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狂少天帝此时没有了大帝的那一份从容,给人一种入魔的感觉,虽然说狂少天帝的力量依然还在,甚至比刚才强大了很多,但他却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了,所有人第一错觉就认为狂少天帝已经不是一位大帝了。

    在这个时候狂少天帝心里面的恨意是高涨到了扭曲,让他心里面充满了怨怒,让他充满了凶残!

    狂少天帝年少时从未败过,后来成为大帝了,被归凡古神追杀得走投无路。但在狂少天帝在心里面不认为自己不如归凡古神。

    在狂少天帝心里面认为,如果他没有错过时机的话,他拥有着十条以上的天命,他自认为凭他绝世天赋,绝对是轻而易举地把归凡古神镇杀。

    在他心里面看来,败给了归凡古神,那只不过是时不待他而己,并不是他不如归凡古神,他有归凡古神这样的成就,他会比归凡古神更强大。

    也正是因为如此,狂少天帝那怕曾经是被归凡古神追杀得走投无路,他心里面依然保持着那一份高傲的自尊,败给了归凡古神这并不耻辱,甚至可以说在归凡古神手中活下来,是一种荣耀。

    但是今天他却被释魂林镇压了,释魂林是什么样的一个人物?他根本就无法与归凡古神相比。而且他们同生一个时代,在他所生的时代,年少的时候他根本就不会去多看释魂林一眼。

    像释魂林这种苦苦挣扎着生存的无名小卒在狂少天帝看来那是连蚁蝼都不如。

    但今天,狂少天帝却被释魂林镇压了,一个曾经被他视为蚁蝼的无名小辈竟然把他镇压,这简直就是一脚踩在了他的脸上,这顿时让狂少天帝的高傲自尊碎得一地都是。

    这样的结果让狂少天帝难于接受,顿时让他狂怒无边,在这样的狂怒之下,又受到了那一道鲜血的影响,这顿时让狂少天帝暴走,充满了戾气,变得狂暴嗜血,失去了作为一位大帝的从容与堂皇。

    “铮”的一声剑鸣,在这瞬间高居于天空上的狂少天帝三把帝剑飞出,接着“铛、铛、铛”的一阵阵剑鸣之声不绝于耳。

    最后“铮”的一声绝吟九天,一个巨大无匹的剑阵形成,瞬间镇压而下,把释魂林镇压入了剑阵之中。

    “轰、轰、轰”在这一刻轰鸣不止,天地摇晃,整个剑阵巨大无边,在剑阵之中有着无穷无尽的巨剑斩落,每一把巨剑宛如一道亿万里的天脉一样,这样的巨剑斩落,可以劈开一个大世界。

    这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剑阵那么简单了,这样的剑阵奥义已经演化出了一个剑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可以容纳亿万天地。

    而且在这样的世界中所有的切都演化为了剑罡,一道道的剑罡化作了如天脉样的巨剑,这样无穷无尽的剑罡对释魂林一轮又一轮的斩杀,要把释魂林绞成碎肉。

    “万世王朝”此时释魂林长啸不止,他身上的“皇朝装套”散发出了最强大的皇气,整个人都在皇气笼罩之中,他的真我力量更是源源不断地喷涌而出。

    在这一刻释魂林的身后浮现了古老王朝,一世又一世的更替,每一世都为释魂林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王朝力量。

    但是,就算释魂林再强大,都承受不起这剑阵的一轮轮斩杀,特别是这剑阵中的血光,这种血光随着巨剑斩下来,立即带起了高高的血花,它极为锐利,无物可挡,在释魂林身上留下了触目惊心的伤痕!

    狂少天帝的剑阵如此强大,不仅仅是因为狂少天帝变得更加强大了,同时那一道鲜血有着恐怖的魔力,破坏力之强,那是远远超出人的想象。

    “嘿,嘿,等本座一剑一剑把你活剐了,你就会明白你这种凡夫俗子与我这样的天才有着多么大的差距。”此时看到释魂林全身鲜血斑斑,狂少天帝阴森森地笑着说道。

    在这一刻狂少天帝已经不是大帝的天帝了,他失去了一位大帝所应该拥有的风范!

    看到释魂林在剑阵中苦苦支撑着,齐临帝女他们也是十分焦急,但是他们却又无能为力,他们根本帮不了释魂林什么,如果贸然出手,还会成为释魂林的累赘!

