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血遗族离开之后,这片天地显得寂静,甚至是宛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李七夜看祭台,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说道:“岁月无穷,如果不灭你,又焉能让一世又一世哀嚎、一世又一世不能轮回、不能超生的生灵安息呢。”

    说到这里,李七夜双目光芒一绽,跳跃着可怕的杀意,在双目的深处宛如抛起了灭世的风暴。

    此时李七夜回首遥望大势,徐徐地说道:“我是世间的屠夫,该是有人来送死的时候了,莫怪我太残忍,只怪不知死活,不知天高地厚。”

    说到这里,李七夜又不由看了看祭台,露出了浓浓的笑容,徐徐地说道:“当年天罚之后,便不再出世,那怕是天崩地裂,也难惊扰你。不过,我倒要赌一赌,就不信不能把你引出来,就不信你会沉睡于老巢之中。鱼儿上不钩,那是诱饵不够肥。”

    李七夜与圣人将联手斩杀黑暗中的巨头,而远荒最强大最古老的巨头就沉睡在这祭台之下最深处的老巢之中。

    这最深处的老巢固苦金汤,想攻破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它是远荒巨头的保命之所,没有这个巨头的本源法则是打不开它的。

    虽然是攻不进这个老巢,但是却可以把黑暗巨头引诱出来。

    黑暗中的巨头沉睡在老巢之中已经是漫长无比的岁月了,自从上一次他与野心家创造了血遗族遭到天罚之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了,那一次天罚让他受到了重创,所以他躲在自己老巢中沉睡不醒。

    对于这样的黑暗巨头来说,那怕是外面天崩地裂,世界崩灭,只要没有让他心动的东西或事物,他都会能一直沉睡不醒,能躲到天荒地老。

    对于这个的黑暗巨头来说,世间能让他心动的东西是寥寥无几,但是,李七夜还是会有方法所他从老巢中引诱出来的。

    李七作很清楚知道自己面对的存在是多么的强大,是多么的恐怖,所以李七夜不敢掉于轻心大意,他在这里布下了绝世大势,为了布下这个绝世大势,李七夜可以说是用了海量的资源,精璧、混沌石、仙金神铁……无数的资源都被李七夜用在了这个绝世大势之上。

    为了铸就这个绝世大势,李七夜可谓是殚心竭虑,他的一生才华、他的一生知识都用在了这个绝世大势之上。

    同时为了让这个绝世大势万无一失,李七夜动用了三十枚精鸡仙矿,这可以说是李七夜砸了大量的血本。

    要知道当年在九界之时李七夜只不过是向精鸡讨到了一百枚的精鸡仙晶而己,现在为了狙击这个这个黑暗中的巨头,李七夜不惜血本,一口气用了三十枚的精鸡仙矿。

    在古冥时代,李七夜为了屠灭古冥的时候,他也一样布下了无敌的屠杀大阵,当时李七夜也只不过是用了几枚的精鸡仙矿而己。

    但这一次,李七夜却一口气用了三十枚的精鸡仙矿,这样的一场战争可想而知是多么的恐怖了。

    尽管是如引,只要屠得黑暗中的巨头,砸下三十枚精鸡仙矿那也是值的。因为屠了黑暗中的巨头,这不止是仅仅是让李七夜夺下了黑暗中巨头的所有资源以及无数宝物,甚至有可能是纪元重器。

    最重要的是,如果屠得了黑暗中的巨头,它有着无比的重大意义,这不止是警告着那些躲在黑暗中的存在,让这些存在明白,在世间依然有人能屠杀他们。同时也点燃了很多人心里面的希望之火,未来黑暗降临,在绝望之中依然让人心怀希望,黑暗依然可以荡平。

    以及也是警示着一些姿态摇摆不定的人,让他们明白应该选择站在哪一边!

    李七夜殚心竭虑,用了无数的逆天手段,在这里布下了绝世大势,而且在这个过程之中每一个细节都做到完美,因为他们将面对着极为恐怖的存在,若是有一步出了差错,那就是全盘皆输。

