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女性初潮,性玩具女,第1999章血命

已有 27 阅读此文人 - - 公车h辣文 -

    一时之间,天地一片寂静,所有人都被眼前这样的一幕所震撼了,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嘴巴张得大大的,久久说不出话来。

    一位大帝,就这样被轻而易举地拍飞了,一招就把他拍入了地下,这样的一击也未免太霸气了吧。

    一招就把狂少天帝拍飞,这让很多人都产生了错觉,好像是狂少天帝不再是一位天帝一样,他宛如就像是一只苍蝇,而巨碑就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在这样的******之下,可以想象这只苍蝇是何等的不堪一击了。

    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人嘴巴张得合拢不了,这对于他们来说是无法想象的事情,这可是一尊大帝呀,那怕是一尊仅仅拥有一条天命的大帝,都是依然强大。

    但现在这样的一尊大帝就像一只苍蝇一般被拍飞,这是何等的不堪一击。

    所有人都被震撼得不敢吭一声,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甚至是怕自己的呼吸声冒犯了李七夜。

    “捡了一条血命,就真以为自己拥有一条天命了。”李七夜冷漠地看着地上的深坑,淡淡地说道:“这种鬼东西,那只不过是黑暗中的巨头以血为引,在自己的纪元中种下无数的种子而己,收割无数生灵的精血,以模拟天命而己。”

    说到这里,李七夜张开五张,祭碑沉浮,说道:“区区血命,论凶残比得上我这座祭天祭地祭众生的祭碑吗?跟它相比,血命那也只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己。”

    狂少天帝头顶上高悬的那一道鲜血,名叫血命,这种东西是在远荒这个纪元中有黑暗中的巨头在一个大世中偷偷在无数的凡人、修士身上种下了种子,当时机成熟之时,便收割了所有人的精血,以此炼成血命,旨在模拟天命。

    狂少天帝得到这一道鲜血,就是用它来弥被自己的天命的。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在场中的修士强者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就算他们不知道这里面的玄奥,但也知道这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

    试想一下,以无数人的精血祭炼成一条模拟天命的血命,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这是多么残忍的事情,在那样的一个时代,只怕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成了别人的种子了吧。

    “哗啦”的一声响起,泥土纷飞,在这一刻巨大的深坑之中一个黑影冲天而起,这正是狂少天帝。

    狂少天帝再一次伫立于虚空之上,模样有些狼獕,虽然说他全身是血迹斑斑,但依然是生龙活虎,可以看得出来,这一击虽然是把他拍飞了,他并没有受到多重的伤。

    “李家小儿,莫逞宝物之凶!”狂少天帝冷喝一声,说道:“你这浅薄的道行,就算再强大的宝物都无济于事,想杀本座,痴人做梦!”

    李七夜手中近只祭碑乃是好望角所得到,它可以说是一件大凶之器。不过,正如李七夜所说,他本身没有用强大的力量去催动祭碑,虽然祭碑的威力依然很强大,但想杀死狂少天帝只怕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个祭碑的确是十分的逆天,但想用它杀死狂少天帝,还必须要用强大的力量来催动它,只有这样才能爆发出它最强大的威力。

    虽然说被李七夜一招拍飞,但见到李七夜无法发挥这块祭碑的真正威力,这让狂少天帝彻底放心了,凭着这祭碑本身所爆发出来的力量根本就杀不死他。

    “你太把自己当作一回事了。”李七夜平淡地说道:“要杀你,何需爆发这等凶器的凶威呢。”

    “好,好,好,总算遇到本座更狂的人了。”狂少天帝怒极而笑,冷喝道:“李家小儿,今日本座扒你的皮,拆你的骨!看你还敢逞能否!”

    说到这里,狂少天帝双目通红,喷涌出了血光,整个人露出了嗜血的神色。

    对于狂少天帝,李七夜撩了一下眼皮,淡淡地说道:”无知的蠢货,自己走火入魔还不知。也罢,今日就让我送你归西,以免得你这样的一只苍蝇整天在那里嗡嗡嗡乱叫,坏了大帝仙王的名头。”

    “你”狂少天帝被李七夜这样的话气得吐血,本是狂妄的他此时此刻在血命的影响之下变得凶残,此时他的脸庞扭曲,咬牙切齿地说道:“李家小儿,今日本座要喝你的血,吃你的肉!”