    远观的修士强者不知道多少人是被吓破了胆,有一些远观的上神看到这样的一幕则是沉默起来,没有谁愿意出手,毕竟这是一件风险极大的事情。

    至于战王世家的上神,他们不发表任何看法,只是有上神看了之后轻轻摇了摇头而己,他们都觉得狂少天帝的表现与大帝风度不配。

    “噗、噗、噗……”在一剑剑之下,释魂林苦苦支撑,虽然他能挡得住狂少天帝的帝剑,但却无法挡住剑阵中的血光,这种血光太诡异太可怕了,它无怕不在,无处不有,而且无物可挡,一旦被它击中,立即重伤。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释魂林全身鲜血淋漓,鲜血染红了他的皇朝套装。

    “等本座活剐了你之后,便找到姓李的,也一样把他一剑剑活剐了。”看到释魂林重伤,狂少天帝心里面有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这让他出了一口恶气,十分痛快地说道。

    “就凭你?给我垫鞋底都还不配。”就在狂少天帝快意恩仇的时候,一个悠闲的声音响起。

    狂少天帝立即转过身去,只见一个人已经站在了那里,风轻云淡,闲定自在。

    “公子”看到这个突然出现的人,焦急无比的齐临帝女顿时大喜,大叫一声。

    “李家小儿!”看到李七夜,狂少天帝顿时双目怒张,上次李七夜召出白骨巨猿,让他吃了大亏,这让狂少天帝咬牙切齿,发誓要把这个晚辈碎尸万段!

    “第一凶人来了。”看到李七夜,有人不由大叫一声。

    “他能挑战大帝吗?”看到第一凶人,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不是十分相信。

    “那就不好说了,这家伙邪门透顶,他在佛野的时候直接灭掉了御龙骑的意志。”有一位上神说道:“他是强是弱,已经无法用常情来衡量了。”

    看到李七夜出现在了这里,战王世家的老祖们都不由心惊肉跳,见了他们战王世家的四尊大帝之后,李七夜依然活蹦乱跳地站在这里,这是意味着什么?

    “小辈,今天本座要把你碎尸万段!”狂少天帝双目一厉,露出了恐怖的血光。

    李七夜撩了一下眼皮,都懒得多看他一眼,他手指一张,“轰”的一声巨响,一只巨大无比的巨碑出现,这个巨碑“轰”的一声,瞬间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符文,化作了一个大千世界,这样的大千世界随着这个巨碑镇杀而下,撞击向了狂少天帝的剑阵。

    “砰、砰、砰……”一阵阵崩碎的声音响起,摧枯拉朽,当挟着大千世界的巨碑撞击而来的时候,狂少天帝的剑阵崩碎,挡不住这巨碑的境击。

    最终“砰”的一声,整个剑阵被撞得粉碎,狂少天帝被震得咚咚咚连退了好几步!

    释魂林劫后逃生,不由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感激无比,向李七夜大拜,说道:“多谢公子出手相救。”

    李七夜都懒得去多说话了,只是看了看被震退的狂少天帝。

    “好东西,这是一件了不得的宝物,足可称是纪元巅峰的神器。”此时狂少天帝双目瞬间盯着了李七夜的右手,森然地说道:“本座今天不止要把你体内的佛种挖出来,连你这只手也要剁下,把这件宝物炼出来。”

    狂少天帝虽然是狂,但是眼光十分的毒辣,一看宝物就知道是好坏。

    “在以前,你那只不过是一个肤浅的大帝而己,现在嘛,那就只不过是一条疯狗。”李七夜平淡地说道:“为了追求力量,已经是不惜手段,把自己玷污了都不知道。”

    李七夜这样的话一出,让在场的众多强者是面面相觑,举世之间,也只怕也唯有第一凶人敢如此评价一位大帝了吧,直接说一位大帝是条疯狗,这样的霸气已经是万古唯一了。

    “小儿,受死!”狂少天帝又怎么受得了这样的嘲笑,怒吼一声,“铛”的剑鸣之声不绝于耳,瞬间三剑合一,斩杀向了李七夜。

    一剑斩来,跨越万古,镇杀千界,扫灭日月星辰,让很多上神看了都不由心里面发毛,至于其他的强者早就被这样的剑势镇压得跪拜在地上,没有反抗之力。

    然而,面对这斩来的一剑,李七夜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五指一张,巨碑直拍而下,这样的巨碑拍落,就宛如是一个大世拍下一样,瞬间把三千世界拍得粉碎。

    “砰”的一声巨响,巨碑重重地拍在了狂少天帝这一剑之下,瞬间拍得“铛”的一声巨响,狂少天帝的帝剑都握不住,瞬间被震飞,他整个人被拍得飞了出去。

    “轰、轰、轰”狂少天帝那被震飞的身体瞬间撞碎了一座座高大无比的山峰,最终“砰”的一声巨响,撞击在大地上,把大地撞出了一个深不可测的深渊来!(未完待续。)

