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到大道漩涡被慢慢地拽了下来,很多人都不由大吃一惊,大家都明白,金戈有着很强大的野心,他是要一口气承载四条天命。

    那怕是对于绝世天才来说,想一口气承载天命,那都不是容易之事,这不止是需要足够强大,而且还需要绝世无双的手段。

    “轰、轰、轰……”在这一刻,天地摇晃起来,随着大道漩涡被一步步地拖拽下来,大道漩涡之中一条条天命游动起来,毕竟这样的一条条天命它是属于天地,难有人能把它们强行剥夺过来。

    那怕金戈已经得到了承载天命的资格了,但他想把这样的一条条天命承载过来,那也是一个十分坚难的过程。

    “啵、啵、啵”的一声声响起,在这一刻大道漩涡中的一条条天命从其中挣脱出来,这挣脱出来的大道天命纷纷跳跃而起,眨眼之间跃入于天地之中,在跃入天地之中时还带着天地啸响之声。

    这一条条跃出大道漩涡的天命就好像是一条条从池中跃出来的真龙,最终跃入了深渊大海,这样的景象十分的壮观,宛如是龙跃于海。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一条条天命跃出大道漩涡而去,最终只剩下了四条的天命在大道漩涡之中。

    这样的情况并不出奇,毕竟没有谁能一次承载四条以上的天命,金戈在这个时候能用自己的大道漩涡稳住四条天命,那已经是十分了不起了。

    “要成功了吗?”看到两个大道漩涡是越来越近了,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大家都替金戈紧张起来。

    就是战王世家的百万大军和老祖们都一样十分紧张,与此同时他们依然不敢忘记自己的责职,在此时他们甚至是比任何时候都要警惕,比任何时候都要小心,如果在这一刻被人狙击成功的话,那就是前功尽弃了。

    对于天凰公主来说,她是十分渴望亲眼看着自己的夫君一步步走向大帝,她当然是渴望能看着自己夫君承载天命,不愿意错过任何的瞬间。

    但天凰公主更清楚自己肩上的责任,她不敢分心,她一双凤目紧紧地锁住天空的一个个坐标,作为一尊上神的她,一次又一次地扫描巡视着这片天地,以防有任何人偷袭狙击他夫君。

    此时那怕天凰公主十分想去看自己夫君一眼,目光想在自己夫君身上停留半刻,毕竟这是她夫君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但她都不敢去分心,连眼皮眨一下的功夫都不敢耽搁。

    “轰”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承载着四条天命的大道漩涡颤抖了一下,摇晃起来,此时此刻四条天命都散发出了璀璨的光芒,而且变得剧烈无比,变得炽热无比。

    毫无疑问,这四条天命也不甘心就这样被金戈承载,四条天命也想像其他的天命一样跳跃出大道漩涡,跳入天地之中。

    “锁”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金戈演化大道,施展万法,御驾自己的无上大道锁住这四条天命。

    “铛、铛、铛”的一阵阵声音响起,只见大道漩涡之中浮现了一条条粗大无匹的大道法则,这样的一条条大道法则像是神链一样,随着一阵阵铁链声响,这一条条的大道法则一层又一层地箍锁在了天命之上。

    “砰、砰、砰”一阵阵震动之声响起,而四条天命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此臣伏,四条天命都在疯狂地扎挣着,而且四条天命都在疯狂壮大,眨眼之间变成了横跨于万域的山脉那般粗大。

    “锁”金戈再吼一声,血气疯狂喷痛,全身的法则不止是疯狂地锁住了四条天命,也是疯狂地锁住了金戈的全身。

    此时金戈是把自己与天命牢牢地捆绑在了一起,他是豁出去了,不成功便成仁,不把四条天命锁死,他就誓不罢休。

    “喀嚓、喀嚓、喀嚓”在这个时候一阵阵碎裂的声音响起,此时金戈把自己与天命死死地绑在了一起,而四条天命疯狂地壮大,疯狂地跳跃,欲挣脱出金戈的大道漩涡。

    如此一来,一条条大道法则不止是死死地勒住了金戈的身体,也是死死地勒住了金戈的无上大道。

    所以在这疯狂地勒紧之下,不止是金戈的身体,就是大道漩涡都出现了一条条的裂缝,鲜血多裂缝中渗了出来,染红了衣裳,此时金戈身体是鲜血斑斑。

    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很多人都紧张无比。

    此时天凰公主是比谁都要关心自己的夫君,比谁都要关切自己夫君的情况,但是她不敢去多看一眼,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天空,锁定着一个又一个坐标!