    就在李七夜苦苦布局的时候,青洲更多的人还沉醉在了金戈成为大帝的惊天消息之中,对于金戈成为大帝,有人喜,也有人忧,当然最为之欢呼的就是天族了。

    毕竟在这一个时代天族已经诞生了两位大帝,在这一世天族可以说是抢占了先机,抢占了很大的优势。

    不过,说来了奇怪,金戈成为了大帝,金戈他本人既没有诏示天下,也没有以示大帝之威,巡视八方,成为大帝之后,金戈显得特别的低调,特别的平静。

    要知道,一位修士能成为大帝绝对是光宗耀祖的事情,更何况是一次承载了天命,那绝对能在自己的时代留下浓重的一笔。

    一个修士成为大帝,的确是有资格诏示天下,巡视八方,以奠定自己的地位。

    但金戈却没有这样做,显得格外的低调,甚至战王世家都没有向天下发诏示,也没有发布任何帝旨。

    要在道,金戈成为了大帝,这就意味着战王世家出了六位大帝,出了六位大帝的帝统仙门,不要说是在青洲,放眼十三洲,那也是寥寥无几的存在,这绝对是是称得上巨无霸的传承。

    金戈成为大帝,这绝于战王世家来说那绝对是天大的喜讯,不过,奇怪的是战王世家也显得特别的低调,也没有向任何人、任何门派发出了诏示。

    金戈和战王世家如此的低调,这实在是让很多人为之意外,甚至有不少人都觉得这里面太不寻常了,特别是见过世面的上神,更是忍不住议论起来,虽然大家不敢公开议论,但在私底下依然也有着种种的猜测。

    然而,世人并不知道的是,当很多人都在讨论金戈成为大帝这件事的时候,在探索之地已经有大帝仙王暗暗地纠集了。

    纠集大帝仙王,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甚至可以说,这是让人无法想象的事情,因为这一次纠集的大帝仙王远不止只有那么几位,这一次纠集的大帝仙王超过了十位。

    而且是有了天族的大帝参加,这是一件让人无法想象的事情。

    在举世之间,又有谁能召集如此多的大帝仙王,更何况竟然如此难得的能让天族的大帝也加入了其中。

    可以说,除了终极征战之外,很少有什么事情能让百族的仙王与神、魔、天三族的大帝联手的。

    就算自从猎帝战役之后神、魔、天三族的大帝与百族仙王已经休战了,依终究不是站在同一个阵营的人。如果说是小规模的合同,二三位的大帝仙王合作,这样的事情还是有的,如此大量的大帝仙王联手合作,除了终极征战,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有资格知道这件事情却没能参加的大帝仙王或上神都不由心里面悚然,虽然他们不知道这一次大帝仙王的纠集是为了什么事情,但他们却知道,有天大的事情要发生了。

    “要变天了吗?除了终极征战之后,难再有纠集如此多的大帝仙王了。”有古老的上神不由毛骨悚然地说道。

    “是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出面吗?否则,世间还有谁能让诸帝联袂。”也有新生一代的大帝心里面吃惊地说道。

    在探索之地,已经是有一尊尊的大帝仙王到位了,只不过世人还不知道而己,有资格知道这件事的大帝仙王和上神都不敢轻易去谈论这件事情,只是在暗中观望而己。

    在探索之地,世人还不知道有惊天的事情发生,更多的人都沉醉在金戈成帝的这件事之上。而在暗中已经有一尊尊的大帝仙王盯住了这片天地,等待着时机的到来。

    “嗖”的一声响起,就在探索之地依然平静的时候,突然响起了一声的箭哨。

    这箭哨很轻,一开始所有人都没有在意,也没有多少人去留意它。

    “嗖”箭哨之声依然响起,但依然不是很响亮,依然是难得引起人注意。

    “嗖”箭哨之声三五次地响起,而且每一次是越来越响亮,这种响亮虽然不是说惊天动地,但却让所有人都能听得到,这样的箭哨之声是在所有人的心里面回荡。

    这种箭哨之声不是从耳边传来的,而是在每一个人的心中回荡,似乎有一道声音直接射入了所有人的心中一样,这样的声音那怕你是塞着耳朵,也一样能听得到。

    “不好”有经验丰富无比的老祖听到这三番五次响起的箭哨之声的时候,顿时脸色大变。

    “我们离开这里。”这位老祖脸色发白,立即带着门下弟子撤离。

    “老祖宗,发生什么事情了。”有晚辈见到自己最强大的老祖宗如此的仓惶撤离,十分不明白地说道。

    “不要多问,有人能杀人无形。”这位老祖宗立即让自己的晚辈闭嘴,仓惶撤离,不敢有丝毫的停留。

    “嗖、嗖、嗖……”箭哨之声一次又一次响起,在每个人的道心中响起。

    一开始很多人还不在意,但是响多了也不由心烦意躁。

    “是哪个王八蛋鬼鬼祟祟的躲在暗中扰人心神,有本事就站出来与本座一决高下。”有不知道这箭哨声奥妙的老祖被箭哨声扰得心烦了,立即大喝,向天空叫嚣。(未完待续。)

