的有这样的存在,或者也唯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才可以挑衅他了。”有古老的上神比其他强者更识货,看到李七夜这样的状态,心里面发毛,悚然地说道。

    “轰”一声巨响,就在所有人惊悚的时候,突然虚空崩碎,宛如整个远荒的虚空都被人一脚踹碎一样,有人从遥远的次元跨步而来,而远荒的虚空对于他来说那只不过是一扇薄如纸的门户而己,随意一脚就能把它踹得粉碎。

    刹那之间,四尊伟岸无上的身影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他们出现得太快了,没有人看清楚他们是怎么样出现在远荒的时候,所有人能看清楚的时候,他们已经站在远荒了。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一刻,大帝仙王之威无穷无尽的虐肆着九天十地,那怕天命还没有出现,但天命的力量已经是疯狂横扫整个世界,天命的力量如同风暴一样卷席而至,所有的生灵在这样的力量之下都为之颤抖。

    四尊大帝仙王真身亲临,他们的大帝之威,镇压了所有人,他们的大帝之焰填满了整个世界,他们的大帝光芒耀眼得让人无法张开双眼,宛如是亿万颗太阳冉冉升起一样,连天眼都难于睁得开。

    四尊大帝仙王,全部都是身披战甲,宛如是可战苍天的无敌战将,他们可以荡扫尽世间的一切魅魑魍魉!无人能挡得住他们的大帝之威,无人能对抗他们的大帝意志。

    “陛下”当这样的四尊大帝仙王亲自驾临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五体投地,不得不大声高呼,臣伏于大帝仙王的无敌威力之下。

    “小响哨兵团”看到四位大帝亲临,就算是上神也敬而远之,都纷纷退避三舍,不敢去趟这一趟浑水。

    小响哨兵团,除了已经被杀的狂少天帝之外,剩下的四位大帝仙王都在这里。

    一下子,天地寂静,万籁无声,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大家都明白,小响哨兵团要为死去的狂少天帝报仇。

    他们在结拜兄弟的时候曾经许诺过,要共同进退。作为大帝仙王,他们的许诺并不是一句空话,也不是忽悠,他们言出必行,所言便是法旨,也所不论敌人是何方神圣,小响哨兵团必定会为狂少天帝报仇。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狂少天帝一直都很跋扈,但没有多少人愿意去惹他,毕竟斩杀一个狂少天帝好办,惹上了小响哨兵团就麻烦了。

    “你便是李七夜!”四位大帝仙王中散发出最强大帝威的中年汉子站了出来,这个中年汉子的一双眼睛皇黄,宛如是轮回之眼,他的一双眼睛就可以轮回一个又一个王朝,可以更灭一个又一个的时代,很多人被他看一眼,就已经被慑去魂魄,不要说是与他对抗了。

    这位大帝便是哨箭魔帝,小响哨兵团的创始人,也是小响哨兵团中最强大的大帝,因为他出身于魔族,他的一双眼瞳有着绝无伦比的魔力。

    听说哨箭魔帝出身很低微,他出身于贱民,乃是在地主吹萧的童子,后来因为得到了一本古经,从此踏上了修练道路,最终成为了一代大帝。

    可以说,哨箭魔帝如此低微的出身,却能拥有着如此的成就,那实属不易。

    “没错。”李七夜此时是盘坐在仙光之中,整个人被仙焰所包裹着,宛如他是一尊仙人,亘古不灭,他只是随意地说了一句,都化作了真言。

    此时哨箭魔帝目光深邃,盯着李七夜,过了片刻,他徐徐地说道:“不知道友的脚根来自于何处?”