    “应该放弃一条呀,三条天命对于他来说还是不成问题的,但是四条天命这是很大的考验。”看到金戈把自己与四条天命疯狂地锁在了一起,死死地拽住四条天命不放,这让一些上神都不由为之担忧起来。

    “轰、轰、轰”在这个时候金戈也是推动着自己所有的血气,让自己的血气在瞬间填满了裂缝,在血气的填满之下,金戈那裂开的身体和大道漩涡又慢慢地愈合。

    虽然说裂缝在血气填满之下愈合上了,但是随着他用大量的血气填满,这让金戈损耗了大量的血气,这样的损耗是十分的惊人。

    此时就算是遁隐于天空上的战王世家四尊大帝也是十分关注眼前这一幕,他们也只能是关注而己,他们所能做到的就是提防有人狙击金戈。

    至于承载天命的事情,那怕他们作为大帝都丝毫帮助不了金戈,毕竟成为大帝是个人的事情,是需要自己去完成,外人是无能为力的,否则的话成为大帝仙王就不会如此的困难了。

    在一阵阵的轰鸣声中,金戈与天命作了一次又一次的拉锯战,几次之后,金戈血气损耗极大,他脸色发白,再这样下去,只怕金戈是撑不了多久了。

    在这一刻连战王世家的四尊大帝都不由担忧起来,若真的必要,他们都会劝金戈放弃一条天命,没有必要强撑着一定要把四条天命都承载了。

    至于战王世家的百万大军和老祖们就更加不用说了,他们的一颗心脏都高高地悬在了嗓子之下了,他们都暗暗地为金戈祈祷。

    “轰”的一声巨响,最终四条天命在金戈坚持不懈之下、一次又一次的反复拖拽之下,它们终于臣伏了,不再扎挣。

    这一刻两个大道漩涡被金戈拖拽得重叠在了一起。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一刻天地摇晃,万域颤抖,终于金戈把自己的大道漩涡纳入了体内,四条天命被他纳入了命宫之中。

    在此时随着一声巨响无穷无尽的大帝之威冲天而起,在这一刻无穷无尽的大帝之焰从金戈身上喷涌出来,宛如是亿万座火山爆发一样,疯狂无尽的大帝之焰横扫九天十地,所有的生灵都感受到了那无上帝威。

    在这一刻宣告着一尊全新的大帝诞生了,这个时代的第二位大帝就此诞生了!

    此时看着金戈全身帝焰冲天,在“铛、铛、铛”的声音中他的大道法则蜕变成了大帝法则,整个人弥漫着无上神威,这让人看了之后有着一股膜拜的冲动。

    “成功了”看到这样的一幕,战王世家的百万大军不由狂吼一声,甚至有人喜极而泣,一时之间战王世家许多强者是喜极相拥,纷纷奔走相庆。

    “大帝”不少强者在金戈的帝威之下纷纷跪拜,以晋见这位新诞生的大帝。

    此时金戈身上的大帝之焰慢慢收敛,最后所有的大帝之焰收敛入了他的体内,此时“嗡”的一声,他的双眼绽放出了光芒,宛如一个全新的世界在他的一双眼睛中诞生一样。

    在这一刻,金戈的双目变得无比深邃,宛如是可以演化天宇万域一样,成为了大帝的他真真正正地脱胎换骨,跳出了大道的梏桎!

    “成功了!”在这一刻,天凰公主再也忍不住,奔了过去,紧紧地抱住了金戈,此时她喜极而泣,说道:“终于成功了!”

    金戈也是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妻子,说道:“这有一半是你的功劳。”

    看着这一对大帝帝后如此深情地紧紧相拥,这让很多人看得都为之羡慕,也有很多人为之感动得流泪。

    “终于被他成功了。”在万古号上的齐临帝女他们也是远远看到金戈的大帝之焰横扫九天十地,他们也不由为之震撼地说道。

    “一口气承载四条天命呀,金戈不愧于他的天才称号。”就算是傲气十足的武凤影都不得不承认金戈的强大。

    “金戈的确是一位了不起的人,不止是天才,他的道心也足够坚定。换作其他人第一次被狙击了,只怕会留下阴影,但他却很难受影响。”释魂林也不由感慨地说道:“如果他当年不是被人圣狙击成功的话,说不定他真的有机会成为一尊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

    对于这样的说法,齐临帝女他们都觉得有道理,错失了一次承载天命的机会了,再一次承载天命,金戈依然能再次承载四条天命,这足够说明他的强大与逆天了。(未完待续。)

