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当日之约呀。”听到金戈的话,李七夜只是淡淡一笑,说道:“你该如何选择呢?”

    “不,是圣师如何选择。”金戈笑着摇头说道:“在圣师面前,还轮得到我金戈选择吗?若是圣师要出手教训教训金戈,金戈认战便是。不论如何说,约定便是约定,我金戈还不至于认怂不敢去面对。”

    说到这里,他自己都笑了起来,虽然他知道自己面对的存在很恐怖,曾经屠杀过大帝仙王,但不论如何,金戈都选择去面对,他不会说因为李七夜太过于恐怖而去逃避。

    所以今天金戈亲自来应约,不论结果如何,他都必须去面对,这不仅仅是因为这是他成帝之前与李七夜的约定,同时他也是在坚定自己的道心。

    如果说,这样的约定他不敢去面对,不战而逃的话,这将会在他心里面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那怕他真的能成为一尊拥有八条天命的大帝了,只怕他永远都无法摆脱心里面这一道阴影。

    对于金戈这样的话,李七夜浅笑,慢慢地喝了一口清茶,徐徐地说道:“大道万法,终是可以演化,天地造化,终是可以参悟。唯有道心,却一步一蹉跎。世间很多东西可以更易,但这道心,却能坚不可摧,可横跨岁月,可亘古纪元。”

    李七夜徐徐道来,金戈静心聆听,那怕今天他成为了大帝仙王了,那怕今天他承载天命了,但在一尊远古巨头面前,他依然只是一个晚辈而己。

    “很多时候,遥远望时空的时候,回顾过去,瞻首未来,扪心自问一下,这世间未能撼动的是什么?”李七夜缓缓地说道:“最终能让你真正不朽的是什么?”

    聆听着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金戈不由久久沉默起来,过了甚久之后,他才问道:“圣师,世间可真有不可撼动的吗?”

    “没有谁天生就是铁石心肠,也没有谁一生下来就是拥有一颗不可撼动的道心,这是痴人说梦,这是需要时光的荏苒,需要世事的蹉跎。世间,谁都动摇过,谁都心生疑虑过。但当你在绝望的时候,当你在难于坚持的时候,你扪心自问一下,你的初心是什么?只要你不忘初心,只有你一次又一次地警砺自己,这才会让你的道心坚定下来。”说到这里,李七夜看着金戈。

    金戈听到这一席话之后,他细细地品味,紧记于心中。

    “你天赋很高,有大帝之才。”李七夜说道:“你也有一颗坚定的道心,但终究还是年轻,在这漫漫的大道之中,让你值得苦苦去追求的,不是天命的多与寡,不是道行的高与低,而是一颗让你不为之动摇的道心。”

    “事实真的是如此吗?”金戈怔了一下,问道。

    “你觉得呢?如果不是,那是什么?天命的多与少,还是其他的?”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就如你,在今天你很清醒,你知道自己追求什么。当如果有一天,你的世界要崩了,你在面临着选择的时候,如果说你为了自己,从于黑暗,向你的族人、甚至向你的家人、乃至是你最爱的妻子举起屠刀的时候,一一把他们杀戮的时候,你趁你现在还清醒的时候,你扪心自问一下……”

    “……当你举起屠刀的那一刻,你觉得你拥有多少天命天,你拥有多少的道行,这已经重要了吗?就算你拥有十二条天命,但这一刻你已经不是你了。你觉得这是你走上大帝之路的追求吗?这是你成为大帝的初心吗?”