第1997章狂少仙帝的杀手锏    瞬间破了释魂林的大阵,狂少天帝“铛”的一剑冲天,撕破了天空上的混沌之气,霸气十足,说道:“多少年过去了,你依然还玩这种雕虫小技,这一点点变化的大阵,不入本座法眼。”

    狂少天帝这话听起来的确是霸气十足,不过他的确是有嚣张的资本,谁叫他是绝世天才,那怕他不是一位天帝,他也拥有着绝世无双的聪慧,他能最短的时间之内破解任何招式,在最短的时间内发现招式的破绽。

    “天帝,凭着这一点是不行的。”此时释魂林也徐徐地说道。

    “砰”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在混沌之中降下了一只巨大无比的上神之手,这只大手无数的混沌弥萦,一道道的混沌垂落之时宛如天瀑一样。

    更为恐怖的是这只镇压而下的大手不止是弥漫着上神的力量,它跳跃着真我的力量,这种力量独一无二,绝世无比,十分的卓越。

    “砰”的一声巨响,在这刹那之间,那怕是一剑破天的狂少天帝,都被一掌拍了回去,瞬间被困入了释魂林的世界之中。

    “杀”狂少天帝狂吼一声,再一次一剑破天,剑气纵横,当他的剑气横扫之时,这个世界的山河崩灭,瞬间赤地千万里,一切都被扫平,没有什么可以挡得住这一剑的大势。

    “砰”的一声响起,但是,在这刹那之间,那只跳跃着真我力量的上神之手依然以绝对的优势镇压而下,再听一声巨响传出,一剑破天的狂少天帝依然被拍回了释魂林的世界。

    看到这样的一幕很多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一位大帝竟然被释魂林困在了自己的世界之中,这是何等霸道的做法。

    大家都明白,这就是释魂林与狂少天帝之间的距离,释魂林最大的优势就是他的三个图腾成部,这让他拥有了真我的力量,而狂少天帝只是仅仅拥有一条天命,他未能拥有真我的力量。

    在这样的力量之下,技巧是无法弥补两个人之间的差距的,就算是狂少天帝天赋再高,他拥有着可以破解任何招式的慧眼,但在这里都用不上了,因为这种力量不是能用技巧来破解的,想破解这样的力量也唯有用比它更强大的力量才行。

    所以释魂林才会有底气说狂少天帝单凭拥有着破解的技巧是远远不够的。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响起,那只跳跃着真我力量的上神巨掌缓缓镇压而下,此时狂少天帝的天命光芒夺目,源源不断地为狂少天帝提供大帝的力量。

    但是比方的力量有着不小的差距,就算有天命支撑,狂少天帝也无法破解释魂林的镇压,狂少天帝的一条天命没办法比释魂林的三个成部的图腾强大!

    “这也算是有答案了。”看到在上神巨掌的镇压之下,狂少天帝一次又一次反攻依然破不了这样的镇压,大家也算是心里面有底了。

    在这一刻是再明显不过了,一条天命对抗三个成部的图腾,这样的答案再明显不过了,谁胜谁劣是一眼能看得出来的。

    “天帝,若是你没有杀手锏,那也该结束的时候了。”此时释魂林徐徐地说道。

    “轰、轰、轰……”在一声声的轰鸣之中,此时此刻那只巨大的上神之手缓缓手拢,毫无疑问,此时释魂林要收网了,要镇杀狂少天帝。

    “释家小儿,你得意得太早了!”此时狂少天帝狂吼一声,“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刹那之间,血光冲天,一道血光撕裂了天幕,照亮了万域。

    在这瞬间,天地变得血红,亿万领域弥漫着血腥味。

    在这一刻狂少天帝的头顶上出现了一样东西,这件东西看起来像是一条天命,但它与天命又完全不一样,它通体腥红,好像是凝集着亿万鲜血一样,在这样一道血光之中宛如是有生命一样,一缕缕的光芒在跳动,好像在这一道的鲜血中是蕴养着无数的生命。

    这道鲜血浮现在了狂少天帝的头顶上,竟然与他的天命并排而列,看起来好像是可以与狂少天帝的天命相提并论一样。

    当这样的一条天命高悬于头顶上之时,狂少天帝整个人变得有些妖艳,似乎一切都变了模样一般,他整个人弥漫着一股说不出来的阴冷与残忍,似乎在这一刻他是变得无比嗜血一样。

    虽然说在此之前狂少天帝是十分的不让人待见,但他终究是一位堂皇无比的大帝仙王,大帝之气弥漫,但是在这一刻在他身上大帝气息是弱了很多,整个人是散发出了一股阴冷的气息,一股血腥味在弥漫着,好像他是从修罗血狱走出来的一样,带着无数的杀戮与无情。