第2002章承载天命    一时之间天地寂静,没有人敢说一句话,不管是谁,看着李七夜的眼神都变了,就像是看到鬼一样。

    李七夜斩了狂少天帝也就罢了,竟然还要残酷的手段把他磨灭,举世之间又有几个人敢如此的斩杀一位大帝的呢,然而今天李七夜却做到了。

    至于神峰上的战王世家的老祖们和百万大军更是心里面发毛,就算是他们战王世家的上神也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在这一刻他们都暗暗庆幸天凰公主的睿智,如果不是天凰公主的睿智,说不定他们早就与李七夜冲突起来了。

    不管这一场冲突是谁胜谁负,但结果是可想而知,他们战王世家绝对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这小子太凶了,要离他远一点。”在这个时候连上神都被吓得胆子发寒,打了一个冷颤,远离李七夜。

    连一尊大帝都敢折磨致死,世间还有什么事情是第一凶人不敢做的呢?所以此时在场的上神都给自己提个醒,以后要远离第一凶人才对,以免得落下第一凶人的手中,到时间只怕是生不如死,狂少天帝就是前车之鉴。

    “这是要宣战的节奏呀,当着天下人的面把狂少天帝折磨致死,只怕狂少天帝的三位老祖宗不会善罢甘休。”有一位上神不由喃喃地说道。

    狂少天帝出身于世家,他们世家还有三位大帝,而且狂少天帝是加入了小响哨兵团的。

    小响哨兵团由哨箭魔帝组建,加上狂少天帝,一共有五位大帝仙王,他们五位大帝仙五相互结交,结拜为兄弟,曾经是歃血为盟。

    虽然说小响哨兵团是远远无法与天权这种独一无二的团队相比,但它由五位大帝仙王组成,依然拥有着让人不可小觑的实力。

    特别是小响哨兵团的五位大帝仙王当年是歃血为盟时发过誓,他们是共同进退的,也就是说与他们其中的一位大帝为敌,就是等于与整个小响哨兵团为敌。

    现在李七夜当着天下人的面斩杀了狂少天帝,这只怕狂少天帝的三位祖先大帝和小响哨兵团是无法咽得下这口气吧。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不敢吭声,甚至有不少修士强者是吓破了胆子了。

    “先是惹了御龙骑,现在又捅了小响哨兵团这个马蜂窝,这简直就是向青洲的一位位大帝仙王宣战。”有一尊上神不由喃喃地说道:“这只怕是暴风雨要来临了!”

    想到这里,就算是上神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提醒自己一定要远离这一场风暴,若是一不小心卷了进去,只怕会让自己尸骨不存。

    御龙骑、小响哨兵团,这两个团队在青洲不算是最强大的团队,但是如果有一个人惹上了这样的一个团队,那只怕是自寻死路,毕竟这是与大帝仙王级别的团队为敌。

    现在李七夜却以一己之力同时惹上了两个大帝仙王级别的团队,这实在是太霸道了,究竟是怎么样的人才敢同时以一己之力惹上两个大帝仙王级别的团队呢?

    所以有见识的强者和上神都隐隐猜测得到,青洲必定会有一场风暴到来,这一场风暴将会多么的强大,多么的恐怖,那就不得而知了。

    此时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只要李七夜还站在这里,没有人敢大声喘一口气,很多人都怕了眼前这个凶人了,他是真正的凶人,无愧于第一凶人的称谓。

    李七夜只是看了坐于高台上的金戈一眼,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就走,离开了这里。

    释魂林他们回过神来,立即跟了上去,此时就算是释魂林他们都大气不敢喘一下。

    目送李七夜远去之后,不止是远处旁观的修士强者,就算是战王世家的百万大军和一尊尊上神,他们都不由松了一口气,如释重负一般,当李七夜远去之后,他们感觉就像是送走了一尊凶神一样。

    李七夜是回到了万古号,在这一路上不止是武七他们这样的小辈,就算是释魂林都有些提心吊胆,他们都怕李七夜教训他们一顿呢。

    当然,李七夜并没有为难他们,回到万古号之后李七夜直接闭关了。

    这一次李七夜闭关不是为了修练,他是在构勒一个庞大无比的阵图,绝世大战将要开启了,他必须作好充分的准备,所以他必须设计出一个绝世无双的大阵来,以应对即将到来的绝世大战。