第2006章又见血遗族    远荒,它是一个残存的纪元,也是探索之地最大的一个残存纪元之一,更难得的是远荒这样的一个残存纪元依然有他们这个纪元的巨头活下来。

    探索之地能叫得出来的残存纪元有好几个,但每一个纪元的残存都是一片死地,没有生命幸存下来。

    但是远荒与众不同,他们远荒的不少巨头却活下来了。

    只不过,这些活下来的巨头永远都只能是沉睡于这个残存的纪元之中,永远都只能是埋葬在这残墙断壁之下。

    因为他们已经不属于这个纪元,他们已经是属于远逝的时光,如果他们想离开远荒的话,那是必死无疑。他们一旦踏出远荒,亿亿万年的时光在他们身上飞逝流淌,那怕他们再强大,都一样撑不住亿亿万年的时光流逝,到时候一样是灰飞烟灭。

    远荒十分的广袤,有很多地方是凶险无比,就算是大帝仙王到来也不一定能全身而退,甚至是有可能惨死在这里。

    在远荒的一个地方,神秘而诡异,在这里极少极少人涉足,就算是十条天命的大帝仙王都不一定愿意涉足于此。

    这个地方处于远荒的遥远之处,但它却是远荒的中枢。

    在这里乃是雾气笼罩,整个地方在神秘的力量笼罩之中,外界很难窥视里面的情况,因为这里也是被强大无匹的力量隔绝了一切窥视。

    在这里不止是雾气笼罩,整个地方都是黑色为主调。张眼望去,只见天空上的雾霾紫黑,而且浓稠不化,好像逞半干稠的鲜血一样。

    在这个地方,有着一座又一座的建筑,而且这一座座的建恐是保持完好。这里的每一座建筑并不华丽,也不堂皇。一座座的建筑乃是以不知何名的黑石所筑,每一座建筑都十分的简单,但却十分的实用,而且也是十分的牢固。

    这样的一座座建筑屹立在这里的时候给人一种永世无法崩灭的感觉,这些由黑石所铸的建筑显得特别的厚重,就好像是天塌下来了都依然无法压崩这些建筑。

    要知道,在残存的纪元之中,多数建筑都会崩灭,像眼前这个地方的所有建筑都能保持如此的完好,那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在这样的一个地方,如果你行走在这一座座的建筑之中的时候,你会有一种错觉,似乎这里曾经是献祭什么一样,那怕是无数岁月过去了,你行走在这建筑之中的时候你都好像能听到有惨厉的惨叫声、痛苦的哀嚎声在你耳边回荡一样。

    这样的错觉会让人忍不住直打寒颤,胆子小的人甚至被吓得不敢再继续前行。

    在这个地方的最深处,也是这个地方的中央,在那里有一个黑石祭台,这个祭台不是特别的大,但特别的精细,并且是十分的复杂。这个祭台由一块又一块细小的黑石所彻成,而且每一块细小的黑石都是严丝无缝,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完整的祭台一样,浑然一体。

    这里的所有建筑都显得粗糙,做工很一般,但这个祭台却与众不同,它就像是一件艺术品一样,经过了千百万年的雕琢与打磨。

    此时有一群人围着这个祭台,这些人全部都穿着黑衣,遮去了面目。他们都围着祭台,口中喃喃低语,似乎是在祈祷,似乎是在禅唱。

    同时在祭台上摆着一具黑棺,这具黑棺摆放在祭台的正中央,头朝北,尾朝南,有着亘横于天地之间的大势。

    这一群围着祭台的人正是那支坐万古号而来的血遗族队伍,此时他们所抬来的黑棺已经是打开了棺盖了。

    这群血遗族的人围着祭台低声禅唱,他们所禅唱的语言是让外人无法听懂,这是属于一种古老的语言,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语言。

    要知道,这个地方可以称得上远荒的中枢,就算你知道有着这样的一个地方,也不一定能来这里,那怕你是一尊强大的大帝仙王,都不一定能到这里来,甚至可以说,你还没有来到这里就有可能惨死在路上了。

