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噗”的一声响起,这个强者刚站出来,眉心瞬间血箭飙射,眉心中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血洞,这个强者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临死之前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被杀死的,最后他的身体笔直地倒在了地上。

    看到这样的一幕,让很多人都抽了一口冷气,这可是一尊道天强者,拥有了上亿斗的混沌之后,连反抗之力都没有,甚至自己连怎么样死的都不知道,瞬间被杀死,不要说是反抗,连敌人是怎么样的都没看清楚,这死得跟蚁蝼一样,甚至连蚁蝼都不如。

    “这是”看到这样的一个强者瞬间招来杀身之灾,很多人心里面抽了一口冷气,不知道内幕的人都四周张望。

    “此乃是天簌之音,唯可惜世间俗人庸庸碌碌,不懂得欣赏。”此时一个悠悠的声音响起,这个声音跨越了空间,穿透了时光,无处不在,无孔不入,宛如水银泄地一样。

    这样悠悠的声音响起之时,带着一股慑天镇地的神威,那怕是声音很轻,依然让人心里面打了一个哆嗦,道行浅的人已经直接跪在了那里了。

    “嗡”的一声,就在这一刻虚空沉浮着一把哨箭的虚影,这把哨箭并不大,它散发出了淡淡的光泽,但当这样的一把哨箭沉浮在虚空中的时候,就宛如是把整个虚空剥离,它主宰着整个虚空,左右着万道法则。

    当这样的哨箭散发出淡淡的光泽之时,这种光泽宛如穿透了无数修士强者的心脏,那像是世间最尖锐的东西,让很多人心头上一痛。

    “李七夜何在”就在这样的哨箭浮现于虚空之时,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这个浑厚的声音穿透了空间界壁,那怕这个人还未到,他浑厚的声音依然在所有人的心中响起,不管你躲在哪里,不管你是如何的躲避,都一样能听到这个声音,那怕你把耳朵塞得死死的都不管用。

    当这个的声音响起之时,沉浮于虚空中哨箭的背部,出现了一个人影,这个人影由远而至,跨越了一个又一个的次元,从遥远的领域走来,他一步便是一个次元,亿亿亿万里的距离已经是无法用长度来衡量,他走得很慢,但是每一步都是一个世界,这种速度是修士强者是永远无法跨越的,只有大帝才能跨越的。

    “哨箭魔帝”看到这沉浮于虚空的哨箭虚影以及从遥远的次元跨步而来的人影,有一位老祖脸色大变,不由为之骇然地说道。

    “哨箭魔帝!”听到这样的惊呼声,很多人都脸色顿时为之煞白,有人反应过来之后,大叫道:“小响哨兵团来了,哨箭魔帝要亲临了!”

    “大帝仙王的团队要来了,这真的是罕见呀。”就算是上神看到虚空中的哨箭,都心里面不由打了一个哆嗦。

    哨箭魔帝,乃是出身于魔族的大帝,拥有了五条天命,他最强大最有威名的兵器就是哨箭,听说他一辈子也就只用了一件兵器哨箭。

    哨箭魔帝虽然不是杀手,也很少干暗杀偷袭人的勾当,但是,哨箭魔帝常常杀人无形,而且是相隔亿万里取人性命,所以曾经有人认为如果有哪位大帝仙王去当杀手的话,哨箭魔帝无疑是最杰出最强让人胆寒的杀手了。

    哨箭魔帝作为拥有五条天命的大帝,而且出身又不强大,所以他创建了小响哨兵团,这是一个很小的大帝仙王队伍。

    小响哨兵团一共有五位大帝仙王,除了狂少天帝之外,其他四位大帝仙王都是属于低位大帝仙王。在小响哨兵团中最强的大帝仙王就是要属于哨箭魔帝了,他也是整个大帝仙王团队中唯一一位拥有五条天命的大帝仙王,除此之外,其他的三位大帝仙王都只有三条天命。

    当提哨箭魔帝创建小响哨兵团,就是为了让这些出身不够强大的大帝仙王能够团结起来,相互抱团,以免得孤掌难鸣。

    在他们小响哨兵团之中拥有天命最少的就是狂少天帝,但是出身最好的却偏偏又是狂少天帝。

    只不过,狂少天帝这样的大帝仙王没有什么大帝仙王的队伍愿意让他加入,而小响哨兵团的大帝仙王能收留狂少天帝除了是看中了他的绝世无双天赋之外,也有很大原因是看中了狂少天帝背后的靠山。

    小响哨兵团的五位大帝曾经是相互许诺发誓,他们是共同进退,不论是面临怎么样的困难,都不会抛弃任何一位兄弟,所以狂少天帝被杀,小响哨兵团必定会为他报仇!

