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说到这里,李七夜的声音冰冷无比,宛如是来自于十八层地狱的魔音一样,让很多听到这样话的人,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为之毛骨悚然!

    “噗”的一声响起,李七夜话一落下,硬生生地把狂少天帝头顶上所生着的那只犄角撕了下来。

    “啊”的一声惨叫,狂少天帝被撕下了犄角之后,鲜血淋漓,半个的脑袋都被撕下来了。

    “御凶器,掌古兵,这没有什么好指责的。”李七夜把鲜血淋漓的犄角扔在了地上,淡淡地说道:“但是,作为大帝,你不该引魔入体,让自己堕入魔道,让黑暗之血玷污了你的帝血,当你帝血不再纯粹之时,你再也没有资格称之为大帝了。”

    李七夜话一落下,“啪、啪、啪”的声音响起,他出手便是揭下了狂少天帝身上的鳞片。

    “啊”的一声声惨叫响起,鲜血溅射,硬重生地被揭下鳞片,这让狂少天帝痛得都忍受不了,惨叫起来。

    看着一位大帝被人踩在地上,而且还被人揭鳞拆角,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这是多么震慑人心的事情,能看到这一幕的人,不论是强者,还是上神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黑暗之血,不该出现在这世间,该让它灰飞烟灭的时候了。”对于这样的一幕,李七夜不为所动,冷冷地说道。

    “噗”的一声响起,李七夜一只大手插入了狂少天帝的体内,瞬间把他的血脉从体内抽了出来,这可是大帝之血的血脉呀,当这样的血脉被人从体内抽离出来的时候整条血脉是散发出了大帝的光芒,显得晶莹,宛如一条玉带一样。

    但是狂少天帝的这一条血脉已经不再是纯粹的大帝血脉了,本是应该晶莹的大帝血脉有一半竟然变了颜色,流淌着黑血,这黑血在大帝血脉之中蠕动着,宛如恶魔之种生长在大帝血脉之中一样。

    这就是血命,狂少天帝得到了血命之后,把它融入了帝血之中。

    “噗、噗、噗……”此时李七夜把血命从狂少天帝的体内抽离出来,而血命像是一张网一样从狂少天帝的体内被一一抽离出来。因为狂少天帝已经把血命融入了自己的帝血之中,这让血命的黑暗之血已经是生长在了狂少天帝体内的每一部分,黑暗之血渗透了他体内的每一寸肌肤。

    所以当李七夜一一把黑暗之血抽离的时候,狂少天帝的身体被割裂,被黑暗之血切得支离破碎,虽然他的整个身体还连接在一起,但已经被黑暗之血切割出一道道裂缝,一根根的筋骨都被黑暗之血所切断。

    “啊”黑暗之血一一被抽离,整个过程是十分的痛苦,狂少天帝的惨叫声起伏不止,响彻了天地。

    这样的一幕,让所有人都不由毛骨悚然,不知道多少人被吓了直打哆嗦,胆子小的人更是一下子被吓得瘫坐在地上。

    这可是一位大帝呀,谁有会想到这样的一尊大帝会落下了如此的下场,竟然被人抽骨剥骨,这样的下场对于一位大帝来说,实在是太悲惨了。

    最终,李七夜把狂少天帝体内的所有黑暗之血抽离出来,这被抽离出来的黑暗之血竟然像有生命一样,它离开了狂少天帝的体内之后,立即欲飞遁而去。

    但是李七夜大手一覆,就把它镇压了,“蓬”的一声响起,李七夜的帝火封锁天地,瞬间焚烧着黑暗之血。

    “吱、吱、吱”黑暗之血在帝火的焚烧之下竟然会发出吱吱的惨叫声,这样的一幕让人看得都不由为之毛骨悚然。

    “就算你拆我的骨头,抽我的筋,你也杀不死我的,只要天命还在,我就不死!”虽然是很痛苦,狂少天帝也是脸色灰白,但是当他说出这样的话来之时,依然是中气十足。

    “我知道。”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这就是大帝仙王的优势,天命在,一切皆在,想死都不易。不过,当我撕掉你的天命之时,看你还有没有勇气说这样的话。”

    “嘿,大言不惭,想撕掉我的天命,你别白日做梦,你能撕裂一个时代吗?”狂少天帝大叫道。

    撕裂天命,那是十分困难的事情,这是需要毁天灭地的力量,但想杀死一位大帝,那必须是毁掉对方的天命,这是最直接的方法。

    对于同样是大帝仙王来说,因为双方都拥有天命,那么另外一个更强的大帝仙王想毁掉对方的天命,那就容易多了,但是如果没有拥有天命,想去撕毁对方的天命,那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何需撕裂你的天命,天命这样的好东西,把它撕了,这是多么的浪费。”李七夜淡淡地一笑。