    “好了,不要在那里嗡嗡嗡地叫了,把你看家的本事拿出来吧,我好早点拧下你的头颅、拆了你的骨头,送你归西。”李七夜都懒得再去多看狂少天帝一眼,摆了摆手说道,他这模样好像是在赶走一只嗡嗡叫的苍蝇一样。

    “小畜生,找死!”狂少天帝狂怒到了极点,双目喷出了怒火,不过在这一刻他没有冒失地冲杀上来。

    “轰”的一声巨响,在此时此刻狂少天帝命宫大开,一个个命宫冲天而起,眨眼之间十二个命宫罗列于头顶之上。

    “十二个命宫呀。”看到狂少天帝头顶上高悬着的十二个命宫,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之感慨地说道。

    看着拥有十二个命宫的狂少天帝,很多人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拥有十二个命宫,却只有一条天命,这绝对是世间最离谱的事情。

    虽然说十二命宫不是绝世罕有,但也算是罕见,也是很珍贵,拥有十二命宫的人都是绝世天才。

    而且十二命宫是成为十二条天命的基础。在举世之间,很多大帝仙王只不过是拥有八九个命宫而己,但他们拥有的天命那是远远超过了三条。

    狂少天帝十二个命宫却拥有一条天命,这种落差只怕任何人看到这样的一幕,都会有着很强烈的感受。

    “嗡”的一声,在这瞬间,十二个命宫瞬间演化,十二命宫消失了,青天高悬于狂少天帝的头顶之上,接着听到“啵”的一声响起,在青天之下,打开了绝对领域。

    在那里,狂少天帝就是绝对的主宰,拥有着绝对的力量。

    “十二成天。”看着狂少天帝的十二个命宫成天,有上神喃喃地说道。那怕是曾经经历过无数风浪的上神都不知道该如保评价狂少天帝这样的奇葩好。

    “滋、滋、滋”在这个时候一阵分裂的声音响起,只见狂少天帝头顶上所高悬的血命倾泻血光,笼罩在狂少天帝的身上,这血光倾注入狂少天帝的身上之后,直接影响着狂少天帝,顿时让他身体发生了变化。

    而与此同时,狂少天帝的天命也倾注下了纯正而堂皇的天命力量,璀璨晶莹的天命光芒倾注入了狂少天帝的体内,守护着狂少天帝。

    如此一来,在两股的力量拉据之下,狂少天帝的身体发生了变化,一半的身体竟然是生出了鳞片,而且是通红如血,同时这一半身体的头颅竟然生出了一只犄角,这只犄角散发出了魔气,另一半身体则是在天命的力量守护之下没有发生变化。

    狂少天帝得到了血命之后,他是把血命融入了自己的帝血之中,这使得血命最终直接影响着他,如果不是天命守护着,说不定他早就变成了一个怪物了。

    “啊”在这一刻,狂少天帝狂吼一声,接着“轰”的一声巨响,他半个身体喷涌出了滔天血光,化作了只有一半的血环,在这瞬间,狂少天帝在十二命宫的引导之下,他的力量竟然飙升了不少。

    此时狂少天帝的一只眼睛化作了一只血轮,当这样的一只眼睛睁开的时候,显得特别恐怖。

    看到狂少天帝变成这样,很多人都抽了一口冷气,一个高贵皇胄的大帝却变成了这样不人不鬼的东西,这让很多人都觉得难于接受。

    就算以前的狂少天帝再怎么让人不爽,再怎么让人不舒服,他都是一位天帝,高贵而霸气,至于嚣张狂妄,那只不过是他的个性而己。

    现在堂堂的一位大帝却变成了这种让人感到恶心的怪物,这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之惋惜,一尊大帝就如此走火入魔了。

    “小畜生,过来受死!”狂少天帝怒吼一声说道。

    “道心不坚者,便是如此下场。”李七夜冷漠地看着狂少天帝,说道:“无需等待黑暗来临,自己便已经堕落了。也罢,让我来解决你,让一些蠢物知道这是怎么样的下场!让你的嚎叫声响彻这天地,让一些蠢物知道堕落的后果!”

    说完之后,李七夜五指一合,收起了祭碑。

    “啵”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李七信息的命宫打开,从命宫中走出了两尊神魔,一尊羽化飞仙,一尊是魔焰滔天。

    这两尊神魔正是李七夜的神魔十二之二,飞仙神与镇狱魔。

    “滋”的一声响起,飞仙神与镇狱魔瞬间融合,再接着听到“滋”的一声,这两尊神魔融合之后,又在瞬间与李七夜的肉身融合。

    在这一刻,李七夜全身“嗡”的一声响起,浮现了一轮轮的魔环,与此同时他身上却散发出了羽化飞升的仙光,神魔合体,有着一种绝无伦比的感受。

    “这是什么?”看到李七夜神魔合体,很多人都不由大吃一惊。(未完待续。)

第1998章一掌抽飞    狂少天帝此时没有了大帝的那一份从容,给人一种入魔的感觉,虽然说狂少天帝的力量依然还在,甚至比刚才强大了很多,但他却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了,所有人第一错觉就认为狂少天帝已经不是一位大帝了。

    在这个时候狂少天帝心里面的恨意是高涨到了扭曲,让他心里面充满了怨怒,让他充满了凶残!