    虽然说李七夜早早就有准备了,但他依然不敢掉于轻心,因为他比谁都清楚自己即将面对的是什么存在,像这样的存在那怕是巅峰状态的十二条天命大帝仙王都不敢轻易去招惹。

    李七夜他从不打没有胜算的仗,所以这一战他必定要赢,他需要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把远荒的巨头拿下,正是因为如此,李七夜十分的谨慎,他对于战局的布置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推演。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响起,在李七夜闭关之时,金戈所在的神峰是一阵阵轰鸣声不绝于耳,天空是一片的璀璨。

    在这个时候,金戈头顶上的天空浮现了一条条大道,在那里蕴藏无穷无尽的力量,毫无疑问,此时此刻天命终于出现了。

    在这一刻更紧张的不是金戈,而是战王世家的百万大军,是战王世家的一位位老祖,他们都是紧张到了极点,神经绷得紧紧的。

    此时此刻战王世家的百万大军和老祖们不敢掉于轻心,一次又一次地巡视着天地,他们是怕有敌人再一次像当年一样狙击金戈。

    天凰公主也一样是紧张到极点,她比任何人都要关心自己的夫君,此时她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她是亲自披坚执锐,一次又一次巡视天地,不错过任何有可疑的地方,可以说她是尽心尽责,把事情做到没有任何遗漏。

    也正是因为天凰公主有着这样的努力和态度,她才能得到战王世家的欣赏,才能得到战王世家老祖们的器重。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个时候金戈一下子站了起来,他大吼一声道:“开”在此时此刻,他的一个个命宫瞬间飞了出去。

    “轰、轰、轰……”一时之间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十二个命宫在这一刻陈列于金戈的头顶上。

    “十二命宫呀,说不定比起来,金戈天赋不见得会弱于狂少天帝。”看着金戈的十二个命宫,有老一辈的大人物不由感慨地说道。

    在十三洲中出过不少拥有十二命宫的天才,但最终真正成为大帝仙王的人却又不多,同时拥有十二条天命的人更是寥寥无几。

    “论聪慧,金戈或者比不上狂少天帝,狂少天帝太聪慧了,正是因为太聪慧,这才害了他。”有一位活得很久的上神说道:“相反,金戈是慧中见智,他年轻时并不像狂少天帝那么妖孽,他是经历过打磨,经历过挫折,也经历过一次又一次的鲜血洗礼,这样的经历对于一位即将成为大帝的人来说是十分珍贵,也是十分重要。这样的经历让金戈将会拥有了大帝的品质,只要让他承载了天命,他必将会是成为一尊真正的大帝。”

    “与其说是品质,不如说是道心更准确。”另一位上神感慨地说道:“狂少天帝虽然成为了大帝了,事实上他是没有大帝的道心,他承载了天命之后,一颗道心依然是停留在了年少天才的阶段,否则的话他也不会落个如此的下场,总之一句话,他是太顺了。”

    “太过聪明也不是一件好事,这将会误终生。”这位上神也赞同这样的话,点头说道:“现在的金戈的确是拥有了大帝的气度,也的确是拥有一颗作为大帝的道心,他只差承载天命了,只要他承载天命之后,他这位大帝也算是名至实归。”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一刻,金戈的十二个命宫瞬间成天,接着“轰、轰、轰”的轰鸣之声不绝于耳。

    只见十二命宫所形成青天竟然是化作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漩涡,这个漩涡的世界跳跃起了篇章,这个篇章浩瀚无比,它瞬间填充了整个世界,它在这个世界中是无处不在,无处不有。

    这个篇章就是金戈的无上大道,他所开创的无上大道正是用来承载天命的。

    “啵”的一声,在此刻由无上大道所演化的漩涡冲击出了一条大道脉冲,这道大道脉冲瞬间射在了天空之上。

    “轰、轰、轰”在这一刻,天空上出现了一个与金戈无上大道漩涡一模一样的大漩涡,这好像是金戈的大道漩涡是映射在了天空上一样。

    这不是一种映射,而是金戈把自己的大道烙印在了那里,他是借此指天命承接过来。

    “轰、轰、轰”在一阵阵轰鸣声中,这个挂在天空上的大道漩涡随着金戈的大道漩涡疯狂转动的时候它竟然把这个漩涡拖拽下来。

    被拖拽下来的不仅仅是这个烙印在天空上的大道漩涡,还有被大道漩涡所容纳的一条条天命。

    随着金戈拖拽着整个大道漩涡,整个天地都摇晃起来,所有人都感觉九天十地都被金戈拖拽过去一样。(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