    “铛”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一刻李七夜头上倒落一道法则,这道法则古老,“噗”的一声响起,它瞬间刺入了狂少天帝的天命之中。

    “滋、滋、滋”在这一刻,这一道法则竟然吸收起狂少天帝的天命来。

    “不可能”当感受到自己的天命在流逝之时,这一刻真的把狂少天帝吓怕了,因为从来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吸走一位大帝的天命,但现在这么恐怖的事情却真实地发生在他身上了。

    吸收狂少天帝天命的法则,当然是李七夜那十二条法则之一了。

    “战王前辈,我知道你在此,请救我一命。”随着天命流逝,越来越少,快要被吸干之时,一生狂妄嚣张的狂少天帝被吓破了胆子了,他忍不住尖叫一声,向天空呼叫,向战王世家救助。

    一直以来狂少天帝高傲无比,不屑向人低头,但是在这一刻狂妄嚣张的狂少天帝真的是怕了,因为他失去了天命的话,那就意味着他失去了一切。

    对于一位大帝仙王来说,如果有一天他们真的失去了天命了,那怕他还能活着,那一切都变得没有意义了,失去了天命,对于大帝仙王来说,那是生不如死!

    此时狂少天帝顾不上什么高傲,顾不上什么自尊了,向战王世家求救。

    但是,天空寂静,所有人都望向天空,望向神山,大家都想知道战王天帝是不是真的在此,这位传奇的大帝乃是天族最坚定有力的守护者。

    “战王天帝,请念在同族的份上,念在我三位祖先的份上,救我一命。”此时狂少天帝再一次大叫一声。

    狂少天帝如此的求救,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所有人都看着天空。狂少天帝乃是天族的大帝,而且有传言说狂少天帝的三位祖先天帝曾与战王世家有交情,更何况当年狂少天帝被归凡古神追杀的时候战王天帝曾经出面为他说话。

    所以大家在这一刻都想知道战王天帝会不会再一次出手,把临死的狂少天帝救下来呢。

    事实上在狂少天帝呼救之时,战王世家的百万大军都不由屏住了呼吸,战王世家的上神们都不由紧张起来。

    事实上,这一刻对于战王世家来说有些矛盾,此时他们要为金戈护道,他们并不愿意节外生枝,特别是对于战王世家的上神来说,他们并不愿意看到他们战王世家卷入狂少天帝的这趟浑水之中。

    但,狂少天帝终究是他们天族的大帝,作为天族,看着自己天族的大帝被一个人族小子折磨致死,这对于战王世家来说,心里面并不舒服。

    但是,让所有人失望了,那怕是狂少天帝呼救,天空依然是一片寂静,没有任何人回复狂少天帝。

    “滋”的一声响起,最终这一道法则把狂少天帝的天命吸收入一干二净,而狂少天帝的一条天命还远远无法点亮这一道法则。

    失去了天命,就算不用李七夜用脚是踩着他,此时的狂少天帝想动弹都难,在这一刻他虚弱无比地躺在了地上,此时他已经虚弱到了连手指动一下都困难了。

    “你,你杀了我吧。”此时狂少天帝说话都没有力气,说道:“帮我解脱,这也是你的仁慈了。”

    此时狂少天帝已经是绝望了,失去了天命,对于他而言是失去了一切,此时那怕他能活下来,对于他而言都已经完全没有意义了,所以此时狂少天帝心里面只想求死。

    “那让我送你最后一程吧。”李七夜看了一眼狂少天帝,淡淡地说道。

    “啵”的一声响起,李七夜一指击在了狂少天帝的眉心处,瞬间毁灭了他的真命,一指毙命。

    在这一刻狂少天帝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在临死之前竟然是显得特别的安祥,没有挣扎,没有怨恨,十分安静地离开了,这一刻死亡对于他来说变得并不恐怖,反而是一种解脱。

    “蓬”的一声响起,此时李七夜大手一张,帝火倾泻而下,瞬间把狂少天帝焚烧成了飞灰,最终一位大帝也只留下了一堆飞灰而己。

    一位大帝,就这样死去了。狂少天帝,一生奇葩无比,拥有最高的天赋,却承载了最少的天命,被归凡古神追杀得走投无路了,最终还不会悔改。

    一生高傲,张扬跋扈,目中无人,不论是怎么样的词语来评价狂少天帝都不为过。

    但他终究是一位大帝,今天却以这种最悲惨的结局落幕,只怕狂少天帝在生前也是想不到吧。(未完待续。)