    “第一凶人应付得来吗?”有人心里面不由发毛,说道:“这可是一个大帝仙王的团队呀,一共有四位大帝仙王,只怕凭他一个人无法独战四位大帝仙王吧。”

    虽然说李七夜杀了狂少天帝,大家都知道他很强大,很逆天,但现在李七夜即将要面对的是整整一个大帝仙王的团队,一共有四位大帝仙王。

    对于无数强者来说,能对抗一位大帝仙王,那已经是很了不起了,如果说要对抗这样的四位大帝仙王,那只怕是要高位大帝仙王才行,低位的大帝仙王都对抗不了。

    虽然说小响哨兵团只是低位大帝仙王所组成的大帝团队,远远比不上天权这种庞然大物,作为每一个成员都是大帝仙王的团队,依然让九天十地的修士强者害怕、忌惮。

    “李七夜出来一战”大帝的声音威慑九天十地,虽然哨箭魔帝还没有到,当他的身影由远而来之时,他的大帝之威已经是镇慑九天十地了。

    哨箭魔帝终究是一尊拥有五条天命的魔帝,当他的身影一步步从遥远的次元而来之时,天地在倒转,乾坤在变易,不知道有多少强者已经被威慑,纷纷跪拜于地。

    “李七夜可在,速出来一战!”眨眼之间哨箭魔帝的身影已经是站在了哨箭之后,定住了乾坤,锁定了空间,只要李七夜一出现,就会一箭致命。

    哨箭魔帝还没有亲临,道身而己,就已经是恐怖无边,已经是定乾坤,锁万域,让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处于牢笼之中一样,心里面毛骨悚然。

    “若不出来一战,天涯海角都无你容身之处。”哨箭魔帝的道身扫搜万域,扫荡诸天,欲找到李七夜的身影。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哨箭魔帝话一落下之时,远荒最深处突然璀璨,一只大手从最深处探了出来,这只大手镇压而下,三千世界崩灭,仙王神帝谒拜,天地为之颤栗,亘古巨头为之胆寒。

    一只大手便是镇压神魔,崩碎苍天,这样的一只大手镇压而至,万法哀鸣,万道崩溃,无以抵挡。

    “破”这只大手镇压而来,哨箭魔帝的道身长啸一声,立于他身前的哨箭瞬间冲天而起,“嗖”的一声巨响,这本是小小的哨箭宛如是一把亘横于古与今的神枪,当它刺天而上之时长啸不止,在这样的哨箭四周竟然是一条条真龙随行,一条条真龙随着哨箭怒冲而上,张牙舞爪,撕裂了天空。

    一箭破天,万法被刺穿,天空都瞬间被刺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混沌之气宛如决堤的瀑布一样倾泻而下,一箭之威,慑人心魂,不知道多少人魂飞魄散,那怕相隔得再遥远,很多人都心头一痛,感受到了这一箭的锐利,张口喷了一口鲜血。

    “砰”的一声响起,但是那怕是哨箭锐不挡,依然破不了镇压而下的大手,哨箭瞬间被压住,这一只大手太无敌了,一下子把笔直的哨箭压弯。

    “开”看到这样的一幕,哨箭魔帝的道身狂吼一声,出手便是帝术,一条大帝之道如真龙一样冲天,与哨箭融合,光芒璀璨,瞬间冲击向大手,欲一箭刺破,这一箭可以射穿一个世界,跨越一个纪元。

    “砰”的一声巨响,大手依然是以无敌之姿碾压而下,弯曲的哨箭弯曲到了极限之时瞬间崩碎,同时大手不停止,依然是以无敌的姿态碾压向哨箭魔帝的道身。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最后“砰”的一声巨响,那怕哨箭魔帝的道身横击诸天,演化天地万法,依然挡不住这只镇压诸天的大手,依然被碾灭。

    这一击威慑着天地万界的生灵,震撼着无数人的心灵,一尊拥有五条天命大帝的道身是何等强大,那怕只能发挥十之一二的实力,依然是恐怖无力,但却就这样被这从远荒深处探来的大手碾灭了,这是何等恐怖的一击。

    “十之一二的道身而己,也敢叫嚣我,让你的真身亲临吧。”大手碾灭了哨箭魔帝的道身之后,远荒最深处响起了一个悠然的声音。

    此时远荒最深处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仙光,那里宛如是化作了一方仙境一样,处处是乐土,无数的仙道法则浮现在了那里,让人看了之后都十分诱惑,似乎那是是通往仙境的门户,让人有飞过去的冲动。(~^~)