    说到这里,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当你举起屠刀那一刻,或者当时间可以追溯之时,你或者会多么希望自己有一颗坚定不动的道心,拒绝诱惑,拒抗于黑暗,让自己初心不动,坚持自己的大道之路,一路前行,那怕是绝望,那怕是倒下,也走到最后。”

    李七夜这一席话,让初成为大帝的金戈陷入了久久的沉默,在没有成为大帝之前,他更想去探索的是成为大帝之路,当成为大帝之后,所探索的就变得不一样了,眼前的风景完全变了,有了更广阔的视野。

    “所以,现在趁你刚刚成为大帝,心里面还清醒。那你就要好好问一下自己了,你自己要的是什么?扪心自问一下,给自己敲响警钟。”此时李七夜看着金戈,徐徐地说道:“是一颗不忘初心的道心,还是终极的力量,或者是其他的?”?李七夜的话给金戈打开了一扇门窗,在以前他与长辈、同道所谈的都是大道的奥妙,天下大势,但李七夜今日却问他的道心而己。

    细细品味之后,金戈站了起来,恭敬地向李七夜拜了拜,说道:“今日能得圣师指点,让金戈拔云见日。圣师抛弃偏见,能指点金戈,金戈感激不尽。”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这是一事归一事,我与你们神、魔、天三族为敌,那是因为我是人族,这是很简单的选择,至于我指点你,那只是因为你是可塑之材,这也是很简单的选择。”

    “圣师的胸襟,非我辈所能揣测。”金戈也不由感慨地说道。

    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你也成帝了,过往都是小事,让它随风而去吧,我所能赠于你的,也仅此而己了。”

    金戈也知道自己该离开的时候了,他沉吟了一下,说道:“听先祖说,圣师欲大战一场,若是圣师不嫌金戈力薄,金戈愿尽绵薄之力。”

    “并不是我嫌你力薄,而是因为你刚得道,还是看着吧。”李七夜说道:“总有一天,你会有直面黑暗的机会,这一次就当作是一次旁观积累经验吧,你的一颗道心还需要磨砺,久经磨砺,才能稳定沉淀你的一颗大帝之心。”

    金戈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席之话,深深受用,深深地一拜,说道:“多谢圣师对晚辈的爱护,金戈就此告辞。”

    李七夜只是点了点头,也未起身送行。

    最终,在众目睽睽之下,金戈离开了万古号,他的神态十分的平静,就算其他的人想从他的神态中看出什么端倪,那也是一无所获。

    “唉,终究是没打起来,看来第一凶人与战王世家之间的恩怨就如此一笔勾销了。”看到金戈并没有与李七夜打起来,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暗暗地说道。

    这一次金戈与李七夜相见都没有冲突,大家都明白这就意味着他们之间的过往恩怨真正的是一笔勾销了,至于天凰太子和天凰皇主的死亡,那已经变得风轻云淡了,再也不会有人去提起。

    就算天凰国有老臣想为自己的老主子报仇,但不敢再提起这事,因为金戈的态度已经是让这件事情一锤定音了,所以就算是给天凰国的老臣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去质疑大帝的权威。

    “金戈的确不凡,这一点比狂少天帝不知道强了多少。”有上神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由点头说道:“能跨过去的坎终究是跨过去,狂少天帝却不明白这个道理,最终才落个如此的下场。”

    金戈离开之后,释魂林他们都十分好奇他

第2004章金戈拜见    金戈成帝,一次承载了四条天命,这个消息如风暴一样席卷青洲,所有人知道这样消息之后,很多人既是震撼,但又在意料之中。

    金戈成帝,这并不出多少人的意料,毕竟他的实力他的天赋摆在了那里,如果第一次不是人圣他们狙击,金戈早就成帝了。

    大家为之震撼的是金戈一次承载了四次天命,这的确如同大家所猜想的那样,如果不是第一次承载天命被狙击的话,金戈还真的是有机会成为一尊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

    除此之外,大家为之震撼的是这一个时代的第二位大帝诞生了,那么这个时代的第三尊大帝仙王还远吗?

    这个时候最先成为大帝仙王的人不是天赋最高也不是最惊艳的道龙天帝,可以说道龙天帝不论是在天赋还是成就之上,都远不如金戈、人圣这么绝世,如此的惊艳,甚至比起秦百里来,道龙天帝都有所逊色。

    但是道龙天帝却成为了这个时代第一位大帝,而且还两次承载天命,拥有了六条天命。

    道龙天帝是天族的天帝,金戈也是天族的天帝,毫无疑问,这一世天族足够强势,也足够惊艳,开局的两位大帝都是诞生于他们天族。

    现在很多都期待着第三尊大帝仙王,很多人都在猜测,第三次大帝仙王将会是由哪一个族诞生呢?