    狂少天帝年少时从未败过,后来成为大帝了,被归凡古神追杀得走投无路。但在狂少天帝在心里面不认为自己不如归凡古神。

    在狂少天帝心里面认为,如果他没有错过时机的话,他拥有着十条以上的天命,他自认为凭他绝世天赋,绝对是轻而易举地把归凡古神镇杀。

    在他心里面看来,败给了归凡古神,那只不过是时不待他而己,并不是他不如归凡古神,他有归凡古神这样的成就,他会比归凡古神更强大。

    也正是因为如此,狂少天帝那怕曾经是被归凡古神追杀得走投无路,他心里面依然保持着那一份高傲的自尊,败给了归凡古神这并不耻辱,甚至可以说在归凡古神手中活下来,是一种荣耀。

    但是今天他却被释魂林镇压了,释魂林是什么样的一个人物?他根本就无法与归凡古神相比。而且他们同生一个时代,在他所生的时代,年少的时候他根本就不会去多看释魂林一眼。

    像释魂林这种苦苦挣扎着生存的无名小卒在狂少天帝看来那是连蚁蝼都不如。

    但今天,狂少天帝却被释魂林镇压了,一个曾经被他视为蚁蝼的无名小辈竟然把他镇压,这简直就是一脚踩在了他的脸上,这顿时让狂少天帝的高傲自尊碎得一地都是。

    这样的结果让狂少天帝难于接受,顿时让他狂怒无边,在这样的狂怒之下,又受到了那一道鲜血的影响,这顿时让狂少天帝暴走,充满了戾气,变得狂暴嗜血,失去了作为一位大帝的从容与堂皇。

    “铮”的一声剑鸣,在这瞬间高居于天空上的狂少天帝三把帝剑飞出,接着“铛、铛、铛”的一阵阵剑鸣之声不绝于耳。

    最后“铮”的一声绝吟九天,一个巨大无匹的剑阵形成,瞬间镇压而下,把释魂林镇压入了剑阵之中。

    “轰、轰、轰”在这一刻轰鸣不止,天地摇晃,整个剑阵巨大无边,在剑阵之中有着无穷无尽的巨剑斩落,每一把巨剑宛如一道亿万里的天脉一样,这样的巨剑斩落,可以劈开一个大世界。

    这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剑阵那么简单了,这样的剑阵奥义已经演化出了一个剑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可以容纳亿万天地。

    而且在这样的世界中所有的切都演化为了剑罡,一道道的剑罡化作了如天脉样的巨剑,这样无穷无尽的剑罡对释魂林一轮又一轮的斩杀,要把释魂林绞成碎肉。

    “万世王朝”此时释魂林长啸不止,他身上的“皇朝装套”散发出了最强大的皇气,整个人都在皇气笼罩之中,他的真我力量更是源源不断地喷涌而出。

    在这一刻释魂林的身后浮现了古老王朝,一世又一世的更替,每一世都为释魂林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王朝力量。

    但是,就算释魂林再强大,都承受不起这剑阵的一轮轮斩杀,特别是这剑阵中的血光,这种血光随着巨剑斩下来,立即带起了高高的血花,它极为锐利,无物可挡,在释魂林身上留下了触目惊心的伤痕!

    狂少天帝的剑阵如此强大,不仅仅是因为狂少天帝变得更加强大了,同时那一道鲜血有着恐怖的魔力,破坏力之强,那是远远超出人的想象。

    “嘿,嘿,等本座一剑一剑把你活剐了,你就会明白你这种凡夫俗子与我这样的天才有着多么大的差距。”此时看到释魂林全身鲜血斑斑,狂少天帝阴森森地笑着说道。

    在这一刻狂少天帝已经不是大帝的天帝了,他失去了一位大帝所应该拥有的风范!

    看到释魂林在剑阵中苦苦支撑着,齐临帝女他们也是十分焦急,但是他们却又无能为力,他们根本帮不了释魂林什么,如果贸然出手,还会成为释魂林的累赘!