    那怕是哨箭魔帝是拥有了五条天命,但他也依然是看不透李七夜,在他看来,李七夜没有天命,却比他们这样的低位大帝仙王更可怕。

    哨箭魔帝终究是经历过无数风浪的人,他并不像狂少天帝那样狂妄,毕竟狂少天帝一生太顺了,见到谁都是那副鸟样,而哨箭魔帝行事显得谨慎很多。

    “什么脚根,这重要吗?”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既然你们说要战,那就一战吧。”

    李七夜如此的直接,让哨箭魔帝与其他的三位大帝仙王都怔了一下,他们四位大帝在此,李七夜依然的如此邈视,依然敢向他们开战,这实在是太霸气了。

    “道友,我们小响哨兵团兄弟五人曾结拜生死,共同进退。”哨箭魔帝盯着李七夜,目光跳动了一下,说道:“你杀我们狂少兄弟,此仇不能就此罢休。”

    “是吗?”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平静自在,悠闲地说道:“你们想怎么样呢?”

    李七夜完全没有和解的意思,这让哨箭魔帝他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最后依然是哨箭魔帝出面,他沉声地说道:“道友,你杀我兄弟,我们要求也不过份,只要道友在我们兄弟的衣冠冢之前低头认错,以祭我兄弟在天之灵,我相信我们能揭过这份恩怨。”

    哨箭魔帝这样的话让很多人都为之一愕,一开始大家都知道哨箭魔帝是要向李七夜开战的,但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哨箭魔帝却转变态度,这态度可以说是服软,这实在是让人难于相信。

    哨箭魔帝也不是吃素的人,他这成千上万年也没有白活,就算他不知道李七夜的脚根,也能看得出来李七夜深不可测。

    说实在话,为了狂少天帝与一个不可揣测的强敌硬撼到底,这实在是十分不理智的做法。哨箭魔帝他们很清楚狂少天帝是怎么样尿性,他被人杀了,他们都不意外。

    但是当年他们有誓言在先,不论如何,他们也必须去履行这个誓言,就算不能为狂少天帝血债血偿,那也必须去安抚狂少天帝在天之灵。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着李七夜,这样的天大之仇哨箭魔帝他们都愿意如此风轻云淡地化解,那么李七夜该如何选择呢,只要有点理智的人都明白应该化解这一桩仇恨。

    “你知道吗?”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与我为敌,只有两个选择,一,要么你夹着尾巴做人,那怕是我打碎了你一口牙,你都必须往肚子里面咽,看到我之后世界有多远就躲多远,给我乖乖地苟活于世,不管你曾经是有过多么强大,多么威风,在这个时候是龙给我盘着,是虎给我趴着!”

    “二,如果你们咽不下这口气,那就上来吧,用你的拳头、用你的实力去实践你的想法,狠狠地轰向我!”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淡淡地一笑,说道:“不过,作出这个选择的人,只有一条路可以走死!”

    有时间,大家可以关注一下萧生的微信公众号“萧府军团”,会时不时更新《帝霸》的番外。(未完待续。)

第2009章哨箭魔帝    “噗”的一声响起,这个强者刚站出来,眉心瞬间血箭飙射,眉心中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血洞,这个强者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临死之前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被杀死的,最后他的身体笔直地倒在了地上。

    看到这样的一幕,让很多人都抽了一口冷气,这可是一尊道天强者,拥有了上亿斗的混沌之后,连反抗之力都没有,甚至自己连怎么样死的都不知道,瞬间被杀死,不要说是反抗,连敌人是怎么样的都没看清楚,这死得跟蚁蝼一样,甚至连蚁蝼都不如。

    “这是”看到这样的一个强者瞬间招来杀身之灾,很多人心里面抽了一口冷气,不知道内幕的人都四周张望。

    “此乃是天簌之音,唯可惜世间俗人庸庸碌碌,不懂得欣赏。”此时一个悠悠的声音响起,这个声音跨越了空间,穿透了时光,无处不在,无孔不入,宛如水银泄地一样。

    这样悠悠的声音响起之时,带着一股慑天镇地的神威,那怕是声音很轻,依然让人心里面打了一个哆嗦,道行浅的人已经直接跪在了那里了。

    “嗡”的一声,就在这一刻虚空沉浮着一把哨箭的虚影,这把哨箭并不大,它散发出了淡淡的光泽,但当这样的一把哨箭沉浮在虚空中的时候,就宛如是把整个虚空剥离,它主宰着整个虚空,左右着万道法则。

