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轰”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一刻,李七夜整个人爆发了,瞬间仙帝之威冲天而起,一道道魔环张开,每一道魔环足可以撑开诸天,当这样的一道道魔环张开之时把三千世界尽纳于其中。

    与此同时,李七夜全身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羽化飞升的仙光,这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如同是仙人一样。

    仙帝之威肆虐于九天十地,魔环纳入三千世界,仙光无穷,此时的李七夜就是神魔合体,瞬间拥有了无上之姿,可俯视九天十地,掌执乾坤万界,可跨越万古时光。

    在这样的力量之下,莫说是一般的强者,就算是上神都为之颤抖,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宛如是一尊无上的巨头苏醒过来一样。

    当他手掌一张的时候,只见日月星河在他的指尖萦绕,五指梳理过天宇万宙的时候,时光在他的指尖上流淌着,似乎连时间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两个大成仙体,九界仙帝之姿,这就是李七夜登临第十界之前的状态,他把这种状态封入了神魔十二之中。在这一刻这种状态再一次归来之时,李七夜俯视诸天神魔,笑傲万古千界。

    “这是什么?”看到李七夜突然变得俯视诸天神魔,掌执万域乾坤,这让所有人都震撼了,在这一刻李七夜就好像是一尊无上巨头附体一样。

    “这是大帝仙王附体吗?”甚至连上神都无法看透这样的玄妙,不由猜测地说道。

    “杀”在这刹那之间狂少天帝果断出手,长啸一声,他看得出来,再放任李七夜暴走下去,只怕他的威力会疯狂飙升。

    “铛”的一声响起,剑斩万域,在这一刻狂少天帝三剑合一,狂斩而下,剑光照耀千古,雪亮了十三洲。

    “剑平百世”狂少天帝霸道嚣张,一剑平扫世间的一切,一剑斩出之时,一半乃是天命烛照,一半是血光弥漫,这样的一剑看起来恐怖到极点。

    当这样的一剑斩下之时,斩灭了阴阳,斩断了时光,平定了岁月,在这样的一剑之下日月星辰甚至连虚空都瞬间化作了齑粉,整个战场成为了一个黑洞。

    “噗”的一声响起,有人头顶上竟然是鲜血直流,很多观战的修士强者在这一刻都纷纷受伤。

    观战的人离战场足够远了,但是狂少天帝发飙斩出一剑之时,依然有不少人被这无处不在的剑意所伤,这吓得许多人纷纷退走,更是不敢去观望这样的一战。

    “砰”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一剑斩至之时,突然一双大手一拍,瞬间夹住了这斩来的一剑。在这“砰”的一声之中,这双大手把剑意、剑罡、剑势都拍得粉碎,一切都瞬间崩灭,宛如同时倒流一样,当所有的剑势崩灭之时,一切又恢复了原貌。

    除了只见到那一双大手夹住帝剑之外,其他的一切都没有变,给人产生了一种错觉,瞬间倒流回到了过去。

    出手的正是李七夜,大帝之姿之下,两大大成仙体之下,这样的状态简直就是无敌,要战狂少天帝这样只有一条天命的大帝,那实是太容易了。

    “铛”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一刻只见夹着帝剑的大手一折,竟然把狂少天帝的帝剑硬生生地折断了。

    这一幕震撼着所有人,赤手接帝兵,这是何等霸气的做法,更霸气的是赤手折断帝兵,这已经是霸气到无与伦比了,难于用言词来形容了。

    这可是一件先天帝兵,而且还是天封品质,但此时此刻竟然被赤手硬生生地折断了,这样的霸气让所有人都震撼得说不出话来。

    就是狂少天帝他自己也顿时脸色大变,为之骇然,他乃是三把帝剑合一,他这三把帝剑不知道硬撼过多少兵器了,甚至连其他大帝仙王的兵器都硬磕过,他这三把帝剑都依然无损。

    然而,今天却硬生生地被一个晚辈用赤手折断了,就算是作为大帝的他也一下子被震慑了,这一刻他明白自己踢到了铁板了。

    在这瞬间,狂少天帝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作为大帝的他想逃走,那是速度快到无与伦比,瞬间跨越时空。

    但是,当狂少天帝转身就逃的瞬间,他却被堵住了,李七夜身上的魔环一张,就镇封时空,一下子断绝了狂少天帝的退路,此时时空被镇封,想逃都不可能,除非是能把李七夜打倒了。