    在当世年轻一辈天才中,最被人看好的当然是属于骄横洲的人圣了。

    只不过,人圣第一次承载天命的时候,下场也跟金戈一样,被人狙击成功,错失了承载天命的机会。

    虽然说十三洲的大帝仙王一致同意并联手关闸掉了十三洲,封绝天地,使得十三洲不通,但是,承载天命乃是惊天大事,天地的力量波动,天命数量的变化,这还是可以感受到的。

    所以金戈承载天命成为天帝之后,就算其他洲的普通修士强者没有感觉,但是像上神、大帝仙王这样的存在已经感受到了这其中的变化了,已经知道有新的大帝仙王诞生了。

    在金戈成帝之后,所有人都不由感慨,也有很多人为之兴奋,有一些年轻一辈的天才强者更是像打了鸡血一样,鼓励自己,或者下一个成帝的就是自己。

    齐临帝女和武凤影这样的天才也一样有着想法,毕竟作为帝统仙门的传人,作为年轻一辈的天才,说是没有问鼎天命的野心,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不过,齐临帝女和武凤影生不蓬时,她们不止比秦百里晚出道,比金戈还要晚出道,可以说是时不待她们,如果说她们想追上金戈成帝之前的状态,只怕还需要一段时间。

    但只怕到时候天命都已经被承载得七七八八,她们想再承载天命,机会就变得更渺茫了,所以金戈成为天帝之后,这给了齐临帝女他们这种有野心问鼎天命的年轻一辈很大的压力,当然,这也是成为了他们努力前行的动力。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金戈成为大帝之后没两天,一个踏空而来,一步便站在了万古号之外。

    刹那之间,大帝之威弥漫,一下子惊动了无数的人。

    “是金戈,不,是金戈大帝。”看到这出现在万古号之外的人,有人大叫一声。

    此时金戈站在了万古号之外,虽然他衣着不变,而且他还收敛了自己的大帝之焰,但大帝终究是大帝,只要他往那里一站,便是帝威如天,镇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陛下”一时之间,万古号上许多的修士强者都纷纷跪倒在地上,臣伏于金戈的大帝之威下。

    金戈并没有刻意去镇压他人,他只是很随意地往那里一站而己,他并没有说因为成为大帝了就端着架子,爆发帝威去镇压其他的人。

    但大帝统究是大帝,特别是承载了四条天命的大帝,那就不一样了,那怕金戈没有爆发帝威,很多修士的本能让他们无法抗拒大帝之威,都纷纷跪拜在那里。

    “李兄,金戈拜见。”此时金戈站在万古号之外,徐徐开口说道。

    金戈的声音不大,但一字万钧,每一字都是铿锵有力,有着无上的魅力,让人听起来特别的舒服,他开口说话,便是法旨,大道为之鸣和。

    金戈成帝,第一件事就去拜见李七夜,这顿时引得无数人侧目,一时之间无数双目光望向万古号。

    “难道这是要找李七夜报仇吗?”听到金戈的话,有修士强者不由喃喃地说道。

    虽然说在前不久天凰公主已经与李七夜揭过了恩怨,过去的仇恨恩怨一笔勾销,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金戈能咽得下这口气,更何况现在金戈已经成为了大帝,承载了四条天命,不知道比以前强大了多少倍。

    “要开战吗?这会不会成为金戈成为大帝之后的第一战。”想到这点,都有不少修士强者为之兴奋。

    第一凶人的凶猛大家都知道的,活撕了狂少天帝,如果说现在拥有四条天命的金戈能与第一凶人一战,说不定有看头,这是真正的大帝级别战争,绝对会精彩绝伦。

    “这只怕不是。”有老一辈的上神十分谨慎和细心,从金戈话中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中捕捉到了信息,从金戈如此客气的姿态看来,金戈这不像是在挑战第一凶人。