    当这样的哨箭散发出淡淡的光泽之时,这种光泽宛如穿透了无数修士强者的心脏,那像是世间最尖锐的东西,让很多人心头上一痛。

    “李七夜何在”就在这样的哨箭浮现于虚空之时,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这个浑厚的声音穿透了空间界壁,那怕这个人还未到,他浑厚的声音依然在所有人的心中响起,不管你躲在哪里,不管你是如何的躲避,都一样能听到这个声音,那怕你把耳朵塞得死死的都不管用。

    当这个的声音响起之时,沉浮于虚空中哨箭的背部,出现了一个人影,这个人影由远而至,跨越了一个又一个的次元,从遥远的领域走来,他一步便是一个次元,亿亿亿万里的距离已经是无法用长度来衡量,他走得很慢,但是每一步都是一个世界,这种速度是修士强者是永远无法跨越的,只有大帝才能跨越的。

    “哨箭魔帝”看到这沉浮于虚空的哨箭虚影以及从遥远的次元跨步而来的人影,有一位老祖脸色大变,不由为之骇然地说道。

    “哨箭魔帝!”听到这样的惊呼声,很多人都脸色顿时为之煞白,有人反应过来之后,大叫道:“小响哨兵团来了,哨箭魔帝要亲临了!”

    “大帝仙王的团队要来了,这真的是罕见呀。”就算是上神看到虚空中的哨箭,都心里面不由打了一个哆嗦。

    哨箭魔帝,乃是出身于魔族的大帝,拥有了五条天命,他最强大最有威名的兵器就是哨箭,听说他一辈子也就只用了一件兵器哨箭。

    哨箭魔帝虽然不是杀手,也很少干暗杀偷袭人的勾当,但是,哨箭魔帝常常杀人无形,而且是相隔亿万里取人性命,所以曾经有人认为如果有哪位大帝仙王去当杀手的话,哨箭魔帝无疑是最杰出最强让人胆寒的杀手了。

    哨箭魔帝作为拥有五条天命的大帝,而且出身又不强大,所以他创建了小响哨兵团,这是一个很小的大帝仙王队伍。

    小响哨兵团一共有五位大帝仙王,除了狂少天帝之外,其他四位大帝仙王都是属于低位大帝仙王。在小响哨兵团中最强的大帝仙王就是要属于哨箭魔帝了,他也是整个大帝仙王团队中唯一一位拥有五条天命的大帝仙王,除此之外,其他的三位大帝仙王都只有三条天命。

    当提哨箭魔帝创建小响哨兵团,就是为了让这些出身不够强大的大帝仙王能够团结起来,相互抱团,以免得孤掌难鸣。

    在他们小响哨兵团之中拥有天命最少的就是狂少天帝,但是出身最好的却偏偏又是狂少天帝。

    只不过,狂少天帝这样的大帝仙王没有什么大帝仙王的队伍愿意让他加入,而小响哨兵团的大帝仙王能收留狂少天帝除了是看中了他的绝世无双天赋之外,也有很大原因是看中了狂少天帝背后的靠山。

    小响哨兵团的五位大帝曾经是相互许诺发誓,他们是共同进退,不论是面临怎么样的困难,都不会抛弃任何一位兄弟,所以狂少天帝被杀,小响哨兵团必定会为他报仇!