    远观的修士强者不知道多少人是被吓破了胆,有一些远观的上神看到这样的一幕则是沉默起来,没有谁愿意出手,毕竟这是一件风险极大的事情。

    至于战王世家的上神,他们不发表任何看法,只是有上神看了之后轻轻摇了摇头而己,他们都觉得狂少天帝的表现与大帝风度不配。

    “噗、噗、噗……”在一剑剑之下,释魂林苦苦支撑,虽然他能挡得住狂少天帝的帝剑,但却无法挡住剑阵中的血光,这种血光太诡异太可怕了,它无怕不在,无处不有,而且无物可挡,一旦被它击中,立即重伤。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释魂林全身鲜血淋漓,鲜血染红了他的皇朝套装。

    “等本座活剐了你之后,便找到姓李的,也一样把他一剑剑活剐了。”看到释魂林重伤,狂少天帝心里面有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这让他出了一口恶气,十分痛快地说道。

    “就凭你?给我垫鞋底都还不配。”就在狂少天帝快意恩仇的时候,一个悠闲的声音响起。

    狂少天帝立即转过身去,只见一个人已经站在了那里,风轻云淡,闲定自在。

    “公子”看到这个突然出现的人,焦急无比的齐临帝女顿时大喜,大叫一声。

    “李家小儿!”看到李七夜,狂少天帝顿时双目怒张,上次李七夜召出白骨巨猿,让他吃了大亏,这让狂少天帝咬牙切齿,发誓要把这个晚辈碎尸万段!

    “第一凶人来了。”看到李七夜,有人不由大叫一声。

    “他能挑战大帝吗?”看到第一凶人,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不是十分相信。

    “那就不好说了,这家伙邪门透顶,他在佛野的时候直接灭掉了御龙骑的意志。”有一位上神说道:“他是强是弱,已经无法用常情来衡量了。”

    看到李七夜出现在了这里,战王世家的老祖们都不由心惊肉跳,见了他们战王世家的四尊大帝之后,李七夜依然活蹦乱跳地站在这里,这是意味着什么?

    “小辈,今天本座要把你碎尸万段!”狂少天帝双目一厉,露出了恐怖的血光。

    李七夜撩了一下眼皮,都懒得多看他一眼,他手指一张,“轰”的一声巨响,一只巨大无比的巨碑出现,这个巨碑“轰”的一声,瞬间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符文,化作了一个大千世界,这样的大千世界随着这个巨碑镇杀而下,撞击向了狂少天帝的剑阵。

    “砰、砰、砰……”一阵阵崩碎的声音响起,摧枯拉朽,当挟着大千世界的巨碑撞击而来的时候,狂少天帝的剑阵崩碎,挡不住这巨碑的境击。

    最终“砰”的一声,整个剑阵被撞得粉碎,狂少天帝被震得咚咚咚连退了好几步!

    释魂林劫后逃生,不由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感激无比,向李七夜大拜,说道:“多谢公子出手相救。”

    李七夜都懒得去多说话了,只是看了看被震退的狂少天帝。

    “好东西,这是一件了不得的宝物,足可称是纪元巅峰的神器。”此时狂少天帝双目瞬间盯着了李七夜的右手,森然地说道:“本座今天不止要把你体内的佛种挖出来,连你这只手也要剁下,把这件宝物炼出来。”

    狂少天帝虽然是狂,但是眼光十分的毒辣,一看宝物就知道是好坏。

    “在以前,你那只不过是一个肤浅的大帝而己,现在嘛,那就只不过是一条疯狗。”李七夜平淡地说道:“为了追求力量,已经是不惜手段,把自己玷污了都不知道。”

    李七夜这样的话一出,让在场的众多强者是面面相觑,举世之间,也只怕也唯有第一凶人敢如此评价一位大帝了吧,直接说一位大帝是条疯狗,这样的霸气已经是万古唯一了。

    “小儿,受死!”狂少天帝又怎么受得了这样的嘲笑,怒吼一声,“铛”的剑鸣之声不绝于耳,瞬间三剑合一,斩杀向了李七夜。

    一剑斩来,跨越万古,镇杀千界,扫灭日月星辰,让很多上神看了都不由心里面发毛,至于其他的强者早就被这样的剑势镇压得跪拜在地上,没有反抗之力。

    然而,面对这斩来的一剑,李七夜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五指一张,巨碑直拍而下,这样的巨碑拍落,就宛如是一个大世拍下一样,瞬间把三千世界拍得粉碎。

    “砰”的一声巨响,巨碑重重地拍在了狂少天帝这一剑之下,瞬间拍得“铛”的一声巨响,狂少天帝的帝剑都握不住,瞬间被震飞,他整个人被拍得飞了出去。

    “轰、轰、轰”狂少天帝那被震飞的身体瞬间撞碎了一座座高大无比的山峰,最终“砰”的一声巨响,撞击在大地上,把大地撞出了一个深不可测的深渊来!(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