    在这一刻,狂少天帝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不由盯着李七夜。

    “现在想逃,只怕是没那个机会了。”李七夜悠闲地说道,他是那么的容易,是那么的自在,似乎在他面前的并非是一位大帝,似乎那只不过是一位微不足道的人物而己。

    一位堂堂的大帝,却被一位后辈杀得逃无可逃,这让整个场面都陷入了寂静,所有人都心里面抽了一口冷气,甚至是不由冷汗涔涔。

    那怕是一条天命的大帝,他依然是大帝,今天李七夜却是如此的邈视他,而且举手投足之间就把狂少天帝杀得无路可逃,这是何等霸气的事情,这已经是震慑九天十地。

    看到这样的一幕,武七是一张嘴巴张得大大的,久久合拢不上,因为在此之前他一直与李七夜称兄道弟,现在李七夜出手就镇杀大帝,那岂不是他一直都与大帝仙王级别的存在称兄道弟。

    在此时此刻,武七才明白自己是多么的无知,这简直就是有眼不识泰山,一叶障目。

    至于齐临帝女那就好很多了,知道李七夜是一尊无上巨头,发生眼前这样的一幕,那也是在他的意料之中的。

    倒是武凤影,一直英姿勃发的她此时是十足小女人模样,握着粉拳,神态间显得兴奋,为李七夜的无敌而喝采,为他的无上神姿而倾倒。

    释魂林他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心里面也是十分的震撼,李七夜的强大是在他的意料之中,但是没有想到竟然是强大到了这种地步。

    “杀”此时狂少天帝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唯有一战到底,不是敌死便是己亡,所以大吼之下,道化万法,“轰”的一声,大帝之道疯狂地碾压而下。

    在这样的大帝之道碾压之下,只见空间“砰、砰、砰”地崩碎,无数的虚空被碾压成了晶体,最后崩灭,无数的碎晶纷飞,场面十分的壮观。

    对于大帝之道的碾压,李七夜丝毫不放在心上,“轰”的一声巨响,镇狱体、飞仙体瞬间爆发,超越极限的速度,无穷的重量,在九界仙帝的状态之下,瞬间发飙到了极限。

    “砰”的一声巨响,那仅仅是一拳而己,便击穿了万法大道,瞬间击穿了狂少大帝的胸膛,狂少大帝整个人被轰得飞了出去,鲜血狂喷,血洒碧空。

    这样的一幕,实在是太震撼着人心了,整个画面宛如定格了一样,一位大帝瞬间被人击穿了胸膛,被人一拳轰飞,鲜血染红碧空,还有什么比眼前这一幕整震撼人心的事情。

    “砰”的一声响起,在身体落地之前狂少天帝瞬间爆发了潜能,十二命宫轰碎了空间,锁定坐标,带着狂少天帝欲逃遁而去。

    “砰”的一声响起,狂少天帝刚刚想遁逃而去,但在这一刻一只大足从天而降,瞬间踏碎了大道万法,磨灭了时空,重重地踩在了狂少天帝的身上。

    “砰”的一声,只见狂少天帝整个人被大足踩在了地上,听到“喀嚓”的声音响起,一足便把狂少天帝身上的不少骨头踩碎。

    要知道,大帝仙王的身躯比神金仙铁还要硬,但现在却被李七夜这只大足轻而易举地踩断了一根又一根,这是多么震撼人心的事情。

    看到狂少天帝被一脚踩碎了一根根的骨头,不知道多少人全身都打了一个冷颤,虽然这不是踩在他们的身上,但在这一刻所有人都感到有一种错觉,好像这一足就是踩在自己的身上,让人全身一阵剧痛,这不知道吓得多少人直接瘫软在地上。

    “啊”狂少天帝狂吼着,欲挣扎起来,但是李七夜的大足如万世神山,镇压在他的身上,根本容不得他反抗,不论他是如何的挣扎,那都是无济于事。

    “一条天命的大帝,也敢整天到处蹦跶,狂妄嚣张。”李七夜俯视被踩在脚下的狂少天帝,淡淡地说道:“举世之间,大帝仙王多去了,莫说你区区一条天命的大帝,就算十二条天命的大帝在我面前,都给我规纪一点!”

    这话霸气无匹,这何止是邈视众生,这简直就是俯视诸帝众神,连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都敢叫嚣挑衅,这样的霸道已经是一塌糊涂了。

    “成王败寇,没什么好说的,有本事给我一个痛快。”狂少天帝明白自己败局己定,他也算是一个汉子,狂吼一声说道。

    “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李七夜平淡地说道:“我正打算杀鸡儆猴呢,既然是你这个蠢物撞到我手中,那是你自寻死路!今天我要折了你的骨头,让其他人明白什么道路可以走,什么道路不可以走!”