第2000章碾压大帝    “轰”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一刻,李七夜整个人爆发了,瞬间仙帝之威冲天而起,一道道魔环张开,每一道魔环足可以撑开诸天,当这样的一道道魔环张开之时把三千世界尽纳于其中。

    与此同时,李七夜全身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羽化飞升的仙光,这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如同是仙人一样。

    仙帝之威肆虐于九天十地,魔环纳入三千世界,仙光无穷,此时的李七夜就是神魔合体,瞬间拥有了无上之姿,可俯视九天十地,掌执乾坤万界,可跨越万古时光。

    在这样的力量之下,莫说是一般的强者,就算是上神都为之颤抖,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宛如是一尊无上的巨头苏醒过来一样。

    当他手掌一张的时候,只见日月星河在他的指尖萦绕,五指梳理过天宇万宙的时候,时光在他的指尖上流淌着,似乎连时间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两个大成仙体,九界仙帝之姿,这就是李七夜登临第十界之前的状态,他把这种状态封入了神魔十二之中。在这一刻这种状态再一次归来之时,李七夜俯视诸天神魔,笑傲万古千界。

    “这是什么?”看到李七夜突然变得俯视诸天神魔,掌执万域乾坤,这让所有人都震撼了,在这一刻李七夜就好像是一尊无上巨头附体一样。

    “这是大帝仙王附体吗?”甚至连上神都无法看透这样的玄妙,不由猜测地说道。

    “杀”在这刹那之间狂少天帝果断出手,长啸一声,他看得出来,再放任李七夜暴走下去,只怕他的威力会疯狂飙升。

    “铛”的一声响起,剑斩万域,在这一刻狂少天帝三剑合一,狂斩而下,剑光照耀千古,雪亮了十三洲。

    “剑平百世”狂少天帝霸道嚣张,一剑平扫世间的一切,一剑斩出之时,一半乃是天命烛照,一半是血光弥漫,这样的一剑看起来恐怖到极点。

    当这样的一剑斩下之时,斩灭了阴阳,斩断了时光,平定了岁月,在这样的一剑之下日月星辰甚至连虚空都瞬间化作了齑粉,整个战场成为了一个黑洞。

    “噗”的一声响起,有人头顶上竟然是鲜血直流,很多观战的修士强者在这一刻都纷纷受伤。

    观战的人离战场足够远了,但是狂少天帝发飙斩出一剑之时,依然有不少人被这无处不在的剑意所伤,这吓得许多人纷纷退走,更是不敢去观望这样的一战。

    “砰”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一剑斩至之时,突然一双大手一拍,瞬间夹住了这斩来的一剑。在这“砰”的一声之中,这双大手把剑意、剑罡、剑势都拍得粉碎,一切都瞬间崩灭,宛如同时倒流一样,当所有的剑势崩灭之时,一切又恢复了原貌。

    除了只见到那一双大手夹住帝剑之外,其他的一切都没有变,给人产生了一种错觉,瞬间倒流回到了过去。

    出手的正是李七夜,大帝之姿之下,两大大成仙体之下,这样的状态简直就是无敌,要战狂少天帝这样只有一条天命的大帝,那实是太容易了。

    “铛”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一刻只见夹着帝剑的大手一折,竟然把狂少天帝的帝剑硬生生地折断了。

    这一幕震撼着所有人,赤手接帝兵,这是何等霸气的做法,更霸气的是赤手折断帝兵,这已经是霸气到无与伦比了,难于用言词来形容了。

    这可是一件先天帝兵,而且还是天封品质,但此时此刻竟然被赤手硬生生地折断了,这样的霸气让所有人都震撼得说不出话来。

    就是狂少天帝他自己也顿时脸色大变,为之骇然,他乃是三把帝剑合一,他这三把帝剑不知道硬撼过多少兵器了,甚至连其他大帝仙王的兵器都硬磕过,他这三把帝剑都依然无损。

    然而,今天却硬生生地被一个晚辈用赤手折断了,就算是作为大帝的他也一下子被震慑了,这一刻他明白自己踢到了铁板了。

    在这瞬间,狂少天帝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作为大帝的他想逃走,那是速度快到无与伦比,瞬间跨越时空。

    但是,当狂少天帝转身就逃的瞬间,他却被堵住了,李七夜身上的魔环一张,就镇封时空,一下子断绝了狂少天帝的退路,此时时空被镇封,想逃都不可能,除非是能把李七夜打倒了。