第2008章布大局    血遗族离开之后,这片天地显得寂静,甚至是宛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李七夜看祭台,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说道:“岁月无穷,如果不灭你,又焉能让一世又一世哀嚎、一世又一世不能轮回、不能超生的生灵安息呢。”

    说到这里,李七夜双目光芒一绽,跳跃着可怕的杀意,在双目的深处宛如抛起了灭世的风暴。

    此时李七夜回首遥望大势,徐徐地说道:“我是世间的屠夫,该是有人来送死的时候了,莫怪我太残忍,只怪不知死活,不知天高地厚。”

    说到这里,李七夜又不由看了看祭台,露出了浓浓的笑容,徐徐地说道:“当年天罚之后,便不再出世,那怕是天崩地裂,也难惊扰你。不过,我倒要赌一赌,就不信不能把你引出来,就不信你会沉睡于老巢之中。鱼儿上不钩,那是诱饵不够肥。”

    李七夜与圣人将联手斩杀黑暗中的巨头,而远荒最强大最古老的巨头就沉睡在这祭台之下最深处的老巢之中。

    这最深处的老巢固苦金汤,想攻破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它是远荒巨头的保命之所,没有这个巨头的本源法则是打不开它的。

    虽然是攻不进这个老巢,但是却可以把黑暗巨头引诱出来。

    黑暗中的巨头沉睡在老巢之中已经是漫长无比的岁月了,自从上一次他与野心家创造了血遗族遭到天罚之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了,那一次天罚让他受到了重创,所以他躲在自己老巢中沉睡不醒。

    对于这样的黑暗巨头来说,那怕是外面天崩地裂,世界崩灭,只要没有让他心动的东西或事物,他都会能一直沉睡不醒,能躲到天荒地老。

    对于这个的黑暗巨头来说,世间能让他心动的东西是寥寥无几,但是,李七夜还是会有方法所他从老巢中引诱出来的。

    李七作很清楚知道自己面对的存在是多么的强大,是多么的恐怖,所以李七夜不敢掉于轻心大意,他在这里布下了绝世大势,为了布下这个绝世大势,李七夜可以说是用了海量的资源,精璧、混沌石、仙金神铁……无数的资源都被李七夜用在了这个绝世大势之上。

    为了铸就这个绝世大势,李七夜可谓是殚心竭虑,他的一生才华、他的一生知识都用在了这个绝世大势之上。

    同时为了让这个绝世大势万无一失,李七夜动用了三十枚精鸡仙矿,这可以说是李七夜砸了大量的血本。

    要知道当年在九界之时李七夜只不过是向精鸡讨到了一百枚的精鸡仙晶而己,现在为了狙击这个这个黑暗中的巨头,李七夜不惜血本,一口气用了三十枚的精鸡仙矿。

    在古冥时代,李七夜为了屠灭古冥的时候,他也一样布下了无敌的屠杀大阵,当时李七夜也只不过是用了几枚的精鸡仙矿而己。

    但这一次,李七夜却一口气用了三十枚的精鸡仙矿,这样的一场战争可想而知是多么的恐怖了。

    尽管是如引,只要屠得黑暗中的巨头,砸下三十枚精鸡仙矿那也是值的。因为屠了黑暗中的巨头,这不止是仅仅是让李七夜夺下了黑暗中巨头的所有资源以及无数宝物,甚至有可能是纪元重器。

    最重要的是,如果屠得了黑暗中的巨头,它有着无比的重大意义,这不止是警告着那些躲在黑暗中的存在,让这些存在明白,在世间依然有人能屠杀他们。同时也点燃了很多人心里面的希望之火,未来黑暗降临,在绝望之中依然让人心怀希望,黑暗依然可以荡平。

    以及也是警示着一些姿态摇摆不定的人,让他们明白应该选择站在哪一边!

    李七夜殚心竭虑,用了无数的逆天手段,在这里布下了绝世大势,而且在这个过程之中每一个细节都做到完美,因为他们将面对着极为恐怖的存在,若是有一步出了差错,那就是全盘皆输。