    有月票的同学投一下月票,全订的同学领一下大神之光。(未完待续。)

第1999章血命    一时之间,天地一片寂静,所有人都被眼前这样的一幕所震撼了,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嘴巴张得大大的,久久说不出话来。

    一位大帝,就这样被轻而易举地拍飞了,一招就把他拍入了地下,这样的一击也未免太霸气了吧。

    一招就把狂少天帝拍飞,这让很多人都产生了错觉,好像是狂少天帝不再是一位天帝一样,他宛如就像是一只苍蝇,而巨碑就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在这样的******之下,可以想象这只苍蝇是何等的不堪一击了。

    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人嘴巴张得合拢不了,这对于他们来说是无法想象的事情,这可是一尊大帝呀,那怕是一尊仅仅拥有一条天命的大帝,都是依然强大。

    但现在这样的一尊大帝就像一只苍蝇一般被拍飞,这是何等的不堪一击。

    所有人都被震撼得不敢吭一声,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甚至是怕自己的呼吸声冒犯了李七夜。

    “捡了一条血命,就真以为自己拥有一条天命了。”李七夜冷漠地看着地上的深坑,淡淡地说道:“这种鬼东西,那只不过是黑暗中的巨头以血为引,在自己的纪元中种下无数的种子而己,收割无数生灵的精血,以模拟天命而己。”

    说到这里,李七夜张开五张,祭碑沉浮,说道:“区区血命,论凶残比得上我这座祭天祭地祭众生的祭碑吗?跟它相比,血命那也只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己。”

    狂少天帝头顶上高悬的那一道鲜血,名叫血命,这种东西是在远荒这个纪元中有黑暗中的巨头在一个大世中偷偷在无数的凡人、修士身上种下了种子,当时机成熟之时,便收割了所有人的精血,以此炼成血命,旨在模拟天命。

    狂少天帝得到这一道鲜血,就是用它来弥被自己的天命的。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在场中的修士强者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就算他们不知道这里面的玄奥,但也知道这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

    试想一下,以无数人的精血祭炼成一条模拟天命的血命,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这是多么残忍的事情,在那样的一个时代,只怕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成了别人的种子了吧。

    “哗啦”的一声响起,泥土纷飞,在这一刻巨大的深坑之中一个黑影冲天而起,这正是狂少天帝。

    狂少天帝再一次伫立于虚空之上,模样有些狼獕,虽然说他全身是血迹斑斑,但依然是生龙活虎,可以看得出来,这一击虽然是把他拍飞了,他并没有受到多重的伤。

    “李家小儿,莫逞宝物之凶!”狂少天帝冷喝一声,说道:“你这浅薄的道行,就算再强大的宝物都无济于事,想杀本座,痴人做梦!”

    李七夜手中近只祭碑乃是好望角所得到,它可以说是一件大凶之器。不过,正如李七夜所说,他本身没有用强大的力量去催动祭碑,虽然祭碑的威力依然很强大,但想杀死狂少天帝只怕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个祭碑的确是十分的逆天,但想用它杀死狂少天帝,还必须要用强大的力量来催动它,只有这样才能爆发出它最强大的威力。

    虽然说被李七夜一招拍飞,但见到李七夜无法发挥这块祭碑的真正威力,这让狂少天帝彻底放心了,凭着这祭碑本身所爆发出来的力量根本就杀不死他。

    “你太把自己当作一回事了。”李七夜平淡地说道:“要杀你,何需爆发这等凶器的凶威呢。”

    “好,好,好,总算遇到本座更狂的人了。”狂少天帝怒极而笑,冷喝道:“李家小儿,今日本座扒你的皮,拆你的骨!看你还敢逞能否!”

    说到这里,狂少天帝双目通红,喷涌出了血光,整个人露出了嗜血的神色。

    对于狂少天帝,李七夜撩了一下眼皮,淡淡地说道:”无知的蠢货,自己走火入魔还不知。也罢,今日就让我送你归西,以免得你这样的一只苍蝇整天在那里嗡嗡嗡乱叫,坏了大帝仙王的名头。”

    “你”狂少天帝被李七夜这样的话气得吐血,本是狂妄的他此时此刻在血命的影响之下变得凶残,此时他的脸庞扭曲,咬牙切齿地说道:“李家小儿,今日本座要喝你的血,吃你的肉!”