    在这一刻,狂少天帝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不由盯着李七夜。

    “现在想逃,只怕是没那个机会了。”李七夜悠闲地说道,他是那么的容易,是那么的自在,似乎在他面前的并非是一位大帝,似乎那只不过是一位微不足道的人物而己。

    一位堂堂的大帝,却被一位后辈杀得逃无可逃,这让整个场面都陷入了寂静,所有人都心里面抽了一口冷气,甚至是不由冷汗涔涔。

    那怕是一条天命的大帝,他依然是大帝,今天李七夜却是如此的邈视他,而且举手投足之间就把狂少天帝杀得无路可逃,这是何等霸气的事情,这已经是震慑九天十地。

    看到这样的一幕,武七是一张嘴巴张得大大的,久久合拢不上,因为在此之前他一直与李七夜称兄道弟,现在李七夜出手就镇杀大帝,那岂不是他一直都与大帝仙王级别的存在称兄道弟。

    在此时此刻,武七才明白自己是多么的无知,这简直就是有眼不识泰山,一叶障目。

    至于齐临帝女那就好很多了,知道李七夜是一尊无上巨头,发生眼前这样的一幕,那也是在他的意料之中的。

    倒是武凤影,一直英姿勃发的她此时是十足小女人模样,握着粉拳,神态间显得兴奋,为李七夜的无敌而喝采,为他的无上神姿而倾倒。

    释魂林他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心里面也是十分的震撼,李七夜的强大是在他的意料之中,但是没有想到竟然是强大到了这种地步。

    “杀”此时狂少天帝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唯有一战到底,不是敌死便是己亡,所以大吼之下,道化万法,“轰”的一声,大帝之道疯狂地碾压而下。

    在这样的大帝之道碾压之下,只见空间“砰、砰、砰”地崩碎,无数的虚空被碾压成了晶体,最后崩灭,无数的碎晶纷飞,场面十分的壮观。

    对于大帝之道的碾压,李七夜丝毫不放在心上,“轰”的一声巨响,镇狱体、飞仙体瞬间爆发,超越极限的速度,无穷的重量,在九界仙帝的状态之下,瞬间发飙到了极限。

    “砰”的一声巨响,那仅仅是一拳而己,便击穿了万法大道,瞬间击穿了狂少大帝的胸膛,狂少大帝整个人被轰得飞了出去,鲜血狂喷,血洒碧空。

    这样的一幕,实在是太震撼着人心了,整个画面宛如定格了一样,一位大帝瞬间被人击穿了胸膛,被人一拳轰飞,鲜血染红碧空,还有什么比眼前这一幕整震撼人心的事情。

    “砰”的一声响起,在身体落地之前狂少天帝瞬间爆发了潜能,十二命宫轰碎了空间,锁定坐标,带着狂少天帝欲逃遁而去。

    “砰”的一声响起,狂少天帝刚刚想遁逃而去,但在这一刻一只大足从天而降,瞬间踏碎了大道万法,磨灭了时空,重重地踩在了狂少天帝的身上。

    “砰”的一声,只见狂少天帝整个人被大足踩在了地上,听到“喀嚓”的声音响起,一足便把狂少天帝身上的不少骨头踩碎。

    要知道,大帝仙王的身躯比神金仙铁还要硬,但现在却被李七夜这只大足轻而易举地踩断了一根又一根,这是多么震撼人心的事情。

    看到狂少天帝被一脚踩碎了一根根的骨头,不知道多少人全身都打了一个冷颤,虽然这不是踩在他们的身上,但在这一刻所有人都感到有一种错觉,好像这一足就是踩在自己的身上,让人全身一阵剧痛,这不知道吓得多少人直接瘫软在地上。

    “啊”狂少天帝狂吼着,欲挣扎起来,但是李七夜的大足如万世神山,镇压在他的身上,根本容不得他反抗,不论他是如何的挣扎,那都是无济于事。

    “一条天命的大帝,也敢整天到处蹦跶,狂妄嚣张。”李七夜俯视被踩在脚下的狂少天帝,淡淡地说道:“举世之间,大帝仙王多去了,莫说你区区一条天命的大帝,就算十二条天命的大帝在我面前,都给我规纪一点!”

    这话霸气无匹,这何止是邈视众生,这简直就是俯视诸帝众神,连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都敢叫嚣挑衅,这样的霸道已经是一塌糊涂了。

    “成王败寇,没什么好说的,有本事给我一个痛快。”狂少天帝明白自己败局己定,他也算是一个汉子,狂吼一声说道。

    “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李七夜平淡地说道:“我正打算杀鸡儆猴呢,既然是你这个蠢物撞到我手中,那是你自寻死路!今天我要折了你的骨头,让其他人明白什么道路可以走,什么道路不可以走!”

    有月票的同学投一下月票,全订的同学领一下大神之光。(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