    当金戈站在万古号之外求见李七夜,一时之间让齐临帝女他们你看我我看你的,他们都作不了主。

    齐临帝女他们也不知道金戈的来意是如此,万一金戈突然发难杀进来,只怕他们中没有任何人能挡得住金戈,就算是释魂林也远不是拥有四条天命的金戈对手。

    “吱”就在齐临帝女他们都犹豫之时,木门打开了,闭关的李七夜从里面站了出来。

    此时李七夜只是平淡地看了外面一眼,淡淡地说道:“进来吧。”

    听到了李七夜此话之后,金戈一抱拳,说道:“打扰了。”然后便一步迈入了万古号,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难打得起来吗?”看到金戈进入了万古号之后,有很多人都不由狐疑地说道。

    “第一凶人真的是霸气得一塌糊涂。”看到这样的一幕,那怕见识再多的老祖也不由感慨地说道:“大帝亲临,连招呼都懒得打一下。”

    事实上看到这样的一幕,很多人心里面都不由为之震撼,心里面抽了一口冷气。

    大帝亲临,如果说与之为敌的人,会被吓破了胆,只怕是战战兢兢,早就出来跪拜在地上认罪了,就算有胆识对抗大帝的人,只怕也会严阵以待,如临大帝。

    而不是与大帝为敌的人,大帝亲自拜访,那是多么荣耀的事情,能得到大帝亲自拜访,乃是一种无上的荣幸,换作是其他的人早就是亲自相迎,甚至是大仗阵的迎接。

    但李七夜只是风轻云淡地说了一句“进来吧”,而且连招呼都懒得打一下,更别说是亲自相迎了。

    似乎这前来拜访的人不是大帝仙王,那只不过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客人而己,甚至可以说连客人都谈不上,毕竟家里有客人拜访,作为主人的好歹也客气地出门来打个招呼。

    李七夜一句“进来吧”就算是招呼了金戈,这样的霸气让任何人看了都会为之佩服,比霸气,只怕已经没有人能比得上第一凶人了,什么大帝仙王,已经不在他的眼中了。

    金戈踏入大厅之后,释魂林他们也识相地退下了,不敢打扰他们,毕竟这级别的会晤不是他们所能掺合的。

    金戈进来之后,李七夜依然是坐在那里,安然不动,只是平淡地看着金戈,对于金戈承载四条天命,那也不是一个意外。

    见到了李七夜之后,金戈也没有自托身份,作为大帝的他竟然向李七夜拜了拜,说道:“今日一见,金戈是要改口了,不敢再称上一声李兄。”

    “坐吧。”李七夜很平静,只是轻轻地点头说道。

    金戈也没有多说废话,十分坦然地坐了下来,因为他已经知道自己面前坐着的是何方神圣,他也知道与眼前的李七夜一比,自己的份量是多轻了。

    “今天你来,不仅仅是想改口而己吧。”李七夜看着金戈,清淡地说道。

    “今天来,除了拜见圣师之外,我也想了即与圣师的恩怨。”金戈含笑地说道。

    金戈能很平坦地面对李七夜,毕竟比起他们祖宗战王天帝他们来,他与李七夜没有多大的仇恨,至少不像他们老祖宗战王天帝他们那样曾经在战役上拼个你死我活。

    可以说金戈本身与李七夜没有太多的仇恨恩怨,就算是有也是因为他的老丈人和小舅子。

    “我听着呢。”李七夜淡淡一笑,喝了一口清茶说道。

    “我爱妻愿与圣师揭过恩怨,过往的事情,就随风而去,此事我也不多去牵挂。”金戈徐徐地说道:“在成帝之前,谅金戈有眼不识泰山,曾与圣师约定一战,所以金戈今日是为此事而来。”

    此时金戈堂皇中正,完全是拥有着大帝的气度,同样是大帝,在这一点上狂少天帝就远比不上金戈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