    “好了,不要在那里嗡嗡嗡地叫了,把你看家的本事拿出来吧,我好早点拧下你的头颅、拆了你的骨头,送你归西。”李七夜都懒得再去多看狂少天帝一眼,摆了摆手说道,他这模样好像是在赶走一只嗡嗡叫的苍蝇一样。

    “小畜生,找死!”狂少天帝狂怒到了极点,双目喷出了怒火,不过在这一刻他没有冒失地冲杀上来。

    “轰”的一声巨响,在此时此刻狂少天帝命宫大开,一个个命宫冲天而起,眨眼之间十二个命宫罗列于头顶之上。

    “十二个命宫呀。”看到狂少天帝头顶上高悬着的十二个命宫,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之感慨地说道。

    看着拥有十二个命宫的狂少天帝,很多人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拥有十二个命宫,却只有一条天命,这绝对是世间最离谱的事情。

    虽然说十二命宫不是绝世罕有,但也算是罕见,也是很珍贵,拥有十二命宫的人都是绝世天才。

    而且十二命宫是成为十二条天命的基础。在举世之间,很多大帝仙王只不过是拥有八九个命宫而己,但他们拥有的天命那是远远超过了三条。

    狂少天帝十二个命宫却拥有一条天命,这种落差只怕任何人看到这样的一幕,都会有着很强烈的感受。

    “嗡”的一声,在这瞬间,十二个命宫瞬间演化,十二命宫消失了,青天高悬于狂少天帝的头顶之上,接着听到“啵”的一声响起,在青天之下,打开了绝对领域。

    在那里,狂少天帝就是绝对的主宰,拥有着绝对的力量。

    “十二成天。”看着狂少天帝的十二个命宫成天,有上神喃喃地说道。那怕是曾经经历过无数风浪的上神都不知道该如保评价狂少天帝这样的奇葩好。

    “滋、滋、滋”在这个时候一阵分裂的声音响起,只见狂少天帝头顶上所高悬的血命倾泻血光,笼罩在狂少天帝的身上,这血光倾注入狂少天帝的身上之后,直接影响着狂少天帝,顿时让他身体发生了变化。

    而与此同时,狂少天帝的天命也倾注下了纯正而堂皇的天命力量,璀璨晶莹的天命光芒倾注入了狂少天帝的体内,守护着狂少天帝。

    如此一来,在两股的力量拉据之下,狂少天帝的身体发生了变化,一半的身体竟然是生出了鳞片,而且是通红如血,同时这一半身体的头颅竟然生出了一只犄角,这只犄角散发出了魔气,另一半身体则是在天命的力量守护之下没有发生变化。

    狂少天帝得到了血命之后,他是把血命融入了自己的帝血之中,这使得血命最终直接影响着他,如果不是天命守护着,说不定他早就变成了一个怪物了。

    “啊”在这一刻,狂少天帝狂吼一声,接着“轰”的一声巨响,他半个身体喷涌出了滔天血光,化作了只有一半的血环,在这瞬间,狂少天帝在十二命宫的引导之下,他的力量竟然飙升了不少。

    此时狂少天帝的一只眼睛化作了一只血轮,当这样的一只眼睛睁开的时候,显得特别恐怖。

    看到狂少天帝变成这样,很多人都抽了一口冷气,一个高贵皇胄的大帝却变成了这样不人不鬼的东西,这让很多人都觉得难于接受。

    就算以前的狂少天帝再怎么让人不爽,再怎么让人不舒服,他都是一位天帝,高贵而霸气,至于嚣张狂妄,那只不过是他的个性而己。

    现在堂堂的一位大帝却变成了这种让人感到恶心的怪物,这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之惋惜,一尊大帝就如此走火入魔了。

    “小畜生,过来受死!”狂少天帝怒吼一声说道。

    “道心不坚者,便是如此下场。”李七夜冷漠地看着狂少天帝,说道:“无需等待黑暗来临,自己便已经堕落了。也罢,让我来解决你,让一些蠢物知道这是怎么样的下场!让你的嚎叫声响彻这天地,让一些蠢物知道堕落的后果!”

    说完之后,李七夜五指一合,收起了祭碑。

    “啵”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李七信息的命宫打开,从命宫中走出了两尊神魔,一尊羽化飞仙,一尊是魔焰滔天。

    这两尊神魔正是李七夜的神魔十二之二,飞仙神与镇狱魔。

    “滋”的一声响起,飞仙神与镇狱魔瞬间融合,再接着听到“滋”的一声,这两尊神魔融合之后,又在瞬间与李七夜的肉身融合。

    在这一刻,李七夜全身“嗡”的一声响起,浮现了一轮轮的魔环,与此同时他身上却散发出了羽化飞升的仙光,神魔合体,有着一种绝无伦比的感受。

    “这是什么?”看到李七夜神魔合体,很多人都不由大吃一惊。(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