    “第一凶人应付得来吗?”有人心里面不由发毛,说道:“这可是一个大帝仙王的团队呀,一共有四位大帝仙王,只怕凭他一个人无法独战四位大帝仙王吧。”

    虽然说李七夜杀了狂少天帝,大家都知道他很强大,很逆天,但现在李七夜即将要面对的是整整一个大帝仙王的团队,一共有四位大帝仙王。

    对于无数强者来说,能对抗一位大帝仙王,那已经是很了不起了,如果说要对抗这样的四位大帝仙王,那只怕是要高位大帝仙王才行,低位的大帝仙王都对抗不了。

    虽然说小响哨兵团只是低位大帝仙王所组成的大帝团队,远远比不上天权这种庞然大物,作为每一个成员都是大帝仙王的团队,依然让九天十地的修士强者害怕、忌惮。

    “李七夜出来一战”大帝的声音威慑九天十地,虽然哨箭魔帝还没有到,当他的身影由远而来之时,他的大帝之威已经是镇慑九天十地了。

    哨箭魔帝终究是一尊拥有五条天命的魔帝,当他的身影一步步从遥远的次元而来之时,天地在倒转,乾坤在变易,不知道有多少强者已经被威慑,纷纷跪拜于地。

    “李七夜可在,速出来一战!”眨眼之间哨箭魔帝的身影已经是站在了哨箭之后,定住了乾坤,锁定了空间,只要李七夜一出现,就会一箭致命。

    哨箭魔帝还没有亲临,道身而己,就已经是恐怖无边,已经是定乾坤,锁万域,让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处于牢笼之中一样,心里面毛骨悚然。

    “若不出来一战,天涯海角都无你容身之处。”哨箭魔帝的道身扫搜万域,扫荡诸天,欲找到李七夜的身影。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哨箭魔帝话一落下之时,远荒最深处突然璀璨,一只大手从最深处探了出来,这只大手镇压而下,三千世界崩灭,仙王神帝谒拜,天地为之颤栗,亘古巨头为之胆寒。

    一只大手便是镇压神魔,崩碎苍天,这样的一只大手镇压而至,万法哀鸣,万道崩溃,无以抵挡。

    “破”这只大手镇压而来,哨箭魔帝的道身长啸一声,立于他身前的哨箭瞬间冲天而起,“嗖”的一声巨响,这本是小小的哨箭宛如是一把亘横于古与今的神枪,当它刺天而上之时长啸不止,在这样的哨箭四周竟然是一条条真龙随行,一条条真龙随着哨箭怒冲而上,张牙舞爪,撕裂了天空。

    一箭破天,万法被刺穿,天空都瞬间被刺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混沌之气宛如决堤的瀑布一样倾泻而下,一箭之威,慑人心魂,不知道多少人魂飞魄散,那怕相隔得再遥远,很多人都心头一痛,感受到了这一箭的锐利,张口喷了一口鲜血。

    “砰”的一声响起,但是那怕是哨箭锐不挡,依然破不了镇压而下的大手,哨箭瞬间被压住,这一只大手太无敌了,一下子把笔直的哨箭压弯。

    “开”看到这样的一幕,哨箭魔帝的道身狂吼一声,出手便是帝术,一条大帝之道如真龙一样冲天,与哨箭融合,光芒璀璨,瞬间冲击向大手,欲一箭刺破,这一箭可以射穿一个世界,跨越一个纪元。

    “砰”的一声巨响,大手依然是以无敌之姿碾压而下,弯曲的哨箭弯曲到了极限之时瞬间崩碎,同时大手不停止,依然是以无敌的姿态碾压向哨箭魔帝的道身。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最后“砰”的一声巨响,那怕哨箭魔帝的道身横击诸天,演化天地万法,依然挡不住这只镇压诸天的大手,依然被碾灭。

    这一击威慑着天地万界的生灵,震撼着无数人的心灵,一尊拥有五条天命大帝的道身是何等强大,那怕只能发挥十之一二的实力,依然是恐怖无力,但却就这样被这从远荒深处探来的大手碾灭了,这是何等恐怖的一击。

    “十之一二的道身而己,也敢叫嚣我,让你的真身亲临吧。”大手碾灭了哨箭魔帝的道身之后,远荒最深处响起了一个悠然的声音。

    此时远荒最深处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仙光,那里宛如是化作了一方仙境一样,处处是乐土,无数的仙道法则浮现在了那里,让人看了之后都十分诱惑,似乎那是是通往仙境的门户,让人有飞过去的冲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