    就在李七夜苦苦布局的时候,青洲更多的人还沉醉在了金戈成为大帝的惊天消息之中,对于金戈成为大帝,有人喜,也有人忧,当然最为之欢呼的就是天族了。

    毕竟在这一个时代天族已经诞生了两位大帝,在这一世天族可以说是抢占了先机,抢占了很大的优势。

    不过,说来了奇怪,金戈成为了大帝,金戈他本人既没有诏示天下,也没有以示大帝之威,巡视八方,成为大帝之后,金戈显得特别的低调,特别的平静。

    要知道,一位修士能成为大帝绝对是光宗耀祖的事情,更何况是一次承载了天命,那绝对能在自己的时代留下浓重的一笔。

    一个修士成为大帝,的确是有资格诏示天下,巡视八方,以奠定自己的地位。

    但金戈却没有这样做,显得格外的低调,甚至战王世家都没有向天下发诏示,也没有发布任何帝旨。

    要在道,金戈成为了大帝,这就意味着战王世家出了六位大帝,出了六位大帝的帝统仙门,不要说是在青洲,放眼十三洲,那也是寥寥无几的存在,这绝对是是称得上巨无霸的传承。

    金戈成为大帝,这绝于战王世家来说那绝对是天大的喜讯,不过,奇怪的是战王世家也显得特别的低调,也没有向任何人、任何门派发出了诏示。

    金戈和战王世家如此的低调,这实在是让很多人为之意外,甚至有不少人都觉得这里面太不寻常了,特别是见过世面的上神,更是忍不住议论起来,虽然大家不敢公开议论,但在私底下依然也有着种种的猜测。

    然而,世人并不知道的是,当很多人都在讨论金戈成为大帝这件事的时候,在探索之地已经有大帝仙王暗暗地纠集了。

    纠集大帝仙王,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甚至可以说,这是让人无法想象的事情,因为这一次纠集的大帝仙王远不止只有那么几位,这一次纠集的大帝仙王超过了十位。

    而且是有了天族的大帝参加,这是一件让人无法想象的事情。

    在举世之间,又有谁能召集如此多的大帝仙王,更何况竟然如此难得的能让天族的大帝也加入了其中。

    可以说,除了终极征战之外,很少有什么事情能让百族的仙王与神、魔、天三族的大帝联手的。

    就算自从猎帝战役之后神、魔、天三族的大帝与百族仙王已经休战了,依终究不是站在同一个阵营的人。如果说是小规模的合同,二三位的大帝仙王合作,这样的事情还是有的,如此大量的大帝仙王联手合作,除了终极征战,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有资格知道这件事情却没能参加的大帝仙王或上神都不由心里面悚然,虽然他们不知道这一次大帝仙王的纠集是为了什么事情,但他们却知道,有天大的事情要发生了。

    “要变天了吗?除了终极征战之后,难再有纠集如此多的大帝仙王了。”有古老的上神不由毛骨悚然地说道。

    “是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出面吗?否则,世间还有谁能让诸帝联袂。”也有新生一代的大帝心里面吃惊地说道。

    在探索之地,已经是有一尊尊的大帝仙王到位了,只不过世人还不知道而己,有资格知道这件事的大帝仙王和上神都不敢轻易去谈论这件事情,只是在暗中观望而己。

    在探索之地,世人还不知道有惊天的事情发生,更多的人都沉醉在金戈成帝的这件事之上。而在暗中已经有一尊尊的大帝仙王盯住了这片天地,等待着时机的到来。

    “嗖”的一声响起,就在探索之地依然平静的时候,突然响起了一声的箭哨。

    这箭哨很轻,一开始所有人都没有在意,也没有多少人去留意它。

    “嗖”箭哨之声依然响起,但依然不是很响亮,依然是难得引起人注意。

    “嗖”箭哨之声三五次地响起,而且每一次是越来越响亮,这种响亮虽然不是说惊天动地,但却让所有人都能听得到,这样的箭哨之声是在所有人的心里面回荡。

    这种箭哨之声不是从耳边传来的,而是在每一个人的心中回荡,似乎有一道声音直接射入了所有人的心中一样,这样的声音那怕你是塞着耳朵,也一样能听得到。

    “不好”有经验丰富无比的老祖听到这三番五次响起的箭哨之声的时候,顿时脸色大变。

    “我们离开这里。”这位老祖脸色发白,立即带着门下弟子撤离。

    “老祖宗,发生什么事情了。”有晚辈见到自己最强大的老祖宗如此的仓惶撤离,十分不明白地说道。

    “不要多问,有人能杀人无形。”这位老祖宗立即让自己的晚辈闭嘴,仓惶撤离,不敢有丝毫的停留。

    “嗖、嗖、嗖……”箭哨之声一次又一次响起,在每个人的道心中响起。

    一开始很多人还不在意,但是响多了也不由心烦意躁。

    “是哪个王八蛋鬼鬼祟祟的躲在暗中扰人心神,有本事就站出来与本座一决高下。”有不知道这箭哨声奥妙的老祖被箭哨声扰得心烦了,立即大喝,向天空叫嚣。(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