    但血遗族不一样,血遗族他们与远荒有着极为深秘的渊源,对于别人来说远荒是一块凶地,而对于他们血遗族来说来远荒就是一种归家的感觉,当然就看这个家接纳不接纳他们了。

    此时血遗族的几十个人都围着祭台禅唱,更准确地说是围着那打开的黑棺而禅唱,他们似乎是在祈祷,似乎是在诉说,又似乎是在祈求……

    “滋”在这个时候,很轻微的声音响起,这声音轻微到难于听得到,但此时在黑棺中竟然伸出血丝。

    这不是血丝,更准确来说这是通红的触须,而且不止是一条的触须,这样一条条的触须是附在棺壁上,沿着黑棺慢慢地流出来,从棺内向棺外爬出来,再爬向祭台。

    这样的一条条腥红触须在蠕动爬行的时候看起来就像是鲜血在流淌,从黑棺中往祭台流淌而去。

    看着一条条细小的触须布满了黑棺,好像是一下子生长了无数的茎须一样,让人看得毛骨悚然,甚至在这些触须蠕动的时候,让人觉得特别恶心,有着呕吐的冲动。

    随着黑棺中爬出来的腥红触须越多,整个场面就越诡异,好像是有无数的血虫要从黑棺中爬出来,然后钻入祭台一样。

    而且随着腥红的触须越来越多,血遗族的几十个人低声昵暔的声音就越响亮。一开始他们还是低声昵暔,到了后来就是高声禅唱了,看着他们摇晃着身子的模样,给人一种走火入魔的感觉。

    “多少年过去了,你们依然是死心不改,是不是屠灭你们整个血遗族,你们才会罢休。”就在他们仪式举行到*的时候,突然有一个悠然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仪式了。

    这个声音突然响起,让整个仪式嘎然而止,而黑棺之中的腥红触须宛如是受到惊吓一样,“嗖”的一声全部逃回了黑棺之中。

    突然被打断了仪式,这顿时让血遗族的几十个人瞬间转过身来,他们怒视着李七夜,如果他们有眼睛的话。就算没有眼睛,也一样能让人感受到他们的愤怒。

    说话的正是李七夜,此时李七夜悠闲走来,闲定自在,只是平淡地看了一眼十分愤怒的血遗族一眼,然后大马金刀地在祭台上坐了下来,看了黑棺中的东西一眼,笑了一下,说道:“虽然一个新的生命降生于世不一定代表着罪恶,但是,以我这个人的性格,是不是该把你们全部毁灭掉呢。”

    一时之间,血遗族的所有人都盯着李七夜,那怕他们没有眼睛,都一样盯着李七夜。

    血遗族他们惊疑不定,但却不敢乱动,虽然说他们不知道李七夜的来历,也不知道李七夜有多强大,但是他们种族所特别的本能让他们害怕忌惮李七夜散发出来的气息,似乎李七夜是他们的克星一样,他身上有着与众不同的气息,这种东西他们十分的害怕。

    “道友,我们并没有恶意,我们来此只是祈祷而己,并没有行恶。”最终血遗族中走出一个,全身是黑衣笼罩,开口说话,声音苍老,他应该是在场所有人中是最有权威的了。

    “没有恶意?”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在我看来,当你们血遗族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已经不能有没有恶意来衡量了。”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对方沉默了一下,最终他徐徐地说道:“道友,你身上散发着光明,但这并不代表着我们向往黑暗,我们只是有生命的种族,并不是说天生邪恶黑暗。”

    “光明?”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玩味的笑容,笑着说道:“我身上有没有光明,我就不知道,但我知道我是屠杀黑暗生物的刽子手!至于是不是谁天生就是邪恶黑暗,有些东西,那就不好说了。所以说,你认为是不是我屠刀之下的生灵呢,你们是不是要在我屠刀之下哀嚎呢?”?李七夜的话顿时让对方震了一下,虽然血遗族有几十个强者在此,都是十分强大,但不敢造次,他们忌惮李七夜那独一无二的气息。

    血遗族所说的光明,那是李七夜一颗绝无仅有的道心,这一颗道心与他们种族的诞生完全是相反的方向,甚至可以说,这颗道心是他们起源的克星。

    “我们并不是邪恶的生灵。”最终这个血遗族的人徐徐地说道:“我们并不去作恶,我们只是活在这世界的种族而己,与天、魔、神、百族没有多大的区别。”

    “是吗?”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当年是谁吞噬了无数生命,当然了,万古以来,各族相互残杀,死的人也是数之不尽。死上千百万人,或者无法断定谁是光明,谁是黑暗,但是当跨过那一条线之时,是谁从于黑暗,那就一目了然了。”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血遗族的人都沉默,但最终这个人辩说地说道:“我们只是想生存而己,我们只是想延续下去,仅此而己,我们并不是说要称霸这个世界,也不是说取代其他的种族,我们仅仅是想一代代延续下去。”(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