    “轰”的一声巨响,此时狂少天帝整个人都血气弥漫,虽然说每一个强者都会血气弥漫,特别是大帝,大帝的血气之强是不用多说。

    但此时此刻狂少天帝全身所弥漫的血气却不一样,他全身所弥漫的血气带着一股阴冷,一种残忍,甚至当这样的血气弥漫之时给人一种入魔的感觉。

    “释家小儿,你把我彻底惹怒了。”狂少天帝一声狂吼,“铛”的一声响起,在这瞬间他的三把帝剑再次三剑合一,一剑斩出,斩断因果,扫平了日月星辰。

    在这刹那之间,这一剑爆发的剑罡宛如是宇宙级的风暴一样,剑罡狂扫而过的时候,听到“啵、啵、啵”的一声声响起,不要说是星辰,就是一颗颗太阳都在这刹那之间被剑罡扫灭,瞬间灰飞烟灭,就好像是残烛一样被狂风吹灭。

    “砰砰砰”的一阵阵崩碎之声响起,在这一剑之下,不止是那只镇压而下的上神巨掌,就是释魂林所创造的世界了在这一剑之下纷纷崩碎。

    最后“轰”的一声巨响,跨越亿万里空间的山脉崩灭,释魂林的世界在这刹那之间灰飞烟灭,被狂少天帝的一剑荡平。

    “咚、咚、咚”在这刹那之间,释魂林受到创击,他整个人都连退了好几步,胸膛起伏,可以说狂少天帝这一剑给了他很重的打击。

    “不过尔尔!”此时狂少天帝站在了天空之上,双目烛照天地,在这瞬间他双目变得通红,好像是血光在跳动一样,狂少天帝整个人的气息都变了。

    在此之前的狂少天帝虽然是任性狂傲,但他身上堂皇的大帝气息是让人一览无余的,但现在狂少天帝的大帝气息之中混合了大量的阴森嗜血的气息。

    同时高悬在狂少天帝头顶上的那道鲜血妖艳无比,它所散发出来的力量让人感到恐惧,当它与狂少天帝的天命并列之时,它所散发出来的威慑力量并不见得比狂少天帝的天命弱多少。

    “那是什么东西!”不要说是一般的强者,就算是上神看到狂少天帝头顶上所高悬着的那道鲜血,也都心里在发毛,一道可以不亚于天命的鲜血,这是多么恐怖的东西。

    看着这样的一道鲜血,很多人心里面都发怵,但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释家小儿,今天我就拿你来磨砺一下新得到的宝物。”此时狂少天帝神态阴冷,已经没有了那股大帝的堂皇气息,森然地说道。

    原来这一道鲜血正是狂少天帝从那个怪兽所拉着铜棺中所得到的宝物。狂少天帝只拥有一条天命,一直以来他都想弥补自己天命不足的弱点。

    他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得到消息,知道远荒藏着这样的一道鲜血,这一道鲜血竟然拥有不亚于天命的力量,所以狂少天帝不惜一切代价得到这道鲜血,而且把它这一道鲜血融入了自己的帝血之中,让它如同天命一样,成为真正自己所能拥有的力量。

    “嗡、嗡、嗡”此时释魂林身上的皇冠、朝衣、宝佩、玉笏……一身的“皇朝套装”在这一刻完全爆发,散发出了皇气,在这个时候释魂林身后浮现了一个古朝,时间古远,宛如化作了亘古,跨越了时空。

    这是释魂林这一身“皇朝套装”的道篇,整个道篇化作了一个亘古王朝,拥有着整个古老王朝的力量。

    但释魂林的这身套装玄妙远不止于此,释魂林不仅仅是一尊上神,他在凡世间也曾创建了一个强大的王朝,建立了一个规模庞大的王国,他庇护百姓,接受子民的朝奉,让整个王朝的气运蕴养他这一身“皇朝套装”。

    “在下奉陪便是。”对于狂少天帝的话,释魂林也不客气谦让,也冷冷地说道。

    到了他们这一步,谦虚已经没有什么用了,低调也一样无济于事,双方都撕破了脸皮了,今天不你死便是我亡。

    “胆子倒不小,学了一些本事,就真的以为自己可以与本座抗衡了。”狂少天帝脸色阴森,冷冷地说道:“本座要以剑阵困死你,慢慢把你折磨至死,让你明白你与我之间的鸿沟是一辈子都无法跨越的!”

    说到这里,狂少天帝整个人散发出了嗜血的气息,他双目中跳动的血光十分的兴奋,甚至让人怀疑他会不会吸干释魂林的鲜血。(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